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梦想之都】(209)

           Chapter 209 满意
  纵然司徒帼英也是一位美人,但是在郭玄光心中郎贤贤的地位是无可替代的。
  郭玄光嚷嚷着推开了司徒帼英,但是在同一时间,司徒帼英也是在忘我地大
叫着。
  「不要、不要停……快嘛……」司徒帼英好像在抱着郭玄光一个劲儿地大叫
着,「小郭,小郭,好舒服啊……」她感受到了郭玄光的身体,阳具在体内运动
的刺激是那么的清楚,带给她源源不断的快感。「小郭、小郭,不要停……
  快点……不要、不要停……「
  司徒帼英已经完全享受在快感之中,体内积攒的能量就快如火山一样爆发。
  她肆意地要着,开心地叫着,可惜就在那无限的欢乐到来之际,一切都忽然
消失了。
  四周是漆黑一片,郭玄光早已不见了踪影,刚才的激情刹那间只剩下了无尽
的空虚。司徒帼英嚷着:「不、不,小郭,你在哪?」她开始挣扎,她不甘心,
她不想要郭玄光离开。
  司徒帼英瞪大了眼睛,但是黑暗之中她看不见郭玄光,隐约知道自己在一个
房间里。她想伸出双手去找寻郭玄光,但是她的双手却没办法自由活动。不知是
什么东西将司徒帼英的双手吊在她头顶上,让她想把双手放下也不行。
  司徒帼英清楚地感到贴身皮衣之下那发滚的躯体的需要,她不甘心郭玄光就
这么离开,她想开口呼叫。但是她的嘴巴里不知被塞了什么东西,除了发出「呜
呜」的声音根本无法说话。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司徒帼英憋屈地扭动着身体,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就在这时,她发现在肌肤和紧身衣产生轻微摩擦的时候,一种美妙的感觉延
续了自己的快感。
  当司徒帼英感到皮衣带给乳头的刺激时,郭玄光仿佛又再出现在她眼前。
  于是她更加卖力地扭动着,嘴巴里也开始发出声音:「嗯……嗯……」口水
开始沿着不能闭合的嘴里慢慢流了出来,从嘴角一直往下滴。
  苦于双手被吊在了头顶处,司徒帼英只好夸张地左右扭动着身体。光是这样
还不够,接着她慢慢把脚提了上来放在所坐之处,一会儿打开成M字形,一会儿
又并拢用两腿相互厮磨。
  就在这时,司徒帼英的四周出现了亮光,那是投影在四周墙上的视频。
  画面里的当然是司徒帼英,是她跪在转盘上口交时的片段;另一堵墙上的也
是司徒帼英,是她坐在椅子上被老虫玩弄的片段。
  房间四面的墙上交错着播放着司徒帼英忘我的样子,同时她的呻吟声不知从
哪里跑了出来,开始环绕在整个房间。
  司徒帼英朦胧之中好像看到了自己,又好像郭玄光还在眼前。她听到视频里
自己的声音,显得更加兴奋了。她依旧卖力地扭动着身体,甚至「呜呜」地大声
喊着,好像要盖过视频里的声音似的。
  随后司徒帼英的跟前出现一个铁塔般的裸男,他毫不客气地抓着司徒帼英的
乳房就玩弄起来。好像仍在梦境中的司徒帼英对于突然出现之人一点特别反应都
没有,还闭上了眼仰起头,「嗯」的长舒一声,并且自然地打开了双腿。
  接着司徒帼英嘴巴里的塑料球就被裸男拿掉,不过她的嘴巴居然没有合上,
仍然微张着好像在等待着什么。裸男当然不会犹豫,跳上沙发一下子就把硕大的
肉棒送了过去。
  不同于在圆形转盘上的样子,这时司徒帼英的两片樱唇紧紧地吸住了口中的
