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梦】(8.11)

        第八章 母狗奴隶(十一)
        --归省-- 八月十三日 星期六
  回到娘家后,冯可依就像倦鸟归巢似的,伤痕累累的心得到了亲情的慰籍,
过起了平静温馨的日子。母亲做的菜还是那么令人怀念,吃起来特别有味道,自
己的房间仍然保留着,一应摆设还是原来的样子,收拾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
令冯可依特别感动。威严的父亲、慈祥的母亲、精灵古怪的妹妹,冯可依从每个
家人身上都感受到浓浓的爱,暂时忘却了在汉州凄惨的遭遇。
  昨天一起坐高铁回来的冯俊浩,在家没有多待,晚上去朋友家玩了,彻夜未
归,这令冯可依安心不少,毕竟和弟弟做出了乱伦的行为,表现会不正常,万一
被家人看出异样就糟了。
  快乐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明天就要回汉州了,冯可依不禁有些惆怅。而外
出办事的寇盾今天会赶回来与她团聚,又使冯可依加重了几分忧郁,心中五味俱
全,想见又怕见,分外不是滋味。
  一大早,冯可依压下紧张惶恐的心绪,精心打扮好自己,去机场接寇盾。接
到寇盾后,冯可依与他一起去墓地拜祭过世的公公婆婆,然后带他回娘家,去看
望自己的父母。本来寇盾想回两人的爱巢的,可是冯可依说家里都准备好了,因
为两家的距离不近,寇盾只好打消了原计划,宠爱地听从了妻子的安排,去爱妻
的娘家过夜。
  冯俊浩早早便被父亲叫了回来,这样一家四口,加上女婿寇盾,人便齐了,
围着圆桌,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餐。
  晚饭后,似乎没喝尽兴,冯父叫上寇盾和冯俊浩,喝起了小酒。聊着聊着,
话题集中在寇盾的公司上市方面,起初以年龄差距大极力反对女儿嫁给寇盾的冯
父发出爽朗的笑声,不吝言辞夸奖女婿有出息,是个了不得的社会精英,正在收
拾餐桌的冯可依听到后露出古怪的笑容,为前后判若两人的父亲感到好笑。
  「我说寇盾啊!自己创建的公司一点点扩大规模,终于到达了上市公司的层
次,爸爸很欣慰,也很骄傲,我的女婿是个事业有成的男人,可是男人不能一味
追求事业啊!我和你妈的年纪越来越大了,你也不年轻了,你和可依是不是应该
考虑要小孩的问题了?我想早点抱上孙子啊!」
  听懂了冯父的意思,寇盾为岳父斟满酒,满怀歉意地说道:「爸,是我考虑
不周,您说的对,等可依忙完手头的工作,我们一定让您早日抱上孙子。」
  「说起工作,寇盾,别怪爸爸说你,哪有新婚不久,便和妻子分开生活的道
理!女人不需要工作,只要操持好家庭就行了。」对这件事,冯父抱有怨言很久
了,趁着今天气氛热烈,便索性说了出来。
  「爸……你说的不对,不要贬低姐姐的价值嘛!虽然姐姐工作时的表现,我
没有看到,但我知道姐姐一直都在努力,高级评估师的头衔可不是盖的,我为有
这么一个出色的姐姐感到自豪。」
  「是啊!我觉得小妹的观点蛮正确的,姐姐大学毕业时,综合排名可是学院
第一名,爸爸,您当时不是很骄傲吗?和您的老战友吹嘘了很久。还有一点,现
在的女性都是新女性,追求社会价值和存在感,哪有甘愿在家相夫教子的,您的
观念过时了,太老套了。」
  端着花生米、拍黄瓜等下酒小菜走过来的冯雨诗白了父亲一眼,为姐姐冯可
依摇旗呐喊,冯俊浩也站出来帮腔。冯雨诗是冯可依的亲妹妹,比姐姐小八岁,
与哥哥冯俊浩在同一所大学,虽然只是大一新生,但因为活泼的性格和火爆的身
