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看不见的爱人】【9】崔老师的意外身亡和警花王丹芊的登门造访

              看不见的爱人9
  在肛交结束之初,女性的后穴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恢复原样。我在周凌霄的
尻穴中内射后,立刻将她倒放在沙发上,避免精液倒灌,从而功亏一篑。
  我仰坐在与之相邻的一张单人沙发上稍作休息,嘴里喘着粗气,额头满是汗
珠。同时给两个女人配种自然是件令人神醉心往的事,但也是件劳形苦心的活计。
  哪个男人不羡慕休·海夫纳那样淫靡奢华的生活?被无数玉面妃嫔环绕簇拥,
纸醉金迷,夜夜笙歌。当下,庞卿和崔梦婷始终是我最稳定的性伴侣,今夜过后,
我与周凌霄的关系也将由好友晋升为炮友。虽说这三位并没有西洋美女放荡狂野
的本性和妖娆魅惑的风情,但仅相貌身段而言,她们不输给那些金发碧眼的兔女
郎们。
  一个世纪之前,伟大的作家鲁迅先生曾向我们揭露了一个会「吃人」的社会。
  一百年过去了,如今的中国社会更是将「吃人」发展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金钱至上的极端利己主义大行其道。绝大多数的漂亮姑娘都
愿意投入资本的怀抱,甘愿为了穿绸裹缎而沦为权贵们的玩物。
  中国本就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加之「笑贫不笑娼」的社会风气,让本就乱象
丛生的中国社会更加畸形。性的供需关系极度紧张,大量的优质性资源都围绕在
资本身边。
  这些漂亮姑娘非常执着于跟显贵豪绅们的勾兑,在她们眼中,这是最「值得」
  也是最「公平」的交易。但她们又十分不希望被人贴上「婊子」「荡妇」的
标签,这也就完美诠释了什么叫作「做了婊子还要立贞洁牌坊」。
  任凭那些女人如何精明算计,但婊子始终也只是婊子,俯拾即是,弃如弁髦。
  「物以稀为贵,酒以陈为美」,把自己关在「广寒宫」内的清新女子凤毛麟
角,终日浓妆艳抹的世俗女子却比比皆是。孰尊孰贱?一眼辨识。
  我等小辈比不上那些手握权柄的花花公子们,只能在谧谧长夜里干些窃玉偷
花的勾当。虽不如他们那般风流潇洒,也算得上是逍遥自在。钱能买来玉面柳腰,
却买不来温文尔雅。我无法让庞卿对我娇嗔满面,但至少我用非常「低碳环保」
  的方法长期盘踞着一位高雅美人的胴体。
  我所拥有的是当今中国最稀缺最优质的性资源。我不仅要榨干庞卿身体里的
每一滴性爱价值,还要强夺其性爱的附加价值——生育。
  卑劣手段也好,非法侵占也罢,反正她们在熟睡之后,其身体的闲置本就是
一种浪费。如果能够加以利用,哪怕只是为我所用,也能算作是避免了社会资源
的流失。如果按市场价进行估值,我怎么也有个百万身价了吧?
