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独木成林】03 少年有待 老汉推车

  列缺山坐落于神州大地的西南之处,山势清奇险峻,四周被群山树木层层包
围远离了人烟,山间溪泉汩汩流淌,长年云雾笼罩,云深不知何处。而除此之外,
山内更时常出没妖灵异兽,即便是修为极其高深达到了六境之中第四第五境的高
人也不敢轻易进入,再加上里面被设下的山门法阵,可以说是难觅起踪,更难攻
占。
  列缺是山,可它同样是一处宗门,平素神秘极少现身,甚至让人怀疑是否有
弟子的存在,然而在这西南领域之中,偏偏就是这列缺山成了无数修行者的禁区,
也不乏自恃修为高深之人进去闯荡,结果这一去便再也没了踪迹。
  林夕悠然醒转,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处清幽雅致的府苑,亭台楼阁,烟水楼塔,
抬头望去,群山环绕烟雨不歇,而房内的家具装饰也极为简单,寥寥一把竹椅,
几盏杯茶,最显眼的也就是红木色的桌子了。
  他不知昏迷时发生了什么,可身上的衣物已经叫人换下成了一袭黑色的袍子,
无奈的是那人帮他换了衣服却没准备合适的内裤,山风一吹,鸡巴蛋子便凉飕飕
的生冷。
  「小林子,你醒了?」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抬头望去竟是那掌柜夫人,
此时的她头发披散,面色带着微微的白,但依旧是美丽娇艳,唯独望来目光中带
着一丝古怪和无奈。
  「夫人?这……这是哪儿?」
  「嘘……可别叫我夫人了,以后啊你还是直接喊我的名字,要是被她听见了,
我可少不掉一顿皮肉苦。」
  简短一番交流,林夕也算是明白了究竟发生了什么。短短一月时光,他接连
经历了两次大起大落,先是遭遇凶杀坠入河中落在了黑店夫妻手中,这之后不久,
修行者突然上门,又将他带到了一个陌生的新环境,而之前被自己伺候的掌柜夫
人却反过来成了自己的贴身仆人,当真是风水轮流转。
  说起来,掌柜夫人的名字他还是头一遭知道,简单又好记,就叫做苏青。原
来她其实也是被林夕一样,被那掌柜从某处强行拐带到了此地,一困就是十多年,
这么多年下来,假的夫妻也就成了真的夫妻,只是不知是谁天生有疾,折腾了十
几年都没生下个一儿半女。
  此时正是夜深,清淡的月光从屋外洒落,山风微冷,林夕打了个哆嗦后便起
身前去关窗,等到他回过头,那掌柜夫人苏青恰好坐在了竹椅上。她穿着一件宽
松的衣袍,饱满的胸前开叉极低,露出了清晰的锁骨和整片肩膀,硕大雪白的胸
部在没有其他东西的托称下高高傲立,随着富有节奏的呼吸上下颤动,那条深邃
的沟壑则是紧紧挤在了一起,像是在说它只是露出了冰山一角的丰满。
  除此之外,这件长袍的亮点还在于下摆的位置,分叉口仅仅遮盖了小腹和腿
根,一双光滑匀称线条分明的玉足交叉着叠起,露出大片雪白的羊脂嫩玉,仿佛
再那么随意一动,就可以看到丰腴腿根深处的美妙光景。
  似乎是注意到了林夕的目光,经历丰富的苏青自然是知道十六岁的毛头小伙
子心里想的那些事情,她本就是虎狼之年,不然也不会叫那二人干出滋味,哎呦
哎呦浪叫个不停。一想到两根鸡巴连着卵蛋来回在自己前后二洞抽插的滋味,她
脸色顿时浮现了不自然的红晕,又是羞又是臊,忍不住悄悄夹紧了腿,垂首说:
「宗主还在等你,别耽搁了,赶紧去吧。」
  没过多久,林夕就顺利见到了苏青口中的宗主,那个背负着黑色巨剑的冰冷
女子。
  那女子一身黑袍,个子极为高挑,年约二十出头岁,一头乌黑的秀发垂落在
腰,五官精致毫无瑕疵,可偏生眼神倨傲冰冷,让人不敢亲近。她的腰肢挺得笔
直,身材曲线凹凸有致,多上一分显得肉欲,少上一分显得不足,恰是刚刚好。
  而此时的立身之处乃是一处险要的悬崖,整个山间景象尽收眼底,回头望去,
就可看到之前的住所的确为一座府苑,只是这府苑太过简约古朴,更像是隐居深
山中的道馆。
  列缺山之主袭无影见到林夕走来,单薄如蝉翼的嘴唇轻轻开启,音色沙哑带
着中性,「你今年十六,六月初八生辰,之前可是准备前往清幽郡寒山阁?」
  「对……你怎么知道?」
  「你不用管我怎么知道,只需要安安分分随着我修行,今后的事情我自有安
排。」她说着,顺手丢来了一本古朴的典籍,继续道:「这上面写的是我宗门一
脉相承的功法,你拿去学,若是不懂便去问俞叔,最近三月我要闭关修行,若是
成功破了境,再告知你其他。」
  话一说完,袭无影的娇躯就这么眼睁睁的在林夕面前暗淡虚化,变作一抹黑
色的流光消失没了踪迹。
  怀着满腹的疑惑,林夕翻开了典籍的第一页,上面赫然写着几个大字:苦海
残月
  俞叔没有名字,就叫俞叔,在林夕和掌柜夫人苏青到这儿前,一直是他打理
着府苑里的一切杂物。
  而列缺山也从来不会出现第三个人,从可以追溯的过往开始,列缺山便似乎