体,加入了学校拉拉队,非常受欢迎,是校花一级的美女。
  「你们懂什么?可依现在要做的是照顾好寇盾,成为老公的贤内助,这也是
社会价值的一种。两个人在一起生活,相亲相爱,互相扶持,难道不好吗?」冯
父狠狠瞪了不听话的儿女一眼,没好气地说道。
  「你们两个还小,别乱打岔!可依,寇盾,妈妈觉得你们的爸爸说的没错,
为了所谓的工作,新婚不久就分开不大好。对了寇盾,新居快要落成了吧!可依
在汉州的工作还剩下一个多月,等工作完成的时候,你们就搬到新居,重新开始
幸福美满的生活吧!」冯母颇有书香气,用柔柔的语气劝慰着。
  「爸,妈,放心吧!本来我就是这么打算的。」寇盾郑重其事地点点头,举
起酒杯,向冯父敬酒。
  「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寇盾,我是为了你们好,来!干杯,我的女儿就
全部交给你了,我相信你会令她幸福的。」冯父与寇盾重重碰了下杯,仰起脖,
一饮而尽。
  「是的,爸爸,一切有我。」寇盾恭敬地一手握杯,一手虚扶杯底,也是一
干到底。
  「俊浩,没酒了,上厨房管你姐姐要两瓶去!」冯父见桌上的酒瓶空了,便
指指在厨房刷碗的冯可依,对冯俊浩说道。
  「好的。」冯俊浩站起来,哼着流行歌曲,开心地向姐姐走去。
  「姐姐,还有冰镇啤酒吗?」冯俊浩见眉头紧蹙的姐姐不知在想什么,好像
走神了,没有听到他的话,便把手放在姐姐的肩上,摇了摇。
  幸福美满的生活……就像水中月,镜中花,现在的我还能奢望这些触不可及
的目标吗……听着客厅里的对话,冯可依想到哪怕和寇盾一起在新居里生活,也
是生活在言不由衷和无尽的欺骗下,谁让自己抗拒不了鞠启杰呢!一想到残酷的
现实,心就像被刀割一样痛,胸口烦闷欲裂。
  直到肩头被摇晃了几下,冯可依才从遐思中回过神来,慌乱地问道:「啊!
俊浩啊!你说什么?」
  「姐姐,想什么呢?爸爸要酒喝,还有冰镇啤酒吗?」无奈之下,冯俊浩只
好又重复了一遍。
  「还有几瓶在冰柜里,还喝啊?爸爸血压高,不能喝太多酒的。」冯可依伸
长脖子,担心地看向酒意正浓、高谈阔论的父亲。
  「我也知道啊!可是,你看爸爸今天多高兴啊!和姐夫聊得那么投机,反对
没用的,只会引起爸爸的不快。说不定,爸爸一气之下,自己跑到外面去买了,
反正便利店离得不远。」冯俊浩从冰柜里取出两瓶啤酒,然后把嘴巴凑到姐姐耳
边,轻浮地问道:「姐姐,今晚会和姐夫做爱吧?」
  「你乱说什么?」冯可依向里退了一步,嗔怪地小声说道。
  「想做就做吧!毕竟很长时间没有被姐夫上了,不止是姐夫,只怕姐姐也想
吧!而且姐姐都答应这个暑假做我的性奴隶了,那么今夜,我就把秀色可餐的姐
姐让给姐夫好啦!嘿嘿……今晚一定要让姐夫精尽人亡啊!怎么也喂不饱的淫荡
的姐姐。」冯俊浩把冯可依逼到从外面看不到的死角里,然后一边抚摸着姐姐浑
圆的臀部,一边肆意地说着下流话。
  「俊浩,别……别这样,你答应我的,在爸这里什么都不做的。」冯可依一
边躲闪,一边压低嗓音央求着。
  「我没打算在这里和姐姐做爱啊!不过,我想听姐姐和姐夫做爱的声音。姐
姐,你就当做我不在家,一定要发出很大的浪叫声啊!差点忘了,姐姐是个变态
的受虐狂,可千万别在兴头上时,搞错了对象,叫出俊浩,俊浩,狠狠操我这类
令姐夫伤心的话啊!」
  听到外面传来愈来愈近的脚步声,冯俊浩不再说话了,用力抓了一把姐姐肉
感十足的圆臀,在冯雨诗进来的同时,拎着两瓶啤酒走出了厨房。
     ***    ***    ***    ***
  「宝贝,想我了吗?」床头柜上的台灯荡出粉色的光束,照在冯可依出嫁前
