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梦想之都】(210)

Chapter 210 梦境
郭玄光呆站在办公室那琢磨着陈思妤的话,心里突然觉得好像这话有些
什么意思。但是没等郭玄光回过气来,陈思妤已是飘然而去了,紧接着他的耳边
响起了另一个人的声音 .
「哟,我说小郭啊,你挺厉害的。大老板的熟人你也认识,我可是真的
对你刮目相看啊!」
说话的是不知什么时候回到办公室的副经理,当初连正眼都不看郭玄光
一下的他居然主动跟郭玄光聊了起来。
郭玄光这才醒悟过来,赶紧道:「没、没有的事,我过来给你问候一声
的,我今天第一天回来上班!」
「行啊,少说话多做事,保准没错的!」落荒而逃般的郭玄光边走边回
想着副经理和陈的最后一句话,越想越不是滋味。
「这女的!想找她的时候她就失踪,没这心思的时候她却突然出现了。
只是……只是我应不应该告诉司徒帼英呢?」郭玄光沉思了一会儿,还是确定先
按兵不动,等搞清楚状况再和司徒帼英联系。
郭玄光哪儿知道,司徒帼英现在根本就没心思去了解陈思妤的事情了。
此时的司徒帼英一身紧身黑衣的打扮,在一条昏暗的走廊中前进。走廊里还布满
了浓雾,让人看不清远方。
四周静悄悄地,真的是死一般的沉寂。司徒帼英每走一步,就只能听到
高跟鞋跟与地板发出的碰撞声,虽然很轻微,但是在略显空旷的走廊里还带着回
声。
渐渐地,司徒帼英眼前的景象清晰起来,她更是聚精会神地盯着前方,
不时还前后转身让目光触及360 度所有地方。
「嘶……嘶……」一阵低沉的声音缓缓传来,在如此情景之下,真的令
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司徒帼英马上紧张起来,停住脚步从腰间掏出了一把枪。
过了好一会儿,发现没有什么异常的司徒帼英继续向前走去,不久后她
就在一间房间门外停了下来。司徒帼英先是侧耳聆听了一会儿,在慢慢把头凑过
去门上的玻璃看了一眼。
房间里的布置像是实验室一般,室内背对着司徒帼英坐着一个女子。不
过这女子没有说话,只是缓缓的转过身原地站了起来,用双眼死死地盯着司徒帼
英。
正当司徒帼英有些奇怪的时候,那女子的双眼突然像闪电一般闪了一下。
司徒帼英马上觉得身体如同电击一般,倒退几步跌坐在地上。
就在司徒帼英满脸疑惑的时候,更加恐怖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那女子的
嘴里「咕噜咕噜」作响,突然「砰」地一声,眨眼间好端端的一个人头居然变成
了异形的模样。整个头部就如同一块大的肉团,分不清眼耳口鼻,说有多难看就
有多难看。
接着女子身上的衣服全部不翼而飞,玲珑有致的裸体配上一个奇异的脑
袋,让司徒帼英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那脑袋的嘴里又发出了刚才那「嘶嘶」的
声音,脑后突然生出许多像章鱼一般的触手来。
司徒帼英回过神来,见势不妙转身撒腿就跑。但是去路不如来路,刚才
的走廊此时变得无比冗长,任凭司徒帼英怎么跑,还是无法跑到尽头。
「嘶嘶……嘶嘶……」司徒帼英的耳边不时传来那恐怖的声音,让她不
敢慢下脚步。
但是那无尽的长廊让司徒帼英耗尽了所有的精力,她渐渐觉得自己的腿
就如铅球一般的沉重。更加要命的是,精神上的恐惧也让司徒帼英感到无法坚持。
「不行……不行啊……撑住……一定要撑住……」司徒帼英心里默默念
着,依然顽强地跑着。也不知跑了多久,她终于看到了走廊的远处有扇门。
