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少年的欲望】(44:临时起意)

             (44)临时起意
    
  新的一天新的气象,妈妈一大早就出门了,我按部就班到了学校,龚纯倒是
精神不错,一问才知道,之前太累了,昨晚一个人睡的正香,也不要美女相伴了。
  反倒是张昌萎靡不振的,昨晚夏阿姨终究还是回来了,结果被欲火难耐的张
昌按在沙发上狂操,回头就把自己的肉棒留在妈妈体内,抱着妈妈入眠,但折腾
半夜,精神能好就怪了。不过张昌也无所谓,随便他考得怎么样,他都是进重点
班。考试前关老师还来了一趟,讲解考试纪律,鼓励大家认真发挥,完全看不出
前几天一直在自己学生的胯下挣扎,看起来风姿绰约,神清气爽,没有对比就没
有伤害,本来看着龚纯精神还行,比张昌要好,但和关老师一比,反而龚纯一副
被榨干的模样。
  语数外三门,半天一门,每门两小时,其他物化生,政史地,半天两门,每
门一个半小时,总共考三天,然后布置暑假作业,放暑假。本来应该还要补一段
时间的课,现在风声紧,学校索性不再补课,而是各个老师私底下补课,学校睁
一只眼闭一只眼,民不举官不究。到了考试的时候,我还是很认真的,毕竟好成
绩对我来说是个不错的掩护,课堂上听得认真,课后随便看看,就能有好成绩,
所以说,有时候确实有天赋这一说。张昌听天由命,不过他运气不错,几场考试
的位置都还可以,交通便利,旁边有能人,至少交差是不成问题了。龚纯继续保
持他中游的一贯水准,整个人在班里默默无闻,毫不起眼,却是个实实在在的大
佬啊。上午九点到十一点考试,然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考试这几天许多老师
都有监考任务,有些甚至被抽调到外校去了,就像我们这也有不少监考老师来自
外校,所以中午是没的爽了。
  张昌还好,他小人得志的去找王纯了,夏阿姨躲着他,他索性连饭都在王纯
那吃了,甚至还邀请我一起,被我干脆地拒绝了。龚纯则比我们先没影了,我起
先不知道怎么回事,回头一问才知道,因为楚莲回家不在,龚纯考试期间没人照
顾,于是林月就顺理成章的这几天来给龚纯做饭,洗衣服,林月一动,王倩也跟
着来了,最后两人一人一天,林月先提起的,所以她来两天,王倩只捞到一天。
  外人所不知道的是,两位熟女舅妈除了洗衣做饭,还要为龚纯提供更贴心的
服务,比如中午时分,龚纯上面张嘴吃饭,下面的小龚纯则被自己的舅妈吃进小
嘴里,又比如晚上美艳的舅妈温柔的帮龚纯发泄出自己的欲望,让龚纯能睡个好
觉,才离开回家,要不是怕别人起疑,只怕就直接住下不回家了。
  我其实也有一个,那就是姨妈,可姨妈小学放假早,早早的带着小天外出旅
游了,我知道是躲着我,可我也没办法,眼下只好孤零零的一个人,随便凑合一
顿,吃完饭,我也不想回家,家里一个人没有,冷冰冰的,就去学校,学生教室
没空调,只有电扇,相当的热,我就跑到办公大楼,这帮搞行政的个个有空调,
走廊里都挺凉快的,我盘算着是不是找个认识人的办公室乘乘凉,但此时正是中
午饭点,办公室几乎都锁着门,我转悠着,忽然迎面走来一个人,我一看,立刻
迎了上去,恭恭敬敬的问好,「唐校长好。」
  「小安啊,跟我这么客气,」一身职业装,标准的女强人形象的唐校长露出
迷人的微笑,「怎么在这里啊?没有回家?」唐校长名叫唐影,我们这的一把手,
名副其实的老大。
  「嘻嘻,来乘凉啊,家里没人,太冷清,外面又太热。」我老老实实地回答。
  「哦,」唐影点点头,有点感慨,「你也不容易啊。来,来我这休息一会吧。」
