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舅妈的不伦亲情II(试贴第一集)】

于莉莉和华姐约好了在于家附近的淳大万丽一起早餐。
  在出门前于莉莉精心地化了妆,但她知道周一不喜欢那种浓妆艳抹的,所以
尽量把自己收拾得精致干净,于莉莉很久没买新衣服了,在房间里把买了没穿过
的衣服几乎都试了一遍。
  周一是个懵懂的人,只道是于莉莉起得晚了。他下楼看到李妈正在给菁菁喂
饭,就随口问了一声,李妈笑着说人是早起来了,连化妆带换衣服已经快半小时
了。
  把自己收拾得青春漂亮的于莉莉从出门开始就一直挽着周一的手,一直到进
了酒店才松开。
  和于莉莉形成鲜明反差的是华姐,华姐穿着很朴素,只化了点淡妆,主要是
脸上那种忧愁和心事重重的神情,让她看起来十分憔悴。华姐的大哥是个看上去
非常精干的人,非常瘦但两眼炯炯有神,神情淡定,和妹妹的惆怅形成了鲜明对
比。
  华姐看到盛装的于莉莉,表情多少有点复杂,但她很快调整得若无其事,礼
貌地招呼大家坐下。大家随意点了一些早茶点心,周一叫了一杯咖啡,几份西点。
  华姐哥哥快人快语,大家坐定后他简单做了自我介绍,就开门见山地说:
「李家不是东西,他们兄弟小的时候家里困难,又犯了事,我们家老爷子还有几
个亲戚看他们可怜,都关照帮助过他们。敏华和李家老二从小一起长大的,嫁到
他们李家,陪嫁的车子,房子,钱都不是小数目。生不出小孩子谁知道不是他们
的毛病,我看他们姓李的祖上缺德。他们要离婚,离婚没问题,我妹妹年轻漂亮,
性格温柔,她想嫁谁,我们比当年三倍五倍的嫁妆都出得起,也愿意。但他们搞
这种见不得人的小把戏想坑敏华,是看我们敏华心地善良好欺负,坑不成就给陈
若兰下毒手,他们这家人坏透了,该死。」
  华姐哥哥想平复下激动的心情,拿了一根利群出来作势要抽,被路过的服务
员制止了。华姐哥哥放下烟,又继续说,「周一去讨说法的事,你不去我也要去,
不给他们点颜色看,以为我们是好随便欺负的是吧。」说到这里,他又看了一眼
周一,「不过呢,小周跑去教训教训他们算了,不会有多大事儿。我看那个李家
老二打架也不是个儿,但你去弄了他们家女人,于法于理上就多少有点亏了。」
  于莉莉不动声色地听着华姐哥哥说到这里,插嘴问了一句说,现在他们威胁
要报案,那咱们怎么办好呢?
  华姐很着急地接过话茬说:「我觉得李又涵平时是个低调不惹事的人,他这
么做真实目的一定不是要把小一怎么样,而是想打好和我的离婚官司。」她顿了
一下,眼圈有点红,说:「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已经想好了,我的底线是只要
小一安全,他开什么条件我都接受。」
  华姐哥哥看了华姐一眼,没说什么,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手指不停地在桌
上摩挲着那根利群。
  于莉莉注意到了,她转头对周一说,小一你要么陪王家哥哥出去抽支烟吧,
这里你来过,认识吸烟区的。
  周一如释重负地带着华姐哥哥穿过餐厅,来到一个露台上,给华姐哥哥敬了
支中华,华姐哥哥笑了笑推让了,说我抽不惯中华,还是把我这根快碾碎了的利
群先抽了吧。
  于莉莉见周一他们走了,拉了一下华姐的手说,妹妹啊,你不要这么着急上
火啊,你这个心态,不是给那个姓李的送货上门了吗?小一是我的家人,我们家
里反复合计过了,觉得危险没有想象得那么大,他们拿这个事情做文章,目的就
是让你上钩。小一这个人心地好,但是笨啊,你这么一上火,他头脑一热,说不
定干出更出格的事情来,你说怎么办?
