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机动战队恶之花】(下)

  贫民窟里的男人们,对于眼前的绝色目瞪口呆。一位国色天姿的贵族骑士少
女,竟然会出现在贫民窟肮脏的小巷里,有的男人甚至在痴迷中不慎跌入了水沟
里。
  如果伊迪丝经验再够丰富的话,也许应该能发现她只是在小巷里原地打转而
已。前面的男人正是在故意拖延时间,来给他的同伙争取布置陷阱的机会。然而
伊迪丝因为担心贝瑟妮的安危,表面面无表情,实则完全陷入了慌乱之中,加上
一夜未睡疲劳不堪,完全没有心思去注意自己行走路线似乎有鬼。
  而与此同时,流民的数名同伙也以到达了流民指示的地点,附近的大墓地。
  他们提着大包小包的作案工具,闯入了守墓人的小屋。他们本想先把守墓人
「请」
  出去,然而闯入小屋内却听到了不断刺激他们下体的娇吟。
  他们循声冲入浴室之内,只见一个干瘪瘦弱的老人,正环抱着一具丰盈白皙
的胴体在之上。黝黑的肉棒如同打桩机一般在少女的两腿间抽插着。少女四肢被
铁链绑住,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老人又一发热精在自己的子宫内炸开。
  在沉浸于被内射的屈辱和胴体沾满老人恶臭的唾液和体汗的恶心感的贝瑟妮,
忽然感到身上一轻,只见数位流民已经团团围住了她,赤红着眼看着她沾满浓精
的。
  老人被强行从身上扯下,用力摔在地上。射精过度的守墓人,在重击之下竟
直接背过气去,当场猝死!
  可怜的贝瑟妮,刚出虎穴,有跌入龙潭,绝望着看着几个男人跃入浴缸之中。
  半个小时后,流民终于带着伊迪丝来到了墓园。
  「骑士小姐,你的朋友就在里面。」伊迪丝心急如焚,想到马上就能和朋友
见面,并没有注意流民嘴角露出的淫笑。
             流民在门外突然大喊
  「骑士小姐来了!你们还不领着大小姐出来迎客!」伊迪丝正奇怪这男人为
何突然大喊大叫,打开门时却看到自己的挚友,全身赤裸,瞳孔涣散,身上流淌
着不知几个男人的精液。
  这也是伊迪丝最后能看到的东西了,她在开门的一刹那触发了流民们装在木
门上的机关,一袋石灰落下在她的眼前炸开。
  「啊!!!啊!!!啊!!!我的眼睛……」伊迪丝俯下身痛苦哀嚎着,不
知是为了她的眼睛还是为了她的挚友。本来及时青涩单纯的骑士姬也不至于被这
简单可笑的机关打中,可是挚友被轮奸的画面突然闯入双眼让伊迪丝一瞬之间失
去了思考能力,直到石灰入眼才反应过来。
  「我的天,这娘们比之前那位还水灵,给老子看看!!」一个流民惊艳于伊
迪丝那美若天仙的絕色花靨,大意欺身上前揪住她的头发,不想伊迪丝如玉葱般
纤弱的玉手,竟暗含着可怕的力量,如同利钳夹住了他的手。
  「啊啊啊!!!」这流民只觉天旋地转,被狠狠甩在了地上。
  「臭婊子给我安静点!」另一个流民欺其目不能视,一拳轰向了伊迪丝的肚
子。不想伊迪丝听声辨位,躲过重拳反手将流民打倒在地。
  「这婊子好厉害,大家拉开着打,她看不见!」几个流氓拉开距离,抓起所
有能抓的东西往伊迪丝头上砸去,逼的伊迪丝举起剑鞘疯狂格挡躲闪着。
  半昏迷中的贝瑟妮,因为下体撕裂的伤口,发出的轻微呻吟。
  伊迪丝听得贝瑟妮的呻吟声,想到之前看到贝瑟妮被轮奸后的画面,加上自
己失去光明的悲痛,让她心神一滞,竟被一个投掷物砸中了手腕利剑脱手。
  「不好!」伊迪丝正想回身捡剑,两腿却是一沉,因为目不能视被一个流民
