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妻孝】(续)21

  埋头狂奔的栗莉,丝毫不管后面的瑞阳,一路冲回卧室,父亲莫名其妙的看
着他们,还以为吵架了,发了个疑问的眼神给瑞阳,瑞阳笑笑代表没事,便跟着
回卧室了。
  进屋搂住妻子,激动的问道" 乖老婆,告诉我,具体怎么回事!" 栗莉害羞
的转过脸来," 下午,我跟爸探讨了一下你的淫妻癖,看你这两天这么辛苦,所
以决定给你点小惊喜,哈哈!老公,你喜欢吗?" 瑞阳感动的抱着妻子" 喜欢,
我很喜欢,以后越多越好,我恨不得回家的时候看到你不穿衣服,撅着屁股被爸
狠狠的插的样子!" 说着扒下妻子的裤子,看着性感的小蕾丝内裤裹着的雪白屁
股,轻轻揉了上去,摸着湿乎乎的内裤,瑞阳嘲笑道" 老婆,这里还没干啊,你
跟爸都做了这么长时间了啊!" 栗莉调皮的拉起裤子" 谁说是还没干的!!!!
  这是刚刚跟你说话才湿的好不好!!!" 瑞阳看着假装生气的妻子,哈哈大
笑,跪在床上说" 好老婆,裤子脱了吧,给我看看你下午才给爸草过的骚逼,我
看看草肿了没!" 栗莉刮了刮瑞阳的鼻子说" 色老公!你躺好……下面我来!!
" 瑞阳看着神采奕奕的妻子,不知道她又有什么鬼主意,静静期待着。
  栗莉拿起手机,放起一首优美的音乐,身体随着音乐,左右摇摆,随着音乐
的高潮,先是外套,再是裤子,逐渐脱的只剩下一套内衣裤。
  瑞阳看着妻子在面前大跳脱衣舞,倒是感到一阵新奇,看着妻子将一对大胸
挤来挤去,将那丝小内裤,拉上拉下,青涩的舞姿透露出爱的激情。
  栗莉的手慢慢的向后伸去,一对大白兔随着摇晃的身躯,蹦了出来,瑞阳看
着已经看了无数遍的美胸,看着粉红的奶头,随着摇摆,上下跳跃,感觉今天的
诱惑特别大!
  随着音乐的节奏,那小小的内裤,终于脱到了底,那丰腴的草地,终于露出
了真容,草地的中央,水漾漾,草栖栖,随着女主人的扭动,丰富的水资源不满
足于待在草地上,顺着雪白的山丘,一路向下,慢慢流淌。
  副歌想起,栗莉光着屁股走向了老公,将他轻轻推到在床上,用自己肥美的
阴户对着老公的鼻子,上下抖动着,阴户中的淫水随着抖动的屁股,一滴一滴的
滴落在瑞阳的脸上,瑞阳伸出舌头舔着嘴唇边的骚水,但是有更多的,滴在了舌
头够不到的地方,脸上竟然慢慢的湿润了,像是洗了一把脸。
  草地中央那肥美的鲍鱼,由于下午一直插着公公的大阴茎,小嘴依然微微张
开着,可见父亲阴茎的巨大,妻子的阴道甚至还没有恢复,粉红的稚嫩随着激烈
的动作,一开一合,招呼着属于她的第一个男人来采摘。
  短暂的歌曲,总会结束,摇晃的臀部,总要落下,当那对水滢滢的阴户,碰
到了干涸的嘴唇,强烈的吮吸,代替了一切,什么音乐,再优美的旋律,也抵不
上那一声声的呻吟和吞咽的声音。
  灵活的舌头,吸干了溢出的水分,瑞阳用手托起那一片丰腴,逐渐向洞底探
去。
  " 老……老……公……我好舒服……刚刚被爸插过的地方……好舒服……哦