  华姐沉默地看着自己手里的红茶没有出声,于莉莉继续说,如果你要是不放
心,就先和李家周旋着,从你自己角度出发,该要的都要坚持,不用太多担心。
你想想看,以这些人的人品,就算你全做了让步,他们仍然可能不放过小一的对
不对,小一这头我足够的办法让他正常应对。我也跟你交个底,如果他们要对小
一怎么样,我们也有一百种办法抓到他们李家的实锤,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所
以你尽管放心,不要让小一觉得这里欠你人情太大,他又铤而走险去干傻事。当
下的事,你全力维护好自己就好。
  华姐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说好吧,那我先跟他谈一谈再说。
  于莉莉马上说,谈也有谈的方法,你要做到的事情,就是想方设法打听到他
们手上到底有小一什么铁证,依我们的观察,这几天时间过去,能保留下来被认
可的证据微乎其微,你一定要尽可能地掌握到这一点。
  华姐好奇地问,那这个我怎么打听呢?
  于莉莉说,这个一点都不难,你就说你什么都不怕,反正你们手上没小一什
么证据,给他上个激将法,他为了让你相信小一已经死定了,肯定会给你透露风
声。他要不透露,你就表态不相信,让他觉得你判定他只是忽悠你,不就行了?
  华姐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于莉莉喝了口咖啡,皱着眉头看了华姐一眼,说,
还有个注意事项啊,你到时候和李家老二谈,只能自己上,但你要和你哥一起去,
让他远远地看着你们。有你哥在,他不敢和你动粗。但你哥不能参与谈判,你哥
太精明,那个李家老二的戒备心会上来,你反而套不出有用的东西。
  这时周一和华姐哥哥回来了,华姐问你们走了这么久,都聊什么了。华姐哥
哥笑着说,没聊什么具体的,就是问了问他的工作学习,谈了谈家常。华姐说你
查人家户口啊。华姐哥哥摆摆手说,不存在的,我就是想让小伙子放松一下不要
太紧张,天塌不下来。
  于莉莉微笑着对华姐哥哥说,刚才我们俩深入聊了下,我把该说的都讲给敏
华妹妹听了,我的观点和你一样的,根本没什么大不了的,何况还有你这个厉害
的哥哥在。华姐哥哥连连说客气客气,然后像想到了什么似的说,我请了个律师
朋友,仔细把李家老二的资产盘点了一下,还是挺可观的,不过里面有些我总觉
得来路不正,于老师你看如果你要用得上,你看我要不要把清单发给你,你去斟
酌下有什么办法。我们都是小商人,这个东西除了拿来谈条件,搞不出其他的花
样,你们有,可就不一样了。
  于莉莉点点头,说好,多点线索我们也多几分胜算,先把这个槛过了,咱两
家都别吃亏,该要的都要。以后最好是和他们井水不犯河水,如果他们要犯浑,
我们也根本不怕。
  华姐哥哥点头表示赞同,大家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拉个微信群说好互通消息,
就散了,周一全程也没捞到什么说话的机会,因为祸是他闯的,要别人来给他善
后,只是各种惭愧了。但大家还是一再叮嘱他稍安勿躁,不要乱来。
  周一非常佩服于莉莉的镇定自如和应对有据,他知道于莉莉一定会为华姐的
这种表现感到不快的,但的确这个不争气的小花花公子的安危的确是最后一道底
线,但她如此按捺着真实的情感与想法和于莉莉顺利完成这个谈话,这是周一自
己做不到的,他要么冲动要么木讷。