  「喂喂喂!?在发什么呆呢?」
  一只手在我面前上下晃动,我为之一怔,下意识抓住了它。手如柔荑,肤如
凝脂。手腕上戴的银骨手串流光溢彩,璀璨生辉,猫眼石、篮锆石、紫琉璃无一
不绚丽夺目。
  「周凌霄?」看到这,我一惊。
  「你干什么呀!?」
  我寻着声音猛然看向右边。
  「放手,你捏疼我了。」周凌霄有些不满的语气说道。
  「不好意思……」我赶忙松开了手。
  周凌霄左手护着右手,鼓着嘴瞪我。
  「该登机啦!还坐着干嘛?」
  周凌霄把手机放进背包,准备起身走开。
  「登机?」
  「我说你是睡迷糊了还是在梦游呀?一大早见你都是这幅无精打采的样子。」
  「哦……可能是昨晚没休息好吧。」
  「我不管你了,我要先走了。」周凌霄背上包包,刚要站起身子。「啊…
  …疼!」
  只见她突然紧皱眉头,张大着嘴,一副痛苦不堪的表情。
  「你怎么了?」我问道。
  看她微曲着膝,半弯着腰,左手放在自己的屁股上。再配合上脸部的表情,
像是被人从身后插入了一样。
  她看了我一眼,但没说话,就转身走开了。
  结束了公司活动,周凌霄也回归了自己的穿衣风格。上半身是粉红的纯色T
恤,下半身是白色的百褶长裙搭配Adidas的复古款板鞋。文艺少女和街头
时尚的风格混搭,又酷又靓丽。
  看着她有些踉跄的背影,我快步跟上去。
  「你真的没事吧?」
  「没事没事,就是突然……」周凌霄欲言又止。
  我看向她下身摆动的白裙,瞄见那裙摆下的纤纤玉腿,不禁又起了生理反应。
  一夜的时间太过短暂,还来不及尽享周凌霄的诱惑,就匆匆结束了。虽彻夜
狂欢,但仍旧流连忘返。
  「我帮你吧。」
  我假借帮忙之名,抓住周凌霄推着行李箱的手,回味她的冰肌玉肤。
  她瞪了我一眼,目光又瞥向走在前面的同事。
  虽然周凌霄已为他人之妻,但以我跟她的好友关系,她是不会介意我这种程
度的揩油。她真正想表达的意思是让我注意一些,被其他同事看到的话会影响不
好。
  「昨晚被我肏得淫水直流也没见你面露羞涩,现在倒反矜持了?」我的眼神
偷偷瞄向周凌霄小腹,脑海中浮现的满是一幕幕淫秽下流的画面。「既然周凌霄
被我肏成现在的狼狈模样,那庞卿呢?」
  我开始在人群中找寻庞卿的身影。花纹白底的纱质上衣,高腰包臀的棉质短
裙,轻薄通透的连裤黑丝。仪态不凡,卓约多姿,与昨晚那个淫水四溅的庞卿判
若两人。
  「如此看来,庞卿的身体应该并无大碍。」
  庞卿越是这般高贵典雅,我越是想大声告诉所有人,我与庞卿之间的狐绥鸨
合。让他们都知道,这么个闭月羞花的仙女子怀的是我的孩子,享受周遭向我投
来的羡煞目光。
  更何况,庞卿这件近乎完美的艺术品,也有被我雕琢过的部分。在我的数月
调教下,庞卿的身体能淫如娼妇,贱如妓女。被蹂躏奸淫后,也能快速恢复。所
以才有了今日这个更趋于完美的庞卿,在外人眼里端庄文雅,在我的眼里放荡下
流。
  由于是一起购票,我跟周凌霄仍旧是座位相邻。虽没有来时那么幸运,但我
与庞卿的座位也只相隔数十公分,一个走道的宽度。
  庞卿优雅地叠腿而坐,继续看着三毛的书。与我相邻的周凌霄就显得没那么
自然了,多次微调坐姿,似乎下体的不适仍未完全消除。
  古代军队里的营妓伺候数百名士兵,隔天仍能行军打仗。按说将周凌霄投入
古时军营,杂役活计和上阵杀敌的事情她肯定不行,但充当泄欲工具的任务她肯
定没问题。为何被我折腾了一夜就成了这样?被我直击要害后变得一触即溃?我
想不然,通过对周凌霄的身体条件进行分析,结合观察周凌霄的系列举动,我想
她的痛楚多半是来自于后穴。
  「如此说来,昨晚应该是周凌霄二十三年人生的第一次肛交。」
  我将目光停留在周凌霄的脸上,饱满的上眉,明亮的双眸,娇嫩的双唇如同
玫瑰般红艳诱人。好一个惹人怜爱的女孩子!