从脚下偷袭紧紧环抱双足不放。伊迪丝不及扯开身上的流民,被一拥而上的流民
们推倒在地。
  「摁住她!把她手反过来!」「放开我你们这群垃圾!!」喜欢用优雅的剑
技如同诗歌里的古典骑士一般击败对手,不谙世事骑士姬,哪想到自己会被一群
人如同撒泼一样摁倒在地上撕扯着,加上剑已脱手且目不能视,一身强大的武技
尽然无从施展。
  华美的骑士服被泥土所污染,数只大手死死抓着伊迪丝的手臂反手扯到她的
身后,这种姿势下饶是伊迪丝这样的骑士也无从发力。一名流民掏出了一根绳子
将伊迪丝的双手牢牢捆住。
  双腿也被身上的流民死死抱住,加上目不能视,她竟是陷入任人宰割的窘境。
  腹部被重击,伊迪丝竟是一时喘不上气。
  「骑士小姐我劝你老实点,就算你不怕死也要想想你的朋友,给我们爽爽还
能留条命,反抗的话我们不介意给你脸上划几下,然后扒光光扔到贫民窟,让你
变得比妓女还贱!」「你们……知道我们是谁吗!!你们做出这样的事,我爸爸
绝对饶不了你们的!!」「闭嘴吧你!!」挑衅的话语让流民们无名火气,一巴
掌后一拥而上瓜分了她散发着清雅香气的无瑕肉体。
  如此美人毫无抵抗能力的在自己的身下,根本没有什么男人会想什么后果。
  在伊迪丝绝望的眼神中,流民们肮脏的双手伸入自己的骑士服内,在华奢的
胴体上游离着。
  「这小妞的肉真是水灵,捏起来好像能捏出水来!」「妈的,我受不了了!
  这婊子简直是极品!」「干死她!干死她!」骑士服一点一点被扯下,失去
的阻碍的男人们的动作越做越大…一身白得耀眼的玉肌雪肤就这样赤裸于眼前,
是那样的光滑细腻,没有丝毫瑕疵,就像是半透明的白玉、阳光下的珍珠。玉颈
纤美,香肩柔润,藉臂滑腻光洁,水滴状的雪乳水润饱满,丰盈挺拔,一对朱果
俏立峰尖颤颤巍巍,诱人采撷,如织纤腰如风中拂柳,不堪一握,幼嫩的雪臀丰
腴挺翘,端的是浓纤合度、婀娜多姿,真乃稀世尤物、人间极品。伊迪丝躺在那
里,虽赤身裸体,却没有半分淫邪的感觉,就像是不着丝缕的女神,绝美的裸体
只会心怀邪念的男人们更加癫狂。
  一只沾着泥土的手,狠狠的摁住了伊迪丝的腮帮,摁压之下连伊迪丝香艳夺
目的面容都被抓到有些变形。鼻子更是被他紧紧捏住,逼的伊迪丝张口想要喘气。
  就在她刚刚张口的一霎那,一根散发着恶臭的异物,狠狠的闯入。沾满恶心
黏液的污垢的肉棒狠狠插入伊迪丝微张的檀口里,浓烈了恶臭几乎让她当场作呕。
  「唔…唔…」眼睁睁的看着沾满污垢的肉棒狠狠的插入自己嫣红娇嫩的檀口,
狠狠的顶着喉咙抽插着。伊迪丝白玉石般的脸颊上挂着两行清泪,清丽的双眼里
布满了水雾,樱花般美妙的樱唇被黝黑肮脏的肉棒强行撑开,不禁发出绝望的呜
咽声。伊迪丝从小到大处事无不如意而行,哪有人敢如此强迫她!加上口中肮脏
的肉棒,带着臭垢,在自己的口内撒播着恶臭。污物沾染了自己的唾液,在抽插
中被迫被咽下,屈辱和恶心让她极度想呕吐却又害怕眼前的男人为了报复将她毁
容并扔给外面贫民窟那些乞丐一般的男人们,那才是真正的生不如死了。只能强
行忍着恶心尽力配合,尊贵的骑士姬,竟然用自己的檀口,在给一个最下贱的男
人服侍着肉棒!
  看着伊迪丝梨花带雨却如出水芙蓉般的琼姿花貌,男人知道身下的天之娇女
已经没有反抗的意志,他的动作越来越放开,双手摁住了伊迪丝的后脑勺,肉棒
在口内快速的突刺的。甚至抽插到兴起,直接捅进伊迪丝的喉咙内,难受得她几
乎想放声大哭。
  「唔…不……放开…」连伊迪丝的呻吟,都如同最高深莫测的仙咒,能让全
天下的男人听了陷入癫狂!
