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我的美艳校长妈妈】(98)

              第九十八章消息
  第二天正好是周末,我从我的房间里出来,正好撞上了也同样从寝室里出来,
似乎要出门的妈妈。我迎向了妈妈无比憔悴的面孔,心不由自主的一痛,不忍地
开口道:「妈妈你昨天又没有睡好吗?」
  「嗯……有些事情要想,睡不着」
  「妈妈……」,我低下头沉吟了一会儿,眼神中犹豫了许久,宛似有些想说
又不知道该不该说,欲言又止的样子,「我想说的是,妈妈其实……你何必执着
校长这个位置,整天累死累活的,如此的劳累,到头来却是一张文件下达,莫名
其妙地为你按上一个莫须有的罪名把你停职逮捕了」
  「以妈妈你的阅历,即便不做这个校长,同样也能找到很好的工作,甚至不
用那么劳累,不如……」
  「傻瓜,你还是太年轻了」,妈妈叹了一口气,摇摇头,瞳孔中闪过复杂的
情绪,「现在不是妈妈想不想放弃,而是不能放弃。你以为暗中那些人真的是冲
妈妈校长的位置来的吗?确实,一些推波助澜的确实是觊着市一中校长的职权,
为了牟取他们的利益。可是真正暗里隐藏的汹涌,却是冲着妈妈这个人来的,他
们绝不会因为妈妈卸任了校长的职位,就会放过妈妈的」
  「而且如果妈妈身上的罪名真的被定死了,就算卸下了校长一位妈妈可以脱
罪好了,但是妈妈身上的这一份案底,无论去到哪都不会消除掉的,无论哪一个
事业单位,都不会聘请一个有过贪污案底的人的」
  「所以,妈妈已经没有退路了,只能一路走到黑,若是不能翻案,妈妈恐怕
……」,说到这,妈妈忽然哽咽了一下,「而且,若是妈妈还是个校长,还能与
他们抗衡一二,要是没有了校长这层光环,到时妈妈就是任人宰割的羔羊。妈妈
会怎么样无所谓,现在妈妈最怕的就是,若是妈妈不再是市一中的校长后,他们
要是对你动手怎么办?」
  「我?放心吧,妈妈,我的本事你又不是不知道,要是他们敢对我出手,我
保证他们有来无回」,我自信道。
  却是换来了妈妈的摇头,「你别以为你会点三脚猫功夫就了不起,现在是现
代社会了,你是想象不到那后面隐藏的能量,妈妈身处在这泥潭的漩涡里,也只
不过是窥到一丝丝,就足以把妈妈打落十八层地狱了,要是他们真想要对付你,
简直是再简单不过了」。
  「无论如何,妈妈都不会让你出事的,即便没有希望,妈妈也要尽最大的努
力试试看」
  说着,妈妈走向了玄关。我呆在原地,暗暗想着妈妈的话,尽管我很不服气,
可是妈妈说的却是一丝没错,我的力量实在是太渺小了,根本是上不了层面的,
在至上的权柄面前,无疑是一个巨人和一个蚂蚁的区别,想要撼动俨然是蚍蜉撼
树,自不量力而已。
  「那妈妈,你想要怎么做?」
  「你就别管了,妈妈会想办法的」,这时妈妈的眼中掠过一道莫名的光芒,
似是纠结,似是无奈,似是惘然若失,似是在做一个艰难的决定。
  门被合上,我空留在房间的门口,望着静悄悄的家里,忽然不知道为啥,总
有种不好的预感。一种很奇妙的感觉,虽然不像是上次以为妈妈要为我脱罪献身
那次那么强烈,可是心中莫名的感到不安,总觉得要出什么事。
  亦然却又没有达到让我心悸的地步,很奇怪。不过我也没有待在家里长久,
妈妈的前脚刚走,我便也跟着出去了,我不能让妈妈一个人在外奔波,我也要帮
上忙才行。只是以我的能力,除却去找温阿姨,又能做的了什么呢?