  「虽然双穴通插也玩过了,孩子也让你怀上了,但我还是希望我们能有更多
机会共度春宵。你说呢?」
  「什么呀?」
  周凌霄转而看我,我们四目相对。
  「想看你好点没有,关心一下你不行吗?」
  「神经病,没空理你。」
  说罢,周凌霄拿出平板电脑,又开始看些在我眼里很是无聊的国产连续剧。
  我轻轻摇头,心里想着。「霄霄呀霄霄,你就不能在气质上向庞卿靠拢一些
吗?」
  当然,「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庞卿「尻穴奴隶」的美称也不是因为天赋
秉然。回想起过去三个月的种种经历,犹如浮光掠影般,一幕幕突然在脑海中重
现。
  今年六月初的时候,我对爱慕已久的女上司庞卿实施了迷奸计划。一切都很
顺利,她在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沦为了我的性奴隶。之前仅停留在我脑袋中的邪恶
想法都在她身上得以实现了,那段时间的我终日都在盼望黑夜的降临。
  六月底,庞卿的男友前来看望庞卿。我也趁此机会,向庞卿男友公布了我跟
庞卿通奸之情,当面给他戴上了绿帽。
  在那后,我的胆子越来越大,开始想要在庞卿身上尝试我不太敢尝试的肛交。
  毕竟后庭不同于阴道,它用于性交的功能是人为开发的。既然是人为开发的,
那肯定不能像肉穴那样即插即用,需要慢慢地尝试和适应。
  我还记得很清楚,那一天庞卿心情不错,一整天都没有训斥我们,偶尔还能
在她脸上看到笑容。人心情好的时候,身体应该也会相对应的放松一些,所以我
决定那天晚上开始对庞卿进行肛交尝试。
  深夜,我先用肉棒将庞卿肏至阴道高潮,然后戴上手套,涂抹润滑剂,用手
指刺激庞卿的后穴。第一步是用手指在她尻穴周边画圈,然后才是用食指尝试性
地插入庞卿的后庭。
  因为庞卿刚性高潮过,后庭周围的肌肉组织都比较放松,手指的前半截进入
时,庞卿都未有所反应。但随着手指的不断深入,庞卿的身体也察觉到了异物的
入侵,后穴开始了出现明显的收缩。
  「亲爱的,放松一点……」
  又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尝试,情况也并没有好转。
  「单食指的插入都无法接纳,肉棒想要插入,肯定是行不通的。」
  那天晚上,我未能如愿完成与庞卿的肛交尝试。
  还好我没有就此作罢,而是坚持每天都尝试一下。随后的几天,我也惊喜地
发现庞卿身体的变化。食指插入到庞卿后庭后,她不再出现不良的反应。随后我
用手指在她的后穴内进行慢速的抽插,先是食指,然后是食指中指一起。
  速度加快一点,手指分开一点。我在慢慢尝试,庞卿也在慢慢适应。我的右
手扣弄庞卿的后庭,左手摩擦她的阴户和阴蒂。当我看到一股白浊液体从庞卿屄
中流出时,我知道那是庞卿的身体在告诉我,它已经做好了与我肛交的准备。
  我让庞卿平躺着,在她腰下垫上枕头,以让我的肉棒的插入角度更加适宜。
  给肉棒戴上安全套后,就算是完成了所有的战前准备了。
