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俗人传】 第四章 野心


  服务员走了不久,苏皓把狼狈的屋子简单收拾了一下,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
  「喂,苏总您好,我是老马」
  「哦,是马总啊,和王总在北京顺利吗」
  原来是王木生公司的马总给自己打电话,苏皓对这家伙现在还蛮感激的,要
不是他给的药,又怎么能拿下李副总。
  「呵呵,苏总那边怎么样,考察的还顺利吗,小丁没给您添麻烦吧」
  马总呵呵一笑,电话里的声音显得很正常,没有一点变化,苏皓却知道这家
伙是什么意思,简单的说了下这两天的状况。
  「是吗?小丁病了呀,那这样吧苏总,我跟木生说一声,让小丁在山庄多休
息几天」
  「也好,最近天气热,估计她暂时不会好」
  和老马闲聊几句就挂了电话,苏皓也走出房间到外面溜达去了。
  苏皓走了大概十分钟左右,刚才那个服务员就回来了,他身后还跟着一个保
安,正是那个瓶底子。
  「我说,你确定里面是李副总?」
  在门口瓶底子拉住服务员问道,脸上表情既是期待又有点不可思议。
  「真的,我肯定是李副总,还穿着泳装呢」
  「妈的,这个骚货,平时装的正经,居然刚跟人家见面就被草了」
  瓶底子嘴上说着,揉了揉自己已经肿胀的鸡巴,脑子里想着李副总那性感的
身材,穿着工作服被自己压在身下的场景。
  「咚咚」
  巧了几次门没人应,服务员从门缝中朝里看了看,跟瓶底子说道:「好像没
人,咋办」
  「没人?那李副总也不在里面呗」
  瓶底子有点失望,自己还在工作呢,要不是这个服务员说来这边能看到李副
总刚被草完的样子,他才懒得过来。
  「不对」
  服务员趴在门上,细细听了听,说道:「里面有呼吸声,估计是哪个苏总出
去了,李副总还在里面睡觉」
  「真的?」
  瓶底子一听,又来精神了,推着服务员说道:「要不咱们兄弟俩进去看看?」
  「哥,你可别闹了,那要是李副总醒来了,我就别干了」
  「你他妈傻呀,你想想,是你一个月两千的工资重要,还是看一回她的逼值」
  「日」
  服务员一拍手,跟瓶底子说道:「那哥咱可说好了,只要咱进去了,上次打
牌欠你的钱你可不能再管我要了」
  「肯定的,哥就是看看她那穴也值了,那几个钱不重要」
  瓶底子催促着服务员,他不过是一个保安,平时也就是跟李副总说点工作上
的事情,唯一能做的就是看着李副总的背影假象自己强奸她。
  服务员左右瞧瞧,掏出房卡开了门,俩人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
  「哥你看,李副总就是还睡着呢」
  服务员指指床的方向,瓶底子这一看,裤裆差点撑破,原来刚才苏皓火急火
燎的给李副总穿的衣服,那内裤都没穿好,半个香穴就那么裸露着。
  「草!」
  瓶底子舔舔干燥的嘴唇,一边朝床走去,一边脱掉上衣。
  「哥你要干什么?」
  服务员都傻眼了,这瓶底子已经看到李副总的穴了还不满足,看着架势还要
自己上手?