  「好爽!爽死我了!!」伊迪丝口内温热柔软湿滑,也让男人发出一声声的
呻吟,唾液缓缓从伊迪丝的嘴角渗出,如同纯白的雪原上流淌着一条土黄色的小
溪。绝美的景色让男人忍受不住,狠狠的朝着少女的口中射着浓精表达着对美景
的赞美。
  伊迪丝袅袅婷婷的绝美身姿,随着男人抽动的节奏,上下起伏着。眼睁睁的
看着眼前的肮脏小人,在自己的脸上喷洒着精液,最端丽冠绝的面容,被散发着
恶臭的白浊玷污!
  同时伊迪丝感到自己的菊门一阵撩动,只见一个流民用他那肮脏的臂弯紧紧
勒住她的白皙柳腰,温香暖玉入怀的感觉让他爽的下体勃起如铁,在菊门附近蹭
动着寻找着洞口。
  「你!不要…啊…」身后的恶心男人,也趁她身体一僵之时,将肉棒狠狠的
插入了她的菊门。
  「唔…唔…不要啊…」温热的檀口,紧致的后门,让两个流民舒爽至极,快
活至极。狠狠的搂抱着伊迪丝,仿佛要将她镶嵌在自己体内般大力。脏手在羊脂
白玉般的胴体上渴求着,何等的柔滑,何等的水灵,轻轻一捏似乎能掐出水来。
  让习惯了粗鲁的男人们也不由得放轻了动作,似乎是在鉴赏一件绝世的艺术
品,哪怕是对此一窍不通的粗俗之人,也对这最纯粹的美感到敬畏和贪婪。
  与此同时,随着男人的抽插动作,男人的肉棒也跟随着伊迪丝的身体摇动,
一下一下的在伊迪丝体内滑动着,侵犯着伊迪丝。伊迪丝的后面被异物侵犯的感
觉,让她无比屈辱,自己竟然被个下贱的流民在侵犯!男人的肉棒在伊迪丝恍若
极淡极嫩的桃粉色牡丹初放的两边娇小花瓣里抽动着。后门被塞得满满的,敏感
娇嫩菊花肉壁被抽送的一塌糊涂,将一股股触电般的强烈屈辱快感传达到她的全
身上下。
  其他的流民也没闲着,如同蠕虫般恶心的肉棒,在白洁的玉腿之间纵情的穿
梭着,每一次摩擦不仅在伊迪丝冰清玉洁的腿肌上留下恶心的无垢,还让男人的
全身痉挛一样兴奋的颤抖,最终在满口诞液下在玉腿间发射。恶心的白浊就着污
垢,沿着剔透玲珑的玉腿上缓缓流下…
  华丽的礼服被彻底撕碎,套着白丝丝袜的美腿被三四男人抱在怀里玩弄着。
  丝袜在流民的舔舐啃咬之下被扯出好几个洞洞,露出之内比白丝更洁白的肌
肤。
  一个男人的肉棒,急不可耐的隔着丝袜,在少女的大腿根处磨蹭着。伊迪丝
的高级丝袜质感也如同丝绸一般丝滑,被绝色少女的大腿夹住摩擦的触感,让他
爽的不能自以。渗出的前列腺液,竟浸湿了伊迪丝的胯下,肮脏的龟头将纯洁的
白丝染上一些恶心的色彩。在双方的不断摩擦下,伊迪丝的丝袜竟被拉扯出一个
又一个小洞,男人们的肉棒兴奋的插入其中。吓得伊迪丝扭动的双腿挣扎却因为
被数个流民抱着完全动弹不得。
  然而挣扎之中,那人的肉棒竟被弹性十足的丝袜在扭曲交错中紧紧纠缠在一
起,那人无法将肉棒从丝袜中解脱,就干脆讲错就错在丝袜里和伊迪丝大腿的绞
缠中前后抽送着。
  看着这男人变态的玩法,伊迪丝娇羞无限,想抬起臀部躲避男人的抽送,然
而在旁人看来却像是在迎合男人的动作。在流民的耻笑声中伊迪丝更是觉得屈辱
无比。
  男人的前列腺液渗出,浸湿了胯下的丝袜,这倒是让男人的肉棒紧紧绞缠在
丝袜之中。男人的肉棒,在高级丝质丝袜的绞缠下,在伊迪丝的胯下用力摩擦着,
竟然产生了不亚于中出了快感。很快就在她的丝袜上疯狂喷射。
  丝袜早被扯成了碎片,男人将伊迪丝的玉腿架起指天,脏手和臭口在无垢的
