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同人誌转录】【田村本】(寄生獣)[急行兎]


  可能真的有那份命运,再加上这些几乎不可能发生的侥幸,如果有了这些机
缘巧合……
  [原作岩明均]
  [ 参照『寄生兽』第八卷]
  『开枪快开枪!!』
  『快闪开!新一!』『住手!!那婴儿是人类呀!!』泉新一撕声裂肺的大
叫!
  『砰』『砰』
            【田村玲子的终焉之日】
  『下手要做的利落点啊,这些可都是麻烦的家伙。』突然一个声音插了进来,
仔细一看——居然也是像米奇一样的部分肢体寄生者!
  它变化出来的两支小手抱着板砖!
  用力投了出去!正中两位开枪的警官!
  『啊!』『哇啊!』『怎么了!新手?』老警官回头一看,却发现那两个人
已经被砸昏了过去。
  正大惊失色,一根触手抽击而来,将他和一旁的人抽昏过去。
  泉新一不敢置信:『不是吧!那个是!』『嗯,这是货真价实的宇田守。』
米奇如此回答。
  定睛一看,这个带着遮阳帽和墨镜,想喘气又不敢张开嘴的胖子不就是宇田
守吗?
  『你也有着正常人的大脑吗?』田村玲子虽然十分惊讶,语气却依然冷淡。
  『你是新一君的熟人啊!这里还好吗!』说着,变化为盾牌形状的巴拉赛
(宇田守的寄生兽)挨了发子弹,不由得发出了『好痛』的声音。
  『……』田村玲子没有回应。
  『别让他逃走!!』『这里请求支援需要急救!见鬼了!!』一旁倒下的警
官有在呼喊的,也有在尝试联系的,可是他们已经没有行动能力了。作为寄生兽
的力量,这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到底为什么宇田要这么做……』泉新一不能理解。
  只有米奇回应了他:『我也不知道』。
  「净是些想不通的事情啊」泉新一在脑中思考,在心里联系米奇。
  「例如就算宇田的现身,战斗和逃跑这些都是可以预见的,可是田村玲子她
为什么不做任何抵抗而出现在枪口前?」米奇对这些事也无法理解,就好像其他
的寄生兽也无法理解一样。
  「无法理解那些不可解释的脑电波和行为,像我们一样缠在一起吗」
  「田村玲子……这家伙,真的无法理解」米奇依然无法理解。
  而在另一边……
  宇田守将受伤的田村玲子救回了自己的住处。
  「她是寄生兽吗?」宇田守这个傻瓜似乎才后知后觉一样。
  田村玲子没有在意这些,更没有在意为什么会到这个男人的家里。
  把孩子放在一边,她脱掉外套,仅剩内衣,然后头发化为利刃,长出触手状
的眼睛开始为自己做起手术,直接将伤口里的子弹挖出来。
  『伤势……伤势不要紧了吗?』宇田守刚刚回过头来对田村玲子说了这句话,
就看到这一幕,惊讶的直接倒地靠在沙发边。
  『我看着就很痛啊……啊!』
  子弹被挖出来掉在地上,田村玲子用她平淡的语气说着:『后藤做的实验起
作用了,一部分的内脏如果受损,就是用另一部分内脏来进行修复,完全没有问
题。』『话说回来,我的计划被你完全破坏了啊。』
  『本想利用新一把这孩子送回人类社会的啊。』她如是说着,并为自己打上
绷带和医疗贴。
  「这孩子?」宇田守察觉了。
  『不……不可以!』他嚯的站起来,义正言辞。
  『在公园你就好像……那个……』然后又吱吱唔唔的。
  『就好像……要自杀一样将死置之度外的感觉……』『孩子他……还需要母
亲!』『就算你不是人类,但这个孩子的母亲怎么说也还是你啊!』『还有,还
有的是,如果可以,我认为这孩子他还需要一个父亲!』
  田村玲子不置可否:『这样的话已经……』但是还没说完,却又被打断了。
  宇田守一边说着,一边摸着下巴思考:『这个我知道的,从新一那里听说了
