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俗人传】 第八章 死心 (乡村爱情篇)
这天清晨,苏皓正在院子里踱步溜达,看着来来往往的农民,这个季节大家
都不算太忙,多数都是串门闲逛,此时谢大脚的超市中,王天来正纠缠着李秋歌,
要求复合。
  「王天来,你烦不烦,我都说了,我们不合适,你不要再纠缠我了好不好」
  李秋歌坐在板凳上,没好气的对着谢大脚说道:「大脚婶儿,您给我打电话
就为了这事?」
  谢大脚听到李秋歌的质问有些尴尬,看着王天来大声说道:「天来,你愁你,
还不赶紧给秋歌拿瓶水,天气这么热」
  「哎,大姑」王天来急忙从货架上拿了一瓶水递给李秋歌,一脸的巴结样儿,
他有着自己的想法,要说不喜欢李秋歌那纯属胡说,李秋歌长得漂亮,身材好,
气质又出众,村子里多少男人第一眼看到李秋歌就忍不住当晚打了飞机,甚至听
说李秋歌扔垃圾,一些村子里的小年轻们都去翻垃圾堆,如果要是翻到了李秋歌
的贴身衣物,那能高兴一晚上,还听说有个小年轻,一次无意中得到了李秋歌的
丝袜,转手卖给村里另一个人,赚了七八百呢。
  李秋歌看看王天来,叹口气接过水,说道:「天来,我也不为难你,你总要
让我有个依靠吧,你说你现在功不成名不就的,到底是我嫁给你还是你嫁给我?」
  「秋歌,我调回村里卫生室了,你给我点时间,我姑父说了,他想办法,给
我找关系,把我调到县医院,到时候我不就能给你依靠了么」
  王天来纯粹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他现在只要能跟李秋歌复合就好,其他的以
后再说,看着李秋歌被黑色丝袜包裹的美腿美脚,王天来舔舔干燥的嘴唇,说道:
「秋歌,要不我带你到县里看电影去呗」
  「这个……」
  说到底,李秋歌还是爱着王天来,虽然这个男人娘们儿唧唧,没什么本事,
但是感情这个东西,就是这个样子,说不出理由来。正考虑的时候,门口忽然想
起了声音,李秋歌一回头见是苏皓,忙打招呼道:「苏总,您早」
  「呦,是秋歌啊,你早啊」
  看到李秋歌,苏皓心里一荡,同样的,最吸引他目光的也是李秋歌的丝袜美
腿,他快步走到李秋歌跟前,说道:「秋歌啊,杨总和王总还没起来吗」
  「对啊,他,他们昨晚睡得有点晚」
  李秋歌脸一红,不禁想到昨晚听到的声音,虽然偶尔也能听到自己母亲杨晓
燕的叫床声,可是昨晚的叫床声明显更卖力,也不知道她是怎么了。
  「哦~ 」苏皓摸摸下巴会心一笑,说道:「秋歌,今儿天气不错,咱们去县
里逛逛?」
  「啊?」
  李秋歌见苏皓也邀请她,扭头看了看王天来,想到昨晚杨晓燕提醒她要多跟
苏皓接触,她也知道杨晓燕现在极度需要苏皓的帮助,一时不好拒绝苏皓。
  王天来脸色发黑的盯着苏皓,说道:「这位大哥,我跟我女朋友说好要去县
里,你跟着去有点不方便吧」
  旁边的谢大脚听到王天来的话心里一惊,忙斥责道:「天来!怎么跟苏总说
话呢,人家这次来咱们村里是做投资的!」说着还忙给王天来使了几个眼色。
  王天来只能忍住不说,苏皓见李秋歌还在考虑,说道:「咱们一块去吧,顺
便我去县里看看有没有什么项目,我想是不是可以和杨总一块做个投资」
  「苏总,您是说,您要和我妈一起投资吗」
  「恩」
  李秋歌心里一计较,虽然她也只想单独和王天来约会,但是如果苏皓能够和
自己母亲共同合作在市里投资,那自己母亲的公司又能更上一层楼。
  「那好,苏总,咱们什么时候出发」
  「稍等,我叫个车」
  王天来见李秋歌答应了苏皓,气不打一处来,眼里满是埋怨的盯着李秋歌说
道:「秋歌,那咱们还一起看电影吗」
  李秋歌暗骂一声笨蛋,原本她准备去市里,陪着苏皓找一个项目,然后随便
逛逛,就甩开苏皓和王天来找个理由去看电影,没想到他现在当面提出来,这苏
皓不就都知道了么?