……哦……好爽……骚逼好爽……我好幸福……我是你们两个的女人……被你们
轮流插……轮流搞……我是个淫荡的女人……我好喜欢……我好喜欢爸的大鸡巴
……大鸡巴插的好爽……搞我……搞我……搞死我!" " 哦……哦……哦……来
了……尿了……尿了……我尿了……我今天都尿了三次了……老公……我被你和
爸搞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伴随高亢的叫声,栗莉潮吹了,瑞阳
感觉一大股淫水冲进了嘴里,连忙加速了吞咽,那是妻子的精华,也是最美的赏
赐。
  靡软在了老公身上,倒下的屁股,整个压在瑞阳的脸上,瑞阳抚摸着妻子的
肥臀,直到喘不过气来才连忙翻身跪起,掏出自己依旧坚挺的阴茎,扒开那一片
丰腴,插了进去。
  后入的瑞阳,限于妻子肥硕的臀部,仅仅只能在洞口徘徊,依旧欲望高涨的
妻子,连声呼唤" 老公……给我……插深一点……像下午爸一样……顶到里面
……顶到最里面呀!!!" 瑞阳趴在栗莉身上,低声说道" 要不要叫爸进来…
  …我们一起……" 栗莉急忙回应:" 不……不……不行……今天不行……我
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再过两天好吗……老公……再……再等两天……你走之前…
  …我一定……一定让你们一起草我……哦……哦……老公你射了……射到我
骚逼里了……我爱你老公……!" 瑞阳听到妻子的回答,终于忍不住了,那丰腴
的臀部,夹起来实在是太紧,几分钟的抽插已然达到了极限,指甲深深的嵌入进
了那片丰腴,本来两片鼓起的山包,被抓的像是被犁过的沟渠。
  射精后的瑞阳,把妻子翻身抱着,深情的吻了上去,欲望过后,还有爱情的
甜蜜。
  " 老公……你说……爸有没有听见……我叫的那么响!" 激情过后的两个人,
总算想起来,父亲还带着小鹏鹏在客厅。
  " 呵呵,你叫的那么大声,怕不止是爸听见了吧!楼上楼下的,怕是都听的
清清楚楚。" 瑞阳调笑道:" 老婆,你刚才可答应我了,走之前要找爸一起的,
说到要做到哦!!" 羞赧的妻子,看着坏笑的老公,害羞的点了点头" 我不管哦,
你自己去跟爸说!!" " 我说就我说。" 瑞阳点点头回复" 到时候,你可得放开
点哦,老婆大人!!" 栗莉使劲在老公身上掐了两下:" 都听你的!!都听你的
还不行吗!!" " 老婆?" " 嗯?" " 是不是爸的大鸡巴,插起来更舒服些,我
的是不是太小了……" " 哈哈哈哈,可爱的老公……其实也没那么夸张啦,你不
知道女人的阴道是有弹性的吗?大大小小,其实我们感觉差不多的,你欠缺的只
是一点点技巧啦,下午爸说的,哈哈哈哈" " 那正好下次一起的时候,我跟爸学
学,嘿嘿。" " 去,去,去,随便你们,就折腾我吧!!两个臭色狼。" " 老婆,
你今晚还过去那边吗?" " 不去了,今天爸射了很多次了,一次在你老婆的骚逼
里,一次在你老婆的嘴里,怎么着也得休息休息了,爸的年龄毕竟不像你啊!"
