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格斗艳情史】(第二章)

  「啪啪啪……」白花花的肉体发出清脆的撞击声,好一阵过后,罗伦托才从
汁液横流的玛丽安娜的蜜穴里抽出来,一只手掐住玛丽安娜的后脖颈,将这个还
在大口喘气的美人儿拎到自己面前,胯下的肉棒在还未退去潮红的脸庞上抽打了
几下,『贱货,回过神来没有,哈哈,没想到你这个戴姆家族的大小姐玩起来也
够劲啊!』罗伦托得意的揉捏着这个刚刚臣服在自己胯下的母狗的脸。玛丽安娜
没有吭声,尽管已经接受了用身体作为代价来让自己重新夺回家族的控制权,并
且还要杀掉那个将她害的沦落到如此地步的贱人——瑞贝卡,但终究一时半会也
抹不开面皮,十几年养尊处优的家族生活还没那么快能放的下。
  罗伦托也不以为意,反正这个猎物已经被自己捕获,彻底变成一头趴在自己
身前的母犬不过是时间问题。
  看着罗伦托消失的身影,玛丽安娜恨意也渐渐浮上心头,瑞贝卡,玛丽安娜
愤怒的咬着银牙,如果不是她,自己也不会被家族扫地出门,在没有任何防备的
情况下被罗伦托抓住,『瑞贝卡,给我等着,今天所有的屈辱我都会全部讨回来
的!』日本乃至世界著名的大财阀——神月家族,一身白色修身西服的神月家族
的主母——神月抚子踩着黑色高跟鞋从丰田轿车上走了下来,一名穿着和服侍女
已经迎了上来,「夫人,家主正在里面训斥小姐!」
  「怎么回事,卡琳她怎么了!」
  「小姐今天去参加全国的格斗大赛的选拔,跟一个柔道的选手贴身作战,让
家主看见了,就在里面训斥小姐!」
  「跟我进去看看!」
  「你看你打的是什么,我让你练习那么久神月家族的奥义,是为了让你在大
庭广众之前跟别的男人,来回拉扯的吗?」
  神月抚子也不敢上前劝阻,只是听的丈夫不骂了,悄悄的拉着神月卡琳回了
自己的房间。
  「母亲,父亲真的那么讨厌我吗?为什么,我不是他女儿吗?他对外人那么
宽容对自己的女儿为什么要这样,如果说是为了我好,那为什么对妈妈你也那么
严厉啊?」
  神月大小姐趴在母亲神月抚子的怀里痛哭,神月抚子也是低声叹息,轻轻的
用手捋着女儿金黄色的发辫,像小时候哄卡琳睡觉一般,有节奏的用手敲击着卡
琳的后背,慢慢的神月大小姐就在母亲的怀里沉沉的睡过去了,小心的将女儿放
在床上,想了想又害怕打扰女儿睡觉,还是忍住了想在女儿光洁的额头上亲一口
的冲动。
  出了房间,正要去消息,忽然想起了什么,快步向家主房间走去,推开房门,
神月家主正高坐正中央,神月家主的侄儿神月拓真坐在另一侧,欣赏着屋里几名
穿着暴露的女子正在卖力的跳着舞蹈,神月抚子快步走上前去,盈盈拜下,「见
过主人」(日本女子称呼丈夫的最尊敬的礼节就是主人,不是调教的主人)
  「嗯,你过来吧!」神月家主招了一下手,继续目不转睛的盯着跳舞的几名
女子,神月抚子走到神月家主身旁,借着面前茶几的阻挡,小心翼翼的拉开了西
服裤子的拉链,神月家主顺着西服裤子开口就伸了进去,探了几下,凑到神月抚
子的耳旁,「今天不错嘛,挺湿的!」
  「主人相招,抚子岂敢不从。」神月抚子下身奇痒难耐,也不敢乱动生怕被
另一侧的神月拓真发现,哪怕再被神月家主羞辱,在外人面前她还是神月家族的
主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今天用药材泡过了吗?我给你那么多药材可都要用啊!不要枉费了我对你
