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孤星寒月】第四章:佳人泪

              第四章:佳人泪
  韩萧背靠着石壁,昏迷不醒,沐雪赶紧给他检查了一遍身体状况。见他浑身
冰凉,气息微弱,脸色苍白,体内真气乱串,乃是内伤极其严重之兆。
  沐雪心中甚是着急,当即就将韩萧移至柔软的草垫上,自己端坐在其身后,
双掌抵于韩萧背上,对他进行运功疗伤。沐雪的内功极其深厚,虽然韩萧内伤严
重,但凭借着绝强内力的疏导和调理,应该可以令韩萧快速恢复。
  然而当沐雪的内力进入到韩萧体内时,竟引起了强烈的抵触,沐雪担心损伤
到韩萧,只得缓缓输入内力,在输入小半个时辰后,韩萧体内的真气猛烈的乱串
起来,整个身体开始不住的颤抖着。
  「噗!」突然,韩萧猛吐出一大口鲜血。
  「萧哥哥,你怎么了,别吓雪儿!」沐雪见韩萧吐出大口鲜血,赶紧俯上身
去,将韩萧搂住,深怕他有什么意外,急的泪水在一双美目中直打转,显然是吓
坏了。
  本想替韩萧运功疗伤,助他尽快恢复伤势,没想到反而还令其伤势加重,沐
雪深深的自责着,不知该如何是好。
  「陆公子,你可有办法救治?」
  惘然无措中,沐雪只能向旁边的陆平求助,希望他能有好办法。
  「这……陆平有个问题,想先跟沐雪姑娘确认一下。」陆平一副若有所思的
样子。
  听陆平如此说来,沐雪以为他有什么好方法,仿佛看到了希望,于是果断的
就回答道。「陆公子,你请说,沐雪必知无不言。」
  「沐雪姑娘可是……玄阴之体?」
  陆平屏住了呼吸,等待着沐雪的答复,这个问题他自己也迫切想要确认。
  「这……跟医治萧哥哥有何关系?」
  当听到玄阴之体时,沐雪本能的谨慎了起来,多年前沐雪便发现自己身体的
异样,而且修炼寒月玄功的速度更是快到惊人。师傅冷凝月多次告诫过她,不可
在外人面前透露自己是玄阴体,眼下陆平为何会有此一问,难道他发现了什么?
  「沐雪姑娘别误会,先前替你疗伤之时,就发觉姑娘体内有一股寒气。由于
陆平亦是天生的特殊体质『六阳之体』,故而对于特殊的体质能够稍稍感知。只
是这种体质百年难遇,我也就未曾多想,眼下见沐雪姑娘在给这位大哥疗伤之时,
似乎也产生了排斥,所以才有此一问。」
  「那……若是玄阴体,就没办法替萧哥哥疗伤了吗?」沐雪听完陆平所言后,
更加着急。
  「玄阴体是极寒的体质,其本人的内力亦是极寒的,故而常人难以承受,更
何况剑客大哥还身受严重内伤,就更加承受不住了。」陆平一本正经的说着。
  「先前听陆公子所言,你亦是特殊体质,不知有何区别?」沐雪追问道。
  「我天生就是六阳体,属于极阳体质,身上内力亦是极阳,常人难以承受。
  更因此导致我六脉堵塞,从小在武学上就弱于常人,内功的提升更是异常缓
慢。」
  陆平说着说着,脸上就露出淡淡的失落。
  沐雪见自己触及到了陆平的伤心事,本想出言安慰,但此刻还有更紧迫的事
情需要解决,也就无心再安慰他了。
  见陆平也无办法,沐雪突然想到了什么。
  「我要带萧哥哥回寒月宫,师傅她一定会有办法的。」
  沐雪心知寒月宫向来是不留男子的,但此刻已无其它办法。而师傅她本领通
天,只要求求师傅,让师傅出手救治,那萧哥哥就一定会没事的。想到这里,沐
雪就准备带着韩萧回寒月宫。
  「噗!」
  就在这时,韩萧再次吐出一口鲜血,脸色已经完全苍白,毫无血色,气息也
更微弱了。
  「沐雪姑娘!不妙……来不及了。剑客大哥体内残留着一股寒气,正在加重
他的伤势。恐怕再过两个时辰就要……回天乏术了。」陆平第一时间查看了韩萧
的伤势,而后一脸忧虑的说道。
