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绝配娇妻小秋】(第三部 1-3)

        第一章不温不火的游戏不温不火的小秋
  小秋回归后,没想到连性格也回归到了原始状态,这种「返祖」现象让我觉
得很搞笑,没想到折腾一个大圈之后,生活居然又回到了原点,小秋居然又变回
了和新婚时的那般扭捏跟矜持。
  不是说我犯贱喜欢淫荡的老婆,而是生活的意义,在于折腾。虽然这种平静
如水的生活,的确很安逸。
  可是我跟小秋,毕竟处于「还没2 够,不想奔3 」的青春岁月。而我更是一
直认为,年轻时,不给青春留下一点精彩的瞬间,等老了俩个人依偎在一起,都
不知道聊什么。年轻时,多折腾折腾,老了才能慢慢回味。
  所以,跟小秋和好后,我对小秋的变化,虽然谈不上排斥,可是也不是很喜
欢,甚至有点沮丧。因为,小秋的这种变化,明显是经历挫折后的被迫「认怂」,
被现实打败了。
  而我属于不服输的性格。所以,虽然小秋跟父亲离家出走的风波,一度给我
带来了打击。但是,却丝毫没有动摇我追求「极致」「完美」感情的信心。
  因为,我看得很理智。如果这个游戏,最终带来的是,我跟小秋的感情上如
履薄冰,畏头畏尾。那这样脆弱的感情,如同敝帚,不如不要。
  所以,我在纠结了大半个月后,决定还是跟小秋商量商量。而小秋唯一的好
处,就是如同邻居老太太们说得一样——那就是,小秋招人喜欢,听话,不会跟
你对着干。所以当我试探性说道:「下次,要不要玩一点新花样?」时。
  小秋虽然有点惊讶跟排斥,但是也没反对,而是扭扭捏捏说道:「玩?玩什
么呀?」
  其实我也是随口问问的,并没有具体想好怎么玩,所以我又随口说道:「什
么好玩玩什么呗…」。
  小秋害羞地眯着眼皱了皱可爱的鼻子,然后在龇牙咧的嘴边艰难地挤出几个
字道:「一肚子花花肠子,就不能消停下…」。
  女人在床上,除非男人去开发,不然她们永远安于现状。小秋那么会疯,但
是现在居然对这不温不火的性爱,那么心满意足,甚至是懒于折腾。
  我暗自在那感觉有点好笑,女人就像猫,关在家里时,除了卖萌,就是撒娇,
放出去时,却又要活蹦乱跳,你拦都拦不住。我一边想着,一边戏谑道:「老是
在床上做,都做腻了,下次出去嗨一下呗…」。
  小秋一看我学着她说话,噗嗤一笑,然后瞪着我说道:「还跟以前一样,就
你鬼点子多…」。
  我一听,思考了一下,笑着对小秋说道:「你有没有听过唐伯虎的那首诗?
  酒醒只在花前坐,
  酒醉还来花下眠。
  半醉半醒日复日,
  花落花开年复年。「
  「听过啊?怎么啦?你可不要学唐伯虎当醉鬼,你疯一点我可以接受,当醉
鬼我可不喜欢…」。
  小秋一本正经地说着,让我哭笑不得,笑了会,我才说道:「生活就是要自
由自在,潇潇洒洒,不撞南墙不回头,撞了南墙亦不回头。你现在怎么那么怂?
  扭扭捏捏的都不敢玩了?「
  小秋不服气地看了我一眼说道:「巧舌如簧,我又没说不陪你玩?那总要等
下次,等有机会吧?」
  其实小秋说得不无道理,这下一次,可是等了好久。因为现在,小宝没人带
了,整天到晚,都像狗皮膏药缠在你身边,一刻不得清闲,有时候真想一脚把她
踢开,但是一看到她那可爱的样子,又立马于心不忍。
  这时,我才感觉得到,中国式大家庭,比美国式小家庭,要好得多,因为俩
个人带小孩,真心太辛苦了,也才明白了「以前看似一无是处的父亲其实还是帮
上了大忙的」。
  当然,我还没那么贱,为了这么点事情,就把父亲接回来。而是,趁着一个
礼拜天的下午,又厚着脸皮把小宝塞给了大伯。
  在百忙里抽空溜出家门时,小秋一开始,还饶有兴趣嬉皮笑脸学着我上次说
话的口吻说道:「你看这朗朗乾坤的,小树林还没黑,厕所也有人,电影院都没
怎么开张,能去哪嗨呀?」
  我一听,心想还真是的,匆匆忙忙临时找出来一个机会,就不可能尽善尽美。
  但是,好不容易出来一趟,不玩一下再回去,又心有不甘。于是我思考对比
了下,觉得车震吧,已经跟小秋玩腻了,老夫老妻,也不想玩了。电影院,还要
买票,而且又不能安心看电影,因为等下下午还要早点回去烧开水。
  权衡再三后,还是觉得去公共厕所刺激,因为在白天还没试过,虽然危险系
数高,难度增大了,但是同时,也会更刺激。
  一不做二不休,想通之后,我便对小秋说道:「大隐隐于市,白天玩才刺激
呢,等下就去厕所呗,到时你先看看最靠近门口的那个厕所有没有人就行了…」。
  小秋不情愿地摇了摇头,不过也没怎么反对。而到了一处稍微比较偏的公厕
之后,小秋慢悠悠走了进去,然后观察了一会。
  而我也在外面观察了一会,下午一二点,保洁员也不在,估计去午睡去了,
所以我很大胆地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快速地打开了一扇女厕所的门。
  当我溜进去后,小秋也诚惶诚恐吓得面色铁青地走了进来,而且,进来后立
马慌里慌张把门关了起来,随后压低嗓门,惊讶地问道:「老公,你怎么胆子这
么大呀?」
  而我也在小秋吓得通红的耳朵边上说道:「富贵险中求嘛,要被抓住了,我
就说我家老婆,喜欢刺激,非要逼着我来厕所打炮,然后把你压在这里,我肯定
跑的第一个快…」。
  小秋藐视了看了我一眼说道:「还好你跟我一起,不然你乱闯女厕所,被抓
住了,肯定被拘留…」。
  「切,怕什么?有人敲门,你应一声『里面有人』不就可以了吗?虽然这是
女厕所,但你不就是女人嘛?又不是一个男的在里面,本来就是一个女的在里面
嘛…」。
  我绕口令一般的歪理,把小秋说得云里雾里,只能干瞪着我……而不知道是
不是天气太热的缘故,小秋很快就憋得满脸红扑扑,脖颈上也是汗涔涔的。
  而我看着秀色可餐的小秋,自然也懒得再说什么,一把握住了小秋的脖子,
迎着小秋呼吸急促的小嘴就亲了上去。
  酒能助兴,酷热也能助兴,燥热的天气,让我跟小秋燃起了熊熊烈火,甚至
俩个人的呼吸都是火辣辣的,而口腔里炙热的气息,又把小秋嘴里的甘甜的舌头