的一片苦心!」
  「抚子泡了,主人下的吩咐,抚子岂有不从之理,抚子每天都会用药材浸泡
的。」
  「嗯,杏奈那个贱货怎么样了,哼,真是有辱门风,十几年前败坏我神月家
族的门风的时候,我就应该亲手杀了她,还让她留了这么一个孽种在世上。」
  「主人,杏奈在怎么说也是您女儿,虎毒尚且不食子呢,更何况说是您亲生
女儿呢?」
  「哼!」神月家主转过头去,一旁的神月拓真见神月家主夫妇之间的气氛有
些不对劲,起身告退,神月家主也挥挥手,连带着舞女也一起撵了出去。
  房间内人一散去,神月抚子知趣的背过身去,将西服的拉链完全拉开,修身
的白色女士西服瞬间分成了两半,被长期玩弄的显现褐色的阴道还在往外渗着水,
「不枉我花费了这么多药材,这么多年了,你的身体还是这么光滑,显得这么年
轻!」
  抚子也不敢应声,就这样乖顺的趴着,任由神月家主的三根手指在自己的蜜
穴里进进出出,「我决定将神月卡琳嫁给三岛一八,三岛财阀可是和我们一样的
大财阀,和三岛一八的联姻能帮我们神月财阀上一个大台阶」
  「可是,主人,三岛一八比神月卡琳的太爷爷还要大啊,不是已经九十岁了
吗?」
  「那他也是三岛财阀的家主,难道你以为卡琳是杏奈那个贱货的女儿的这个
事情就能一直瞒下去吗?」
  「抚子不敢,抚子就是有些惊讶,三岛一八也是大财阀的家主,卡琳能嫁过
去是再好不过了!」
  「嗯,算了,你起来吧,今天不想操你了,你让杏奈那个贱货过来,我有一
阵没有玩她了!」
  「啊!」在贴身侍女神月亚衣的卖力侍奉下,神月抚子尖叫一声,终于泄了
出来,喷泄的阴精淋了神月亚衣一头,亚衣也不躲,继续伸出舌头给夫人清理干
净。
  一出门,刚刚还布满潮红的神月抚子立马神色恢复了平静,仿佛屋子里的一
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这般异于常人的生理也不知道尊贵的神月家族主母练习了
多久才成功做到。
  『我跟你说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吗?』神月抚子转头问向紧跟自己身后的神月
亚衣,去往自己亲生女儿神月杏奈的房间不过十几米的路程,但这已经是一天神
月抚子唯一能够自由活动的时间了。
  「夫人,您吩咐的事情都安排好了,夫人我们真的要这样做吗?」亚衣给夫
人侍弄干净,询问道,「当然!」神月抚子声音一冷,现在她又恢复到那个高不
可攀的神月主母的形象,「我们要早做准备,按照神月家的规矩,我是不可能成
为家主的,等老爷一死,我要么被赶回娘家,要么又成为某个家伙身下的玩物,
我其实也无所谓,反正都是侍候男人嘛,都一样,只不过我可不能让我的小孙女
受罪;哎,就是苦了杏奈了,这丫头命苦啊!」
  「夫人可别这么说,杏奈小姐如果当初听您的话也不会落到现在这般地步!」
  「哎!」
  「你这个贱货,让你败坏门风,找什么男人,辱没家风!」神月家主的卧室
里,一个在神月家族里死去多时的杏奈正在被她的父亲大力的干着,杏奈跪伏在
地上,双手抓着面前的蒲团,才勉强让自己的身形稳住,对于父亲的羞辱,杏奈
只能默默的承受,她现在的唯一价值就是让父亲在她身上,找到突破禁忌的快感,
因为在这世上所有人只当她神月杏奈,神月家族的大小姐十八年前意外身亡了,
良久,神月家主终于停了下来,缓缓抽出肉棒,凑到了神月杏奈的脸前,杏奈伸
