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剑网3之乱世女神篇】(08)

               第八章堕仙
  丛林中,不断传出噼噼啪啪、哦哦啊啊的奇异声响,已经持续了三天。
  调教在不断进行着。
  四名红衣圣女围住「苏曼莎」。在红衣教这些年,经过阿萨辛亲自指导,她
们每一个都成为了调教女人的大师。这三天来,她们早已把这女人身上所有的敏
感点全部摸的一清二楚,现在她们用手指抵住「苏曼莎」的各个敏感穴位,不断
输入内力,刺激着她的神经。
  「苏曼莎」再一次被蹂躏到失神,她双目茫然,身体扭曲成奇怪的姿势,不
停的抽搐蠕动,不一会儿就达到一次猛烈高潮。在红衣圣女们的夹攻下,这高潮
要比平时强上数倍,以至于前两天「苏曼莎」喷的太多,这会儿已经无水可喷,
只能一次又一次张开穴口「干高潮」。
  「苏曼莎」的样子实在太过刺激淫荡了,四个圣女都感觉口干舌燥,身上香
汗淋漓,甚至下身都在汩汩的出水。她们索性把身上衣服全都脱掉,露出丰乳翘
臀,光着身子和「苏曼莎」继续淫戏。
  一旁,红衣教主阿萨辛正斜躺在一张华美的地毯上,陷入沉思。他一条腿正
搁在圣女安雨光滑的脊背上,安雨正趴在阿萨辛双腿之间,小嘴含着他的肉棒慢
慢咀嚼,一脸陶醉。
  但是阿萨辛却皱着眉头,并不高兴。
  忽然,有个声音从头顶响起:「阿萨辛教主竟然也会遇到难题吗?」
  竟然有人来到这么近的地方,还没被发觉!五位圣女惊的一起跳了起来,摆
出迎敌的架势。
  阿萨辛却不慌不忙,连头也不抬,冷冷说道:「伊玛目!你这家伙不去假装
九天,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伊玛目走到阿萨辛面前,哈哈笑道:「我一直躲在幕后观看天下大势,如今
天下大乱,我该出山做大事业了。」
  「哦?你想怎么样?」
  「我要跟安禄山结盟。」
  阿萨辛发出嘲讽的笑声:「伊玛目,你这么野心勃勃的人,会甘愿去当安禄
山的走狗吗?」
  伊玛目摇头说:「不不不,投靠安禄山只是计划的一部分,我是下棋的人,
安禄山也只是我的棋子而已。」
  「哼哼,那你就去好了。不过你来找我干什么?想让我也变成你的棋子吗?」
  「不不不。阿萨辛教主,我们彼此知根知底,我只是想邀请你一起成为下棋
的人。」
  「哈哈哈,我为何要听命于你?」
  伊玛目狡猾的说:「这不是听命于我。我还会不了解吗?阿萨辛你的野心比
我更大。我看其实你早就有了安排,这次来截杨贵妃,就是你的计划吧?你最擅
长控制人的心神,我料想你是想把杨贵妃变成你的忠实奴仆,然后把她安插到安
禄山身边,成为你的耳目。」
  阿萨辛哈哈大笑道:「伊玛目,你真是聪明,不愧是和我、陆危楼齐名的三
大长老之一。不过可惜我们都中计了,杨贵妃并不在这里。」
  伊玛目说:「于是你改变了计划,抓住了安禄山的心腹苏曼莎,想要控制他?」
  「对,但是我发现了一个难题。」阿萨辛指着「苏曼莎」说,「这个女人很
奇特,她的肉体早已臣服于我,但是她的精神却始终不肯屈服。你看,每当她发
情堕落的时候,她就会封闭自己的意识,让身体尽情享受,而当她醒来之后,精
神仍然不受控制。」