玉腿和美足上留下自己的痕迹,雪原般的肌肤被啃咬出一处又一处的红痕,触目
惊心,我见犹怜。然而伊迪丝的肌肤竟有淡淡的甜香,令流民很是受用,如获至
宝。伊迪丝感受着腿上恶心的触感,足尖无力的虚指着。
  一开始诱骗伊迪丝的那位游民,骑在了伊迪丝的身上,两手继续探下,滑下
了伊迪丝那令人目眩神迷、珠圆玉润、晶莹雪白的大腿根。流民感受着手中的娇
香软玉,不禁往下细瞧着这美丽高贵的绝色尤物那平滑柔嫩的小腹玉肌,雪白得
近似透明,给人一种娇嫩无比、滑如凝脂的玉感。
  被他这样赤裸裸、色迷迷地盯着自己的下身,伊迪丝那本来因即将降临的厄
运而早已变得苍白的美如天仙的娇靥上不禁羞红万分,芳心又羞又急,不知如何
是好。
 流民看见这裸露在眼前的迷人春色以及绝色佳人那娇靥晕红、欲说还羞的妙
  态,不由得费力地吞了一口唾沫。他迅速地脱下裤子,上装也来不及脱,就
赤裸着下身朝这软弱无依、傍惶无措的绝美佳人那同样赤裸的下体压下去。
  犹豫不决、六神无主的美貌佳人正芳心慌乱如麻,被他这重重一压,立时呼
息顿止,一双挺耸如峰的玉乳被他沉重地压住,急促地起伏不停。她同时感觉到
一根火热滚烫的硬绷绷的肉棒紧紧地顶在了她柔软的小腹上。
  「不…不要啊…求求你」虽然已经做好觉悟,但厄运真的找上门而来时,伊
迪丝还是无法接收现实。
  流民则毫不费力的用体重镇压着她的挣扎,一边用一只手摁住这可怜的美人
的玉膝,强行分开了她的双腿。
  「不…不要…不行…啊…」他迅速的用膝盖强行插入伊迪丝的玉腿缝中,免
得她又合拢双腿。并顺势一压,肉棒已顶在伊迪丝的花径口。挣扎了一阵的伊迪
丝在流民的重压下越来越酸软无力。她一面勉力的扭动着胴体,不过这实在难言
是挣扎,对流民来说这更像是引诱勾引他插入的挑逗。
  一声闷哼,伊迪丝高仰着脖颈,全身颤栗不止。银牙轻咬,眉头紧皱,如星
辰般耀眼的双眸痛苦的紧闭,两行清泪汹涌而出。原来流民已破体而入。虽说早
有润滑,伊迪丝仍感自己下体似乎是被撕裂成两半,被个巨根冲击着伸出,如同
锥心刺骨般的疼痛。
  流民闯入伊迪丝的体内起,就赫然发现身下这身份高贵的绝色美人,不仅姿
容绝世,更是身具媚骨,她的阴道异常的窄小细腻,将他的肉棒里三层外三成包
裹的结结实实。从未被任何人触碰过的高贵神秘的娇穴,被迫张开小口,勉力包
容着流民那尺寸异于常人的巨大肉棒,极为艰难的吞吐着。
  伊迪丝羞愤交加,她好后悔,不该掉以轻心,不该……
  极度绝望下,她的挣扎逐渐放松了下来,在她的反抗逐渐停止下来之后,流
民开始享受着在伊迪丝体内搜求的快感。他紧盯着伊迪丝那因羞辱和绝望变得扭
曲苍白的秀丽娇容。他知道,距离完全征服这个平日里高不可攀的高贵少女的肉
体和灵魂,已经不远了。
  美艳动人的伊迪丝如星丽眸紧闭,黛眉轻皱,贝齿暗咬,难捺地忍受着那巨
  大的肉棒在她尚还稚嫩未经开发的花径阴道中的抽动所传来的一阵阵轻微却极清
  晰的刺痛和被人强奸的羞辱。她的如藕玉臂无力地滑落到身旁,她知道再怎
么挣扎也改变不了她已经被侵犯这一铁的事实,她只希望他早点结束,早点结束
这令人羞耻而难堪的场面。
  流民看见伊迪丝线条优美的秀丽桃腮上,一抹醉人的嫣红正逐渐蔓衍到她那