  「好的,谢谢唐校长。」
  「这里没外人,叫我唐姨。」唐影回头嗔怪的看了我一眼。
  「这不是在学校嘛,唐姨。」我笑嘻嘻的说道。
  进了办公室,外间是助理的房间,此刻没人,「中午都回去了,我吃完还有
点事,就回来了。」唐影解释道,来到里间,唐影给我倒了一杯水,「这里可没
有饮料啊。」
  「不要饮料,唐姨的水最甜了。」
  唐影白了我一眼,「嘴真甜。」唐影和我妈的关系非常的紧密,不仅利益攸
关,而且私交甚笃,我自然和唐影非常熟悉,相处很随意。
  「你自己坐沙发上休息,我还有点文件要处理。」
  「那我随意了,」我说着在唐影的办公室四处溜达,甚至伸手抽出一份文件
瞅了两眼。
  「小家伙,不要乱翻,这里的文件都很重要。」唐影头也不抬。
  「知道啦,」这么说着,我依然我行我素,唐影也就是说说,没有真的阻止
我,于是许多人渴望知道的信息就这么一点点进入我的脑海。随意看了一会,一
份会议记录让我吃了一惊,里面赫然记录了如地理、历史这些非重点学科老师的
分流情况,语数外不在其列,其中地理学科,许越被拟定为新校区的地理教研组
长,我昨天和许越说她有希望也只是推测,没想到忽然成真了,这份会议记录显
示会议是本周六下午开的,也就是我碰到许越的时候,正好定下来了。
  「看到什么这么吃惊?」唐影对我再熟悉不过,即使我的表情变化不大,唐
影仍是一眼看出。
  面对这种人物,我一向非常的老实,「这位许越老师是我的地理老师。」
  「哦,能被提名为教研组长,自然是有过硬本领的,教一个重点班有什么奇
怪的。」
  「看到自己的老师,自然有点吃惊。」
  唐影不说话,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我立刻举手投降,「唐姨慧眼如炬,什么
都瞒不过您,就在你们开会的时候,我碰到许老师了。」然后我把当时的情况复
述了一遍。
  「哟,都知道给别人指点迷津了,」唐影笑眯眯的看着我。
  「哪有?」我理直气壮,然后对上唐影的眼神,小声道,「这不是我自己的
老师嘛。」肯定偏向自己的老师啊。
  唐影点点头,「我对你是放心的,你一向有分寸。」
  「能说说为啥选许老师么?」趁此机会多打听点信息。
  唐影浑不在意,「没人呗,地理一向不受重视,姓马的肯定不用了,就留在
这老校区养老,再扔几个混日子的和他作伴,时间一到回家滚蛋。新校区需要有
新气象,可不单我们,周围的学校也没什么厉害的地理老师,矮子里面选将军,
那肯定选自己人。许越和李秀芳能力差不多,但是李秀芳之前的倾向性太明显,
不能用,就让她接姓马的班。许越嘛,算是个过渡,等稳定下来,再安排我们的
人上。」
  我明白了,没合适的人选,那就选个争议最小的,然后再徐徐图之,看来我
需要点点许越了,信息的不对称会让许越很容易被忽悠的。唐影忽然又开口了,
「我上午还奇怪,现在是明白了,原来是你小家伙搞的鬼。」
  我茫然瞪大眼睛,一脸无辜,「装什么装,中午的时候分管地理的副校长和
我说,从来不主动汇报的许越居然破天荒的主动向他汇报工作,害得我们疑神疑
鬼,以为会议信息被泄露出去了。」唐影瞪大美眸看着我。
  「这……这不关我的事啊,我也就随口一说,」我期期艾艾,真不关我的事
啊。
  「这下算是明白了,这许越还是有点灵活性的,再看看吧。」说到这,唐影
又瞪了我一眼,「看你干的好事,早上不知道许越怎么回事,结果张副校长借口
没时间把许越回绝了,只怕许越眼下正不知所措呢。」张副校长是唐影的人。
  「这不是我的锅,长期不找领导,关键时刻,领导又怎么见你。」我又开始