  伊玛目看着地上仍在不停抽搐的绝美肉体,不禁咽了一下口水。
  他说:「这也不奇怪。苏曼莎本就号称天下第一淫魔女,不知被多少男人干
过,什么手段没见过?她肯定有些办法来自保。」
  阿萨辛冷笑道:「连你也没有办法吗?」
  「谁说的?我当然有办法。」伊玛目说,「我最近练成了一种绝世奇药物,
名叫『堕圣』,就是说哪怕是一个圣人,种了我这药也会堕落。因为这不是一种
作用于身体的药物,而是一种作用于神智的迷药。嘿嘿,我要用这种药来对付一
个极厉害的家伙。」
  「哦?」阿萨辛目光闪动,说:「那何不拿出来,在苏曼莎身上试试?」
  伊玛目说:「不是我不愿意,但是有个大问题。」
  「什么问题?」
  「我在她身上下了药之后,为了让药效起作用,就必须马上对她进行催淫。
  可是这药太过厉害,和她接触的人也会中毒,要等药效彻底发挥之后才能触
碰她。
  可是我们谁愿意以身试毒呢?「
  他们都沉默了。
  这时候,忽然又有个声音从后面响起:「这有何难,交给老夫就行。」
  伊玛目和阿萨辛回头,看到一个紫衣的蒙面人向他们走来。
  「这人是谁?」阿萨辛皱皱眉。
  伊玛目却笑起来,说:「原来是无名大人,你怎么也来了?」
  这人,是九天中最神秘的首领,代号无名,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但是
他却知道世间的一切事情。
  无名回答说:「老夫也是来找杨贵妃的,可是却遇到了你们。」
  阿萨辛说:「哦?你也要投靠安禄山吗?」
  戴着面具的无名看不出表情,他说:「我的目的,和你们一样。」
  三位枭雄心领神会,都哈哈大笑起来。
  「刚才无名大人说,有什么办法可以不碰到苏曼莎,就和她淫交?」
  无名说:「用我最擅长的傀儡之术。」
  说着,无名十指一拨,树林中咔嚓咔嚓走出六个形状诡异狰狞的木偶人。每
个木偶人都有六条木胳膊,每个手掌都有六根手指,看着极为恐怖。原来,无名
的十根手指上每根都有3条细线与木偶人相连,他轻轻拨动手指,木偶人就会灵
活运动。
  「这就是我的武器——六道傀儡。」无名得意的说。
  「太好了,那我们就开始吧。」伊玛目戴上手套,小心翼翼从怀中取出一个
密封的盒子,打开之后,里面有个圆圆的珠子。
  「请无名大人,把这颗珠子送进苏曼莎的子宫,然后捏碎,药物就散到她身
体里了。接下来两个时辰内,让她不断高潮,彻底吸收『堕圣』。」
  无名一点头,手指一拨,一个傀儡咔嚓咔嚓走上前,伸出六指,捏住圆珠。
  傀儡另一只手撑开「苏曼莎」的幽门,捏着圆珠的手竟塞了进去。
  机械手在「苏曼莎」的阴道内缓缓推进,但是穴肉裹的很紧,推进越来越慢,
最后卡住不动了。
  「到口上了。」无名又一动手指,另一个傀儡上前,双手长出两根尖刺,向
「苏曼莎」腰间两处穴位刺了下去。
  「噫————」昏迷中的「苏曼莎」忽然尖叫起来,双腿大开,穴口也猛然
扩张。那傀儡的机械臂往里一突,插进了子宫里。「苏曼莎」的肚子都鼓了起来。
  「噫——噫——噫——」「苏曼莎」吐着舌头,迷乱的大叫着。一只粗长的
木手伸进了身体里,显然是种难忍的痛苦。
  无名手指微微一动,傀儡的六指一捏,在场的人都听到一声轻轻的啪,圆珠
在子宫里碎裂了。
  伊玛目说声「退。」所有人立即退到十尺开外。