……这个孩子的父亲他已经死了。所以正因为如此,我~ 我——』『请让我来当
他爸爸!』——巴拉赛突然占用嘴巴大吼出这句话
  『你说你自己!?』就连一贯面无表情的田村玲子也被这突如其来的话惊讶
了。
  她看着对方愣了下来。
  而此时的胖哥哥宇田守一边脸红着一边把突然冒出来捣乱的巴拉赛塞回去,
鼻子里发出扑哧扑哧的喷气声。
  然而田村玲子却冷静了下来。
  『……哈,能够残留下人类的脑的,你是除了泉新一以外的第一个啊。你作
为另一个特别的样本,让我非常感兴趣,而且还有我本人……』一边说着,田村
玲子却露出了不以为然的样子。
  『这数月间,对于我自己的变化,我想认真的考虑下。当然,这全都是我真
正期望的……变为这样也可以说是个不错的机会吧。』
  「米奇这家伙他显示出了非常不可思议的表情,这个到底是什么奇怪的信号
……我不明白啊」
  作为寄生在脖子上的巴拉赛并没有听话的缩回去,而是变的小小的躲在脖子
下思考着乱七八糟的事。
  宇田守看着睡着了发出可爱呼声的小婴儿,小声说:『孩子他睡着了吗』但
是冷静的田村玲子没有在意这些,而是用确定的语气对他说:『……,在公园,
你的出现只是偶然的……可能性是没有的吧。』
  『那个……我本来只是想稍微休息下就到这边来旅行了』『其实是收到了离
婚确认书,伤心了才去进行伤心旅行,顺便和新一见面来了吧!』藏在一旁的巴
拉赛突然就跑出来拆台,搞的宇田守大惊失措,连领口都被撑开了啊喂!
  『……』一边扣好领口的扣子,一边强装镇定,宇田守继续下面的话。
  『而且还发生了许多事情,所以请了假,想去祭奠一下新一的母亲才接近了
他的家这边。』『以前我们为了以防万一而交换了各自的家庭地址。就这样,可
今天他却不在家,而在这时却发现了其他个体的电波反应。』
  「那时候吗」田村玲子脑海中闪现过一个片段。
  「那时的信号非常微弱,而且也没有什么杀意就没有注意,真没想到会这么
简单的就让他跟踪了我」
  『……嗯……,孩子还有那名侦探和泉新一,竟考虑些别的事情而没有注意
到这些,真是失策啊。』田村玲子一边整理好之前用过的医疗箱,一边回着宇田
守的话。
  『啊!』他振声的啊了一声,『虽然我也认为把那个男的给杀掉了的事是有
点做过了……』宇田守低着头,坐在沙发上的手握成一团。
  『看见你保护孩子的身影……让我怎么也不能平静下来……』让宇田守再一
次大惊失色的是巴拉赛又跑出来拆台了!
  『就在这个时候,新一他们的反应也靠近了啊。』『因此我想让他稍微拉开
些距离再说。』『这白痴却说要去帮忙受伤的你,那时候的我可是极力反对他这
么做。』『就先这样!』
  『她都受了这么重的伤,就先让她好好休息,恢复一下体力吧』宇田守一边
回过了头一边往另一张床走去。不走不行了啊,这也太难堪了啊!
  巴拉赛还在一旁栝燥着『喂喂!还不能这样就掉以轻心吧,这家伙可是想把
我们全部杀死啊!』,当然宇田守并没有理他了,现在说什么都不好的吧。
  「可是对我,虽然感到有所警戒,但却完全没有感到杀意」巴拉赛一边这么
说着,一边却在思考着。
  「真的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啊」
  随着时间的流逝,入夜了。
  『\ ︿_  ̄―︿/ 』『/ ︿_  ̄―︿\ 』宇田守正睡得蒙蒙呼呼,似乎听到
了什么。
  『嘿起来了!嘿,白痴快起来!』是巴拉赛在说话啊。
  『嗯嗯』睁开眼睛的宇田守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一眼看去却是吓了一大跳!
  『那个,田村小姐!?』田村小姐正在光着身子看旅店的色情录像带!