" 嗯,那你跟妈打个电话,告诉她,明天我们要去旅行呢,就去S乐园把,你不
是一直想去玩么,结婚前去了一次,结婚后你还没去过呢,我抱着孩子,你去使
劲的玩,呵呵" " 知道了,马上打,你去把鹏鹏报过来,差不多该睡觉了呢,要
去那边明天还要早起呢。" 瑞阳出门去接孩子,栗莉就跟自己母亲打了个电话,
约定了明早出行的时间,让她做好准备。瑞阳出去跟父亲随便聊了几句,嘱咐父
亲早点休息,便抱着孩子回了房间。
  小两口的淫声浪语,瑞阳的父亲在外面听的清清楚楚,瑞阳的邀约,栗莉的
拒绝,到后面栗莉的妥协,已经劳累一天的他,决定这几天好好休养生息,等待
着,那一天的到来。
  叮铃铃,闹钟响起后的几秒钟,瑞阳就赶紧爬了起来,吻了吻熟睡的妻儿,
先把东西都收拾到行李箱里面,开门时发现父亲早已经收拾完毕,连早餐都准备
好了,全家人慌慌张张的吃完早点,收拾了东西,去往瑞阳岳母的小区。
  到了地方,只见岳母已经提着个小箱子,等在了楼下,瑞阳看着岳母的装扮,
不禁眼前一亮,高高盘起的头发上面有一朵绿玉的发簪,水晶一直吊坠垂到耳鬓
旁边,雪白的脖子上是SWAROVSKI的水晶链子,一套Burberry
的连衣裙一直拖到膝盖上方,一条腰带将岳母纤细的腰肢围了起来,更加凸显了
胸和屁股的巨大。腿上没有穿丝袜,白嫩的小腿配着脚上的Christian
Louboutin使岳母的身材看起来高挑了不少。
  穿着亮眼的美熟妇看到女婿眼睛发光一样,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自己,感慨自
己的心思还是没有白费。
  瑞阳连忙拉开门,招呼了岳母坐在栗莉旁边,栗莉看到母亲穿的高跟鞋,不
禁抱怨" 妈,你穿着个高跟鞋怎么玩啊!" " 你以为我还跟你一样啊,妈年龄大
喽,不比你们年轻,我就帮你们带带孩子,你们玩去吧!" 栗莉嘟着个嘴,显得
有些不高兴,公公见了连忙劝她" 没事,没事,我陪亲家母,我年龄也大了,怕
受不了。" 瑞阳接着:" 爸,您在开玩笑哦,你可是当过特种兵的,这种游乐设
施,对你来说,小意思吧。" 一番话说的父亲倒是有些自豪了" 行,你们敢上,
我就敢上,哈哈哈。" 车子在高速路上急速行驶,三百多公里的路程,虽说不远,
也得开上两个多小时,孩子在后面的安全座椅上早就安然入睡,昨天劳累的妻子
和父亲,也已经进入了睡眠状态,栗莉睡的尤其香甜。
  白莹丽看着后面熟睡的女儿,神色稍显疲惫,以为是栗莉忙着工作和舍不得
瑞阳的离开,不禁有些心疼,她绝对想不到,这是女儿纵欲过度的后果,栗莉昨
天先是被公公弄了好几个小时,高潮一波接一波,晚上又是跳脱衣舞,又陪着瑞
阳发泄欲望,今天能爬的起来去游乐场,已经是奇迹了。
  连续三个小时的奔波,终于到了目的地,坐累了的母女两个,下车连伸几个
懒腰,栗莉的精神恢复了许多,抱着儿子一溜小跑的去了售票处。
  看着活泼的妻子,瑞阳招呼着父亲和岳母,慢慢跟了上去。
  进了游乐场的栗莉,像是一个小孩子,拉着瑞阳和父亲,坐坐云霄飞车,再
玩玩碰碰车,凡是看见的,她都要跑去玩一会,一直折腾了两个多小时。
  简单的吃过午饭,看着依旧活力四射的妻子,瑞阳这个经常坐办公室的身体
终于撑不住了,向老婆乞讨了半天,栗莉总算同意他去休息一会。
  瑞阳气喘吁吁的走到岳母身边,岳母看了他的样子,不禁笑道" 你呀,你得
好好锻炼了,你看你还不如你爸,他老人家身体挺棒的。" 瑞阳买了瓶矿泉水,
咕嘟咕嘟的一气喝了半瓶,才有力气回岳母的话:" 妈,我跟我爸可没法比,我
这坐在办公室天天都不带动弹的,我爸他还保留着部队的习惯呢,每天早上越野
5公里。" " 就是啊……你得跟亲家公好好学学,一个强健的身体,才是一切的
资本,有机会就多走走路,也算是健身了。" " 知道了妈,等我到了X市,我一
定天天跑步,锻炼身体,争取跟栗莉活到一百五十岁!" " 油嘴滑舌的,臭小子!