  而无名双手一扬,六个傀儡全部上前,将「苏曼莎」抬起来团团包住。
  傀儡「天」,一只手盖住「苏曼莎」头顶,一只手塞进了她的嘴里,六根手
指肆意玩弄她的舌头。另外两只手,竟然伸出一根手指伸进了耳孔里。还有两只
手,在挠她的胳肢窝。
  傀儡「地」,两支机械手紧紧掐住乳球,手心两根尖针探出,从「苏曼莎」
  乳孔刺了进去。另外两只手玩弄她的腹部,还有两只手玩弄她的背部。
  傀儡「人」,四只手快速敲击「苏曼莎」的浑圆双臀,打的臀肉乱晃。还有
两只手揉捏她的腰部。
  傀儡「饿鬼」,三只手抓住左臂,三只手抓住左腿。
  傀儡「修罗」,三只手抓住右臂,三只手抓住右腿。这两只傀儡不断把「苏
曼莎」变成各种各样的姿势。
  傀儡「畜生」,一条手臂还留在「苏曼莎」的子宫里,没有抽出来,反而来
回震动起来。另外一条手臂,分开了菊门,让另一条手臂伸进后庭里去。
  六个傀儡,三十六条机械臂,占领了于睿的全身。身体悬在半空,时而头朝
上,时而头朝下,从体外到体内,每一个部位都在被玩弄着,甚至,在子宫里、
直肠里的手臂,还在不断用六个手指刮挠她的肉壁。
  即便是久经修炼的苏曼莎的身体,也在顷刻间崩溃了。
  不止是苏曼莎,在一旁观看着的红衣圣女们也受不了这样的视觉刺激,纷纷
倒地大泄,竟是用眼看就看到了高潮。
  同时,伊玛目的「堕圣」开始侵入于睿的心神。
           ************
  无梦的梦境。于睿一直在一座小黑屋里沉睡。外面发生的一切都和她无关。
  但是忽然,她感到焦躁,怎么也睡不着了,从沉睡中苏醒。
  怎么回事?外面在发生着什么。
  小黑屋外面四面八方,都传来令人喷血的淫叫声。
  于睿仔细倾听,忽然发现,虽然似乎有几十个女人在浪叫,但是声音却全是
一模一样的。
  「这是谁在叫?」于睿不禁自言自语。但是她突然一震。
  那些声音,都和她自己的声音一模一样。
  「不不,别叫了……停下……」于睿感到惊慌了,她捂住耳朵,但是周围的
声音反而更响了。
  打开窗,看看你自己。
  有个声音在耳边低语。
  不,不能打开窗,我就在这里。
  这里的不是你,只是你的幻想。外面的才是真的你。出去吧,看看你正在经
历什么。
  不,那些都只是心魔,我才是真实的。
  那么你是谁?
  我是修道之人,纯洁庄严,无欲无求,江湖上所有人都敬重的清虚子于睿。
  啊哈哈哈,那只是你在别人面前的样子,我知道你的一切。回想发生在你身
上的现实吧。
  于睿周围突然变成了冰天雪地。河流变成凝固的冰川,无边无际的山林被大
雪覆盖,冰原千里无人迹。
  但是,远处有一个衣衫褴褛女人正在跑来,速度极快!
  于睿脸色变了,她记得这个场景,这是数年前的昆仑山中。那个奔跑的女人
就是她自己。
  美丽的女神双目迷离,面颊酡红,小嘴张着不停发出尖叫,好像一只深夜发
春的小猫。
  她双手狂乱的撕扯着自己的衣裙,没多久,那身洁白的道袍就被撕成了一缕
缕碎布,如雪一般白皙的肌肤现在全身都现出妖艳的红色,好像雪地中一块炽热
的火炭。已经胀到如西瓜一样硕大的双乳在空中飞旋狂舞。
  突然,狂奔乱叫的于睿声音一滞,全身剧烈痉挛,扑通一下倒在雪地上,下
体飙出一道喷泉。她的阴巢竟自动潮喷了!