  我心里这么想着。然即我走出了家门,在楼道周遭四处看了一下,像是最贼
一样的掏出了一串钥匙。没错,这正是温阿姨交给我的隔壁套间的钥匙,我正是
要去找温阿姨,不知道昨天跟温阿姨说了事情经过后,温阿姨那边调查有没有结
果,有没有查到源头到底是谁出了手,居然能一击把妈妈给击溃,连个还手的能
力都没有,甚至能使唤纪委的人,如此大的能量非是普通地方官员能够做到的。
  只是我到了隔壁,发现温阿姨并没有在家,似乎一大早就出去了。我也没有
气馁,温阿姨不在这很正常,毕竟温阿姨刚从省城回来,怎么说也是要回家一趟,
能第一时间就回来这边,就可见我在温阿姨心目中的地位了,同时也能看出温阿
姨是把这边当成了她内心中的第一个位置的家。
  于是,我再次回到了家中,重新换了套衣服,打算到徐胖子家去找温阿姨。
  当我再从家中出来的时候,手里提着一个垃圾袋,我见反正都要出去了便顺
手把家里的垃圾拿出去扔了。
  亦然我才刚走出到电梯口,正要从中走过,到里面的楼道把垃圾扔了的时候,
因为垃圾桶都是放在消防楼道那边的。这时候电梯的门忽然打开了,里面走出了
一位美妇,我猜很多小盆友会以为会是一段剧情的突发开始,嘿嘿,别误会了都
快结尾了,某个躲在背后的猥琐作者是不会再挖坑的了,就算挖猪脚也不会陪他
疯了。
  所以,这位美妇不是他人,正是温阿姨。只见温阿姨迈着端庄的步伐从电梯
中走出,正好也看见了我,不由得窦疑,「小枫?」
  「温阿姨?」,我稍稍愣了一秒,不过很快我便转为着急的神色,「是了,
温阿姨,那个……我妈妈的事情……」
  突兀,我看了看周围,觉得并不是要说重要话的场合,便压下了心中想问的
事情,「温阿姨,我先去把垃圾扔了先,等下我再过去找你吧」。
  「嗯呵,没事,我同你一起过去吧,你是想问你妈妈的事情吧,看你都迫不
及待想要知道我打听的结果,就一起走吧」
  「那好,那温阿姨,我妈妈……」
  任谁都知道,一般有电梯的楼层,消防楼道都是很少有人走的,毕竟现在的
楼房动不动是十几二十层楼的,只有傻子才去走楼梯。所以这幢楼亦是如此,基
本每天就只有早上很早的时候,清洁阿姨过来把垃圾桶给取走,随后很快又再放
回去,除此之外平常是很少人经过这边,就算扔垃圾也是有个时间段的,这幢楼
的住户大部分都是在晚上七八点之后才会出来扔垃圾,且每层楼都有垃圾桶,一
层楼就几个住户,我家和温阿姨家就已经占了两家了,其余的基本上很难碰到一
块的。
  我走到了垃圾桶旁边,把垃圾往里面一丢,转了过来看向温阿姨,「温阿姨,
那究竟我妈妈的事情怎么样了?」,我带着一丝着急,一丝乞求的目光。
  我期翼地看着温阿姨,盼望着待会儿温阿姨嘴里说出来的会是好消息。亦然
事情并没有我想象的那么美好,只见温阿姨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吐出了一个字:
「难!!」
  我当即的面色变得十分难看,连温阿姨都没有办法了吗?