司徒帼英如同寻获救星一般,紧绷的心突然放松了。谁料她的双腿却好
像因为惯性的缘故没能跟上身体的变化,脚下踉跄竟然摔倒了在门前。
「遭!」司徒帼英心里一惊,坐在地上右手举枪,马上回身细看。果然
不出所料,那怪人紧跟着就在浓雾中出现。
「砰!砰!砰!」司徒帼英连开三枪,枪枪着落在怪人身上。可是那怪
人身上完全看不出有中枪的反应,身体肌肤是丝毫无损。不过怪人的脚步倒是停
了下来,浑身发抖,似乎枪击还是有效的。
趁着这个机会,司徒帼英马上爬起来冲出了门外。可惜她眼前看到的竟
然还是一条无尽的长廊,四周甚至显得更加黑暗。「不会吧,这……这怎么可能?」
司徒帼英喘着气,双腿似乎怎么也提不起来了。
逃?漆黑不见终点的长廊已经击溃了司徒帼英所有动力。回去?那异形
般的怪物让司徒帼英是完全不敢靠近,怎么可能要走回去。
就在两难之间,司徒帼英想到了刚才怪物中枪后的反应,她决定赌一把。
于是司徒帼英贴墙站在门后,举着枪对准门口,准备给那怪物来个致命一击。
好一会儿,屏息凝视的司徒帼英发现居然没有动静了。她竖起耳朵细听,
甚至连那「嘶嘶」的声音也没有了。
「难道它知道我在这里?难道它已经走了?怕了我的枪了?」恐惧之中
的司徒帼英满是疑惑,汗珠大滴大滴地在沿着额头滑过脸庞,顺着脖子渗入了紧
身衣包裹的身体之中。
就在这时,门开了。司徒帼英手里一紧,有些颤抖的手指已经开始扳动
扳机了。但是门虽开了,怪物却没有出现,四周还是一片寂静。
「扑通、扑通」司徒帼英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还仿佛听到了自己的心
跳声。但是眼前依然是没有动静,打开了的门有说不出的诡异。
「啊!不……」司徒帼英突然惊叫一声,原来她的双腿不知何时竟然被
两条触手缠上了。
司徒帼英低头一看,那两条触手是沿着地面偷偷摸了进来的。刚才司徒
帼英的目光都集中在人的头部的位置,根本没发现地面的变化。
就在司徒帼英低头的时候,又有两条触手从头部的高度入侵,一下子就
缠上了她的双手。那些触手力气大得很,司徒帼英拼命挣扎却是毫无用处。
紧接着更多的触手从门开伸入,司徒帼英甚至看不清楚到底有多少触手,
枪也一下子就被打掉,让她更没有反抗的能力了。
当司徒帼英完全被触手固定在原地的时候,刚才那怪人才慢慢从门口出
现。虽然那人的头部已经变回人的模样,但是她双脚完全不懂,飘着走的移动方
式还是把司徒帼英惊呆了。
「这是怎么回事……天啊……怎么回事?谁能告诉我!」司徒帼英瞪大
了眼睛,完全没法相信眼前的一切。
与其说那怪人缓缓飘到司徒帼英身前,还不如说是那些触手把两人拉的
面对面紧贴着对方而立。怪人眼里泛起一片白光,整个眼珠子像是灯泡一样,还
居然伸出了舌头向司徒帼英的脸部贴了过去。
司徒帼英不由自主地也伸出了舌头迎了上去,两条舌头随即纠缠在了一
起。「不……不……为什么会这样……」司徒帼英心里叫着,但是自己的舌头却
不听使唤,还越来越兴奋地与那怪人的舌头相交着。
「不要……我不要这样啊……」除了舌头,司徒帼英感到身体也起了变
化。她整个人变得热烘烘地,无数股蠢动在体内酝酿着,让她全身的肌肤都好像
变得痒痒的。
「啊……不……停下来……」触手开始从司徒帼英衣服的边缘入侵,颈
部、双手还有脚,几条触手同一时间伸入到了她的衣服里面。
接着那些触手像是用力一撑,司徒帼英的紧身衣马上是千疮百孔的样子。
「不……住手……不、唔……」虽然司徒帼英心里在呐喊着,但是她的
身体变得异常敏感,那些带着火热温度的触手就像是在她全身上下抚摸着,让她
反抗的力量渐渐消失。