  「这……这可怎么办,我即便全力施展轻功,最快也需要五个时辰才能赶回
寒月宫。」沐雪听完陆平所言后,也查看了一下韩萧的伤势,果然更加严重了。
  「萧哥哥,都是雪儿不好,是雪儿害了你……」
  沐雪忍不住的哽咽起来,晶莹的泪水已经打湿了倾城的脸颊,她紧紧搂抱着
怀中的男子,生怕他会突然消失,整整等寻了十年,她实在无法承受再次分离的
痛苦,而且这次可能是……永别。
  「沐雪姑娘,其实……也不是毫无办法。」
  陆平见沐雪为了这个青年剑客,竟如此伤心。他虽有一丝动容,但更多的是
嫉妒和恨意。犹豫了片刻后,他说出了一个在心中刚刚酝酿起来的计划……
  「陆公子,你有何办法?」沐雪抬头看向陆平,急切问道。
  「此方法对于沐雪姑娘而言,会牺牲……很大。」陆平支支吾吾的说出。
  「陆公子还请快快告知,沐雪愿意牺牲……任何代价!」沐雪一脸坚定的说
道。
  此刻,对沐雪而言只要能救治好韩萧,付出任何代价都是值得的,哪怕是付
出自己的生命。
  「陆平曾看过不少关于特殊体质的古书,书中记载,玄阴体可通过与极阳体
的交融,以达到阴阳平衡的状态,这样就能与常人体质非常接近了。」
  「陆公子的意思是,只要沐雪体质达到阴阳平衡,就可以救治萧哥哥吗?」
  沐雪仿佛看到了希望,虽然心中隐隐觉得事情必然没有这么简单。
  「古书上确实如此记载。」
  「只是如何寻找极阳体?又如何……交融?」沐雪此时已然猜到了一些什么,
微微低头轻问道。
  「陆平的六阳之体亦属于极阳体,至于交融,则需通过男女……交合……」
  陆平支支吾吾的说完后,随即又说道:「只是此法,对沐雪姑娘而言,牺牲
甚大。陆平心中虽对沐雪姑娘亦有……爱慕之情,但却万万不能乘人之危,玷污
了沐雪姑娘的清白。」
  「啊?这……难道就再无其它方法了吗?」沐雪听完陆平所言,亦是难以接
受,女孩的清白往往比生命更重要。
              陆平叹息一声
  ,摇了摇头。
  看着怀中脸色苍白,气息微弱的韩萧。沐雪顿了片刻,思绪万千,随后紧咬
皓齿,玉手握成拳,似乎下了某个异常艰难的决定。
  「请陆公子……帮忙,沐雪愿意。」本想说男女交合之事,可无论如何她也
说不了口,即便如此,当说出这个决定时,亦如举起万斤重担,耗尽了沐雪全身
的气力。
  「沐雪姑娘,这……万万不可呀!」陆平满脸震惊的劝说着。
  「陆公子,沐雪心意已决,还请成全。」此刻的沐雪一脸决绝。
  「那……好吧,陆平只能得罪了。事后,我自当以死谢罪。」陆平凛然说道。
  「陆公子不必如此,这是沐雪自己的决定,不怪他人。」沐雪此刻已无心情
多言。
  虽然沐雪已经下定决心,但还是无法当着韩萧的面做那事。于是两人寻了一
处能够遮挡住视线的角落,陆平倒也体贴,在地上铺了一层稻草,然后脱下自己
的外衣,垫在上面。
  「沐雪姑娘……可以躺下了。」
  由于沐雪仍是纯洁的处子之身,这方面是一片空白,没有任何经验,此事只
好依着陆平,当然陆平也会稍稍收敛,以免破坏了在佳人心中良好的形象。
  待沐雪躺平后,看着佳人美妙动人的身姿,那绝世的容颜,挺翘的双峰,纤
细的素腰,笔直的双腿。陆平深呼吸了一口气,稳住内心的激动。「哈哈哈…
  …这么快就有机会可以光明正大的玩了,而且还能插进去玩,仙子的处子之
身马上就是我陆平的了。陆平啊陆平,你可真聪明,嘿嘿嘿……」
  沐雪此刻一双美目紧闭着,俏脸泛红,浑身微微颤抖,在无比紧张的心情下,
心跳加速,胸口那对傲人的双峰剧烈起伏着,看的陆平口干舌燥,直咽口水。
  片刻后,沐雪腰间的丝带已然解开,那淡紫色外衫凌乱的敞开着,白色薄衫
下的粉色肚兜若隐若现,一股处子特有的气息扑面而来。陆平的两只大手捏住白