  但让周一棘手的却是华姐大哥在和他抽烟时说的一番话,华姐大哥有点追问
他和华姐关系的意思,其实华姐大哥的潜台词已经很明白了,华姐必定是向家里
人摊了牌,有意要下嫁这个稚气未脱的小弟弟。华姐大哥估计还是对周一的少不
更事有些不太放心。
  几个人在一起聊周一的事,却把周一当成了局外人,连象征性地征求他的意
见都没有,这让周一非常郁闷。在吃过早饭回家的路上,周一一直在琢磨能不能
自己亲自去解决这些问题,不要再麻烦娘子军们抱团出马,但除了从周妤身上下
手,似乎也没别的办法了。
  于莉莉回家吃过中饭就返校了,因为元旦小长假调休的原因,这个周末只休
息一天。在学校放下于莉莉的时候,于莉莉思考了一会儿,跟周一摊了底牌,于
妈妈和于伯伯已经和市局的人打了招呼,一旦对方报案,他们会在立案后得知消息
第一时间通知过来,在调查证据期间,还有机会去和对方谈判让对方撤。就
算真立案了,也要有足够的可检测的证据证明强奸,还要排除通奸可能,敲诈勒
索等等,所以其实李家想折腾这事,错过了黄金时间,也不那么容易。
  说完这些,于莉莉盯着周一说,你记得好好对待我小妈,她为了你的事使出
浑身解数了,我爸身体不好,她又要照顾老的,又要操你这个小的心,也是就吊
着一口气支撑着了。
  周一惭愧地直点头,打了这么久交道了,他也知道于莉莉着重说的这个对待
是什么意思。
  回到家的时候,早上四个人拉的微信群里华姐发言说,她和李家老二见面谈
过了,李家老二非常强硬毫不退让,意思是华姐之前就有私通周一,他没有抓到
实锤证据已经是奇耻大辱了,现在周一又上门强奸了周妤,作为男人他完全没有
退步余地,在华姐的事情上他表示要死硬到底,何况除了那套房子外,其他什么
都不会分给华姐,何况其他好多确实是他哥哥登记在他名下的资产,他更不能让。
  华姐哥哥补充说,他自己出来策略性大骂了周一,但表示周一死活与华姐无
关,资产分割按实际的来,如果一定要告周一,那他就去告,无所谓。但李家老
二不愿和华姐哥哥斗嘴,只是说自己已经把话说透了,给几天时间考虑就走了。
  于莉莉大概在带学生晚自修,没有回复。周一想了一会儿回答说,这件事上
你们就不要考虑的状况了,对方只是讹诈性的,你们该怎么谈怎么谈,这种人告
不告恐怕根本不以你们的条件决定的。华姐和华姐哥哥有点担心地说,小一你要
吸取教训别乱来啊。周一做胸有成竹状说,这次不一样了,我有办法的。
  周一心里想,事情其实已经很明了,只要没有足够的证据能搞倒李家老二,
指望对方发善心,似乎是不太可能的。应该找下周妤了,周一拨了周妤的手机号
码,却是关机。他搜索这个号码搜索到的微信名称,和他在周妤电脑上QQ上看到
的是一致的,加了好友,然后等待她的通过。与此同时,周一打开笔记本电脑,
开始连接周妤电脑的木马,出乎他意料的,很快就连上了。
  周一深吸了一口气,去调用周妤电脑的摄像头,但调用失败了。木马因为代
码简洁,所以出现错误很不友好,只是返回了一个官方的错误代码。周一恨恨地
去查周妤的电脑型号,摄像头配件代码,厂商,甚至去查看驱动程序的反编译代
码。一通倒腾后,发现了这个错误代码的含义:设备被占用。看来周妤是在和人
视频咯。
  周一把开始就启动的抓拍截图传到自己电脑,然后点开一张张地翻阅,周妤
在和一个妹子视频,这个妹子脸圆圆的和周妤有几分相似,在侧面的聊天窗口里,
他赫然看到这么几句话:「媛媛,我的手机昨晚摔坏了屏幕,今天你姐夫拿去修
了,QQ视频里聊吧。」
  怪不得她电话关机,不加微信好友呢,原来是手机坏了。周一暗自想到,不
