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主宰盛世】(12)

  青冥浩荡不见底,日月照耀金银台,此处山势清矍,薄雾缠峰,各个山峰之
上镶着一座座宫室,有的只是一两座道观,有的却是连绵数峰的宫殿群落,山峰
之间白鹤飞舞,时有唳鸣,仙人往来,长袖飘然。
  众山之间是一座不小的湖泊,风平浪静,偶有童子骑蛟从水面飞出,嬉戏不
止,从湖南有一观,一石碑,石碑上刻着『漱玉』二字,字意缥缈,不似凡物。
  自湖南道观后,湖上有一木质小道,根根闪着乌光的铁木深入水底,阵法痕
迹一闪而过。那小道直直往湖心延伸,直到连接一处湖心宫群。
  宫殿层层叠叠,由低到高,不仅有周围其他宫殿的缥缈仙意,也多了堂皇大
气,此处正式南方首屈一指的势力,散修同盟,漱玉盟的驻地。
  漱玉盟里不仅仅有着孤身一人的散修,也有传承千年的修士家族,这些家族
实力并不弱与任何一家普通宗门,有的传承久远的顶级豪门甚至可以与天仙宗门
掰掰腕子。
  只是一家之内,大部分都修炼同一神通功法,既容易被敌人克制,又易被魔
染他化,所以这些家族聚集一起,组成同盟,吸收天下散修,已然在南国形成势
力,在北方的朝廷也是鞭长莫及,无可奈何。
  只是这些家族之间也是勾心斗角,互相提防,所以南方凡俗事务还是以朝廷
为首,只是仙家之事就无能为力了。
  自古仙凡不分,漱玉盟对南方大小事务都有着极大的影响力,江南各个盐商
也都是依附于大大小小的世家,以此来获得高端战力的支持。
  此事已是正午,一道青白剑光从一山峰上激射而出,在空中炸开成几份,向
着几个道观与宫室飞去,落到殿前悬浮着,有道童上去一看,却是一份请帖。
  那几个道童上前拿起来看看,上面划着几行文字,落款为岑碧青,几个道童
心里一凛,知道是那位声名鹊起的蛇剑仙的妹妹,连忙抓住请帖,往宫室里跑去。
  不多时,几道流光次序飞出,向金陵城飞去,直去城里几家豪门大户,几道
流光十分明显,人都以为天降异象,一时间人心浮动,城外寺庙香火一下子好了
许多。
      ——————————————————————
  连绵宫室中,仙真往来不绝,一富态道人匆匆忙忙驾云过来,到一山峰前撤
去云彩,峰前一石碑,刻有『梅花峰』三字,峰顶上一简朴宫殿,富态道人健步
如飞,沿着山路迈步走进殿内。
  殿内空空荡荡,只一破旧丹炉,丹炉前的蒲团上一枯瘦老道正在打坐。
  「师叔。」富态道人整整衣襟,神态恭敬的冲着老道稽首,「漱玉盟处有报,
说是有一东极长生丹的拍卖会。」
  老道哼了个鼻音,淡淡睁开双眼,眸内精光一闪,丹炉轰轰作响,周围虚空
震动,富态道人神识一阵恍惚,仿佛出现了多个重叠世界,自己也被复制成几个,
思维一时有些混乱。
  老道冷哼一声,富态道人立刻清醒过来,一时间冷汗淋淋,刚才的记忆仿佛
分成几份,每一份都真实不虚,要不是师叔救命,自己早就神识崩溃,修为散尽
了。
  那老道右手一伸,丹炉即刻炸开,两道滚滚药气从中飞出,在老道身旁环绕
飞舞,虎啸龙吟之声各自从药气中传出。
  老道双手闪烁青光,各自抓住一道药气,双手在胸前画个太极,既看两道药
气混合一起。
  突然一道凶厉虎啸传出,只见左手药气化形成虎,右手药气化形成龙,二者
搏斗起来,没几下,随着一声凄切的龙吟,虎形一口咬散了龙形,之后大口吞吃
着四散的药气。
  老道叹了口气,左手一抓,又是虚空震颤,不过只限于左手区域,只见那虎
