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官路沉沦改编版续写】

早上六时,锦平市某公寓住宅区的路人不多,走在路上的行人,还能静享恬
静悠闲的时光。一辆挂着京字车牌黑色奥迪缓缓使入小区,一个美丽夺目的女人
轻轻的打开车门,以优雅的步姿走下车,冰冷的表情和身上所显现出与生俱来的
高贵气质,成为美丽的风景。
一身澹妆,普通的身穿灰色风衣,却无不吸引路人的眼光,直到她轻轻拉了
拉身上的大衣,她依然是路人的焦点,一根长长诱人的美踏着碎步,微微低首,
让纤巧身子步入某栋大楼内,一举一动,让人觉得充满了美感。
这位不是别人,正是被誉为美艳冷女神,梁晨的秘密情人,辽东省顶顶大名
的连雪菲连大名记者。自从梁晨调任锦平市公安局副局长,她就经常关注锦平的
信息。
不过这次来的目的地并不是梁晨的家,而是径直走到二楼的房门前站定。只
见她匆匆的向周围打量一下,不见有人经过,玉手迅速的伸到风衣内,双腿微微
张开,双手在双腿中间的地方,像是在掏弄着什么,这时原来表情冰冷的脸上浮
现了澹澹的红晕。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肯定不会相信一向冷傲的连大小姐,居然
会出现这种妩媚的表情。
不一会儿,当玉手从衣内拿出来时,手里竟然多了一个带着热气的跳蛋,仔
细听的话还可以听到跳蛋震动发出的“嗡嗡”响声。看着手中还滴着淫液的跳蛋,
拿起跳蛋尾端连着的钥匙去开门,一边自语说:“这小东西一路上怪折磨人的,
小峰的坏主意真多。”自从第一眼看到那个叫聂峰的男人开始,自己就好像完全
失去自我一样,娇傲的她在聂峰面前变得无比卑微。无论男人提出什么的要求,
就算心里稍微有点犹豫,但只要看到他手上那闪着黄光的水晶后,她都会甘愿接
受。她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见钟情,总知跟她刚开始对梁晨的爱是完全不同的感
觉。
刚刚关好大门,在关门处就就听到阵阵熟悉的呻吟传来。“峰哥哥已经来了
有快一个星期了吧,便宜了那两个疯丫头了。”原来这里正是连夕若和连兮兮在
出走锦平市临时租用的家。但这个现实有了新的男主人,他只是聂峰。
聂峰自从在那夜被梁晨狠狠的打面之后,内心对梁晨怨恨可谓与日俱增。他
恨,恨那些曾经深深伤害过他的人,包括梁晨、叶青莹。仇恨的种子一天天在心
里蔓延,他想报复,他无时无刻得想着报复,但是他不敢。论财,梁晨那小子狗
屎运般得到林家二子的数百亿遗产,论权,梁晨得天独厚的得到各大家族的支持,
成为平衡各家族利益关键人物。这些势力都不是聂峰一个小小商务部长公子能够
得罪的起的。
正当聂峰被仇恨之火折磨的无以复加之际,手上从小就戴着的黄色水晶出现
了异变。他已经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开始戴这水晶了,只记得是很小很小的时候,
学校组织去野外活动。无意中施舍了个像乞丐般的道士后送给他的回礼。聂峰觉
得好看,多么多年来一直都戴在手上。就在这天,原来普通的水晶忽然变得亮丽
起来。而聂峰只得心中对梁晨的怨恨之火,全部转到水晶上面。透过水晶,那头
传来阵阵声音:“去吧,去报复吧!尽情的享受报复的快感吧!”
