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梦】(8.9)

    第八章母狗奴隶(九)
——羞耻的前餐
——八月十一日 星期四
  和鞠启杰见面的地方是位于汉州市中心的帝国大厦顶层的法式餐馆。冯可依
对帝国大厦并不陌生,这栋地标性建筑是寇盾去汉州的固定下榻地,结婚前,和
寇盾来汉州游玩时,不知在这里度过了多少激情的夜晚。也正因为如此,冯可依
来到充满甜美回忆的帝国大厦后,心中感慨万千,短短几个月,已是物是人非,
等待自己的不是寇盾,换成了鞠启杰,一种淡淡的惆怅和不安飘然从心头升起。
  帝国大厦顶层的法式餐馆没有预约不得入内,冯可依在前台说明来意,通过
确认后,便由一位美丽的女招待指引着,乘坐专用电梯,直赴顶层。
  法式餐馆环境非常优雅,播放着优美的钢琴曲,身着正装的男士和盛装打扮
的女伴有的小声说着什么,有的姿态文雅地进餐,冯可依跟在女招待身后,穿过
弥漫着浪漫情调的公共餐区,向不开放的深处走去。
  通过回形走廊便是贵宾区了,由厚重的茶色不透明玻璃砖直抵天花板,分隔
成一个个不设门的半封闭房间,长条形的餐桌旁是巨大的落地窗,一眼望过去,
汉州璀璨的夜景尽收眼底,颇有一种独占夜空的感觉,是情人幽会的极佳场所。
  「打扰了,先生,您等的客人到了。」女招待用甜美的嗓音唤了一声,然后
恭敬地行礼,请冯可依进去。
  冯可依踏进房间,见鞠启杰背对着门口,站在落地窗前,一边悠闲地吐着烟
圈,一边眺望着窗外美丽的夜景。
  「对不起,您久等了。」冯可依来到鞠启杰身边,忽然感到一阵口干舌燥,
心房紧张得跳动着,情不自禁地佝偻身子,怯生生地说着抱歉的话。
  「哦……可依,你来了,饿了吧!」鞠启杰掐灭抽了一半的香烟,绅士地为
冯可依搬开椅子,请她坐下,然后对女招待点点头,礼貌地说道:「可以了。」
  和鞠启杰面对面地在一起用餐,这是第二次,上一次还是在初识他的东都,
冯可依不由想起了东都淫靡的三天,脸上忽地染上一层红晕,羞耻地低下了头。
  「可依,我有重要的事要去处理,明天就走。」鞠启杰瞧着冯可依忽然羞涩
的动人模样,眼中一亮,随后嘴角一勾,浮出一丝微笑。
  「去哪儿啊?」不知怎的,心中升起一股难舍的离别之情,冯可依低着头,
轻声问道。
  「美国。」
  美国……很遥远的地方啊!和寇盾一样,也是在为事业奔波吧……哪怕和鞠
启杰有了肉体关系,冯可依仍然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只知道他是个拥有私人停
机坪的大富翁,不由心怀惆怅地猜测着。
  时间在沉默中流逝着,冯可依率先打破静寂,低着头,咬住嘴唇问道:「要
去很久吗?」
  「两周左右。」
  「这么久……」想也没想,冯可依脱口而出,随后,一颗心像要跳出来似的
狂跳不止,满脸胀得通红,在心里叫道,羞死人了呀……
  启杰先生是因为很长时间见不到我,才请我吃饭的吧……心里羞答答、甜丝
丝的,冯可依想到吃完饭后鞠启杰不知会怎样玩弄自己,一时间竟兴奋起来,有
种莫名的期待,好想被狠狠凌虐,坠进无法抗拒的受虐快感中。
  瞧着桌子上浪漫的烛光和挂着露水的玫瑰花,冯可依对自己产生了如此下流
的想法而羞惭不已,就在这时,心中忽然升起一阵不安,想起了昨晚被弟弟侵犯
的事,不知被绳索紧缚了一夜的身体,淤痕有没有消掉。
  要是启杰先生发现了,肯定会很生气吧!不要啊……我不想被他训斥,不想
被他讨厌,更不想让他对我产生怀疑,误会我还有别的男人……怎么办啊?做爱
时一定会看到的,都怪俊浩,昨晚那么用力地绑我……
  冯可依暗啐一声,怪责着弟弟,同时又为患得患失的自己感到惊愕,感到丢
脸,轻蔑自己罔顾尊严,可是被花雯芸挑逗得不上不下的身体变得火热无比,酥
痒难耐,极其渴望鞠启杰层出不穷的调教手段。
  「可依,想什么呢?」似乎看出冯可依陷入了苦恼中,鞠启杰微微一笑,问
道。
  「没……没想什么?」冯可依吓了一跳,下意识地耸动了一下双肩,这还是
鞠启杰第一次用温柔的语气唤自己,不由抬起脑袋望过去。只见鞠启杰棱角分明
的脸上挂着优雅的微笑,深邃而漆黑的眼睛就如夜空中神秘的黑洞,冯可依一阵
目醉神迷,眼光都要陷进去了。
  「脱吧!」目带欣赏地凝视着冯可依,鞠启杰忽然说道。
  「咦?」冯可依不解其意地望着鞠启杰,俏丽的脸颊上浮起疑惑的表情。
  依旧是淡漠的语气,鞠启杰说道:「脱掉衬衫!」
  「现……现在就脱吗?」冯可依看看没有大门的房间入口,为难地说道。
  「嗯,当然喽!怎么?没有观众就提不起兴致吗?」
  瞧着鞠启杰饱含调侃的含笑双眸,冯可依心中一荡,兴奋地想,开始了啊!
