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超能力管理者】(1)-(2)

                第一章
  樱国,这个世界级先进的国家,在这个大自由文明的时代,由新任女首相百
花缭·樱舜,宣布废除天皇制,结束男权统治的时代,男女共治的时代开始了。
  当然,世界永远不是公平的。
  文明带给人类进步,但是同时也锁死了人们的进步。
  如同饮鸩止渴,社会越是不能进步,政府便越加的强调文明道德。
  尤其是女性主导的新政府。
  绝对的男女平等。
  1女性负责生育,男性负责工作。
  2一夫一妻制,拒绝婚后的男女关系。
  3儿女继承权由父母共同协商,有问题的政府加入干预。
  4社会保障偏向老弱病残孕,优先轻松优渥岗位5为加强社会进步,提倡劳
动者先进制度,越努力者可以得到更多荣誉。
  6以努力为荣,受教育者必须为优秀者优先享受资源。
  7关于获得救济的权利,应当优先补偿病残孕妇女及儿童。
  8所有人拥有信仰自由的权利。
  9加强文明建设,用法律的武器打击不道德行为。
  所有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
  这导致的结果是,女性在家住着大房子(优先补偿权),怀着女孩子(为了
下一代的优先补偿权),喝着茶水看着肥皂剧,顺手签发公文(社会保障权),
女儿回家报告自己学习不好,全班25名。
  妈妈说道:「没事,不是还有10个男生给你垫底呢嘛,国大去不了,还可
以去省大嘛(优先教育权)。出来以后不行我给你弄个少年郎,只要怀上孩子就
会有很多补助的(优先救济权)。」
  「才不要呢,男人每天干脏活,臭臭的,不道德总挨罚。」
  「你真傻,他们不干活的话,家里街上怎么会干净?应该多奖励他们的。」
  「他们干什么都干不好,只知道捣乱,一点秩序都没有,凭什么让他们得到
那么多奖励?」
  「因为社会需要进步啊(社会进步义务)。」母亲眨着眼睛说道,「你不懂,
结了婚他们就要穿的整整齐齐干干净净了,现在干活脏,但是回家之前不梳洗干
净是不道德的,你看不到是因为所有婚后男人是禁止接触其她女性的,弄不好别
人一叫『非礼啦』是要坐牢的(打击不道德权)。」
  「我明白了,那妈妈肚子里的弟弟,长大后也要这样吗?」
  妈妈的目光冷峻起来:「哼,都是你爸爸那个废物,一点也不争气,让我怀
了个男孩,以后别想让我把资产投一点在你弟弟身上,到时候不被罚的家破人亡
就不错了。」
  转脸妈妈温柔的看着女儿说道:「乖乖,到时候我们的资产都给你(协商继
承权),你爸不服,我就告他偷窥你洗澡。看妈妈是不是对你很棒?等我老了,
要好好孝敬我哦……哈哈哈哈哈哈……」
  「好的妈妈,乖乖最喜欢妈妈了。」小女孩转过头,鄙视的看了一眼妈妈圆
滚滚的肚子。
  「哼,果然男人都是脏东西呢。」
  樱国人口一个亿,只有五百万不到的男性人口。
  有人说,政府就不出面管一管吗?
  人之道,损不足而奉有余。
  政策签发的权利都在女性手中,谁会顾及别人的利益?