煮沸了。
  闻着小秋甘甜的气息,品着小秋火辣的香舌,那感觉就像在吮吸一瓶30多度
的美酒,很快就让我有点醉醺醺的。
  「酒壮怂人胆」,人在喝醉迷糊的时候,总能做出狂野的事情来,而我也一
样,粗鲁猴急地扯掉了小秋的胸罩。然后把小秋放在了抽水箱上面,接着惬意美
美地揉捏着小秋汗渍渍水润润的乳房。
  而软绵绵,湿答答的乳房,就像一块滑不溜秋的橡皮泥,你可以尽情地揉捏
出不同的形状,甚至你还可以在上面签上你的大名——五个手指印。
  当然,唯一的可惜的是,这个签名别人却不能看到,不然我肯定告诉别人,
此时此刻,我正在一个厕所里给一个女人的乳房上签上了「五指大名」。
  就这样,我一边尽情玩弄着,一边淫荡地意淫着。而小秋,早已被弄得面红
耳赤,狼狈不堪地皱着眉,低着头,轻咬着嘴唇,嘤嘤啜泣着。
  都说,女人总是为难女人,但是,我却觉得不见得,因为就在小秋难受地难
以招架的时候,一个女人「蹬蹬蹬」地来到了隔壁的厕所。
  这顿时,就把我跟小秋吓得停止了动作,小秋更是吓得睁大眼睛圆鼓鼓盯着
我看。我呢,一开始也被吓到了,但是愣了会感觉这样也不是个事,毕竟女人方
便还是要很久的,所以便把小秋抱在了怀里,然后抚摸着她的后背,这样小秋扑
通扑通直跳的心脏,才稍微好了一点。
  不过好在,夏天的公厕,就像蒸笼,就是再慢性子女人,也扛不住这闷热。
  稍微过了会,隔壁的女人就完事离开了,不过我跟小秋已经紧张得满头大汗,
小秋还拍了拍心口说道:「哎呀,好危险…」。
  我笑了笑没说什么,正准备继续办正事时,小秋竟然说道:「嘿嘿,你知道
刚才那女的来厕所干嘛啊?」
  小秋的问题,问得莫名其妙,所以我一脸懵逼地说道:「不知道啊…」。
  「嘿嘿,刚才,她在换卫生巾…」。
  「不是吧,你怎么知道?」
  我十分疑惑,但是小秋却给出了证据确凿的解释:「嘿嘿,刚才我听到了那
女的撕袋子的声音了…这都没听到啊…?」。
  说实话,就是我听到了,我也不会联想到那么多,而听小秋这么一说,还觉
得真有可能,心想果然是女人更加了解女人。不过依然口是心非故意抬杠道:
「万一是撕避孕套的声音啊?」
  「你傻啊…」。我一说完,小秋就激动地呛道,但是立马感觉声音说大了,
随后又压低声音说道:「她一个人撕避孕套干嘛?肯定是撕姨妈巾,女人都这样,
到了月经期,都会带点以备不时之需」。
  小秋说得言辞凿凿,而我却要把胡扯扯到底,又故意说道:「怎么不可能?
  带避孕套自慰呗…「。
  我刚一说完,小秋就发挥了,女人维护女人的天性,驳斥道:「滚,哪有你
们男人那么龌龊,你满脑子龌龊思想…」。
  我笑了笑,突发奇想地说道:「要不,我带你去男厕所,你自慰一下给我看
看?」
  「不来,哎哟,妈呀,你真能折腾,大白天人这么多,被抓住了,我还要不
要脸见人了?」。
  小秋强烈地拒绝着,道理说了一大堆,而我却是越想越兴奋,越想越觉得有
趣,因为还没试过在男厕所啪啪过呢。所以我一脸坏笑道:「真的啊,每次都来
女厕所,去男厕所才好玩…」。
  以前,我只要坚持几下,小秋基本上都会同意,但是现在,估计是小秋胆子
变小了,竟然在那搪塞道:「哎呀,下次吧,现在出去撞到人怎么办?下次陪你
玩…」。
  俩个人一起生活,总会互相影响,虽然我胆子很大,但是当小秋这么一说时,
我也开始有点胆怯,毕竟是大白天的,所以我想了下便说道:「好吧,那就下次
吧…」。
  不过有道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说完后,我立马补充道:「那现在怎么办?
  都软了,要不你帮我吹一下啊?「
  小秋藐视地看了我一眼后轻声嗔怪道:「那你把裤子脱了呀。」
  我一看小秋那搞笑的样子,我也一边龇牙咧嘴把裤子脱了,一边两腿横跨站
在了「黄河」两岸。
  而我站好了之后,小秋就蹲了下去,然后把嘴就凑了过来,先是用舌头把棒
棒弄湿润了,接着就「吧唧」「吧唧」吃了起来。
  妻子帮丈夫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所以看着小秋勤快的样子,我还是很享
受的,而且加上小秋的嘴巴久经沙场,功夫的确不错,很快我就舒服得变得硬邦
邦的了。
  所以这时,小秋也从刚才的「吧唧吧唧」边舔边吃,变成了现在的「咕唧咕
唧」快速「活吞」运动。
  最敏感的地方,被最亲密的人,这样吞来吞去,快感瞬间就开始飙升。而快
感越来越强烈时,就像人喝酒喝醉了时一样,总会冒出很多大胆的想法。
  譬如我,看着小秋那娴熟可爱可敬的样子,我突然想玩的更疯一点,突然想
糟蹋她一下:想把小秋头发弄乱,想把小秋摁在肮脏的地上摩擦,甚至想让小秋
坐在厕池边上,最后甚至想到了AV里的把厕所里的脏东西,弄到小秋身上。
  但是,想过之后,又感觉很不该,毕竟小秋是自己爱人,不是AV里的女优,
毕竟小秋是小宝的妈咪,不是玩物。
  但是,就是这么一闪而过的想法,却让我感到莫名的兴奋,诚如网络里的段
子「你舍不得玩弄自己的老婆,隔壁老王,可不会珍惜的…」。
  想到这,我突然感觉很有道理,可不是吗?如果此时是父亲跟小秋在厕所,
肯定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小秋,肯定会把小秋折腾得「要死要活」。
  而一想到父亲会毫不客气地会把小秋玩的「哭爹喊娘」时,我就硬得不行。
  而小秋此时可能也发现了,突然站了起来,然后红着脸笑眯眯得意地问我:
「老公,老婆厉害吧?」
  而我当时正在兴头上,也第一次被小秋口的这么爽,所以小秋这样「擅作主
张」地停了下来,让我很不爽,我居然下意识地一把把小秋摁了下去,然后压低
声音焦急地说道:「继续啊,接着来…」。
  小秋虽然有点疑惑,不过还是很听话地又把棒棒含在了嘴里,而我呢,就像
喝醉的野兽,一把按住小秋的头,然后使劲插小秋的嘴。
  最后也不知道插了多少下,因为当时我满脑子都是,如果不尽情玩弄小秋,