  「在早上,我动用了一切的关系,去打听了你妈妈这件事情,无一不是回答
说无能为力就是直接把我的电话给挂了」,温阿姨顿了顿,「好在先前和小沛的
爸爸的人脉处于蜜月期的时候,我有和其中几个疏通过,得知到了一些内幕消息」。
  「内幕消息?什么内幕消息?温阿姨你就别卖关子了,赶紧说吧」
  「你先别急……他们虽然没有明说,但是他们的话中有意无意地给我透露了
一些信息,再加上我查到的,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对你妈妈动手的人,应该是
来自省厅那边,清楚一点的说法,应该是来自省委」
  「省委?」,我顿时踉跄了几步,「怎么可能会是省委?以妈妈的级别,应
该不可能接触到那么高层的官员的啊?那些人为什么要对妈妈一个小小的市一中
校长动手?」
  省委,这可不是一个简易的名称就可以概括的,它代表着一个省的最大权利
中心,凡是跟省委沾边的无一不是大佬级别的,说得严重一点,这些人可以说是
一方的封疆大使了。掌控着一个省的无上权力,虽然有着各种各样的牵制,但是
能够处于省委里面的,哪一个不是跺跺脚,整个省都要震上三震的?以他们的能
量,随便站一个出来,想要捏死像妈妈这般的小小中学校长简直是轻而易举。两
者根本就不在同一个层面上的。
  可是问题来了,以妈妈的级别,根本是不可能接触到那样的大人物的啊,怎
么会惹到他们,而他们又为什么要对妈妈出手?要说在市内的派系斗争,妈妈这
个实权的处级干部,是可以造成天秤的倾斜,这个是可以有。但是到了省级,别
说一个中学校长,就算十个像是市一中这样的重点中学校长,也对他们造成不了
任何的影响。往大点说,人家根本就看不上你一个地级市的处级干部,而且还是
个中学的校长。于他们而言,一点利益都没有。
  亦然,就这样看似差个十万八千里远的,仿佛像是隔了几个世纪远的两者层
面,那些大佬竟然会为了妈妈这么一个小小的中学校长,甚至动用了纪委的能量,
这是不是哪个环节搞错了?官场游戏都不是这样玩的吧?
  「嗯,没错,确实是省委」,温阿姨点点头,「也只有这个级别,才能致使
得动一个地级市的纪委为他们效力。甚至于如果我没有猜错,我已经有了怀疑的
人选了,最有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的,也就只有那两位了」。
  「谁?」
  「省委副书记,省常委委员长」
  「他们?为什么这么说?」,对于这两个整天在电视上露脸的,我自然是如
雷贯耳。
  「具体我还在调查中,可是有太多方向指向这两位,至于是他们中的哪一位,
我还没有调查清楚,不过不出意外便是他们之中的一个」,温阿姨忽然带着一丝
歉意的眼神看向我,「抱歉,在没了小沛爸爸的人脉后,在这方面阿姨一下子变
成了短板,直到如今都只是顺着瓜藤往上,把范围缩小到了两个人身上,得知了
必定是他们之中的一人而已」。
  我瑶瑶头,「我没有怪你,温阿姨你已经帮了我很多了,我感谢你都来不及
了」。
  「傻瓜,阿姨和你还分谁跟谁?不过我在其中看出了一个机会,一个可以让
我的医院集团继续永久传承下去的机会」
  「你在说什么啊温阿姨?什么机会?我听的不是很懂」
  「你想一想,现在因为你妈妈的事情,地级市的官场似是闻到了血的鲨鱼,
统统都想要在你妈妈这市一中校长一位中捞点什么好处。同时也使得原本处于恐
怖平衡的微妙给彻底打破了,随之而来可能就是一场腥风血雨。然而这种事情就
不少商人乘机而入的最好时机,或许会得到不少意想不到的收获」
  「温阿姨,为什么什么事你都能往好得一方去想。我就高兴不起来了,省委,
可不是我们说着玩的,凭我们的能力,又能如何去撼动一位省部级大人物?」
  「事在人为嘛,你妈妈现在还没定罪就证明还有的救,但一旦被革除了党籍,