色薄衫的边缘,只需轻轻扯开,就能看到仙子最贴身的肚兜。
  「啊!陆公子!」突然沐雪睁开双眼,惊叫了一声。
  听到沐雪的惊叫声后,陆平才清醒过来,随即意识到刚才自己的失态行为,
由于太过兴奋和激动,一时失控,差点就将沐雪里外的衣服全脱光了。
  「沐雪姑娘,是陆平失态了,实在该死……」陆平急忙解释道歉。
  「陆公子,那个……交融,应该不需要脱衣服的吧?」沐雪满脸羞红的轻声
问道。
  「嗯嗯,确实如此,多谢沐雪姑娘提醒。」陆平急忙点头应答。
  「那陆公子,你……继续吧。」
  「沐雪姑娘,我,我先脱一下裤子。」
  「啊?那我闭上眼睛吧。」
  听到陆平要脱裤子,吓的沐雪赶紧闭上双眼,突然想到了什么,随即又说道:
「陆公子,要不,我们用丝巾遮住各自的眼睛,你看可以吗?」
  陆平也没想到沐雪会突然提出这种要求,在男女交欢的过程中,却看不见仙
子的芳容,岂不是很遗憾?只是又不便拒绝,只得同意,后续再想对策吧。
  一会儿后,两人已经用丝巾各自遮住了眼睛,这下沐雪稍稍心安,也没有之
前那么紧张了。
  裤子褪到小腿处,陆平的肉棒已然暴露在外,此时如果沐雪看见了一定会惊
呆,那根肉棒无比巨大的怒挺着,尺寸之大当世罕见,哪怕是淫娃荡妇见了也要
畏惧三分。
  此刻的陆平反而暗暗庆幸,幸好遮住了眼睛,不然被沐雪看到自己这副模样,
怕是要形象受损,还以为我陆平是个好色之徒。
  只是,遮着了眼睛后完全看不到了。陆平跪在沐雪的玉腿旁,一只手伸进裙
摆内往前摸索,触碰到玉腿的瞬间,沐雪不禁的颤抖了一下,稍稍停顿后,那只
手继续前行,很快便摸到了两条玉腿的根部。
  「啊!」
  沐雪惊喊了一声,同时玉腿紧紧夹住那只大手,生怕它再继续前行。
  当被玉腿夹住的瞬间,温暖柔滑的触感自手心手背直达大脑,陆平心中不禁
暗爽,一股淫欲涌上心头,恨不得马上掰开仙子的双腿直插而入。
  稍稍冷静后,手指在两腿之间弹了一下,似乎在提醒沐雪放松点。果然,沐
雪心领神会,双腿微微张开。陆平见状也不墨迹了,迅速而又温柔的将沐雪的亵
裤褪下,一直褪到脚腕,最后完全脱离。
  亵裤的余温仍未消散,上面还残留着仙子私密处的芳香。陆平将亵裤放于鼻
尖使劲嗅了嗅,不由得心神一荡「好香呀……真好闻……果然是不食人间烟火的
仙子啊,连蜜穴的气味都这么与众不同,哈哈……今天你就是我的了。」陆平一
脸痴醉的嗅了好一阵子。
  「陆公子?」沐雪觉察到陆平褪下她的亵裤后,迟迟没有动作,还以为他是
不好意思。
  「沐雪姑娘,你,准备好了吗?陆平要……进去了。」陆平见沐雪喊他,当
即清醒过来。
  「嗯!」
  沐雪轻嗯一声,俏脸绯红漫布,羞到极致。
  就在沐雪纠结着要不要主动张开双腿时,两只大手已将裙摆上移,雪白的玉
腿完全显露在外,只是如此美景却无人看见。
  轻轻将玉腿抬起再掰开,伸手抚摸到一片丛林,手指稍稍下滑便是之前见过
的那条缝隙,那是仙子的蜜穴,异常的柔软,当指尖轻触到蜜穴时,沐雪再次颤
抖着「嗯」了一声。
  这次陆平没有理会沐雪的反应,他的肉棒已经硬如钢铁,充血膨胀到不行了,
再不泄泄火怕是要憋死。
  当肉棒顶在仙子蜜穴口时,却发现肉棒太粗,蜜穴太小,完全插不进去。尝
试了几次,只要稍稍用力,沐雪就喊疼,这下可把陆平急坏了,他已经快憋不住
了。
  突然沐雪感到自己的双腿被两只手用力往两侧按压着,已快触及到地面,致
使她的玉腿以曲起状一字张开,这种极其屈辱的姿势,令沐雪羞愧不已。
  更令她疑惑的是,自己的私处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搅动,湿湿的滑滑的,时而
吸吮,时而舔弄,就好像是……人的舌头!