接着怪人的舌头离开,取而代之的是另一条触手。「呜、呜……呜……」
司徒帼英仍是抗拒着,但是她又发现这触手的感觉很像某样东西,很像一样自己
渴望的东西。
不知何时,司徒帼英已被触手拉倒在一间房间里的沙发上。她的双手被
拉高到头顶,双腿则完全打开。身上的衣服已经像是剩下几块烂布的样子,一边
的乳房还有阴部都完全裸露出来。
这时一条触手在司徒帼英双腿之间凌空而起,顶端还渗出一些粘稠的物
质,不知道是汗水还是什么东西。司徒帼英看着那东西直直地向着自己的胯下进
发,心里除了惊恐居然还有些兴奋。
「不可以,我不可以这样的……不可以……不可以……啊……嗯、嗯、
嗯……」当那触手没入了司徒帼英的阴户中时,她居然情不自禁地叫了起来。
「嗯……嗯……呜……嗯……」司徒帼英感到体内的快感迅速地上升,
很快就把刚才的恐惧感压住了。
「不要这样……我不要这样啊……嗯、嗯、嗯……」司徒帼英感到嘴巴
里和阴户里的触手开始变得坚硬和炙热,与自己的肌肤摩擦之中产生的快感像是
高潮般痛快,让她竟然也摆动着腰部迎合起来了。
「不行……我不行了……嗯……嗯……不可以的……」司徒帼英半眯着
眼睛,看着那奇怪的东西在自己的下体那进进出出,似乎连最后挣扎的力气都没
有了。
就在司徒帼英快要被快感占领全身的时候,她的目光忽然碰到一枝像是
笔又像是螺丝刀的东西。那东西就像是一把冰刀劈在司徒帼英热情洋溢的脑袋上,
让她突然之间全身一震:「不行……我不可以这样的!」
司徒帼英知道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了,她拼尽全力,拿起那东西就往一
条触手上戳了下去。
「啊——」紧接着大叫一声的不是怪物而是司徒帼英,就在那一声大叫
过后,那怪物也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司徒帼英发现自己满头大汗喘着粗气坐在床上,房间里依旧是那盐灯散
发出的微弱灯光,其它一切都没有异常。
「怎么又来了?我不要,不要……我不要做这个梦!!!」司徒帼英已
经记不清是第几次做这样的梦了,她感到自己像是要发疯的样子,不得不冲进厨
房灌了一大杯凉水安定一下。
上次和老虫经历了忘我的交合后,司徒帼英醒来时已是独自躺在了四里
村那荒废的小楼中。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去的,也不想知道,随后就像失了魂
似地回到了家里。
司徒帼英甚至连打后的几天干了什么都不记得了,她只知道现在每天都
想要逃避这个梦,但是又好像每天都在等待着这个梦。
「不行,这样不行的,一定是因为……因为……」司徒帼英隐约感到了
是什么原因,但是又不确定。
不知道什么时候,司徒帼英又拿起了手机,看着昨天收到的短讯:「想
解决和李傥的事,我给你一个机会:这个周六晚上10点小楼见,我保证你可以对
李傥为所欲为!」
================
「滴答、滴答……」墙上的挂钟正在勤奋地走着,时间指向了晚上7 点。
郭玄光在自己的房间坐立不安的样子,踌躇半响后终于拿起了电话。
「嘟嘟……嘟嘟……」一阵铃声过后郭玄光拨给司徒帼英的电话接通了。
「你……你还好吗?我是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的,我居然又碰见你要找
的人了,那位叫陈思妤的美女,你还记得吗?」
同样正在对着时间发呆的司徒帼英听到郭玄光这么说,顿时愣住了,好
一会儿她才突然声调提高道:「什么?什么?小郭你没骗我吧?我……我……你
说得是真的?」