那就一切都晚了」温阿姨这时露出了少许的笑意,「我已经做过了最坏的打算,
我去查了一下,以你妈妈的罪责,顶多就是判你妈妈双规,把你妈妈开除出党籍
而已,我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你妈妈是不会坐牢的,就算拼尽所有,阿姨也不
会让你妈妈有事的你放心」。
  「你这叫我如何放心得下,我现在一闭上眼睛就会想到常在电视央视上出现
的大人物们,把妈妈的校长职位拿走只是其次,我怕他们还会陆续对妈妈不利,
我现在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我显得有些慌乱。
  骤然下一刻,一缕强烈古韵幽香扑鼻迎来,随即我便落入到了一温暖又带着
些许幽柔的怀抱之中,一道温润如春天般的声音在我的耳边响起,「你先别着急,
事情还没有到要绝望的地步,还有时间给我们慢慢想办法,且还有阿姨陪着你帮
你」。
  经由这温柔的怀抱,我靠在温阿姨的肩膀上,「温阿姨……我是不是很没有
用啊?不管是你的事情,还是妈妈遇到了困难,我都只能干着急的份,什么忙也
帮不上」。
  「呵呵,傻瓜,干嘛这么否定自己,你只是没有可以开拓的平台和舞台而已,
相信你在找到自己最擅长的领域后,必将会令到所有人都会感到惊讶的」
  「真的么?」
  「阿姨骗你做什么,阿姨看人是很准的,要是你一无是处,阿姨也不会看上
你了,你以为就凭你下面那根东西,就真的把阿姨给征服了呀」
  温阿姨白玉般的手腕搂着我的腰间,温声细语地说道:「你别忘了整个省首
屈一指的私人连锁医院集团,都是阿姨一手一脚创办起来的,你以为是那么轻易
爱上一个男人的吗?」
  「不过嘛……要说这根大屌,也是有着一份它的功劳在里面的」
  温阿姨的手忽然间探摸到了我胯部的位置,使得我浑身一颤,「温阿姨你这
是干什么呢?」
  「给你点信心啊,你不必自怨自艾的,你就光这一个长处,全天下就没有几
个男人能及得上你了」,说着温阿姨蹲了下来,在我愣神之际,居然把我的裤链
给拉开了。
  屯然从里面把我那硕大肉茎给掏了出来,从我的裤子里延伸而出的一根,傲
然翘立地挺在温阿姨的面前,仿佛在展示着它的风采一般。然而温阿姨却丝毫没
有被影响到,右手伸出一握,旋即抬头妩媚地瞟了我一眼,水汪汪的大眼睛中闪
过迷离的涟漪,梨涡轻轻浅笑了一声。
  当即便把头凑了上去,一道焉小的舌信微微一吐,下一刻我便感觉到我身上
的某个地方,被润物无声地刮了一下,那种湿润温热的瞬间,微妙得让我不由自
主发出一声轻吟。
  「啊哦……」
  未等我回味那种感觉,忽然我的肉棒就被一道湿热给包含住,我能清晰的感
觉到,一道灵活的柔软在我的茎身上轻轻扫过。然后吐了出来,暴露在空气中,
适才炙热的感觉,刹那间被空气渲染,变得有些清凉。紧接着在我刚想舒出一口
气的时候,那湿热再次席卷而来,这样来来回回的,宛若冰火两重天的滋味,使
得我浑身不禁的打着冷颤,后面的菊花用力夹紧,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啊啊……哦哦哦……噢……哦哦……噢……」
  我的两条腿死死地往里面夹,大腿肉都贴合到一起了,还是没能舒缓那种刺
激,宛如飘飘欲仙的美妙冲袭。我只觉得我的大脑变得一片空白,在这一刻,烦
恼,困惑,自怨自艾,忿恨,纠结,自卑,颓废统统都抛之脑后了,在这一刻,
我什么也不想想,什么也不想去忧虑,只想细细地品味这一刻的美好。
  少顷,我浑然感到身子一松,然即一股澎湃的冲劲,从我的卵蛋涌出,随后,
就没有随后了,我只感觉到整个人为之一松。
  过了好一小会儿,我才稍稍睁开眼,便看见温阿姨手上已经多出了一张纸巾,
在捂住自己的嘴边,嘴边还不停地渗出白色的液体,俨然白色液体实在太多了,