  先将龟头抵在洞口,然后慢慢往里送。由于肉棒的尺寸更大些,被插入时肯
定有更强的异物感,这一点可以从庞卿后庭的收紧程度感受到。但「开弓哪有回
头箭」,我继续将肉棒插入,直到整个肉棒都被吞没掉为止。
  庞卿皱着眉,面露痛苦的神情。后穴也收得很紧,似乎很不欢迎肉棒的光临。
  「庞卿女神,请放轻松一点,你越是这样越会觉得疼的。」
  我轻抚庞卿的头,亲吻她的嘴,试图安抚她的紧张。见她有所缓和,我的肉
棒才开始进行慢速地进出。虽然速度很慢,力道很轻,但庞卿脸上表露出的痛苦
神情却始终没有减少。
  「亲爱的,你也要学会痛并快乐着才行……」
  我加快肉棒在庞卿后庭抽插的速度和力度。与此同时,大拇指按住她的两瓣
大阴唇,同时向外用力,将她的阴户彻底打开。
  从迷奸庞卿之日起,我对于性的认知不断地被刷新。但当时的我确实被眼前
的所见给震惊了,我看到了庞卿最淫贱不堪的一面。
  抽插了四五分钟后,我身子一颤,一股热流从肉棒涌出。我跟庞卿共同完成
了人生的第一次肛交体验,这段宝贵的经历,今后回忆起来都将是非常美妙的。
  第二天,庞卿也出现了一些不适反应。那一天的她,走路速度很慢,步子迈
得很小。整个公司只有我知道她的秘密,既暗自过瘾,又暗自祈祷她不要有所警
惕。
  那一夜的疯狂后,我完全喜欢上了肛交。沉睡的庞卿不能用言语表达,但是
她的身体也用实际表现展露出了对肛交的接纳。
  回想到这里,我不禁将眼光向右瞥去,看向走道那边的庞卿。
  她距离内裤走光就只有裙子遮掩住的十来公分,大腿的三分之二都裸露在外。
  虽然她也有意地用包包做些遮挡,但从侧面还是看得真切。黑丝紧贴她的肌
肤,附和着她双腿的优雅线条,从小腿一直蔓延到裙摆下。
  「行为影响思想」,在我的调教之下,庞卿的肉体变得愈发淫荡,她的观念
也会随之变得愈发开放吗?暂不得而知。
  登机前看到她时,就觉得她的裙子比往时要短。加上包臀裙本来很容易往上
缩,坐下时更是如此。在公司里还好说,有桌子挡着,在飞机上可就是一览无余
了。
  以我对庞卿的了解,裙子这么短,她也绝对不会穿保险裤。我多次翻看她的
衣柜,从来未看到有保险裤这类的东西。七月初,趁加班时在庞卿的办公室内迷
奸了她,当时的她也没有穿保险裤。庞卿诚人不欺,或许在她眼里,选择穿稍短
些的裙子就是为了展示女性的魅力和性感,穿保险裤之类的东西就是在自欺欺人
了。
  「不知道周凌霄是否……」我将目光转回周凌霄身上。「……这么长的裙子,
应该没那必要。」
  我的意识开始有些模糊,毕竟昨晚一宿都没歇着,确实需要小睡一下。我戴
上眼罩和颈枕,靠在座位上休息。
  周凌霄仍旧待在我的身旁,好似从未离开一样。我检查了一下她后穴恢复的
情况,确认已经OK之后,将她横摆在床上。随后是将浴室中的庞卿抱出来,同
样横着摆放在床上。她们两人相距五六十公分,刚好能容下我躺在中间。
  忙乎了好一阵子,终于享受到了左拥右抱的待遇。右边是庞卿,左边是周凌
霄。
  「坐飞机来上海的时候,我的座位就同时与你们相邻,也称得上是一次『双