美艳动人的绝色娇靥上,他不由得色心一荡,他的手指逐渐收拢,轻轻地用两根
手指轻抚伊迪丝那傲挺的玉峰峰顶,打着圈的轻抚揉压,找到那一粒娇小玲珑的
蓓蕾。他两根手指轻轻地夹住伊迪丝那娇软柔小的突起,温柔而有技巧地一阵揉
搓、轻捏。
  伊迪丝被那从敏感地带的玉乳尖上传来的异样的感觉弄得浑身如被虫噬。一
  想到自己平常一个人都不好意思轻触的娇小乳头被这样一个下流而又恶心的男人
  肆意揉搓轻侮,芳心不觉又感到羞涩和令人羞愧万分的莫名的刺激。
  流民一面揉捏着伊迪丝那娇小的乳头,一面在她体内的阴道深处抽动着肉棒
……看见胯下这个艳比花娇的玉人的秀丽玉腮上那抹羞涩的晕红已蔓衍到她的耳
根,他蓦然发觉不知什么时候他手中的肌肤已变得灼热,她的呼息已渐渐急促起
来,如兰的气息让人闻之欲醉。
  「嘿嘿嘿,大美人,没想到你也有发情的时候啊。」伊迪丝花靥羞红,双眼
迷乱地看着别处,不知该怎样直面正视自己身体和内心深处的反应以及那羞人的
感觉。只能任由流民的分身在自己体内大力的突刺着。在他淫邪而又有技巧的揉
弄、挺动下,伊迪丝被他同奸淫蹂躏、撩拨挑逗,浑身柔软如水的冰肌玉骨不由
得泛起一阵美妙难言、情不自禁的颤动。
 伊迪丝那柔若无骨、粉雕玉啄的秀美胴体在他身下一阵美妙难言、近似痉挛
  的轻微颤动。如藕玉臂如被虫噬般酸痒难捺地一阵轻颤,雪白可爱的小手上
十根修长纤细的如葱玉指痉挛般紧紧抓在流民的双臂上。她只感到身下越来越湿,
内心越来越渴求着被填充。
  特别是那一片保养良好,令人所有男人痴狂的耀眼的雪白玉肌,在室内晕暗
的光线下,给人一种玉脂般的柔和美感。他的手火热地抚在那如丝如绸般的雪肌
玉肤上,爱不释手地四处抚摸游走。他完全被那娇嫩无比、柔滑万般的稀世罕有
的细腻质感陶醉了,他沉浸在那柔妙不可方物的香肌雪肤所散发出来的淡淡的美
女体香之中。
  流民的手用力地搂住伊迪丝娇软的臀部,将她柔若无骨的娇躯轻轻抬起,伊
迪丝在迷乱万分、娇羞万般中,犹如一只诱人怜爱的无助的羊羔一般柔顺地任由
他将她那娇软的胴体抬起,大眼睛紧紧地合着,羞红着小脸,跟随着流民肉棒逐
渐开始加速的节拍,配合着蠕动着身体。
  随着流民越来越沉重的抽插,也将伊迪丝那哀婉撩人、断断续续的娇啼呻吟
抽插得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急促:「……嗯……嗯……嗯……嗯……唔……嗯
……嗯……唔……唔……嗯……唔……嗯……」流民也觉得时机成熟,不能自制,
下体用力往前一顶,肉棒朝着伊迪丝玄妙幽深的花径深处直刺而去,顶在了伊迪
丝的底部。两人之间,早已在一片惊人的嫣红处子之血的包裹下,低贱的流民和
尊贵的黄金姬分不清彼此融为了一体。互相缠绕纠缠着一起攀上了天堂。
  伊迪丝直觉体内深处,一股灼热的狂流在体内狂泻而出,狠狠的砸在她的子
宫口上……柔若无骨、美妙无比的雪白玉体,在淫靡的肉戏中,走向了彻底的沉
沦。
  扑哧扑哧,扑哧扑哧浓精一股又一股的在伊迪丝身上炸开,滚烫的触感让伊
迪丝羞红的脸,感受着流氓的浓精玷污的她的无垢雪肌。
  男人们,团团围着一位散发着大理石般光亮的绝美胴体,在无人问津的守墓
人小屋里无尽着蠕动着…
  直到威灵顿公爵抓到这群因为纵欲而面黄肌瘦的流民时,已是三天之后。他