  「干什么?草她!」
  瓶底子已经把裤子脱了爬到床上,轻轻的抚摸着李副总的小脚。
  「哥你疯了?就算李副总不醒,那个苏总回来,还不打死你?」
  「切,就他那个样,就个子高点,还他妈打我,他要敢妨碍老子草这个女人,
老子他妈弄死他」
  瓶底子现在理智已经是零了,服务员可还清醒,仔细想了想,交代了几句急
忙走出了房间。
  「真他妈嫩」
  瓶底子抚摸着李副总的玉足,轻轻的捧起来,放在鼻尖闻了闻,把玩片刻,
把玉足放下,瓶底子整个人趴在李副总上面,看着李副总诱人的香唇,再也忍不
住,狠狠的就吻了下去,他可没有苏皓那么细腻,他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民,手脚
比较重,而此时的李副总体内药效已经过去了一般。
  「不要,苏总,不要」
  听到李副总的呻吟,瓶底子先是一惊,再就是狂喜,这女人还没完全醒来,
还把他当成了苏皓,至于为什么会这样他也不多考虑。
  瓶底子双手抓住李副总的双乳,捏着鲜红的乳头,相比苏皓的手法,瓶底子
只能用野蛮形容,偏偏这李副总骨子里有着淫娃属性,她的身体更喜欢瓶底子这
种暴力型,随着瓶底子手上加重。李副总两条腿也开始不老实,互相的摩擦起来。
  「不要,苏总,哦~ 」
  李副总越说不要,越呻吟,瓶底子就越忍不住,他两个眼睛里已经写满了兽
欲,品尝够了李副总的香唇,瓶底子伸出舌头,顺着李副总的脖子开始往下游走。
  「苏总,舒服~ 不要~ 」
  含住李副总的乳头,瓶底子用力的吸着,另一个乳头也不轻松,被瓶底子捏
的都快要爆炸了。
  「舒服,不要了~ 我不要了~ 」
  「李副总,真他妈的骚,想不想哥哥用大鸡巴插你」
  瓶底子拉过一个枕巾遮住李副总的眼睛,把李副总双腿用力掰开,那朝思暮
想的香穴完整的暴露在瓶底子眼前。
  「草,忍不了了」
  瓶底子头一低,大嘴一口就把整个香穴含住,舌头从那个蜜洞钻了进去,随
着瓶底子舌头搅动,李副总身上开始变得潮红,嘴里也开始嘟囔着不知道什么话。
  「好舒服,苏总,不要,哪里不要~ 」
  李副总呻吟着,瓶底子吃了一分钟,抹抹嘴角李副总的淫水,把自己的鸡巴
对准了李副总的香穴。
  「小骚货,想不想要」
  「想要,快点」
  李副总拉着瓶底子的手抓住自己的双乳,挺着屁股寻找最需要的东西。
  「想要什么呀?」
  瓶底子握住鸡巴,鬼头在香穴来回的摩擦,就是不插进去,李副总屁股挺得
老高,他就是不插进去。
  「要,要鸡巴,我要鸡巴」
  「哈哈,要鸡巴干什么」
  「要鸡巴操我~ 快点~ 求求你」
  瓶底子对准小穴,噗的一声,插了进去。
  「啊~ 」
  李副总长出几口气,感受到香穴被撑满,舒服的叫出了声。
  「舒服~ 要~ 我还要……」
  「小骚货,舒服不,哥哥的鸡巴大吗」
  瓶底子抓住李副总双腿,把小脚伸到嘴跟前,用舌头舔着李副总,嘴里说道:
「妈的,平时看你穿丝袜就想舔」
  「小骚逼,说,宋晓峰有没有操过你」
  瓶底子越来越用力,俩人下身发出的交合声也越来越密集,李副总两手抓着
自己的双乳,捏着自己的乳头。
  「没有~ 没有~ 我的~ 我的没人操过」
  「你的什么?」
  「我的~ 我的下身」
  「听不懂,你要是不好好说,我可不草你了」
  「不要,操我,我的~ 我的骚逼」
  瓶底子把李副总侧过身从背面开始草她,李副总一手捏自己乳头,一手揉着
阴核。
  「好舒服,我还要,还要」
  瓶底子用力拍着李副总的屁股,感到自己下面有一种爆发的迹象。
  「草,要射了」
  「不要,不要射里面」
  李副总惊呼一声,瓶底子抓住李副总屁股,也不听她的话,猛地突了十几下,
呲呲两下,全都射进了李副总的香穴。
  「呼~ 爽~ 」
  瓶底子缓了几秒钟,赶忙拿过纸擦了擦自己的鸡巴,见上面还是有一些脏东
西,下床走到李副总头跟前,说道:「骚逼,把嘴张开」
  李副总很听话的把小嘴张开,还没喘匀气,瓶底子的鸡巴就伸了进来。
  「唔~ 」
  在李副总嘴里清理了一下,瓶底子感觉自己的鸡巴又有了反应,不过这个时
候他已经有了理智,哪里还敢继续,穿好衣服就走了,也没整理一下。
  山庄背面,有一条小路,景色很不错,这时候苏皓正在宋晓峰的陪同下散着
步。
  「苏,苏总啊,这里景,景色还可以吧」
  「挺不错」