的房间里,使少女的闺房更显浪漫情调。倚在床头的寇盾身上只穿了一条平地内
裤,搂着多日不见的妻子,一边在耳边说着哝哝情语,一边把手探进吊带小背心
里,握住一只柔软丰满的乳房。
  「啊啊……」冯可依发出一声甜腻腻的呻吟声,靠在寇盾怀里的身体情动地
扭动着,可哀伤的眼里却充满了犹豫。隔壁就是双亲的卧室,楼上同位的卧房则
是冯俊浩的房间,冯可依想起弟弟在厨房里说过的话,想必他现在一定趴在地板
上,竖起耳朵倾听,便小声地说道:「老公,我好想你,可是,我们不要做了好
吗?会被听到的。」
  「不要做了?」寇盾故作惊讶地问道,然后把手贴着冯可依平坦柔软的小腹
滑进窄小的丁字裤里,放在濡湿的阴户上,手指轻挠着又热又嫩的肉缝,揶揄着
笑道:「这里都湿成这样了,宝贝,你确定不想让我喂饱它?来吧!让我脱掉这
层碍事的布条!」
  「老公,不要啊!」刚说出不情愿的话,冯可依便后悔了,唯恐寇盾看出异
样,只好把纤细的腰肢向上挺动,方便寇盾把丁字裤脱下来。
  彼此的工作都很忙,再加上张真和张维纯严格控制冯可依的日程安排,导致
冯可依和寇盾一直没有相遇的机会。为了令深爱的老公开心,冯可依拿出勇气,
在特别美容中心做全套美容,改造了身体,不仅做了丰胸手术,还在乳头、阴唇
和阴蒂上戴上了性感的银环。按理说,小别胜新婚,冯可依应该满脸娇羞、满心
欢喜地把崭新的身体给寇盾看,可现在,她的心里却充满了歉意和悔恨。
  做为娇妻,这副性感而艳媚的身体应该归寇盾独享的,应该第一时间给深爱
的老公欣赏,冯可依也确是这样打算的,无奈被花雯芸蛊惑,去了月光俱乐部,
结果属于寇盾的身体暴露在众多客人下流的目光下,穿上了银环的性器更不知被
多少男人玩弄个够,就连同一血脉的亲弟弟,也比老公更早地看到了她的身体,
还做出了乱伦的丑事。
  更有甚者,令冯可依深深苦恼、并且倍感屈辱的是与多日不见的寇盾重逢,
今夜本应是个激情四射的不眠之夜,本应含着浓浓的相思之情和老公缠绵不休,
双双沉浸在性爱的海洋里,可是,期待中的和寇盾做爱却是在鞠启杰的命令下,
而且还勒令她不能敷衍了事,要像原来那样,竭尽全力地侍奉,使寇盾满足,还
有那可恨的弟弟,恬不知耻地摆出大方的姿态,也要她今夜与老公做爱。
  「宝贝,你这里真美,照片看到的和实物完全不能相比,天壤之别啊!连一
点点毛孔都看不到,肌肤就像丝绸那么光滑,细嫩得仿佛在抚摸婴儿似的,简直
美得令人心神失守啊!还有这些火辣的银环,戴在我的宝贝身上,说不出的性感
魅惑,真像一个要人命的小妖精。可依,谢谢你,为了我的嗜好,特意去做这些
令我开心,做的时候很痛吧?」
  说到动情处,趴在冯可依股间、把她修长的双腿分成可以无死角观赏股间的
M形的寇盾从粉嫩艳美的阴户上移开目光,慢慢地覆上嘴巴。
  「啊啊……啊啊……」当寇盾兴奋得把整个银环,还有阴户含在嘴里细细吮
吸、舞动舌头不断爱抚时,虽然心里充斥着对老公不贞的罪恶感,但冯可依还是
很快沉浸在巨大的快感中,樱红的嘴唇不住蠕动,哼出越来越炽情的呻吟声。
  「宝贝,都怪我,回来得太仓促了,没有带那些你喜爱的玩具,不要对我有
怨气啊!」寇盾抬起被爱液打得湿乎乎的脸,饱含歉意地说道。
  「啊啊……啊啊……讨厌啦!你坏死了,啊啊……啊啊……才不要那些下流
的东西呢!老公,我只要你……」寇盾略有些粗暴的吻恰到好处,阴户深处的淫
蕊一阵颤动,冯可依感到身体仿佛一下子被点燃了,动情地抚摸着老公的头发,
不由自主地扭动腰肢,追逐着带给自己快乐的舌头。
  「咚……」天花板上传来一声钝响,楼上正是冯俊浩的房间,不知掉了什么
东西下来。
