搜索: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97)

第九十七章憔悴
我并没用很心急去把温阿姨的裙摆掀开,而是不缓不慢悠悠地一点一点掀起,
因为我很享受这样的一个过程?不知道是不是天气热的原因,温阿姨今天没有穿
丝袜,但是别以为这样就没有什么诱惑了!不说其它的光是现在的我已经在猛吞
口水了?!……,?
温阿姨裙底里面,居然仅仅穿了一件丁字裤,而且还是带情趣的那种,同样
也是紫黑色的颜色,不过是不是和胸罩成一套的我就不知道了。朦胧的薄纱与蕾
丝完美的点缀在一起,两者相结合带给人一种深色的诱惑感,仿佛在诱引着人们
的心神不由自主地想要往里面探索。尤其是隐隐约约浮出来,应该说是印出来的
某些轮廓,别人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但对温阿姨的身体无比了解的我,一眼就
看出那是温阿姨独有的蝴蝶小阴瓣,凸出来的痕迹。
在看似仅仅只有一条布包裹的丁字裤,我甚至在两边能看见小阴瓣漏出来的
一点点黝黑,浅现的浓密阴毛,虽说在紫黑色的丁字裤上看得不是很清晰,颜色
重叠有些模糊,可是同样也是不可小觑,可能是温阿姨精心修葺过了,能看出那
侧边露出的点点小毛,不会很多看不见什么,在不影响观感下,却能勾起男人内
心的渴望。
「温阿姨,没想到你的两块小肉片都快跑到外面去了耶」
「讨厌,知道就好了嘛,那你要不要吃一下?」,温阿姨向我抛了个媚眼。
当即我一阵激灵,马上顺着温阿姨的腰间,把丁字裤脱了下去,在脱的过程
中无意沾了下温阿姨的两片小阴瓣,竟然带着一条黏丝,把我看得眼都直了。下
意识连停顿都没有,立马扑到了温阿姨的两腿之间,张开血盆大口一下子就把温
阿姨的两块小肉片给含住,用舌头撬开了里面,顿时我就感觉到有一股味道的不
一样,渗进了我的嘴间。
「啊嗯……啊啊啊……呜呜呜……啊……」
对于温阿姨的身体我也算是轻车熟路了,话都没这么快,我就已经舔中了温
阿姨的阴蒂,强烈的刺激使得温阿姨反应开始变得激烈了起来,无比敏感地抓起
了床单。这里又显露出了熟妇的好处,唤作年轻女孩,如此强烈的刺激阴蒂,怕
是会下意识一脚把你给踢飞,这不是她本身的意愿,只是身体的强烈反应她忍不
住。亦然熟妇就不一样了,温阿姨却能很好的抑制,在承受着快感的同时,还能
忍住自己没有冲动。
只不过这样也会导致,很容易会到达阴蒂高潮,甚至更容易动情。「啊……
啊哦……小枫……别……不要……啊啊……」
「不……不要……小枫……我的好老公……我忍不住了……给我……快给我
吧……我受不了了……」
「看来温阿姨你去了省城饥渴了好多啊,其实我也快忍不住了,那我来了喔,
温阿姨」,说着我就掏出了鸡巴,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往温阿姨身上压了下去,
顶住了温阿姨的小屄口。
温阿姨沉寂了一声,已然将手臂挽上了我的脖子,意思已经是很明显了,落
在我的怀里,轻轻的「嗯」了一声,「冤家,快进来吧,肏我,肏阿姨,把阿姨
给肏死吧,肏死阿姨这个荡妇」。
听见温阿姨在我耳边吐出的热气淫隈话语,我哪还忍得住啊,当下身下一沉,
整根东西捅了进去,湿热的径道霎时和我的肉棒来了个最亲密的摩擦,就仿佛进
入到了一个另一番的天地。与之被我的异物突入的温阿姨,同时发出了一声低沉
的喝吟。
「啊——」「哦哦——哦——」
后面一声是我发出的,快半个月了,已经有快半个月没有回到这个温暖的小
洞里面了,湿潮炙热的皱褶肉壁,宛若欢迎我回到家一样,瞬即把我的鸡巴完全
裹住,直到最后我顶到了末端,越发的紧凑,一丝缝隙都不留的把我完全纳入里
面。