嬉皮笑脸了。
  唐影笑道,「就你聪明,回头点一下许越,等一两天。」
  我点点头,领导即使错了,也不会主动找部下的,而许越又不是什么锲而不
舍的厚脸皮,就需要我来沟通一下,让许越再去找领导汇报,领导自然会关心部
下工作。等一两天,就是晾晾许越,领导可不是想见就能见的,同时也是让我做
个顺水人情。许越这算是好运呢,还是厄运呢?我的内心发出无声的冷笑。又闲
聊了一会,我起身告辞,唐影也不留我,去留随意。
  出了门,办公楼里还没什么人,我就是要在上班前离开,这样很少人能看见
我进出校长室,尽量低调点,而偶尔一两个人看见,然后再慢慢的传出一点小道
消息,只会给我蒙上一层神秘的面纱,让我忽悠起人无往而不利。时间尚早,我
在一楼的门卫室吹着空调,和保安吹了一会牛,看看时间差不多,起身前往教室。
  教室里,神清气爽的龚纯和愈显疲惫的张昌都坐在座位上,等待考试,我慢
悠悠的走到座位上,下午的考试开始了。
  监考老师来自外校,一男一女,瞅了一眼女的,长得不行,就埋头专心考试
了,张昌在那等待答案,外校老师有监考特别严的,也有比较松的,今天就是比
较松的,再加上周围数人帮忙,张昌顺利完成答案获取。考完试,两人又是迅速
消失,我一脸淡定,内心暗骂,「两个色鬼。」考完试,我正打算回家,却接到
了一个意外的电话,「王安同学吗?我是林美英。」
  「哦,林老师啊,找我什么事?」
  「前天真的非常的感谢你,我想请你吃顿饭。」
  我心思一转,这么快就沉不住气啦,不过也是,中午从唐影那得知,新校区
老师名单和关系学生名单都快要决定了,真等考完试再找人,黄花菜都凉了,
「哎呀,应该的嘛,不用麻烦老师破费了。」
  「不行,这可是救命之恩,我一定要请你。」林美英的声音变得有点焦急。
  我不为所动,「真的不用。」林美英一再坚持,我就转而这么说,「那就安
排在考试结束吧,这几天要复习考试。」这个理由很强大,对于学生来说,天大
地大考试最大,可真等到考试结束,林美英就要哭了。
  林美英可能觉得求到学生的头上有点不好意思,吞吞吐吐的表示有点事想和
我请教一下,我也不回绝,「有事电话里说,我能帮的一定帮。」
  这种事电话里怎么说,林美英无奈之下,语带哭腔的哀求,「我……我真的
是没办法了,求求你,务必见我一面。」
  话说到这种份上,我只好答应,「好吧,我尽力,饭就不要吃了,安排个地
点,见一面吧。」我故作大度,其实我倒是想把林美英带回家,可又怕把人吓跑。
  林美英儿子晚上上晚自习,所以林美英和我约六点到她家,现在的她也没什
么别的地方可去了。
  晚上六点,我来到林美英家,林美英眼睛有点红,可能哭过,本来她晚上要
带晚自习的,可眼下她哪有心思,借口身体不舒服,委托别的老师了。林美英把
我迎进门,两人坐下,我就直接开门见山,「林老师,究竟什么事情?」
  林美英脸色一红,没想到我如此直接,但还是咬牙说了出来,「可能那天你
也听见了,我儿子的事,我打听了,学校的特招名单不会有他,可是凭成绩,他
还差了一点。」这话倒没说错,何止一点,是差了一截。
  「哎呀,真是可惜了,」我故作茫然,接着安慰林美英,「老校区也还好,
认真努力,也能考上一本的么。」
  林美英无疑也是那种传统的将儿子看的最重的女人,闻言差点没哭出来,此
时此刻什么也顾不上了,一脸焦急的看着我,「可……可他不行啊,能不能想点
办法留在新校区呢?」
  我毫不犹豫的回绝了,「我只是个学生,我可办不到这种大事。」我暗自摇
头,林美英也是病急乱投医,我和她平时也就是见面点个头,前天才略微多点了