们知道两位大小姐身份高贵,不敢久留,早早就联系上了人贩子用很低廉的价格
贱卖了。只是他们没想到他们轮奸的竟然是那个黄金姬,威灵顿公爵的势力如此
迅速的找到了他们。
  震怒的公爵当场下令将这些男人剁为碎片,流民们在利刃劈来之时也是无尽
的悔恨自己怎么惹上了不该惹的存在。然而乱刀剁身之时又有一丝奇妙的感情,
一想到自己竟和如此尊贵的少女有着一日春宵,这少女更是被自己这样下贱的男
人彻底毁掉,将完美艺术品亲手毁灭的病态快感,让他们在临死前竟感到变态的
快感。砍在自己身上的每一刀都仿佛同时砍在那位风华绝代的美人身上,和自己
一起化为了肉泥。人贩子也是直到数日后才知道自己抓到的是谁,用买卖半个奴
隶都不够的价格买下两个倾城绝色以为自己遇到了凯子捡到大便宜,殊不知这便
宜他根本吃不下,已经没有回头路的他连夜用马车赶路。不想各处大路都有路卡
封锁,他只能就近抄小路逃往深山。
  群山深处的山民们何时见过如此的绝色女子,他们筹钱买下了两位少女作为
公用性奴使用。当然小山村哪有多少钱,人贩子连呼坑爹用几天干粮的价格忍痛
卖出。
  「不要啊……求求你放过我……放我走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端庄优雅的
柔弱少女,在一群恶心的山民间扭动着自己丰满白皙的胴体。
  「求求你…让我们走吧…你们要多少女人我都能让我爸爸给你们……」双目
失去了光明却依然无减其出尘脱俗的高雅少女,琼膏凝脂似般的玉肌,在无数肮
脏的大手下沾染了凡世的土垢。
  以前随手就能买下几个这样破落的小山村,如今却被之内的山民轮流施暴着,
毫无逃生的可能。
  伊迪丝那纤柔娇嫩芊芊素手,如一块质地优良的脂玉,散发着一层温润、柔
和的光泽,柔若无骨,浑然一体,没有一点毛孔,白里透红,晶莹剔透,微微向
下蜷缩着,指尖带着似五片淡红色的花瓣。这平日里灵巧着掌握着华美骑士剑的,
却被山民沾满土垢的粗糙大手包裹着,在细细的享受了一番滑腻温柔地抚摸之后,
又如奉神物般地,轻轻在那完美无瑕白皙滑腻的玉手上,吻了又吻,舔了又舔。
  后来干脆直接就捧起玉手,把玲珑小巧的手指全都含进口里吮吸,轻轻啮咬,
如同小孩含着糖果般,啧啧有声。不一会儿,伊迪丝的一双无垢小手上,就沾满
了山民污臭的口水,晶莹闪烁发着光。
  抓住了伊迪丝那圣洁的玉手,摁在自己的肉棒上用力撸动着。瞬间无瑕的白
肌被污黄带黑的恶心无垢与黏液玷污。能感受到其中玉指的纤细细腻,让贫民手
中的动作不断的加速,这可比自己撸管快活多了。很快贫民的肉棒恢复了雄壮,
让贫民逐渐不能满足,大手包裹住伊迪丝的手背,狠狠的上下搓拭的肉棒上下擦
拭了一下除掉大块污垢。虽然手抓着比白丝手套更白皙还带着些许圣洁散光的玉
手,感受着掌心的娇嫩,然而一介粗人的贫民来不及,空白的大脑也不知如何才
能找到词语来赞颂手中的绝美艺术品,他的心里只有狠狠的在这绝世美体上发泄
兽欲。
  然而美妙的姬骑士的娇躯对山民来说还是太奢侈了一些,华奢的玉指以及之
下柔弱无骨的掌心,在贫民粗手的掌握下在肉棒上强制挤压撸动着。温软滑腻的
触感配上温香暖玉在怀,玉手那极乐快感如同毒品一般让他无法自拔,不断加快