飞』吧。只不过那一次,仅仅是坐在你们身边,闻闻你们身上的香味罢了。」
  将她们的手与我十指相扣,然后放在我的胸前。
  「不像现在,摸奶、肏屄,想对你们做什么就能够做什么。嘿嘿……」
  「庞卿,你想要男孩还是女孩?」我将头转向右边。「不过我想要女孩。我
们生个女孩,将你这独有的气质延续下来,那该多好。」
  「霄霄,你呢?」我再将头转向左边。「我还是喜欢女孩子。如果是女孩的
话,她也肯定能像你这样俏皮可爱。」
  我将她们的手背放到我的嘴边,分别亲吻了一下。
  「那就让我们一起来『造人』吧,完成这次配种派对的最关键的一个环节。」
  我移动周凌霄的位置,让她紧挨着庞卿。我将浴室内的铁管拿出,再从背包
中翻出几根细绳,以及四根质地较软、长度较长的皮带。先将四根皮带分别绑在
靠近膝盖的大腿部位,再将铁管从她们的膝盖后窝穿过,最后通过扣具将铁管和
皮带连接起来。
  将铁管往上推,让庞卿和周凌霄两人的腿同时抬起。用细绳绑住铁管,再从
她们两腿之间穿过,栓在她们脖子的项圈上。如此一来,她们的腿将保持抬起的
姿势,将她们淫荡的下体暴露在我面前。同时,她们受到脖子上项圈的牵引,头
部会微微抬起,面朝我所在的方向。方便我在肏她们屄的时候,欣赏两位女士的
美貌容颜。
  之前在浴室的时候,我就已经玩过一边肏屄,一边用她们的身体演奏乐曲的
游戏。观赏性和可玩性上都很不错。可惜了!此时她们的后穴都被我射入了精液,
我再用肉棒插入的话,极大可能会导致精液的外流。
  让她们怀孕是我送给她们的大礼,但一个小小的受精卵,看不见摸不着。除
了自我精神上的极大满足,很难向人炫耀。而在她们后穴内的精液,就是我送给
她们的见面礼。不仅看得见摸得着,甚至还能让她们感受到它在体内的温热。
  我可指望着她们能够带着我的精液,飞越千里距离,回到那个熟悉的城市。
  如此一来,我可有了向他人炫耀的资本。
  「看到没?整个集团最漂亮的女人——庞卿,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还有还有,
周凌霄认识不?也是我们部门的,青春靓丽,活泼可爱。她们都是我的肛交性奴
隶。不信?不信可以检查一下她们后穴,看看里面是不是都有我的精液。」
  不管怎么说,庞卿和周凌霄的后庭都没法再用了。本来还想着趁此次机会,
再玩一个音乐类的游戏。条件不允许的话,也只好放弃了。
  我将肉棒洗净,然后将肉棒送入周凌霄的嘴中。
  「啊……终于让周凌霄也给我口交。这粉嫩的脸蛋,这薄薄的小嘴,周凌霄,
你可真是太美了!」
  本来还有些疲软的肉棒迅速雄起,顶住她的喉咙。我左手抓住她的头发,肉
棒来回抽送。
  「周凌霄呀周凌霄,你为什么非要结婚那么早呢?嫁给我,一辈子都做我的
母狗不好吗?」
  庞卿名花有主不说,她也基本上不可能喜欢上我;我跟周凌霄互有好感,可
惜她已经领证了;崔梦婷喜欢我,而她确实也不错,但被大牛在中间搅和,我也
只能把她当做情人对待了。身边美女是不少,咋就找不到一个真正适合结婚的对
象呢?