  几人在大脚超市等了一会儿,吴德明派的车就到了门前。苏皓询问司机片刻,
让司机留下,自己开车走了。
  「苏总,这个车是你们公司的吗」
  李秋歌在车里左右看了看,想到自己母亲的公司,因为经营困难,把仅有的
几辆车都抵押了出去。
  「恩,对,我一个人在这边不方便,公司就给我买了一辆,不过最近我一直
在村子里,就把这个车交给下面人开了」苏皓笑着说道,脑门儿上冷汗不禁滴了
下来,实际上他是在吹牛,他的确跟公司提出要在东北买一辆车,但是当时就被
企划部和财务部拒绝了,说是东北的事情完了以后,车不好往回运,运车的费用
都够再买一辆的。没办法,只能让吴德明给自己租了一辆。
  「苏总你可真有本事,这么年轻,公司规模就这么的大」
  李秋歌羡慕的说道,她跟苏皓的年纪相差无几,但是事业差的实在太多了,
旁边王天来本来就不高兴,见到李秋歌一脸崇拜的看着苏皓,心里更是气恼,不
禁气的用力踢了下车座。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多下点辛苦而已」
  两人聊了没多久,苏皓的车就已经到了县里,找了一家还算可以的商场,苏
皓说要先进去买一些东西,问他们进不进去,李秋歌想想自己也需要去买一些日
用品,也打开车门下了车,见王天来还坐在车上,问道:「天来,你不走吗?」
  「咱不是来看项目吗,来这干啥?」
  王天来语气不善的问道,李秋歌蹙蹙秀眉,不悦的说道:「你爱来不来,那
你等着吧」
  扔下王天来的两人进了商场,先陪着李秋歌逛了家化妆品店,买了一些东西,
刚出来没走几步,路过一家内衣店,李秋歌红着脸问道:「苏总,您要不先去买
您需要的,等我出来我再找您」
  「可以可以」
  苏皓咽咽口水,恋恋不舍的看着李秋歌走近内衣店,自己则朝着一家首饰店
走去。
  「小姐,麻烦您再帮我换一件」
  正在试内衣的李秋歌伸出一只玉臂招呼着服务员,突然一只大手把一套黑色
性感内衣递给她。
  没几秒钟,里面先是一声疑惑的恩?然后声音跟着出来:「小姐,你拿错了
吧,我要的是蓝色的那套」
  「没错的,秋歌,我觉得这套适合你」
  「啊!苏,苏总?」
  换衣间里的李秋歌突然听到苏皓的声音,忙捂住了胸口,其实有一道帘子隔
着,苏皓根本看不到她。
  「秋歌,把我给你那套换上」
  「苏,苏总,这,这个」
  李秋歌害羞的看看手里的内衣,是一款十分性感的黑色蕾丝内衣,羞归羞,
但是不得不说苏皓的眼光还真不错,如果自己穿上这套内衣,一定更加的婀娜多
姿。
  「换上吧」
  禁不住苏皓的催促,李秋歌羞红着脸把身上这套脱了下来,换上苏皓的这套,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李秋歌都不禁喘起了粗气,身材怎么会这么的好呢,前凸后
翘,玉腿修长,而且这个内裤是半透明的,隐隐约约可以看到自己没有阴毛的小
穴。
  「怎么样,秋歌,我眼光还可以吧」
  外面又传来了苏皓的声音,李秋歌娇滴滴的恩了一声,准备换回自己的内衣,
外面又传来了苏皓让服务员把这套内衣包起来的声音,李秋歌急忙说道:「苏总,
我自己买就可以了」
  「没关系,秋歌,我送你的礼物,你收着就可以」
  「这,这多不合适」
  苏皓又挑了几身内衣,都让服务员打包起来,等李秋歌穿好衣服走出来,小
脸微红,把那套内衣递给服务员,这时苏皓见李秋歌把丝袜也脱了下来,换上了
一双短丝袜,问道:「秋歌,怎么把丝袜也换了」
  「有,有点热」
  李秋歌一听脸又红了不少,心中暗说这个苏总,居然当着自己面这么坦然的
聊自己的丝袜。苏皓看她这个样子,心里就像是猫抓一般,李秋歌本来就长得漂
亮,脸一红,更加的美艳,如果说杨晓燕是一杯红酒,那李秋歌就是一杯青梅酒,
让人垂涎欲滴。
  「秋歌,来,把这个带上」
  说着,苏皓走到李秋歌身后,把一个新项链给她带到脖子上,李秋歌本想阻
止,见苏皓一副不可违背的表情,只能任由苏皓把项链给她带上,「苏总,这个,
这个」
  「秋歌,这也是我送给你的,昨天我一见你,就感觉你缺一些什么,刚才路