除却一部分实在是没办法容纳,这也只能怪我的阴茎太长太粗了,连温阿姨
这样熟妇的美屄都没法完全容纳。小别的重逢,和对温阿姨的思念,使得我片刻
不容缓,才刚插进去就立即开启了我的征途。
「啊啊啊……啊嗯嗯……你慢点……哎呀……你这冤家……小枫……哦哦…
…啊……大鸡巴老公……别……」
「别……别……不要这么快啊……哦哦哦……呜呜呜……」
小别胜新婚,尤其是对我这个年纪,温阿姨的美体对我有着无比的吸引力。
再加上我又长期生活在一个豪乳美妇的身边,一个超级巨乳整天在你的面前晃来
晃去,尽管穿着很保守,但问题是那个豪乳美妇曾经我也上过,我无比清晰知道
在保守的打扮下有着怎样的一个成熟胴体,而我长期生活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下,
我能忍住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也多亏了妈妈这些天以来的事情,使得我忘记了
生理上的欲望,不然怕是可能早就躲在房间里打飞机了吧。
不过顷刻也是全然爆发了出来,多日来积累的欲望,在这一刻全都倾注在了
温阿姨的身上。狂烈猛烈地在温阿姨身上驰聘,而温阿姨也是在省城对我思念得
很,同样爆发出比寻时还要疯狂的意味。无论我如何猛烈的冲击,温阿姨都全数
接受,只是嘴上飙出的淫声猥语,到最后连咬字都不清了。
「噢噢……哦啊……小枫……老公……好舒服……啊噢呜呜……亲……亲阿
姨的奶子……」
温阿姨和疯狂地纠缠在了一起,我握着温阿姨的巨乳,三十八F的大胸,难
以想象这样的胸围,在平躺着的情况下,还能无比的坚挺,两座嫩白的酥乳,两
粒凸起的紫色乳尖,在我的手心早已经不知道变成了什么形状。紧接着我又把头
埋了进去,嗅着美妙的乳香,同时下体一秒也没停下,不断地往里面冲刺着。
温婉婷感觉到自己的子宫口已经被顶到酥麻了,最要命的是这小冤家就像是
永远不会累一样,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有停过,她都已经泄身了三次了,居然还没
有射,这简直是破纪录了。要知道过往这小冤家就算再厉害也不过是肏得她高潮
三次而已,而现在她就已经来了三次,难不成是小别胜新婚的缘故吗?所以她才
如此起劲?
看来这小冤家近半个月来憋得够呛的了,不过她又何尝不是如此呢?不然怎
么会小屄跟地下涌出来的清泉的一样,源源不绝一浪接一浪,仿佛不会停一样。
很快她又丢失了理智,好不容易才趁着高潮后清醒一小会儿,亦然身上这冤家还
真是,连让她喘口气的机会都不给,霎时又是大脑一片空白。
到了后面她都不知道她自己到底在哪里,她在做些什么事,甚至连她自己是
谁都不知道了,净是知道她的下体一阵痉挛倾泻,一次,又一次……
「不行……我不行了……」
在温婉婷最后一次丧失理智的最后瞬间,她听到了一阵低吟,随后她便感觉
到有大量的东西涌入到她的腔屄里……
优雅的蕾丝长裙都不知道被我弄成什么样子了,我只是觉得温阿姨成熟丰腴
的熟妇美体和这蕾丝长裙的手感相结合,与我的肌肤相摩擦的感觉,实在是太舒
服爽快了。
温阿姨……温阿姨……温阿姨……
我心中低吼着。磨蹭到了最后面,温阿姨被抱起转了过来,因为我已经没有
力气在征战了。才刚转过来让温阿姨压在我身上,我就感觉到一阵倦意袭来,稍
微一放松,积蓄了近半个月以来的精华液统统从我的睾丸往我的龟头末端输送而
去,一下子全蜂涌井喷了出来,冲击进了温阿姨的子宫,狭小的子宫口一下子受
到如此大量的精液,一时间没法一次性容纳,全都堵在了子宫口,随后慢慢地渗
着小屄痉挛后撑开的空隙流了出来。
便是有了外面,一根巨大的肉棒捅在一美妙的小淫洞里,淫汁已经倾洒在我