  我将肉棒送入庞卿的肉穴中,开始新一轮的肏屄。庞卿的屄依旧湿润,可能
是之前多次高潮的缘故,我能用肉棒感受到庞卿给我传递的温暖。
  「虽然我很喜欢用言语来侮辱你,叫你贱狗,叫你骚屄,但我又是那么那么
地爱你。」
  几番刺激下来,肉棒再次恢复最佳状态。看着自己粗壮的肉棒将庞卿的肉穴
完全撑开,往外拔的时候还能让她的小阴唇完全外翻,成环装套在我的肉棒上。
  「亲爱的,能感受到我对你的爱了吗?」
  女人真像是个潘多拉魔盒,而阴道是打开这个魔盒的钥匙孔。用邪恶的钥匙
打开它,将会释放它里面的贪婪和痛苦。当我选择用肉棒撬开庞卿这个「魔盒」
  时,我就注定要与邪恶同行。
  「还记得住在你隔壁的那个高中女学生吗?她名叫郑洁。为了保护我们之间
的秘密,我将她卖到东南亚做性奴隶了。不知道她现在是否已经适应了那边的悲
惨生活。」
  我的心智力量让我有能力在黑与白之间穿梭,在不被邪恶完全吞噬的情况下,
从邪恶中享受到更多的快乐。但大牛不行,自从他强奸了郑洁之后,他就一发不
可收拾了。如果不是他的搅和,或许我还能跟崔梦婷发展成男女朋友的关系,最
后结婚生子也说不定。
  「话说过来,也不知道大牛和崔梦婷的情况怎么样了,毕竟也有一小段时间
没联系了。」
  我与庞卿有非比寻常的默契,当我用肉棒向庞卿表达浓烈的爱意时,她总能
第一时间给我回应。肉棒很快就被她屄中的淫液弄湿,像是被裹上了一层晶莹剔
透的糖衣,一副甜美可口的样子。
  「这位漂亮的小姐姐,请问你喜不喜欢吃冰糖葫芦呢?我的糖葫芦酸甜酥软,
而且够大,量足,管饱。吃到最后,还会有奶油爆浆的哦。来,让我喂你吃…
  …」
  肉棒再次插入阴道,随即庞卿从喉咙发出沙哑的声音。
  「怎么样?很好吃吧?好吃的话,那就多吃一点……」
  我加快肉棒抽插的速度,整个床都因剧烈的震动而发出吱吱吱的声响。
  「亲爱的,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吗?就算你不可能爱上我,就算你跟别的
男人迈入婚姻殿堂,但请生养我的孩子,过完你的一生吧。」
  当我体内的精液喷射而出,流入到庞卿身体深处时,一种从未有过的成就感
油然而生。女神的第一胎是我的,我的第一个孩子也是她的。通过生育,让我跟
庞卿又建立起了一层微妙的关系。
  洗净肉棒后,用肉棒反复拍打周凌霄的脸,然后再将肉棒送入到周凌霄嘴中。
  希望肉棒能在周凌霄小嘴的伺候下,满血复活,毕竟已经来过三发了。
  肉棒还未「复活」,周凌霄就先「复活」了。她突然睁开双眼,一把抓住我
的手。
  「喂喂喂……兄弟,该醒醒了!」
  我赶忙摘下眼罩,向左边看去。
  「快点!航班降落了……你不想走,麻烦让开,让我先走。」周凌霄说道。
  我看了下表,中午十二点。
  「这梦好真实,基本上还原了昨晚发生的一切。就是周凌霄那一下是什么鬼
呀!?差点没吓死我。」
  我赶忙拿上行李,下了飞机。
  「你都睡了一觉了,怎么还是这么的精神萎靡?」走在我身旁的周凌霄问道。
  「没什么,休息一下就好了。」
  「反正今天是周六嘛,下午你好好补一下觉吧,实在不舒服就去看看医生。」
  「好的。呃……霄霄,你拍婚纱照了吗?」
  「想拍,但还没有拍呢。」
  「瞧瞧你,年纪轻轻就结婚了。什么时候想要小孩?」
  「你病傻了吧?怎么还问上这种问题了?」
  「关心你一下,不行吗?」
  「行,可惜我还没有这方面的打算咧。」
  「那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见我连续问她这类问题,周凌霄白了我一眼。
  「女孩吧。」
  「我也喜欢女孩。」我满意地回道。