解,一下子提起这种事情,看来林美英是真的无路可走了。
  果然,林美英的眼眶又红了,「我,我真的是没办法,我找了所有能找的人,
可所有人都躲着我,我是无所谓了,怎么样都可以,可我儿子不能就这样毁了啊。」
  「所有人都躲着你?」雪中送炭没有,落井下石不少。
  「嗯,」林美英满脸哀愁,「我们家出了点事,现在大家都不愿理睬我们了。」
  「林老师,能说说出了什么事?」见林美英有点不愿意,我板下脸,「如果
不说清楚,我怎么帮你?你是来耍我的吗?」说着就要起身离开。
  林美英慌忙抓住我的胳膊,「我说,我说。」紧挨着我坐下,还紧紧抓着我
的胳膊,生怕我离开,我的胳膊隔着制服外套蹭在女老师丰满的乳房上,我不动
声色,想推开林美英的手,不料林美英抓的更紧了,乳房紧紧贴着我的胳膊。
  感受着柔软美妙的触感,我也就不动了,「林老师,事情要说清楚,不然我
不知道会碰到什么样的情况,怎么帮你?」
  林美英连连点头,语调惶急,「哎,就是这次的风波,我家和以前那位副校
长沾了点亲戚关系,所以被牵连了。其实我家和他真的没什么联系,就是被牵连
了。但现在已经过去了,只是大家也都不愿意和我们往来了。」
  我看着林美英,「林老师,这次教育系统的调整就是我妈妈主持的,你不会
不知道。」言下之意,你为何找我?
  「我知道,」林美英苦涩一笑,「可我只能找到你,再没有别人了。别人真
正担心的就是你妈妈他们的态度啊。」看来林美英也知道解铃还须系铃人。
  「可我也办不到啊。」我故意装傻。
  「不,」林美英看来是调查过了,「你能办到,你出面大家都会开绿灯的。」
  涉及到她儿子,林美英仔细的研究过。
  「呵呵,」我侧头看着林美英,两人的脸离得很近,林美英下意识的想向后
缩,却忍住了,一动不动的看着我,「可我为什么要惹上可能的麻烦去帮你呢?」
  林美英流着泪哀求,「只要你愿意帮忙,什么都可以。」
  我不为所动,继续摇头,林美英哭的梨花带雨,大打悲情牌,要是换个年轻
人也许就答应了,可我不会如此轻易就范的。见我一直摇头,林美英也是有点手
足无措,那天和我的接触觉得我是个热心的少年,本以为哀求哀求就可以,谁知
道我却像个老顽固,一动不动,林美英顿时没辙了。要是搁之前,哪怕大家忌讳
不愿帮忙,大把的钱砸出去,终归有认钱的,可眼下破财消灾,家里的房子都抵
押贷款了,老公也被迫在外地避风头,实在拿不出钱了,最后只能抓住一个学生
作为救命稻草。
  见自己百般哀求无效,而我再一次起身想要离开,林美英扑通一声跪在我面
前,「求求你了,只要帮忙,你要什么都行。」
  我沉默了,林美英以为我在思考帮不帮忙,紧张的望着我,其实我在想,要
不要趁现在胁迫林美英上床,仔细想想,觉得不合适,还是等搞定这件事,让她
真正见识到我的力量,那时候谅她也不敢拒绝,我能办成,也能破坏。我点点头,
「林老师,你先起来,」说着把林美英拉起来,林美英拗不过我,被我拉起,
「我不能和你打包票,我要先去了解一下,明天给你答复。」见林美英犹豫着,
我沉下脸,「这是我的底线,不然我再也不管这事。」
  林美英顿时点头,「好好,多谢你,多谢你。」
  「好了,我走了,」说完我就拂袖而去,表现出不太乐意,勉强为之的态度,
让林美英一直忐忑不安。
  离开林美英家,我的电话就打给张副校长,那天从林美英家出来,我就打过,
主要是问一下情况,顺便暗示林美英要适当照顾。今天打电话就是问问如何了,
「张叔叔,你好。」接着两人闲聊几句,转入正题,「不知道那天我说的事?」
  「没什么问题,林美英受了点牵连,现在还没完全摆脱,但那是因为我们没