  启杰先生开始玩弄我了……
  就在冯可依嗫嚅着想说些什么的时候,一个四十多岁的伺酒师端着餐前酒,
走了进来。
  「可依,不用想那么多,要是觉得热就脱衣服吧!」鞠启杰就像没看到伺酒
师进来似的,嘴角浮起一个耐人寻味的微笑,依然劝诱着。
  中央空调开足马力地运转着,室内根本不会热,有的不耐寒的女士还会觉得
凉。身体陡然一顿,伺酒师脸上露出莫名其妙的表情,随后马上做出一副什么都
没听到的样子,快走几步,把托盘中的高脚酒杯轻轻地放在餐桌上。
  「鞠先生,冯女士,晚上好,这是餐前酒,请随意品尝。」
  听到伺酒师叫出了自己的姓氏,冯可依惊讶地望过去,发现竟然是熟人。伺
酒师名叫马昊池,由于经常为寇盾服务,关系还算熟络,冯可依被寇盾带到这里
用餐时,和他也说过几句话。
 冯可依印象中最深刻的便是一直强烈反对自己嫁给寇盾的双亲终于承认了两
  人的婚事,寇盾狂喜之下带她到这里用餐时,喜气洋洋地向伺立在一旁的马
昊池说道「老马啊!我和可依马上就要结婚了。」
  马昊池优雅地前鞠身体,左手微抚右胸,行了一个标准的弯腰礼,然后微笑
着说道:「那要提前恭贺两位了,寇先生事业有成,冯女士年轻貌美,虽然年龄
上有些相差,但是非常般配,是天降良缘的一对,我相信婚后的生活一定会幸福
美满的。」
  马昊池真挚的祝福令冯可依有些感动,直到今天,他当时说过的话还清楚地
记在脑海里。
  「哦……你们认识啊!可依,想必你也清楚老马的口风很紧。」鞠启杰把目
光转向马昊池,问道:「我说的没错吧?」
  「是的,身为伺酒师,我从不乱讲客人们的事。」向鞠启杰鞠了一躬,马昊
池恭敬地说道。
  「这是服务业的铁律,老马无论看到什么,都会守口如瓶的。可依,你就当
老马不存在好了,如果真是热得受不了,那就脱衣服吧!哪怕行为不检点地只穿
着内衣也没关系。」鞠启杰把目光转回,眼神中带着命令,凝视着冯可依。
  房间是半封闭的,出入口通达无门,而且,冯可依的位置还是背对着门口,
只要有人经过的话,虽然椅子靠背多少能遮挡一些,但想完全挡住背臀是不可能
的。冯可依想象着被其他客人看到她在这么奢华的地方只穿内衣就餐的样子,不
由羞耻地连连摇头,再想到马昊池认识寇盾,知道她是寇盾的妻子,更加做不出
来脱衣服的事了,连忙眨着哀求的眼睛,戚婉地向鞠启杰望过去。
  可是鞠启杰下完命令后便不再看她,把眼光移向正在展示红酒的马昊池,冯
可依丧气地想道,启杰先生不答应啊!我只能脱衣服了,啊啊……好羞耻啊……
  「今……今天好……好热啊!我想脱……脱一件衣服,举止不够端庄了,真
是对……对不起……」
  顺着鞠启杰的话头往下说,多少能减轻一些羞耻心的搅拌,冯可依吞吞吐吐
地说着脱衣服的理由,颤抖的手指拈起V形领口上的第一颗纽扣,缓缓地解开。
  然后是第二颗,第三颗……待到所有的纽扣都解下来了,冯可依揪住松散的
开襟犹豫了一会儿,随后紧咬嘴唇,一口气把碎花雪纺衫脱掉,露出一件遍布透
明的蕾丝花边、发出纯白光泽的性感吊带小背心。
  见冯可依乖顺地开始脱衣服了,鞠启杰才把视线移过来,赞誉地点点头,说
道:「让老马帮你存放起来吧!」
  「是的,麻烦你……」脸颊绯红,眼神飘忽,冯可依连抬头的勇气都没有,
低垂着头,手里捏着刚脱下来的雪纺衫,羞答答地递过去。
  「好的,现在就给您寄存。」马昊池接过还有余温的女式衬衫,不露声色地
瞧了冯可依一眼,然后微鞠一躬,向外走去。
  见马昊池离开了,冯可依不由舒了一口气,可潮红的脸颊依旧火烫,心房仍
在激荡起伏、狂跳不止,虽然遮掩身体的还有吊带小背心,可上面全是纤细的网
