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柔情肆水】(7)

  中年男人说着让奴隶舔他的肛门,顺势调整椅子,让自己的身体更加向后靠,
露出肛门正对着那女奴的嘴。张汝凌看着这个肥胖的男人,想想那肮脏的肛门,
真替那女奴感到恶心。
  小柔似乎是能知道张汝凌心里的想法似的,回头冲他吐了下舌头,做了个恶
心的表情,但很快又转为笑脸小声对他说:「不过,想想如果是哥哥,小柔也不
觉得怎么样了。」
  那女奴此时舌头已顺着阴囊向下滑向的中年男的肛门,并开始在周围转圈舔
舐,同时自己嘴里的呻吟声也逐渐变大,身体开始扭动。张汝凌觉得只这么看着
有些无聊,凑到小柔耳边说:「我也想玩玩我的小奴隶了。」小柔笑着说:「主
人想怎么玩我?这个椅子可以完全放平的,要不主人躺着,我在上面伺候主人?」
  张汝凌想了想,还真没体验过小柔的女上位,于是欣然同意。
  只见小柔回手操作椅子扶手上的按钮,椅背慢慢放下,同时下面的脚蹬慢慢
升起,张汝凌渐渐成为平躺的姿势,椅背只有最上面一节依旧保持倾斜,使他的
头和肩膀还可以依靠在上面,这样能够看到小柔。小柔慢慢起身,张汝凌的肉棒
慢慢滑出小柔的身体。
  但小柔并没舍得把它完全整根拔出,而是用小穴含着肉棒的前端,慢慢的转
动身体,以肉棒为轴心,转了180度,面对这张汝凌,又坐了下去。肉棒再次
整根没入小柔的体内。这个体位,可以让肉棒插的更深。小柔感觉到肉棒已经碰
到了子宫口,很是刺激。
  不过这刺激更多的是心理上的作用,被微微顶住的子宫口并没有很舒服的感
觉,反倒是仅仅包裹着肉棒的阴道壁上的快感更强烈一些。小柔稍微适应了一下
这个姿势后,开始慢慢的上下移动身体,一点点吐出肉棒,再一点点插回去。如
此反复几次,小柔本就兴奋的身体更加感到渴求,忍不住想要加快抽插的速度。
  可是两腿毕竟不如手臂那样好控制,一不小心动作大了,肉棒整根滑了出来。
  小柔只好再次用手辅住肉棒,对准自己的小穴,慢慢插进去。后来,小柔改
为彻底坐在张汝凌身上,而不是蹲在椅子两侧的扶手上。她前后挪动身体,让肉
棒在小穴里面搅动,这样可以频率很快而不用担心肉棒滑出。张汝凌一边享受着
小柔的服务,一边淘气的用手指沾着小柔下体流出的爱液,去揉小柔的阴核。并
学着刚才那中年男人说:「如果你比我先高潮,我也要惩罚你哦。」
  小柔娇喘着嗔怪到:「呜呜~ 主~ 主人~ 欺负~ 小柔~ 小柔~ 的~ 身体~ 最
受不了~ 主人的肉棒~ 啊~ 啊~ 怎么~ 能~ 坚持的住~ 嗯~ 」
  「你这个奴隶难道不听主人的话吗?」张汝凌说着,手指重重的按压了一下
小柔的阴核。疼的小柔叫了出来:「啊,不~ 小柔~ 小柔听话~ 呜呜~ 可是~ 小
柔的身体~ 嗯~ 啊~ 控制不住~ 啊~ 啊~ 小柔~ 如果~ 高潮~ 愿意~ 接受~ 主人
的惩罚~ 呜呜~ 主人~ 主人的肉棒~ 太~ 太舒服了~ 小柔真的~ 真的忍不住~ 啊
~ 啊~ 呃~ 呃~ 」
  说着,小柔的眼神已经开始迷离,张汝凌感觉到小柔要到头了,也加紧了对
阴核的揉搓,内外的双重刺激下,小柔再也控制不住,一股透明的液体从小柔下
身喷涌而出,淋湿了张汝凌的下身。
  这时,旁边的女奴已经给中年男舔完了肛门。中年男站起身,把女奴从架子
上放下来。那女奴身上已经又一次滴满蜡滴。
  中年男让女奴蜷缩着跪在自己的脚下,拿起皮鞭噼里啪啦的给她「清理」身
体。中年男看到小柔这么快高潮,一边抽打着女奴一边说:「老弟,你这奴隶真
