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宁缺与莫山山】(续:飞鸟知鱼)(16)

              16 审红鱼
  回到广州的第三天早晨,徐羿就被突如其来的微信搞得郁闷不已。
  这个早上,肖婷继续在三人群里开始早请示工作,不过请示的称呼已经变了:
  「姐姐早上好!姐夫早上好!」
  徐羿好生的无奈,不用想,一定是话痨鱼把两个人的事告诉肖婷了。果然,
叶红鱼回复是一副气急败坏的语气:「什么姐姐姐夫,瞎说什么。」
  肖婷那边发了个笑脸出来,然后一副很正经的语气:「按照婚姻法规定,我
国是承认事实夫妻的。」
  看着叶红鱼没大,肖婷没小的开始在群里拌嘴,徐羿郁闷的关掉微信,开始
准备一天的工作。
  晚上,和叶红鱼在君悦健身完,送她回莫山山家里的时候,叶红鱼说拉萨时
和肖婷聊天说到过HPV疫苗的事,肖婷当时问了她第三针的日期,然后这几天
就天天追问她和徐羿上床没。
  徐羿很是无语,他实在无法理解,女生之间会连这个都聊么,而且还是拉萨
偶遇的陌生人,虽说是一见如故,也没必要连这个都说吧。
  「把人家全身都看光了,还说陌生人呢。」叶红鱼很是嗤之以鼻,一听到这
句话,徐羿立刻闭嘴,他实在吃不准叶红鱼是逗他好玩,还是有点吃醋,女生这
种心思可不好猜。
  叶红鱼看徐羿不说话,又笑着逗他:「肖婷也去打HPV疫苗了,你猜她是
为谁准备的?」
  徐羿皱眉,他是很认真的在经营这份感情,现在两个人都已经发生关系了,
叶红鱼怎么还在想着给他找女朋友呢。
  叶红鱼继续含笑着:「那天我问你,我的胸是不是你见过的最小的,你没有
回答,我就猜是真的,然后我就去问肖婷了。」
  徐羿已经猜到她后面要说什么了,不由唉的叹了口气,果然,叶红鱼接着调
侃:「没想到啊没想到,肖婷那么娉娉婷婷的样子,居然是C,那么有料,对哦,
莫山山也挺瘦的,她也是C,为什么只有我是A呢?」
  徐羿无奈:「你又不是真的在意这个,为什么总要提它呢?」
  叶红鱼大笑:「为了逗你啊。」徐羿也笑。
  说话间,已经到了莫山山家小区门口,叶红鱼拍拍徐羿的胳膊:「肖婷其实
是个很好的女孩,我毕业走了之后,你不妨考虑一下。」然后拉开车门下车,她
并没有看到徐羿的苦笑。
  不过,叶红鱼临走的时候,又转头告诉了徐羿另一个噩耗,徐羿的脸从无奈
的苦笑,立刻变成要哭的样子,因为这周末需要请叶红鱼全宿舍吃饭。
  又是江户料理,第一次见到唐晓棠的地方,从香港回来的第一天,天猫女就
跟叶红鱼吵着要徐羿来这里请客,她还是非常愤愤为什么自己就总是遇到请茶餐
厅的,唐晓棠直接就能碰上江户料理这种级别。于是,回到学校的第一个周末,
一群人就约着来这里庆祝了,打的名义居然是庆祝寝室最后一个女生破处。
  还好,徐羿得知要请客的那天,回家后第一反应就是立刻打电话邀请了陈皮
皮,名义上是谢媒,其实是拉着一个男生搅局。陈皮皮是唐晓棠的男朋友,天猫
女她们说话应该会收敛些,不会在包厢里问那些露骨的问题了吧,之前听叶红鱼
说她们宿舍夜话的内容,尺度大到连他都有些乍舌。
  叶红鱼进入包厢,看到陈皮皮的时候,愣了一下,然后立刻反应过来,冲徐
羿莞尔一笑。莫山山的银铃一样的笑声从叶红鱼背后传来:「你们两个还真是天