  身上的艳红稍稍减退,她喘息了几下,周围的雪被灼热的身体融化。
  忽然,于睿身体一颤,又尖叫一声,跳了起来继续向前狂奔。
  转眼,于睿已经翻过了两座雪山,她又哀鸣一声,滚到雪地里,分开自己的
双腿,朝天大叫着:「谁都好,来操我,来操我吧!哪个洞都可以,每个洞都塞
满吧!」她疯狂的抓起地上的雪,塞进自己的小穴,又撅起屁股,把雪往菊门里
填。
  但是毫无用处,不一会儿,可怜的女神开始满地打滚,融化的雪水和着淫汁
再次喷射,口水、泪水甚至奶水都一起流了出来。
  「啊——啊——啊——啊——啊……」冰天雪地中的女神已经彻底崩溃。
  那是几年前,于睿被天一教的巫师偷偷下了无敌的淫蛊——天地崩坏失神蛊。
  蛊虫钻进她的阴道、肛门、尿道、乳孔肉内,吸食着汁液终于成熟。当天地
崩坏失神蛊发作的时候,于睿正在昆仑山中拼命寻找「昆仑寒玉」。结果她变成
了不停高潮的母兽。
  幸运的是当时没有其他人在,否则任何一个男人都可以让她敞开全身,变成
人尽可操的肉畜……
  于睿惊到玉容失色。这个声音真的知道只有她才知道的最隐私的秘密!那段
黑暗的日子是她最不愿意想起的。这些年来她几乎都已经忘记了。
  不,这不是我,这是淫蛊的作用。现在我有了昆仑寒玉,淫蛊已经不会发作
了。
  昆仑寒玉只会压制你身体上的欲念,但是却无法作用于心灵。只要你的心出
现空隙,抵抗就会土崩瓦解。可是,你的心真的是无欲纯洁的吗?不,我了解你,
你的内心很贪婪,所以你才会对一切都好奇,包括性欲。
  场景突然变化。于睿出现在一间富丽堂皇的大屋内。屋里有一排排的书架,
在屋子的角落一张茶几后面,有个小丫头正蜷缩在角落里看书。
  于睿记得,这个小丫头就是小时候的自己。皇帝李隆基很宠爱她,特许她自
由出入御书房读书。那天,十岁的她正在偷偷看一本《隋炀帝艳史》。
  「一时欲火浇难灭,千载淫风吹不休……」年幼的她虽然已经玲珑聪明,但
对男女性事全然不解,想了半天也是似懂非懂。
  这时,书房的门忽然响了一下,有人走了进来。
  小于睿心想,现在皇上正在梨园看歌舞,这会儿进来的多半应该是太监,无
需理会。
  但是,突然外面响起一声巨响,什么东西摔在了书桌上,还有一个女子的惊
叫声。
  小于睿连忙从书架的缝隙往外看去,大吃一惊。
  来的竟然是皇帝李隆基!他还带来了一个女人。刚才他是抱着这个女人进屋
的,然后把女人丢在了书桌上。
  那女人穿着一身红色的性感舞衣,露出玉臂、秀腿、纤腰,美貌不可方物。
  她竟然是名动天下的剑舞公孙大娘!
  只见李隆基急不可耐的扒掉自己的龙袍,然后去扯公孙大娘身上的小衣。
  啊,他们要做男女之事了!
  小于睿脸一红,公孙大娘不是皇上的妃子,皇上怎么能将她……而且还是在
书房里……
  她想到了书中的隋炀帝。隋炀帝淫乱宫廷,最终亡国。看起来,皇上和隋炀
帝做的事好像差不多,他也会成为亡国之君吗?
  转眼,公孙大娘的衣物已被全部扯掉,露出修长的玉体。
  公孙大娘比李隆基还要大几岁,现在已经四十多岁。但是岁月没有在她肉体
上留下痕迹。常年跳舞、练武的身躯美妙矫健,凹凸有致,难怪会令皇上发狂。
  李隆基伸出舌头,舔弄着公孙大娘的乳珠,说道:「大娘,早在朕还没登基
之前,就已经对大娘日思夜想了。你那舞蹈的样子太美、太诱人了,朕每次看你
舞蹈,下面都是硬邦邦的。」
  公孙大娘却没有回答,而是说:「今天皇上如愿之后,请勿忘了先前的承诺。」
  李隆基道:「君无戏言,朕绝不食言。」
  公孙大娘又说:「皇上可敢立誓?」
  李隆基笑道:「有何不敢?我李隆基发誓,从今得到公孙大娘以后,绝不再
动七秀坊任一弟子。」
  李隆基把公孙大娘一条美腿往上掰,一直掰到了头顶:「哦,这身子真是太
柔软了。」
  公孙大娘在轻轻喘息:「如果违背誓言呢?」
  李隆基又把公孙大娘另一条腿也往上掰,直到两条腿在公孙大娘头上方并拢。
  这种高难度的动作简直匪夷所思,但公孙大娘做的毫不费力。李隆基扯出一
条腰带,把公孙大娘两个足踝系在一起。公孙大娘下体再无任何阻挡之物,漂亮
的耻丘高高隆起。
  李隆基俯身在她耳边说:「如有违背,就叫我亡国身死。」
  不等公孙大娘回应,李隆基就一举进入了她的身体。公孙大娘只能发出轻轻
的一声「啊……」
  那一天,小于睿没有逃走,她大脑一片空白,痴痴的看着李隆基变着花样一
遍遍玩弄公孙大娘的身体。她做梦都想不出,一个女人可以被折叠出这么多种神
奇的姿势。而更神奇的是公孙大娘不但没被玩坏,反而乐在其中。
  就在那天夜里,小于睿来了初潮。
  后来于睿得知了一个秘密:公孙大娘其实有两个人!她们是双胞胎姐妹,长
的一模一样。她一直在想,那天那个到底是大娘公孙幽,还是二娘公孙盈?