和温阿姨两人的腿根,早已是湿了一大片。亦然这时又多出了一波白花花的乳液,
从温阿姨的肉屄渗了出来,顺着我的鸡巴茎部缓缓流淌,温阿姨的两片蝴蝶小阴
瓣都已经被精液完全覆盖,这画面别提有多淫秽了。
如果这画面让徐胖子见到,他出生的地方被我如此亵渎,在里面留下如此多
的子孙,怕是会很后悔之前放任我和他妈妈在一起吧。自己的妈妈被自己的好朋
友给上了,而且自己的妈妈还对自己的好朋友死心塌地,为了其连家庭都不要了,
这是对徐胖子何其的残忍。可以想象得到徐胖子能原谅我,是多么艰难的一个决
定。
而我这个始作俑者还仍恬不知耻的瘫软在温阿姨的身下,大口地喘着粗气,
品味着适才的快感美妙。手指轻轻地在温阿姨的香嫩柔体上滑过,淋漓的香汗布
满了温阿姨的全身,和我的汗水交织在了一起,而我和温阿姨却丝毫没有任何的
介意,就这样紧紧的拥抱着,应该说是纠缠着,一动也不动,静静地享受着此刻
小别重逢后,属于两人之间小小的幸福。
不知道过了多久,温阿姨从我的身上起来,鼻息仍然是很浓重。亦然她一脸
笑谑地看着我,还有手指轻轻地在我的胸膛上画着圆圈,「你这小坏蛋,差点就
把阿姨给搞死了,阿姨不就是去了省城不到半个月嘛,就把你饥渴成这个样子啦?」
「额,温阿姨你光是说我,你不也是一样吗?叫得要比平时淫荡多了,而且
动作也比平时的要来激烈呢,我都差点招架不住了」
「你少来,明明是你弄得太猛烈,我只不过是配合你而已」
说着温阿姨一个侧身翻坐到了旁边,稍稍地抬起了一条大腿,看着自己小屄
不断淌流而出的白色液体,以及有些微微泛红的阴唇,「你看你,都快把阿姨的
小屄给肏肿了,真是的,再这样下去,阿姨都不敢和你做爱了」
面对温阿姨的白眼,我丝毫没有所谓,「哦?温阿姨你现在离得开我这根大
鸡巴吗?」
「你呀,就是那种坏到骨子里的色胚。没错啊,阿姨就是离不开你这根大肉
棒,所以啊连家庭都抛弃了,现在变得孑然一身了,你满意了吧?」
「嗯?温阿姨你的意思是,徐叔叔和你离婚啦?」,听到温阿姨提起了这件
事,我顿时来了精神,正了正脸色,正经道。
只见温阿姨叹了口气,「是啊……离婚了啊……就为了你这小冤家……阿姨
可是把下半身的幸福都压到你的身上了,要是你敢辜负阿姨,阿姨就只能抱着你
一起死了」。
「那……温阿姨你这一趟顺利么?你走之前说一个星期就可以回来了,拖到
了近半个月,我都快担心死了,电话又联系不上,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我都想
着准备去省城找你了」
「我能有什么事,要说顺利的话,也算是挺顺利的吧,我去了省城和那个人
提出了离婚,他没有太大的意外,也没有什么挽留我的意思,只是对我附了一句,
到时候去签字的时候告诉他一声就可以了」
「只不过在财产和小沛的抚养权上,分割出了些问题,他把馨婷都给了我,
至于小沛的问题,他也没有太大的争执,小沛如今也快成年了,争夺抚养权已经
没了什么意义,就只是一些手续和官方过继的问题,我也没想到会如此繁琐,之
前没有料想过这个问题,真正实行起来原来是要这么多东西那么多手续要办的,
我能不到半个月的时间搞定了这些,算是很好很幸运的了。也多亏了那个人的官
场人脉,不然如此庞大的财产分割交接,涉及到里面的大量东西,要想分割起来,
没有个一个两个月是不可能的」【注:馨婷是温阿姨私人医院集团的名字】
温阿姨的表情有些落寞,毕竟和徐胖子的爸爸这么多年的夫妻,一朝分手离
婚,原来也就是一纸合约的事情。更多的牵绊居然在财产问题上,这如何不让人
发出感叹,多年的夫妻感情余下最多的居然是钱,而感情就犹如一张纸一样浅薄,
签了个名字盖上了章印,就这样两人就没有任何关系。
即便这离婚是温婉婷先提出的,但这样也实在是太无法接受了一点,仿佛夫
