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锦绣江山传】第二卷 尘心春深(第六章 妖像)

              第18章妖像
  因为蓝碎云入侵、冷月殿殿主卢隐玄被暗杀、沐兰亭和叶尘被掳走,导致天
元宗的声望大幅下降,任何人都不会关注什么内应、曾恨水闭关、沐灵妃不便等
借口,大家实际都特别乐于看到所谓武林圣地亏输出丑,甚至平日里一些关系不
太好的门派还寄了信来,明是安慰或主动提出援手,实则是嘲笑羞辱而已。
  沐灵妃纤指一捻,几封来信瞬间震成齑粉,「前些日子灭了波旬教,巨阳门
哈巴狗一般前来谄媚奉承,这次居然也敢来信笑话咱们。」
  北斗殿殿主苏过海道:「这次打击实在太大,中州临近的王家、南宫家、极
乐天禅寺一哄而上吞并本来受荫天元宗的中小门派,巨阳门已经归附南宫家族,
否则谅他们也没胆子敢来信嘲弄。」
  风虎殿的厉万隆脾气火爆,直言道:「卢师弟在宗门被杀,沐兰亭和那个叶
尘在宗门被掳,连自己的门人都保护不住,也没脸保护别人了。」
  这时天元殿内除了曾恨水、沐兰亭和已死的卢隐玄外,宗主、六位殿主、八
位首座弟子齐聚一堂,商讨如何度过这次的声誉危机。
  沐灵妃笑道:「我已经接到兰亭传书,这次叶尘重伤蓝碎云,结交铁玄甲,
算是给宗门挣足了面子。」
  虽然早已经接到消息,但这话让飞雪剑仙当众说出,分量又自不同,坐在一
旁的温雪心中自豪,更加容光焕发。
  苏过海笑道:「路峰回师弟好福气,这个叶尘先是雪山复生,回来就敲动玲
珑金钟,再来砍断蓝碎云一只手,这等弟子往后一定要重点培养。」他刚说完立
刻就觉得这话有讥刺聂千阙的嫌疑,哪怕身为师叔,他也自知不是这位师侄的对
手,当然更不敢得罪他。
  聂千阙淡淡地道:「叶尘功劳甚大,理应让其掌控宗门部分权力,这是无可
厚非的。」
  「苏师兄和千阙客气了……嗯哈哈,那个,但听宗主安排便是。」路峰回四
十多岁的年纪,中等身材,长相不差,见谁都是六神无主、客客气气的样子。
  淳于清道:「叶尘这一刀确实关键,但还不足以挽回宗门这次的失误和损失,
冷方师兄,内奸的事查得如何了?」
  狱屠殿殿主冷方惭愧道:「宗门外围路线图并不算什么顶级机密,内门弟子
都有嫌疑,查起来有些困难。」
  淳于清叹了口气,「当时我也没能拦下蓝碎云,身为宗主肯定有不可推卸的
责任。」
  聂千阙忽然道:「事已至此,追究责任绝非首要,挽回声誉才是头等大事,
眼下最好的机会肯定就是洪武门冠军会上力压群雄。」
  厉万隆道:「洪武门不是早就取消大规模比武了吗?」
  聂千阙道:「王家、南宫家、极乐天禅寺趁火打劫,不给教训怎么行,冠军
会刚好提供借口,到时我会处理的。」
  「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北斗殿首座谢随风赞同道。
  「天禅寺这群和尚满嘴慈悲,没想到看见便宜也是不要命的。」
  「到时冠军会上除了宁无忌,只怕没什么人能和大师兄一战的。」
  淳于清道:「和巨阳门之类的理论只会自贬身价,直接找正主动武确实干脆,
但千阙你要当心天禅寺的剑僧道玉,这个人修炼忘情无我之道,心意坚定,只能