格、透明的蕾丝花边,毫不费力地就能看请里面的胸罩。而且马昊池离开前的深
深一瞥,出自女人敏锐的第六感,冯可依感到一种淫邪之意,不用说,走光的地
方肯定被他尽收眼底了。
  马昊池走后不久,餐饮部经理姚卓江亲自端着法式前菜,走了进来。
  「鞠先生,您好,今天的餐前菜是奶油菊苣沙拉和烟熏三文鱼。」姚卓江向
鞠启杰恭敬地弯腰施礼,依次把菜肴摆上餐桌。
  「看起来很美味,老姚,好久不见。」鞠启杰微微颔首,打着招呼。
  「是啊!您很久没过来了,想念之至,刚才听老马说您来了,我放下手头的
事,马上跑来了,呵呵……」姚卓江一脸堆笑,哈着腰站在鞠启杰身旁。
  似乎和姚卓江很熟,向冯可依努努嘴,鞠启杰微笑着介绍道:「这是可依,
我今晚的玩伴,带她到你这儿消遣一下。」
  「鞠先生,需要我做什么尽管吩咐,一定会令您满意的。」姚卓江用力地点
头,把眼光瞧向只穿着性感吊带小背心的冯可依,不由愣了一瞬,抽搐着嘴巴想
要赞美,又觉得不大合适。
  「记得在你这里用餐必须穿正装,可依穿成这样违反了规定吧!都怪我,把
她惯坏了,在这么正式的场合举止不够检点。老姚,我有个不情之请,刚才可依
跟我说,感觉身子很热,想脱衣服,打算穿得随便一些、不拘礼节地进餐,这回
儿你就别追究了,宽恕这个不知礼仪的女人吧!」嘴角浮起丝略带嘲讽的冷笑,
鞠启杰向姚卓江说道。
  「没什么,没什么,穿正装只是在入口,在房间里全凭客人的心愿,无论穿
什么都好,那是客人的自由,我是无法干涉的。」姚卓江连忙摆手,附和着鞠启
杰说道。
  「既然这样,可依,你就再脱一件吧!」鞠启杰满意地点点头,把目光瞧向
冯可依,淡淡说道。
  呀啊……不要啊……听到这里,冯可依终于明白了鞠启杰的用意。
  「快点脱吧!正好老姚在这儿,让他顺便帮你寄存!」鞠启杰瞧着一脸不愿
的冯可依,补充说道:「不用担心,老姚的口风也很紧。」
  「是……」冯可依羞惭地低下头,虽然姚卓江目不斜视,看都不看自己,但
是要在鞠启杰的熟人面前做当众脱衣这么下流的事,身体不禁一阵颤栗,感到非
常羞耻,而且,因为背对着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人经过,时刻担心的心中涌
出一股怪异的感觉,又是兴奋,又觉难堪,弥漫着暴露的快感。
  呼吸情不自禁地急促了起来,冯可依揪住吊带小背心的下摆,慢慢向上拉,
在待要通过胸部的位置停顿了片刻,随后,认命般的用力一拽,一口气从头部上
脱了下来。今天戴的胸罩是冯俊浩给她挑选的,和吊带小背心同样材质,上面遍
布着透明的纯白蕾丝,而且还是低胸款的,就这样,冯可依那座傲人的E罩杯巨
乳被半遮半露的胸罩包裹着,暴露了出去。
  「美丽的女士,把它交给我吧!我帮你寄存。」姚卓江请示地看了鞠启杰一
眼,得到允许后,便上前一步,向冯可依伸出手。
  「谢……谢谢,真是抱歉……」冯可依羞红着脸,把不能示人的吊带小背心
交给姚卓江,羞惭的心慌乱地跳个不停,心想,啊啊……好羞耻啊……
  「可依,先吃点餐前小吃吧!」鞠启杰拿起刀叉,示意冯可依可以进餐了。
  「是……」冯可依低着头,小声地答道。
  「这是冰沙红豆羹,请慢用。」一只手捏着轻薄的吊带小背心,另一只手端
着一盏碧绿通透的汤碗,姚卓江向前躬身,轻轻地放在冯可依面前。
  姚卓江配菜的动作中矩中规,毫不僭越,可是冯可依感觉他探身的姿势像是
有意看自己透光的乳房似的,便下意识地把手放在胸部,遮掩着。
  「可依,是你要求脱衣服的,怎么还遮遮掩掩的?像你这样防色狼的举动会