  啊啊……俊浩一直在听啊!他一定是故意的,啊啊……啊啊……他是在提醒
我,这个坏小子,啊啊……啊啊……好羞耻啊!我羞人的反应都被他听到了……
  躺在床上的冯可依目光复杂地看向天花板,脑中情不自禁地浮出弟弟趴在地
板上倾听的样子,忽然,她发现正对床铺的天花板上竟然有一个小小的孔洞,孔
洞里露出一个充满血丝的瞳孔。
  呀啊……他能看到……身体一下子僵住了,好像被定住了,一动不能动了,
冯可依惊恐地看向弟弟偷窥的目光。就在这时,双腿被扳起来,搁在肩头,紧接
着,寇盾坚硬的肉棒猛地捅了进来,亟待慰籍的蜜穴传来一股令她想放声欢叫的
充实感,子宫口一阵颤栗,火热的肉洞不规则地收缩起来,溢出一淌淌汹涌的爱
液。
  只是入洞的一击便令兴奋紧张的身体到达了高潮,雪白的手臂情不自禁地抱
住了寇盾的肩背,冯可依一边痉挛般地抖颤着,一边在心里羞耻地叫道,俊浩,
不要看,啊啊……啊啊……求求你了,别看姐姐羞人的样子……
  巨大的肉棒像打桩机一般迅猛地拔出、落下,次次都杵到最深的地方,身体
仿佛对折的姿势令阴户最为突出,肉棒插入得最深。刚开始时,冯可依还能咬紧
牙关,控制自己不发出声音,没过多久,倾注着老公狂暴的爱的肉棒便令她迷失
了,沉浸在愉悦万分的快感里,充满狂喜和兴奋地叫道:「啊啊……老公,可依
又要泄了,啊啊……好美的感觉啊!老公,可依爱你,你是最棒的……」
  时而是正常体位,时而被摆成跪趴撅臀的背后式,时而又变成跨坐在寇盾身
上的女骑士,在愧疚心理的驱使下,想用身体来赎罪的冯可依也不管弟弟在观看
了,不断地变换姿势,全心全意地侍奉着深爱的老公。在寇盾射精的刹那,冯可
依也被带上了高潮,修白的颈项天鹅般舒展着,高高地仰起,朦胧的眼眸里荡出
满足的波光,似兴奋难耐,又似无所顾忌,定定瞧着天花板上弟弟偷窥的眼睛。
  冯可依跪在剧烈地喘着粗气的寇盾身旁,羞耻地瞥了天花板的孔洞一眼后,
便伸出红艳的舌头,向沾附着自己的爱液的肉棒舔去。
  随着放出浓精的肉棒变得萎蔫下来,高潮的余韵也渐渐散去了,从迷失中恢
复过来的冯可依一边依依不舍地吐出被舔得干干净净的肉棒,一边控制不住地流
下了泪水。那串晶莹的眼泪不是喜极而泣,也不是被寇盾的爱浇注而感到幸福的
明证,是对不起老公的悔恨和惭愧的泪水。
  「一定要诚心诚意地为你老公服务,让他深刻地感受到妻子真挚的爱,千万
不要让他看出哪里不对……」
  是的,我已经按照启杰先生的吩咐,情真意切地侍奉了老公,还有俊浩,姐
姐得到你的允许,和你一直尊敬的姐夫做爱了,还是在你的眼皮底下,这下,你
们两个欺辱我的男人该满意了吧…………鞠启杰邪恶的声音在脑海里回响着,一
颗颗泪珠不住从红肿的眼眸里滚落,冯可依戚婉地想着心事,在高高撅起的臀部
上,一溜白浊的精液正从濡湿红嫩的阴户里流淌了下来。
  头枕在寇盾的胳膊上,泪流满面的冯可依被疼爱自己的老公搂着,像往常一
样,进行着事后的爱抚。看到妻子喷涌而出的泪水,寇盾不做他想,还以为是脆
弱的妻子在久别重逢后的真情流露,是爱的证言,便美滋滋地说着情话,温柔地
用嘴唇把泪水吸干。谁曾想,这种浓情爱恋的举动,就像一把钢刀插在忧愁的心
房上,冯可依顿时泪奔了,开始哽咽,哭出了声。
  寇盾露出苦笑不得的表情,像哄小孩子那样长时间哄着他的小娇妻,温柔地
抚摸着爱妻的头发,不住在冯可依湿津津的脸上吻着。也许是旅途的劳累和酒劲
上涌的缘故,没过多久,寇盾便头一歪,发出阵阵鼾声睡着了。
  冯可依哀伤地地瞧着老公熟睡的样子,心头陡然一酸,喃喃说道:「老公,
你什么都不知道,你的可依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了,对不起,对不起……」