嘴巴捂都捂不住,不断地从嘴角流出来,只见温阿姨眉头紧皱,看似很艰难的含
住,两边的腮帮都鼓了起来,吞噎着什么东西。
  这整整花了五分钟,温阿姨才把嘴里的东西吞咽了下去,看着这一幕,我刚
刚射了一次的鸡巴,瞬间又再次撅起。而这时我能清楚地看见,一道温阿姨没有
注意到的白色液体,从嘴角流到了衣服的领口,最后流淌了进去胸部里面。
  今天温阿姨的穿着并不算很性感,却是有种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紫色优雅
睿智的淑女连衣裙,色素不偏不艳,素雅之余带给人一种恬静的气质。独具风情
的立体式灯笼袖,搭配围绑在脖子的飘带,无疑是一靓丽抢眼的存在。包臀群的
设计本就有着提臀的效果,把温阿姨原本就挺翘的丰臀,更是凸显出曲线的风情,
圆润弧形的领口,将那精致的脖颈线条,修饰出了一种别样的性感,这样的性感
不会让人觉得很妖艳,但在朴素雅致之间,微微呈现的一缕性感诱惑,比之直接
透体而出的性感还要挑动男人的心弦。
  「温阿姨……」
  「嗯哼?」
  我将温阿姨拉了起来,深情地望着,「温阿姨……」
  「嗯……」,温阿姨也同样深情地回望着我,眸子里透着柔情和迷离。
  于是我不由分说的一把将温阿姨搂住,头悠悠地凑到了温阿姨的耳垂,伸出
舌头轻轻一舔,顿时我能感觉到温阿姨的身子浑然一颤,旋即我的双手便在温阿
姨的身上游走,胸部,臀部,隔着一层连衣裙,仍然能感受到温阿姨柔软丰腴的
体感。
  「在这里没关系吗?」,我靠在温阿姨的耳边悄然地说道。
  「嗯……」
  虽然声音细小入微,如同牛毛般润过入耳,但温阿姨的反应已经表露出她的
答案了。当即我便不再客气地攻城略池,侵略属于温阿姨的领地。两只手同时捏
住了温阿姨的饱满臀肉,一抓一揉,抖索的大屁股向我的手心传达出来的肉感,
令到我的心脏急烈跳动了一下。
  顷刻,我忍不住地将温阿姨压到了垃圾桶一旁的墙边,尽管垃圾桶在一旁,
少许的异味蔓延至了整个楼道空间都有,可是在此刻我却丝毫闻不到臭味,有的
就只有满鼻子的属于温阿姨幽幽的芳香。我的动作没有一刻停缓,魔掌当刻就攀
上了那对丰满的峰峦,弧形圆润的领口,算是一种高领,就算是C罩杯也不会明
显,可偏偏沦落到温阿姨这里,硬生生地撑成了低领的感觉,从我的角度俯瞰,
能瞅见一道深邃的沟睿,一望无底。怕是这条裙的设计师知道,她原本设计的初
衷,竟然被温阿姨的巨乳给扭曲了,不知道会是如何感想。
  我已然把头直接埋到了那汹涌的丰乳之间,淡薄的乳香丝丝沁透,我这一刻
就像是极度猥琐的金鱼佬,在拼死命地猥亵一位美若天仙的贞烈民妇。在不自觉
地情况下,我已经把温阿姨的连衣裙拉到了胸部下面,雪白的美乳即刻暴露在空
气之中,如此香艳风韵的美熟女,却是遭到了一淫荡的猥琐佬在玷污,这等画面,
若是换做在大街上,怕是会引起所有在场男人的公愤,绝对不用怀疑会被所有的
雄性生物一窝蜂而上,把我给胖揍一顿。
  润白如玉的肌肤,难以想象这会是一将要逼近四十岁年关的女人会拥有的稚
嫩,都不知道违反了多少生物衰老的定理,在这个年龄,就算保养得再好,也会
有所退差。然而温阿姨并没有这个问题,亦然光嫩宛如婴儿般,即便是十八岁少
女也不会有这么好的肤色吧,在我的印象中,也只有妈妈才能与之一比高下。
  这时温阿姨里面的胸罩微微脱落,露出了淡紫色的乳晕,和紫红色的乳头,
经过了我的口水滋润后,闪烁着少许的晶莹光芒,仿佛像是法国最著名的葡萄产
区,香槟产区当季的葡萄,上面沾了一层清晨的露水,简直不要太诱人了。人生
得以品尝一次,可谓是不负此生了,丝丝渗入的乳甜,和舌头接触到的乳头和乳
晕接嵌凸起的一些不平的小凹凸,都美妙得让我不能自我,深深沉迷其中。
  而我的手在含住乳头的同时,已经探进了温阿姨的裙底,爱抚着那光滑的大
腿,今天温阿姨难得的没有穿丝袜,不经任何修饰下,温阿姨精致修长富含东方
