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朱西系列:朱锦春之初恋篇与热恋篇】

                初恋篇
  那年是圣诞节,我孤单地渡过这一夜,不想出街,怕看见一双双甜蜜的情侣。
  有甚麽感觉比孤单更可怕?
  彷彿整个世界都失去色彩,为此,我差点走上歧路——男色。
  我是男生,一个不怎麽抢眼的男生,平平凡凡的一个人,不聪明,不有钱,
不英俊,这三不恐怕就是我结识不到女生的致命伤吧。
  然而,或许真正的原因是我眼角太高了,总觉得那些庸姿俗粉配不上我,这
才是硬伤。
  谁不爱美呢?
  可是究竟我想找一个怎样的女朋友?正如我哥哥说:「不如给个港姐你啦。」
  也许,我根本不会爱上任何人,我爱的是我自己,对,我想有一个如我自己
般对我了解得非常透彻的女朋友。
  完美的女友。
  也许,我适合做和尚,远离繁华的都市,在深山中隐居,直到某一天,有人
来三顾草籚……
  天方夜谭!
  我在闹彆扭吧,既然得不到最好,那麽最差也不要了!
  孤芳自赏!
  天啊,我的性格怎麽会这麽糟糕,我了解,我明白,尘世间的男女之爱,只
不过是互慕美丽的皮囊,有谁会真正爱一个人呢?
  唯有同病相怜,才走在一起,互舔伤口,彼此慰藉……
  我不想这样,我想走出困局,谁来拯救我?
  太乏味了,我想谈一场惊天动地的恋爱,我想得到全世界的祝福。
  做梦!
  我已经不纯洁了,我是淫魔,我是色胚,我是贱人!
  我就贱给你们看!
  某一天,我拣选了一位我认为是全香港最丑的肥婆,他很有钱,除了钱,他
甚麽都没有,不,她还有一样值得我投资在她身上的东西——处女。
  我们怎样相识、相知、相恋,这不重要,我不想浪费笔墨,我和她根本没有
甚麽纯洁的爱存在,我爱她的钱,她爱的也只不过是我的一道幻影,对,她喜欢
幻想,喜欢写小说,她偷偷告诉我,她的网名叫——冰琴。
  哇靠!多麽大的差距!太不现实了!
  某一晚,我与她共进晚餐,钱当然是她付,我尽了我最大的心血、精神和心
灵去满足她的幻想,然后在她最难忘的海边,我夺去了她的初吻。
  我干!那猪唇多麽的厚,简直如「一孖润肠」贴在脸上,她还要伸出那条猪
舌……
  她第一次问我:「你是处男吗?」
  我对她说:「是,我是处男。」我思考一会,怪害羞地问她:「那妳是处女
吗?」
  她用她那「姣到出汁」的声线告诉我:「耶……人家当然是处女啦,还用问
……」
  好,我信妳!我就姑且和妳上床。
  「到我家吧。」我终于说出口。
  她先是装纯地埋首在我的怀中,然后娇声说:「好吧。」
  ……
  这夜月暗星稀,我就知道诸事不宜,但是我还是抵受不住钱的……不,是处
女的诱惑。
  我两躲在房间中,脱去碍事的衣服,赤裸相对,我当然不准她开灯,为免我
大呕特呕,我交足淫戏,先是抚摸她那「傲人」的「巨乳」,用心地亵渎她的花
蕾,慢慢地,两颗红豆硬了,吃得我满口是「油」……
  不行,我不能这麽快给她,我当然要尝尝她的口技。
  我背靠床头,她在我胯间奔驰,用她那稚嫩的口技,为我的老二服务,不得
不说,虽然她的技巧十分生涩,但她的真诚绝对拿满分!
  她轻轻吸吮,然后「卜」一声吐出来,向我抛了个媚眼,我顿时在黑暗而中
彷彿看见了猪八戒的淫相……
  她开始吃我的蛋蛋,那种吸力,哗!简直是比老太婆出色太多了,她有的是
青春,有的是肥肉……
  好了,玩够了,妳他妈的不用再含了!