  「啊!陆公子,你这是?」
  沐雪一想到有根舌头在舔弄她的私处,惊吓不已,当即大喊一声,叫住了陆
平。
  正在埋头舔弄的陆平,听见叫喊声后,停止了舔弄:「沐雪姑娘,请别见怪,
你这里太过干涩,我的那个实在进不去,又怕弄疼了沐雪姑娘,所以才不得不
……用舌头帮那里湿润。」
  「可是……好吧。」
  这种难以想象的羞耻行为,沐雪是发自内心的强烈抵触,只是刚才插入时确
实疼痛难耐,眼看着已过去了大半个时辰,若是再拖延下去,萧哥哥可就凶多吉
少了,只好强忍住同意了。
  见沐雪终于同意,陆平立即又低头舔弄起来,这次舔弄的更深,频率加快,
力度也更猛,配合着嘴巴不断的吸吮着。
  「嗯……嗯……」
  那种时冷时热,又有些瘙痒的感觉,令沐雪忍不住轻吟了几声。
  感觉已经湿润了,舌头离开蜜穴,再次将肉棒顶在穴口,轻轻用力,肉棒的
前端终于进去了一截,穴口也被撑大了一圈。
  「啊!啊!疼!」
  当陆平再次用力,准备全部插入时,沐雪再次喊疼。
  「沐雪姑娘,你那里……实在太小了,所以会有些疼,还请忍忍。」
  见沐雪咬着牙未吭声,陆平又是用力一挺,他已经忍不住了,这次非插入不
可。「咦,那是……处女膜?哈哈,我已经顶到仙子的处女膜了。沐雪,你的第
一次是属于我的,将来,你的一切都会属于我……」
  陆平心中狂喜,再次全力往前挺送,蜜穴被撑大到极限,仿佛随时会被撕裂,
就连那毫无赘肉的平坦小腹也微微鼓起。
  「啊!!!」
  沐雪疼的紧紧抓住身下的衣物,如果此时揭开丝巾,就能看到那双秀目已满
是泪水。
  当肉棒缓缓退出之际,一抹殷红滴落而下,染红了美臀下的裙摆……
  「对不起,萧哥哥……」
  眼部的丝巾已完全湿透,此刻疼的不仅仅是肉体,更是内心。
  「啊,好爽,夹得好紧。」
  这是仙子蜜穴二十年来第一次有肉棒进入,被紧紧夹住的快感,令陆平舒爽
不已。尤其想到沐雪的处子红丸已被他夺走时,更是难言的得意。
  在强烈的刺激下,肉棒已在蜜穴中抽插了上百次。令陆平郁闷的是,不管他
如何抽插,使出了浑身解数,身下的美人就是不吭一声。
  陆平悄悄的将丝带往上挪了一下,眼部露出一丝缝隙,他想看看沐雪现在的
状态。
  见沐雪一脸淡然,就像睡着了一样。一股挫败感油然而生,他自信这根大肉
棒可以征服任何女子,由于从小武功弱,导致他有些自卑,而身下的那根大家伙
是他最大的自信。
  「哼!……你很高冷是吧?我要肏死你,肏到你大声哭,大声淫叫。」
  看着沐雪冷淡的俏脸,陆平双眼通红,在心中呐喊着。他不想再顾及什么形
象了,他要的是征服胯下这个已经玉腿大张、蜜穴大开的高冷仙子。
  狂暴的抽插了数百次后,肉棒突然停住。
  「呃……不行了,再继续下去,我要先射了。」看着依旧一声不吭的沐雪,
陆平心中又无奈又着急。
  「沐雪姑娘,你……感觉如何?」
  「陆公子,我感觉没有之前……那么疼了。」沐雪淡淡道。
  「只有当男女双方都同时高潮时,才能完成体质的交融,眼下看沐雪姑娘无
任何高潮迹象,陆平甚是苦恼。」陆平无奈的说道。
  「啊?这……该如何是好?」
  沐雪自小在寒月宫长大,冰清玉洁,完全不知道做爱是什么感觉,更不清楚
什么叫高潮。
  「要不然换个姿势试试?你坐在我上面。」陆平想了个注意。