出舌头将肉棒上的精液和自己淫水的混合物都吞了下去,认真的清理干净。
  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一座农场里,宽阔的园子的通道两旁左右摆开四十个笼子,
都用黑布盖着。
  这座农场的主人唐纳德正挨个检查自己挑中的玩具,在他身后还有五名穿着
暴露情趣装的女子紧跟在身后,「维罗妮卡,这些玩具我就交给你训练了,最多
一年,我就要看到成果!」
  「是,一切为了唐纳德大人!」维罗妮卡蹲在地上大腿张开,恭敬的向伟大
的罗纳德大人行了一礼。
  瑞贝卡回到自己的别墅,一进院子,她的丈夫亚尔林就迎了上来,「甜心你
回来啦!」瑞贝卡也凑上前去,用刚刚亲吻过罗伦托肉棒的较唇与丈夫热吻,亚
尔林也没有觉得丝毫不对,拉着瑞贝卡向屋里走去,「甜心,你好了吗?」正满
心期待和自己老婆做爱的亚尔林在床上躺了许久也不见瑞贝卡从厕所里出来,不
由的询问道「快了,马上就出来!」再深一点,啊!瑞贝卡嘴里发出销魂的声音,
好半天才把瓶子从自己的阴道里拔了出来,确认将精液都装好了,才推门出来,
「老婆,我都等不及了」
  「你这贱狗还不赶快爬到床上去,穿着一身性感皮衣的瑞贝卡从厕所里走了
出来,手中的皮鞭在空气中挽了一个鞭花,亚尔林赶忙爬在床上,翘起屁股,软
塌塌的肉棒甩耷着,瑞贝卡在亚尔林的屁股上抽了一鞭子,刺激的亚尔林都要呻
吟出来,「还不赶快把屁眼掰开,难道等你主人掰开吗?」
  亚尔林一个激灵,赶忙乖乖的双手用力的掰开屁眼,撑到最大,瑞贝卡调正
了胯下的塑料阳具对准自己丈夫的后庭就插了进去。
  日本神月家族,神月抚子遇到了大麻烦,「你说什么?神月亚衣和神月有希
她俩都不见了?」神月抚子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侍女汇报的这一切。神月亚衣
和有希是自己在娘家的时候就跟随者自己的贴身女仆,哪怕在自己家族败落,父
亲被杀,母亲被人掳走,家中亲人音信全无的时候,都没有背叛自己。除了她们,
神月抚子都不知道自己在这个家里还能相信谁。
  这是谁干的!谁干的啊!会不会是自己的丈夫,不,他不是自己的丈夫,他
是恶魔,千万不会是他,天哪,如果是他的话!……神月抚子已经不敢相信下去,
自己会受到怎么样的对待。
  现在神月抚子只能暗自祈祷,祈祷神月亚衣和有希的失踪只是一场意外,祈
祷那个恶魔没有发现自己的计划,一定不会的!
  然而很快残酷的现实就让神月抚子感受到了绝望,「碰」一声房门被撞开了,
神月家主冲了进来,「你这条贱狗,居然敢算计你主人!反了你了!」
  神月抚子尖叫着想往外跑,被神月家主一把抓了过来,「你还敢跑,你的一
身本事是怎么来的,只有你自己最清楚吧!」
  神月家主一脚将神月抚子踹倒在地上,「贱狗,还不赶快脱了侍奉你主人!」
  神月家主对神月抚子的强大心里阴影,让神月抚子连抗争都不敢,跪在地上,
臀部翘的老高,脱下身上的和服,「撕拉」一声,神月家主嫌神月抚子动作太慢,
一把将神月抚子的衣服扯烂,一把拽住神月抚子褐色的阴唇,神月抚子疼的倒抽
冷气可也不敢吱声,任由神月家主施为,扯了一会,觉得还不解气,又将握手成
拳往神月抚子的阴道里塞,一边抽插还一边抽打神月抚子,「叫你这条贱狗,不
听话,啊!还敢算计你主人,我今天就干死你这条贱狗!」神月家主力气越来越
大,神月抚子跪在地上,疼的眼泪都出来的也不敢吭一声,此时脑海里只想着不