够敏感的,这么快就不行了。」
  小柔瘫软在张汝凌身上,有气无力的说:「是……小柔……对不起……主人
的鸡巴……太厉害了……操的小柔……受不了……」张汝凌温柔的说道:「你先
休息一下吧,一会我再好好干你。」说着,他操作椅子,让椅子又缓缓升起,变
回刚才分腿坐着的姿势。小柔面对着张汝凌坐在他身上,但这会有气无力,支撑
不住,就顺势滑到地上,趴在张汝凌脚边,一边喘着气,一边亲吻着张汝凌的双
脚,像是一种感谢,也是自己身体不想和张汝凌完全分离而表现出的本能的亲密
动作。
  旁边的中年男这时已经抽光了那女奴身上的蜡滴,只留下一条条红色的鞭痕
在女奴身上。
  他收起皮鞭放到他的椅子上,走过来对张汝凌说:「老弟也太怜香惜玉了,
对奴隶就得狠点才好玩。说不定你干的越狠,她还觉得越爽呢。你这还得挺着等
她缓过来,多难受。」张汝凌摆摆手说:「啊,也无所谓的……」
  还没等张汝凌说完,中年男打断他说:「什么无所谓,咱花钱来玩了,就图
个痛快。咱自个怎么高兴怎么来。」说着,低头看了眼脚下的女奴,冲她屁股上
踢了一脚说:「去,你给这老弟泄泄火去。」那女奴顺从的说了句「是」,就跪
爬到张汝凌腿间,张口把张汝凌挺立着的,还沾着小柔爱液的肉棒含进嘴里。
  张汝凌一下呆住,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种操作。他赶忙冲中年男摆手说:「不
用不用」中年那哈哈笑道:「这有什么的,老弟不要这么客气。客人之间玩腻了,
换着奴隶玩玩是很常见的嘛。老弟还是来的少。」
  张汝凌不知道说什么好:「那,那也……其实……」中年男略有不耐烦的说:
「哎呀,没事的。你要是不好意思,我也玩会你的,咱俩就扯平了。」说着,他
伸手抓着小柔的头发,把她从地上拉起来。小柔疼的啊的一声叫,连忙说:「客
人,我今天是这位客人约的……」中年男一巴掌打到小柔的屁股上,打断她的话
说:「闭嘴!第一天做奴隶么?换着玩没见过啊。」说着两只大手掰开小柔的屁
股,挺着那根粗大的鸡巴就插了进去。小柔还没完全从高潮中恢复过来,两腿酸
软,被中年男一插,更加站不住,向前趴去。
  所幸她两手自由,赶忙向前伸,两手扶在张汝凌的膝盖上。于是,张汝凌坐
分腿坐在那椅子上,胯下跪着那中年男的女奴给自己添肉棒,眼前是小柔曲腿站
着,面向自己,两手扶着自己的膝盖,被后面的中年男抽插着小穴。张汝凌从心
里不希望小柔被那中年男人插,可是又没什么理由可说,毕竟对方先献出了自己
的奴隶给他舔。
  他只得看着小柔的身体,随着中年男的抽动一下下的抖动。小柔望着张汝凌,
满脸不情愿,轻咬着自己的嘴唇,嘴里发着呜呜啊啊的叫声,像是一个情窦初开
的少女正被一个油腻的老男人夺取贞操。
  那中年男可不像张汝凌那么温柔,每一下都直撞到小柔的最深处,疼的小柔
眼含泪水,嘴里叫着:「啊~ 疼……呜呜呜~ 不要……疼……啊……主人~ 小柔
~ 好疼~ 啊……啊……不要……不要顶那里……
  啊啊……「张汝凌看着小柔,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手足无措间,竟伸手捧
着小柔的脸,对着小柔的嘴吻了过去。小柔先是一惊,继而比起眼睛,伸出舌头
在张汝凌口中缠绵。张汝凌温柔的吮吸,挑逗,亲吻,似乎想以此抚慰小柔的疼
痛,同时,下体被女奴吮吸舔弄着,传来阵阵快感。张汝凌和小柔一边互相亲吻,
一边难以自制的从喉咙里发出」嗯,恩「的满足声,像是在相互倾诉。然而这声