过这家店就看到了这个链子,我觉得太适合你了」
  苏皓带完后,走到李秋歌跟前,细细打量一番,直夸奖项链衬托的李秋歌更
加的美丽。
  项链上的标签还没有撕下来,李秋歌一看,居然要六万多块钱,一下子就慌
了,虽然她家有钱,但是随便就买一个这么贵的项链,还是别人送的,心里也不
踏实,苏皓阻止道:「秋歌你不用客气」
  李秋歌其实自己有项链,虽然没有这么贵,在杨晓燕公司收益不好的时候她
就把大部分的首饰都卖掉来帮助杨晓燕。
  回车里的时候,李秋歌一直是低头不语,不时的摸摸脖子里面的项链,偶尔
看到袋子里的内衣,小脸就得红一下。
  到了车里,王天来看都没看苏皓,拉着李秋歌问道:「秋歌,你都买什么了?」
  「买了一些内衣」
  「内衣?」
  王天来一怔,随后怒火中烧,嚷道:「你让他陪你去买内衣?」
  「王天来,你说什么呢,你把人家苏总想成什么人了?」李秋歌也毛了,把
东西扔到后备箱,怒道:「我又没求你跟我好,你要是看不惯我,就别跟我来往」
  见李秋歌发火了,王天来又怂了,忙说道:「秋歌你别生气,我这不就是问
问你吗」
  没有理会王天来,李秋歌对苏皓说道:「苏总,对不起,天来他就是这个德
行」
  苏皓摆摆手表示没关系,通过后视镜,轻蔑的看了眼王天来,又换副嘴脸,
说道:「秋歌,那咱们去看电影吧」
  「恩,可以」
  李秋歌很快就答应了,苏皓知道刚才送的礼物起作用了,而王天来也只能深
深吸口气,有火没处发。
  到了电影院,王天来去买票,还使了个小心眼,安排他跟苏皓挨着,隔开了
李秋歌,而苏皓想的办法更简单,直接给李秋歌旁边人五百块钱,跟他换了位置。
王天来气的只能拍自己大腿。
  电影开始了,苏皓见李秋歌聚精会神的看着电影,周围人还真不多,县里的
电影院看来是没有什么人光顾,他突然把手放在了李秋歌的手上,握住了她的手。
  「苏,苏总,您?」
  李秋歌一惊,在电影院里她也不敢大叫,想挣脱又没力气,只能低声说道:
「苏总,请您放开」
  「秋歌,我喜欢你」
  听到苏皓的表白,李秋歌一怔,双眼盯着苏皓,低声说道:「苏总,我,我」
  说着,她又回头看了眼王天来,见王天来目光聚焦在电影上,根本没有发现
他们这边的异样。
  「秋歌,我知道你喜欢王天来,但是你想想,就凭他那个熊样,他能给你什
么,他能帮助杨总走出现在的困境吗?他能给你最好的生活吗」
  听到苏皓的发问,李秋歌皱着眉头,心中暗暗计较起来,苏皓见她发懵,松
开她的手,又把自己的手放在了她的大腿上,这下李秋歌急了,忙要躲开,可惜
被苏皓抓的紧紧的,李秋歌微怒道:「苏总,请您自重」
  「秋歌,你不要生气,我真的很喜欢你」
  「可是,可是」
  没等李秋歌说完,苏皓把两人中间的座椅扶手抬起来,把李秋歌的小腿放到
自己的腿上,细细的抚摸着。
  「苏,苏总」
  混黑的电影院,看不到李秋歌的脸色,但是她说话已经有些微喘,苏皓呵呵
一笑,手摸到了她的脚上面,李秋歌的小脚只有三十五码,在手中感觉盈盈一握,
尤其穿着丝袜,显得更是柔软嫩滑,李秋歌脚背苏皓握住,小脚趾下意识都勾了
起来。
  「苏,苏总~ 不要~ 」
  苏皓见只是摸摸脚而已,她居然就有些动情,看来李秋歌的脚很敏感,把李
秋歌的两只脚都放在自己的裤裆中间,苏皓心虚的前后左右看看,见没有人注意
到他们,又伸出一只手,顺着李秋歌的大腿根就摸了进去,这一进去,苏皓一愣,
再抽出手指的时候,指尖已经有了水渍。
  「秋歌,你水真多」
  「苏总,不要~ 这里~ 这里~ 」
  李秋歌也很害怕,忙左顾右盼,见没人瞧,松口气说道:「苏总,我们,我
们,我们不要在这里好不好」
  「秋歌你放心,这里也有可以玩的」苏皓一笑,知道李秋歌害羞,这种事情
不能太急躁,拉开自己的裤链,掏出鸡巴,又把李秋歌两只小脚挪了一下夹住自
己的鸡巴。
  「啊~ 」
  李秋歌见苏皓居然把鸡巴掏了出来,捂着小嘴低声惊呼,她没想到苏皓居然
这么大胆,在电影院就敢干这些事情,惊讶之外还有点疑惑,为什么要用自己的
脚夹住他的那个东西?