而换成了父亲这个「隔壁老王」,不知道又会用什么手段「朝死里玩」小秋了。
  我越想越恨,越恨却又越兴奋,最后爽得都把整个肉棒加蛋蛋都塞到了小秋
嘴里了。这时,我的蛋蛋一半在小秋嘴里,龟头顶着小秋喉咙。
  小秋则是小嘴被撑的老大,嘴里塞得满满的,憋的喘气都困难,满脸涨得通
红,咳得两眼汪汪。
  但是,小秋每咳一下,我就越兴奋,就越使劲顶小秋的喉咙。而我越顶,小
秋则是越难受,最后难受得咳嗽出来的口水都顺着下巴流了出来。
  就这样,持续了几下,我终于到了临界点,但是这次却跟以往不一样,我一
把摁住了小秋的头,然后射到了小秋的喉咙里。
  小秋呢,也不敢动,也不敢咳嗽,只是尽量张大嘴巴,在那难受地断断续续
「啊——啊」了几声,估计是好让精液顺其自然地一半流回了嘴里,一半流到了
喉咙里。
  而射过之后,我发现我肉棒还没软,腿却开始软了,因为当小秋开始推开我
时,我发现居然有点站不稳。我踉踉跄跄了几下之后,小秋也缓缓站了起来,然
后笑嘻嘻问我:「老公,今天舒服了吧?咳,你今天射了好多哦,我都吃了,嘻
嘻…」。
  说完小秋又咳了一下,估计是嗓子不舒服,而我此时也缓了过来,才发现小
秋的双眼布满了泪水,当然不是在哭,而是刚才喘不过气憋的。
  我看了之后,有点心疼,有点尴尬,因为我还是第一次这样粗鲁地对待小秋。
  不过,就在我尴尬发愣时,小秋完全不知道自己双眼都是泪水,依然笑嘻嘻
轻声说道:「赶紧穿好衣服啊老公,此地不宜久留…」。
  小秋说得不无道理,虽然刚才淫荡得天昏地暗,但是外面的确朗朗乾坤,艳
阳高照。所以,我便也赶紧收拾了衣服,然后在小秋的指挥「通风报信」之下小
心翼翼离开了女厕所。
  来到了车上,小秋还是发挥了女人天生胆小的性格,摸了摸胸口说道:「哎
呀,妈呀,好惊险…」。
  我一看小秋那可爱样,则是故作镇定,处变不惊地笑了笑。小秋一看我这故
作高深的样子,立马怒嗔道:「还笑!大白天干这事,你也笑得出来。」停了0.1
秒后,小秋立马急冲冲又说道:「对了,我叫我妈过来帮我一段时间好了,看超
市太忙了,一点休息的时间也没有…」。
  小秋说得不无道理,看超市虽然不累,但的确够磨人的,半天都离不开,其
实我早就厌烦了,所以我顺口就说道:「爸,真是的,走了,还挖个坑给你,要
不把超市关了好了…」。
  我刚说完,小秋立马就反驳道:「那怎么行…?」,然后才缓缓道来:「本
钱还没赚回来呢。而且现在把超市关了,老文叔不是说我们家一点不懂事吗?也
会让邻居看笑话的…」。
  小秋说到这,叹了口气,而我也陷入了沉思。这时小秋又说道:「我跟你说
个事,你不要生气啊,我其实考虑过,不管你爸以后回不回来看超市,我都不会
关掉超市的,你想啊,以后还要生二宝,我也没那么多精力跟时间上班,虽然苦
一点,但是一边看超市,一边带孩子,还是能带过来的,这样最起码家里的开销
能维持,相当于我一边上班,一边带了俩个小孩。总比我一分钱赚不到要好吧?」
  小秋,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而我也下意识把车开到了小路上去,因为这样
可以一边开车,一边跟小秋聊天。而就在我慢吞吞开车,慢吞吞思考时,小秋一
看我不说话,又焦急地说道:「虽然这么说,但你不要误会啊,不是说我想你爸
回来,虽然我跟你爸做出了荒唐事,可是我很了解你,觉得你不可能那么狠心,
不可能到老了,你也不赡养你爸吧?到时,我们可是有俩个小孩,一个老人要养
的…负担很重的…只有看超市,才能照顾到家里,不然上班的话,我根本忙不过
来…我说得都是实话,你可不要以为我想让你爸回来哦」。
  小秋说完有点慌张地看着我,因为小秋提到父亲总是小心翼翼,生怕我会误
会生气。而我呢,这次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还有点心疼小秋。也终于明白,老公
们跟隔壁老王的唯一区别就是,隔壁老王可以尽兴玩弄你的女人,因为没有后顾
之忧,而老公跟老婆之间,疯完了,还要有柴米油盐的生活等着,还要有父母要
赡养,还要有俩个人共同的孩子要教育。你总会因为种种感动,舍不得把自己的
女人当成妓女来玩弄。
  想通了这些,突然感觉刚才没必要那样粗鲁地对待小秋,也许自己,天生就
不是个粗鲁的人,也许天下的男人们,对待自己的老婆,都粗鲁不起来吧。这是
一种悲哀,一种遗憾,同时也是一种尊重,一种爱惜!!!
  我一边自我安慰想着,一边微笑着看了看小秋…
        第二章再次说服小秋1之无意中的一个玩笑
  偷懒,对于鬼精鬼精的小秋来说,可是毫不含糊的。回去后没几天,小秋就
连哄带骗,把岳母骗了过来。
  当然,一开始岳母是拒绝的不想过来的。毕竟岳母也算城里人,而且事业有
成,一看自己女儿家,老的在外面讨生活,小的上上班,连女人都要看个小超市,
补贴补贴家用。这在好面子的国人眼里,尤其对于我们这个二不二三不三的中等
城市,算得上拖后腿,更说得上是混得不够好窝囊的一个家庭了。
  岳母自然跟所有人一样,也觉得丢人,不情愿过来。但是,架不住小秋厚着
脸皮的软磨硬泡,小秋甚至使出了终极杀招——那几天整天怂恿小宝给岳母打电
话,指使小宝说什么:「外婆,我想你了,你不想我吗?你都不过来看看我啊…」。
  小秋就是这样,总是喜欢耍小聪明,耍滑头,虽然有时候也会为此吃亏栽跟
头,但是更多时候,还是让我觉得挺好玩的。所以我也在一旁戏谑道:「我晕,
你可真干的出来,什么不教,居然教女儿坑蒙拐骗…」。
  小秋当然嘴巴不怂地立马反驳道:「你懂什么呀?我是教女儿变聪明点,这
个社会,太老实太单纯了,要吃亏的…」。
  小秋的话,有没有道理,我不知道,但是我只知道,岳母被小秋「硬拉硬拽」
来了之后,家里的确变得热闹了一点,尤其小秋那性格,岳母偶尔抱怨一下,都
会被小秋的歪理「怼回去」。譬如,岳母说什么:「哎呀,真是的,你让志浩他
爸回来看超市,你自己去上班,这样不是刚刚好吗,非得把我这把老骨头拖过来
干啥呀…」!