妻感情就是靠着一张纸来联系着一样,纸撕破了,没了,感情也就没了。虽说已
经没了感情,可是给温婉婷她的感受就是这些年原来都是她一个人在坚守着这份
感情,她的丈夫,不,前夫,早已经不把她们的婚姻当作一回事了。而且怕是早
在她看到她丈夫出轨一幕的时候,她丈夫就已经在她们的婚姻道路上离远了吧。
枉她还曾经那样作践自己,为此染上了性瘾,为了一个不值得去爱的人,不单止
把自己的青春,自己的婚姻,还有她自己的灵魂都给殉葬了,换来的,只是一份
冷漠,很平淡,很平静,就宛如陌生人一样的两个人,她不由得发觉自己真的好
傻,幸好她还没有完全输光她整个人生,有人把自己从沉沦的深渊拉了回来。她
真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悲哀,不过她是该感到庆幸的才对,因为她有了新的想
要再次赌上自己一生的男人,她不知道有没有赌错,这也只有慢慢看将来了……
对于此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温阿姨,我能做的就是给温阿姨一个温暖的
臂膀,给温阿姨一个可以依靠的港湾。「温阿姨,你不必感到难过,你还有我,
我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的」
「嗯……」,温阿姨露出了浅白的笑容。
这时我忽然想起了一个问题,「对了温阿姨,既然如此,为什么这几天我打
你的电话没有一次接通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害我担心死了」。
「你说这个啊,说起来也是我的一个疏忽,手机在我刚下飞机的时候掉了,
然后我一直想要和航空公司联系来着,但这些天的事情太多了,忙得我晕头转向
的,都忘记去航空公司询问了,正打算明天走一趟航空公司的」
「难怪,无论我怎么打都不接,甚至我还去找了兰姨询问你有没有留下其它
的联系方式,结果都是联系不上你,我都以为你出了什么事了呢,你再不回来我
就要去省城找你了」
「哦?我都不知道你有这么想我,只是不知道是你上面想我呢?还是下面想
我?」,说话间温阿姨故意的逗弄了下我的阴茎,顿时硕大的龟头抖了抖,末端
又吐出了些许的水液。引得温阿姨不断暗啐,「真坏哟……」
「额,不是这样的……」
「不是这样是哪样?难不成你根本不想我?」,我未说完,温阿姨就打断了
我,一副笑谑地看着我,想要戏弄我的模样。
「不,不是,我……」
「好了,不调戏你了,说吧,找得我这么急有什么事,相信你这小冤家不会
无的放矢的」
「唉,其实我也不想麻烦到温阿姨你的,只是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我叹
了一口气,便将这段时间以来妈妈被停职的事情,和面临的难题一五一十地告知
给了温阿姨,「事情是这样的……」
「看着妈妈一天比一天憔悴的面孔,我真的不忍心,但我根本就做不了什么,
每天都只能看着妈妈不断地翻找资料,我却一点都帮不上忙。现在唯一能帮上妈
妈的人,就只有温阿姨你了,我已经没有任何办法了」
「呼……等等,这件事情根本没什么呀,不就是一个历史的遗留问题,就算
淑娴她在文件上签了字,但真正经手的人不是她,且她也没有贪污到一分钱,这
些只要一查淑娴的银行个人账户就能很清楚知道了啊」,听完我的描述,温阿姨
顿时觉得有些奇怪,便反问我道。
「我也不知道,我也是感到很奇怪,就一件文件上签了名,这件事要说大嘛,
也不大,要往小里说根本就是一件很无厘头的事情,但纪委就是出动了,而且还
兴师动众的把妈妈抓走,虽然现在放了回来,可是若是没能找到那个曾经在李和
清担任校长时期的财务,妈妈怕是会要担上这个责任」