  那个声音又响起:这是你见到的第一场淫戏,从此唤醒了你内心的淫根。
  于睿在发呆,她的上衣不知不觉落下,肩膀上露出两个字:骚动
  场景又一变。这里是在长江边上。
  一群匪徒在群殴一个可怜的男子。还是少女的于睿看不下去,将那群大汉轻
松打跑。
  那个男子名叫宫傲,丑陋又猥琐。但是他第一眼看到于睿,立即把她当成了
天神。
  于睿对这个其貌不扬的男人不屑一顾,但内心却对这样的崇拜十分得意。她
治好了宫傲的伤。
  但宫傲身上太脏了,弄的于睿身上也臭烘烘的。少女急忙来到无人的江边,
脱下身上衣服,像条鱼一样跃入水中,开始洗澡。
  但是宫傲却提前苏醒了。他偷偷来到水边,躲在树丛中屏住呼吸,痴迷的看
着少女于睿完美的裸体在水中起伏。
  短短一炷香的时间,宫傲忍不住在裤裆里射了三发,把裤子全湿透了。第三
发射的尤其猛烈,以至于宫傲在高潮中晕了过去。
  其实,于睿早已发觉了旁边有人在偷看。可是她该怎么办呢?大叫起来让大
家都难堪吗?于是她故作不知,在他眼皮底下慢慢把澡洗完。甚至,于睿心里还
有点莫名的兴奋。尤其是被宫傲这种最卑贱、最丑陋的人偷窥,兴奋感尤其强烈。
  当宫傲醒来时,于睿已经消失无踪。但是在他内心,这个女神的身体是不可
能再消失了。
  声音再次响起:看到了吗?你这么聪明,完全有很多办法可以阻止他偷看,
但是你没有去做。这就是江湖中人心中的女神,竟然在一个猥琐的男人面前玩暴
露。你是在可怜他吗?还是自己淫荡呢?
  于睿继续失神中,她的衣服滑到了腰际,腰上也有两个字:放纵。
  场景再一次改变。这里是荒无人烟的沙漠中一个小小的绿洲。绿洲里搭着一
个小帐篷,于睿就在这里休息。
  她刚刚从沙漠里救出一个将死的人。这个男人的皮肤是诡异的白色,雪白的
长发,长相和汉人很不一样,身上都是血迹。
  于睿把他救活了,但是这个男人一直在昏睡。
  这男人的身材真的非常健硕,一身的肌肉仿佛发光的石头。他身上没有任何
衣物,似乎从来不穿衣服似的。
  这几天,于睿细心的喂他喝药,还帮他擦拭身体。
  他身上有一个地方太突出了,眼睛根本无法避开,那就是他身下的大肉棒。
  于睿帮他擦拭的时候,那根狰狞巨物就会突然挺起,吓她一跳。
  和这根大肉棒朝夕相处,于睿心里一直嘭嘭乱跳。
  这就是男人的那个……
  这么大……
  好热……
  沙漠的白天太热了,于睿犹豫很久,想着这男子反正短时间醒不过来,于是
干脆脱掉外衣,只穿一件小小的内衫和赤裸的男人待在一起,这更让她心乱。
  到了夜里沙漠又非常寒冷。这男人赤着身子,在睡梦中瑟瑟发抖。绿洲里没
有多少木柴可以生火,都要留着烧吃的用。于是于睿只好和身抱住那男子,用内
力给他保暖,一夜、两夜……
  那天夜里,男人的肉棒挺起了,像杆枪一样戳于睿的肚子。
  于睿放开男人,羞红了脸盯着那肉棒好久,忍不住伸出双手,轻轻握住那肉
棒,上下捏弄。
  肉棒变的越来越大、越来越热、越来越红了,硕大的龟头顶开包皮,像蜕皮
的蛇一样钻出来。这些都是于睿书上看到过的,但是第一次亲身经历。
  于睿感到自己呼吸有些急促,身上发汗不说,甚至双腿之间开始有些湿润了。
  她想这里可不好洗衣服,连忙将自己的小内裤脱下来放在床边。
  卡卢比的肉棒成了一个爱不释手的玩具,于睿紧盯着肉棒,双手动作越来越
快。
  终于,肉棒膨胀到了极限,突然熟睡中的卡卢比哼了一声,那肉棒开始扑扑
发射。于睿措手不及,被一股激流射满了一脸,差点尖叫起来。
  她逃走了,生怕卡卢比现在醒来,看到她的丑样。
  后来她想起,她的内裤留在了那里……
  她再也不敢见到卡卢比。怕他有一天开口说:我记得,你就是那个淫荡的女
人。
  于睿已经完全迷茫。这个声音到底是谁,为什么对她的一切都知道的那么清
楚?