  「那,我听说,您,您这次来东北是投资的,您,您看我这个山庄怎么样」
  宋晓峰一脸期待的问苏皓道。
  苏皓想了想,操了人家的副总,是不是要小小的投资一把,正思考的时候,
见对面一个人急匆匆的走了过来,正是瓶底子。
  「瓶底子你干啥去了急成这样」
  宋晓峰见来的是瓶底子,急急忙忙的,怕他冒冒失失冲撞了苏皓。
  「没,没啥事,锻炼身体」
  瓶底子一见他们俩人,心虚的低下了头不敢看。
  「一天天没正事,去吧」
  瓶底子刚走没三分钟,又走过来一男一女,见到宋晓峰急忙过来打招呼,经
过介绍知道男的叫宋福贵,女的是他女儿宋青莲,长得很清纯的一个姑娘。
  父女二人听了宋晓峰的介绍,才知道苏皓居然是一个这么有钱的大老板,宋
福贵两个眼睛都快冒星星了,宋青莲也是一脸稀奇的看着他。
  简单的聊了几句以后,本来宋晓峰是想把宋福贵打发走,没想到这老头就赖
着不走,宋晓峰对于这个人也没办法,比较自己喜欢人家姑娘。
  「苏总,刚,刚才咱们聊的,您,您看能不能考虑一下」
  「恩,那就这样吧,先试投五百万吧」
  「多?多少?」
  宋晓峰不可置信的看着苏皓问道,忽然一把握住苏皓的手,激动的说道:
「苏,苏总,你,你就是我的亲哥啊,我山庄有救了」
  宋晓峰激动的都流出了眼泪,看来他为了这个山庄,没少下辛苦。
  旁边的宋福贵一听苏皓一张嘴就五百万,也惊呆了,自己女儿要是能嫁给苏
皓,那他一辈子都不用愁了,要是自己有钱,别说什么谢大脚,就是她女儿王香
秀,自己也敢草了。
  没有理会意淫的宋福贵,他女儿宋青莲心里却是另一个想法。
  又聊了一会,苏皓和宋晓峰就朝办公室走去,苏富贵和青莲俩人也朝大门走
去,准备回家休息。
  路上宋青莲掏出老旧的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喂?哪位」
  电话中传来一声清脆的女声。
  「是我,青莲,艳楠,你现在有空没」
  「是青莲呀,我没事,你说呗」
  「是这样···」
  宋青莲聊了一会儿,压了电话,旁边宋福贵脸色铁青的说道:「我说姑娘,
你是不是脑子坏了,人苏总那么好个人,你怎么还要介绍给陈艳楠」
  「爹,那艳楠不是刚和白清明分手吗,我寻思给艳楠介绍一下」
  「哎呦,真是爹的傻闺女呦,我看你诚心往死气你爹,我告诉你,这事啊,
还得考虑考虑」
  话分两头,苏皓回到房间后,发现李副总已经不在了,房间也收拾过了。
  晚上宋晓峰安排几人在最好的房间吃饭,席上感谢苏皓慷慨投资,已经恢复
的丁宁一听,有点懵,不过很快又好了,细细想想,这山庄有一部分股份都是他
们王家的,给山庄投资,也算是给自己家投资了。
  「来,苏总,尝尝这个,是咱们东北最正宗的小鸡炖蘑菇」
  李副总换了一身衣服,不再是平时那种职业装,而是更随性的衣服,前领很
开,胸脯露出大半,甭说苏皓,宋晓峰刚见的时候眼睛都直了。
  丁宁看着跟平时不一样的李副总,心里暗骂几声骚货。
  酒足饭饱之后,几人换到了山庄的娱乐室唱歌,丁宁一首歌获得苏皓的赞扬,
李副总也不甘落后,一边唱歌,一边把乳房贴近苏皓的胳膊。
  苏晓峰没人搭理,干脆自己一个人清闲的喝着啤酒,不过他的思绪,早就跑
到怎么改造山庄上。
  「苏总,明天您看怎么安排一下」
  「我看就去村里的那些厂里看看吧」
  丁宁正准备通知王大拿安排一下,李副总说道:「丁宁,要不你回去吧,我
陪着苏总就可以了,你看你们是市里的大公司,跟我们这清闲的小山庄不一样,
事多,你回去帮着木生处理工作,放心,我肯定把苏总招待好。」
  李副总说完,也不管丁宁以及蹙起的眉头,转而对苏皓说道:「苏总,还有
一个事,我上大学的时候,学的是电子商务,您看现在网络这么发达,你手里有
几家公司,也是做得这个,东北这边还没有正经的电子商务公司,我想求您帮帮
我,你看?」
  李副总胸脯贴的更紧了,苏皓心猿意马差点脱口而出可以,幸好被宋晓峰给
打断。
  「嘛玩意儿,小李啊,你,你是不是不想在山庄干了」
  「宋总,我不是这个意思」
  李副总皱皱眉头,这个宋晓峰,智商太低,虽然人是个好人,但是她自己是
一个有野心的女人,希望有自己的一份事业,在宋晓峰手下,太难施展。
  而此刻的丁宁,算是彻底明白了李副总今天的表现是怎么回事了,居然是想
自己单干,这要是让她把苏皓给拐走,那自己公司最近的付出岂不是付诸东流?