  小秋则是胡搅蛮缠说道:「妈,你真是不知人间疾苦吧?志浩他爸趁着年轻,
找工作还好找,现在找个好厂干个五六年,甚至十来年都不成问题,这样好歹能
赚个七八万吧?我跟志浩还要生二胎,反正以后又上不了班了,俩个小孩,志浩
他爸一个男的,反正都带不好,早晚我都要看超市的啊。这些事情,我早就考虑
过了。」
  小秋说得冠冕堂皇,岳母当然不是小秋的对手,只好一脸蔑视地说道:「对
对对,你这屁丫头,就一张嘴巴…」。
  小秋一听,不害臊,大义凛然地说道:「哪里啊,本来就是嘛。以后小孩要
吃饭读书上学,现在当然得辛苦点多赚点钱啊!」
  小秋这句话,可能说到岳母心里去了,岳母深有感慨地说道:「现在知道为
人父母的不容易了吧?」
  岳母刚说完,小秋又狡猾地说道:「嘿嘿,当然知道做父母的辛苦了,所以
妈咪你以后要多帮帮女儿啊,以后每年都要过来帮我一段时间…」。
  常言道,人不要脸就无敌,对于这么「厚颜无耻」的小秋,岳母自然毫无办
法,只好干瞪了小秋一眼,不过我能看得出,岳母其实跟小秋有点像,都是刀子
嘴,表面上看似很凶,但是瞪小秋的眼神却充满了怜爱。果然,此后一段时间,
岳母都没怎么着急吵着要回去。
  而有了岳母的帮忙,我跟小秋的生活压力顿时就小了很多:我下班后再也不
用不情愿地去看超市了;小秋再也不用苦逼地忙里偷闲去做饭烧菜了;更是不用
整天到晚去操心照顾小宝了。小秋又在那美滋滋地感慨什么:「老公,世界上最
幸福的事情,就是早上醒来可以看到爱人睡在旁边,起来可以吃父母早就做好的
早餐,还能有时间带小孩玩。
  其实的确是这样,从快节奏的生活,变回到慢节奏的生活,当你停下来终于
有时间喘口气,你就会深刻体会到偷得浮生半日闲的这种慢节奏生活带来的舒缓
幸福感了。
  以前,我总是难以理解墨尔本那种一杯咖啡能喝一下午的「树懒式」生活,
但是现在,让我重新回到那种忙得团团转的生活,我还真有点焦头烂额。
  不过,太闲了也不好。因为,岳母本来就是女人,自从岳母过来之后,小秋
就比以前更加轻松,家务三下五除二,就被岳母做完了,带小宝,对于岳母来说,
更是手到擒来。
  所以,家务跟小宝都被岳母这个「老手」搞定之后,我跟小秋的确轻松了很
多,但是闲下来之后,就又有点饱暖思淫欲了,我跟小秋的做爱次数明显变多了。
不过,可惜的是,虽然做爱次数变多了,但是质量却没有跟着变上去。小秋总是
有点扭扭捏捏,甚至有点拘谨无所适从。而自视清高的我,更是不愿意学父亲那
般「用尽一切办法服侍小秋」。
  所以,小秋在床上,非得没有变得放得开,甚至都没以前大胆。我其实也好
不到哪里去,非但没有借鉴父亲的技巧,甚至只要父亲用过的方式,我都懒得用
在小秋身上。
  这就导致了那段时间,我跟小秋在床上不温不火的性爱。但是,气人的是,
小秋倒是很满足,不,是很「知足」,因为,每次做完了,小秋都会笑眯眯幸福
满满地撒娇来一句「哇,老公,好幸福哦…」。
  「好幸福」,是一个褒义词不假,但是用在床上,却不尽然。因为在床上,
男人可不想听女人们说「好幸福」,而是渴望听到女人们说「好爽」,甚至哪怕
「好舒服」也行。
  其实,有时候,看到小秋那傻样,我是又气又恨,小秋每次都是被父亲玩弄
得在那「哭爹喊娘」,一到我这里就「假正经」,连装一下都不会。
  但是,同时,又特别喜欢小秋这又傻又真的样子,如果小秋要假装高潮来安
慰我,我反而不喜欢。因为我知道,父亲带给小秋的快感,有着与生俱来的禁忌
加成。所以,我也没啥好嫉妒,更没啥好气的。
  不过,就算我看得再理智再淡定也没用,父亲已经完全走入了我跟小秋的夫
妻生活。譬如,在公园里散步,调戏一下小秋,小秋还能跟你嬉皮笑脸;又譬如,
晚上在车上,俩个人停在路边透透风,欣赏美景星辰,小秋还能淡定地陪我风花
雪夜。
  但是,一旦路过小秋跟父亲「鬼混」过的地方,小秋就很慌张排斥。譬如,
晚上散步,只要路过那个破旧的「镇政府大院」门口时,小秋都会刻意加快脚步;
跟小秋开车去进货时,有一次好奇地问了下小秋跟父亲在哪一棵田间大树下疯过
时,就会遭到小秋的白眼。
  当然,老夫老妻,肯定不会刻意去在乎这些。尤其像我跟小秋这种婚姻已经
过了好多个年头的夫妻,可能会为了工作吵架,可能会为了事业吵架,可能会为
了家庭吵架,但是绝对不会为了「性和不和谐」这种贻笑大方的「无聊琐事」而
吵架。
  况且我跟小秋远还没达到性不和谐的地步,充其量,也就是性不够激烈而已。
但是,在国内,渡过了干柴烈火的新婚期后,到了三天一小吵的七年之痒时,又
有几对夫妻还能如饥似渴,「夜夜笙歌」呢?