过鬼知道她的手机什么时候修好,这时他突然又有了一个新的发现,就是周妤背
后的墙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之前是书房的一堵墙和一些装饰,现在变成了一扇窗,
而窗外是一片大型绿地。
  这个绿地很眼熟,周一把图片放大了,只能得出结论这不是他们在虹口的房
子,虹口的房子窗看出去是北外滩,视线很好,周边也没什么绿地。
  周一正在盯着图片出神,突然门开了,于妈妈的身影出现在门口。周一大吃
一惊,下意识地把笔记本电脑合上了。但合上的瞬间又觉得不妥,脸上很是尴尬。
  于妈妈本来微笑的脸上似乎又多了一份调侃,意思似乎是你周一难道在看什
么不该看的东西?还是在和什么人视频?于妈妈笑着说,我是不是来得不巧啊,
打扰到你了。
  周一连忙摇头说没有没有,看了下手表发现已经是晚饭时间了。于妈妈有点
嗔怪地说,你一回家就躲到房间里,也不知道帮我做做事的啊,我累了一天,腰
都快断了。
  周一特别不好意思地站起来说,这是真的对不起了,确实没注意。于妈妈走
到周一床边说,,那你帮我揉揉腰吧,然后不客气地躺在了周一床上,侧身向里。
  周一半跪在床边,轻轻地帮于妈妈推拿着腰和背,感觉到于妈妈腰和背上的
脂肪似乎又厚了一点,但结实光滑有弹性,手感特别好。揉了一会儿,于妈妈把
周一的手拉到自己的小腹上,翻身仰躺过来说,你摸摸宝宝怎么样了。
  周一轻抚着于妈妈的小腹,的确隆起已经比较明显了,形成了一道诱惑的弧
线。周一爱不释手地轻轻抚摸着于妈妈雪白柔嫩的肚皮,想着这里面孕育着他自
己的第一个孩子,心情有点不一般。他抬起头,正好和于妈妈幸福而有点骄傲的
眼神相遇,周一忍不住伏下身亲了于妈妈的嘴唇一下,怀孕后的于妈妈精神比从
前焕发了不少,散发着一种成熟的女人魅力,但美中不足是脸上像发了些青春痘
似的东东,感觉没有以前那样娇嫩。周一心疼地用脸挨了挨于妈妈的脸,于妈妈
读懂了周一的心思,她爱抚着周一的头发说,傻瓜,告诉了你脸上发东西是因为
怀的是个男宝宝。
  周一伸手去抚摸于妈妈的乳房,愈发地浑圆和肥大了,于妈妈的上衣虽然宽
松,但胸下面有托的,不至于自己下垂。周一轻柔地摸着于妈妈饱胀细嫩的奶子,
不时轻轻用手心拂过她的柔软的奶头,于妈妈的呼吸开始沉重起来,脸也有点红
了,她害羞地摸着周一的耳朵和脖子,轻声地说,我想要。
  周一迟疑了一下,现在是晚饭时间,好像不是特别方便。于妈妈微笑着说,
李妈和菁菁已经吃好了,去小区的宝宝会所玩去了,你于伯伯今天会晚回来。说
完好像自己害羞了一样,闭上了眼睛。
  周一上床躺在于妈妈身旁,搂住了于妈妈。于妈妈紧紧地钻在周一的怀里,
说已经三个多月了,应该可以了。周一一边伸手下去抚摸于妈妈那显得更加肥硕
和肉感的屁股,说于妈妈你还难受吗?于妈妈亲吻着周一的脸颊和额头,说头两
个月反应有点厉害,不想吃饭,一直想吐,现在好多了呢。周一的手在于妈妈屁
股上捏了一下,说不想吃还长了这么多肉。
  于妈妈吃吃地笑了,她伸手进周一的怀里抚摸着他的腹肌说,为了不饿到你
的宝宝呀,吃不下也拼命吃拼命吃,跟填鸭一样地。
  周一解开于妈妈的上衣衣扣,一对雪白肥硕的乳房出现在面前,乳晕颜色开
始发深色,乳头似乎也大了一点,周一把嘴贴上去,开始吮吸着那充满着奶香味
的乳头,一边手已经伸进于妈妈的宽松的内裤,轻轻地抚摸起于妈妈的下身来。
  于妈妈的下身开始在周一的抚摸下很快地湿润了,她捧着自己的乳房往周一