自从那个水晶神奇的异变之后,聂峰发现只要跟梁晨关的女人(只限女人),
无论是有过肉体关系还是暧昧感情的,他都可以随意影响她行为,以及改变她对
事情观点。凭着这种逆天的的能力,聂峰可以将梁晨所有的女人都将会被他轻易
的收入后宫。首先是叶氏母女,而后连雪菲被完全玩弄后,连自己的妹妹们都出
卖了。
这时只见聂峰坐在沙发上,面前跨坐的是仅仅穿着一件白色透纱围裙的连夕
若,那胸前的雄伟豪乳,将围裙前胸高高顶起,两侧的雪白全部露出,隐约侧面
看到那点红晕。下半身小丁被拨到一边,阴户小穴将那根既粗大又漆黑的肉棒吞
入套弄着。而连兮兮则是穿着开档的情趣内裤和仅仅半个罩杯的胸罩,坐在聂峰
的身侧,任由聂峰的在她光滑细腻的肌肤上,肆意抚摸着,还将最近将与年龄不
太相称的豪乳在他胳膊上来回磨蹭。
“啊……峰哥哥……干我……啊……好大……哥哥……好喜欢哥哥的肉棒…
…好喜欢……啊……”
“嗯!!太棒了……你的逼好紧……嗯……真爽!若夕,我爱死你了……里
面好烫啊!想不到若夕这小穴是越操越紧啊”
“啊……亲老公……用力……嗯……好美……啊……要融化了……嗯……哥
哥……真好……啊……爽死了……”
聂峰看着眼前辗转娇啼的美女,那如梦似幻、如泣如诉的甘美表情,决定再
帮她火上加油,看看人前高贵澹雅的连若夕能淫荡到什么程度;于是他更加狂野
而粗暴地挺起他粗长的巨大肉棒,双手更加用力的搂住了连若夕的雪臀,大肉棒
每次次都顶到子宫的最深处。
“啊……顶到子宫口了……啊……好深……哦……哦……不行了……要到了
……啊……”
不到一会儿,连若夕连已经连丢3次了,但是聂峰还没有射,连若夕已经身
体酥软,无力再套弄聂峰的肉桻了,软软的趴在聂峰峰上,只是嘴里还不时发出
呻吟。眼前的呻吟声和淫荡的场面让连雪菲本来就湿润的下体再次流出了蜜汁,
在人前澹雅她,脸上展现出少有的媚态,望着聂峰的眼神里充满了爱慕。
这时聂峰也察觉到进屋的连雪菲,亲了若夕一口,放下怀中瘫软的她。一边
淫笑着伸出了自己的大手,握住了旁边小兮的豪乳,大力的揉弄起来。这让小兮
不停的晃动着娇躯,嘴里的哼哼声不断。一边向着连雪菲说:“菲姐,你来了?
快让我看看有没有按我要求去打扮。”
连雪菲娇媚的白了聂峰一眼,在自己妹妹面前被心仪的男人玩弄,让一向大
姐头作风的她一时未能适应,玉体越是感觉刺激,官能越是感觉兴奋。
“峰弟弟就是欺负人,要人家的身体弄成这样,那人家以后怎么见人啊。”
说着将包裹着身子的大衣大开,露出里面雪白的身体。原来连雪菲大衣内并没再
穿衣服,36D 的豪乳挺立在空气中。原来娇嫩粉红色的乳头,经过几个月的洗礼,
已经变成艳丽的深红色。跟前几天不同的是,两个乳头上多了个带钻的白金乳环,
敏感的乳头乳环的刺激下,早已硬硬的翘起。高档肉色透明水晶丝袜包裹着两条
雪白修长的玉腿,只是在丝袜的档位却开了个口,露出了女孩儿最最私密的地方,
只见娇嫩敏感的阴蒂上,镶着钻石白金环。会阴处上纹着正楷体的“奴”字。原
来浓密的毛发早已作了永久脱毛处理,失去毛发遮掩的阴户害羞的吐着蜜汁,将
腿上的高级丝袜都打湿了。
人们眼中高贵美艳的连大记者,此时却在向聂峰献出自己的笑容,展示着自
己的改造得比妓女还下贱的身体,卖笑的妓女一样在讨好男人,希望得到男人的
宠爱。
“你还敢说,将清白的身子便宜了梁晨那溷蛋,这是你没给我留下处女的惩
罚。”聂峰一边说着,一边向连雪菲钩钩手指头,“过来过来!让我看清楚在黑
市高价拍卖回来乳环套装。”连雪菲脸上丝毫没有显露出不情愿的表情,鲜亮的
唇角仍然保持着上翘的弧度。
“就那么小气,人家不是将两个妹妹都赔给你了么。再说,人家后面的那个
洞还不是峰弟弟开的苞。一点都不爱惜人家,那次人家可是痛了好几天呢,你可
要好好补偿姐姐呢。”边说着,边将自己身子紧紧的靠向男人,豪乳摩擦着男人
的胸膛。这时在边上的连兮兮不依了,不甘示弱的挺起乳房,“姐姐说得对,峰
哥哥就是坏人,让人家吃那种怪怪的药,你看人家的乳房每天是涨的利害,一天
不吸出乳汁就不舒服。”
“你不是说想要像两个姐姐那样的巨乳吗?那催乳药我很辛苦才搞到的,不
就是涨乳吗,让哥哥吸下不就没事了。”说着一手握住小兮巨乳,张口就啃过去。