  『人类不是为了重复的繁殖后代而进行长时间的性交,已经可以说是上升到
了一种独特的文化了吧。』『交配这种这么简单的行为,人类都还需要努力去学
习,果然人类真的很有意思。』一边伴随着电视机里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一边
的田村玲子却语气平淡。
  她瞟了宇田守一眼,『……你不是说,要做这孩子的父亲吗?』『你来到这
个宾馆后,我早就知道你已经按耐不住了,好像在发情状态啊。』
  『对……对不起啊,那个……』
  只看田村玲子却摆出了十分放松的姿势:『你现在难道不想和我交配吗,在
这种场合下身为雄性的你是不是应该要直呼我的名字呢,宇田守先生?』
  『嗯呃……』宇田守下意识吞了一口口水,盯着一对巨大的硕果想要上前却
又压抑着。
  『那个,可是,田…村……不对,玲子,那个身体,』『啊,我知道的,真
是的,你都已经休息过了,想做就快点给我做啊』在一旁的巴拉赛看不下去,直
接对宇田守打气了。
  『……真意外,本来认为你会出来出面制止呢。』
  『我还没有不解风情到知道你没有加害我们的打算还去捣乱的地步』巴拉赛
没有理会直接瘫坐在一边的宇田守,仅仅对田村玲子这么解释便不准备出来了。
  『那么就,真的没关系啊。』田村玲子听着背后电视机里的靡靡之音,心里
却在想着与其无关的内容。
  「虽然不能让你们信任」
  「或许我会一直作为开始」
  「作为疯狂的开端」
  田村玲子跨坐在宇田守的身上,在他紧张的时候却又说:『所以,啊,这样
就可以了。』『嗯?』宇田守不明所以。
  『不行,我还没说完呢。』她却往电视上看去。
  『那我用嘴了哦,有没有人对你做过呢?』电视里是这么说的。
  『哎~ 那我开始了哦』说着,电视里的女人捉着一根肉棒放到嘴前,吸进去
后发出了『咻嘶,咻嘶』的吮吸声。
  宇田守不知该如何回话,只好说:『那,那个……』说不出话来。
  『人类还真会做一些变态的事情呢。』田村玲子此时却说出了这样的话。
  一边说着,却张开了自己的嘴,舌头与口腔的结构通过变化成为了充满凸起
与纹路的奇怪样子,里面甚至长出了眼睛窥视着。
  然后,一口吞下了宇田守的下体。
  『哇啊』『啊』他吃惊的说不出话来。
  『咻嘶,更多的使用舌头』,配合着电视机里发出的对话,『咻嘶』,『好
大,小○○最厉害』,氛围陷入了奇异的境地。
  「对方现在对我所做的做出了反应……原来如此」,即便是这样田村小姐也
依然面无表情。
  『玲子小姐!』『嗷嗷!好舒服』宇田守的话和电视机的声音混在一起,
『太舒服啊,对不起,我要……』在喘息中还可以分辨的出来。
  ——『对不!……起』一边这么说着他的下体却已经爆发了出来,满溢的精
液甚至爆了出来炸到了田村玲子的脸上。
  『用力吸』『吧唧』『吧唧』『好熟练啊~ 』虽说是这种时候了电视机里却
是这种对话。
  田村玲子一边套弄吮吸着充满汁液的肉棒,一边依然一脸冷淡,还在心里想
着,「如果说和交尾有什么差别的话,就是这么回事吧」。
  『对不起,射在了你的嘴里,我……』看着起身到一旁的田村玲子,宇田守
欲言又止。
  『快喝掉,把精液全部喝掉……』『哔』田村玲子按了下遥控器,把这吵闹
的电视关上了。
  『玲子……?』『这些可以作为参考,但扰乱了气氛,反正也大概理解了。』
田村玲子稍微皱了下眉。
  一边用手背擦着脸上的汁液,一边说:『我所欠缺的感觉非常多,特别是人
类部分,如疼痛辦的刺激而使得我们能够很好地控制自己的肉体。』『例如,能
自如的控制分泌体液这种程度。』说着,田村玲子轻轻抚摸了一下自己的私处,
突然间就潮吹了出来!