  所以,小秋对于这种不咸不淡的生活,还是挺知足的,而对于我来说,对这
种平淡无奇的生活,一度让我也觉得挺安逸的。
  但是,平静的假象后面,总是蕴藏着狂风骤雨。平淡也许适合大多数夫妻,
但是对于天生爱玩的我跟小秋,平淡则意味枯燥无趣,意味着让我跟小秋都失去
了本性。
  而让我意识到这一点的,还是因为一句苦无遮拦的玩笑话。那是一天初夏的
早晨,太阳升的老高了,但是小秋懒懒的还是不想起床,还感叹什么:「哇,趁
着妈咪在这里,我要好好偷偷懒,网友说得果然很对,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果
然是早上躺在爱人怀里睡个懒觉,起来可以吃到父母早就煮好的早餐…」。
  说完,小秋眯着眼睛,合不拢嘴打了个哈欠,调皮地蠕动了几下身子,手痒
难耐地捏了我几下。而我一看小秋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我就突发奇想想逗逗她,
鬼使神差来了句:「错了,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不是早上起来可以吃到父母的早
餐,而是…!」
  我说完停顿了一下,小秋果然好奇地连忙问道:「而是…什么?」
  「而是…」我又停顿了一下,然后说道:「对于女人来说,世界上最幸福的
事情是,早上起来还可以偶尔可以吃到公公特制的浓情牛奶…」。
  我之所以停顿两次,是因为觉得这个玩笑「有伤大雅」,但是又忍不住不说
出来,因为我觉得这个玩笑的确「应情应景」挺搞笑的,再说了,我在小秋面前
从来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
  但是,小秋的反应却有点奇怪。一开始,小秋在那的确有点想笑的感觉,但
是还没等笑出来却又忽然脸色突变,愣了下,才在那阴沉沉个脸说道:「老公,
你怎么啦?老是提你爸干嘛呀?」
  小秋的反应让我很不解,所以我下意识笑着问道:「怎么啦?你也太怂了吧?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提都不能提了?」
  小秋一听,想了下说道:「不是不能提,只不过没事老提你爸干嘛?有正事
必须提,就提一下好了。你说没事总是开这样的玩笑干嘛?」
  小秋突然让我不让我开玩笑,让我很意外很反感很排斥,因为这么多年了,
我从来都是想到什么说什么,小秋从来都没有跟我计较过,所以我很不解很不甘
地反问小秋道:「怎么啦?这个玩笑怎么啦?难道我说错了?能偶尔尝到特制的
牛奶,那段时间的确很幸福吧?我又没说错,只是有感而发说了个事实而已。」
  小秋一听很恼火地看了我一眼,叹了一口暗气后,又急冲冲说道:「那又怎
么样?那段时间的确很幸福,可是就是罂粟花,快乐之后,却带来了更大的伤害,
所以我不想提了…」。
  自从小秋写日志给我看之后,嘴巴突然就厉害了很多,总能瞬间就组织起一
连串「巧舌如簧」的大道理,而让我难以招架,所以害得我只好「呵呵」干笑几
声。
  而就在我狼狈不堪傻笑的时候,小秋又说道:「老公,以后没事不要提你爸
了,不是我不想提你爸,只不过他给我们带来的伤害实在太大了。我觉得现在这
样挺好,虽然苦一点,可是俩个人生活真的挺好。以后就让你爸在外面打工好了,
老了做不动了再回来,我们帮他养养老就行了。」
  这时,我才明白小秋上次跟岳母不是随口说说的,而是真打算让父亲一直在
外面打工。而我呢,喜欢顺其自然,还真没怎么考虑过这件事,所以有点震惊地
说道:「你真的让爸一直打工打到老?你以前不是一直害怕一个人带小孩,说忙
不过来吗?我还以为过段时间,你就会让爸回来帮忙呢!」
  「怎么可能…?」我刚说完,小秋就迫不及待接道:「唉,我到现在才明白,
为啥有些人不愿意跟公公婆婆住一块,俩个人虽然苦一点,可是没那么多烦心事,
俩人在一起,不管快乐还是痛苦,都是属于夫妻俩个人之间的私事,不会有其他
人从一旁搅合,我以后都不想跟你爸在一起生活了,除非他老了实在没办法得住
家里」。
  小秋说得如此沉重跟严肃,让我大清早的有点反应不过来,更是有点喘不过
气,所以我想了几下后才慢悠悠说道:「不是吧?哪有那么严重?爸带来了伤害
不假,但是也带来了快乐,你不能把爸说得一无是处吧,譬如…」。
  我还没譬如完,小秋就皱着眉头抢着说道:「什么啊?你怎么还帮爸说话?
我晕,你到底怎么想的啊?」
  「什么怎么想的啊?我说的难道不对吗?就算爸一无是处,但是别的不说,
最起码帮忙带小宝了吧?这也算帮上忙了啊?你不能一朝被蛇咬,就走极端吧?」
  「我不用他帮忙啊,我以后自己带…」。小秋越说越急躁,越说越眉头不展。
  而我一看气氛越来越不对,所以我沉默了一会,缓了缓,想了想,才重新组
织语言说道:「不是我帮爸说话,我也没必要帮他。只不过,我说得都是事实而
已,不管受了多大伤害,人总要理智看待问题吧?我也不是喜欢乱开玩笑,只不
过,我看你很排斥提到爸,才想到了通过这些玩笑话,让你紧绷的神经可以放松
下来。其实有什么啊?你没必要那么辛苦啊?只要你心里释怀了不介意了,就让
爸回来好了,多少能帮点忙吧?」
  虽然我说了很多,但是小秋还没听完,就眉头深皱地说道:「哎呀,这点苦
我还是可以吃的,真是的,我真的不想让你爸回来了,最起码最近几年肯定不行
…」。
  我一看小秋的态度很坚决,我又下意识开玩笑说道:「你看你,真笨,就算
你讨厌爸,恨爸,你也不应该让他在外面逍遥快活啊,应该罚他回来,让他做家
务做苦力,这才是惩罚一个人的正确方式啊…当然了,我只是劝你解开心结,我
只是不想让你这么辛苦,我反正无所谓的…」。
  说到这,小秋才用充满爱意地眼神瞪着我说道:「巧舌如簧,我知道啦,我
知道你为我好,可是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现在非常害怕你爸回来了,害怕你爸
又打搅我们俩这平静幸福的生活…」。
  我听了之后,叹了口气说道:「怎么会呢?做人要有自信心,我们俩之间的
感情就那么脆弱不堪一击吗?如果真是这样如履薄冰,那这样的感情还有啥意思?」
  我说到这,小秋又「媚眼如丝」地看着我,然后抿着嘴笑嘻嘻说道:「巧舌
如簧,都差点离婚了,我现在能不怕吗?」
  该怕吗?我也不知道我为啥一点不怕。也许我一直都不是玩游戏的那个人吧。
所以我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故意夸张地说道:「真没用,哪里跌倒哪里爬起来
嘛。有啥好怕的,按我说,别说让爸回来了,就是接着玩游戏,又怎么样?」
  说着说着,我感觉自己一下说得夸张过头了,而小秋更是惊讶地看着我,我
呢,只好硬着头皮接着说道:「我的意思就是打个比方,让你看开点,看得顺其
自然点,爸回来就回来喽,听话,就让他帮点忙,如果还是搞不清楚状况,还是
惹你生气,就让他继续打工啊。如果表现完美,接着玩游戏,也不是不可以,我
的意思是,放松心态,顺其自然。我只是打个比方,不是一定非得让你怎么样怎
么样…」。
  我绕口令一般说了一大堆,估计也只有小秋才能听得懂,不过小秋听了之后,
也想了好一会才说道:「我知道你的意思想让我心态放好一点,但是,不管如何,
我都不会跟你爸再会发生什么了…」。
  一看小秋又被我的花言巧语给唬住了,我又半开玩笑半好奇地问道:「怎么
说得这么绝对啊?你不也说玩这个游戏,给你带来过快乐吗?你自己不也不否认
吗?也许,我说也许,把这个游戏改良一点,爸也许会成为你快乐的真正棋子啊,
又能当苦力做饭做家务,又能放心把小孩给爸带,还能偶尔榨取一点幸福的牛奶
当作茶余饭后的点心,这样的完美生活,也许能实现啊…」。
  小秋一听,有点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说道:「对啊,你爸的确给我带来过快
乐,不过却也的确给我带来了伤害。而,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不会给我带来伤害,
那我干嘛不跟我最爱的老公一起玩游戏?我干嘛要跟别的男人玩游戏?我想过了,
以后不管你想玩什么,变态的,粗鲁的,下流的,出格的,都行,但是,只能跟
你玩,跟其他男人都不行的。所以,你再会花言巧语,也不行了,嘿嘿…」。
         第三章不完美的现实并不妨碍我们追求完美的心
  小秋都说到这种程度,我自然不好再说什么。不过有道是想法很美好,实践
却很难。虽然小秋深明大义,说只要是跟我一起,那么随便玩什么,她都不介意,
都会陪我玩。但是,温文尔雅,自视清高的我,在床上,纵有万千奇思妙想的玩
法,但是就是没法做到粗鲁野蛮一点。
  这就好比,一个指挥千军万马的统帅,你让他亲自上战场喊打喊杀,效果反
而并不好;这就好比,一个运筹帷幄的统帅,也许在他的指挥下,战死掉了千千
万的人民,但是你让他亲自杀一个人,他都可能不愿意。
  而我也一样,虽然我可以跟小秋商量出惊世骇俗的淫荡游戏,但是让我亲自
示范时,却又比登天还难。
  老天就是这样公平的,给了你一样东西,就不可能给予你更多,不然你不成
了完美无缺的人了吗?但是,仔细想想就是这样,我跟小秋都不完美,所以才又
显得如此真实。我跟小秋都是如此不完美,才显得婚姻的艰难。
  所以,那次跟小秋的深情感人对话之后,我的确试着在床上跟小秋玩的淫荡
粗鲁一点,甚至把小秋捆了起来。但是,早上起来一看到小宝那可爱童真的样子,
我就又后悔自己那粗鲁的行为。
  不过,这并不是说有了孩子,就不能跟自己老婆玩一些夸张的性游戏,只不
过我不喜欢自己粗鲁的样子,尤其面对小宝欢声笑语时,我一想到晚上自己的
「禽兽」行为,我就觉得如果我跟小秋都这样「不知廉耻」,又如何教育得好小
宝呢?