音却是由他们各自下体的另一个异性带来的。
  两人亲了一会,小柔的小穴渐渐适应那中年男的肉棒,不那么疼了。张汝凌
慢慢放开小柔的嘴,两人嘴间还挂着一丝不知是谁的唾液。张汝凌就这样望着,
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个角度看着被操的小柔。
  小柔坚挺却小巧的乳房随着身体抖动,锁骨上微微渗出汗水,头发已经略显
蓬乱,垂在两侧不住颤动,含着泪水的眼睛深情而无奈的望着自己。张汝凌像是
看着自己的爱人正被别人强奸,心中一股怨恨升起,却又不知该怨恨谁,只得把
怒气撒在胯下的女奴身上。他伸手按着那女奴的头,把阴茎狠狠的插进女奴的喉
咙。没想到那女奴竟然很配合的吞咽着他的肉棒,反而觉得一种说不出的舒服。
  中年男一边操着小柔一遍说:「老弟你这奴隶还真不错,肉嫩,水多,好好
调教,以后有的好玩的。」说着又伸手重重的打了下小柔的屁股说:「恩,屁股
也不错,有肉,操着舒服。」说着,他又拉起小柔,让小柔上身挺起,让出空间,
对自己拿女奴说:「别光舔,也让人家试试你的小逼。」
  那女奴应了一声,站起来说:「请您享用我的小骚逼。」说着,转过身背对
着张汝凌,用手扶着他的肉棒插进自己的小穴。张汝凌真没处发泄,也扯着女奴
的头发站了起来,拽着她转过身,让她趴在自己的椅子上,自己和拿中年那一样
也从后面干那女奴。中年男也往前挺近两步,让小柔和自己女奴并排趴在椅子上。
  两人一左一右操着对方的奴隶。
  张汝凌这时才有机会好好感受一下那女奴的小穴。虽然也早已湿透,但跟小
柔的比,还不够滑腻,抽插起来阻力略大。却也正因为此,刺激性更强。他狠狠
的插着那女奴。那女奴很会迎合对方,扭动着自己的腰身和屁股,使得张汝凌不
需要怎么用力,就能插到很舒服的位置。旁边中年男依旧狠狠的操着小柔,同时,
他又伸一根手指对着小柔的菊花插了进去。刚刚适应一些的小柔又啊啊的叫起来:
  「啊……不要~ 后面……疼……啊……」中年男自然不会管小柔的叫喊,用
手指在里面抽插了一会,跟张汝凌说:「恩,她的菊花也不错,应该没怎么开发
过。你可以好好玩玩。」张汝凌干着女奴回应道:「你这奴隶也不错,会自己动
来配合。」
  「哈哈,这小骚货这么半天我都没插她,肯定是想要坏了。你说,是不是?」
  最后这句是对着那女奴说的,那女奴回答道:「恩,是,我,我的骚逼,好
空虚,好想,主人能,插进来。恩~ 这位主人,又大又粗,好,好舒服。奴儿,
奴儿的骚逼,好充实,啊,啊……」两个女孩的叫声此起彼伏的回荡在屋里,一
边是女奴充满浪骚的娇喘和叫床,一边是小柔略带痛苦的哭喊的叫声。无论哪个
都刺激着张汝凌的感官,使他体验到一种未曾有过的原始的欲望和动力,疯狂的
进出着身下这个已经布满伤痕的身体。终于在一阵酣畅淋漓的抽插后,两个男人
各自在对方的女奴身体里射出滚烫的精液。
  连续被两个人操翻的小柔无力的躺在地上,旁边躺着一脸满足的女奴。张汝
凌休息一下之后,找借口与那中年男作别,想要离开,可小柔却已经完全走不动
路。无奈,张汝凌只好抱起小柔,像是抱着他心爱的公主一般走了。
  张汝凌并没有什么目的,只是随意的走着,发现来到了SM区深处的包间。
  SM区有一些包间,各有不同的主题,都是与SM相关的,客人可以凭手环
进去,不需要提前预约。张汝凌随便找了一间就进去了。这是一间捆绑美形主题
的包间,屋子中间一张大床,墙上有各种架子:十字形的,X形的,Y字形的。