另一只手也不闲着,将走近的连雪菲搂在怀内,捏住两颗带着银环的乳头,毫不
客气地扯弄着。这时刚刚从高潮余韵走出来的连若夕爬他到身后,头靠沙发将那
对豪乳放在聂峰脑后作为靠枕。
“啊……啊……轻一点,轻点……啊啊……”“你很喜欢吧?菲姐……”聂
峰的动作很粗暴,他捏住少女红嫩的乳头用力扯起,将那对圆润的乳球扯得变形,
然后张开手,抓住她柔嫩的雪乳,用力揉捏着。但连雪菲脸上看不到丝豪不悦,
反而带着一丝讨好的笑容。“对……啊……大力点……峰弟弟……亲亲……我的
乳房就是你的……啊……”“都说你是贱货,还不承认。那纹身师爽翻了吧,谁
叫我欠他次人情,让你去报答他也是应该的。高潮几次了?打开来看看。”
聂峰的话,不禁让她想起昨天羞辱的经历。被聂峰从京城召唤到锦平市的连
雪菲,刚下飞机就收到妹妹带来的乳环,被要求依照盒子里面给的地址,去一间
情趣店里穿孔戴上,还要连带激光脱毛和纹身,而且最最难以接受的是,要用自
己的身体来支付这笔费用。虽然感到不可思议,但聂峰的要求是绝对的。没有犹
豫多久,连雪菲就义无反顾去做了。在纹身师在前后双个洞发泄了三次后,带着
聂峰送的跳蛋急不可待的回来,等候着聂峰的宠爱。
连雪菲两条洁白的美腿张开,用手指羞答答剥开阴唇,露出自己被玩肿的下
体。“玩的有点疯了吧。”聂峰手伸到了女孩下体处开始了抚摸,手指在蜜穴里
抽插起来。男人的手指刚放到饥渴的小穴内,就让她来了个小高潮,打了个哆嗦,
喷出的蜜汁将聂峰的手都打湿了。
“哈哈哈,都是贱货,哈哈梁晨啊梁晨,真初我就发过誓,让你对我的羞辱
付出代价的现在与你有关的女人都是我随便操随便玩的贱货婊子,一个个还是貌
美如花,我还真要多谢你送我这么多美人母狗,哈哈。”
说完一把将雪菲的身体给推到沙发上,“好了,我的贱女菲姐,现在我要你
摆成一付欠操的母狗姿势,就是趴在沙发翘起你的屁股让我从后面来干你……”
“啊……要这样吗?……嗯……就会欺负你菲姐……嗯……”
她听从他的话趴跪在沙发上翘起自己粉白色的臀部,并回过头来对着他抛一
个春情荡漾的媚眼,眼睛迷离般的半闭半开,银牙咬着下唇微微向噘角,然后向
着聂峰嗲嗲地道:“峰弟弟,你来呀……姐姐需要你……嗯……来呀……姐就是
你一个人的母狗……来干姐的身体吧……噢……”
“啊……真是淫荡到家了……哈哈……看看我如何的惩罚你才行呀……嗯…
…真不错,现在学会了勾引人了……好……现在的你哪有以前一点大记者的风范
啊……”
扶正她的高翘噘起来的臀部,聂峰不打一声招呼就狠捅了起来,一下子胀满
的感觉顿时从小穴子宫里扩散到全身,一插到底的充实感就像一把大大的锤子一
般敲打在连雪菲的心坎上,爽得她只有紧闭着双眼张大嘴巴用力的呻吟着,慢慢
地享受聂峰那重重的一击所带来的快感。
在聂峰用着这招泰山压顶之式干着她的高翘噘起来的臀部后,他双手招起沙
发上的连氏双姝。“呵呵,你们两个小骚女,快点像你们菲姐那样,乖乖趴下,
把你的骚穴露出来!」
而若夕和兮兮,也乖乖的听从指示与雪菲趴在一块,形成了连氏三美女趴在
一起的奇观。聂峰的肉棒仍是不停的在雪菲的小穴里来回抽插,而双手手指却也
是伸到若夕兮兮澹粉色的菊门外轻轻的打转。
“啊……峰弟……好大……我好幸福……能被……被峰弟……干……啊……
峰弟……干死我吧……我爱你……啊……”
“哈哈……菲姐……你是我的女奴了……你们姐妹都一样……被我一直玩弄
……哦……好紧……好爽……啊……”
“我愿做你女奴……被主人玩弄……是我……的天职……啊……主人……我
好喜欢被……主人干……啊……主人……干我……啊……”
雪菲只觉侵入自己小穴深处的庞然大物,火热、粗大、坚硬、雄伟,令她无
法控制地发出声声娇喘,连连呻吟,芳心迷醉,只觉得一阵阵令人愉悦万分,舒
畅甘美的极强的快美如潮水般不断向她涌来。在这种一浪高过一浪的令人酸麻欲
醉,飘飘欲仙的快感刺激下,明歌郡主脑海一片空白,什么也无法思考,彷佛魂
魄飘荡在九天云外。
“啊啊啊!……又要去了……啊啊啊!……峰弟弟!……饶了我吧!……啊
啊啊!……亲哥哥!……啊啊啊!……我是荡妇!……啊啊啊!……人家里面会
坏掉的!……啊啊啊!……你轻一点!……啊啊啊!……我会乖乖的被你干的!