  「秋歌,上下的动」
  苏皓低声交代,李秋歌娇滴滴的恩了一声,两只小脚就开始上下的套弄起来,
感受到鸡巴上传来李秋歌小脚的触感,再加上丝袜,苏皓感觉自己灵魂都要飞出
来了。他一手抓住李秋歌的小脚帮着她套弄自己的鸡巴,一只手再次伸进李秋歌
的裤裆,探寻着幽禁蜜谷,摸了几下,苏皓惊讶的低声问道:「秋歌,你,你没
有毛啊」他摸了半天都没有毛,而且没有毛碴,应该不是刮过,而是天生就没有。
  「恩~ 苏总~ 不要~ 不要摸了~ 」
  李秋歌捂着嘴,尽量忍住不让自己出声,而苏皓就喜欢李秋歌这种欲拒还迎
的样子,忍不住手指插得更深了一些,当手指彻底插进去后,李秋歌实在忍不住
娇喘一声:「啊~ 苏,苏总~ 」
  正准备继续玩的时候,忽然又进来几个人坐在了他们旁边,没办法,苏皓只
能放弃继续玩弄李秋歌小穴的想法,只能暂时先玩李秋歌的小脚解瘾。
  电影结束后,几人回到车上,李秋歌问道:「苏总,咱们现在去看看投资的
项目?」
  「恩,今儿不看了,先回村子里吧,秋歌,要不要去山庄泡温泉?」
  「恩,好」
  苏皓的邀请李秋歌没有考虑,直接就答应了下来,而且这次她一上车就坐在
了副驾驶,都没有坐在后排,王天来看着前面的俩人,气的直翻白眼。
  回到村子里,王天来说是要去大脚超市,李秋歌奇怪的看了眼王天来,随后
就是气恼,这个男人就是这种的没出息,见自己对苏皓好,立马就退缩了,把车
窗户关上,都不看他。
  王天来见李秋歌不理自己,自己也生气了,哼了一声就回了超市。苏皓带着
李秋歌,到了山庄,两人换好了衣服,简单的吃了一些东西,然后就到了温泉池。
  「苏总,你,你不要这样」
  宋晓峰专门把一个私人温泉池提供给苏皓,这个池子里没有别人,现在只有
他和李秋歌,一下水,李秋歌就被苏皓搂在怀中。
  「秋歌,你就答应我吧,跟了我,你不会差的」
  「可,可是,我还想考虑一下,啊~ 苏~ 」
  没等李秋歌说完话,苏皓的一只手就伸进了李秋歌的衣服,抓住了她的胸脯,
两根手指捏着她的乳头。李秋歌推了几下苏皓,见苏皓不为所动,低下头说道:
「苏总,我们还没,啊~ 还没确定关系,而且没有结婚~ 啊~ 啊~ 苏总,轻点~ 」
  「秋歌,我想娶你,你就从了我吧」
  说着,苏皓把李秋歌搂抱住,放在自己的身前,一只手继续捏乳头,另一只
手,伸进了她的三角地带揉着李秋歌的小豆豆。
  「啊~ 啊~ 恩~ 」
  李秋歌紧紧抓住苏皓的双手,刚开始她还反抗,就在苏皓的手指按在她阴核
上的时候,李秋歌浑身发软,一点力气都使不上来。苏皓亲吻着李秋歌的脖子,
看到那条新买的项链,问道:「秋歌,喜欢这个项链吗」
  「喜~ 啊~ 恩~ 喜欢~ 唔~ 」话没有说完,李秋歌的双唇就被苏皓吻住,他
贪婪的吸吮着李秋歌的小舌头,手指也越来越用力,然后往下一探,两根手指插
进了小穴内,李秋歌浑身一颤,娇呼一声。苏皓呵呵一笑,把李秋歌抱起来,把
鸡巴掏出来,又把她的内裤扯开,在水下毫不费力的插了进去,李秋歌双眼紧闭,
环抱住苏皓的脖子,娇吟出声:「苏,啊~ 插进来了~ 啊~ 」
  已经很久没有做爱的李秋歌,被苏皓的鸡巴一插,就感觉升天一般,在水下
有一个好处,不用有太多的前戏,插得很容易,苏皓的鸡巴要比王天来大两号,
而且要更加的硬,李秋歌之前被王天来破处,以为男人的鸡巴也就是那个样子,
没想到居然还有不同的感觉,尤其是苏皓的鸡巴,让她看到了一个新世界。
  「好舒服~ 恩~ 」
  「秋歌,喜欢吗~ 」
  「喜欢~ 喜欢~ 」李秋歌亲吻着苏皓的耳朵,在他耳边呻吟的问道:「苏,
啊~ 苏总~ 你~ 你会对我好吗?啊~ 」
  「秋歌,我会对你好的~ 你的小穴这么嫩,这么的舒服~ 」