  社会滚滚的潮流,不幸的男人们挣扎在荣誉与痛苦的浪潮之上,又一点点淹
没在无垠的波光之中。
  「这个世界就不能被拯救了吗?」
  「并不是的。」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
  终究有崖破浪而立。
  这个人就是堂堂的五代男传,悲剧中的悲剧,阿饼博士。
  因为他家所有生孩,全部都是男孩子,被视为极其不详的血脉。但是,阿饼
博士并不会为此而放弃,他一直奋发向上,为了给予这个世界公平而斗争着。
  他如仙人一般,来无影,去无踪,解救着受苦受难的男性同胞,给与他们生
下去的活力……
  樱岛,一个偏远的小县城,临着海,修建在山上。
  佐井次男,一个瘦弱的初中生。放学低着头回家,他不敢抬头。怕又有女孩
到老师那告状。
  上次就被罚打扫一个星期的女厕所。
  结果因为误会,又被罚打扫了两个月的操场。
  女人都是老虎。
  这是他打从娘胎里出来就发现的事情。
  无论是自己的妈妈,姐姐还是妹妹。
  自己永远是那个最不受人待见的。
  住在直不起身的小阁楼里。
  吃都是姐姐,妹妹吃剩下。
  穿的话,虽然说必须要遵守道德,有两身将洗得发白的替换校服就再没有别
的了。
  回家一进门。
  「嘿,那边的小子,反正你的学习也不好,不如帮我来把这里打扫干净。」
一个皮肤小麦色,染着金发的女生指着自己的房间说道。
  「好的,姐姐。」次郎自然不敢违背他们,哪怕稍有一句不对都会招来母亲
的打骂。
  「你怎么可以这样?」一个短头发,皮肤白皙的女孩说。
  「他又不是狗,凭什么听你的?——要打扫也应该打扫我的房间,我可是咱
家学习第一名。」
  「我可是姐姐,你要听我的,小心我以后不让你继承咱家的遗产。」
  「哼,你敢,信不信我把你的数学成绩给妈妈看?妈妈一定会断了你的化妆
品钱的。」
  「我也会找妈妈说你小小年纪交女朋友的事情,哼哼。」姐姐一脸戏虐的看
着自己的妹妹。
  妹妹气嘟嘟的红着脸:「哼,算你狠,哥哥,无论如何晚饭之前要把我的房
间打扫完。」
  说完「噹」的一声摔上了房门。
  姐姐一脸惬意的向楼上走去,高傲得像个女王。「记得洗衣服的时候不准拿
我的内衣乱闻哦~ 」
  平白无故又加重了工作量,妈妈下班之前还要把晚饭做好。
  次郎只能默默地感受这一切,没有权利的男人们就如同失去爪牙的老虎,更
别提没有长大的小老虎,只能让羊群顶来顶去。
  次郎把打包好的垃圾分类,抬到街角的垃圾分类处,一袋一袋的投到垃圾桶
里面。
  灰白相间的水泥砖墙上,绿色的爬山虎已经铺满了整个墙壁,道边的花坛里
种满了各色的鲜花,干净的街道仿佛被水冲过一样一尘不染。
  可是次郎根本没有时间去欣赏这些东西,只能加快脚步,快跑回去。
  「还有晚饭要做呢。」
  次郎想着想着,不小心一个跟头摔在了地上。
  膝盖磨过地面,蹭出了血。
  次郎拍拍土,挣扎着想要站起来。?
  地上有个闪闪的东西。
  这是什么?
  一个戒指?
  或者说只是一个好看的铁环吧。
  次郎没有在意,还要去买点菜,便顺手套在了手上。
  「拿去哄哄妹妹,或许可以让她开心点。」
  「哼,一个破铁环,有什么稀罕的。」戒指被妹妹丢在地上。
  次郎讪讪的笑笑,捡起来放到了口袋里。
  「喂!是谁的脏血弄脏了我的内裤?」姐姐一把推开自己的房门,冲着走廊
里的次郎喊到。
  「不好意思,我的膝盖破了,或许凉的时候蹭到了。」
  次郎吓了一跳,赶紧解释,但是气愤已经达到顶峰,姐姐的怒火仿佛是富土
山爆炸了一样。
  「我要告诉妈妈!说你用我的内裤手淫。」
  次郎惊恐的看着姐姐:「姐姐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求你原谅我吧。」
  「哼……」
  次郎跪在地上,动都不敢动,「求求你,不要告诉妈妈,我会被打死的。」
  姐姐轻蔑的看着次郎,把内裤用力套在他的头上。
  「你不是喜欢吗?拿去吧。妈妈不只会打死你哦,还会把你扭送给风纪课的。
你就准备好吃牢饭吧。」姐姐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我也没办法救你哦~ 」妹妹怜悯的看了次郎一眼,「毕竟只送铁环子的家
伙,稍微有点用送个金的我或许可以帮帮你,嘻嘻。」
  说完妹妹也回到了房间。
  次郎跪在地上,眼泪和鼻涕留下来,掉落在地上。
  手不由自主的用袖子擦着地板。
  看着自己的动作,次郎不由得放声大哭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我一直被欺负?