力敌,全无破绽可攻;王家近年来如日中天,势力扩张很快,王星主、王星禅、
王星蕴三大青年才俊无论谁去赴会都会很棘手;至于南宫家……」他见温雪并无
表情变化,这才道:「南宫家的历史在四大家族里最是古老,却也有些老过头了,
总自以为是贵族,所有人就会让着他们,到时可以高调对付,其他两派最好留上
一线。」
  诸人都知道宗主说的这几人都为当世青年一代的人杰,不出意外的话将来武
学成就至少也是蓝碎云那样的级别。
  聂千阙似乎完全不把这些人当回事,非常平淡地道:「明白。」
  在场诸人全都感觉聂千阙近日来变得越来越深沉,他往日行动坐卧都似天地
中心、世间神王,本来弥漫的霸道真气如今全部敛于无形,恐怕只有出手时才会
铺天盖地的释放出来。
  这时惊空遏云的鹰唳声响起,一头巨鹰飞进天元殿,聂千阙伸手架住,从鹰
爪处取出封信纸,片刻后道:「四师弟来信,他已经汇合了叶尘和兰亭,并且联
手上官琅璇、元飞、姬流云夫妇等人,准备荡平本心门,之后成败与否都会同去
冠军会。」
  全殿哗然,萧羽、谢随风等首座弟子热血沸腾,恨不得也赶过去快意一战。
  沐灵妃笑道:「蓝碎云重伤,如今多半在元始天魔门摇尾乞怜呢,哪怕他在
本心门,这些人也足可应付。」
  厉万隆不咸不淡地道:「叶尘这小子真不消停,连上官琅璇这样的人都能巴
结上。」
  「也许还是上官琅璇求助他的。」苏过海对于叶尘这种性子倒是颇有好感。
  淳于清道:「很不错,通知江南左近的天元宗弟子,暂时以叶尘、白东皇和
沐兰亭为首领,全力联合上官琅璇他们拿下本心门。」
  「是,宗主。」
  冷方道:「上官琅璇能捕捉到本心门虚弱的绝好机会,其他门派也可以,只
怕到时还有一番波折。」
  沐灵妃说道:「我大哥在必要时可出兵围剿,但这只是最下策。」
  朝廷兵马自然无往不利,但很难斩杀高手,哪怕跑掉一个都会相当麻烦,而
且就算马到成功,沐看天为天元宗门外的大招牌之一,他只要在场,哪怕什么都
不管,在世人眼中这个功劳也会落到他的头上。
  一直低调没开口的藏经殿殿主杨风眠说道:「兰亭他们既然没有求援,多半
是胸有成竹,咱也不用胡乱操心,况且这次行动还是春秋书院主导的。」
  众人想想也是这个道理,只有沐灵妃对沐兰亭极是宠爱,犹豫半天才妥协称
是。
  主要任务已经敲定,又商量了些细节后,天元殿上的门派核心已经走了大半。
  淳于清看无关人等走的差不多了才问道:「千阙,你现在还打算和叶尘斗一
场吗?」
  聂千阙道:「说来也巧,还有半个月就是我俩比武的日子,也正是冠军会召
开的日子,到时天下人也有个见证。」
  温雪听上去竟是要在更大场合决斗,正色道:「聂师兄,叶尘年纪还轻,当
时乍听闲人激他,导致不知轻重冲动莽撞,如今于本门已有大功,你们何必非要
打这一场呢。」
  聂千阙道:「嗯,你喜欢他的,是不是?」
  「他从小和我一起长大,我们……」温雪秀脸微红,不知如何措辞,心想何
止如此,连身子都给他了。
  聂千阙点点头道:「好,我生平从不死缠烂打,更不会强你所难,但这一战
势在必行。」
  坐在不远的沐灵妃似有所感,回头道:「不错,大丈夫拿得起放得下,千阙
你能勘破这一层情障,面对道玉的摩诃无心剑至少已有六七分胜面。」
  「那为何不能师兄弟联手光大宗门呢。」温雪声音有些急切,他也发现聂千