  「讨厌~ 讨厌~ 」李秋歌被苏皓问的小脸通红,苏皓抚摸着李秋歌的美腿,
突然双手一环,把她整个人抱起来,放在了池子上面,分开她的双腿,苏皓站在
她两腿之间,伸出舌头,品尝起了那殷红色的小穴。
  「啊~ 脏~ 啊~ 啊~ 」
  李秋歌自己抓着双乳,小脚不老实的乱蹬,苏皓见状,一把抓住一只脚,舔
了一下说道:「秋歌,你的小穴香,小脚也很好吃哦」
  「哎呀~ 不要说了~ 」
  李秋歌站起来,披上浴巾羞涩的缩在躺椅上面,苏皓呵呵一声,爬出泳池,
低声对李秋歌说道:「秋歌,去穿丝袜,我在这里等着你。」
  「哎呀,不要~ 」话是这么说,在苏皓推攘几下后,李秋歌半推半就的朝自
己房间小跑去。
  话分两头,这时的大脚超市里,谢大脚出去送货,王天来正和一个年轻人说
着话。
  「大国呀,怎么样了你考虑的?」王天来趴在柜台上问道,李大国抽口烟,
皱着眉头说道:「天来,你可想好了,这可是犯法的」
  「大国,我说你怕什么」王天来冷笑一声,拿出一包白色粉末,说道:「这
个药是我从一个当医生的朋友那里拿的,无色无味,只要吃下去,能睡三个小时,
这三个小时你就是怎么操她,她都醒不来」
  李大国狠狠抽了口手里的烟,说道:「妈的,干,李秋歌老子早就想草她了,
没想到让你小子先得了手」
  「嘿嘿」王天来笑了笑,说道:「大国,只要你听我的,去把那个姓苏的狠
狠的打一顿,打到住院最好,我就把秋歌约出来,然后给她下药,到时候,我就
借你玩三个小时」
  「王天来,你小子也够狠的,用自己女朋友的逼换一顿打人」
  「妈的,我宁愿让你干她,也不能让姓苏的干她」
  「呵呵,天来」李大国舔舔嘴唇,吸口烟说道:「你可别怪哥说话难听,估
计这个点,那李秋歌已经被姓苏的操的死去活来了」
  的确像是李大国所说,这个时候山庄的私人温泉里,穿着丝袜的李秋歌,双
腿岔开,包裹着丝袜的小脚一晃一晃。
  「啊~ 恩~ 啊~ 啊~ 」
  李秋歌紧闭着双眼,嘴上呻吟着,苏皓抓住她的双乳,扛着她的双腿,嘴也
不闲着,亲吻着李秋歌的丝袜美脚。
  「快点~ 深一点~ 」李秋歌嘴上喊着,苏皓也感觉快要射了,抱住李秋歌的
脖子,狠狠的抽查了十几下,噗噗的全部都射进了李秋歌的小穴内。
  抱着李秋歌躺在椅子上,刚休息了一个小时,苏皓就接到了吴德明的电话,
说是要见见几个当地的企业老总。
  他嘱咐李秋歌换衣服,然后带着她去山庄的宴会厅,没多时两人就到了,这
是一个当地知名企业老总举办的企业家聚会,几乎当地有头有脸的企业家都来了。
  经过吴德明的介绍,苏皓认识了将近三十个人,这三十人与自己公司一直有
着合作,这一次想跟苏皓谈谈,加深合作关系。宴会很快就结束了,几人分成好
几拨,开车朝苏皓在村委会办公室走去。路上苏皓一边开着车,一边享受着李秋
歌给自己口交,忽然刺啦一声,一辆四轮车堵在了他们的前面。
  苏皓下车后,一个蒙面人拿着棒球棍走了过来,李秋歌吓得躲在苏皓背后,
那蒙面人好像一看到李秋歌,行动更加的迅速,苏皓咽口唾沫,眼见蒙面人越来
越近,抄起棍子就朝苏皓打去。苏皓抬起胳膊,生生挨了这一下,疼痛的感觉传
上脑袋,李秋歌大叫一声,紧接着就是好几声砰砰砰的声音,再一看,周围一下
子围了三十多个人,原来那些老总一直都在苏皓的车后,只不过都没有开车灯。
蒙面人一看居然有这么多的人也傻眼了,扭头就想跑,被其中一人一脚踹倒在地。
  「我倒要看看你是谁」
  苏皓一拉面罩,旁边的李秋歌惊呼道:「李大国!你,你怎么会」
  「秋歌,误会,误会呀,救命」李大国看着周围人全是黑西装黑皮鞋,还以
为是黑社会,心里暗骂王天来坑自己,不是说一个公司老总吗?敢情是他妈黑社
会公司?