「如果是这样,看来是有人故意在针对你妈妈了……」
「针对妈妈?为什么,照道理妈妈就一个普通的小小一中校长,有什么好针
对的?」
「这你就不懂了,你别看市一中的校长咋一看就只是一个中学的校长,但因
为是Z市的特殊缘故,加上市一中历年来都是本省的重点中学,在整个省都是非
常盛名的存在,在省城那边也是十分注重这个学校的。所以市一中的校长属于教
育部的正处级官员,和市教育局局长同等级别,换做一般的学校,市教育局是有
资格任命校长的职责的。只有市一中的校长任命,必须要得到省教育厅的承认才
行,可谓是一个不小的实权职位」
「如今Z市的官场,分成了好几个派系,各个派系都不相上下,而市一中校
长如此重要的职位,无论是哪个派系的人上去了,都足以变成压死骆驼的最后一
根稻草,压倒其他派系的关键。虽然我和你妈妈接触不多,但是你妈妈的为人我
算是比较了解的,公正不苛,以你妈妈的性格是不可能去参与这些派系斗争的。
然而官场是一个大染缸,只要你进来就必须遵守官场上的游戏规则,而你妈妈独
立在外,又占据着如此重要的位置,你觉得那些权欲熏心的家伙会放过你妈妈吗?」
「还有就是,在刚刚的话中,我感觉到里面貌似不仅仅是官场派系争斗那么
简单,好像是有人在针对你的妈妈,想要把她打落十八层深渊,置她于死地一样,
故意设好的局,让你的妈妈永世不得翻身。而且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个人背
后的能量十分的庞大,不然不会连纪委都惊动了,在官场中能把手伸到纪委之中
的,少之又少,如果真的有那就肯定大佬级别,至少都是在上面省级的存在才有
可能」
「啊?那么恐怕?那妈妈岂不是?」
「你妈妈的事情怕是不容乐观啊……」,温阿姨屯然皱了皱眉头,露出了过
去从未有过的表情。这是我第一次看见温阿姨像是束手无策的样子,过去无论什
么时候温阿姨都表现得很从容,仿佛没有任何事情能够难倒温阿姨一般,如今却
是一副棘手的模样,可想而之这件事情有多困难了。
见到温阿姨都皱起了眉头,我的心也随着凉了半截,「难不成连温阿姨你都
没有办法吗?这该怎么办是好?难道妈妈真的无力回天了吗?」
「你先别急,越是这时候越是要冷静下来,其实这件事情不是没有解决的办
法,主要是现在卡住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解铃还需系铃人,现在最主要的问题就是根本不知道是谁在整你妈妈,找
不到这个幕后黑手,找不出源头,就算这次能逃过一劫,下一次,下下次呢?」
「你想想,最近你妈妈有没有跟你说过些什么,或者有说过她得罪过什么人,
和什么人起了冲突?」
「没有」,我摇摇头,「妈妈的性格温阿姨你也知道,妈妈是不会去主动得
罪人,只是有可能在工作上和人产生了分歧之类,但单凭这些,不可能就对妈妈
下手吧?」
「这些说不定,或许你妈妈就是在无意中得罪了什么人也不一定,或者你妈
妈触及到了什么人的利益,所以有人想要清掉你妈妈这颗绊脚石」
温阿姨忽然顿了顿,「这样吧,你这边回去想想办法,在你妈妈那边套取信
息看看,看能不能找到些什么线索。我这边动用一下人脉,调查看看到底是哪一
位大人物出了手,试试看能不能找出幕后黑手是谁」
「只是可惜,我刚和那个人离了婚,你也知道阿姨的医院集团在曾经的时候,
都是靠着那个人的官场人脉,所以才能走得这么风顺。如今阿姨和那个人一刀两
断了,在这些日子进行财产分割的时候,怕是曾经庇护阿姨集团的官场人脉,会
把对阿姨公司的帮助完全撤离,这也是我先前所担心的」
「我之前一直下定不了决心和那个人离婚,就是因为知道,一旦和那个人离
婚,公司就会失去来自官场的便利,使得公司的发展停滞不前,甚至还有可能遭