嘴里塞,像是真的喂奶一般,两条大腿不安地来回搓动着,从花瓣处传来的阵阵
快感让她忍不住地开始呻吟起来。周一把于妈妈的衣服从身体上除去,露出白花
花的美丽肉体,虽然肚子里已经有了三个月的宝宝,于妈妈的身体还是那么匀称
白嫩,充满了诱惑。而妊娠带来的脂肪沉积,又让于妈妈显得更加丰满肉感,魅
力十足。
  周一的鸡巴涨得快要顶破裤子了,他自己脱掉上衣裤子,一根雄壮的鸡巴高
高地向上翘起在小腹上,于妈妈伸手握住了它,一边轻柔地抚摸一边说,哎呀,
两个月不见,好像又变粗了。
  周一开始亲吻于妈妈的雪白丰满的大腿内侧,柔嫩如玉的肌肤触感让周一爱
不释手,于妈妈捏了下周一结实的大腿肌肉,说你上来我也要吃你的坏东西。
  周一生怕压到了于妈妈的肚子,用胳膊支撑着69式趴在于妈妈腿间,享受着
于妈妈温热的小嘴里吞吐他肉棒传来的快感。他细细地用舌头绕着于妈妈的羞处
周边舔了一圈,一直到于妈妈的阴部在反复渴望却得不到照顾的焦急煎熬和颤抖
中停住了动作。
  于妈妈吐出周一的肉棒,娇嗔地说,干吗停下啊,快吃吃它们。周一坏坏地
继续用嘴亲吻于妈妈的大腿根部,就是不去碰已经热腾腾的小逼周边。于妈妈喘
着气说,你不要逗我好不好,快亲那里。周一装作不懂地说,亲哪里啊?不是一
直在亲吗?于妈妈的下身颤抖着,像是恨不得要自己挺上来似的,用很害羞的声
音说,你快点亲亲我的小逼。
  周一用嘴巴一下含住了于妈妈温热湿润的阴唇,里面流出来的爱液已经把阴
道的入口和花瓣都沾湿了,于妈妈一下发出很压抑但很用力的呻吟声,整个身体
都在快乐地颤栗着。
  周一坏坏地又把嘴巴挪开了,于妈妈扭动着屁股,阴唇如花朵般绽放着,渴
求着周一的继续行动,嘴里发出不安的呻吟声。周一故意吧嗒了下嘴,说好像不
是很有味道,不亲了。
  于妈妈狠狠地捏了下周一的大腿,说快点快点,我要你亲我的小骚逼。周一
故意说,不亲,说清楚怎么个骚法?
  于妈妈有点无奈,颤抖着声音说,想要你,就会变得很骚,骚得里面直流水。
然后好像被自己的淫荡语调感到难为情,这种难为情又刺激了更大的兴奋,花瓣
处一边扭动一边张合着,淫水在张开的阴道洞口含着亮光。她一口吞下周一的肉
棒,用力地吞吐着,两只手玩弄着周一的蛋蛋。
  周一一阵暴风骤雨般的阴部亲吻,用舌头舔弄于妈妈已经胀大如黄豆的阴蒂,
用舌头逗弄着娇柔的花瓣和阴道口,品尝着有点骚有点涩的淫水,于妈妈放开周
一的肉棒,只是拼命地大声呻吟着,说你快来吧,我要受不了了。
  周一用自己的鸡巴对准了于妈妈的湿淋淋的下身,掰开她的双腿,用胳膊支
撑着身体防止压到于妈妈的肚子,慢慢地把自己的肉棒推进了于妈妈的火热潮湿
的阴道。三个月没有尝过周一肉棒滋味的于妈妈浑身颤抖着,放声呻吟着,用阴
道紧紧夹住了周一的鸡巴不肯放松。
  周一把于妈妈的双腿架在自己肩上,快速抽插了几百下,于妈妈大声地啊啊
地叫着床,一边拼命地喊着小一,小一,我要你的棒棒,要你的鸡鸡。
  周一把于妈妈翻过来跪在床上,端着于妈妈的肥嫩的屁股,从背后又把粗大
的肉棒捅了进去,于妈妈呻吟着,说好深啊,你轻一点,要撞到宝宝了。小一知
道这个体位会插入很深,虽然自己最方便用力,但也不敢使劲,只是很轻柔地进
出着,于妈妈的下身如决堤般地分泌着液体,小一看到自己抽出来的鸡巴上,都
蒙上了一层乳白色。小一伏在于妈妈的背上,用手探到她胸前,揉动着她沉甸甸
的乳房,用手指轻轻地挤着乳头。于妈妈用手打了周一一下,娇羞地说,讨厌,
把奶挤出来了怎么办。
  于妈妈跪累了,让周一躺好,自己挺着奶子和隆起的小腹,骑着周一的直挺