  为什么我被欺负了还要去为别人干活?
  为什么呀?
  我好气。
  次郎把内裤从头上扯下来。
  你们欺负我,说我用你的内裤手淫。
  我要报复。
  次郎嗵嗵嗵的跑回阁楼,拿出妈妈、姐姐和妹妹的内裤,掏出自己的阴茎,
开始在上面套弄。
  「次郎你在干什么?!」妈妈推开阁楼的小门。
  惊恐的发现自己的儿子竟然在用自己和女儿们的内裤手淫。
  这样的事情,让妈妈尖叫了起来。
  「啊!我要报警!我的儿子居然是个变态。」
  「妈妈……妈妈……」
  「我要让警察把你抓起来。」
  「不……妈妈。」
  「你这个死变态,我教育不了你了,就让国家来好好教育教育你吧。」
  次郎的心依然绝望,根本没有想到妈妈会刚好这个时间回家,刚好回了家不
吃饭,先来看自己这个可有可无的儿子。
  「不,我不要坐牢,我什么都没有做,我是无辜的,我只是倒垃圾的时候碰
破了腿。」
  妈妈已经拿起手机,拨通了报警电话。
  次郎迷茫的看着这一切,这到底是怎么了?
  明明我是她的儿子,她却打算送我进监狱。
  或许这就是我的命吧……
  「NO,NO,NO……」
  一阵金华闪过,坚实的墙壁里面竟然跳出一个男人来。
  穿着一套黄色紧身衣,手中提着一个小挎包。
  这太可思议了。
  而回过头,妈妈竟然目光呆滞的被定住了。
  手机在那里响:「哎,秋田分局,你是哪里?哎?哎?说话啊?……嘟…嘟
…嘟……」
  紧身衣男子走上前,收了妈妈的手机,合上盖子,轻松的和次郎说:「嗨,
你好。」
  「我是超能力管理者,我叫超管。」
  次郎瞪大了眼睛,这个可以穿墙的男人还可以定住妈妈,简直太厉害了。
  「你好,我叫次郎。」次郎局促的打着招呼:「请问是你把我妈妈定住了吗?」
  「难道你要放开她吗?」超管说道,冲着妈妈努努嘴:「她正要把你送进监
狱的。」
  超管摆了个千年杀的pose。
  「我跟你说,进了监狱不是坏人也会变成坏人的,那里边没有好东西。」
  次郎就看着超管说话,好像神仙来到了自己面前一样。
  超管摊摊手继续说道:「我可没有做什么。」
  「是你自己把她催眠住了。」
  次郎疑惑地看着超管,我什么都没有做啊?