  「……啊?……嗯」
  沐雪思考了片刻,隐隐感到换个姿势可能会更加羞耻,但还是同意了。她想
尽快完成此事,然后救治韩萧。
  「沐雪姑娘,你双腿张开一些,然后慢慢坐下。」
  陆平握住自己的大肉棒,垂直对准上方佳人缓缓落下的蜜穴。
  「啊!」
  当蜜穴刚触碰到下方的肉棒时,沐雪惊叫一声,不自主的便将雪臀抬起。随
即意识到自己的过激反应后,俏脸微红,再次缓缓往下坐去。
  「啊……好爽。」
  看着佳人主动坐下,用蜜穴将肉棒吞没,陆平心中爽到极致。
  那丰满的雪臀此刻就坐在他的双腿之上,柔软光滑的触感,令陆平再次淫心
大起,不等沐雪反应过来,便率先往上挺送。
  「嗯……」猝不及防的挺插,令仙子轻嗯一声。
  「沐雪姑娘,你也可以一起动……」
  在陆平的指导下,沐雪借着腰部的力量,雪臀开始上下扭动起来。
  「好羞人,我……竟然主动抬臀扭腰,还用私处吞掉那个家伙。」
  一想到自己此刻的行为,沐雪便感到极度的羞耻,俏脸早已嫣红一片。
  两人不断的上下扭动抽送,半晌后,除了更加急促的喘息声外,沐雪依然没
有任何反应。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陆平心中难以置信,难道是因为玄阴体的缘故?没错,
玄阴体是极寒体质,这可能会极大压制住性欲。而自己是六阳体,虽然六脉堵塞,
但是内功是极阳的,陆平似乎想到了什么。
  「呃……嗯……」
  「刚才那是……呻吟声吗?是沐雪发出的?……我不是幻听了吧?」
  当即继续加大挺送的力度。
  「呃嗯……嗯……啊」无比诱人的呻吟声断断续续发出,越来越清晰。
  「我这是,怎么了……这感觉……好舒服,忍不住的想叫出声……啊」
  沐雪难以置信的感受着身体上的变化。
  嘿嘿,果然如此,将极阳内力传输到下体时,可以极大的催发情欲。沐雪姑
娘,就让我们共赴巫山云雨,好好享受这极致的乐趣吧,哈哈哈……陆平此刻的
              自信心骤然暴增
  「沐雪姑娘,加快速度,这样我们就能尽快完成交融了」
  陆平满脸微笑的催促着,他自己却坐着不动了,而让沐雪一个人在他腿上扭
动。
  柳腰丰臀不断的上下起伏着,时而还会左右摇摆,仙子的蜜穴不停的将肉棒
吞掉,又吐出……胸前那白色薄衫下的粉色肚兜若隐若现,挺翘的双峰跟着扭动
的节奏,不住的上下弹跳,而那双峰顶端的乳尖似乎也越来越凸起,隐约已能看
清。
  陆平看呆了,狂咽几下口水,撩起裙摆后,看着眼前上下起伏的雪白丰臀,
那双手不听使唤的伸了过去,扶住丰满的雪臀。
  「好滑,好软,好有弹性……」手指深深的陷入臀肉之中,顺着雪臀一同上
下起伏着。
  初尝情欲的美妙,沐雪沉浸在从未有过的快感中,柳腰丰臀不住的扭动着,
完全停不下来,也不知道有双恶手在下面作怪,更没意识到自己此刻是多么的主
动……放荡。
  「嗯……啊……啊」
  呻吟声越来越自然,越来越清澈,也越来越悠长……
  恶手离开了雪臀,伸向了佳人的胸口,在饱满的双峰上,轻抚,揉捏。本在
上下跳跃的双峰被握住后,便再也逃不出手心了。
  片刻后,其中一只手改成手指,停留在酥胸顶端,指尖与乳头轻轻的摩擦,