生一对,坏主意都想到一块去了,徐羿拉陈皮皮来当挡箭牌,小鱼也是,宁缺刚
下飞机就被她给拉来了。」
  然后,一个瘦削的男生一脸尴尬的从叶红鱼和莫山山身后走了出来,冲徐羿
举手打了个招呼:「徐羿你好,我是山山的老公宁缺,是叶红鱼硬拉我过来的。」
莫山山促狭着笑着:「叫徐羿太生分了,叫妹夫吧。」
  宁缺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天猫女非常气愤的大叫:「说好了今天
审徐羿的,你们两个猪队友居然把男朋友都带来了,这还怎么审,我可是一早就
打发王书自己去图书馆了。」
  唐晓棠举手叫屈:「我发誓,皮皮不是我带来的,你没见刚才我们俩进来看
到他的时候,我是怎么踢他的,他赖着不走我有什么办法。」
  莫山山也举起手来:「我有好多把柄在破鱼手上,她用其中一条交换宁缺过
来的……」
  宁缺好奇的问叶红鱼:「什么把柄,是我知道的事么?」
  叶红鱼得意的眯着眼睛:「当然是不能让你知道的事情了。」然后,哎呀一
声大叫,屁股上被莫山山狠狠的掐了一把。
  天猫女在旁边打掉了莫山山的手:「小鱼现在有主了,山山你再掐她屁股,
要经过徐羿同意才行。」
  徐羿暗暗叹气,天猫女这么快就把话题引到了他和叶红鱼身上,这可还没开
始点菜呢,看来这顿饭吃起来不会容易。
  叶红鱼笑着把菜单给了天猫女,让她点菜,莫山山噗哧一笑,为了让天猫女
少说两句话,小鱼真是无所不用其极了。
  天猫女开心的翻着菜单,唐晓棠不停的在旁边指:「这个以前吃过,非常好
吃……」
  不过,天猫女才点了一半,徐羿就把菜单拿过来了,她虽然嘴上说的很凶,
天天吵着吃龙虾鹅肝什么的,真到点菜的时候,却净捡便宜的来,连鱼籽炒饭这
种纯填肚子的东西都点出来了。
  看着徐羿轻松的报着一个一个的菜名,天猫女有些惭愧:「唉,花钱这种事,
我还是下不了狠手。」
  徐羿微微一笑,叶红鱼曾经跟他说过,天猫女虽然是政府官员的女儿,但是
因为当地的政治环境,父母行事都极为谨慎,有钱也不敢花,对女儿要求也特别
严格,奢侈品和高档品也都完全不沾。这反而造就了天猫女的独特风格,一个天
天在天猫淘便宜货的平民风格的官家女。
  点完菜,徐羿拿出一个盒子递给天猫女:「送你的小礼物。」
  天猫女大喜:「YSL的星辰?你买到了?」
  徐羿微笑:「幸不辱命。」
  莫山山又是噗哧一笑,这是上来就堵天猫女的嘴,而且直接明说是送她的礼
物,她肯定没法付钱了,只能欠着徐羿的情,好厉害的手段,这种人唐晓棠说他
没追女生的经验,鬼才信他。
  天猫女一边撕包装,一边奇怪,一管口红为什么用这么大的盒子,打开之后,
一声惊呼,六只方形口红闪着金色光芒排在她的面前。
  唐晓棠也哇了一声,然后问:「为什么有六只。」
  天猫女对唐晓棠解释:「星辰一套总共六只。」然后有些犹豫的看着徐羿:
「我只请你帮我带一支的,主要是那个色号国内买不到,这六只的话,礼物太重
了,我还是付你钱吧……」
  叶红鱼笑着说:「不用不用,徐羿是不知道该买哪个,才一下全买了的。你
们不知道,当时店员问徐羿色号的时候,徐羿有多可爱,他很认真的跟人家解释:
我要星辰那一款。」