肉棒。两边的脸颊可以看到明显的收缩,分明是在用力地吮吸着。她仿佛也不管
面前的是否郭玄光,只是吸着那玩意儿不放。
  当司徒帼英感到嘴里的东西已变成火热的铁条的时候,她舌头一伸把那东西
吐了出来道:「来,快来吧……快来嘛……」
  裸男可不答应,「啪」地一记耳光打在司徒帼英脸上,接着又再把阳具深深
地插入司徒帼英嘴里狠狠地道:「贱货,那么快就想要了吗?给我再好好舔!舔
得好了我再考虑要不要赏赐你的小穴!」
  这一巴掌打得司徒帼英头昏脑胀的,马上又卖力地吮吸起来。不过她嘴巴里
的东西尺寸可不小,在裸男的连番冲击之下她很快就是呛声连连。
  裸男提起阳具,甩手又是两巴掌喝道:「好好地舔,贱货,舔得不好我就让
你那臭穴烂掉!」说罢他再次插入到司徒帼英的嘴里,抱着司徒帼英的头疯狂地
摇动起来。
  可怜司徒帼英呼吸还未畅顺,又被弄得天旋地转般。但是同时她体内的快感
却一直在提升,越是难受的时候那快感就来得越是痛快。
  终于,裸男翻起了司徒帼英的臀部,挺着肉棒就直捣黄龙了。司徒帼英满头
是汗,摇晃着脑袋嚷着:「啊……用力……啊、用力……」
  「啪」,插得起劲的裸男顺手又打了司徒帼英一记耳光,打得她两边脸得红
了起来。司徒帼英虽然感到脸上火辣辣的,但这却好像是助燃剂一般让自己的欲
望之火越烧越旺。
  「啊……用力……干我……干我啊……」司徒帼英彻底进入了疯狂状态,在
肉棒的抽插之下忘情地叫着,随着裸男的节奏摆动着腰部。她此刻再也看不见、
听不见、感受不到其它东西,整个人就只是沐浴在快感之中,什么都不管了。
  一开始司徒帼英的双腿是被裸男的身体撑开,当肉棒在体内抽插之后,她逐
渐自己提起了双腿。一双修长的美腿像是个V字一样高举在空中,黑色的皮衣和
高跟鞋带给人无限的吸引力,仿佛如果你就在旁看着就会被司徒帼英的身体吸附
过去一般。
  无论司徒帼英是多么的疯狂,裸男却是张弛有道。他没多久就收起了肉棒,
让司徒帼英弯着腰阴部朝上用双手拉着两片阴唇道:「自己看看你这个淫穴,自
己扒开看看!」说完又是「啪啪」两记耳光,打得司徒帼英稀里糊涂地好像真的
低头在看一般。
  随着裸男的手放在司徒帼英的阴部那里,她的声音突然高昂起来:「啊……
  啊……快……」
  裸男的中指和无名指此时已没入司徒帼英的阴道里,虽然不知道两根手指在
里面如何动作,但是光看他手掌背部快速抖动着的肌肉和听司徒帼英的反应已是
让人感到那高速前进的快感。
  在司徒帼英此起彼伏的声音中,裸男的手掌都被爱液所湿润。司徒帼英手上
的绳子随后就被裸男解开,不过她好像一点反抗的意识都没有,只是乖乖地转过
身来用手扶着椅子背对着裸男而立。
  裸男此时蹲了下来分开司徒帼英的双腿,整个头部就凑了过去她双腿之间的
地方。每当舌头舔过那湿透的小穴时,司徒帼英都情不自禁地「啊」地发泄着自
己的舒适。
  接着裸男拉起司徒帼英的左腿,向后提高跨过了自己的肩部,让司徒帼英只
能单脚着地。裸男「啪」一下一巴掌打在司徒帼英的阴部道:「来,你这淫荡的
母狗,表演一下母狗拉尿!」
  「啊……啊……不……」司徒帼英弯下腰双手撑着椅背,笔直地站着的右脚
有些抖动起来,但是她脸部的样子却是显得那么的陶醉。
  裸男的手指就如极速的机器一般又再插入了司徒帼英的小穴里,这时司徒帼
英断断续续的叫声突然连了起来,埋首在双手之间尖叫起来。
  「啧、啧、啧……」裸男的手指在司徒帼英爱液的润滑下如如鱼得水般,发
出快乐地玩耍的声音。