令姚经理尴尬的啊!」鞠启杰不悦地皱起眉,训斥了一句。
  「啊!对……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姚经理,真是抱歉……」见鞠启杰不
满地看向自己,冯可依只好委屈地向姚卓江道歉。
  「不敢当,不敢当,言重了,请别往心里去。」姚卓江连忙摆手,眼神情不
自禁地向冯可依深邃的乳沟瞄去。
  瞧着冯可依慢慢地把手从胸部上移开,鞠启杰微微一笑,问道:「可依,你
好像出汗了,还热吗?」
  「咦!不……」
  未等冯可依把话说完,鞠启杰便抢过话头,说道:「要是还热的话,就把裙
子也脱了吧!老姚,没问题吧?」
  「没问题,没问题,这里是不对外开放的贵宾区,请随意好啦!」肃立在鞠
启杰身旁的姚卓江飞快地点头,偷偷把目光射向冯可依的下身。
  「那太好了,可依,脱吧!」鞠启杰好整以暇地瞧着冯可依,嘴角挂着贵族
式的微笑。
  「啊啊……是……」冯可依不自禁地发出一声羞耻的呻吟,然后慢吞吞地站
起来,拉开拉链,把艳丽的青紫色荷叶裙褪了下去。
 和胸罩是一套的纯白蕾丝丁字裤只起煽情效果地装点着几乎全部露在外面的
  浑圆臀部,贴在阴户上面的一块巴掌大的三角形布料上错落着透明的蕾丝,
根本起不到遮掩的作用,粉嫩光滑的柔肌若隐若现。其下,彰显着妖艳之气的蕾
丝花边吊袜带修饰着雪白修长的美腿,看起来性感魅惑,分外撩人。仅以内衣遮
体的冯可依可怜地拎着荷叶裙,脸上红霞一片,羞得手足无措地站立着。
  「要交给我寄存吗?」借着问话的机会,姚卓江上下打量着曲线迷人、性感
火爆的胴体。
  「是……是的。」注意到姚卓江肆无忌惮的视线在自己的身上乱瞅,冯可依
慌乱地低下头,手指不住颤抖着,把荷叶裙递过去。
  啊啊……好羞耻啊!他怎么那么讨厌,还赖着不走,要看到什么时候……就
在冯可依厌恶地想着时,只听鞠启杰说道:「可依,干嘛还站着?快坐下吧!」
  鞠启杰一边欣赏地瞧着冯可依羞红的脸颊,一边轻松惬意地聊着最近上映的
电影的影评,不时喝上几口餐前酒,品尝下开胃的法式前菜。冯可依虽然也在应
和,但在鞠启杰和姚卓江的打量下,身体里陡然腾起一股强烈的暴露快感,羞惭
至极的心根本无法集中在她喜欢的影评上,只能寥寥数语、含含糊糊地回答着。
  「鞠先生,我先下去了。」见前菜吃得差不多了,姚卓江深深瞥了冯可依一
眼,开始收拾汤碗菜盘,然后向鞠启杰鞠了一躬,端着托盘走出了房间。
  不一会儿,马昊池捧着一瓶82年的拉菲走了进来,看到冯可依竟然脱的只
剩下胸罩内裤,不由一愣,随后马上收摄心神,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向鞠
启杰展示红酒,开启瓶塞。
  「鞠先生,这是来自拉菲古堡的大拉菲,请品尝。」马昊池双手托瓶,为鞠
启杰斟上三分之一。
  「嗯……有种怀念的味道,不愧是82年的拉菲啊!」先是小小抿了一口,
脸上渐渐浮起陶醉的表情,鞠启杰任由宝石红的酒液缓缓流上舌蕾,发出一声由
衷的感叹。
  「鞠先生,您是懂酒的人,谢谢。」马昊池恭敬地施了一礼,走到冯可依身
边,开始弯腰斟酒。
  被这个伺酒师看到我羞耻的样子了,最可恨的是他认识寇盾,啊啊……好讨
厌啊!和寇盾在这里用餐时,他说我们俩儿是很般配的夫妻,还祝福我们,可现
在我却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又那么听话,让脱衣服就脱衣服,他该怎么想我啊?