放手,我们松口了,她就没问题了。她儿子好说,一个名额而已,倒是林美英,
进新校区可以,但是想再教重点班就不大可能了。」林美英本来可是被打发到老
校区教一个比较差的班级,她儿子更是被分配到末流班级。
  「这没事,我只是正好碰上,帮个忙而已,她和她儿子都进新校区就行了,
其他的我一概不管。」我一向不理会这些事,这次突然转性,必然要给别人一个
可信的理由,所以我也没瞒着别人,就直说了那天晚上正好路遇林美英,看她那
副可怜样,想想都是熟悉的老师,于心不忍罢了。少年总是有几分热血的,别人
都没有怀疑,虽然我的热血全用在了女人身上。
  「那就没问题了。」
  「多谢张叔叔了,有空来家里坐坐。」
  「一定一定,替我向柳局长问好。」
  挂断电话,我无声的笑笑,接下来就等着收账了。也没地方去,我就径直回
家,看看书,然后到点睡觉,我可不敢违逆妈妈的意思,这件事瞒不过妈妈她们,
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事,她们会默认的。
  路上接到张昌的电话,「我正在王纯这,要不要一起来?」
  「不必了,说吧,打电话什么事?」
  「还记得李明那小子么?」
  「记得,就是那个恋物癖的家伙,」我自然印象深刻,「他又出什么幺蛾子
了?」
  「他敢?」张昌冷笑一声,「是件有趣的事。」
  「哦?」
  「这小子建了个群,在学校找了一些为了钱什么都愿意做的女生,据说已经
捞到了一笔钱。」
  「没有什么强迫的事情吧?」我有点不放心。
  「这倒没有,那些女的本身也不干净,有些是以前单干的,有些是爱慕虚荣
贪图享受,借了高利贷还不起钱的,反正都是一路货色,」张昌咂咂嘴,「这小
子现在是靠着我家的势力赚钱,随时都能一脚踩死。」
  「这事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你是想要分一杯羹,还是想玩玩那些公交车?」
  「呸,那点钱我才没兴趣,公交车?送给我我都不玩。」张昌接着解释道,
「我不是听说他现在又蹦哒了嘛,就打电话问问他欠我的承诺什么时候兑现,是
不是打算赖账,要不要用一只手来还账,这小子当时就吓尿了。」越是深入参与,
越是知道张昌家的力量,尤其是这些不在正道上的,就是被弄了也没人关心,无
论是狗咬狗,还是为民除害,总归死了是好事。
  张昌接着说道,「一个劲哀求我,然后和我打包票,这几天之内一定安排妥
当,他老妈,小姨,还有女朋友,随我上。」
  我张张嘴,「真是人至贱则无敌啊。」
  「呵呵,放心,我会小心盯着他的,我上次不是把她老妈输给你了吗?所以
问问你要不要一起?」
  「你先去爽吧,你知道,我这几天盯着林美英,许越她们,暂时没空。」
  「想不通你,这些女人直接上了就上了,还能把你怎么样?用得着替她们做
这么多事吗?」
  「强上一时爽,后患无穷,也许九十九个都没事,但只要碰上一个例外,那
就死定了。可拿了我这么多好处,强奸老师还是勾引学生,可就由不得她们说了
算了。」
  「行行行,你有道理,我先挂了,想去爽随时和我说。」
  「好,拜拜。」
  挂断电话,我摇摇头,张昌老毛病又犯了,粗暴简单,还好这次的事也不怕
那几个女人报警,不然到时候李明第一个完蛋,希望张昌小心注意点。
  第二天上午考试前,我发短信告诉林美英,她会被安排到老校区的差班,而
她儿子也是一样的命运,这也和她打听到的一样。我的最后一句话给她留了一线
希望,「我会去问问,看能不能改变。我会给你一个答复,这之前不要给我打电
话。」