  「你看看你的口袋。」超管拍拍床单,一屁股坐在了上面,把手里的包包随
手撂在一边:「没意见的话,我坐坐你的床。」
  次郎掏出那枚铁环,正在发出微弱的光。
  「这个叫『家人指环』,很幸运你得到了它。」超管撑着身子,「这东西可
以用来催眠家人。」
  「让她们做什么都可以。」
  「让她们做什么都可以?」次郎很惊讶。
  「对的,而且醒来不会有任何记忆,或者因为范围小的原因,虽然只是个C
级超能力,影响却可以一直影响,说白了就是……」
  「你可以一直开着它。」
  「真的吗?」次郎怀疑的问道。
  「你可以试试。」超管抬抬手,示意次郎试一试,「默默想着你想要她怎么
做,然后默念出来。」
  次郎闭上眼,手把戒指攥到拳头里。
  「啪。」妈妈自己打了自己一巴掌。
  次郎震惊的睁开眼。
  「啪。」又是一巴掌,妈妈这次换了右手。
  次郎兴奋的对超管说:「谢谢,谢谢你给了我这个,我不用坐牢了。」
  「不用谢我,又不是我给你的道具,是你自己的好运气。」
  「我能用到什么时候?」次郎感激的给超管鞠个躬。
  「永远。」
  次郎一听,又开始不断鞠躬。
  「行了,我说过了,不用谢我的。」超管站起来,就要向外面走去。
  次郎绷直了身体,一个九十度的鞠躬停在那里。
  沉默了一下,次郎攥紧拳头,说道。
  「等等。」
  「?」超管歪着头停在墙边。
  次郎向前走到妈妈身前,一把抓住了妈妈的乳房。
  「?」超管纳闷的说道:「你喜欢被人看着操屄吗?」
  次郎笑了笑:「没事。」
  超管翻了翻眼睛,「那我走了。」消失在了墙壁里。
  而剩下的次郎,却邪邪的笑了起来。
               第二章开始
  次郎默默地说道:「开始脱衣服吧,妈妈。」
  妈妈开始解开黑色的外套,里面黄色的内衣。
  黑色的包臀裙,黑色的高跟鞋。
  「高跟鞋别拖。」次郎关上房门,靠到自己的椅子上。
  蕾丝的胸罩,从后面解开,露出一对白光光的奶子。
  「我从小吃大的东西,竟然长大之后,触摸一下包裹它的衣物都不行。」
  现在的次郎嘴角邪邪的往上挑,被压抑惯了,人本能的爆发简直是不能阻挡
的。
  「这次我就破坏到底。」
  次郎上前,一把把妈妈推倒在床,脱去自己身上的衣服,一屁股坐在妈妈的
肚子上。
  「嗯哼……」
  你还知道痛,次郎把已经胀大的阴茎放到妈妈的两乳之间,用力的揉搓着这
对儿时的宝物。
  妈妈虽然已经被催眠,但是浑身的感觉还是会有的。
  被自己的半大儿子坐在肚子上,两个眉毛都锁在了一起。
  次郎俯下身子,大口的吸允着妈妈嘴里的唾液,这简直是他平时想都不敢想
的举动。
  一只手探入肉色的丝袜,摸到那长满硬毛的耻骨上,隔着内扣都能感觉到坚
硬下的那柔软触感。
  妈妈呆滞的目光看着天花板,雪白的连带开始潮红起来。
  次郎抽出手,咻咻上面沾满粘液的味道,激动地舔了舔嘴角。
  用力的扒下妈妈的丝袜,隔着内裤开始亲吻那双腿之间的柔软。
  而自己的肉棒刚好探到妈妈的嘴边。
  「帮我口交。」
  只是一默念,妈妈的双手便捉住了次郎的肿大的阴茎。
  这有点让他措手不及,不会是戒指失效了吧,妈妈不会发脾气把我的二弟揪
下来吧?