  叶红鱼把徐羿的表情和语气模仿的惟妙惟肖,女生们大笑,问然后呢。叶红
鱼继续描述:「店员感觉跟他没法沟通,直接把六根口红全拿出来,给他看口红
是有不同颜色的,徐羿这才知道色号这回事,然后又不好意思再打电话回来问,
直接就全买回来了,反正肯定有合适的。」
  天猫女这次却没笑,而是奇怪的问:「我不是微信说了么,方便的话,帮我
带一只YSL星辰口红回来,星你那个。」
  徐羿有些奇怪:「星你是什么?我当时没看懂。」
  其他女生也都不明白,天猫女无奈解释:「星你是星辰系列的52号色,但
是一般都叫星你色,因为《来自星星的你》里面全智贤就用的这个色。」
  其他3个女生一起「切」了一声,明显对这个并不感兴趣,全宿舍被叶红鱼
带的几乎只看美剧和英剧,除了天猫女,其他人都不碰韩剧。
  唐晓棠突然插话:「还好你没让徐羿给你买MAC,要不他抱回来一台苹果
笔记本,看你怎么收场。」
  天猫女哭丧着脸:「那就真的只能扛着砍刀逼小鱼嫁过去了……」看到一头
雾水的几个男生,无奈的解释:「MAC也是一种口红的牌子……」
  众人的大笑中,天猫女又犹豫着问徐羿:「我自己用不完这么多,可不可以
分给别人几管?」徐羿笑着点头。
  天猫女兴奋的拿出两管,塞到唐晓棠手里:「这两个是斩男色和告白色,比
较艳,最适合你了。」
  唐晓棠笑着收下,天猫女又拿出一管:「山山,你的嘴唇本来就很红艳,用
这管淡色,显得很知性。」
  莫山山转头笑着问宁缺:「想不想我涂口红?」宁缺把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
  天猫女受挫之后转向叶红鱼,还没说话就被拒绝了,叶红鱼很干脆:「我不
要!喝完水都得擦杯子!」
  然后一群人很开心的看着天猫女对着四管口红在那发愁,她平时也极少用,
只是追新鲜,这四管恐怕几年都用不完。
  整个吃饭的全程都很轻松,也许是陈皮皮和宁缺的在场,让女孩们收敛了太
多,聚会在聊天和日常八卦中结束,并没有真正去审问些什么。
  吃完饭,叶红鱼让徐羿送唐晓棠和天猫女,她去莫山山和宁缺家里,莫山山
一脸奇怪的样子:「小鱼,你不都和徐羿那个了么,怎么不住他那?」然后,笑
着被一脸羞怒的叶红鱼追着掐。
  宁缺冲徐羿抱歉的说:「小鱼确实说过,计划每周六住你那边,但这两天她
有一个比较急的软件项目让我帮忙,我只有晚上有时间帮她,所以她住我们那里
比较方便,下周她就可以住过你那里去了。」
  徐羿哑然,直觉上告诉自己,一脸诚恳的宁缺说的是真话,但这真话应该也
是在戏弄叶红鱼吧?短短几句话,把能出卖的信息,一下子出卖的干干净净,所
谓损友,不外如是吧。唐晓棠说过,他们三个人里,宁缺是最不起眼却是最厉害
的那个,看起来很有可能是真的。
  果然,叶红鱼回过头来用力踢了宁缺一脚:「谁说我要和徐羿同居了,以为
都像你们两个一样着急,还上学呢就把婚给结了。」
  莫山山笑着说:「你不是一直羡慕我们这样的吗,你想大学结婚现在也来得
及啊。」
  叶红鱼有些气愤的想继续去掐莫山山,却听到后面徐羿的声音响起:「我没
意见。」
  这个混球,连这个浓眉大眼的也叛变了,联合莫山山来整自己,叶红鱼羞恼
的转过头,却发现徐羿一脸的温和,却一眼的坚定,他居然是说真的!