形惨叫一声,被震成了尘气。
  「降服龙虎,何其难也!」老道叹气一声,左手光芒一闪,其中被压缩的滚
滚药气就平均到整个梅花峰上,往来童子修士只感觉体内一阵清凉,修为又有些
精纯,随即冲着山顶遥遥一拜,又各做各的事去。
  峰顶殿内,老道左手一松,手心片片梅花白色梅花落下,落地又化开,消散
在天地间。
  老道看了看恭敬站在旁边的富态道人,叹了口气道,「梦得,此次还是要拜
托你了。」
  梦得道人仿佛早就知道如此,只是恭敬的说,「师叔贵为地仙,非有重大之
事不可随意出宗门,此事还是让弟子代劳。」
  老道点了点头,顿了顿又说了一句,「那就也把质儿也带上吧。」
  梦得道人一愣,「是王质师弟么?」「没错。」老道也笑了笑,「他也老大
不小了,该去长长见识了。」
  「是。」梦得道人思量几下,点头同意了,告罪后缓缓踱步离开,也不驾云,
只是慢悠悠的去寻师弟王质。
      ——————————————————————
  「南国勋贵竟嚣张至此。」张轩明背着手,走进园子里,此园名叫艾园,在
金陵也是数一数二的园子,正适合给要来的拍卖做场地。
  张轩明刚从那些年龄相仿的金陵勋贵聚会上回来,不像京城,朔方勋贵都知
晓皇帝属意小儿子燕王,南方的勋贵久居金陵,天高皇帝远,除了对张居正还给
些面子外,对燕王可是只当做普通藩王对待,而不是代天巡狩,生杀予夺的巡查
使。
  尤其是那个甄宝玉,想到甄家的公子,张轩明不由得皱起眉头,真是个混世
魔王,知道自己与太子不对付,宴饮上不停的找自己麻烦。
  也是朝廷对南国掌控无力,仙家说话比朝廷管用多了,这次拍卖就是个了解
南方仙界的机会。
  不过,这次聚会也不是毫无用处,张轩明想着,从怀里掏出个珠子,擦拭了
几下,珠子闪出暗红的光芒,侵蚀人心,猛的一用力,珠子立刻随成齑粉,之后
消融天地之间。
  与此同时,正在马车里小憩的甄宝玉心里突然一阵烦躁,他睁开眼睛,掏出
一张清心符打在胸口,长舒了口气,这才放心下来。
  这混世魔王年龄不过十五六,油头粉面,皮肤白皙,看起来似个俊郎书生,
熟识的人则都知道他性格怪异,残忍异常,经常有人抬着婢女的尸体从他房里出
来,据说一些勋贵子弟暗地的一些见不得人的聚会也都有他的参与。
  「马叔,到了没!」甄宝玉喊了一声,惬意的打了个哈且,觉得甚是无聊。
  「快了,少爷再等等,」前面传出闷闷的一声回应,甄宝玉知道是给自己驾
车的是家生子,忠心自不用怀疑,原来是给家里的商队做镖的,实力也不错,被
自己父亲要求过来保护自己。
  随着吱呀一声马车停下来,甄宝玉打着哈切下了车,早有奴婢侍奉上来,甄
宝玉也不予理会,径直走到自己园子里,看着楼宇朱阁,小亭明月,心情立刻就
舒畅起来。
  这时胸口又是一阵烦躁,甄宝玉皱了皱眉,他也修炼习着仙法,身体虽不是
百毒不侵,也是健康轻盈,这几次怕不是有什么巫法使怪。
  甄宝玉心里寻思着,刚想去找家里供奉的仙长问询,就看见自己婢女香云托
着一壶酒袅袅婷婷的走过来,翘乳蜂腰,引人遐思。
  看到香云那一刻,甄宝玉呼吸都粗重起来,虽有他自己平时欲望太多的缘故,
也是胸中不时升起的烦躁变成了熊熊欲念,侵蚀着他不能自已。
  寻着一石凳坐下来,让香云在桌子上摆上酒,甄宝玉眼睛就没离开过香云的
酥胸,心里有些疑惑,原来也不是没玩过,怎么这会就怎么刺激呢。
  甄宝玉欲念难耐,嘬了口酒,就一把抓住在旁侍立的香云,在婢子的惊呼声
中狠狠的揉起这嫩乳起来。