感受着乳头愈发的坚硬,即便有肚兜和白色薄衫隔离着,依然显眼的凸起。
  手指夹住了仙子坚硬娇嫩的乳头,不停的搓捏。由于乳峰上下剧烈的弹跳,
乳头也被不断的拉扯着,蓦然间用力过猛,扯疼了佳人,沐雪大叫了一声,吓的
那只恶手赶紧离开了乳尖。
  腰臀扭动的频率不断加快,蜜穴吞吐肉棒的速度亦越来越快,延绵的娇喘和
呻吟声,夹杂着肉体之间啪啪啪的撞击声,响彻着整个山洞。如果此刻韩萧清醒
过来,一定会目瞪口呆,再活活气死吧……
  「啊,啊……嗯嗯……啊!!」
  在急促高亢的呻吟中,一股暖流涌出,包围着肉棒,沐雪泄身了……
  陆平早就想射了,一直强忍着,眼下受到暖流的刺激,便再也忍不住了,他
舒服的喊了一声,随即喷出阵阵精液,射击在蜜穴的最深处。
  随着两人接连泄身射精,蜜穴一阵阵抽搐着,柔软的肉壁不断地夹住那已软
掉的肉棒,令肉棒再次挺起。陆平觉得还不过瘾,正想要继续挺动,却再次听到
一声惊叫。
  「啊……陆公子,你的手。」
  高潮泄身之后,已然清醒过来的沐雪,感受到胸前有一只手在揉捏着她的乳
房,不禁惊叫起来。
  「呃,对……对不起,沐雪姑娘,是陆平淫虫上脑,情难自控,还请见谅。」
  陆平自责道。
  他也是冒了一身冷汗,怎么就忘了把那只手及时收回来呢,而且还一直在那
里揉捏着。
  「沐雪姑娘,陆平玷污了你的清白之身,还做出了无礼的举动,实在该死,
你……杀了我吧。」陆平说完后,闭上眼睛,等着沐雪动手。
  「沐雪事先已经言明,此事是我个人的决定,绝不会怪你。」
  随即沐雪离开了陆平的身体,站起后,整理好裙摆,转过身去解下眼部的丝
带,说道:
  「陆公子,请……穿好衣物。」
  「哦哦,好的。」见沐雪不怪他,心中甚是高兴,赶紧穿好裤子,解下眼部
丝带。
  「沐雪姑娘,你现在感觉如何?」陆平关心的问道。
  「我感到体内有两股真气融合,阴阳已趋于平衡,多谢陆公子成全。」
  沐雪对着陆平微微点头,以示感谢。但陆平却觉得沐雪姑娘对他比之前还要
冷淡了一些,心中极为郁闷。
  「陆公子,我的那个……裤子呢?」
  沐雪正准备去给韩萧疗伤,刚跨出去两步,便发觉下体凉飕飕的,这才想起
里面没有穿亵裤,现在是光溜溜的。
  陆平一脸尴尬的捡起佳人的亵裤。
  此刻沐雪也顾不得害羞了,时间紧迫,接过亵裤后,直接当着陆平的面,借
着裙摆遮挡住,抬起玉腿就穿了起来。
  看着沐雪竟毫不避讳的穿着女人最私密的亵裤,陆平当场愣住。
  ……
  沐雪端坐在韩萧身后替他运功疗伤,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时辰,韩萧的脸色也
逐渐好转,这令沐雪原本紧张的心情,欣慰了不少。虽然已经很是疲惫,却仍在
坚持着,她希望萧哥哥可以快些醒过来。
  而陆平则蹲在沐雪身旁,时不时的替她擦擦汗。他想让沐雪休息一下,自己
顶上去替韩萧疗伤,却被沐雪一口拒绝了,或许是嫌他的内功低微,亦或许是她
想亲力亲为。
  只是沐雪不知道的是,此刻的陆平已经大不一样,他体内有极阴极阳两股真
气,六脉不再堵塞,经过玄阴体的激发后,六脉畅通无阻,而六阳之体的全部特
性也将逐渐展现出来……
  「沐雪姑娘,我出去找些水和食物。」见沐雪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天色