挺的肉棒坐了下去,喘了口气,说,今天不比以前,你可别弄个好几次的。我最
多只能泄身一次,再多我怕伤着孩子。
  周一点点头说,于妈妈你来吧。于妈妈咬紧牙关,开始上下耸动着小蛮腰用
阴道套弄起周一的肉棒来,淋淋漓漓的淫水从于妈妈的阴道里渗出来,把周一的
阴毛都打湿了。周一看着于妈妈自己上下跳跃着,一对丰满白皙的乳房在胸前晃
动,感受到自己的鸡巴在于妈妈的骚逼里被反复摩擦夹紧,被温热的淫水浸泡着
冲刷着,这种感觉爽得无法形容。
  于妈妈叫床的声音越来越响,呼吸急促而沉重。周一扶着她的腰,一边向上
挺动着,一边问道「于妈妈你爽不爽,哪里爽」
  于妈妈喘息着回答,「爽,我的小逼里面好爽……小一你的鸡鸡好大好硬」
  周一把于妈妈拉到怀里,亲吻着她的耳朵,一边抽插一边问「你今天怎么这
么风骚?」
  于妈妈断断续续地说「你个坏人太久没有操我了……我的小逼好想它。」
  周一坏坏地捏着于妈妈的奶头说,「你不是自己有办法的吗?」
  于妈妈捶了周一一拳,说「你还说,肚子里有了你的宝宝我就不敢自己弄了。」
  「那你想的时候怎么办」周一揉着于妈妈的鲜嫩的肉臀,一边问「我……我
就看看你的照片,然后夹紧腿,自己摩擦两下」
  「那你不去自己摸摸下面?」周一的感觉也上来了,觉得自己的肉棒在于妈
妈膨胀到要爆炸了。
  于妈妈昂头长长地呻吟了一声,无力地说「不敢摸,怕摸了受不了」她脸色
通红地揪着周一的耳朵说,「我就想你这个小冤家,想你的肉棒棒,想你怎么弄
我的,想你给我下种的那天,反复想,反复想。」
  于妈妈的阴道里已经越来越火热,不住地痉挛抽搐着,周一也忍不住了,他
双手紧攥着于妈妈的丰乳,用力地向于妈妈的阴道里戳了几下,在于妈妈的高亢
的呻吟和高潮来临的颤抖和爱液喷射中,狠狠地把精液射进了于妈妈的花心深处。
  于妈妈在高潮的冲击下紧紧搂着周一,疯狂地索吻,一边喘息着说,「快来
操你的女人,操你的孩子的妈,狠狠,狠狠操我的逼」周一亲着于妈妈的嘴,硬
得像铁棍似的鸡巴一抖一抖地,把十几股精液全飙射了出去。
  于妈妈把周一的手从乳房上拿开,嗔怪地说,你捏得太用力了,真要把奶水
给挤出来了,说了别捏了别捏了。
  周一只好伸手去搂住了她光滑而挺翘的小肥臀,把于妈妈拥在怀里,两个人
静静地躺在那里喘息着。
  休息了一会儿,于妈妈坐起身,张开腿看着自己的被淫水和精液糊成一片的
阴部。她稍微擦了一下自己的,含情脉脉地看着周一说,今天是第一次你和我一
起到高潮诶,奖励一下,然后转身去把周一的肉棒含在嘴里,用心地舔得一干二
净。
  周一赶紧坐起来,等于妈妈吐出肉棒换气的时候,说别舔了,再舔又硬了,
我帮你洗洗去吧。
  于妈妈莞尔一笑,说不用洗了,我去弄毛巾来擦擦就好。
  在于妈妈给周一擦洗下身的时候,周一的鸡巴在刺激下又要雄起的样子,于
妈妈叹口气说,哎,你想点别的行不行,再硬起来我可解决不了了。
  周一赶紧把内裤穿起,说好吧,我尽量。于妈妈偷笑了一声,像是故意地说
了一句,要是今晚莉莉还在就好了。周一顿时脸有点红,不知道怎么接话。于妈
妈隔着内裤摸了一把周一的鸡巴,说你们上次在一起弄了一个半小时,我都知道
啦。
  周一心里一荡,看着眼前浑身肥白,身材凸翘的于妈妈,欲望又有点上来了,
忍不住伸手又去摸她的奶子。于妈妈闪开了,说不要了不要了,我要不走,要走
不掉了,把周一推出了浴室,自己开始擦洗起来。
  周一收敛了下心神,觉得确实于妈妈现在有孕在身还是要节制下,不然真搞
出问题来兜着走。