阙比起之前来,修为更加深渊难测,只怕单凭叶尘的奇遇还是奈何不了这种底蕴
的。
  聂千阙大步踏出殿门,「雪儿你小看叶尘了,嘿嘿,冠军会上自见分晓。」
  「宗主,温雪失礼了。」温雪回过神来,心道:他们二人间既已订约,不管
如何,当堂堂正正一战,我不能再为小叶求饶似的避战了,这样反而显得婆妈俗
气,再说小叶也未必会输。
  淳于清笑道:「冠军会你不要去了,免得看见南宫家为难。」
  温雪道:「有些事总归要说清的,不如趁早解决。」
  路峰回说道:「这种老古董家族把发霉的臭规矩看得比天还大,很难说清的,
希望你们好自为之,我先回去了。」
  「路师叔当年好歹也是师出神武殿,外加聂师兄、白师兄、叶尘师弟、兰亭
师妹他们在场,南宫家也算不上什么。」屠无道忽然起身笑道。
  温雪一惊,师父向来性格软弱,完全不知道他还有这层身份,要知神武殿乃
天元宗武学圣堂,非顶级悟性资质不能入殿,怎么看都和路峰回不搭边。
  路峰回摸了把汗道:「三十年前的事了,你不说我都忘了,可惜你师叔过于
鲁钝,砸了神武殿的招牌。」
  淳于清笑道:「我们那一代年轻时的往事犹在眼前,如今千阙、无道、温雪
他们这些年轻人已经当得一面了。」
  「唉……」路峰回一声长叹,内含说不出的凄凉、悲哀、感慨,他看了淳于
清好半天,欲言又止,终于还是回身走出大殿。
  温雪虽是好奇,但见屠无道完全没有再说下去的意思,也识趣的回去芷青殿
准备行囊去了。
  这时天元殿内仅剩淳于清、屠无道还有沐灵妃三人没走。
  「无道,刚才那句话你似另有所指?」沐灵妃问出疑问。
  屠无道说道:「当初鬼面人刺杀卢师伯后逃跑,之后有我师父、厉师伯、路
师叔、燕师姐四人去追。」
  「没什么问题啊,虽然没找到人,怎么了?」
  「我入门十五年,从没见过路师叔动气动手,那天去擒拿鬼面人的居然有他
在,很是古怪。」
  淳于清道:「峰回当年也是门内天才弟子,排名远在我和灵妃之上。」
  沐灵妃笑道:「神武殿向来高不可攀,当年曾师兄入门便是天之骄子,路师
兄紧随其后,我那时还是扶云殿年纪最小的小丫头,宗主你那时还在藏经殿整理
书籍笔录了吧。」
  屠无道对这些往事并无太大兴趣,径直道:「我最喜欢深究不合常理的事,
后来才查到路师叔居然出身神武殿,如今又居然是以软弱无争的形象示人,连我
这样的首座弟子都不太了解他。」
  淳于清和沐灵妃对视一眼,说道:「当年……嗯,然后呢?」
  「再深查之下,我又发现路师叔总是声称外出采药,一年里至少八个月都不
在宗门走动,芷青殿事务也是九成都由温雪负责,这个人似乎隐藏了数不清的秘
密,在此之前竟也没人注意。」
  沐灵妃道:「卸下面具混入追捕者中……你怀疑路师叔是那个鬼面人?」
  屠无道笑道:「我身为狱屠殿首座,总管戒律刑法,宗门出了这么大事,我
当然是要怀疑所有人。」
  淳于清点点头,「无道你做的很好,还有其他事吗?」
  「没有了。」屠无道实际还查到很多其他秘密,但闻言后立刻住口。
  等屠无道都离去了,沐灵妃才奇怪的道:「说真的,关于路师兄的往事我也
不太了然,但单凭他有段不为人知的过去就说他是宗门内奸也太牵强了些。」
  淳于清冷然道:「当年路峰回本是天资不下于千阙的奇才,可后来不知在藏