  她侧躺在床上,大腿向左并拢却稍稍的蜷缩起来:『你不用在意我的感觉,
你喜欢怎样就尽管使用吧。』
  『嗙砰,嗙砰』宇田守的心跳加速,将自己的肉棒对准分开的湿漉蜜穴。
  『啊,喔』,一边发出奇怪的声音,一桶到底。
  随着节奏不停的摇摆着,一边的宇田守根本停不下来。
  但是田村小姐依然面无表情,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身上的活塞运动。
  宇田守突然停了下来。
  『……那个,怎么了……』他看着她。
  『不用在意,我就这样看着。』『但是那个』,他不知该说什么好。
  『很在意吗?』说罢,她把脸转向一边,继续随着节奏抖动。
  『……,……啊』貌似是试着小声叫了一下的样子。
  宇田守突然停下来,呆愣着盯着田村小姐的脸,脸上写满了疑惑。
  『……这样很奇怪?你为什么要做出这么惊讶的表情啊。』
  『不是的』『对不起,难得同意让你陪我一起练习。』说着田村玲子想要坐
起来。
  『这个,那个,该怎么说呢』,宇田守反而有点吱吱唔唔,然后鼻子喷出了
一股气。
  『突然兴奋起来了。』说出了这样的话。
  『……』
  『这样啊』,田村玲子又躺了回去。
  于是宇田守开始抖动。
  田村玲子摸了摸自己的脸,心里想着:「不好啊,刚刚的表情也忘掉了。」
  『啊』,脸上摆出了轻皱眉头的样子,「已经是要配合好向子宫中插入的时
机了吗」。
  『啊』,一边做出有感觉的样子,「真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啊,就像在镜子前
面装笑的时候一样」,『啊』!
  『啊』「只不过是在模仿人类的表情而已」
  「只是稍稍却」
  『玲子小姐,玲子小姐……』活塞运动的马力更大了。
  「却产生了那种气氛」
  「很明显跟那时候的肉体的反应不太一样了……」这么想着,突然对方用力
突了进来,甚至将小腹顶出了突起!
  「全身的痉挛都不能控制了」
  「是这样的啊这是」脚爪不受控制的开始抽筋,将床单扭成一团。
  ……顶到了最深的花蕊深处!
  「也就是所谓的……『有感觉了』的那种状态吗」——随着这一声思考,炙
热的触觉在体内绽放。
  「这具肉体被我夺取后,还是第一次出现不能控制它的状态,这还从来没有
过啊」,看着将肉棒从黏糊糊的蜜穴抽出,她想了一下。
  「感觉很好」。
  『对不起,那个,我啊……又要……』抱着田村玲子的大腿,宇田守又有了
感觉。
  『不是都说过了吗,你喜欢怎样就尽管使用。』
  「啊啊,这次的话一定会让自己怀上这男人的孩子的」
  依然在往复运动的宇田守从后面按耐不住的低吼着——『出…已经要!』
  回头看着这一幕,田村小姐似是微微笑了一下。
  「就这样,这样也不错啊」
  啪啪啪啪啪,做着后背位的姿势发出了臀浪摆动的声音,宇田守加力,再加
力!
  紧紧地抵在子宫口之上,马眼与其接吻,爆发出了一股热流!
  「好像不是自己的生殖器,却像充满了食欲一样不断的吞噬着这个男人的精
液,这恐怕这个并不是人类真的感觉吧」
  在身体失去控制之时,田村玲子却依然在思考着。
  「糟就糟在这感觉到了,好像从内部涂满了这男人的精液,不断的吸收着」
  「不过,最糟糕的是」!
  「不出所料的话,这就是出于好意的拥抱」
  宇田守紧紧地抱在跪伏着的田村玲子身上,用尽力气恨不得要揉到一起。
  「至今为止只能感觉到淡漠的感情的我,现在可以给出了明确的答案」
  一边这么想着,田村玲子的眼神向后飘去。
  「原来如此,这就是真相吗」
  『啪叽』『啪叽』,性器结合的声音响彻房间。
  田村小姐扭过头,看着身后已经把她彻底抱起来的那个男人。
  「这就是——」!!
  突然间,宇田守的大嘴包覆了田村玲子的唇,舌头伸进来搅拌在了一起。
  『啊!?——!?』完全控制不住,田村小姐在彻彻底底的高潮之下发出了
一声尖叫!