已晚,早已饥肠辘辘的他,忍不住想要出去再找些吃的。
  见沐雪微微点头,陆平便离开了山洞,刚出洞口就一路欢快的小跑起来。
  「哈哈哈……我陆平终于走狗屎运了,今日不但玩遍了沐雪那迷人的身体,
还夺走了她的处子红丸。而困扰我多年的六脉堵塞问题也一并解决了,感觉现在
全身充满着磅礴的内力,并且还在持续的提升着。」
  兴奋过后,伸出一只手,看着手心上方出现的青色气流,陆平略有所思……
  当他带着水和食物回到山洞时,韩萧已经清醒,沐雪凭借着绝强的内功,令
韩萧的伤势恢复了大半。
  「剑客大哥,你终于醒了。」
  陆平刚看到韩萧清醒时,确实吓了一跳,随即想道,「我此刻的武功也不弱
了,而且看他的样子还没有完全恢复,又何必怕他。何况沐雪肯定不会说出我们
之间的秘密,嘿嘿……」
  「在下韩萧,方才听雪儿所言,陆兄弟出力甚多,大恩不言谢,日后若有需
要,我韩萧必鼎力相助。」
  「韩兄客气了,陆平只是略尽绵薄之力,举手之劳罢了。况且先前在战场上
亦是韩兄救我在先,就当咱俩扯平了。」陆平看韩萧跟他诚恳的道谢,内心狂笑
不已「韩萧啊,韩萧,为了救你,为了让沐雪能够泄身,我可是费尽了心力,你
确实应该谢我,哈哈哈……」
  沐雪看着他俩相互客套闲聊着,俏脸微微低垂,烟眉紧锁,内心更是百味杂
陈,隐隐作痛……好在韩萧总算是恢复了,这对她而言,算是最好的安慰。
  由于天色已晚,加上韩萧也未完全恢复,他们三人便在山洞中住宿了一宿。
  第二日,陆平独自返回盟主府,看着清丽脱俗的沐雪,回味着昨日那犹如梦
境般的疯狂,他心中虽有万般不舍,但眼下时机还未成熟,只好与他俩告别。
  「萧哥哥,你想我了吗?」
  见陆平已经走远,沐雪难得的露出了开心的笑容。也许,只有在萧哥哥面前,
她才会展露出常人看不到的另一面。
  「这十年来,我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雪儿,若再见不到雪儿,我感觉快要疯
了……」韩萧深情的诉说着这些年的相思之苦,同时展开双臂,将沐雪温柔的搂
在怀中。
  沐雪依偎在韩萧的怀里,感受着男人的柔情,她觉到此刻无比的幸福,轻声
说道:「答应雪儿,再也不要离开雪儿了。」
  「嗯!」韩萧用力的点了点头。
  他们相互诉说起这十年的往事。原来当年在沐雪逃离后,韩萧便与那四人打
了起来,毕竟年少体弱,久战之后逐渐落入下风,担心雪儿还没有跑远,于是他
引着那四人往另外一个方向跑。没成想又遇见一队魔门的追兵,在绝望之际,飞
来一道很厉害的剑光,片刻后追兵已死伤大半,剩下的那些见形势不妙纷纷逃跑。
  后来才知道,那道剑光的主人是个白发老翁,他自称……剑痴。
  「幸好哥哥没事,不然雪儿也只能……殉情了。」惊心动魄的听完讲述后,
沐雪臻首深埋于怀中,俏脸嫣红的柔声道。
  韩萧轻抚着怀中佳人如丝般的秀发:「傻丫头,答应哥哥,任何时候都不要
做傻事。」
  「嗯,雪儿已经长大,不会任性了。」说完后,臻首离开胸口,俏皮一笑百
媚生。
  「雪儿,现在的你,好美!」
  看着沐雪那如绽开的白兰花般清丽动人的笑容,以及绝世倾城的容颜,韩萧
不禁看痴了……