  中午考完试,张昌掏出手机,「你要的东西都在里面,包括林美英和许越的,
我传给你。」
  「这么快?」
  「那当然,又不是什么机密,很容易就搞定了,」张昌一摆手,「传完了,
我先撤了,还要去喂饱王纯那个小骚货。」说完就没影了。我只得摇着头自己去
吃饭。
  吃完午饭我又溜到唐影那里,考试这几天,唐影一直都在学校,她其实也非
常的辛苦,她比妈妈小三岁,却没有孩子,和老公分居两地,婚姻早已名存实亡,
所以对我就特别的好,视如己出。
  「又来蹭空调啦?」唐影看着悄悄溜进来的我。
  我没有半点不好意思,献宝似的拿出一盒唐影喜欢的点心,「这是小人上交
的电费。」
  唐影扑哧一声笑出来,「你看你呀。」笑着摇摇头,很开心的接过点心,
「不错,是我最爱的草莓味。」就如唐影了解我,我也了解她。
  「唐姨,你这么辛苦,中午要注意营养啊。」我有点心疼。
  「嗯,我会注意的,」唐影笑着答道,工作却不停下。
  我无奈的摇摇头,替唐影把水杯加满,然后自己随意闲逛,一圈下来,却发
现唐影已经忙完手头的事,正笑盈盈的看着我。我索性坐回沙发,「唐姨,这次
的调整牵涉很广啊。」
  「是啊,你又指点谁了?」
  「没,我可没指点谁,」我死活不承认,不然滕老师,刘娟瑛,再加上林美
英,会出事的。
  「那你这么关心?」
  「大事嘛,尤其就在我身边,能不关心嘛。」
  「别以为我不知道,自己老实承认吧。」唐影忽然来了一句。
  我心中一惊,但我对唐影非常了解,最主要是唐影对我非常的宠爱,甚至称
得上溺爱,只不过我很自觉就是了。我心思一转,知道唐影肯定不知道我干的好
事,那就是这件事了,「我坦白,我承认,正好碰上嘛。」
  「正好碰上?」
  「嗯,就是这个周末,」我把遇见林美英的事说了一通,唐影点点头,「原
来如此,我已经让人调查过了,林美英没问题。」我知道她们肯定会在背后关注
我,不过只是大的事情才会过问,不会一天二十四小时的盯着我。就像这事,她
们只会确认林美英没问题,那她们就不管了,至于我和林美英如何接触,她们不
管。妈妈和唐影都非常的忙碌,没法管的很细,这也就是我活动的空间。
  「嗯嗯,唐姨对我真好。」我大拍马屁,唐影她们对我的动作有所耳闻,但
陷入了一个盲区,我要是天天接触高中女同学,她们早就认为我是早恋,详加调
查了,偏偏我玩的都是些熟女人妻,甚至是比她们还大的成熟母亲。她们以为我
是一时好玩或者同情而出手,却不料我是垂涎熟女的美色。
  「哼,算你有分寸,没有乱来,」唐影假嗔道,「以后遇事一定要和我们说,
不方便和你妈说的,就和我说。」
  「一定一定,」我连连点头,狗腿子般的跑到唐影身后,「唐姨,我来给你
捏捏肩,工作辛苦了。」
  唐影没拒绝,「算你有良心。」我一边按摩一边和唐影闲聊,整个人都非常
的规矩,在妈妈那练出来的。过了一会,看看时间不早了,我起身告辞,离开办
公室。离考试还有一段时间,我找了个无人的小树林,坐在树荫下,翻看张昌给
的资料,许越夫妻两人家都是农村的,考试考出来的,没什么背景,许越的性格
胆小怕事,被姓马的骚扰也不敢说,只是一味的躲避,她老公是公司业务员,在
外出差的多,而且许越被骚扰的事情他老公似乎不知情。林美英这的资料许多我
都看过了,重点关注了一下她老公的一些违法违规的证据,「张昌这小子,连这
些都拍到了,啧啧。」很快翻完资料,我起身准备考试去了。
  中午林美英没有找我,下午考完试,林美英还在外校监考,自然也回不来。
  我倒是听到了另一个消息,许越又去找了两次张副校长,都被推脱了。张副
校长也没拒绝,就说没空,等等,上午等下午,下午等明天,摆明了晾着许越。