  " " 哈哈哈,妈,你累不累,你穿着高跟鞋走了老远的路了,要是附近有按
摩的就好了,找个人给你按按脚。" 白莹丽看着逐渐走远的女儿和亲家公,对着
瑞阳说:" 走远了怕他们回来找不着我们,不然你这个乖女婿给我捏捏?" 瑞阳
看了看岳母白嫩的小腿,不禁咽了咽口水,偷偷摸摸的看了看已然走远的父亲和
妻子,欢快的回答:" 好嘞,妈您就瞧好吧,我的技术可不是盖的,以前栗莉走
路脚酸了,都是我给捏的。" 看着兴奋的女婿,白莹丽笑了笑,便抬起腿,把脚
放到了瑞阳手里。
  瑞阳捧着岳母的脚,感受到脚上皮肤的细腻,真心赞叹岳母的脚真的非常漂
亮,五个脚趾长长短短,分布均匀,指形纤细微长,略带弧形的指甲盖上涂着大
红的指甲油,衬着岳母的脚越发的白了。
  岳母看着女婿色眯眯的捧着自己的脚,摸来摸去,虽然游乐场不是周日人不
多,但稀稀拉拉的人,总还是有那么几个,连忙拉着外孙的婴儿车,挡在了自己
和瑞阳前面,免得被人发现了凉亭里这荒唐的一幕……
  瑞阳爱怜的揉搓着岳母的脚,倒也不敢有什么怪动作,心里感觉能这样摸着
岳母的小脚,就已经很满足了。
  每只脚都按了三五分钟,实在是没有借口继续抚摸岳母的小脚了,瑞阳正想
放下,倒是岳母在旁边说道:「帮我把腿也按按吧,走了一天,挺酸的,栗莉是
玩疯了,让你代劳,尽尽孝心。」
  瑞阳听着岳母的邀请,思考了一会关于腿的定义,大腿还是小腿,这是个问
题,还是一起上?捏捏小腿作为女婿倒是在情理之中,可揉捏大腿,就有些超出
情理的范围了,多了一丝男女的暧昧,瑞阳强压住心中的激荡,决定对岳母的话,
稍作回应。
  抬起岳母的两只腿放在自己的腿上,瑞阳搓热双手,从小腿一路捏了上去,
路过膝盖的时候稍微停顿了一下,抬头看见岳母在闭目养神,并没有反对的意思,
便一路向上,从膝盖一直捏到了大腿根,三五次之后,又如法炮制另一条腿。
  看着稍微有些碍事的连衣裙,瑞阳颇为有些无奈,毕竟隔着层衣服,再光滑
的大腿,也感受不到皮肤的细腻。
  下定决心的瑞阳决定做的再大胆些,按摩的手指没有继续在衣服上跳跃,而
是从小腿顺着岳母的裙底一次俯冲到了底,摸到岳母稚嫩大腿的那一刹那,瑞阳
的心脏狠狠的扑腾了一下,既怕岳母的责骂,又怕岳母的拒绝,可等了几秒钟,
发现岳母还是闭着眼睛没有任何反应,瑞阳不禁心想:「这是睡着了?还是对他
的邀请?管不了那么多了,既然没有拒绝,那就代表我可以继续!」
  瑞阳的手已经基本放弃了小腿,而是在两个大腿上来回揉捏着,更是在碰到
大腿根的时候,用手去不经意的触碰岳母的臀部和阴户,用手指和手背来回感受
那一片娇嫩。
  栗莉带着公公又玩了好几个刺激的项目,终于有些累了,公公建议往回走,
栗莉站路中间观察了半天,想了半天,又犹豫了半天,最终魔鬼战胜了天使,撒
娇般的拉着公公走向了摩天轮,她想在这里给公公一些惊喜,毕竟这是上次来和
瑞阳一起玩过的,至少她觉得很刺激。
  岳母睡的越发沉稳了,竟然慢慢发出了细微的鼾声,听着岳母平稳的呼吸,
瑞阳的手越发的大胆。
  精虫上脑的瑞阳将岳母的两条腿都弯起放在自己大腿上,这个姿势使得岳母
的连衣裙脱落到了屁股下方,看着岳母性感的蕾丝内裤,瑞阳颤颤抖抖的手,终
于摸上了岳母肥硕的大屁股,虽然只是紧挨着大腿的一点,可是这里的柔软和细
腻,已经是除了胸部手感最好的地方了,很明显目前的状况,想揉捏岳母胸前的
那对巨乳是不现实的,瑞阳只能满足于现实手在岳母的腿根来回揉搓着,眼睛盯