  看着走在跟前的庞卿,吸引了无数人注视的目光。再回想起「刚刚」,她在
我身下那淫贱的模样,我感觉到有一种虚荣的快感。「每一个你们所仰慕的女神
背后都有一个操她操得想吐的男人」,庞卿对于我来说是取之不竭的快乐源泉,
所以这句话有些刻意夸张的成分,但确实能够表达我此时的心中所想。
  回到家,脱了衣服就往床上躺。昨晚的配种派对消耗了我太多的精力,没一
会就进入了梦乡。
  「贱逼周凌霄,在我就要给你配种的时候叫醒我。现在我是在家,你拿我没
办法了吧?看我不肏死你。」
  我双手死死抓住周凌霄的头发,让她的头前后摆动,给我的肉棒足够的刺激。
  她的嘴比较小,完全张开的时候刚好能容得下我的肉棒,尺寸上好似量身定
做一般。
  合上她的嘴,再用我的肉棒斜着插入。进入她嘴中的半截肉棒,在她的口腔
和牙齿之间摩擦碰撞。而周凌霄鼓着腮帮的样子实在太可爱了,一副睡眼惺忪时
刷牙的模样。
  「不行不行,我得把此时周凌霄的模样给拍下来。」
  将我的手机摸来,打开闪光,冲着周凌霄就是一顿连拍。淫荡得如此可爱的,
可能也就只有周凌霄能做到了。
  「霄霄,你是不是头一次用这么粗的牙刷?」
  我将肉棒插入到周凌霄的肉穴中,再次感受到那紧致的包裹感。
  「还是那么紧,肯定是想死我了吧?我也想死你了,不过我是想肏死你。」
  周凌霄的屄干得真快,也就是坐了一趟飞机的功夫,就变得那么干涩。我不
得不进行「庞水周调」,用庞卿屄内的淫水将肉棒蘸湿,再将肉棒插回周凌霄屄
中。以此往复数次,终于解决了周凌霄这块「耕田」的干旱问题。
  「俗语有道『不怕天旱,只怕锄头断』,这『锄头』可是立命之本呀,要是
真断了,还怎么让地里长出东西呢?」
  有了庞卿的淫水润滑,我加快了肉棒的抽插。
  「听你说你喜欢女孩子,那就拜托你了,怀上我的女儿吧。」
  我将仅剩的精液都射入了周凌霄的肉穴中,那一刻,舒服得我不禁地叫出声
来。
  一切尘埃落定,看了一下表,还剩一些时间能够自由拍照留念。
  我坐在庞卿和周凌霄身旁,将我的脸和她们的屁股同时纳入镜头中,用拍照
的形式纪念两位美女的同时受孕。擦干净她们肉穴中的精液,把她们都抱到沙发
上,挨着坐在一起。我站在沙发后面,扶住她们头,让沙发前的镜头给我们来一
张宝贵的合影。
  「配种派对的圆满结束,耶~ 」
我突然听到DianeBirch的《StandUnderMyLove》
  响起,那是我最喜欢的歌曲之一,也是我的手机铃声。被吵醒的我拿起床头
的手机,那是大牛打来的电话。
  「喂……」
  「小杰,你现在在哪里?」大牛的语气显得很慌张。
  「在家,干嘛?」
  「出事了,出大事了。」
  「说!」我隐约感受到一丝不祥的预兆。
  「崔梦婷摔下楼,死了……」
  「什么!?」我几乎是从床上蹦起来的,完全被大牛所说的话给惊到了。
  「到底什么回事?」
  「我想寻求些刺激,就把崔梦婷带到她公寓的楼顶,想在那里跟她那个。但
是她很不配合,然后她一个不小心就摔下去了。」
  听到这里,我整个人都懵了,完全不知道说些什么。
  「我都没敢去看,18楼呀,应该是没得救了。小杰,你说警察会不会找到
我头上呀?」大牛接着说。
  「你他妈不是废话吗?当初跟你说那么多你不听,非要捅出那么大的篓子才
想起我来了,是吗?」
  我自己都很难形容我此时的愤怒程度,恨不得把手机直接给砸了。
  「之前是我的问题,可是现在该怎么办?」
  我又沉默了一会。
  「还能怎么办?把你女儿朵朵交给我照看,你自己带上些衣服和钱,找个乞
丐常去的桥洞下躲着。具体的等会我们见面了再说吧。」
  「好的好的。」
  我则立刻驾车赶往崔梦婷的家,销毁掉她家中可能存在对我不利的线索。确