了手中的速度。很快他缴了械,爽的他在伊迪丝的玉手间疯狂喷射着起来。伊迪
丝宛如透明的皓腕被山民死死抓着,只能任凭他那恶臭粘稠的恶心白浊在自己的
雪白手心炸裂,灌满了自己小手,从指缝间溢出,在玉手上放肆的流淌着,似乎
宣告着征服…
  如同古典塑像般精致的面容,被数张大口瓜分着,精雕细刻的五官,粉嫩娇
美的面颊,甚至如同天鹅般优雅的玉颈,被山民们一寸一寸吸吮啃咬着,连如珍
珠般的汗珠都不放过。一点朱口,早已被山民的大口包裹着,臭舌一下一下的在
樱唇上洗刷着。恶心的口臭,让娇养的少女几乎无法呼吸,在连琼鼻都被舌苔舔
过之时伊迪丝终于忍不住娇喘呼气,齿间被臭舌穿过入侵,在绞缠中在两口之间
搅拌积攒的恶臭口水一下子灌入伊迪丝的口腔之内,让伊迪丝呛的咳嗽不止,狼
狈不堪。
  女骑士经过良好的锻炼曲线华奢的玉腿,剔透的连青色的脉络都隐约可现,
被山民们瓜分着,玉腿被数双大手缠绕夹着分开,被肆意的玩弄着。毫无异味的
美足也被山民大口含住吸吮着,舌尖更是在脚趾缝间穿梭,麻痒的感觉让伊迪丝
一阵一阵的颤抖。数名山民玩弄舔舐的唾液,如同溪流汇为小河在雪原一般的腿
肌上流淌至胯下,淫秽无比。
  被完全分开架住的双腿,动弹不得,两位山民含住了伊迪丝如花蕾般娇嫩的
蜜穴以及菊门吸吮着,粗糙的大舌更是顶入花径菊穴之内有节奏的一顶一顶,伊
迪丝被他这肆意玩弄也顶得玉体一阵痉挛抽搐,修长玉滑的雪白美腿猛地扬起僵
直,很快从圣洁的子宫内射出了一股粘稠滑腻的宝贵的阴精,让伊迪丝娇靥羞红,
玉颊生晕,在极度屈辱中楚楚含羞地娇啼狂喘…山民不停地动作,刺激着她的敏
感,让她不断细细的抽气声,娇软的身子也整个仰起,美乳微微晃着,形成绝美
的乳波。
  被山民们吸吮下体的伊迪丝被压着后仰,比常人更敏感的双耳,却听得身后
的另一场淫戏。
  另一边的山民就性急无比了,数根粗大黝黑的肉棒早已在贝瑟妮的身上各个
美处抽动享用着这如同剥壳鸡蛋般吹弹可破的胴体。贝瑟妮的双乳夹住了一位山
民的肉根,在口水的润滑下被山民大力夹着圆周旋转摩擦着。浑圆饱满的巨乳,
细腻滑嫩的雪白肌肤泛着温润的白光。每一次挤压揉捏,滑腻的嫩肉都如牛奶般
从指缝出溢出,滑腻的触感让山民爱不释手。山民感到自己肉棒在包裹在一个富
有弹性,至滑至嫩的琼脂之内大力摩擦爱抚着,让他直接爆射而出,喷撒在贝瑟
妮的面颊上。
  贝瑟妮的下体早被两根肮脏肉棒前后突刺抽插着,山民的肉棒不算大,却足
够让从小娇生惯养的大小姐无法消受,他们可不止怜香惜玉,全力贯穿着,顶着
底部突刺着。明明恶心无比,麻酥酥的快感却随着本能从沟壑幽谷传向胴体各处,
这强悍与猛烈,强烈刺激着她浑身的感官。在下体吧唧吧唧的说声中,贝瑟妮竟
然逐渐沉沦,强烈的性爱让她发出呻吟,柳腰玉臀随着抽插的节奏蠕动着,从花
心中不断喷射着蜜水,让身下的山民怒吼着,顶着花心大力喷射着,这力道和热
度让贝瑟妮发出沉沦的娇吟。
  「啊啊啊!!!不要啊……这种量一定会怀孕的……」伊迪丝听着自己的挚
友,在被最低贱的男人的轮奸中认命,自己所坚持的信念也随之崩塌,一行清泪
从双瞳中滑落,被山民的臭口瓜分着。
  身下的山民,被身后贝瑟尼的呻吟所刺激,看着手中伊迪丝如同天神亲手所
制的玉人偶一般完美胴体,让他无法忍耐。如此美人,即将被他内射,怀上他这