  司徒帼英扭头看着自己下身的方向,眼睛睁得大大的,不知是觉得难以置信
还是想看清楚一些。未几,她用力地要着下唇,整个人都好像突然绷紧了。
  裸男这时「嗖」一下把手指迅速地撤离,司徒帼英小穴里的爱液马上喷洒而
出。只见那些半透明的液体飞洒在空中,看上去一点不比那壮观的瀑布逊色。
  司徒帼英随后身子一软,自然地就跪在了椅子上。裸男挺着阳具迎了上去,
丝毫不用调整就又再冲入小穴之中。
  司徒帼英这时也叫不出声来了,低着头任由长发坠落,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双眼无神地看着身后。渐渐地,她的头部从椅背滑落到椅子,这样一来臀部反而
更是翘了起来,好像是迎合着裸男的抽插一般。
  「呵呵,好一只淫荡的母狗,自己摆出这样的姿势来了!」裸男随即提起左
脚踩在司徒帼英的头上道:「母狗,给我叫起来,知道吗,叫起来!」他提起双
手,开始轮番打在司徒帼英翘高的屁股上。
  「啪……啪……」裸男是毫不吝惜力气,用力地一下一下打下去,好像要把
司徒帼英打得屁股开花的样子。
  如此狠狠地拍打,就算是穿着皮衣的司徒帼英也承受不了,很快就随之发出
尖锐而急促的声音:「吖……咿……吖……咿……」
  「好,这就对了,给我叫,大声叫!」司徒帼英越是叫裸男就打得越起劲,
裸男越是用力司徒帼英也嚷得更是厉害,两人就这样一唱一和地缠绕在肉戏的快
感之中。
  「吖……咿……打、打我……吖……大力点……打我……」司徒帼英满脸都
是汗水,披头散发地摇晃着脑袋。
  裸男随着拍打节奏的加快,抽插的速度也不断加快。「母狗,大声告诉我,
想要吗?大声回答我!」
  司徒帼英被踩着头部拱起身子从后面干着,她觉得自己真的如母狗一般。
  她此时也不懂回答裸男的话,嘴巴里只是带着「嗯嗯」的呻吟声。
  裸男突然停下了动作,把龟头就顶在司徒帼英的洞口处,似乎司徒帼英不回
答就不会继续的意思。
  司徒帼英眯着的双眼打开了些许,目光之中满是呆滞,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的身子微微抖动着,屁股也摇晃了了两下。
  「喂,怎么样了,不想要了吗?来,告诉我,想要爽就大声说出来啊!」
  裸男两只手掌在司徒帼英的屁股上揉动着,不时又拍上一掌,似乎在提醒司
徒帼英要赶紧回答。
  「嗬……嗬……」司徒帼英用力地呼吸着,双眼充满了迷惘,屁股却是越翘
越高的样子。
  裸男拉着司徒帼英的手按在她自己的乳房上道:「来,你就是喜欢性交的对
不?自己享受一下,多舒服啊!你想要可就要大声说出来哦!」
  司徒帼英的手一接触到自己的乳房就好像停不下来的样子,她用力地搓着、
揉着、甚至挤压着。她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张开眼睛大叫:「要、要,我要啊…
  …快……给我……给我……」
  裸男满意地笑了笑,「扑哧」一下就又爽快地继续起来。他不断变换着姿势,
似乎有着用不完的体力。司徒帼英感到自己时而在地上时而又在空中,整个人都
是轻飘飘地,全身是说不出的痛快。
           ************
  「哎,本来想跟你过去政投市那边玩玩,可惜老爸不肯。你小子可就爽了,
别人都愁着毕业找工作,你可是倒过来的,工作自动送上门了嘿!」听到郭玄光
要去政投市的郭晓成显得有些无精打采。