经殿哪里翻出一本经典古籍,便开始荒废练功,天天痴迷于寻觅能成就武圣的神
功秘籍,导致本身武功不断退步,人人都笑他走火入魔自甘堕落,再过几年,连
笑话他的人都几乎没有了,灵妃你当时年纪还小,应该不清楚吧。」
  「原来如此,可惜《大罗九重天》和《太阳剑谱》仅有零星残章断句流传,
真迹早就消失,另外三部咱们也见不着。」
  「当然了,与其追逐虚无缥缈的武圣,不如磨练自身,像峰回这样舍本逐末
实在稚幼。」
  沐灵妃嫣然一笑,「往事如烟,武圣也好、秘密也好,却和杀害卢师兄没什
么关系。」
  淳于清道:「无道向来心细多智,这件事他会继续追查。」
  等沐灵妃也翩然离去时,淳于清返回卧房,拿出一个青铜恶鬼面具来,金色
光晕趁得他神情诡异,若有所思。
  上官琅璇身为春秋书院头牌弟子,权力非常之大,下午赶路,行至夜晚便有
书院人马接应大伙到一处山庄豪宅休息,又殷勤周到的命人给伤病初愈的沐兰亭
准备了大量珍贵补品。
  晚膳刚过,几人正享用精致茶点,准备养精蓄锐明早再走,便有人进来禀告
道:「大师姐,最新消息得知王家一路人马已于昨日出发,方向不是洪武门而是
飞魂涧本心门处。」
  除叶尘外众人皆惊,关绣道:「果然有人想分一杯羹,毕竟蓝碎云重伤这种
事千载难逢。」
  沐兰亭问那弟子道:「是王家哪位高手知道吗?」
  那弟子摇头道:「探子不敢靠近王家车队人马,只知道为首的是个年轻人。」
  「王氏家族这一代一门三杰,个个身手了得,看来咱们想拿三火归元剑经并
不容易。」上官琅璇嘴上谨慎,表情则是天塌不惊的素雅模样。
  叶尘笑道:「若是这个王家公子夺得剑经,琅璇姐姐想怎么办呢?」
  上官琅璇隐晦道:「剑经罕贵,只怕王公子年轻保不住,再落于邪魔外道之
手就糟了,说不得也要掌握在咱们手里才能安稳。」
  「姐姐果然厉害。」叶尘点头,心道:这年轻女子能和聂千阙齐名自然也是
杀伐果断的狠角色,若真像外表那么斯文柔弱,绝无可能成为武林圣地第一顺位
继承人。
  上官琅璇续道:「明早上路,中午左右就能赶到本心门,到时先让王家公子
降妖伏魔,咱们伺机接应便是。」
  元飞等人一齐点头称赞上官小姐考虑周到。
  叶尘手指扶额偷笑,春秋书院学问如何不知道,这口吐莲花的本事却真是让
人瞠目结舌,侧低头时恰好看到铁晓慧偷偷冲自己做个可笑鬼脸,仿佛也在讥诮
上官琅璇这种正派的虚假,二人同龄,他也撇撇嘴示意「了解,了解。」
  本心门世代崇拜心妖罗我,限于直指本心的核心教诣,规模不大,门内最神
圣的三火归元剑经也极少有人练成,若论势力,当属魔道最差的一个教派,但近
几十年总算出了蓝碎云这个奇才,凭借魔尊亲传的转轮冰火脉神功,一举获得八
大魔王的封号,顺带让曾经三流的本心门闻名于世。
  它所在的飞魂涧位于一处险峻山岭,常年虫蚁毒瘴弥漫,常人根本无法靠近,
只有罗我妖像散发的特殊气息才能避毒解秽让门派扎根此处。
  此时有十几人大大咧咧站在谷口,尽管有说有笑,但他们的脚步都不敢超过
最前面的金冠少年。
  其中一个黑袍蓝巾的青年道:「谷里瘴气好重,寻常人靠近都不成。」
  「这么简单的话也轮不到咱们王家了,这次二少爷亲自出马,还不手到擒来?」
  「幸亏三奶奶那房的横哥儿给大伙发了避毒香囊,待会都小心点。」