  「苏总,他···」
  李秋歌刚要求情,苏皓抓住她的手,说道:「秋歌,这个事儿你不要管了,
李大国,为什么打我?你要是不说,我就花钱找人把你全家活埋了」
  李大国一听,吓得赶紧把王天来找他的事情全都说了一遍,李秋歌听完后先
是一惊,然后一羞,最后就是怒火攻心。恐怕王天来如果现在站在她跟前,她都
能捅他十几刀。
  苏皓把李大国的坦白,全都录了下来,然后跟众人说了几句,把李大国手脚
绑住,扔到后备箱,说是现在不太方便谈合作,打发众人离开。自己则开车带着
李秋歌回村,到了村口,安慰李秋歌几句,把她放在王大拿的理发店里,又开车
到了李大国家。
  车直接开进院子里,这个时候李大国的媳妇儿香秀正在院子里搭衣服,见一
辆车直接开进了院子里,还以为是李大国回来了,再一看不是李大国的车,紧接
着就看到苏皓下车朝她走了过来,香秀自然知道苏皓的事情,忙招呼道:「呦,
这不是苏总吗,您来···」
  话没说完,就看到苏皓抛了一个东西过来,香秀急忙接住,定睛一看是手机,
正在播放一段视屏。
  看完视频后,香秀额头上已经是一层密汗,她着急的揪住苏皓的衣服,问道:
「苏,苏总,我家大国现在咋样了?」
  「被我手下人扣住了」
  「啊?」香秀一愣,带着哭腔说道:「苏总,大国错了,他不是人,他,他,
您放过他吧,多少钱我们都赔」
  「不是钱的事,你看看」苏皓亮出刚才被李大国打伤的胳膊,然后说道:
「李大国犯了谋杀罪,最少要判他十年」
  十年?香秀一惊,又苦求道:「大国他一定知道错了,苏总,我求求您,您
放了他吧,我,我」
  「呵呵,香秀,你不要急,这个事情,还是有的商量」
  苏皓左右看看,确定她家没人,说道:「不过,你恐怕要付出点东西」
  「您说,苏总,只要我们家有的,我一定可以」香秀一听事情还有转机,急
忙问道,苏皓摸着下巴,盯着香秀,说道:「我知道香秀你是村子里的医生,不
知道你穿上白大褂是什么样子的」
  「啊?苏总,您,您」香秀一怔,她心里一下子就明白了,脸色一红,继续
央求着苏皓,苏皓则甩开她的手,表示如果不照做,就报警。
  没办法,香秀只能把苏皓带进屋子,自己则到里屋,换上了白大褂。苏皓一
看就不高兴道:「香秀啊,你没有诚意啊」
  「啊?苏总,您这是什么意思?」
  「把里面的衣服脱了」
  听到苏皓的话,香秀是羞怒交加,但是一想到李大国,又十分的无奈,没办
法,只能听着苏皓的话,把里面的衣服都脱了。
  看到白大褂里若隐若现的身躯,苏皓重重的喘几口粗气,招呼着香秀离自己
近一些,香秀脸上挂着两行泪水,抿着嘴唇,低声问道:「苏总,可,可以了吗」
  「恩,这个嘛,我还没有试过让医生给我口交」
  「苏总,您,您不要太过分了」香秀一听苏皓的话,也火了,揪住护士帽就
扔在了苏皓身上。苏皓冷笑一声,说道:「你要是不愿意,那我也没办法,那我
现在打电话,让我手下人先剁李大国一只手,然后就报警」
  「不,不要」香秀急忙阻止苏皓要拨打电话的动作,然后不情不愿的蹲在苏
皓两腿之间,动作缓慢的拉开苏皓的拉链掏出了鸡巴。
  「恩~ 舒服」
  苏皓感受到鸡巴被香秀含进嘴里,虽然香秀极度不愿意,但是那触感却实实
在在的。香秀也一样,虽然心里非常的抵触,但是早已经熟悉口交的她,习惯性
的用起了那些技巧,苏皓舒坦的瘫在沙发上,看着穿着白大褂的香秀吞吐着自己
的鸡巴,突然又想起来一件事,自己刚才进门的时候,是倒着进来的,掏出遥控
器打开后备箱,里面的李大国正直勾勾的看着屋子里。但是他双手双脚被捆绑住,
还被绑在了后备箱里,根本没办法动弹。