  「我也没想到,可能那边人手不够吧!其实也可能只是一两周散工而已,估
计和上次差不多吧。不过昨天跟经理通了电话,又似乎是让我在那工作一段时间,
到时候看看是什么情况吧!」郭玄光嘴上说着工作,心里恨不得可以和郎贤贤相
处多一些日子。
  「不会吧?你这不是要闷死我了吗?你走了我找谁玩去?下学期我还有两门
课啊,你这小子不管我了吗?」
  「怎么会?有什么问题你就找我问咇,反正政投市也没多远,你要过来也是
很容易的!」
  「嘿嘿,这主意倒是不错!俗话说山高皇帝远,到了政投市恐怕我爸要管我
也没那么容易了!好,就这么说定了,我一到周末就过来找你哦!」
  「你可别乱来,要是毕不了业可与我没关系的!而且我去打工也是为了完成
那篇论文的,可不是过去玩!」其实郭玄光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担心自己走后郭晓
城就不会好好念书了。
  郭晓城笑道:「你就放心的去吧!我早已和老爸立下了军令状,下学期不毕
业我势不罢休。俗话说横下一条心,一定要及格!」
  最后这句话又让郭玄光笑了好一会儿,虽然一时半会儿没想起郭晓城那句话
是打哪儿来的,不过他知道肯定是郭晓城那小子乱搬人家的句子而已。在一片欢
乐的气氛中,郭玄光又再踏上了政投市的路途。
  虽然郎贤贤此时占据了郭玄光脑中大部分的空间,刘伶仍还有一些分量。
  郭玄光知道见到郎贤贤是迟早的事,反倒先琢磨着再去找刘伶。
  可惜越是刨根问底,到头来越是失望。据学校的人说,刘伶已经移民外国了,
没有人知道她什么时候会回来,或许再也不回来了。
  郭玄光拿着刘伶的电邮,有些无趣地再次回到了金锐。之前的前台小美已经
辞工,现在临时换了个大婶坐着,郭玄光自然是提不起聊天的兴趣。
  金锐的这些人员的更替对郭玄光来说是一点都不在乎的,他心里只是有郎贤
贤一个人而已。他按耐住自己的兴奋,一个上午都是呆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心里
则期盼着郎贤贤会走过来这边和他说话。
  时间一晃就到了午饭的时候,郎贤贤自然是没有出现的。于是郭玄光装作有
什么紧急事情要商量的样子,快步往副经理的办公室方向走去。边走郭玄光还不
忘四周顾盼了一下,看到其他人都是各忙各的,他就更显得心安理得的样子了。
  在去往副经理室的途中郭玄光已经打定主意,如果经理在他就装作跟经理问
好再找机会和郎贤贤聊,如果经理不在就更方便了。
  当郭玄光的目光能看到经理室内的时候,他的眼睛里只是出现了一个苗条的
背影。「呵呵,太好了,天助我也!」郭玄光三步并作两步,一下子就走入了经
理室。
  「你好啊!我回来了,怎么样,最近忙吗?副经理又提早去吃饭了吧!」
  郭玄光心情愉快,不等美女转身就开口了。
  「你……呵呵,这么巧!你是这里的员工吗?」等到美女一回头,郭玄光整
个呆住了。这美女根本不是郎贤贤,而是之前他的学生,司徒帼英要追踪那位陈
思妤。
  「怎么?不认识我了?呵呵,这公司挺不错的,不过嘛……」陈思妤顿了一
下,水灵灵的眼睛盯着郭玄光转了两圈才继续道:「你可要少说话多干活哦,听
我的保准没错的!」那语气显得有些顽皮,但是又带着几分严肃。
上一篇:【官路沉沦改编版续写】
下一篇:【挚爱之绿】(01-03)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