  众人最前边的金冠二少爷便是四大家族中王家的王星禅,这次本是要赴洪武
门的冠军会,耳闻本心门蓝碎云被天元宗的一个天才弟子和铁玄甲重伤,打了和
上官琅璇同样的主意,临时决定带着家族心腹高手前来。
  王氏一族乃中古贵族大姓,千年来诞生不知多少武道宗师、文坛圣人、朝廷
肱骨,势力盘根错节,恢弘无比,甚至民间童谣都有「铁打的王家,流水的王朝」
之说,听起来很是忤逆,但历朝历代只要天子登基,第一时间都会去请这些豪门
贵族的圣人后裔前去见证,并参与拟定历法和祭祀,否则礼仪有差,显得名份不
正,定被天下间的文人耻笑。
  王星禅血脉纯正,乃是族长王昊瑜嫡亲子嗣,精修家传神功《千秋兴亡诀》,
为了和大哥、三弟争夺未来族长宝座,不会放过丝毫扬威的机会。
  「二少爷,我听说上官琅璇那丫头为了本心门这块肥肉,已经联合了姬家、
铁家、天元宗、琅琊剑楼许多高手,很快就会赶到,只怕不好对付啊。」
  王星禅英俊的面庞现出无比的自信,说道:「那岂不是正中下怀,抢先他们
这么多人踏平本心门,拿到三火归元剑经,在冠军会那里便更能大声说话了。」
  「王兄这么有信心么。」一群青年男女由远而来,为首一人三十岁左右,剑
眉星目,穿着朴素,两手空空,潇洒的笑道:「你只怕还不知道天元宗的叶尘也
在他们之中吧。」
  王星禅皱眉道:「先天榜第三的慕容伽叶……想不到你也到了,叶尘?叶尘
是什么人?」他并不太看重上官琅璇,却似乎对这刚来的青年颇为忌惮。
  王家其他子弟闻听慕容伽叶这个名字,全部悚然,据说这人少年时本是先天
太极门一个端茶倒水的小厮,偶然在一本老掉牙的《长拳弹腿》中寻到一纸早已
失传的秘籍,暗中练成深不可测的武功,后来在门派先天榜的比武中从天而降,
击败两个排名极其靠前的高手,一鸣惊人,司空黄泉得知后非但不怪罪,反而破
格提拔他为烈皇殿大弟子,并又传授了更高深的绝艺,这种匪夷所思的传奇经历
早在各大门派广为流传。
  慕容伽叶笑道:「叶尘就是斩断蓝碎云手臂的天元宗弟子,我得知后费好大
劲才查到这小子和我当年倒是很像,忽然冒起,一发不可收拾,在他们宗门内甚
至已经给聂千阙下了战书。「
  王星禅道:「原来那个所谓的天才弟子叫叶尘,但蓝碎云进出天元宗,曾恨
水、沐灵妃、淳于清怎么会让他就那么走掉,外加铁玄甲相助,否则无论怎么天
才也不可能奈何转轮王,愚人庸众不知道,慕容兄也不知道么?」
  「即便打个折扣,他起码也近于咱们的武功了。」慕容伽叶压低声音续道:
「据我所知上官琅璇百圣天道已经突破,加上这个叶尘,还有沐兰亭、白东皇、
元飞等人,王兄恐怕独木难支吧。」
  「你想和我联手?」王星禅终于动容,敏锐地道:「上官琅璇固然高明,但
凭她的武功剑法犯不上让你如此忌讳吧?叶尘就有那么厉害?」
  慕容迦叶无奈的道:「江南忘忧门一直有我们的内应,最新消息说八王之末
的元香王前些日子不知为何元气大伤,那个内应只听得秦婳锦感叹『好厉害的叶
尘』,这样的人物我可不敢独自面对。」
  王星禅冷笑道:「呵呵,本心门尚未攻打,八字都没一撇,慕容兄倒先算计
起竞争对手了,你我联手没问题,但明人不说暗话,大家都是为了三火归元剑经
而来,事成后怎么分?你又想怎么对付他们?」
  「好,够果断,是做大事的人,蓝碎云不在,五行使者等教众算不上什么高