个粗人的娃娃,只是想想就让他几乎当场射出。
  他两指分开伊迪丝的小穴,只见娇嫩至极的蜜穴在蜜液的灌溉下给人一种水
润无比的感觉。那粉嫩宛如脂玉,粉妆玉砌的让贫民一阵恍目。自己的粗臭的肉
棒,在此等绝色美穴之前屹立着,仿佛一双沾满污泥的臭脚,在娇艳欲滴的蔷薇
园里践踏着。毁灭完美艺术品病态的欲望,让山民狠狠的捅入,完全不顾伊迪丝
的花径是否能适应,直接一捅到底。
  然而直到贫民捅入的那一刻,他才知道真正需要轻力缓行先行适应的人,应
该是他才对。对于性爱一直只在脑海里纸上谈兵的他,一直以为做爱是对女孩的
酷刑和凌辱。然而直到第一次插入,才知道对于他这样的老光棍,一上来就接触
最完美的性爱之径是对男人的酷刑。
  伊迪丝,美神造的完美人形。不仅仅姿容是远远超出没见过世面的山民,所
能想象的极限,未沾凡世的玉骨冰肌仿佛没有任何凡世之垢,宛如透明般的纯洁
剔透,淡淡的圣光发散,比任何花朵更让人心旷神望的体香。如此美人,却被最
低贱肮脏的山民无情玷污着,几乎不应该存于同一个世界的躯体,在性爱中完全
融为一体,这种荒谬的画面,连月亮都藏了起来不忍目睹。
  山民如同用尽全力一般的环抱住伊迪丝柔若无骨的纤腰,狠狠的朝着自己的
下体摁压着。借着这股力,贫民的肉棒不断的如同打桩机一般冲击着伊迪丝的子
宫。伊迪丝纤细的柳腰在冲击下的轻微摆动,似迎还拒,嫩滑的花瓣在颤抖中收
放,好似啜吮着贫民肉冠上的马眼,敏感的肉冠棱线被她粉嫩的花瓣轻咬扣夹,
加上贫民胯间的大腿紧贴着她胯下雪白如凝脂的大腿根部肌肤,滑腻圆润的熨贴,
舒爽得媲贫民汗毛孔齐张。他疯狂地挺动下身,肉棒在伊迪丝的处女幽径口进出
捅击着,肉冠的棱沟刮得她柔嫩的花瓣如春花绽放般的吞吐,翻进翻出。伊迪丝
的花径如琼脂般柔滑爱抚着肉棒上每处敏感带,又如岩石般坚韧,不管如何抽插
都没有松弛的迹象持续着挤压着贫民的肉棒,让贫民在无尽的射精中几乎逐渐昏
厥。
  两朵最娇美的倾国之花,竟在个无人所知的山沟里,被数十名山民凌辱着,
冰雪肌肤,被体垢和浓精所掩盖,逐渐凋零。
  次日,浑身臭精黑垢的两位少女,被村里的妇女们拉到了后山的小溪里清洗
着。妇女的大手在伊迪丝身上搓洗着,污垢被搓下露出之下不满骇然青痕的香肌
雪肤,不满白精的金色秀发也稍微恢复了之前的璀璨,看的妇女们暗暗叫好,怜
惜还有嫉恨的情绪在妇女们内心里发酵,很快搓洗变成了爱抚,对高贵的绝色美
人的嫉羡,让山村妇女们如同八爪女一般夹住了伊迪丝,下体在伊迪丝挂满水珠
无比娇嫩鲜艳的肌肤上摩擦着,涂抹着爱液。
  贝瑟妮毫无体力,趴在一个石头上无力的感受一个老女人无齿的口腔包裹着
蜜穴蠕动着,看着眼前的挚友被欺凌不甘的痛哭着。
  村妇堆里,一只在阳光下剔透的散着光华的玉手无力的指天举着,如蔷薇般
的晶莹的指甲盖里已沾满里妇女黑臭的体垢,似乎在绝望的寻求着救赎,然而很
快这只纤手也被枯黄的脏手扯下,玉手被强行捏成拳塞入一位妇女的下体内抽送
着……
  贝瑟妮绝望的看着这一切……谁来救救我们……
上一篇:【俗人传】 第八章 死心 (乡村爱情篇)
下一篇:【俗人传】 第七章 狠心 (乡村爱情篇)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