  这可能就是个性使然,但是仔细想想也是,如果白天能温文尔雅,晚上还能
立刻切换到野兽状态,那岂不是妙极了?那我跟小秋那岂不是完美到永远不会吵
架了?
  但是,别苛求自己就是上帝的宠儿,而上帝永远不会给予你太多。人生就是
如此不完美,如果你想活得舒服点,就得自己去努力。
  譬如,有一天工作日午休的时候,叶无痕突然跑了进来,而且一副神情恍惚
的样子,垂头丧气地跟我说道:「陈兄啊,我可能做完这个月就不做了…唉…」。
  我一听就感觉十分的莫名其妙,所以万分不解地问道:「怎么啦?」
  这时,叶无痕一个大男人,居然有点扭扭捏捏地说道:「也,也就是,莫芬
的事…」。
  叶无痕跟莫芬能怎么样?我一直以为,他们俩个就是普通的爱情,普通的过
程,再有个普通谈婚论嫁,一直以来都以为他们俩个挺好的。所以一听叶无痕突
破这么说,我也莫名跟着苦恼地来了句:「你跟莫芬怎么啦?合不来吗?」
  「也不是合不来,只是,当初你说莫芬可能要招上门女婿,我也没当真,也
更没当回事,只是现在,莫芬坚持不肯嫁到外地…」。叶无痕断断续续,但还算
流畅着把事情的中心要害说了出来。
  其实不管女人嫁出去,还是男人「倒插门」,都是人生的大事,毕竟这是要一
个人为了另外一个人,完全换一个生活环境。所以,这的确是一件让叶无痕愁眉
不展的烦心事。可是,对于天生嘻嘻哈哈习惯的我,随口就来了句:「呵呵,当
初你不是说倒插门无所谓吗?再说了,莫芬家里还不错,可以让你少奋斗不少年
啊…」。
  「呵呵…」。叶无痕不以为然地笑了笑,然后接着说道:「话这样说不假,
可是我上有老下有小,而且我也老大不小了,万一跟莫芬父母相处不来,我自己
就算了,我儿子怎么办?我受点委屈也没事,到时让小孩受了委屈…」。
  叶无痕话没说完,但是,谁都知道他要想表达什么,无外乎「累赘」太多,
需要考虑得太多,不可能为了自己舒服,伤害了孩子跟父母。而我跟叶无痕其实
也不是特别熟,所以只好在一旁嘀咕了一句:「莫芬父母其实挺好的,只要你跟
莫芬感情好,应该不会亏待你的小孩的」。
  我说完,叶无痕稍微陷入了沉思,所以我又立刻「补刀」道:「你想啊,现
在每家每户,都只有一个小孩,小孩又不多,多一个小孩,家里还热闹点,谁会
…对吧,一男一女多好!」我本想说「你不要庸人自扰,谁会虐待一个小孩」,
但是,想一想,还是改口了。
  果然,叶无痕,想的要比我现实很多,在那笑着说道:「要是都是亲生的,
一男一女,那的确很好,关键并不是亲生的啊,所以肯定搞不好,一碗水哪能端
得那么平?」
  我本想说:「端不平就端不平,洒一点就洒一点,那么计较那么累干嘛?」
但是,叶无痕不是小秋,不可能让我这么说他的,所以我只好委婉地说道:「别
急着下决定嘛,有空多去莫芬家里走一走玩一玩,可以看一看莫芬父母的为人嘛
…」。
  「呵呵,陈兄,你说得也对,我会慎重考虑考虑的,今天我过来,主要想着,
你跟小秋为人那么好,帮了我这么大忙,遇到什么事情,肯定得让你先知道…」。
叶无痕突然也客套寒暄了起来。
  而我只好说道:「没事,没事,我也是希望你跟莫芬能好下去嘛…」。
  随后,俩个人随便聊了几句,叶无痕就去上班去了。而因为岳母那段时间也
已经回去了,所以晚上下班回去,我等到快九点钟,小秋忙好的时候,我才跟小
秋提起了此事。小秋听了之后,想了会说道:「要不要打电话跟莫芬聊一聊?看
看她的想法?」
  小秋说得不无道理,所以随后,小秋便抄起电话,打给了莫芬,小秋先是寒
暄道:「莫芬姐,你睡了没有?」
  「还没呢,打电话过来有事吗?」
  「没事啊,就是无聊,想跟莫芬姐随便唠唠嗑,关心关心下莫芬姐嘛…」。
  「不陪你家志浩,这么晚还有那闲工夫关心我?」
  俩个女人,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无聊地聊着,但是突然小秋的一句「不
要说我跟志浩了,说说你跟叶无痕的事情啊…」后,画风就彻底改变了。
  只见莫芬听了小秋的这句话后,有点恼火反感地说道:「小秋,你老实说,
是不是叶无痕让你过来劝我的?」
  小秋被莫芬问得有点莫名其妙地望了望我,而我也不知道如何回答,所以小
秋茫然地回了句:「劝,劝什么啊?我没听懂啊」。
  「哎哟,今天中午叶无痕去了志浩的办公室,我都看到了,肯定是叶无痕让
你跟志浩劝我的,我就跟你们直说吧,你们让叶无痕死了这条心,我是不可能嫁
到他们那里去的…」。
  莫芬快速地说完了,但是小秋一时半会还没怎么反应过来,愣了会,傻乎乎
看了看我会,才慢悠悠小心翼翼回道:「这样啊,我也不知道中午叶无痕跟志浩
说了什么,我也真不是过来劝你的,只不过想跟莫芬姐聊聊而已…」。
  虽然小秋说得已经很小心了,生怕惹怒了莫芬,但是莫芬明显是余怒未消,在
那愤愤不平说道:「真是的,叶无痕那点心思我还不知道吗?我跟他的事情,他
干嘛跟你们说,还不是想让你们劝我,我都叫他不许跟别人说。再说了,又没本
事,又想大男子主义,我干嘛要嫁过去,汉中比他们家那穷地方好多了…」。
  可能是莫芬的架势,把小秋唬住了,只见小秋傻愣了会,突然说道:「哈哈,
莫芬你说得对,我们女人干嘛老是迁就男人啊,干嘛非得嫁到男人家里去啊,叶
无痕真的要在乎你,留在汉中又能怎么样嘛…」?