丁宁思索着,准备回到房间后联络公司里的人。
  酒过三巡散场后,几人回到各自的房间。
  丁宁回到房间后,就急忙给王木生打电话说明这个情况,结果打了三个,王
木生都没有接电话,着急之下又赶紧给马总拨了过去。
  马总很快就接了电话,听了丁宁汇报后,也是直皱眉,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小丁啊,你明儿先不要招待苏总了,先回来吧,我当面跟你说,这个事,你就
不要跟木生说了,最近公司盈利不好,他已经很麻烦了,就不要给他添堵了」
  「好的马总,那明天见」
  挂了电话后,身在北京某会所房间的马总走到另一个房间,慢慢的打开了门。
  「马哥,有啥事」
  在一张特别大的床上,王木生正搂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在看着电视,马总
呵呵一笑,说道:「没事,就是咱们公司那边有点事需要我回去处理,我得连夜
飞回去,过来跟你说一声」
  「那行,辛苦马哥啦,还有,药那个事,马哥你可得上点心」
  「放心」
  马总笑吟吟的关上门,轻呸了一声,这个王木生烂泥扶不上墙,自己也是看
在王大拿的影响力才来帮他的,没想到王木生就知道显摆,不肯脚踏实地的办事,
这次来北京,首先到的就是风月场所。
  更让马总觉得恶心的就是这家伙居然看上了杨晓燕,也就是自己的继母,想
要得到她,试探着勾引了几次这杨晓燕就是不上钩,干脆就想到了让他给弄点迷
药,不过想到杨晓燕,不要说王木生,就是马总这种色场老手都忍不住鸡巴一颤,
那身材实在太过美妙,尤其是那对巨乳,从之前见过一次后,就再也不能忘记,
就在刚才,马总操着身下的年轻貌美的模特,心里想的却是风韵犹存的杨晓燕。
  夜晚的象牙山庄很安静,天气炎热,游客们早早就回到房间吹空调,整个山
庄除了摇曳的红灯笼,就看不到别的影子。
  「咚咚」
  「那位」
  苏皓躺在床上,翻着手机,看着之前「苏皓」所留下的资料,照片等等,突
然外面有人敲响了房门。
  「是我,小李」
  原来是李副总,苏皓把门打开,看到身着蕾丝睡衣的李副总。
  「苏总,我可以进去吗」
  「当然了」
  把李副总迎进了门,苏皓看看李副总在睡一下隐藏的性感身材,搓了搓鼻子
问道:「李副总,这么晚了不休息,找我有什么事?」
  「苏总,您干什么坐的离我那么远」
  见苏皓坐在沙发上,李副总走到他跟前,一屁股就坐在了苏皓的腿上,苏皓
身子一颤,问道:「李副总,你这是干什么」
  「苏总,我虽然见识不如你多,但我也不是傻子」
  李副总呵呵一笑,双手解开苏皓的衬衫纽扣,抚摸着苏皓的脖子胸脯,说道:
「如果我现在去医院,做一个血液检查和我下身分泌物检查,会怎么样」
  她的话让苏皓惊出一声汗,下午他回来看见房间干干净净,以为这个事就这
么过去了,没想到李副总的心机居然这么深。
  「苏总,我已经很久没有交过男朋友了,下身也很久没有肿过了,真讨厌,
您居然那么用力,就不能轻一点吗」
  李副总笑盈盈的样子更让苏皓害怕,他在现实世界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