          ——————————————
  在日后的一段时间后。
  在泉新一路过一个巷口时突然遇到了田村玲子。
  『你好像被那个刑警给盯上了,不过被你给巧妙的摆脱了吗。』
  『!?』泉新一这才发现田村玲子。
  『本来想将那孩子交给你的…不对,是你们,让你们来收留这个孩子的。现
在却不用这么做了。』田村玲子穿着一身日常的裙子,像是一个普通的少女。
  『现在的你放出了比之前变化还大的信号了啊,「田村玲子」』米奇在泉新
一右手的掌心里对其打招呼。
  她看了一眼米奇。
  『可能是这样吧。』又抬起头看着天空。
  『很意外的,我们好像没有真正注视自己的事情,既然右手君这么说了,那
很有可能就是这样了。』
  泉新一却是有点担心又紧张的对她问道:『……,宇田他没有出什么事情吧?』
  『就是为了这件事来和你打声招呼,因为我们已经准备好离开这里了啊。』
『我们准备离开去往守的故乡。』
  『啥?!』泉新一一脸诡异。
  『一直都在考虑,』田村玲子背对着泉新一,面对天空的仿佛自言自语。
  『我是为了什么原因而在这个世间存在着的呢,很多疑问出现……但现在已
经解开了。』
  她的目光向后移动:『那时的公园中,一个疑问已经解开了。而随即又产生
了另一个疑问,因为那男的功劳而解决了…我这么认为。』『……装成一个真正
的人类,尝试过了在那个男人身旁假装女人的生活。』田村玲子抚了下头发,露
出了一个美丽的笑容。
  『……这感觉还真是相当的好啊。』
  『诶!?』泉新一被吓了一跳。
  『呵呵呵,不要露出这种表情啊。』田村玲子转过身往远处走去。
  离开了这里。
  「真想等到你们冷静下来之后再慢慢的跟你们谈谈啊」它是如此想着的。
  即使是在寄生兽中,像这样也可以算是抱有极其稀有的思想和考虑问题方法
的『田村玲子』。
  那天之后,她就消失了踪迹。
               【完结】
               【后日谈】
  ……,就这样……
  ……就只是『田村玲子』这个名字,但是
  『姐姐,快赶不上公共汽车了吧?』『嗯?不是吧?』在一个普通人家的外
面可以听到的对话。
  『爸爸,妈妈,我们出发了!』一对身着校服的姐妹带着便当出门了。
  『你们走好路上小心!』妈妈在屋内回应着。
  有些白头发,身着职业装的胖胖爸爸不由得感叹道,『同时有高中初中和小
学三个孩子真的很累啊。』而小女儿在一旁大吃大喝没有理他。
  『不努力赚钱养活是不行的啊』,妈妈贤惠的盛了一碗码起来像山一样高的
白饭递给了爸爸,『守』。
  『你这家伙也去做点这个岁数的事吧』在爸爸脖子地方的巴拉赛一边拿着小
筷子吃着饭一边却在吐槽着。
  『……你在说什么啊』宇田夫人装作不知道。
              【写在最后】
  你好,我是ともつか治臣。
  为了使新一找回失去的感情,在剧情中出现的重要角色,本应死亡,我却把
这一剧情推翻。有些人可能认为我这样做是把整个作品的情节全部否定了。但我
这么做只是为了我所喜爱的角色,仅此而已。不知这样一本漫画,你会感觉如何。
(现在是小说了)
  不知从多少年前就开始考虑描绘这一故事,现在呈现在大家的面前我感到相
当的满意。
  田村玲子,对于这个在剧中没有什么戏份的角色,我是这么认为的:对于寄
生兽的热爱者来说,可能其他的角色更加有意思,但很抱歉,不能成全各位。不
过对于田村的热爱者来说,如果能够给各位带来哪怕是一丝的愉悦,我的努力就
没有白费。可能作为宇田妻子的结局有很多种,但我这次采用的是最普通的结局。
  杀死38人的女性寄生生物,用这种人的阴道来作为完美结局。我一直在思
考这样做真的好吗。不过这里我还是顾及了对自己喜欢的角色的爱。可能这是备
受争议的一本书,但是我很快乐,所以请大家原谅我吧。毕竟这只是同人作品!
  那么,下次也请多多关照。
  サ—ヮル急行兔代表者ともつか治臣
  田村本
  Tamura-bon
  原作 『寄生兽』岩明均
  发行 サ—ヮル急行兔
  翻译 黑咪漫画组
  转录 SoulDRoul
上一篇:【火淫忍者之博人怒肏小姨子日向花火】
下一篇:【格斗艳情史】(第二章)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