  还挂着绳子、滑轮、手铐之类的。屋顶上也都是架子,方便以各种位置各种
姿势吊起奴隶。
  靠里面的墙边有一排柜子,想来放的也都是相关的工具。张汝凌抱着小柔走
进来,用脚关上了房门,先把小柔放在床上,然后四处看了看,发现里面有独立
的洗手间,洗手间里有个很大的浴缸。张汝凌随即在浴缸里放好水,回去从床上
抱起小柔,放到浴缸里,要给小柔清洗身体。
  一遍给小柔冲洗,张汝凌一边问:「小穴还疼么?」小柔轻声说:「没事的
哥哥,平时也会有这种客人的,小柔没事。」
  「看他插你插得那么狠,我都心疼。」
  「嘻嘻,有哥哥心疼我,我就知足了。」
  「那个女奴你认识么?」
  「怎么?哥哥干她干爽了?下次还想干她?」
  「哪有……不过确实味道不一样,她是那种……怎么说呢?」
  「特别骚是吧?」
  「恩……对」
  「哥哥要是喜欢……小柔也可以那样的。」
  「不,你就是你的样子,我就喜欢这样的小柔。」
  「嘻~ 哥哥最会说话了。」
  「那我也问问你,那老男人的鸡巴感觉怎么样?」
  「恩……不如哥哥的粗。而且,当然也没有哥哥那种味道,只有哥哥的插进
来,才有那种,不动都能高潮的感觉。就好像涂了春药似的。其他人都没人。不
过……」
  「不过什么?」
  「不过,哥哥下次可以试试向他那么用力干我。」
  「不会疼么?」
  「哥哥插进来我就水多,不会疼的。而且……想想那种……被哥哥蹂躏,被
征服的感觉,我竟然觉得有点期待。」
  「那你要不要再去让那老男人干你一遍。」
  「不不,他干的不舒服,我只期待哥哥。」
  就这样,两人一边聊天,一边冲洗了一阵,洗好后,双双爬到床上,相拥而
眠。
  一觉醒来,张汝凌有些尿意,他看看小柔,小柔正睁着大眼睛侧躺在旁边,
忽闪忽闪的看着他。张汝凌忽然有个调皮的想法。他抓过小柔的手说:「好了,
你也休息够了。今天还没过去,你还是我的奴隶,再把你的衣服穿起来。」
  一边说着,他一边把小柔的奴隶衣服拿来给她穿上,手锁也锁在身后,恢复
早晨刚刚认领小柔时的样子。之后,张汝凌对小柔说:「现在主人想上厕所了,
奴隶来伺候我上厕所。」小柔答应道:「是」然后就跟着张汝凌往里面的洗手间
走去。进去后,张汝凌站在马桶前,背着手命令小柔:「把马桶盖掀起来。」
  小柔手被锁在背后,只能用嘴笨拙的顶着,把马桶盖和坐垫依次掀了起来。
  张汝凌又命令:「现在扶着我的鸡巴,对准马桶。」小柔脸微一红,也没说
话,弯腿跪在了张汝凌脚边,这样她的头整好在张汝凌阴茎的位置。
  小柔伸出舌头,想用舌头从下面托起张汝凌的鸡巴,试了几下,都难以托稳,
只好又改用嘴唇,从侧面轻轻的夹着。张汝凌虽然已经软下来,所幸鸡巴的尺寸
还算可观,有足够的地方让小柔的嘴巴着力。小柔叼着鸡巴,抬眼看着张汝凌,
示意他可以了。张汝凌便畅快的尿了出来。尿出来时,小柔还随时调整着鸡巴的
角度,让他能尿到马桶最中间,不至于溅出来。
  尿完后,张汝凌命令小柔把鸡巴上残留的几滴尿液甩掉。小柔叼着鸡巴上下
左右的摇摆,毕竟头的速度无法像手那么快,弄了几下都没甩掉。张汝凌也不说
话,等着看小柔怎么办。哪知小柔竟然张嘴把鸡巴含了进去,用嘴将尿液嘬干净
了。然后跪在那里向张汝凌邀功道:「主人,小柔已经给主人清理干净了。」
上一篇:【李小卫的复仇】后宫雏形初成+刘佩萱的第二次家访
下一篇:【祁慧妍的姿势解锁之路】(1-2)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