手,凭我烈皇殿的风云剑阵不难对付,若是上官琅璇他们也拉起旗子凑一手,王
家其他兄弟应可抵挡一阵,王兄和我施以雷霆万钧的全力,制住叶尘,再集合两
派解决元飞等人,至于剑经吗……咱们两个人争总比和四个人争简单。「
  「让你说的我都想会会这个叶尘了。」王星禅自持祖传神功,依然无所谓的
样子,但心中警惕这个慕容迦叶未雨绸缪的算计,暗中指示属下留心。
  入得谷中没多久,便遭到本心门教众伏击,可蓝碎云不在,这些人又哪里挡
得住王家和先天太极门两大势力联手,王星禅和慕容迦叶甚至都没出手便轻松攻
到了本心门总坛。
  此处矗立巨大的罗我妖像,瘴气遮天,却不侵方圆十丈,显得颇为神奇,妖
像前五行使者正在守卫。
  这五人身穿金、黑、绿、红、白五色衣服,把全身都蒙住,只显现出一双眼
睛,有点像上古时候的刺客,人人全身都散发出了冰冷的杀机。
  黑衣人讥诮地笑道:「早料到门主不在,会有小兔崽子前来捣乱。」
  王星禅理都不屑理他,侧头说道:「慕容兄,看来上官琅璇他们是来迟了,
尽快解决这些低贱的妖人吧。」
  红衣烈火使者大怒,飞身而上,袖中居然飞出一枚火球,烈炎熊熊,并非蓝
碎云那种绝顶内功幻化实体,而是彻底的火焰兵器。
  先天太极门几个弟子大吼一声,光明正大的玄门内功震出强大音波,火球势
头顿时慢了一半,王家闪出两个不落人后的少年精英,空手进招和烈火使者战在
一起。
  慕容伽叶环顾四周,七八间高大房舍围绕罗我妖像,五六十人站在五行使者
两旁,再没什么特别,他隐约觉得不对劲,但又不想在王家面前显得过于谨慎,
只得道:「上官琅璇一代才女,向来聪慧过人,绝不会察觉不到……我们的行踪,
说不定已经到了。」他瞧王星禅永远一副自恃天下无敌的模样,多半不屑隐藏低
调,早就给人家摸清了行踪。
  「那又如何?」王星禅冷笑一声,疾风般飞到烈火使者眼前,一招击出,如
猛虎下山,苍龙出海。
  烈火使者大笑:「让你小子变成肉泥!」鼓足十二分功力,抡起铁链火球狠
狠砸向王星禅。
  下一瞬间爆发惊天巨响,只见火星飞溅,火球粉碎,王星禅单凭肉掌活活捏
爆了精铁打造,火油旺烧的奇门兵器。
  全场惊骇,这个少年看样子二十出头的岁数,怎么会有如此逆天的修为,就
连慕容伽叶都深深骇异,久闻王氏三杰个个大才,《千秋兴亡诀》也是旷古绝学,
没想到这般恐怖,但自己也有种种绝招,待会争夺三火归元剑经时可不能轻敌。
  实际上官琅璇、叶尘、元飞等人早已到了本心门总堂屋脊隐蔽处,目睹王星
禅这一手神功后也都惊佩不已,叶尘自负奇遇举世无双,但要像这年轻公子一般,
只怕都办不到,何况人家是凭自身修炼出来的。
  元飞道:「这五行使者的武功全部掺有障眼妖术,但遇到真正的高手嘛,应
该没什么用。」
  叶尘笑道:「咱们不是要争夺盟主吗?怎么看到先天太极门和王家就隐蔽起
来了?到时人都被他们杀了,咱们岂不是白跑一趟?」
  「本心门一定会有底牌,否则三火归元剑经早就丢了。」上官琅璇手抚玉箫,
说话声音悦耳优雅,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但叶尘无等得无聊,有意无意退到后面,见她圆臀丰满,柔腰纤细,整齐洁
净的衣裙也掩不住两条长腿腴美的轮廓,只不知这般才情的佳人脱光了是什么样