认没有问题后,我再去跟大牛碰面,将我所能想到的所有东西都给他交代了一遍。
  「这两天你先躲着,让我先观察一下局势,两天之后你再联系我。记住!要
用公用电话亭的电话,不要用你自己的手机。」我说道。
  「我懂了我懂了。」
  从大牛的口述中,我判断崔梦婷可能已经怀孕了,而且她自己可能也知道了
这个事实。否则不会跟大牛产生那么激烈的冲突,最终造成了坠楼身亡的惨剧。
  即使崔梦婷没有怀孕,大牛进出崔梦婷小区时也会被监控摄像头看到,警察
迟早还是会怀疑到他头上。我跟大牛同时身背拐卖郑洁的大案,大牛一旦被抓,
我也就危险了。
  崔梦婷死后的第二天,电视网络的新闻报道都出来了。她死后的第三天,那
个传说中的「城市最美女警」王丹芊,带着另一个警察敲响了我的房门。
  「韩杰先生您好,我们是刑警支队的。」王丹芊向我出示了她的警官证。
  「想向您了解一下关于吕昌的信息,不知道您方便吗。」
  吕昌是大牛的真名。他们能找到我了解有关于大牛的事情,想必也是掌握了
我们的一些信息了。但他们能如此快地找上门,肯定还是因为大牛给我打的那一
通电话。
  之前跟周凌霄吃饭的时候,有在日本餐馆偶遇过王丹芊,当时就对她高挑的
身材有很深的印象。如今她穿着高跟鞋站在跟前,让我有了更直观的感受。她比
同行的男警察高出不少,也快跟我一般高了。
  「可以,那请进吧。」
  在屋内玩耍的朵朵看到有人造访,便跑过来。
  「是爸爸吗?」
  「不是爸爸,是警察阿姨和警察叔叔。听话,你先自己去玩吧。」
  「这是吕昌的女儿朵朵。」我向他们解释道。「请两位先坐吧。要喝些什么
吗?」
  「不用了,我们就了解一下情况就走。」王丹芊叠腿坐在沙发上。「请问吕
昌的女儿为什么会在您这里?」
  「两天前的晚上,他突然打电话给我,拜托我帮忙照看他的女儿。因为我跟
他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所以我就答应了。」
  双凤眼,上挑眉,高挺的鼻梁,饱满的嘴唇。第一次跟王丹芊面对面,近距
离地观察才看得真切,我彻底被她那无可挑剔的面容给迷住了。
  「他有说他去哪了吗?」另一个警察问道。
  「这倒没说,他就说他有急事,需要出去几天。」
  王丹芊上身穿的是浅蓝色的女警制服,所佩戴的领带引起了我的注意。王丹
芊的酥胸非常丰满挺拔,导致这警察制服差点没被支成了帐篷。但上衣的下摆还
能塞进裙子里,这领带嘛,就只能悬空荡着了。
  她的下身是蓝黑色的制服裙,长度在膝盖以上。按规定来说,女警察的裙子
是不能够高于膝盖的,难道王丹芊这样的女警花是享有特权的吗?不过那过时的
规定早就该废除了,过膝的制服裙能有美感吗?
  黑色的丝袜包裹在王丹芊的双腿上,让本该严肃的警察制服多了几分妩媚和
妖娆。透过这薄薄的丝袜,我还是看到了一双颀长匀称的秀腿,顿时让人想入非
非。
  话说回来,我还是头一次在现实中看到女警察穿制服的时候搭配着黑丝袜,
比曾在影视作品中的所见更加真实,更加撩人。
  王丹芊又问了几个有关于我和大牛的问题后,就起身要离开了。
  「希望我们没有打扰到您休息。」
  「那倒没有。」
  「这几天的话,还得麻烦您继续看吕昌的女儿。要是吕昌有再联系过你的话,
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谢谢您的合作!」
  王丹芊递给我一张她的名片。
  「没问题,请两位慢走。」
  送走了他们,我若有所思地合上了门……
上一篇:【梦】(8.11)
下一篇:【星星幼稚园】【40】【完】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