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回味那些女人们】(3:少妇情结)

           三. 少妇情结
  真情实感出自然。
  我的经历虽然比不上一些人那么出奇,但也比多数人更幸运。我用感恩来回
报幸运。
  在和吴梅的第一次后,我们的关系更加亲密,但这种亲密是像姐弟一样的。
  虽然我们有性爱,但她常常提醒我不能太爱恋她,她说她有她的生活,我有
我的未来,虽然我们彼此享受性爱,但这注定是暂时的。我很感激她,坦白讲她
是对的,也许这样说有点和我上面说的感恩相悖。但这就是生活,你不能站在道
德高地俯瞰一切。要让生活去选择,要让别人有别人的选择。我感激她就听她的
话,我没有贪恋她的身体整日胡思乱想,反而是在享受性爱之后有种安定,感觉
我的生活顿时光明一片,我也完全从渴望女人身体的痛苦中走出来。
  我们经常在妈妈厂子里的仓库幽会,这是个很便利的地方。她是出纳,经常
要去仓库,里面又大藏一个我太容易了。我们在里面疯狂的做爱,她将自己的身
体展现在我面前不是在取悦我,而是像展开教科书一样让我去阅读,我一点一点
的读,细细的读。每一寸肌肤,每一种体位,甚至每一种体液都让我尝过。我彻
底打开了女人这本书,太过美妙。有时太过疯狂的蹂躏她的阴部,来发泄兽一般
的性欲,她也及时加以引导,让我能够安静。我曾经有一次花了一下午时间慢慢
的将手指探入她的肛门,轻轻的揉,在她的肛门里寻找她敏感的部位,我们就这
样同时到了高潮。这让我感受到不一样的性体验,原来性爱不一定就是剧烈的抽
插,而是一种探索,只要是引领你的兴奋走向高潮都是一种性体验。
  这年春节过后,临近正月十五。我在我姥姥家住了两日回家,刚进家门,就
听到几个陌生女人说笑聊天的声音。我以为是一般的客人,就径直回我的房间。
  可发现声音就是从我房间传出的,我疑惑地开开门,一股浓烈的脂肪粉香味
扑鼻而来,两个年轻的女人坐在炕上和我妈正在聊天。而炕上居然有两套被褥整
齐的排在两边。我瞬时惊呆了,要不是看见我妈在,我真以为聊斋里的狐狸精终
于让我摊上了,简直是梦里千百回。
  我妈见我回来,赶紧招呼我:「快来,叫阿姨。」我迟疑地叫了声阿姨。那
两位年轻女人很得体地答应一声,然后说:「不好意思,刚知道这是你的房间。
我们未经你同意就住进来了。」
  我一听,心想:「这还真是狐狸精啊?!都住我屋里了!」
  我妈赶紧解释:「这是咱村请来的剧团的演员,这几天就在咱家住了,你这
屋暖和,让给阿姨住两天。白天她们不在家,你该学习学习,晚上就到隔壁小屋
睡觉,将就几天,啊!」
  这我才明白,原来我们村从城里请来一个豫剧团,在村舞台唱戏。剧团的演
员被安排在一些条件比较好的村民家住宿。剧团团长是我父亲曾经的战友。于是
团长安排了两个女演员到我们家住。由于当时是冬天,我家虽然房间较多,但生
火的屋子没几个。于是父亲将她们安排在我的屋里。
  我当时是蛮高兴的,能有两个美女阿姨在我屋里睡觉,那简直就是我晚上打
炮的最佳幻想啊,省的总想着吴梅了。
  白天,我照常在我屋里待着看书学习,寒假临近结束,赶着做完作业。可是
着实是看不进书去。你想,当时我的屋子可是不折不扣的闺房啊,还是两个唱戏
的女演员的闺房。炕上铺着她们的被褥,甚至早上还带着她们的体温,被褥旁边
开辟出一块地方,放着各种女人必备的专用物品,很多东西我都叫不上名字来,
平时我妈用的最多就一雪花膏,可这两位用的可是十倍于我妈用的东西。更要命