  我揪着她的头髮,搧了她两巴,厉声问:「想不想主人操妳?」
  她可怜巴巴地说:「想,请主人干烂我。」
  「想就趴着,翘起妳的贱穴,自挖三千下,不准高潮,让我临幸妳!」
  「是,主人。」她那杀死人不偿命的笑容,好像想把我反强姦一样,我心想:
「这样玩也不过瘾,我要更变态!」
  蜡!我要蜡烛!
  我立即出街买,该死的杂货舖关门了,我唯有打计程车入元朗买……
  三个小时后……
  我甫踏进门,就听见一把杀猪般的叫声:「主人……大力点……噢嗯嗯…
…贱奴要丢了……」
  丢妳个大头鬼!我还没插妳呢!
  我立即冲入房,狠狠地打了她三千下屁股……然后滴蜡……
  这头猪终于服软了,她感激涕零,不知所云。
  好了,肉戏写得也差不多,该正场了……
  漆黑之中,猪西也变貂蝉,我发挥我的小宇宙力量,也就是幻想力,爱因烂
坦也说过,幻想力可以将不可能变成可能,问你怕了吗?
  抱歉,我知道我错了,真的插进去,恐怕我的小鸡鸡会腐烂掉,请容我省略
一万字……
  我用尽最后一滴精力,把我的子子孙孙灌进她的贱穴中。
  事后,我终于收服了猪八戒,我替她改名为朱锦春,简称朱西,是我一生中
第一头母猪!
  我的初恋就是如此失去了……
  之后就是地狱式调教……我找来一百个壮男,用她的钱找数,让他们蒙着眼
干她一年,我则把调教过程拍下来,供自己欣赏。
  起初,她激烈反抗,最后,一百个壮男激烈反抗……
  她成功百人斩,是我最杰出的女奴之一,有谁想看她堕落的过程,请私聊冰
琴……
  或许她会免费给你们干一次呢。
  甚麽?我介不介意?君不见我已经破费请一百个壮男来调教她麽?这还不够
诚意?
  这故事还没完,她的下场是怎样?
  请密切留意冰琴的最新诚意之作——《朱西的淫史》。
  好了,字数也差不多,请继续收看我的朱西系列……谢幕!多谢捧场!
----------------------------------------------------
                热恋篇
  我和朱锦春谈恋爱已有三个月,这三个月来我对她的肉体……玩厌了。
  但我秉承着周星驰的格言「食得唔好晒(即食得勿浪费的意思)」的真理,
把朱锦春调教为供男人淫辱的肉便器。
  调教过程太过非人道,所以我不打算公开,各位读者品嚐调教成果就好了。
  慢慢地,我也在网络发表小说,我的网名有很多,剑尘、蓝羽臣、星辉月华、
刹华、圣风……数之不尽,三个月内我在春野疯人院成为零点击、零回复的杰出
冷门作家,我把我和朱锦春的初恋蜜事写在小说中,结果反应一如预期般冷淡
……
  没差,反正我不是为写而写的,我是为羞辱朱西而写的,我要将她淫贱的一
面公诸于世,广诸同好,我相信,终有一天会有人懂得欣赏我的朱西系列。
  君不见所有古时名着佳作都是那作者死后才被人封为圣吗?