  香秀口了一会儿,吐出鸡巴问道:「苏总,可以了吧,可以让我见见大国了
吧」
  「当然」
  苏皓指指窗户,香秀急忙跑过去站在窗户边上,一眼就看到了在后备箱被捆
绑着的李大国,她一激动又是哭了出来,还没等她出去,突然就感觉到白大褂被
撩起来,紧接着下体传来一阵疼痛的感觉。
  「啊~ 」
  香秀一回头,苏皓正把她抱住,再往下看,鸡巴已经插进了小穴里,香秀尖
叫着挣扎,苏皓啪的一声打在她的屁股上,厉声说道:「香秀,你要是再喊,我
现在就杀了李大国」,一边说,一边又狠狠的插了一下。
  「啊!」
  又是一阵疼痛,香秀低声求道:「苏总,您放过我们吧,我们会感谢您一辈
子」
  「不用,我就要你这辈子感谢我」
  「啊~ 啊~ 」
  经过几下抽查,香秀下面也充分的湿润,看着苏皓的鸡巴在自己的小穴中进
进出出,香秀也放弃了抵抗,趴在玻璃上,流着泪水看着李大国。而她的丈夫李
大国,现在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嘴角也开始渗出血,他嘴被胶带贴着,没办法
喊出声,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老婆被苏皓压在玻璃上强暴。
  「啊~ 啊~ 」香秀的叫床声很大,但是好在屋子的隔音好,苏皓手抓着香秀
的一只乳房,另一手则掐住她的腰,低头看到自己的鸡巴在香秀的小穴中进进出
出,苏皓问道:「香秀,我的鸡巴舒服吗」
  「不~ 啊~ 不舒服~ 求求~ 求求你~ 啊~ 放过我吧」
  香秀乞求着,苏皓哈哈一笑,说道:「不舒服?那你下面怎么水越来越多了,
真是个骚逼,这个李大国,这么好的小穴不用,还想着要草李秋歌,啧啧」
  听到苏皓的话,香秀也是一怒,盯着李大国怒骂一声,这时苏皓又把她翻身,
把她放在窗台上,分开她的双腿,鸡巴从前面插了进去。
  「啊~ 啊~ 轻点~ 」
  「香秀,你上次做爱是什么时候」苏皓抚摸着香秀的背,香秀则抱住苏皓的
脖子,嘴里回道:「上次~ 啊~ 上次是上个月~ 啊~ 」
  「是和李大国吗?」「啊~ 不~ 不是」香秀一说完,苏皓一懵,好嘛,感情
这俩口子都出轨啊,于是又问道:「那你和谁做的」
  「啊~ 和~ 和马忠~ 大国的客户~ 」香秀下身的刺激已经战胜了理智脱口而
出道,苏皓闻言点点头,既然如此,也不用怜惜这个女人,又问道:「你家有润
滑剂吗」
  「抽~ 啊~ 抽屉~ 」香秀一边呻吟,一边指着不远处的柜子,苏皓更干脆,
直接抱起来香秀,先是插了十几下,直插的香秀娇吟不断,走到抽屉跟前,苏皓
拿出润滑剂,又回到窗户边上,掰开香秀的屁股,在小菊花上面滴了一些润滑油。
  「苏,苏总,不要」
  香秀知道苏皓要干什么,之前李大国好几次要开发她的小菊花,都被她拒绝
了,现在苏皓正在用手指往里面推送润滑油,傻子也知道要干什么。苏皓伸出一
根手指,慢慢往里面插了一些。
  「啊!疼!苏总,求求你放过我」
  这个时候刚才通过小穴来的舒服感觉已经散尽,只有菊花被异物插入的疼痛
感。
  「放过你?妈的,李大国打我的时候怎么没想着要放过我」苏皓见润滑的差
不多了,拿起润滑液朝外面的李大国晃了晃,嘿嘿一笑,而李大国,则呜呜呜的
吼叫,只可惜吼不出声音来,他也知道自己老婆将会怎么样。
  「啊!」
  一声高亢的痛呼,苏皓一下子就插进了半根鸡巴,香秀泪水一下子奔涌而出,
紧接着香秀的小穴一凉,原来是鸡巴插进去后,从菊花流出来的血。
  「求求你,求求你」