着的却是岳母的那块方寸之地,这是比上次更近距离的偷窥,唯一遗憾的可能就
是岳母的内裤遮盖住了那个桃源之地。
  也许是老天爷在眷顾着他,瑞阳发现岳母的内裤,渐渐的湿润起来,白色的
内裤,被水打湿之后变得稍微有些透明了,隐藏的最深的鲍鱼,终于稍稍显露了
一下它的真面目。
  岳母的美鲍,并不是栗莉的那种细小的窄口,大阴唇如蝴蝶一般向两侧翻开
着,贴在内裤上,源源不绝的淫水正从中间粉红的小洞一股一股的漾出,顺着阴
唇的方向,也在内裤上印出了一个蝴蝶的形状。
  瑞阳欣赏着,也在赞叹基因遗传的神奇,亲母女的阴户竟然是完全不同的形
状,不过这是一个没法研究的课题,毕竟像自己这样得天独厚的机遇,不是正常
人所能拥有的。
  随着淫水的继续分泌,岳母阴户的真容也一步步的显现,蝴蝶的两边是犹如
森林般的阴毛,森林的茂密无疑预示着女主人旺盛的性欲,这不是一个男人能够
轻易满足的,瑞阳对岳父母正在进行的夫妻交换游戏,找到了身体的理论依据。
  继续欣赏着岳母美丽的阴户,瑞阳用手轻轻刮了刮那湿透的内裤,睡着的岳
母在睡梦中也轻轻的扭动了一下,吓得瑞阳赶紧抽出了自己的手指,看着指尖的
那一点温润,急不可待的放进了嘴里。
  慢慢的,岳母又调匀了呼吸,短暂的扭动,使得裙子更是滑落到了腰部的位
置,瑞阳看着岳母完全暴露的裙底,看着内裤上的水渍,将岳母的腿,轻轻的打
开,低下头,伸出舌头,舔了上去。
  熟睡的岳母这回没有动静,只是身体的反应让阴户的水分泌的更多了,连锁
反应下,瑞阳只能加强了吮吸,睡梦中的岳母似乎在梦中也起了反应,喉咙中发
出了些许微弱的呻吟,大腿竟然微微的夹了夹瑞阳的头颅。
  吓的心都快跳出来的瑞阳,赶紧抽出作怪的头和在岳母屁股上抚摸的手,端
端正正的捏着岳母的脚,坐直了身体,看着岳母逐渐加强的呼吸,瑞阳知道岳母
要睡醒了,更是吓的赶紧拉了拉岳母的衣服,虽然依旧露了半个屁股在外面,但
至少那美味的鲍鱼,有了一些遮掩。
  睁开眼睛的白莹丽,看着正襟端坐的女婿,心中充满了笑意,今天是完美的
一天,女婿的表现,总算是达到了自己的预期。
  看着慌乱中将自己的脚捂到胸口的女婿,感受着他胸中那心脏的激烈跳动,
安慰他道「好女婿本事不错啊,按的我都睡着了,好久没睡的这么舒服了。」说
着还伸了个懒腰。
  看着岳母撑开的衣服,最后暼了一眼裙底,瑞阳结结巴巴的回道「没……没
……是妈你太累了。栗莉他们差不多也快回来了,您看你是不是站起来活动活动。」
  「栗莉那个疯丫头啊,她没那么快的,怎么着也得到五点多,等她回来,我
们差不多就该去吃晚饭了。」
  「哦,也是,她好不容易才来一次么,给她多玩一会吧,回去以后又得操劳
工作和孩子,给她适当的放松下。」
  「嗯,乖女婿,怎么不捏了?一直到栗莉来,妈的脚就交给你了,替你看了
一天的宝贝孩子,你也得好好孝顺孝顺我吧!」
  「好的……妈……我一定会像栗莉孝顺我爸那样孝顺您的!」瑞阳笑着说着
只有自己才懂的话。
  白莹丽听着女婿的奉承,笑着任由他讲自己的小脚继续握在手里,两个各怀
心思的人。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直到白莹丽看见栗莉和瑞阳父亲的身影在远
方慢慢走近,不经意的抽出了脚,指了指远方的两人,说道「我们该回家了!」
上一篇:【驯母】10
下一篇:【堕母】第三章、洗澡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