  恐怕后世会把我封为贱圣吧。
  我和朱西之间没有爱,只有无尽的肉慾,我爱她的淫贱、淫态、淫性,当然
还有我最喜欢的「巨乳」。
  现在,我将朱西用绳子绑起,扎成一隻糉子般。这裡是一间地下室,灯光昏
暗,朱西被吊起来,那满满的肥肉挤得变形,给人一种油腻的感觉。
  她身后站着一位壮汉,或许光看样子不会知道他是谁,只要我说出其名号,
任何人也会明白。
  他叫微微。
  微微是他的网名之一,真实的名有个嗔字,大家用脑袋想想吧。
  姑且叫他微微嗔。
  我是在网上认识微微嗔的,想不到他对重口也有兴趣,果然人不可以貌相。
  他拿着皮鞭,狠狠地将他那兽性的慾望发洩于朱西身上,一字记之曰:「狠。」
  朱西口被塞住一个堵嘴器,淫贱的银液自堵嘴器的孔中流出,她的双眼也蒙
住,脸上的肥肉不停抽动,表现出她亢奋的心情。
  连抽数十下,微微嗔也心情激动,大口大口喘着气,张口吐了一声:「贱人!」
  接着脱下裤子,掏出他那精干的阳物,插进朱西的肥屄中。
  「呜……呜呜……嗯嗯……」朱西发出可怜的低呜之声,像是申诉着她那淫
贱不能移的体质是多麽渴望男人。
  无尽的慾望,在一片淫靡的呼吸声中结束。
  我拿着摄影机,把刚才的一切拍下,当然,微微嗔的样子是保密的。
  微微嗔满足地对我说:「你调教的淫奴果然好玩,那奴性和淫性互相融合,
却保留着她的人性,太棒了。」
  正如姣婆遇着知粉客,朱西发出淫荡的欢呼声,虽然她还被堵住嘴。
  「我今天要和朱西逛街,你懂得的。」
  微微嗔心领神会,只说:「好好拍几张照留念,也给我预留一份。」
  「这当然。」
  ……
  香港某区的商店街,我拖着朱西的手,像热恋中的情侣那样行在大街上,路
人投来奇异的目光。
  皆因朱西只穿一件薄如蝉翼的半透明恤衫,那满身的肥肉若隐若现,下身只
穿一件黑色迷你超短裙,比没穿裙子好一点吧。
  我们的目的地是香港动植物公园。
  沿途当然少不免拍照一番,全都是春情荡漾的豔照。
  我已经练成「旁若无人」的境界,把朱西当成一头猪,也就是我的宠物,人
家养狗养猫,我却养猪!
  我心中盘算的百人斩计划,一直都存于我的心中,每次和朱西逛街,我都有
一种想让路人扒光她身上的衣服,然后被人轮姦的慾望。
  快了,这慾望快成功了,现在只有微微嗔看得上她,若果花钱的话,我想大
约不难找到一百头公猪来的。
  但我不得不为我的读者着想啊,试想想两头猪在交媾,有人会看吗?
  或许一百头公猪强姦一头母猪有些瞄头,可是我不能冒险!
  我那些珍贵的读者眼角可高呢,除了满口的肉外,还需要一些开胃菜。
  忽然,朱西含情脉脉地望着我,对我撒娇似的问:「夫君,我应该减肥吗?」
  我立时打了个寒颤,惊疑地问:「怎……怎麽突然说这个?」难道她发现我
不是真心对她?
  她从钱包中取出一张相片给我看,并温柔地道:「这是我以前的照片,看看
吧。」
  我姑且一看……
  「这!是妳妹妹吗?」
  「耶……夫君好坏坏耶……那个明明就是人家来的。」
  难以置信!
  相片中的女孩美得不可用笔墨来形容,美也不足以形容她的娇豔!
  这竟然是她六岁时候的自己……
  我万万想不到小时候的她是这麽可爱的,简直就是貂蝉再世!
  行程有变!
  「朱西!跟我来!」
  「去哪耶?」
  「香港健美美肌中心。」
  「欸?」
  我带朱西来到香港健美美肌中心,然后我被一隻隻大隻西围起来,那满身的
横练筋肉,让我无比兴奋!
  对!就是这裡!
  「麻烦我想报名地狱式健身套餐。」
  「你?」一位金髮的美女筋肉人一脸轻视的对我说。
  「没错!我……旁边的朱西!」
  「甚!甚麽?」朱西大吃一惊。
  「有趣!」金髮美女筋肉人饶有兴趣地打量着朱西,然后一副跃跃欲试的表
情道:「很有潜质的美女,但是我不能就这样让她报名。」
  「为甚麽?」我惊讶地问。
  「报名我这间健美美肌中心的人必须是情侣,而且男方要答应参加《娇妻美
妾任君嚐》的计划。」
  「甚麽?」
  「不要拉倒。」对方一脸没所谓的样子。
  我太过期待朱西的改变了,那满满的肥肉锻炼成雄纠纠的肌肉,那种美感
……干起来应该不错!
  「好!我答应妳!」
  「好极。」
  如此,我和朱西都找到乐子了,由于此篇字数加上初恋篇也差不多,所以接
下来的情节将会稍后发佈。
上一篇:【悠悠风花雪月之——那年夏天篇】
下一篇:【看不见的爱人】【8】纯粹的配种狂欢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