  一定把我当成水性杨花的坏女人了……
  冯可依一边难堪地想着,一边定定地瞧徐徐注入酒杯里的火红酒浆,想到自
己今晚的行为就像个浪荡的女人,在这么高雅的地方,品行不端地只穿着内衣就
餐,一时间,感到一阵似要晕眩过去的羞耻。就在这时,冯可依忽然察觉马昊池
的眼睛偷偷瞟向她半裸的身体,在乳房和臀部上打转,霎那间,心房一阵荡漾,
春情难抑地波动起来,感到身体一下子变得好热。
  不知是想给火热的身体降温,还是打算掩饰因淫荡地兴奋起来而大感羞惭的
心,冯可依举起酒杯,仰起修长婉约的脖颈,一口喝个精光,然后,意犹未尽地
啧啧嘴,呻吟着说道:「啊啊……好美味啊……」
  「谢谢,冯小姐,再来点吗?」马昊池托起酒瓶,问道。
  「嗯……再来一点。」冯可依又是一口喝光,香醇的拉菲似乎能令人忘记忧
伤,抚慰受伤的心灵,酒量甚浅的冯可依有种微醉的感觉,感到身体暖洋洋的,
轻飘飘的,非常舒服。
  「我还要。」冯可依特别想喝醉,举起酒杯催促着。
  马昊池望向鞠启杰,见他并不反对,便给冯可依一次性注入半杯。
  「老马,不知怎么搞的,可依今晚总嚷着热,没办法,只好让她脱衣服了,
结果变成这么一副下流的姿态。老姚已经原谅她了,看在我的面子上,你也宽恕
她吧!」鞠启杰抿了一口酒,瞧着正在暴殄拉菲的冯可依,苦笑一声,然后,对
马昊池慢条斯理地说着。
  「鞠先生,您这话令我惶恐啊!」马昊池连忙受不起地摆手,移步到鞠启杰
身旁。
  「老马,老实说,可依这副品行不端的样子是不是对男人特别有诱惑力,你
希望可依接着脱吧?」鞠启杰斜睨着马昊池,脸上浮起高深莫测的笑容。
  「是的,鞠先生,不敢瞒您,能再脱一件最好了,可依的老公寇先生,我也
认识,可还是忍不住心生邪念啊!大概这就是男人的劣根性吧!」在目光锐利的
鞠启杰面前,马昊池明智地选择了实话实说。
  「正好可依也有此意,那就当做对你的赔罪吧!」一边说,鞠启杰一边把眼
光移向饮下最后一滴酒的冯可依。
  漆黑如黑洞、明亮如繁星的眼睛就像带有魔鬼的蛊惑力,不胜酒力的冯可依
凝视着,一阵神驰魂荡,感到自己根本拒绝不了他的要求,哪怕非常过分,感到
身体仿佛都要融化了,阴户里又热又痒,开始蠢蠢欲动,不知不觉地坠入了鞠启
杰的魔咒中。
  啊啊……启杰先生,可依听你的,再脱一件好啦!啊啊……当着外人的面,
好羞耻啊……淡淡的眉梢紧蹙,冯可依紧咬嘴唇,幽怨地瞧了鞠启杰一眼,然后
垂下潮红的脸颊,把手弯到背后,解开胸罩的挂钩。顿时,失去束缚的E罩杯巨
乳跳跃着弹出来,映入了伺酒师的瞳孔。
  「啊啊……麻……麻烦你,帮我把这……这个存上……」脸上绽开两朵娇艳
的桃红的冯可依羞答答地把纯白的蕾丝花边胸罩交到马昊池手里。
  「请您放心,一定为您保存好。」马昊池情不自禁地用力攥住沾有体温的胸
罩,就像在摸眼前不住晃动的巨乳。
  「可依,还剩最后一件了,不如全部脱光吧!其实……你心底很想展示美丽