而这位业务能力不错,人情世故却不怎么样的女老师也没打听到什么消息,倒是
听说了我天天出没于校长办公室的小道消息。于是刚考完试,我接到了许越的电
话,许越下午没有监考任务,一个人在办公室越想越愁,坐立不安,等到考试结
束决定到我这来探探消息。
  我没有拒绝,告诉许越一个位置比较偏僻的咖啡店的地址,学校门口人太多,
太扎眼。我刚到没多久,许越就急匆匆的赶到了,依旧是一人一杯冷饮。「许老
师,找我有什么事吗?」
  「额,」此时冷静下来,许越反而觉得说不出口了,当时焦急之下,一时冲
动,现在面对自己的学生,实在说不出口。
  我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她,许越的脸慢慢红了,吞吞吐吐的说出了自己的
来意,「王安,你消息灵通,我就是想问问我的去处。」
  「许老师,那是学校安排的事,我可不清楚,」我看着许越,「再说,以你
的能力,无论在新校区还是旧校区,都有发展啊。」
  「不,我不要留在旧校区,」许越忽然开口,语调急促。
  「嗯?」我有些疑惑,「虽然老校区没有新校区好,但你留在旧校区妥妥的
教研组长,新校区可能就是一个普通老师。论发展,还是老校区好啊。」
  「不,不用,」许越看起来极为不愿留在老校区,估计和姓马的有关,「我
还是想去新校区。」
  「哎呀,那就不好讲了,」我摸摸头,「我听说学校已经决定了,你还是去
找找校领导,看看能不能调整吧。」
  许越愁眉苦脸,「我找了,可是校领导不见我啊。」
  「不好办,」我耸耸肩,「平时不去找领导,关键时刻才去找,领导会怎么
想,求我的时候才来找我,想多了甚至认为你别有用心呢。」
  「我,我也知道,」许越脸色更难看了,「是我的不对,但眼下我该怎么办
呢?」
  「许老师,冒昧的问一句,你为什么不愿留在老校区?」我问道。
  许越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口。「许老师,如果学校安排你在老校区担任教
研组长,是对你的信任和肯定,尤其你根本没有找过领导,领导还愿意重用你,
可想而知。」我忽悠着许越,「可是你毫无理由的拒绝,宁可去新校区当个普通
老师,这是在打领导的脸,再有人推波助澜,只怕最后你在学校都呆不下去了,
指不定把你调到哪个乡下去。」
  许越被吓得脸色苍白,她就是当时招考进来的,毫无关系,可理由她又说不
出口,满脸为难。我看着许越的神情,和我收集的资料一对比,胆小怕事,遇事
自己憋着,不敢和别人说,畏首畏尾,没有主见,容易被别人左右。也许我今晚
就可以……想到这,我故意压低声音,「许老师,是不是不方便说,」我看看四
周,「公共场合不方便的话,去我家吧,我家就在旁边。」
  许越犹豫了,她本能的觉得和我回家不合适,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办更好。
  「是不是家里有人,等你回去吃饭,那要不先这样,下次有空我们再聊?」
我以退为进。
  「哦,没事,我家就我一个在,几点回去都行,」许越赶忙开口,再等下次,
什么都晚了,可神情还是有点犹豫。
  「那就走吧,尽快谈完,」说着我起身抓住许越的手,拉着她离开,女老师
的小手柔软温热。
  许越有点手足无措,可她又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也不敢拒绝最后的希望,尝
试着想松开手,但我抓的很紧,她嚅动了几下嘴唇,最终保持沉默,被我拉着离