  这淫婢也是熟练此事,知道自家少爷的心性,稍微反抗一下,胸前白皙露出
大半,眉头微皱,水汪汪的眼睛看着自家少爷,楚楚可怜的样子让甄宝玉浴火更
盛。
  「奴婢给爷泻泻火。」娇声说着,香云跪坐到甄宝玉面前,柔夷隔着衣物抚
摸着阳具,听着男人越来越粗重的喘息声。
  解开面前人的亵衣,一条白皙精致的玉茎就跳了出来,这甄宝玉阳具不似常
人,不仅白皙如玉,而且周围并无毛发,看起来精致异常。
  拿津液沾湿了玉茎,香云一边吞吐着阳具,脑袋里一边想着家里其他奴仆的
下体,那些下人跟烧火棍似的又黑又粗的阳具插起来是舒爽,但含起来还是少爷
的玉茎舒服。
  脑袋里这么想着,这淫婢软舌一挑,双腮一吸,嘴里的阳具就一阵鼓胀,射
出粘稠的阳精,香云只是吞咽一部分,剩下的故意吐出来,任凭白浊滴落自己酥
胸上。
  阳精泻出,甄宝玉脑袋一沉,虚火却更旺盛,低吼一声,把香云扑到石桌上,
香云嘴里惨叫着,身子却迅速调整好位置,把自己翘臀对准甄宝玉下体蹭了蹭。
  甄宝玉双手抓着香云翘臀,眼睛有些迷离,但身体还是下意识的撕开这淫婢
衣物,扯去肚兜,露出泥泞的花穴与茂盛的黑森林。
  挺着腰,甄宝玉阳具顺畅的插进香云的小穴,香云则淫叫着,双手在甄宝玉
身上抚摸着,刺激甄宝玉的性欲。
  甄宝玉奋力抽插着,意识却越来越昏沉,渐渐不省人事,只是身体本能在运
动着。
  「呃…」甄宝玉喘息一声,大股阳精射进香云体内,本来这淫婢并无太大感
觉,只是突然间身体酥软,如登极乐,精神爽的不能自已。
  这时滚滚红雾从二人七窍冒出,在空中结合,凝气成实,成佛母菩萨相,之
后又迅速缩小,飞去甄宝玉脑宫中,顿时,繁杂的记忆纷至沓来。
  这菩萨如有灵性,径直去找自己需要的记忆,一片记忆飞来,被菩萨寻住,
正是昨日晚间,甄宝玉去父亲甄岳告知自己要去参加宴会之时。
  甄宝玉步入书房,正巧看到他父亲,甄家家主,在对蜡烛烧着什么,之后用
坛子把灰烬收集起来,放到一旁,跟甄宝玉说起话来。
  菩萨立刻知晓这就是自己的目标,也不疑迟,当即从甄宝玉脑宫退出来,飞
去香云体内。
  香云只感觉自己凭空多了一股记忆,记忆中那个坛子里的灰烬是自己一定要
得到的东西。迷迷糊糊的,香云知道那是老爷的书房,也见过那个坛子,只是为
何有这些感觉呢。
  似乎明了香云的疑惑,只听脑海中轰鸣一声,香云只感觉天旋地转,眼前忽
的一暗,有忽然亮起来。
  香云神智感觉渐渐明晰,睁开眼睛,眼前的景色让这婢子吃了一惊,眼前是
彩云翻滚,淡金色天空充满了云雾,多是琉璃色。
  琉璃雾霭下,是一片黑暗的海洋,只有自己面前一小部分的是暗金色的海水,
丝丝金光从自己背后照耀这片天地。
  香云转过身来,想要看看背后的景色,只是一回头,这美婢就吃惊的跪伏在
地上,背后是一尊通天彻地的金色菩萨,正含笑看着她。
  菩萨跌坐莲台上,片片云霭在莲台周围漂浮,菩萨巨大的身躯遮住了天空,
香云感觉此方世界的一半都被这菩萨占据,自己甚至不能看到菩萨的面孔。
  但香云清楚的感觉到,菩萨正看着自己,带着让人感觉冰冷透骨的慈悲心肠,
嘴角含笑,眼眸却是冷漠。
  正当香云跪伏着身子瑟瑟发抖,心里一片惊惧时,一片金光从菩萨身上闪出,
向自己飞来,停在自己面前。
  香云颤抖着抬起头,看着眼前的金光,那金光原来是一个个字体,香云看着
金光,识别着前面的几个大字。
  「无上妙法诃梨帝母万劫经!」随着一个个字被认出,香云心底也在一次次
震颤,这…这是仙家法门呐!