  妈妈捉住次郎的阴茎便张大嘴巴包了上去。
  湿润柔软的口腔爽的次郎差点一上来就缴械。
  「哈哈,没有失效,反而是特别有效呢。」
  次郎扯开妈妈的内裤,一股混合着尿骚的气息让次郎在妈妈嘴里的鸡巴又胀
大了几分。
  「同样是从这个洞里钻出来的,为什么你只偏向姐姐和妹妹?」
  次郎狠狠的用手指捅进了湿滑的小穴。
  妈妈「嗯」的一声,嘴里吞咽阴茎的力量一颤。
  次郎爽的飞起,抽出手来,猛地又连续捅了几次,妈妈开始把次郎我的阴茎
往喉咙里吞。
  粉红的小穴仿佛有种吸人的魔力,黑色的花瓣又让这种魔力带有暴力的色彩。
  次郎被压抑的性格一下都释放了出来,肆意的揉虐这妈妈的阴户,用手扣,
用牙咬,被刺激的阴户反而给次郎呈现出了一颗珍藏的珠宝。
  而这颗珠宝仿佛就是妈妈身上颤抖的根源。
  次郎的舌头在上面滑动、纠缠、吸允,妈妈的肉体也跟着收紧、舒展、挺动。
  次郎抽出被妈妈含在嘴里的肉棒,翻身上去,几乎没有任何困难,「咕叽」
一声,肉棒变随着湿滑的阴道挺进了骚穴。
  次郎双手扶着妈妈的腰,让穿着丝袜和高跟鞋的长腿直立起来,下身不断地
挺动。
  「妈妈,知道我每天打扫卫生低着头最经常看的是什么吗?」次郎迷恋的看
着这双丝袜美腿。
  「没有一丝瑕疵。」
  次郎伸出舌头,在修长的小腿上舔动。
  微微咸湿的味道入口,让次郎不由的心满意足。
  怀里抱着这双美腿,次郎下身快速的开始抽插。
  而门外,两位不素之客,已经站了许久。
  「这……」姐妹俩惊讶的捂着嘴。
  还是妹妹反应的更快一点,「是妈妈自愿的,还是弟弟给妈妈下了蒙汗药?」
  「不管是什么,咱们现在都应该去报警。」姐姐转身就打算走。
  「别,邻居欧巴桑不也经常在浴室和自己的狗……被我们看到了吗?如果是
妈妈主动的……妈妈一定会被抓起来,家产也会被没收的。」妹妹提醒着姐姐。
  姐姐低头沉思了一下,「没事,只要警察来了,我们把所有的一切都推给弟
弟,这跟妈妈和我们都没有任何关系,是他强迫妈妈的,我们可以作证,这不就
行了?」
  「嗯,好主意。都推给弟弟……」
  「哦~ 可爱的次郎,你看我才走忘了拿我的包包。」
  一个声音在姐妹俩身后突然响起。
  次郎也是吓了一跳,超管推开大门,姐姐和妹妹赫然都蹲在那里。
  「谢谢你超管。」
  「啊……」喊叫还没有发出声音,两人便面光呆滞的站了起来。
  「我只是回来拿我的包包,没想到发现两个小贼在偷窥,所以正好提醒一下
你。」
  超管耸耸肩,大踏步的走到了床边,捡起自己遗落的包包,就要往外走。
  「呐。」次郎走下来床来,说道:「超管前辈,你看你又帮了我一次。」
  「没有『又』哦,只有这一次,你的戒指只能催眠家人。警察可不会被催眠
的,所以叫做『家人戒指』。」
  「那有没有什么我可帮你的么?」
  次郎明白自己奸淫自己的妈妈简直是反人类,所以内心的深处突然有一种灵
感:「只要和这个人搭上关系,危险就会很小。」这个声音浮上耳畔,在心里回
响。
  超管想了想,笑着说道:「那就多生点男孩吧。毕竟这么大的国家,男人终
究是太少。」
  「嗯,好的,我会努力的。」次郎话已经说出口,可是从内心浮上来的声音
却说,还不够,还不够,如果你是个男人,你应该知道怎么办。
  眼看超管就要走了。
  次郎又一次叫住了超管:「先辈请等等。」
  「又怎么了?我的事情可是很多的……」
  很忙……多生男孩……
  这次次郎的心里终于有了一个拉拢的办法。