  经历过那么多女生的富二代,居然就这样简单的一诺终身么?叶红鱼心里一
阵发慌,没敢搭话,转头硬拉着莫山山和宁缺离去。
  唐晓棠和天猫女这时却完全没有起哄,她们还是能分清事情的轻重,玩笑的
尺度的。看到叶红鱼仓皇逃走,唐晓棠叹了口气,拍了拍徐羿的胳膊表示安慰。
  天猫女惋惜的说:「哎,金龟婿啊,金龟婿啊……」
  天猫女的惋惜声一直持续到回宿舍,和唐晓棠两个人在床上一人拿着本书在
床上装模作样,却谁都看不下去,一直再聊徐羿和叶红鱼的事。天猫女对他们的
关系非常看好,唐晓棠却不是特别乐观,她了解叶红鱼对性爱的事看的非常淡,
只是上床对她是完全没有任何约束力的。
  两个人讨论了半天也没结果,最后还是都怪在陈皮皮和宁缺两个猪队友身上,
他们过去搅什么局嘛。
  正抱怨着,门推开了,莫山山笑眯眯的走了进来,冲她们两个比了个胜利的
手势,叶红鱼灰溜溜跟在后面,一脸苦相的进了寝室。
  天猫女大喜,一骨碌从床上翻下来:「山山,我就知道,还是你最靠谱了!」
  唐晓棠也非常兴奋,下床先把门反锁了,防止叶红鱼临阵脱逃。
  莫山山笑着说:「放心,我和小鱼今晚睡寝室,想怎么审就怎么审。」
  叶红鱼一脸哭相,也不知道被莫山山用了什么手段挟持到宿舍来了。
  天猫女和唐晓棠本来就学不下去,这下正主来了,更是把书本扔在一边,要
求立即进入审讯模式。
  四个女生围在桌前,屋里只开了一盏小台灯,昏黄的灯光下,叶红鱼脸色红
红的甚是好看,原来她也有害羞的时候。
  天猫女的第一个问题就极为劲爆:「徐羿的丁丁大不大?」
  叶红鱼有些羞恼:「我这是第一次好不好,我又没见过别人的,怎么知道他
的大不大。」
  天猫女挠挠头:「这也是哦。」
  唐晓棠直接跳上床,把笔记本拿了下来,打开3DMAX,极快的渲染出一
个圆柱体,不停的让叶红鱼修正长短和粗细,叶红鱼这才有些郁闷的发现,自己
好像并没有在光亮的环境中,看见过那个东西勃起的样子。
  叶红鱼回想着那晚自己最后用手的感觉,右手握了个圈给唐晓棠看粗细,然
后想了想当时的动作幅度,模仿着记忆中上下往复,根据感觉调整幅度,天猫女
笑着说感觉小鱼在演A片。
  五分钟后,看着屏幕上棒槌一样的东西,天猫女认定徐羿算得上天赋异禀,
完全不是之前大家担心的样子货。
  莫山山也点头:「差不多就是胡歌了。」
  「胡歌?」几个女生都有些不解,唐晓棠很好奇:「这是什么梗?胡歌的很
大么?和他的脸风格不大一样啊。」
  莫山山无奈的说:「你们想一下胡歌的拼音。」
  「huge……」天猫女看着笔记本屏幕上唐晓棠敲出来的字符,恼怒的冲
莫山山大喊:「不要逮机会就讲黄段子,你让我以后怎么面对我的偶像啊!」
  唐晓棠好奇的问:「你的偶像不是鹿晗么?」
  天猫女气哼哼的说:「我比较花心不可以啊?」
  天猫女看着在旁边幸灾乐祸的叶红鱼,最终还想核实下:「徐羿每次进去的
时候,会不会碰到你最里面的地方,那个很软的,一碰你就会酥的地方?」
  叶红鱼很无奈:「你直接说宫颈口不就好了,我只是没经验,但我不是白痴
啊。」然后无奈的承认:「几乎每次都会碰到。」
  天猫女掩着嘴啊了一声,很羡慕的样子,说王书只是刚进去时候能碰到,后
面就很难了。唐晓棠笑着说:「是啊,你第一次说这个事的时候,我还没和皮皮
在一起,你只和山山讲了。后来那天晚上卧谈,山山说讲一个鞭长莫及的故事,
我还以为是要说历史典故呢……」
  羞人的旧账被翻出来,天猫女气愤地扑倒了莫山山的身上,用力的咯吱,几
人笑成一团。
  笑了半天之后,叶红鱼有些郁闷的说:「告诉你们一个悲惨的事情,徐羿的
胸比我的大……」
  天猫女眼睛立刻亮了,表示一定要找机会摸一下,唐晓棠也点头,说男生的
胸肌是练出来的,陈皮皮的也比她的大,摸起来还特别实,手感特别好,不像自