受到那个人的报复,公司的处境会变得十分危险,要知道在国内的环境如果没有
官方的帮助,必定是寸步难行的。所以前段时间我就开始有了打算,也一直筹备
着如何在离开了那个人的官场人脉后,再次打开官场的口子,虽然有了些成效,
但跟以前相比,仍旧是相差得太远了」
「所以你可不要报太大的希望,我也不知道光凭现在阿姨公司的人脉,能不
能查出那个幕后黑手……唉……」,说到这,温阿姨叹息了一句,眼神略微闪烁,
心中已经决定就算是要牺牲掉好不容易拉起的人脉也要帮助自己心爱的小男人。
我已经非昔日那个吴下阿蒙了,这些天以来,为了妈妈的事情,我亦是无比
担忧,同时为了能帮上妈妈,我也算是恶补了官场上的条纹框框,对于温阿姨的
话我稍微一愣就反应了过来,「温阿姨,你是想要赌上你辛辛苦苦创办的医院集
团的未来帮我吗?现在你已经和徐叔叔离婚了,好不容易才再积累了一点官场人
脉,若是丢失了这些,想要再次打开缺口无疑是难上加难,有可能会连同温阿姨
你的医院一同毁于一旦的」。
「毁了就毁了呗,现在你妈妈的事情比较重要,若是公安部那边还是没能抓
到那个女人的话,你妈妈怕是要坐牢的。相比之下,小小的几家医院又算得了什
么?」
「我不会同意的,如果你真要这样帮我,我宁愿你不要插手这件事」,我坚
决地回绝了温阿姨。
「你怎么这么顽固呢,现在你妈妈的事情比较重要,既然阿姨能一手一脚建
立起这医院集团,也就能再建立起第二间,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温阿姨,你是在把我当成傻子吗?」,这句话我几乎是吼出声的,「虽然
我没能见到你初始建立医院的时候,但我从小也算是和徐胖子一起长大,这些年
来你为这医院集团付出了多少心血,投入了多少精力,真以为我看不见吗?反正
我是不会答应的」。
「小枫……」
忽然间温阿姨和我都沉默了下来,直到良久,温阿姨才悠悠出声,「好吧,
我答应你,不拿医院的前途去赌,但阿姨一样是会去尽力帮你的,不许拒绝……」
「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你别忘了,现在我是你的女人,你现在有困难,难
不成你要我袖手旁观吗?而且就算你阻止也没用,决定权在我的手上,就算我要
牺牲掉医院,你也阻止不了」
我的唇瓣微微泛开,刚欲要说些什么,却被温阿姨给一语堵了回来,不让我
有反驳的机会。对此我没有生气,有的只是深深的感动,人生得此娇妻,夫复何
求?爱能值几个钱?我一个一没钱二没势的小小高中生,能得到如此美妇的怜爱,
这辈子也算值了吧。
正如温阿姨所说,就算她要牺牲掉医院,我亦是无法阻止,但是我仍是不希
望温阿姨为了付出这么多,一直以来都是温阿姨在付出着,而我则是被动的去享
受温阿姨的爱,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了,感动吗?爱吗?相对于温阿姨的付出,
我实在是太渺小,太无耻了些。
骤然我把温阿姨紧紧地拥入怀里。现在,这恐怕是我唯一能做的了吧,原来
我的爱真的就是这么浅薄的,而我还一直恬不知耻的接受到了现在。
我到底是还要,沉沦到什么时候?或许这次妈妈的事情,就是上天对我一个
考验,一个我能不能承担得起自己所爱的女人对自己付出的爱的考验。人生还如
此漫长,这样的事情肯定不止一次两次,难道我以后也要温阿姨,甚至妈妈来庇
护我吗?这样我还谈何去爱她们?
或许……是真的到了我要改变的时候了??!!
上一篇:【风雨里的罂粟花】(3.7)
下一篇:【作文情事】(The Paper)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