的是她们的内衣也会出现在一堆衣服当中。我是第一次看到那种小到不能再小的
女人内裤。
  我的心思完全静不下来,只等到我妈出门看戏,我便开始在这两位的被窝里
美美的享受一番,然后小心翼翼的翻看她们的东西,当然在动手之前,我会牢牢
记住各个东西的位置,把玩之后放回原位。闻着她们内裤的味道,心里向往这她
们那美妙的身体。
  到晚上,她们很晚才回来,我也假装学习到很晚。然后听她们说说笑笑,有
时她们也会故意压低声音说一些私密的话。两天下来,我们也比较熟悉了,她们
的名字我现在已没有多少印象,只记得她们一个是演苏三的青衣,一个是演丫鬟
的小旦。她们会和我聊会儿天,时不时拿我逗逗乐子,这时我妈会催我赶紧会屋
睡觉。有一天晚上,我感觉有些异样。苏三和我说话的语气有些生硬,不冷不热
的样子,平时她可是最爱逗我玩的,一些玩笑让我妈都点吃不消。丫鬟倒是没什
么,还是照样给我带一些她们的零食。我也没在意就回我睡觉的屋子赶紧钻进被
窝。冬天睡觉轻,半夜被一点动静弄醒,一听外面有人出来上厕所,看身影就知
道是隔壁的那两个之一,但是走路动静比平时大很多。等上完厕所回来竟然径直
进了我这屋。
  「醒了吗?」听声音是苏三。她这么一问,我知道她在外面那么大动静是故
意弄醒我,要不然就这么进来,半夜不得把我吓个半死?我没说话,翻个身抬起
头。她走过来坐我旁边。
  「你动我东西了?」
  「我没!」
  「还不承认?姐姐我是谁?见多了。说吧,你是想让我跟你妈说呢还是我们
私了呢?」
  「你不是阿姨吗,怎么变成姐姐了?」
  她一愣,没想到我没回答她的问题,还半幽不默地来了这么一句。她顿时绷
不住乐了。抬手拍了我脑门一下。
  「听着,以后叫姐姐」,「不过……」她犹豫一下,「在你妈面前还的叫阿
姨。」说完就走了。
  「私了怎么了?」我冲着她的背影问,她没理我。
  第二天早上,我就琢磨到底什么东西让她看见我动过了,不过我知道其实已
经没有意义了,既然她已经知道,就索性放开了。我在她们走后,在苏三的被窝
旁翻出一条内裤,一边幻想一边打炮。棉质的内裤无比舒服,尤其是幻想中的苏
三更加立体而又肆无忌惮。很快我就射了,射出的精液我留一点点在她的内裤上,
然后把它放回原位。
  晚上,没有任何动静,一切照旧。第二天,感觉哪里不对,苏三满脸的笑容
憋着什么坏似的。丫鬟一脸怒气,不知是冲着谁。我就有些懵了。突然意识到肯
定被苏三陷害了。丫鬟的底我搞不清,万一她跟我妈打了报告,我可就吃不了兜
着走了。这天晚上果然丫鬟没有理我,当然也没有零食了。我提心吊胆一晚上。
  到半夜苏三故计重演由跑到我的屋。这次她居然直接钻到我的被窝里。
  「你知道丫鬟是谁?」她劈头就问我。
  「她可是我们团长的儿媳妇。」没等我问她,她就自己回答了。
  「那怎么办?」这下我可真有点不知所措了。
  「那就看你怎么求姐姐我帮忙了!」苏三伸伸胳膊打了个哈欠,懒懒的回答。
  我的鼻子碰在她的胳膊上,正对着她的腋窝,挂的干干净净腋窝散发着一丝
丝汗香味。我已经迷醉在她身体的味道中。其实我听她这么一说心里也有底了,
事情是她陷害我,然后又来我这里让我求她,她就一定有办法。
  她见我没有说话,把胳膊伸回被窝。「还真不能小瞧你啊,你这哪像着急的
样子?」
  「我能有什么办法?反正事情也做了,就算她告我妈,我也认了。」
  「看来你是不想求姐姐我帮忙了?」她一边说着,语气已经不是刚才聊天的
样子,伸进被窝的手也放在了我的小肚子上。凉凉的手光滑无比,在我的小肚子