  「先辈,我知道您一定很忙,但是既然来了,我就应尽主人的礼仪。」次郎
又鞠了一个九十度的躬。
  「寒舍没有什么物品可以使先辈您看上,但是不知道先辈您愿不愿意享受这
两个处子之身呢?」
  超管回过头,眼睛一亮。
  「哟,孺子可教。」超管手指放在鼻尖处,吸吸鼻子,「嘿嘿,本来我还想
着是你的家人,不一定愿意呢。」
  次郎一怔。
  「不过,你要是不说,其实我也就真走了。」
  次郎恍然,笑了起来。
  「对于送上来的美女我还是来者不拒的。」超管也不避讳,来到姐妹俩面前。
  姐姐发育成熟,胸部饱满,身材匀称,小麦色的皮肤散发出健康的气息。
  妹妹小巧可爱,皮肤白皙,柔弱无骨,仿佛诱人的棉花糖,想让人咬一口。
  超管抱起姐姐,说道:「那我就选这个啦。」
  「其实你可以都选的。」次郎笑着说。
  「人总不能太贪心,一会教你个诀窍~ 」超管脱掉裤子,躺在地上,「其实
你可以这样命令她们的。」
  「坐上来,自己动。」
  超管手上并没有什么戒指,可是姐姐却自己脱掉热裤,跨坐在他的腰上。
  次郎心想,果然不是简单的人啊,看来我这么做没有错。
  现在和这个大人物是一条战线上的了,想想就兴奋啊。
  「前辈就是前辈,果然厉害,这样就不用自己费力气了。」
  「那是~ 」超管双手拿住姐姐的酥胸,要下受到那紧致的快感压迫,「噗」
的一声,有鲜血蹦出。
  「还真是个处~ 」
  次郎坐在床上把手放在身后支撑对着自己的妹妹说道:「来来,坐上来,自
己动。」
  妹妹走过来,没有脱衣服,穿着内裤就一屁股坐了下去。
  「诶呦。」
  「哈哈哈……」
  「要想着对方怎么做,知道吗?毕竟被催眠后智商已经被压制到了极低的水
平了。」
  「谢谢先辈指导哈。」次郎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次郎试着想想妹妹脱去身上宽松的T恤,粉色的卡通小内裤,然后扶着他的
大腿慢慢做上来。
  「嗯,不错嘛,慢慢享受吧。」超管开始让姐姐变换姿势,用力的分开双腿,
让人清楚的看到两人结合的部位,然后一上一下,吞吐着超管的肉棒。
  撕裂的疼痛反映在姐姐的脸上,次郎反而感到有些刺激。
  「让你们欺负我,来啊,都来欺负我啊。」
  次郎捉住妹妹的纤腰,粗暴的向下按去,「扑哧」一声,下面的小嘴尽数吞
掉了他的阴茎。
  肉体与精神上的双重满足,没有坐弄几下,就让次郎的龟头颤颤巍巍,噗嗤
噗嗤的向妹妹小穴里碰射出白浆。
  「哈哈,刚才操你妈的时候不是很持久嘛。」
  「哈哈,先辈,这个……有点紧。」次郎有点尴尬,让妹妹伸出舌头舔弄这
自己的龟头。
  「妈妈,过来,跳个骚气的舞蹈。」
  本来躺在床上的妈妈,站到小小阁楼的中央,小穴流着淫水,一手揉着乳房,
一手扣弄着小穴。
  「不错,不错,挺会玩嘛。」
  超管抱着姐姐的腰,下身在肉穴里抽插。
  姐姐双手拄着自己的双腿,配合着超管的动作起伏。
  没一会,精液便滋射到姐姐的阴道里面。
  超管站起身来提上裤子。
  「谢谢款待,下次有机会再见哦。」
  说完不等次郎回话,便纵深一跃,跳到了墙里面。
  次郎欲言又止,不过今天已经很不错了不是吗?
  次郎看看妈妈、姐姐和正在舔弄自己又已经膨胀的妹妹,这才是幸福生活的
开始吧。
上一篇:【百合殡仪师与机械美亡人】
下一篇:【绝地H之吃鸡战争】(中)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