  小秋的画风转变之快,倒是让我吓了一跳,但是莫芬明显却很赞同,只见连
连说道:「就是,平时甜言蜜语说得很动听,稍微叫他牺牲点,就这也不行,那
也不行的…」。
  「那就晾他一会,叶无痕真的要在乎你,肯定会想办法的,不过话也别说得
太绝,闹翻了也尴尬的…」。
  「哎哟,知道了,我又不是不讲理,当初他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情况,知道我
的情况,现在又跟我谈这些…」。
  「呵呵,也是哦…」。
  「本来就是啊,我又不是没人要,如果我愿意嫁出去,那就容易找多了,就
是想照顾到父母,才比较麻烦的…」。
  「莫芬,你真孝顺,你这么好的女人,自然有很多好男人抢着要娶你的…」!
  「呵呵,小秋你真会说话,被你这么一说,心情好多了…」。
  就这样,小秋成功被莫芬「策反」,俩个女人你一句我一句又聊了起来。而
同时也把我看得惊呆了,因为,在我心中,感觉劝人也不是这样劝的啊。
  所以,小秋挂完电话,我就十分郁闷地说道:「晕死,你就这样劝你朋友的?」
  「怎么啦?」小秋用小宝那般天真地随口就反问道。
  这让我哭笑不得,所以我解释道:「劝朋友,就要解决问题啊,应该让莫芬
跟叶无痕都各让一步,你这样全部顺着莫芬,等下问题只会激化,更难解决…」。
  「什么啊,你没看到莫芬很生气吗?我再不哄着她,等下她不但听不进意见,
还会适得其反,你不懂女人啦…」。
  小秋说得话,我当然不赞同,甚至鄙视地说道:「朋友之间,当然要忠言逆
耳,你这种拍马屁的朋友有啥用?」
  不过小秋非得没有生气,反而得意地说道:「对啊,朋友之间都要忠言逆耳,
但是情侣之间,不是更要互相坦诚吗?叶无痕明显在耍滑头,他之所以跟你说这
么多,可能就是叫我们帮他劝劝莫芬啊,他动机不纯,我干嘛帮他?」
  小秋跟莫芬的话,让我很郁闷,因为叶无痕中午并没有让我劝莫芬,不过的
确说了做完这个月可能不做了,也许这就是变相的给莫芬压力吧?看到小秋跟莫
芬的反应,我真不知道是男人太难做,还是女人太敏感。所以我沉默思考了很久。
  而小秋一看我不说话,又急着说道:「怎么啦?其实这种事情,还是让他们
自己去解决好了,劝谁都不好…」。
  我看了看小秋,心里想着:「劝谁都不好?我看你压根就没劝。尽溜须拍马
去了」。但是,我并没有说出口,因为小秋虽然可爱又可气,但是说的话也有道
理:莫芬有自己父母要孝顺,难道叶无痕就没有自己父母要孝顺了吗?既然俩个
都要父母,就看谁愿意牺牲了呗。
  所以,随后,我又想了很多,但是站在男人的角度,以及跟莫芬暧昧那段时间,
莫芬强势的表现,我还是忍不住想出了一段道理来说服莫芬。想好之后,越想觉
得说得很有理,所以赶紧掏出手机写道:「莫芬,其实我不是我劝你,其实有时
候,真的忠言逆耳,我别的不说,就说一句,当初你选择留在汉中时,你获得了
幸福吗?你真的愿意把错误的选择再重复一次吗?也许嫁到外地也是错误的,但
是,你真应该设身处地考虑一下属于自你己的幸福。也许你父母最大的幸福,就
是看到你幸福,而不是看着你人老珠黄,依然孑然一身。」
  写完之后,感觉非常痛快,因为我依稀记得强势的莫芬翻脸要下车门的瞬间,
而且同时觉得自己说得很有理,所以又迫不及待拿给了小秋看了看,还说道:
「看看,这才是男人们的朋友之间,忠言逆耳的处事方式。」
  「得得得,你就会事后诸葛亮,刚才我跟莫芬打电话时你怎么不说?」小秋
明显不服气地说着。
  「这叫沉稳好吗?现在把这条资讯发过去,又不是来不及,莫芬肯定会听进
去一点」。
  「别,你就拉倒吧,也就我受得了你的大道理,莫芬现在正在气头上,你现
在发过去,说不定她更生气呢?还以为你嘲笑她第一段婚姻是愚蠢的呢。要发你
也要等到明天发…」。
  都说枕边风很厉害,而我一听小秋这么说,加上想到莫芬那「倔强」的脾气,
的确有点害怕,所以就把写好的资讯,又保存成了草稿。
  而,果不其然,第二天,莫芬再一次展现了她那「强势」的脾气,一看到叶
无痕就绕道走,如果实在无路可绕,也是横眉瞪眼一脸黑线的样子。那痛恨叶无
痕的样子,甚至连王董都看了出来,居然闲着没事跑过来问我:「小陈啊,这莫
芬跟叶无痕怎么啦?」
  在王董的巨大压力面前,我一般不敢嘻嘻哈哈的,只好「憨厚」地如实解释
道:「莫芬想让叶无痕倒插门,叶无痕担心小孩子过来了受委屈」。
  而王董听了之后,只是鬼魅地笑了笑,意味深长地看了窗户外的「远方」一
眼,随后一声不吭地离开了。
  而过了几天之后,让我惊讶的事情发生了,叶无痕居然把小孩接了过来,还
住进了公司的「夫妻宿舍」。而就在我疑惑不解时,叶无痕居然战战兢兢问我:
「陈兄啊,我想请王董吃饭,但是我自己身份低微,怕请不动她,你帮我问问她
意见可以吗?」
  叶无痕想请王董吃饭,这让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所以我万分不解地问道:
「怎么啦?你请王董吃饭干嘛?」
  这时叶无痕才跟我说道:「上次跟莫芬不是意见不合吗?不知道王董怎么知道
了,她也不知道怎么就劝好了莫芬,还让我住进了宿舍,叫我平时就住宿舍,然
后把小孩隔三差五就放到莫芬家里,让小孩子适应适应,我觉得这样的方法的确
可行。咱们公司,好人真多,我想感谢一下王董,可是又怕…这不,我哪里请得
动王董嘛」。
  叶无痕说完憨厚地笑了笑,而我呢,也终于明白了王董的厉害之处,不动声色
就能解决一大难题。不过也很得意,因为,王董虽然高高在上,不过我要找她吃
饭,其实挺容易。所以,我越想越得意,最后喜滋滋说道:「这样啊,没事,我
跟王董挺熟的,我帮你问问看,如果王董太忙就算了,有时间的话我想她可能会
过来的…」。
  虽然有点得意,但是不忘给自己留一条后路,如果保证王董会赏脸,最后不
来就尴尬了,而叶无痕也算老油条,一听就连忙客客气气地说道:「那当然,那
当然,谢谢陈主管了…」。
  有道是夫妻之间互相影响,小秋嘴巴那么甜,我有时候也能偷用两招,见到
王董之后,我便也谄媚地说道:「王董,看不出来啊,你还是感情专家,莫芬跟
叶无痕说想感谢你一下,托我问问你有没有空,想请你吃顿饭…」。
  拍马屁果然人人都很受用,果不其然,王董美滋滋笑了笑,然后说道:「我
不还是看在莫芬那丫头还有你的面子上才肯帮叶无痕的,不然谁去帮他啊。」
  王董说到这,我只好附和着笑了笑,而王董顿了下又说道:「好啦,去饭店
我是没空的,去宿舍我还是有空的。好久没跟你还有小秋莫芬一起吃饭了,就让
叶无痕自己下厨,叫上小秋,我们宿舍里聚餐一次好了…」。
  王董的突发奇想,把我吓了一跳,因为宿舍的确太小了,怎么装得下王董呢?