  晚饭吃得有点晚,只有周一和于妈妈两个人吃,吃到一半李妈抱着已经睡着
的菁菁回来了,于妈妈有点不放心,去看了下菁菁的状态。周一顿时觉得于妈妈
自己有了孩子后,对菁菁反而更加关心和爱怜了,也许是激起了母性了吧。
  吃完饭于妈妈去看电视剧了,周一回到房间,又赶紧去连接上了周妤电脑,
调用摄像头,发现电脑前面没有人。周一又调用了麦克风,发现有一男一女在说
话,稍微有点远但说话基本能听清。周一意识到这是周妤和李家老二在对话,把
音量放到了最大。
  周妤和李家老二的声音很响,像是在争论什么,周一仔细听了一会儿,发现
原来周妤在抱怨李家老二,问是不是怀疑她外面有人了,不然为什么又是搬家又
是拿走她的手机。李家老二在忙不迭地解释着什么,周妤仍然是很生气的样子,
说手机要修一段时间不能先买个新的用吗?为什么要等这么久,没手机怎么生活。
李家老二继续低声下气地解释。周妤气冲冲地走到电脑旁,画面里出现了周妤,
她指着电脑说,没手机她只能在电脑QQ上和人联系,麻烦死了。李家老二似乎又
问了什么问题,周妤气鼓鼓地说,她今天大姨妈刚走,今天弄也白费劲,等七天
吧。
  奇怪的是李家老二一点也不生气,问她什么时候来的,周妤说你出差那天来
的,怎么信不过吗?卫生间里有用过的卫生巾,你不嫌恶心自己去翻出来看。李
家老二像是松了一口气,没再问什么。
  然后周妤说她明天要去一个健身房办会员,待在这里闷死了,问李家老二要
不要办个双人的。李家老二回答说随你随你怎么都行,但他最近出差多,陪不了
她,还是只办她自己的算了。
  周妤又说了两句,在电脑前敲了几下键盘,周一担心她又要视频,发现他占用
设备,就赶紧退出来了。
  躺在床上周一一直在琢磨着他们的对话,我突然恍然大悟,有了两个重大发现。
一个是这一段对话充分说明了李家老二并没有向周妤交底,周妤都蒙在鼓里还以
为李家老二不知情,得知周妤大姨妈来了,李家老二的担心她被我强奸致孕的风
险解除了,所以他反而高兴;另一个就更巧了,周一说他们窗外绿地怎么那么熟悉,
原来他们搬来的新家,就在原先华姐家不远的地方,而周妤要去的健身房,就是
我以前和华姐去过的那家,难怪如此耳熟。
  这时周一突然想起了一个人,斌哥。他立刻打通斌哥电话,让帮忙看个人,
但斌哥哈哈笑着说你都忘记了我辞职很久了吗?周一问那你还认识健身房的人不,
斌哥说我跟接待小妹关系不错,但跟顾问的关系非常扯,周一说那发你个名字,
你发给你认识的前台小妹,如果这个人明天来办会籍了,你就让她通知我。斌哥
狐疑地说,你丫是不是精虫上脑,又要勾搭什么新良家妇女了。周一赶紧说这次
绝对不是的,但这个女人对我很重要,务必要帮忙。斌哥虽然不理解,但还是答
应了。
  放下电话,周一还是有点兴奋,看来虽然李家老二想方设法把周妤藏起来不
让她和外界联系,方便他瞒着周妤和我们谈价钱,但这暴露了他根本没跟周妤谈
判的底牌。联系到他和周妤在事发当天并没有戳破而是互相隐瞒来看,要么他只
是想难得糊涂地和周妤过下去,要么就是他心里已经不打算和周妤再过去下去,
但没有准备好撕破脸,至少在那一天还只是想稳住再说。
  无论是哪一种可能,他已经走错了那一步,他没有当面和周妤说开,周妤一
定会避免让他知道此事,会破坏一切证明她被强奸的证据,李家老二要挟周一的
这张牌,恐怕真的是不存在了。
上一篇:【母爱的光辉】第九章
下一篇:【引狼入室之收养日记】(287-300)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