  「哼!哥哥的意思是以前的雪儿,不美咯?」沐雪嘟起小嘴,娇嗔道。
  「呃……十年的雪儿也很美,只是那时候的傻丫头还没有长开呢,而现在的
雪儿却是婷婷玉立,美不胜收……」韩萧看着沐雪美丽动人的身姿,一脸笑呵呵
的样子。
  「讨厌,哥哥你……变坏了。」娇嗔一声,佳人的臻首再次投入男人的怀中
……
  按原计划,此间事了后,沐雪就当返回寒月宫。只是眼下这对有情人十年未
见,情到浓处,哪舍得这么快就分离,于是决定携手游山玩水一番,以弥补这十
年来的空缺。
  ——————————————————————————————————————————
  洛水城中,盟主府内。陆平刚进入家门,就迎来了陆永鹏的怒火。
  「混账东西,你还敢回来?」还没来得及解释,陆永鹏便狠狠一巴掌扇在陆
平脸上。
  陆平嘴角流血,跪在地上战战兢兢的说道:「爹,请您息怒,平儿一时鬼迷
心窍,乱了父亲的计划,确实该打。好在平儿最终没有辜负爹的期望,找到了玄
阴珠,并将其带回。」
  说完后,双手抬起,一个精致的小盒子出现在手上。
  听闻陆平竟然拿到了玄阴珠,而且还带回来了,陆永鹏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双眼直直盯着小盒子。
  打开小木盒的瞬间,一股寒气迎面扑来,陆永鹏握着玄阴珠的手止不住的颤
抖着。
  「这……这真是玄阴珠?是我苦苦找寻了十多年的玄阴珠?」陆永鹏似乎在
自言自语,又似乎在跟陆平确认。
  「没错,爹,这便是百年难遇的玄阴珠。」陆平给予了肯定的答复。
  「好好好,平儿,我的好孩儿,这次多亏了你。爹刚才错怪你了,一定要好
好补偿你,你说吧,想要什么?只要爹能办到的,绝不吝啬。」陆永鹏确认这就
是玄阴珠后,激动不已,赶紧扶起跪在地上的陆平。
  「爹,平儿一直以来便内力弱,提升慢。听闻爹的『九转逆魔』可以通过吸
取他人的内力,来增强自身的内力。所以平儿……平儿想学『九转逆魔』。」陆
平小心翼翼的说出,深怕陆永鹏拒绝。
  「这个……这『九转逆魔』的功法是魔主煞罗传与爹的,本来是绝不可外传。
  不过你既是我陆永鹏的儿子,又立下了此大功,魔主应当不会怪罪,爹传给
平儿便是了。」陆永鹏初时还有些犹豫,后来想想还是同意了。
  「多谢爹成全。」见陆永鹏答应了,陆平兴奋不已,嘴角露出一丝怪异的微
笑。
  「不过此事最好低调,不要让蓝姬知道,那贱人仗着自己是魔门大祭司,魔
主身边的大红人,处处跟你爹作对,从来没给过我好脸色。现在,玄阴珠在我手
上,早晚要她好看。」
  一想到大祭司蓝姬,陆永鹏就气不可耐,这次失手被叶沐雪逃脱,蓝姬愤怒
之下启动了『噬心咒』,将陆永鹏折磨的痛苦难耐,他心中暗暗发誓,终有一天
要十倍奉还给她。
  「嗯嗯,爹说的是,看那大祭司美艳性感,丰乳肥臀,早晚会成为爹的胯下
之奴,让她知道爹的厉害。」陆平适时的拍起陆永鹏的马屁。
  「哈哈哈……平儿说的是,到时候我们父子一起,定要她好看。」
上一篇:【锦绣江山传】第二卷 尘心春深(第六章 妖像)
下一篇:【绿帽武林之淫乱后宫】(014)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