「当然,我不跟你说笑,我真的碰到她了,现在还在同一个公司呢!」
那天郭玄光虽然没马上联系司徒帼英,但是经过几天的思考,他决定还
是要打这个电话。尤其是当经过深思熟虑之后,郭玄光觉得这陈思妤和高尔夫俱
乐部的事,还有司晴的死甚至四里村的那些人都有可能有关系。
第一,按照司徒帼英的故事,陈思妤背后肯定是有人的。郭玄光自己推
想,这人不是翡翠宫的经理就是高尔夫球场的负责人。
第二,根据徐媛那里的资料,除了翡翠宫,李傥似乎也和那里有些联系。
四里村龙蛇混集,和高尔夫球场的毒品挂钩也不是什么惊奇的事。
司徒帼英听完郭玄光的分析,觉得合情合理,刚才呆滞的心情马上热血
沸腾起来。那么长时间以来毫无头绪的事终于有了眉目,她怎能不兴奋。
一种查案有了线索的兴奋感完全占据了司徒帼英的思绪,她之前追查公
车案时的激情感觉全部又回来了。
司徒帼英想:「现在经理没了,那兰姐不知道会不会又再秋后算账。如
果把陈思妤的身份彻底搞清楚,以后也不用再担心那有些恐怖的兰姐了。」
接着司徒帼英又看了看和郭玄光通话前一直看着的短讯,情不自禁地说
:「去,这我当然要去的。如果李傥和陈思妤真的有联系,我可不可以放过这机
会!」
不过这次司徒帼英不想贸贸然一个人过去,她要拉上郭玄光作帮手。郭
玄光一来感兴趣,二来身在政投市,对他完全没有危险,当然是义不容辞的。
9 点整,司徒帼英手机的GPS 定位信号开始高速移动起来,郭玄光则磨
拳擦掌地坐在电脑前开始监看那代表着司徒帼英的红色信号灯。按照他们的约定,
郭玄光会守在电脑前等待司徒帼英的消息,并且随时帮司徒帼英查找资料。
9 点20分,在地图上看,司徒帼英手机的信号已经进入了四里村的范围
了。郭玄光靠在椅子的靠背上,手里拿着一杯热茶,虽然是盯着屏幕,但是也不
时玩一下手机。
9 点30分,信号的移动速度突然减慢。郭玄光猜想这应该是司徒帼英步
行前进了,他依然拿着茶杯,嘴唇轻咬着杯子,就是没有把水喝下去。
9 点48分,信号几乎没有移动了,只是在同一地方不停地闪动着。郭玄
光马上对照地图,果然是一大片的工地。他于是放下杯子,坐直了身子看着电脑。
一切似乎很顺利,司徒帼英也没有用电话联系郭玄光。
10点半,长时间的观察让郭玄光的眼睛开始有些疲劳。不过无论时间是
怎样地流逝,信号还是在同一个地方。
10点45分,信号还是坚持着在同一位置闪烁。郭玄光的视线离开了屏幕,
他开始站起来低头想着什么,不时在房间挪个位置继续站着,思考着。
10点55分,屏幕上的信号还是没有变化。郭玄光开始在房间里踱步,时
而快时而慢,头则是一直低着。
11点,已经到了郭玄光和司徒帼英约定无论什么情况都要相互通信的时
候。信号依然没有移动,而郭玄光也没有收到司徒帼英的电话或短讯。他已经在
房间里飞快地踱着步,双手搓着拳头,像是没了主意。
11点半,这已经是郭玄光第10次拨打司徒帼英的电话了。可惜这次和之
前的一样,电话虽然能接通,但就是没人接。无计可施的郭玄光没再踱步,时而
坐下来,时而站起来看看时间。
12点,依然没有司徒帼英的半点消息,只有那没有移动过的信号在不断
闪烁着。郭玄光整个人瘫软在椅子上,手里的手机是看了又看,目光里全是疑惑。
12点半,信号当然还是一成不变的。郭玄光查了查火车时刻表,12:50
还有最后一班车。本来这个周末郭玄光是没打算回梁山市的,但是此时他没有一
丝犹豫,用最快的速度就往火车站赶。
上一篇:【爱无界】(三十一 抖音天使)
下一篇:【云州往事】(20-31)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