所以我愁眉不展地说道:「不是吧?在宿舍吃饭?地方太小了吧?」
  王董又美滋滋笑了笑说道:「哟,你不是经常叫我随和一点吗?我现在随和
一点,你又受不了了?」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是最让人痛苦的,王董用我曾经说过的话来反驳我,真的
让我哑口无言。突然感觉只要是女人,总会有她们胡搅蛮缠的时候。
  而到了「聚餐」的时候,我发现王董还真不是「胡搅蛮缠」,只见王董特意支
开了叶无痕,然后抿了一口饮料便说道:「莫芬啊,你知道我今天为啥偏偏要选
择在宿舍吃饭吗?我是想告诉你,如果时光可以重来,我不会选择听父母的话,
不会选择门当户对的人,我也许也选择一个只能住在宿舍的男人。」
  小秋一听,在那大呼小叫道:「哇,王姐,你说得真有道理,我好佩服你…」。
  王董一听小秋这么说,还是有几分尴尬,甚至有几分不自然的。结巴了会,
才说道:「小秋,虽然你不在我的公司,但是这个公司我最喜欢你们三个,感觉
你们特别的真实不虚假,所以特别希望你们能够幸福,就跟自己弟弟妹妹那般,
小秋,来我敬你一杯,…」。
  「好的,王姐,一切尽在不言中…」。小秋端起杯子,饮料当酒,一饮而尽。
那架势完全不输男人。
  而就在这三个女人你一句,我一杯,完全无视我存在的时候,叶无痕买好了
啤酒回来了。
  而这时王董又说道:「小叶啊,我说得没错吧,倒插门并不是丢人的事情,都
啥时代了,还怕这怕那,试婚都不会,国外夫妻,不管如何,都会试着彼此生活
一段时间的,你看现在多好,小孩有莫芬父母帮你带,俩个人想住家里就住家里,
想住宿舍就住宿舍,多惬意啊,磨合好了,俩个人就结婚,磨合不好,我可丑话
说在前头,谁都不许在我公司闹事…」。
  「哪里,哪里,王董跟陈主管对我这么好,我哪能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嘛,
我先敬大家一杯…」。
  还没等叶无痕说完,小秋就心急口快迫不及待说道:「不行,不行,你也敬
我,我可是你的大媒人…」。
  这时莫芬可能还没喝酒喝醉,下意识问道:「怎么啦?小秋你跟叶无痕早就
认识啊?」
  小秋这时才意识到自己马大哈说漏嘴了,在那憨厚地傻笑。不过叶无痕立马
说道:「哎呀,小秋当初也是为了你跟我好嘛,就叫我来这个公司上班…」。
  这时,莫芬还处于惊讶当中,而王董立马说道:「好啦,好啦,我跟小秋之
间也有过误会,过去的事情都不要提了,咱们为了明天一起喝一杯,祝愿明天越
来越好,喝完这杯,大家都要朝前看…」。
  一听王董这么说,莫芬可能是迫于王董的压力,可能也是这段时间比较高兴,
所以也就没再问什么,而是笑呵呵也陪大家喝了起来。
  而事后,也正如王董所说,莫芬跟叶无痕的「不太完美」的爱情,在大家的
努力撮合之下,也变得越来越「完美」,连小秋都在那龇牙咧嘴地嘲笑道:「你
看,莫芬有点乐不思蜀呢,一到礼拜天,就往叶无痕宿舍跑」。
  我则站在男人的角度说道:「呵呵,能不完美吗?人家刚刚同居,正在蜜月
期呢?莫芬说不定被叶无痕的技巧征服了呢?」
  小秋听完,瞪了我一眼说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难道不是吗?性爱也是爱情里很重要的一部分啊,莫芬被叶无痕床上的功
夫征服了也有可能的啊?」
  说完我坏坏地看了小秋一眼,而小秋立马脸就红了,可能知道再说下去会对
她越来越不利,吓得狡猾地说道:「哼,不陪你乱扯了,我睡了…」。
  但是,我又怎么可能错过这么好的机会调戏小秋呢,所以又一把把小秋拽了
回来,在那问道:「来来来,说说看,你跟爸同居的那段时光…」。
  小秋听了之后,身子一抖,慌张地把眼神往外一移,然后不悦地说道:「哎
呀,怎么又提你爸?」
  「这不算提吧?我就是好奇呗,你看我们现在和好了,难道作为你的丈夫,
我没权知道你那段美妙的同居岁月吗?」
  小秋被我的冠冕堂皇的歪道理问得狼狈不堪,不过又找不到理由爆发,只好
不耐烦说道:「你真要想听,非得要听,实在要听,那行,我找个时间写给你看,
但是今晚不行…」。
  「呵呵,骗你的啦,我就是想调戏你一下而已,既然你这么不情愿,那就算
了…」
  「没有不情愿啊,只不过要慢慢适应…」。小秋在那一本正经地说着。但是
我一看小秋那一本正经的样子,又忍不住调戏道:「那你猜猜,莫芬能不能适应
叶无痕,会不会被叶无痕征服,还是已经被叶无痕征服了?」
  我越说越觉得搞笑,而小秋一看我又在调戏她,立马呛道:「滚,我怎么知
道…」。
  「哈哈,你不知道吗?你都可以写一本《儿媳妇被公公征服的心路历程了》」
  玩笑开到这,小秋终于忍无可忍了,在那瞪着我板着脸说道:「再说我可要
生气了…」。
  不过,小秋嘴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身体却很诚实,我刚向小秋求欢,小秋
就很慌张,半推半就进去之后,蜜汁也比平时多了很多。不过,我并没有因此而
嘲笑小秋。
上一篇:【小雪的同情心】(1-3)
下一篇:【柳絮才媛】(上-中)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