神韵的美腿,虽然没有穿上丝袜那么迷离性感,但同样让人无法自拔。如玉雕琢
般的白皙长腿,与之无比挺翘的美臀,俨然是把熟妇的美韵展现了出来。
               柔软——
  我的手搁在温阿姨的两腿之间,隔着一层蕾丝底纹的丁字裤,我仿佛摸到了
一块软软的境地,我的食指轻轻点在上面,你猜我摸到了什么?居然是一丢丢的
水迹,我拉开丁字裤触到温阿姨的小屄,下面已经是洪水泛滥,两片柔软的蝴蝶
小阴唇,像是在吞吐着口水一样,不停地向外渗出水渍。
  亦然,温阿姨的淫水仿佛是点燃我欲火的燃料,摸到这团湿湿热热的水渍,
当刻我就感觉有一股火苗在我的小腹间燃起。瞬间我连思考都没有思考,一手把
温阿姨的一条大腿给抬了起来,腰间往前一挺,那被我晾了很久的小弟弟,终于
有了用武之地了,即刻宛似轻车熟路一样,很快就找到了屄洞门口,一下子就怼
了进去。
  一路畅通无阻,已经淫水泛滥的阴道,很轻易我就插到了最深处。紧凑的阴
道内壁,两边的屄肉仿似闻到血的鲨鱼,顷刻向我袭来,富有弹性的皱褶,紧紧
地将我包围住。此时此刻我的鸡巴与温阿姨的小屄就像是螺杆和内螺纹的关系一
般,经过一层又一层的螺纹,逐渐栓紧。上面说到温阿姨的肌肤不像是她这个年
龄段该有的,亦然我还要再说一句,这阴道的紧凑程度,也不是一个快要逼近四
十岁的女人能拥有的。
  简直就跟刚破了处的花季少女一样,这样的紧迫度,我这一瞬间只想舒畅地
往天咆哮一声。
  爽!!!
  「你这小冤家,慢点来,又没人跟你抢」,见我一副生怕她被人抢走似的,
拼了命地搂住她着急地往里面怼,温阿姨按着我的肩膀,吐出一道热气微微抬了
抬眼皮道。
  只是此刻的我根本就停不下来,肉棒与之阴道内壁的皱褶,疯狂的摩擦,抬
着温阿姨的一边大腿,按在墙上腰间不停地耸动。很快温阿姨就被我肏得进入了
状态,下颚微微扬起,似是空谷了一般,那可爱的小嘴时不时仰起轻吟。
  「哦……呼喔……呜呜啊……呵额……舒服……好爽啊……啊哦……」
  「呵啊啊……哦嗯……呜呜嗯……」
  声声喘息的淫靡蔓延至了整个楼道间,久久回荡起一阵阵的回音……
  与此同时另一边,陈淑娴来到了一处幽静的雅苑,亦然她却止步在雅苑外面,
久久没能走近过去。她很清楚这处看上去幽雅别致的雅苑是属于何人的,正是因
为如此,她才不知道该不该进去。
  这一次针对她的来自省城上面的恐怕力量,着实使得一向要强的陈淑娴都感
到了无力,在能够粉碎一切的力量面前,无论如何的阻挡都显得无比的渺小,甚
至到现在陈淑娴都还不知道到底是谁在幕后指使着这一切,更别说是因为什么要
这样针对她。
  同时她也不甘心,为什么,为什么她这么努力,还是有着这么多人想要她滚
出官场,难道不成为和他们沆瀣一气的人,就不能立足于官场吗?她只想做好一
个教育工作者,为什么会如此的困难?
  如果说单单是校长的职位,冲着她来的也就算了,可是现在陈淑娴最怕的,
是那股幕后的力量万一对她的儿子小枫出手,那该怎么办?虽说明目张胆地对付
并不太可行,但以陈淑娴感受到的那股力量的强大,几乎只要一句话,就有可能
毁掉她儿子小枫的一生,除非她出国,从此远离这个地方去到其它的地方隐姓埋
名的生活。
  而如今她来到的这个雅苑,其主人曾经担任过市委书记,也就前几个月刚退
了下来,可是其在官场上的影响力却没有衰退。以其的能量,或许对付不了那股
来自省城的黑手,但是凭其曾经所在的位置,相信应该够资格可以知道那股幕后
的藏镜人到底是谁。
  只要知道了源头,方才能想出解决的办法,要不然连谁在对付你都不知道,
谈何去解决问题?
  只不过这市委书记……陈淑娴的心莫名一堵……
上一篇:【舅妈的不伦亲情】(29)
下一篇:【黄宝石】(11)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