  我就是你的内心,是你的真实。我的名字就在你的胸前。
  于睿不由自主的撕掉自己的褥衣,露出滚圆的双乳。但是黑屋里什么都看不
见。
  于睿伸手,推开了黑屋的门,阳光照在她的身上,乳房上写着两个字:堕落。
  屋外,有一大片白花花的肉体。每一个女人都是于睿,她们每个人身上都刻
着那几个字:骚动、放纵、堕落。
  她们每个人都吐着舌头欢叫着,正在接受男人的奸淫,每个人的姿势都不一
样。
  那些男人,都是于睿认识的男人,有正道人士,有反派敌人,他们都放下了
恩怨争斗,大笑着猛干自己的于睿。
  我任人淫,天下太平。
  于睿好像明白了。
  一个赤裸的英俊白发男人从后面抱住了她。
  「卡卢比……」
  又一个丑陋的男人站在她面前。
  「宫傲……」
  「来吧,接受我们,一起快乐吧。」两个男人一前一后夹住了她,两根雄伟
的肉棒同时占有了她,在她肚子里握手。
  啊!就是这感觉,太舒服了,太爽了!!
  于睿忘我的放声淫叫起来……宫傲和卡卢比一次又一次送她攀上灵肉的巅峰,
然后,是在场的所有男人,一个接着一个……
           ************
  他们早已来到长安城外,却不急着进城。
  一间小屋内,如痴如醉、销魂蚀骨的娇吟连绵不绝。
  性感火辣的魔女「苏曼莎」,正跪在床上,她的菊眼里,阿萨辛长长的阳具
正快速的进出着。
  「苏曼莎」双手也不闲着,在胯下不断抽动。原来,她双手握着一根假阳具,
正奋力的往后捅着阿萨辛的肉穴。
  阿萨辛实在强大,一轮又一轮的攻势之后,他一次未泄,而「苏曼莎」却丢
了好几回。现在「苏曼莎」已经被干到翻了白眼,只能凭已经调教成的习惯性继
续抽动假阳具。
  「啊!啊!啊啊!!」「苏曼莎」尖叫起来,挺起下身又是一次大泄。
  阿萨辛满意的搂住神智不清的「苏曼莎」,用手托起她的大奶子,头枕在她
的肩膀上。「苏曼莎」的乳房是如此之大,阿萨辛竟轻易从肩膀上含住了乳头,
吸吮高潮时分泌出的乳汁。
  「真是甜美。」阿萨辛十分满意,在「苏曼莎」耳边轻问:「苏曼莎,告诉
我,现在你是我的什么人?」
  「苏曼莎」美目微睁,叫人难以相信,这个嗜血又放荡的魔女,竟然也会变
的如此酥软娇羞。
  他们并不知道,这个酥软娇羞的美人,其实是于睿仙子。
  于睿轻启微唇,用柔媚的声音答道:「我是阿萨辛圣教主忠实的奴仆,愿为
红衣教献出我的身体和生命。」
  阿萨辛满意的说:「很好,现在你可以去休息了。」
  于睿慢慢穿上衣服,向阿萨辛下跪行礼之后,走出了房门,不一会儿,来到
另一间屋子。
  刚穿上的衣服立即又被脱了个光。干这事的人是伊玛目。
  伊玛目抚摸着于睿依然湿漉漉的下体,淫邪的笑着:「怎么样?阿萨辛起疑
了没?」
  于睿一边贪婪的亲吻伊玛目,一边回答:「没有。」
  伊玛目得意的大笑道:「哈哈,好极了。阿萨辛我太了解了,他虽然厉害,
却有一个弱点,那就是太自恋,太自以为是了。哼哼,堕圣的药是我下的,苏曼
莎当然是听命于我啦哈哈哈。」
  于睿又答道:「是,我一切都听从主人的吩咐。」
  伊玛目邪笑道:「那你应该知道现在该干什么了吧?」