己的软趴趴的。而且陈皮皮的胸部肌肉还会跳,能自己控制一弹一弹的,说是举
铁举出来的。
  叶红鱼非常赞同,说起健身时经常看见徐羿坐在哑铃墙旁边的那个长凳上,
一呆就是半个多小时,每次至少十几组动作,那时候肩上和胸上的肌肉充血后边
的特别蓬勃的样子,她就总想去摸一摸,天猫女立刻举手,要求同去。
  唐晓棠白了她一眼:「让你家王书自己练了给你摸。」
  天猫女苦着脸:「王书不爱动,现在能每周跟我去学拉丁舞已经很不容易了。」
  莫山山一副好奇的样子:「拉丁舞?意思是你拉着王书的丁丁跳舞么?」
  唐晓棠大笑:「山山,不要逮着一切机会讲黄色笑话,宿舍里还有黄花……
不对,已经没有了,你随便讲吧。」
  矛头还是又引到了自己身上,叶红鱼无奈的翻了个白眼,索性破罐子破摔:
「小猫,你带王书去跳拉丁舞,是不是想把他的丁丁拉长一点。」
  天猫女立刻抓住叶红鱼的手开打:「让你显摆你家男人丁丁大……」
  莫山山笑着追问下一个问题,她更关心徐羿体力的问题,问徐羿时间久不久。
  叶红鱼点点头,郁闷的说,自己里面后来太疼,太烫,是用手给徐羿弄出来
的。几个女生又是一阵的艳慕,东西又大又持久,叶红鱼是捡到宝了,唐晓棠甚
至关心叶红鱼以后受不受得了徐羿。
  唐晓棠又有些好奇徐羿会不会太重,压在身上会不会喘不过气来,毕竟叶红
鱼只有一米六,在徐羿面前着实娇小了一点。
  这个问题,让所有人短暂的转移了战火,谁都知道陈皮皮庞大的身躯让唐晓
棠不堪重负,现在每次都是唐晓棠用女上位的姿势,也算是甜蜜的烦恼。
  叶红鱼回想起来,好像没有感觉到什么重量呢?也许是徐羿一直用胳膊在撑
着床么?她实在没有注意到这点。
  审讯一段时间之后,性爱的各种细节已经被几个没下限的女孩扒了个一干二
净,然后,唐晓棠好奇的问了个问题:「既然徐羿性能力没有任何问题,那他为
什么现在才下手,小鱼明明就是送到嘴边的肉,他居然一直都不吃?」
  莫山山摇头:「这个正常吧,他应该是怕小鱼生气。我高二时就想给宁缺了,
他一直忍到高中毕业,还是我主动要求才和我上床的,男生可能没有我们想象中
那么色吧?」
  天猫女和唐晓棠一起「切」了一声,表示不屑,认为高中和大学,心理上完
全没有可比性,天猫女认为徐羿是之前和女孩上床太多了,对性不新鲜了,所以
无所谓。
  莫山山又反对,她很坚信性这件事,一定是尝到好处之后才会更贪恋,之前
高中没上床时,也没觉得有什么,现在宁缺出差一周,她都会觉得很难熬。
  几个女生叽叽喳喳的,完全转移到了徐羿到底为什么现在才对小鱼下手的话
题上,直到唐晓棠问出一个终结性的问题:「小鱼,今天宁缺说了一句,你计划
以后每周六去徐羿家里住,是不是真的?」
  「咦,小鱼,你怎么不说话了?那就是真的了?」
  「看,小鱼脸红了,一定是真的!」
  「哈哈哈,你真是一个小馋猫!」
  「小馋鱼!」天猫女愤愤的纠正着。
  而叶红鱼被莫山山等人审讯的同时,徐羿也正被另一个烦人精搞的无比郁闷。
  「姐夫,你那天是不是表现的很厉害啊,红鱼姐似乎很满意呢?」
  「姐夫,你们一共做了多长时间啊?」
  「姐夫小气鬼,你不告诉我,我自己去问红鱼姐去。」
  「姐夫,你们男人是都不关心胸的大小,还是只有你不关心?」
  「姐夫,你们第一次也带套了啊,不是说这种有纪念意义的时刻,不应该带
套吗?而且红鱼姐不是已经打完疫苗了么?」
  「你发的这什么表情?我那次带着套去找你,是因为那正好是我最危险的几
天!否则我才不会带呢,买的时候很丢脸呢!」
  「姐夫姐夫,你们用的是我那次留给你的套套么?是么?是么?」
  「嘻嘻,很好用吧,我特意选的超薄和加大的,3只装要60多块钱呢。」
  「姐夫,是红鱼姐的胸好看,还是我的胸好看?」