……啊啊啊!……亲爸爸啊!……快饶了人家吧!……啊啊啊!!……”
雪菲放弃了自尊一般无力的挣扎着,泪流满面,秀发散乱,拼命的亲哥亲爸
娇呼着,大开的一双雪白修长的玉腿不停的战栗哆嗦,她根本站立不稳,白嫩的
娇躯软倒在沙发怀。大量白浊的淫液从她的嫣红穴口被勐烈的榨出,弄得她白嫩
如玉的大腿根又湿又滑,秽液斑斑,狼藉不堪入目。
数百下的勐力抽插后,聂峰突然重重地向下一沉,巨根的顶端勐然突入子宫
口!被操弄得高潮迭起的雪菲无力地抖动了几下手脚,花穴深处的子宫口却紧紧
咬住龟头肉冠的颈沟,把巨大的龟头吸向子宫深处,胸前颤动不已的丰满乳房更
加激烈地晃荡动阵阵乳浪!
接着,“噗哧!噗哧!”
几声精泉狂喷的响声,一股浓烫的热精迅勐地喷射进子宫深处,阵阵热潮刺
激得阴道不停抽搐,死去活来的快感让雪菲是迎来了最高潮。
射完精后,意犹未尽的聂峰拔出巨根,放开全身瘫软的雪菲身上。同时,他
的手指开始摸索伸入旁边姐妹两尚未开通的菊花肛穴内。“若夕、兮兮,你们屁
眼都准备得差不多了吧,今晚我就要给你们的后门开苞。”虽然早已经有将身体
的全部都交给这个男人准备,但两女的屁眼毕竟还是处女,事到临头还是免不了
紧张。感受哥哥的大手正缓慢的深入菊门里面,她好开心,但更加的害羞。
“嗯嗯。我们每天早晚都有浣肠的,保证屁屁洗得干干净净的,就等峰哥哥
了。”虽然小美女兮兮嘴里不肯示弱,但顺着男人手指一紧一紧的屁眼出卖了她
现在紧张的心情。
由于雪菲和若夕都刚刚高潮,聂峰决定先开了小美女兮兮的屁眼,
“小兮,喜欢哥哥玩你吗?”
微微的摆了摆头,看着聂峰的眼睛,平日里无比活泼的连兮兮弱弱的说道:
“我不知道啊,但是峰哥哥之前不是说过吗,人家全部都是属于峰哥哥的。只要
峰哥哥喜欢就行,不用问人家的。”
“那好,哥哥就让小兮跟你姐姐一样,把你后面都开苞了,永远的被我玩弄,
和哥哥永远在一起,做我的小骚女,你愿意吗?”
连兮兮听了一阵欢喜,三天前仍然是处女的她,现在却对着男人,将自己雪
臀挺得更高,让男人更舒服抠弄自己的菊门,对着聂峰淫贱地说道:“峰哥哥,
人家想做你的女奴,永远被哥哥玩弄,想和峰哥哥一直在一起,小兮愿意做峰哥
哥的小骚女。”
不同于小穴阴道,菊花肛穴的直肠细而卷曲,在初期开发时要格外小心,尤
其让要对方身体放松,否则后庭的括约肌会绷得过紧导致插入时受伤。此刻,男
人探索小兮后庭菊花的手指已逐渐添加成两根。同时将依然坚挺的肉棒插入到她
早潮水泛滥的小穴内。小兮只觉得肛穴有撕裂的疼楚,但小穴被插爽产生的快感
又使这种痛苦变得微不足道。
“唔……唔……唔!”
小美女嘴里发出断断续续的高潮吟叫,男人的巨蟒同时插入她的子宫,深插
入后庭的手指也顶到了直肠深处,使她享受到前所未有的官能刺激,阴精潮喷而
出,全身一阵绷紧后瘫软下来!
“呵呵,小骚女,屁眼这么敏感啊,我还没怎么碰你就高潮了,看你还敢不
敢嘴硬,呵呵。”
觉得火候差不多了,聂峰强壮有力的双臂把小美女一双修长的玉腿向后拉起,
胯下粗涨坚挺的巨根对准了微微张开的菊花肛穴,身子勐地一挺就开始插入进攻!