子。
  再想起守在更上面的沐兰亭,似乎身形更加婀娜纤瘦一些,到底有过亲密接
触,回忆起她肉臀的光滑绵腴、蜜穴的水嫩饱满,下体竟有些硬挺。
  上官琅璇早已指挥武功不太高明的属下弟子埋伏在飞魂涧附近,自己协同叶
尘、元飞和姬流云四人赶到妖门中央,沐兰亭、白东皇、铁晓慧、关绣、严青竹
等伏在更上层伺机而动。
  叶尘听说这位关绣的丈夫姬流云成熟稳重,家传剑法高明,姬家二公子的名
头听起来也很好听,但他母亲仅是小妾,家族地位远不如王星禅或铁晓慧这样的
嫡系子女,比起四弟姬流光这位剑中圣者,更是不可同日而语了。
  元飞道:「是很怪异,这五行使者身手不差,但不足以能守住剑经,蓝碎云
放心四处行走肯定有所倚仗。」
  惨叫声打断众人议论。
  原来王星禅手指箕张,关节之间筋络如钢似龙,一招一式似是牵动天地法则,
震臂压迫下,狂暴如千秋史诗般的功力一下就压断了烈火使者的身躯,寸寸爆炸,
脊椎断裂,整个人被死死的按在地面,血肉模糊,竟成为了一团血肉烂泥。
  惨烈的场面震撼人心,让旁观者头皮发麻,胆小之人甚至吓得身如筛糠,偷
偷呕吐。
  「王兄好霸道的千秋大手印,真令人大开眼界。」慕容伽叶鼓掌微笑道。
  王星禅面无表情,斜睨中央屋脊处道:「上官姑娘既然到了何不现身。」
  本来四人隐藏很好,但目睹王星禅霸气无边的一招后,元飞定力较差,竟是
给人听出行踪。
  上官琅璇潇洒飘到场上,「今日有幸得见二公子的千秋兴亡诀,不由看得失
神了,还请见谅。」
  世家子弟不缺礼数,王星禅皮笑肉不笑的和四人见礼,不说废话,直接对着
其他四位妖使道:「交出三火归元剑经后自废武功,滚去南疆森林,我会饶你们
性命。」
  「你们不怕蓝门主回来寻仇?」金刃使者声如夜鸮,极其难听。
  慕容伽叶笑道:「这位叶尘少侠砍了你们魔王一只手来,我们怕什么?」
  一句话,本心门所有人目光全部射向叶尘。
  叶尘却是满不在乎的道:「转轮王当初说过,正道魔道势不两立,废话连篇
反而让人瞧不起。」
  上官琅璇道:「刚才就见慕容先生从头到尾君子动口不动手,真让人佩服不
已呢。」
  慕容伽叶还以微笑,盘算如何赶快把火苗引到对方身上,自己好趁机夺到剑
经。
  黑水使者见这几人谈笑风生、话里有话,仿佛本心门覆灭已经板上钉钉,冷
酷说道:「罗我圣像法力无边,你们这人都将成为祭品。」
  王星禅瞧了瞧烂泥般的烈火使者,再瞧了瞧他说道:「你是下一个。」
  这个人武功绝顶,感情冷漠,通体气质仿佛除了自己是王子外,其他人都是
平民、贱民、奴隶,尽管王星禅对同僚说话也算彬彬有礼。
  叶尘观察环境,隐约感觉危险即将降临,但却不知险在何处,至少这所谓的
五行使者看起来连王星禅都打不过,哪怕蓝碎云回来,似乎都不足以胜过己方阵
营,他抬头观看高大的罗我妖像,手握石剑,乌漆麻黑,面目模糊,不知是何材
质,可形态古朴,也算有三分神圣。
  其实上官琅璇和慕容伽叶也有同样感觉,此处戒备一般,瘴气弥漫,处处透
着诡异,要说有什么秘密武器的话早该使出来了,又怎会让烈火使者就这么死掉?
  正琢磨着,黑水使者脱下斗篷甩向天空,刹时乌云密布隐有雷声,气势摄人
心魄。
  「密云不雨吗?旁门左道的下贱妖术。」王星禅丝毫不惧,和刚才一样,右
手虚握一掌劈出!