的身体给大家看吧!」
  啊啊……是那样的,我……我真的想要大家看我下流的身体,看我羞耻的样
子……鞠启杰的话在耳边隆隆作响,冯可依感到一阵强烈的兴奋,喘息越发急促
了起来,心房就像要跳出胸腔那样剧烈地跳动着。
  「是……是的,我想。」嘴唇艰难地打开,脸颊滚烫的冯可依发出一声连她
自己都觉得震惊的颤音。
  瞧见马昊池无法置信地张大了嘴巴,冯可依羞得身体直抖,而对面正襟危坐
的鞠启杰,眼中少见地闪烁着温柔的光芒,正微笑地凝视过来。心中突的一颤,
冯可依就像被迷住了心神,鬼使神差地站了起来,修长的手指颤抖着拨开了吊袜
带的别扣。
  啊啊……启杰先生喜欢看,那我就脱给他看好啦……把裹着丝袜的脚从鞋子
里抽出来,冯可依优雅地抬起小腿,踏在椅子上,然后,拈起大腿根部的长筒丝
袜,慢慢地向下褪去。肉色的丝袜依次脱离了脚尖,冯可依整齐叠好,放在餐桌
上,再把手放在腰间,除下吊袜带,也整齐叠好,搁在长筒丝袜上面。
  「啊啊……啊啊……」身上就剩下丁字裤了,在酒精的刺激下,冯可依长长
地呼出一口浊气,揪住细细的低腰条带,弯下柔软的身体,把性感诱惑的蕾丝透
明丁字裤脱了下去。
  两只修长的大腿紧紧并拢着,在平坦的小腹下,寸毛不生的阴户光溜溜的,
就像未发育的女童,粉嫩,光洁,闪着粼粼的水光。翘起来的阴蒂上,一个镶满
了细钻的银环穿在上面,微微地摇动着,看起来又淫靡又狂野。冯可依羞耻地低
下头,用力攥着丁字裤,按理说薄如蝉娟的材质应该像羽毛那样轻,可现在却感
到了质感,手心湿湿的,不用说那是紧贴阴户的三角形布块吸足了爱液所致。
  啊啊……我竟然脱光了,在一流的法国餐馆,还要把沾上我的……啊啊……
  变污秽的丁字裤交给他……好羞耻啊……
  就在冯可依羞得无地自容时,只见眼前出现了一只瘦削的手,耳边听到马昊
池说道:「冯女士,给我吧!」
  「啊啊……好……」冯可依慌乱地点点头,连忙用长筒丝袜把湿乎乎的丁字
裤包起来,上面盖上吊袜带,一并递过去,羞耻地说道:「啊啊……真是抱歉,
麻……麻烦把这个也存上……」
  「不麻烦,呵呵……」马昊池在接过鼓囊囊的丝袜小包时,一时精虫上脑,
趁机在白嫩的手心上捏了一下,引得冯可依差点叫出声来。
  「可依,坐吧!对了,把餐巾铺在屁股下面,要是把椅子弄脏了,老马还有
老姚会不高兴的。」马昊池的小动作没有瞒过鞠启杰,嘴角勾起一丝耐人寻味的
笑,他也不动怒,目光灼灼地打量着浑身赤裸、一脸羞恼的冯可依。
  「是……」气恼地瞥了轻薄自己的马昊池一眼,娇艳的脸颊更红了,冯可依
把刚才铺在腿上的餐巾垫在椅子上,微扭腰肢,慢慢地坐了下去。
              【未完待续】
上一篇:【爆乳性奴养成记】(45)
下一篇:【悠悠风花雪月之——那年夏天篇】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