  为了不吵醒寇盾,让他睡个好觉,冯可依尽量把动作放轻,蹑手蹑脚地爬下
床,批了件睡衣,准备去洗手间清理下身。
  看了看浴房,忧愁的俏脸蹙起了眉梢,想到洗澡的水流声如果被父亲母亲听
到,就会猜到她做什么了,心生羞惭的冯可依只好无奈地拿起了闲置好久的阴道
清洗器。
  「啊啊……」清洗完阴道清洗器后,冯可依把尖尖的冲洗头插进阴户,然后
按动可弹式压力开关。只是水流的冲洗,敏感的肉洞便一阵收缩,感到了快感的
冯可依情不自禁地发出了呻吟声。这不禁令本就戚婉哀伤的冯可依恨起自己淫荡
的身体来,匆忙冲洗几下,便打开门锁,推开洗手间的门。
  「啊……俊浩……」冯俊浩静静地站在门外,差点撞上的冯可依吓了一跳,
正待开口询问,便被弟弟推到洗手间里面。
  「不要那么粗暴!俊浩,你要做什么?」心中腾起一阵不好的预感,冯可依
抖颤着声音,惊恐地问道。
  「做什么?当然是和姐姐做爱做的事喽!姐姐,你说我是操你的蜜穴?还是
操你的肛门呢?」冯俊浩瞪大布满血丝的眼睛,像野兽那样发出沉闷的嘶吼,喘
着粗气说道。
  「俊浩,你怎么了?冷静一点,不要冲动啊!」看着从小一直长大的弟弟出
现从未有过的癫狂模样,不知怎的,冯可依忽然一阵担心,伸手去摸弟弟的头。
  「是的姐姐,我不够冷静,可是不怪我,这都是你引起来的,明明知道我在
上面看,还叫那么大声,换了那么多姿势让姐夫操……」冯俊浩紧紧地抱住冯可
依,眼中射出熊熊妒火,手掌从睡衣的下摆探进去,覆上圆鼓鼓的臀部,用力地
揉捏起来。
  「俊浩,不要,不要……这里是爸爸妈妈的家啊!我们不能做啊……」冯可
依一边用力挣扎,一边软语央求着。
  被偷窥到的淫靡一幕刺激得血脉贲张的冯俊浩根本听不进去,一把把冯可依
抱起来,坐在坐便器上,然后,用手捂住姐姐的嘴,在她耳边威胁道:「姐姐,
不怕把大家吵醒吗?你说,要是爸爸妈妈知道了唯一的儿子和引以为豪的大女儿
在家里公然乱伦,会不会一气之下把咱俩赶出家门,一辈子不予相认!姐夫是什
么反应呢?肯定不会要你了,至于妹妹,会很鄙夷她的哥哥姐姐吧……」
  不用冯俊浩说,冯可依也知道这些恐怖的后果,抵抗的动作渐渐停下来了,
身体好像一下子失去了力气,软软地倒在弟弟怀里。
  「姐姐,刚才没看清,今晚,姐夫享用你的肛门了吗?」见冯可依不再挣扎
了,冯俊浩一阵狂喜,含住姐姐玉润的耳垂,下流地问道。
  见冯可依微微摇头,冯俊浩惊讶地问道:「姐夫只操了姐姐的蜜穴?」
  迟疑了片刻,冯可依点了一下头,冯俊浩见状,脸上浮起揶揄的笑容,轻浮
地说道:「这么美妙的肛门竟然没有享用,姐夫是在暴殄天物啊!怪不得姐姐不
睡觉,一个人跑到洗手间里呢!原来是想自己慰籍自己啊!嘿嘿……好不容易盼
到姐夫,却没有得到满足,可怜的姐姐,就让我来代替姐夫,给你最喜欢的肛交
吧!」
  冯俊浩放开了捂住姐姐嘴巴的手,捏住下颚,不让姐姐的头乱动,然后,俯
下身子,覆上姐姐的香唇。冯可依不胜羞耻地扭动着身体,被堵住的唇间发出含
糊不清的声音,浑身酥软的身体因为在娘家的洗手间里被弟弟侵犯,腾起了强烈
的受虐快感而越发火热。
  没过多久,嘴巴便被冯俊浩执拗的舌头撬开了,冯可依在心里幽叹一声,认
命地流下了两行清泪,然后,在牝兽本能的驱使下,伸出了红舌,和弟弟狂躁的
舌头缠绕在一起。        
  【未完待续】
上一篇:【云州往事】(20-31)
下一篇:【看不见的爱人】【9】崔老师的意外身亡和警花王丹芊的登门造访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