  香秀低声的哭泣着,苏皓看着她这个样子,切了一声,拔出了鸡巴,说到底,
苏皓还不是那么坏的人。他把香秀搂在怀里,亲吻几下,又放在窗台上,从正面
插了进去。
  「啊~ 啊~ 」
  香秀的小穴又得到了肉棒,更加卖力的分泌爱液,香秀的声音也由呼痛声转
为了愉快的呻吟声。整整四个小时,苏皓歇过来就干,干完再歇着,干了三回。
  「好啦,一笔勾销了,李大国的视频我删了,不过你的视频我还是得留着」
  苏皓哈哈一笑,扭头走出屋子,走到车跟前,威胁早已经精疲力尽的李大国
几句,把他手脚解开,知道苏皓走了以后,李大国都没有恢复过来,大约又过了
十多分钟,李大国才步履阑珊的走进屋子里,而眼前的景象,让李大国跪在地上,
低声的痛哭起来,在他一米远的地上,香秀双目无神的躺在那里,小穴上,嘴上,
胸脯上,脚上,已经全都是苏皓的精液。
  在村子另一边的宋家,宋青莲给宋福贵端过来洗脚水,放在地上问道:「爹,
你咋才回来呢」
  「嗨,别提了,这不是跟你七大爷去赵四家了嘛,唉」
  宋福贵把脚泡进水利,舒服的舒口气,宋青莲问道:「他家咋的了?」宋福
贵闻言,左右瞧瞧,低声说道:「这几天村子里不是有人说,赵玉田他媳妇,刘
英,跟那个苏总,那个了」
  「啊?」宋青莲扎巴扎巴眼,说道:「不可能吧,我看那个苏总不是那种人」
  「这说不好,就算不是那个苏总,也是刘英主动的」宋福贵撇撇嘴,继续说
道:「赵玉田发现刘英给那个苏总发短信了,还叫老公,这不就打起来了嘛」
  宋福贵说的这个事情,的确发生了,此时的赵四家,赵玉田气呼呼的坐在院
子里,在家里,赵四和他媳妇,刘能和他媳妇,正围坐在一起,商量着这个事情
该怎么办,在卧室里,附近的村子的医生黄世友正在给刘英脸上擦药水。他的女
儿黄一芝,则在给刘英包扎胳膊上的伤口。
  黄世友跟女儿走的时候,也没人招呼,知道现在这种情况也没办法,父女俩
出了门,黄一芝问道:「爹,你见过那个苏总吗」「没有啊」黄世友摇摇头,说
道:「闺女,你可得离那种人远一点」
  黄一芝呵呵一笑,说道:「爹,你可想多了」
  看着黄一芝蹦跶的身影,黄世友叹口气,这个姑娘哪里都好,就是心思单纯。
  回到办公室的苏皓,从王小蒙发来的短信中,知道了这件事情,他惊慌之下
赶忙开车到了山庄躲避,也许是慌不择路,车速过快,一颗粗壮的树木他尽然没
看到,直接就撞了上去,轰的一声,苏皓睁开了眼,还是那个熟悉的空旷的家,
难道这一切都是梦吗?
  「叮咚」
  手机响了,逃出来一看,卖家发来一条消息:亲,使用还满意吗?您放心,
那个世界的进度不会改变,依旧会继续进行,如果您想要继续进去的话,可以连
按三次按钮哦。
  苏皓脑子浑浑噩噩的,他也不知道该回复什么,没几分钟,又一条消息发送
过来:亲,一切都是最好的,不属于自己的,强求不来的哦。还有那个修改器按
钮,您如果需要的,可以再现实使用,也可以带走,只要两个按钮同时按即可,
但是亲,按钮需谨慎。
  苏皓把手机放下,坐在沙发上,恢复片刻,再看看手机的时间,只过去了一
个小时,在看看胳膊上,也没有李大国打的伤,可是自己却感觉异常的疲惫。
  这个时候,忽然手机上传来一条推送:我的体育老师火热上线……
香秀

【俗人传】 第八章 死心 (乡村爱情篇)

李秋歌

【俗人传】 第八章 死心 (乡村爱情篇)
上一篇:【俗人传】第九章 母女(我的体育老师篇)
下一篇:【机动战队恶之花】(下)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