  「哈哈哈,你不说话了,我知道答案了,我很满意了,姐夫byebye。」
  「要叫师兄!」徐羿无奈的回复。
  「姐夫88。」肖婷对徐羿的要求视若无睹,发了个小猫伸头往前蹭啊蹭啊
的动图,然后跑了。
  徐羿舒了口气,关掉微信,然后躺下准备睡觉,突然想起宁缺说的那句,叶
红鱼打算每周六过来住,如果是真的,那可真好了,肖婷留给自己的那个避孕套,
还真的挺好用的,回头继续买那个型号,徐羿微微笑着。
  那边的叶红鱼也在微笑着,其他三个人都已经睡熟了,她还是瞪着双眼没有
一丝睡意,真的要每周六都去徐羿那里啊,那就去吧,在他怀里,枕着他的胳膊
睡觉,很暖和很舒服呢,做的时候也很舒服呢……
  不对,下周六该来那什么了,就没法做了,要不要提前两天过去呢?不要吧,
会被山山取笑的,还是周六去吧,不行可以用手嘛,用嘴也可以……
  不过,叶红鱼并没有坚持到周六。
  周三晚上,难得叶红鱼比较空,健身房练完有氧,又陪着徐羿进了泳池。毕
竟已经有了真正的肌肤之亲,泳池之中有一小半的时间是两人的卿卿我我耳鬓厮
磨。不知不觉9点半了,叶红鱼的手环震动起来,她抬起手腕示意,准备拉徐羿
一起走,徐羿却微笑的揽住了她的腰肢,俯下身在她耳边小声说:「小鱼,今天
不要回去了吧,我在酒店定了一个房间。」
  叶红鱼愣了一下,然后微笑着冲徐羿摇了摇头。
  徐羿心里有点失落,都一周多没亲密了,难道那一晚真的只是为了完成她预
定的大学里的任务么?或者像宁缺说的那样,叶红鱼只会在周六才会和自己共度
良宵。
  看着徐羿失落的表情,叶红鱼一脸坏笑:「我又没带书,又没带笔记本过来,
你要是有体力能从10点一直做爱到12点的话,我就不回去拿东西了,如果不
行的话,那就送我去山山家拿我的包。」
  徐羿立刻说:「我开车带你去拿……」
  叶红鱼促狭的笑:「不想挑战一下吗?」然后很认真的说:「把酒店房间退
了,去你家吧,我不喜欢在外面做爱。」
  徐羿并没有开车带叶红鱼去莫山山家取东西,而是直接开回了自己家,叶红
鱼乖乖的坐在副驾,悄悄的有点脸红,真的要从10点做到12点啊,这是不是
给自己挖了个大坑啊,昨天宁缺和山山,做了两次,也只做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吧?
而且,这一次下面要还是很烫怎么办……总不能用嘴给他弄一个半小时吧……对
了,上次计划的用嘴给他弄出来,然后让他射在嘴里,然后去吻他,今天晚上可
以试试……
  不过,事情并没有往叶红鱼计划的方向发展,因为徐羿真的用足了两个小时。
  经验贫乏的叶红鱼根本不知道,原来进入之前的轻怜密爱,温柔缠绵可以持
续的那么久那么久……
  叶红鱼感觉自己都快要完全化在徐羿的怀里了,身上每一寸肌肤都被徐羿摸
遍了吧,耳垂也湿漉漉的,小小的胸脯被逗弄的居然有涨涨的感觉,好像每个毛
孔都想被他爱抚,想融到他的身体里啊。
  当徐羿的一个手指不知什么时候,探到她的最里面,轻轻拨弄那个很奇怪的
地方,叶红鱼一阵一阵的眩晕,面对徐羿的唇也没有任何的拒绝,连自己小巧的
舌头什么时候被徐羿吸走都没有意识到。
  只是沉溺,只是欢愉。
  想被充实,想被穿透。
  终于进来了,像那天一样的坚硬,一样的火热,只是这次,自己一点点不适
都没有了,没有撕裂,没有滚烫,就连初入时的一丝胀痛,都只是为欲海中增加
的一抹血腥,更加的推波助澜。
  不知多久之后,当叶红鱼终于抵御不住惊涛骇浪般的快感,四肢百骸被高潮
放肆洗涮,眼前一黑失去意识的瞬间,脑海中最后一个想法竟然是:「他可千万
别这时候求我嫁他,说不定会答应他的……」
上一篇:【姐妹迷情 】
下一篇:【情欲旋涡】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