  香云从小知道自己一直是个有野心的人,也知道自己的身体是她向上爬最大
的本钱,自她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那个年老肥硕的执事,从而得到当甄家婢女的
机会后,她就知道自己已经停不下来了。
  从那以后,香云用自己的身体讨好巴结了许多许多人,下到伙房的厨子,让
他多给她点吃食,上到管理婢女的管家,这让她得到当大公子婢女的机会。
  甄宝玉有着五六个婢女,她为了搏出头,又拼命勾引大公子,打压其他婢女,
终于得到大公子宠幸后,她又不甘心从此下去,直到死,最好不过一个姨娘。
  现在,更高的世界向她敞开了大门,只要修炼这个,只要这个,香云眼眸亮
起来,她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指,触碰了下这片经文,经文一阵波动,却只有标题
清晰,正文还是模糊的金光。
  香云明白了,这需要那个坛子,那个烧了什么东西的坛子,似乎是感受到香
云明了她的旨意,高耸入云的菩萨微微一笑,香云一个恍惚就回到了现实。
  微凉的晚风吹拂,香云打了个机灵,明白过来自己刚与大公子欢好过,香云
回头一看,甄宝玉正赤裸着身子在地上睡的正香。
  这不重要,香云醒悟过来,要赶快找到那个坛子,香云把甄宝玉拖进屋子,
收拾了下现场,就连忙往书房去了。
  书房里烛火点点,是甄岳还没睡,香云敲了敲门。
  「谁啊!」门内传出甄岳疲惫的声音。
  「大公子让奴婢给您带了鸡汤。怕您坏了身子。」香云娇声道。
  「进来吧。」
  甄岳看着面前的公文,感觉到面前有人放了一碗热汤,抬起头看看来人,不
由得眼前一亮。
  香云刚刚欢好完,虽然简单收拾了一下,但脸蛋还是带着红晕,妩媚异常,
身上发散着诱人的气息。
  甄岳嘬了口汤,上下打量着这美婢,香云正寻着那坛子,感到男人的目光,
不由得一怔,随即有意无意诱惑起来。
  「你且过来。」甄岳终于忍不住了,吩咐了一句,香云刻意扭摆着腰肢与翘
臀,走进甄岳。
  甄岳年轻时也是花丛好手,虽然年老体衰,但心气不减,只是右手一挑,香
云外衣就散开,露出里面肚兜。
  「老爷。」香云一声娇呼,身子却站着不动,只是把玉腿露出大半,引诱着
面前男人。
  甄岳呵呵一笑,也不心急,只是隔着肚兜揉捏着美婢酥乳,香云只感觉自己
胸前黏黏糊糊的,是刚才甄宝玉射的阳精半干未干,这下又被他父亲捏住乳房,
香云只感觉自己有些怪异,又有些兴奋。
  甄岳褪去淫婢肚兜,又轻轻一推,把香云推倒桌子上,香云顺从的躺下,心
里却在抱怨父子二人都喜欢这种姿势。
  待到甄岳露出自己略显疲软的阳具,香云双手扒开自己小穴,等待男人的插
入,甄岳腰胯一耸,阳具进入了自己儿子刚拔出来的蜜穴。
  就算甄岳也修习过道法,但也是年老体衰,几下就气喘吁吁,长舒一声就也
射出阳精,香云则无动于衷,任凭父子二人阳精在自己肚子里混合。
  待到甄岳心满意足的穿上衣服,对香云吩咐,让她收拾一下,之后变踱步而
走,不再理会香云。
  感觉到甄岳走远,香云立刻拿起桌边的坛子,心里默念佛母菩萨法号,不多
时,暗淡的红雾从香云体内流出,抽出坛子里的灰烬,以后金光一闪,灰烬凭空
消失不见。
  香云松口气,心思沉定,脑海里想着那片经文,终于,那片经文浮现,正文
也不再是一片模糊,而是清晰可见,字字珠玑。
  看着看着,香云突然留下泪来,以后又哈哈大小几声,也不收拾,沉浸脑海
中,修炼死仙法来。
  金陵香坛,荣夫人微笑着睁开眼,又叹了口气,菩萨还真是疼爱这位殿下,
为殿下办事的竟用根本经文来回报。
  荣夫人摇了摇头,起身来,准备去参加拍卖,毕竟是殿下的拍卖会,自己还
是稳妥点的好。
上一篇:【剑网3之乱世女神篇】(08)
下一篇:【五女神境界】(01-03)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