开了。离开咖啡店一截,我就松开了手,周围人开始多起来,要注意点,许越顿
时松了口气,但都到这里了,许越只好跟着我,没几分钟,就到了一栋住宅楼下。
  事已至此,许越只好硬着头皮跟了进来。
  进了门,我打开空调,请许越坐下,然后去厨房给许越倒了一杯果汁,「冰
箱里刚拿出来的,正适合。」我自己先喝了一大口。天气炎热,加上许越满腹心
思,早已是大汗淋漓,见状她也喝了一大口。「许老师,现在可以说什么事了吧?」
  许越还是沉默着,不知怎么开口,我也不着急,因为许越为了掩饰尴尬,不
时的喝一口果汁,很快一杯果汁喝完了,她还没说话。我见状起身拿过杯子,又
倒了一杯,递给许越,许越更加的尴尬,接过杯子,低头盯着杯子发呆。「许老
师?」我喊了一声。
  「啊,」许越一惊,随即反应过来,赶紧喝了一口果汁掩饰自己。
  「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不愿意留在老校区吗?」
  「就是……就是因为老校区不好。」我笑着看着许越,许越也知道这个理由
站不住脚,两人尴尬的沉默着,「许老师,你的果汁要喝完了,还要再来一杯吗?」
  许越定睛一看,手中的杯子又见底了,赶忙放下杯子,脸都红到耳朵根了,
「不,不用了。」此时的许越只觉得自己尴尬异常,却没发现自己的反应迟钝,
思维有点模糊,手足无力,偶尔察觉,只当是焦急所致。
  看看已经陷入迷茫而不自知的许越,我说出了一句令许越头晕目眩,瘫软在
沙发上的话,「是因为马老师骚扰你的事吧。」
  自己一直担忧隐藏的秘密忽然被说破,许越整个人顿时震惊的几乎跳起来了,
但随即瘫在沙发上,浑身无力,只是此刻她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我身上,「你,你
怎么知道的?」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姓马的早就臭名远扬了,他经常单独找你,你说
会有什么事?」
  「我,我没有和他……」许越忽然挣扎着想爬起来,大声喊道,但出口的声
音小的可怜。
  「我知道,你是无辜的,所以是他骚扰你啊,不然以学校那帮长舌八婆的德
性,你以为你能平安到现在?」
  「那,那就好,」许越长舒一口气,这时她觉得不对劲了,「我的头好晕,
没有力气,这是怎么回事?」许越望向我,但她喝的果汁太多了,整个人的意识
模糊起来,浑浑噩噩的靠在沙发上,举起一半的手垂落在两边,一双美眸充斥着
茫然与无神,小嘴微微嚅动,却没有发出声音。
  我坐在对面的椅子上,看着眼前的一切,这次是我临时起意,在发现许越的
性格胆小畏事后,又确定许越眼下一个人在这边,我故意拉起许越的手,而许越
只是沉默地承受,我就决定下手。一路上走来,许越有很多次机会可以拒绝离开,
但她都沉默放弃了。等进了这个门,再想走,那就晚了。厨房里藏着一包迷药,
是龚纯弄来的新货色,都说酒后吐真言,这个药据说也有这个效果,当然了,能
问出什么来就不一定了。我在厨房倒果汁的时候,特意站在许越看不见的位置,
把药放了进去,没想到许越如此配合,居然把两杯都喝完了。看着如待宰羔羊一
样瘫在沙发上的熟女老师,我慢慢的走了过去,现在就看这个药的效果了,如果
管用,一边操干熟女老师,一边问问她是如何被老流氓性骚扰的,也是件有趣的
事啊。
上一篇:【我和我的母亲(《寄印传奇》改写)】(7)
下一篇:【醉临】(8-13 中篇未完)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