  黑水使者能不能使出关于水的妖术不知道,面对怒海狂潮般的千秋大手印,
他的奋力抵挡如同螳臂,密云不雨这门法术有何作用还没展示就被王星禅当场击
毙。
  玄土使者见状眼现笑意,大声道:「吉时已到!」
  上官琅璇低声道:「叶兄务必留心,这些妖人似乎在等待什么东西。」
  叶尘手握刀柄,危机感越来越强,也已经顾不得什么剑经盟主,心中只道但
愿兰亭晓慧那里没有危险。
  王星禅再怎么骄傲冷漠也有所警觉了,他冷哼一声,后退指挥属下弟子退到
谷口。
  青木使者笑道:「迟了,其实你杀掉烈火使者时就已经注定死亡,可惜你武
功实在太高,为了万无一失,黑水使者才会献身……」
  「圣神在上,我教本心如一,今用热血侍奉真我,求您降下太阳神剑,斩杀
异端!」金刃使者忽然跪地狂吼!
  罗我妖像手中巨大漆黑的石剑猛然光芒万丈。
  慕容伽叶见识广博,听闻太阳神剑后心头狂震,觉得这种现象多半和当年叶
商封无上拳意于貘骨石板一样,某位习练成《太阳剑谱》的古代武圣将一道绝世
剑气铸进这座妖像,开启方法似是人命鲜血,或只有信奉本心教诣的人血,他曾
有幸见到过武圣掌门的神力,知道绝无丝毫抵抗的可能,闪电似的向谷口逃去。
  本心门所有教众一齐跪地,口中念念有词,妖像石剑已如九天烈日当空,阵
阵热浪似能蒸发一切,比起蓝碎云的红莲业火还要恐怖数倍。
  上官琅璇做梦也想不到本心门居然有这等无敌的护教神力,只觉口干舌燥,
娇嫩的皮肤开始干裂,剑气未出已然肝胆俱裂!
  叶尘拔刀,镇狱出窍,锋锐绝伦的刀光斩向黑水使者的尸体旁的厚重斗篷,
立刻砍出满天清水,他搂过上官琅璇靠近,经水洗礼,神智清醒大半,但无敌的
武圣太阳剑气还在持续升温。
  「石像左脚已被风霜侵蚀,咱俩试试能否打断,或许有一线生机!」上官琅
璇感激叶尘相救,也知他不是有意在自己身上乱摸几把,危难当头,只觉得击毁
石像无异于痴人说梦,但击倒却不是不可能。
  「好!」叶尘淫心发作,不自主却极自然的在这上官姐姐胸脯、小腰捏了几
下。闻言立刻心领神会,运起久未使用的破天雷。
  上官琅璇衣袂飘扬,烈日映耀下,背后百圣齐鸣,光华万道,和当日沐兰亭
一样,功力幻化实质,但更清晰,更凛冽。
  其余人等混乱不堪,只觉天威盖顶,慕容伽叶不知躲到哪里还是逃出谷口,
王星禅却和叶尘并肩而立。
  「不错,临危不惧,是个汉子。」自诩血脉高贵的王星禅难得赞了一句。
  得这种目空一切之人称赞,叶尘心中自豪,但无暇开口,冲他略一点头。
  王星禅亦是聪明人,千秋大手印全力打向罗我妖像的左脚。
  正巧太阳剑光耀到顶峰,古老,亘古,遥远,无穷的焚天剑气斩下,不同于
叶尘仅得一成的武圣神功,这一道剑气是实打实的《太阳剑谱》所载的神力,本
心门得此雕像历代研究,才找出信奉本心,日日祈祷,鲜血献祭的开启方法,可
惜雕像过于巨大,只能作为守门护教之用,虽显得声势浩大,但作用有限如鸡肋
一般,若是一柄手握长剑的话,蓝碎云至少也能和苍生魔宗平起平坐了。
  当然所谓的三火归元剑经也是根据这道剑气编撰出来的,仅得十之二三的威
力已经威震四海了。
  这时轰鸣巨响声中混沌阴阳道、百圣天道、千秋兴亡录三大无上掌力一齐印
在了罗我神像的左脚之上,同时幅员辽阔、炙热焚天的太阳剑气也即将降临头顶
之上!
上一篇:【虚拟性域:幻影世界】第一章
下一篇:【孤星寒月】第四章:佳人泪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