刚刚高潮的小美妇女此时双腿被悬空向后拉起、诱人的雪臀高翘,根本无法
阻止聂峰异常粗大的巨根向她后庭菊花发起的进攻。聂峰的粗长肉棒粘满了爱液
淫水,而小兮的菊花在他先前的抚弄开发下早已处于发情敏感的状态,所以虽然
是头一回被插后庭,又是被那么粗大的巨根插入,却一下便插进了三分之一!
“嗯……呀!”
小美女用力摇着头,那饱满的涨奶巨乳在沙发上滚动、拍打着,她的两手甚
至紧紧抓住沙发上,但这一切都不能减轻丝毫痛楚。男人的巨根粗长得异乎寻常,
三分之一已很具杀伤力,如不是有充分的前戏开发和爱液润滑,光是插进个龟头
就几乎不可能。即便如此,后穴处女被爱人夺走的美少女仍感到菊肛像被一根烧
红的铁棒插入般疼痛难忍,连连哀声呼喊:“啊……好疼……峰哥哥……好大…
…会裂开的……”
保持着插入不动的姿势,聂峰放下小兮的两腿开始爱抚她全身上下所有敏感
部位。过了一阵子,小美女感到后庭的痛苦渐渐减弱、取而代之的是种酥麻舒适
的感觉。这时聂峰淫笑着双手抓住美少女滚圆的臀尖,运用前后推送,把粗大巨
蟒在菊花里慢慢抽插起来。粗大巨蟒把小肉洞填得满满当当,没留一丝一毫空隙。
聂峰一次又一次使劲抽送着自已的粗大巨蟒,让它在她的紧窒的菊花里频繁的出
入。
天生肛门最是敏感的小兮,让她开始开始享受着被干后庭的羞耻快感。只听
得美少女由惨痛的杀猪般叫声一转而为淫荡的呻吟声,彷佛她的肉体淫浸在最快
感的肉欲世界中。“嗯嗯嗯……哥哥……小骚女的屁眼……要被你干死了啊!”
聂峰低头看着自已乌黑粗壮的粗大巨蟒在她的浑圆白嫩的美臀中间那娇小细嫩的
菊花内进出着,而这位几天前还是清纯处女的青春美女,此刻却拚命的用那小巧
可爱的菊花,紧紧地含住聂峰粗壮的粗大巨蟒,贪婪地将它吸入她肉体的更深处。
眼见小美女第一次肛交就学会享受快乐,聂峰欣喜地加快了抽插的力度和速
度,双手握住小骚女高翘的雪臀一下比一下迅勐地抽送起来,使得这美少女爽得
胸前悬荡的一对巨乳波浪般上下左右涌动不已!
“好、好爽……那个地方……竟然会那么爽……我、我快不行了!”
聂峰淫笑着大力拉动身躯,勐烈抽插挺送,小腹和美少女翘起的臀部不断互
相碰撞,发出节奏紧密的“辟啪辟啪”肉声,像炮火横飞的战场上激励人心的战
鼓,鼓舞着勇士们奋不顾身地去冲锋陷阵。
美少女像一只求饶的小狗,四肢发抖,口中呜咽哀嗥,不停地把美臀摆动;
聂峰则像一个进攻城堡的战士,用尽所有气力,横冲直撞,尽管疲劳不堪,也务
求挤入城里,再把庆祝胜利的烟花发射上太空。毕竟是初次开苞,加上原来性爱
经验就不足。不多时小美女就在聂峰的进攻下败下阵来。聂峰狠抓着她的雪臀往
自己的小腹飞快地推拉,一连串抽搐中,滚烫的岩浆便似离弦利箭,高速朝直肠
尽处飞射而去。“啊!干死我了,爱死哥了,烫死我了……”岩浆如子弹般的撞
击在肠璧的刹那,美少女也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大脑里爆炸,全身软得像滩烂泥,
平摊在床面上,就这样失去意识……
整个上午,都没有人来打扰聂峰的淫乱,他玩的很爽。激情过后,聂峰仰躺
在沙发上,今天他的总算将连氏姐妹的前后门开了苞。连若夕和连兮兮此时正趴
他胸膛上休息,两人身上的前后两个洞里面都有精液在缓缓流出来。身前只留下
最善战的连雪菲,只见她正跪在地上用嘴替聂峰将肉棒给清理干净。
自此这三朵姐妹花正式摘下,而今天还很漫长……
上一篇:【美少妇欲海沉沦】
下一篇:【梦想之都】(209)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