  于睿露出喜悦的眼神,好像她一直在等这句话一样。她立即坐到床上,分开
双腿,主动用手指拨开自己的阴唇,美妙的洞口对着伊玛目轻轻摇晃。
  淫浪的呻吟再度响起,仿佛永远不会疲倦……
  仙子已经堕落成魔女。于睿和这个淫荡的身体彻底融为一体,体内有无止境
的欲火不断燃烧。她已经抛弃了一切道德,认定自己就是一个淫荡到不可救药的
女人,无时无刻不期待男人的进入……
  第三间屋内。
  这是隐元会之主无名的屋子,阿萨辛走了进来。
  无名正在拨弄他的木偶傀儡。他问:「你们波斯两大长老在捉什么迷藏?」
  阿萨辛哈哈笑道:「伊玛目总是爱玩弄小聪明,他以为是他给苏曼莎下的药,
苏曼莎就只会听命于他。殊不知,虽然下药的是他,但当时进行调教的却是无名
大人你,所以,其实苏曼莎现在真正是你的人。」
  无名的面具背后发出两声笑,说:「阿萨辛大人聪明,不愧是当世枭雄。那
么,教主来我这里是想干什么呢?」
  「当然是为了结盟。苏曼莎获得的情报,你我可以共享。」
  「奇怪,你和伊玛目当初都是波斯拜火教的长老,你们为什么不结盟,反而
来找我这个中原人?」
  阿萨辛忽然换了一种眼神,那是极具诱惑的眼神,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都会
被这妩媚的眼神征服。然后,他的声音也变了,变成了一个动听的女人的声音:
「无名大人擅长机关傀儡术,正好我也非常感兴趣,所以我们算意气相投。那天
你调教苏曼莎的那套傀儡,真是让人叹为观止啊。」
  无名思索了一会儿,忽然捏住了阿萨辛尖尖的圆润的下巴,说:「好像阿萨
辛大人也想亲身体验一下?」
  阿萨辛突然脱掉了自己的长袍,露出赤裸的全身。「如果无名大人也想要试
试的话。」
  无名冷笑说:「你们红衣教真是假话连篇。你说红衣教圣女都是纯洁的女子,
可她们早就被你操成烂货了。连阿萨辛教主你,都是这样一个骚货。」
  阿萨辛却笑道:「不是的。圣女要保持纯洁,是因为她们只能将贞操献给神
灵,而我阿萨辛,就是阿里曼大神的使者,所以她们当然可以献身给我。而我又
遵从神灵的旨意,向众生散布神的仁爱,所以要饲身于恶魔啊。」
  无名说:「你在嘲讽我是恶魔?」
  「不是嘲讽,你本来就是个恶魔。」
  无名盯着阿萨辛的身体,好一会儿才说:「阿萨辛大人的身体也是令人叹为
观止。」
  阿萨辛笑道:「是因为古怪吗?」
  无名摇头说:「不,是因为美。」
  六具傀儡咔嚓一声全部立起,好像是勃起了一样,将阿萨辛架了起来。
  他突然冒出一种暴虐的冲动,想要狠狠蹂躏这个妖艳又高傲的既是男人又是
女人的人。
  阿萨辛毫不惊慌,他迷人的微笑着,给了无名的面具一个轻吻,然后下一秒
全身所有的孔道都被占满……
  长安城外的淫乱一天天上演,他们似乎一点都不着急。因为他们知道,安禄
山现在正忙着呢。他的鸡巴正在另一个绝世美人身上,根本顾不到苏曼莎。
  (待续……)
上一篇:武侠古典
下一篇:【主宰盛世】(12)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