上一搭,我瞬时就了无比美妙的感觉。说实在,在她钻进我被窝时我真把她当作
姐姐一样没有太多想法,因为我家里表姐多,小时候不分男女就一个被窝钻,虽
然也对女生的身体有向往,但也习惯了这种粗粗拉拉的关系,没把一个被窝当回
事。
  苏三的手不一样,是一双保养极好的手,手指长长的,灵活又带着优雅的指
肚在你面前晃悠一下都极具诱惑力。这样的手直到我上大学后,才再次见到过。
  现在这只手在我的肚皮上滑行,显然目的地是向下的。我的内裤早就支起了
帐篷,她的手在帐篷顶端轻轻略过,这一瞬间让我感到一阵跳动,阴茎仿佛自己
有意志要随着她的手一样,在努力寻找。
  「告述我,你在白天干那事的时候是想着我还是想着丫鬟?」
  「你!」 我老实回答。
  「算你有眼光,不过她也不赖,要想她,我替你牵线。不过今天要看你本事
了。」
  说着话,她已经把自己的睡裤脱掉,扔在被子外边。我紧贴着她的肌肤,有
一种说不出的快感。感觉要是今天不做爱,我也能从这样的接触中满足我欲望。
  我搂着她的腰,前胸贴着她的乳房,隔着她的小背心乳头的碰触是硬硬的。
  我的手轻轻握在她的乳房上,是盈盈一握的大小。在我手里刚刚好。她显然
要比吴梅更加风骚,但还是有一种拒人千里隔离感,这种隔离感是她吸引人的地
方,同时也是她能够在性爱中始终掌握主动权的方法。她用她的的大腿仔细地在
我两腿中间来回的蹭,由于她们每天坚持练功,腿上的肌肉非常紧绷,皮肤又光
滑。
  女人天生的柔软加上后天特殊的锻炼,使得这种质感非常特别。我的阴茎当
然已经立了多时,在她来回蹭的过程中,不停的给我的阴茎以一定的压力和揉搓。
我有些忍不住要将她压在身下,但尝试了几次都被她轻轻的阻止,她用她冰凉的
嘴唇吻在我身体上,慢慢的移动。似乎这个节奏对她是最舒服的,我也放弃我的
冲动随着她慢慢抚摸她的身体。
  也许是屋里太冷,她身上每处都是冰凉的而且光滑,就连她最温暖的私处,
我感觉也是冰凉的。我将我的手指伸进去,光滑阴道早已是湿了,分泌的液体凉
凉的裹在我的手指上,感觉就像一个大理石的雕塑被我摸出了水。异样的感觉是
我更加兴奋,但仍然还是在她的节奏中。她不紧不慢的呼吸已经加重,眼神挑逗
但不迷离。我极力将她压在身下,然后进入。那一瞬间我才知道她的厉害。进入
非常舒服痛快,就像一个常被操过的阴道,似乎没有多少弹性,但当我开始抽送
的时候,她的阴道猛烈收缩,那瞬间快感差点让我射了。
  我不敢大意,抽送缓慢下来。她又一次控制了节奏,当我随着她阴道的收缩
抽送的时候是一种无比美妙感觉,和吴梅的性爱是热烈奔放,随心所欲的。而眼
前这位显然更加冷静,美艳。她的激情完全看不见,但能让你体验到,甚至她呻
吟都是极力控制,但听到我耳朵里却无比快感,我用耳朵紧紧贴在她的嘴唇上,
她的气息和迷人的呻吟直传到我的下面。我越来越兴奋,阴茎上的快感愈加强烈。
我知道时间远不够我平时和吴梅一起的时间,而且我也敢肯定更没有达到她期望
的时间。但我的阴茎在她凉凉的阴道里完全不受我的控制,她显然加大了力度,
上下迎合着我的抽插,硬硬的耻骨撞击彼此,我用力顶到最深处,依然是凉凉的
紧密包裹。最后的射精就像是被她的阴道吸出来的一样,阴茎都没有明显跳动,
精液大股大股的流。
  她抱着我休息了一会,我们没有再说话。她的手摸着我的头,嘴唇轻贴在我
耳垂上。恍惚间像是和我妈相拥而眠。
上一篇:【不高兴起名字了】(1)
下一篇:【梦】(9.4:淫肉玩具(四))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