要让这个恶魔殃及自己的孙女就好。
  然后一声娇喝,让神月抚子彻底陷入绝望,「不许你这样打妈妈!你还骂妈
妈!」神月卡琳还没进屋就冲着「父亲」指责,不过进屋一瞬间就羞红了脸,一
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个清脆的声音如同惊雷一般在神月抚子耳边炸响,「卡琳,你快走,你爸
爸没有欺负我,你快走啊!」
  「你这老狗还敢吭声!」神月家主一脚揣在了神月抚子的臀部上,这一下让
本来以为自己是撞破父母再行人伦之事,羞的想要逃出去的卡琳又急了,「你怎
么又打妈妈!你不能打她的!」卡琳焦急的冲过来推开了神月家主,抱起了神月
抚子,「妈妈,你没事吧!疼不疼啊!」
  此时的神月抚子哪里还管的了自己身上疼不疼,心中只道一切都已经完了,
「打了老狗,还有一条小狗,我都忘了,这还有一条小母狗呢!」
  神月家主大手抓在神月卡琳的身上,开始撕扯神月卡琳的衣服,「爸爸,你
干什么,爸爸,我可是你亲女儿啊!爸爸!你再不停手我就动手了!」紅蓮崩掌,
卡琳使出了她所学的最强招式,无数拳影轰击在神月家主身上,只可惜没能让神
月家主身形晃动分毫。
  「放开她!」神月抚子也豁出去,明知道成功的希望极其渺茫但是神月卡琳
已经是她最后的希望了,决不能就这样毁掉,冰冷的杀意在神月抚子身上凝聚,
左眼变成了紫红色,「倝八郎,我再说最后一次,放开卡琳啊!」神月奥义:暗
之瞳!紫色的光芒在神月抚子的左眼中绽放,直扑神月家主而来,神月殲破烈蹴,
一只巨大的手掌拍了过来,与神月抚子身上紫色光芒相撞,「轰」神月抚子倒飞
了出去,撞击在墙壁上,吐血不止,「妈,你放开我,你不是我爸!我没有你这
样的父亲!妈!」神月卡琳想竭力挣脱神月家主的掐住自己脖子的大手,可惜却
是徒劳无功。
  「你还真说对了,你还真不是我神月倝八郎的亲生女儿,不,准确的来说,
应该是我神月倝八郎的一条小母狗生的小小母狗!」
  神月家主得意的在卡琳胸前揉捏着,被撕烂的衣服完全遮挡不住稚嫩的身体,
发育还不完全的酥乳翘起,淡蓝色的印着哆啦a梦的胸罩一边已经被扯开,那边
沿连一点蕾丝边都没有,悬空着的光洁的大腿基于求生的本能不断的踢腾。
  神月家主根本不理会神月卡琳的挣扎,抬手一吸,倒在一边的神月抚子从地
上直直的被提溜起来,「嗖」,案几上的一根竹筷凌空飞来,穿过神月抚子散至
腰间的乌木一般的长发,牢牢的钉在柱子上,「看来你真的忘记,你的这一身修
为是怎么来的了!我给你用了那么多的药材,是为了让你跟我动手的?贱狗,给
你用了那么多的药,就是让你更好的耐操,居然还真以为自己有多高的水平了!」
  神月卡琳瞪大了眼睛,对于面前这个所谓的父亲所说的话已经完全消化不过
来,现在的她大脑一片空白,身体甚至忘记了如何反抗。
  「还有你,你这条小母狗,今天也别想跑,马上就要把你送人了,还没尝过
你的滋味呢!」
  说着神月家主的大手就彻底撕下了神月卡琳的衣服,掰开纤细的如同筷子一
般的大腿,甩了甩胯下的阳具,挺身刺进十几年来从未有人碰过的娇嫩花园。
  神月卡琳撕心裂肺的惨叫着,而一旁的神月抚子早已面如死灰,眼睛再也看
不到任何光彩了。
上一篇:【同人誌转录】【田村本】(寄生獣)[急行兎]
下一篇:【格斗艳情史】(第一章)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