当下还真不知道说什么。
  「不愧是苏总,这么淡定」
  李副总把苏皓的衬衫彻底解开,把脸贴在苏皓的胸前,手指轻轻的挑逗着苏
皓的乳头,苏皓暗哼一声。抓住李副总的手,说道:「你想怎么样,说吧」
  「苏总,我是一个要强的人,我不愿意屈与人下,我要让别人瞧得起」
  说着,把苏皓的裤子也解开脱了下去,又轻轻的捧起苏皓的肉棒,温柔的抚
摸着说道:「我没有钱,没有后台,我能用的,只有我自己」
  说着,竟流出两行泪水,苏皓叹息一声,他想到了现实中的自己,同样没钱
没背景,不过有一点,李副总好歹可以用她的香穴换来想要的,而自己,想让女
老板猥琐下自己,人家都看不上。
  「唔」
  李副总见苏皓不说话,以为他在考虑这个事情,小舌头开始品尝下午已经进
入过她香穴的肉棒。
  李副总的口技很生疏,毕竟她之前只交过一个男朋友,还没有给他口过,自
己这也是刚才临时网上查了一下才知道具体怎么做。
  当苏皓的肉棒变得狰狞,李副总双腿展开,坐在苏皓腿上,手握肉棒对准自
己的小穴。
  「苏总,求您了,啊~ 好大~ 」
  鸡巴插进了李副总的香穴,整根没入,李副总舒爽的呻吟一声,苏皓同样痛
快的长出一口气,索性已经这样了,干脆先草。
  他抱住李副总的腰,屁股开始用力向上顶,李副总感觉着苏皓的鸡巴越来越
粗,她也抱住苏皓的脖子,配合着做出动作。
  「好舒服~ 苏总,舒服」
  李副总香穴流出来的水,随着上下起伏的动作,都滴到了苏皓的腿上,苏皓
握住她的纤腰,每次她上,苏皓就用力的按下,一来回,那香穴中的粉肉都开始
外翻,李副总之前的男朋友性冷淡,不怎么碰她,自从破身以后,李副总很久没
有这么舒服过,她感觉到苏皓的鸡巴顶的一次比一次用力,李副总的叫声也越来
越大。
  山庄隔音不好,旁边房间丁宁听得是清清楚楚,她是又气又羞,气的是这李
副总居然是这种心机深并且骚的女人,羞的是她也好久没做爱,下身早已经湿透。
  丁宁想着明儿回去的事情,一只手探进了内裤中,不多时,丁宁的叫声也传
到了隔壁,即使她已经在压抑着自己的声音,可还是被李副总和苏皓听到。
  一听到丁宁的呻吟,苏皓的鸡巴好像又大了一些,李副总也感受到了苏皓的
变化,脸色瞬息变化,趴在苏皓耳边轻声说道:「苏总,想草丁宁了?」
  这话一说完,李副总香穴内的鸡巴又是一动,苏皓抱住李副总站起来,靠近
墙壁,让李副总整个人挂在他的身上,用力的草了起来。
  这种姿势,声音是最大的,啪啪啪的响动让丁宁更加的用力揉着自己的小穴,
随着两个女人同时一声高呼,苏皓也射了出来。
  两个女人高潮过后,丁宁那边没了动静,李副总这边收拾了一下,躺在苏皓
身边,说道:「苏总,舒服吗」
  「舒服」
  苏皓握着李副总的乳房,挑逗着乳头说道:「最后这几下会不会有点疼」
  「讨厌,那你下午还那么用劲,我下午刚起来的时候,下面都肿了,差点疼
死我」
  媚眼如丝的李副总抱着苏皓,没几分钟就睡着了,她哪里知道下午真正导致
她香穴肿胀的是豁牙子害的。
上一篇:【俗人传】 第五章 贪心
下一篇:【女神异闻录】5-白金玩家的幸福人生(4)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