只有一主一仆的存在,上一任的宗主在将袭无影指定为继承者后便离去无踪,而
那时的袭无影不过牙牙学语,最后还是俞叔一手将其带大,不是父女胜似父女。
  俞叔生得高大健壮,一点儿也不像是五十岁的年纪,他生的慈眉善目,在见
到林夕后也表现的十分热情,指点起了修行上的问题。
  总的来说,在这个灵气充裕的神州大陆,实力的高低大致可分为六境,分别
为秽炼,通灵,府海,化境,天启和归一。
  功法的不同决定了灵力的性质,列缺山的苦海残月是一种十分极端的功夫,
舍弃了一切防御专注于攻击,并且不能同时驾驭多种法宝,只能拥有一种。拥有
这样的特性,注定了从列缺山出去的人杀伐果断,或是干脆不出手,可若是出手,
必然胜券在握。
  而六境中的第一重秽炼,讲的就是让身体里多余的杂质排出,从而脱离肉体
凡胎能够吸纳天地间的元气。
  林夕本就聪慧,而在昏迷期间袭无影也检查过了他的资质,确实不错,只是
因为从小没能好好培育落后了他人,因此闭关前也就托付了俞叔好生照顾。
  所以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林夕白天必须背负重物绕山环跑,而到了
晚上,则必须浸泡药浴洗净杂质。这一开始,就是整整一个月。
  是夜,好不容易伺候林夕入睡的苏青悄悄关上了房门,而当她拐过府苑街角
准备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却听到了一阵阵破空声。她好奇的沿着声音传来的方
向走去,只见到在月光照耀的悬崖边上,俞叔脱光了上身的衣物,正在挥打着一
套拳法。
  「俞叔,还不睡呐。」
  「是苏青啊,林小子已经歇下了么。年纪大了,总是睡得少,这不,出来打
几套拳,也算不白费了光阴。」俞叔笑了笑,擦了把额头的汗水走了过来。
  「您还年纪大了啊,光从外表看可就三十岁的样,倒是看看我,都可以喊你
哥了。」苏青说着,轻轻叹了口气。
  「说笑了,说笑了。苏青要是真的介意,我这儿倒是有一种驻颜的办法,就
是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学。」
  「当真?」苏青豁然站起了身,一把拉住了俞叔的胳膊,那胀鼓鼓的胸部不
经意凑了上去,恰好碰在了手肘上。
  苏青本人倒是不曾察觉,反而是俞叔尴尬的动了动身子,轻咳了几声道:
「这门功夫对吸纳天地元气延伸了寿元的修行者来说如同鸡肋,但对普通女子来
说甚是有效。只是功夫毕竟还是功夫,能不能学还是得检测一番资质。」
  「怎么个检测的法子?」苏青赶忙说。
  俞叔犹豫了下,缓缓道:「小青啊,我先说好,检测一个人根骨如何必然是
要接触到皮肤,甚至包括了有些隐秘的部位,这事情让我来做不太好,不如等宗
主出关让她帮你如何?」
  一听到这番话,苏青立马面露灰色,颇为不甘心的说:「宗主……她才不会
做这种闲事,而且我也不敢啊……」
  咬了咬牙,又瞧了几眼俞叔忠厚老实的面貌,苏青深吸了一口气,道:「俞
叔,你来吧,不用担心什么的。」
  「那……你就先找个地方躺下吧。」俞叔摇了摇头说。
  几分钟后,苏青的房间内,她按照吩咐脱掉了多余的衣物,浑身上去就只穿
了件朱红色的肚兜和遮蔽下体的亵裤,安静卧躺在了榻上。
  俞叔尽可能的避开了目光,伸出了手指先是落在了苏青光滑的肩头,紧接着
按压着头颈、肩臂和腰杆,摸索着骨骼和穴道的状态,可慢慢地,他指掌就移动
到了那如圆月般隆起的肥臀上。隔着仅用一根细带系在双胯间的亵裤,底下一丝
不挂的屁股肉,又软又滑叫双掌都满握不尽。
  俞叔忽然呼吸有些乱,早就结束了的根骨检测也就继续了下去,而苏青只是
渐渐丹田产生一股暖流,隐隐地在蕴酿膨胀,也越来越觉得很奇怪的舒服,让她
有好几次不自主的想到男女交合间的事去,她有点害羞,脸上开始变得红赧,臀
部和大腿有一点酸麻难当,又有一点异常的快感,突然她起了一轮寒噤,心中愧
疚不已,原来她流出了丝丝的分泌。
  此时的俞叔已经将避开的目光完全投射在了苏青的身子上,不知不觉两手都
移到大腿根,掀开了碍事的肚兜下摆,露出了大片雪白柔嫩的肌肤,而那小小的
薄纱内裤根本无法起到很好的遮掩作用,从上方的角度看,连胯下的阴毛都能看
到。
  「俞叔……我有点热……」
  大概持续了一分钟,满脸通红的苏青微微翘起了屁股,摆了摆,眼眸带上了
春情。
  「等一下……马上就好,马上就好……」
  终于,俞叔的双手已经解开了那条薄纱的亵裤,沉着的将右手拇指一挪,按
在了苏青的肛门上,在花蕾的皱褶上轻轻的画圆。
  「这……这儿也要检查的吗……」苏青终于忍耐不住,吐出了带着鼻音的轻
哼。
  俞叔干脆不说话,拇指顺势往下一突,半埋进黏答答的阴唇里,苏青更哼个
不停,他拇指灵活的沿着阴唇来回磨擦,才不过划了两三下,苏青的穴儿中就冒
出更多的水份来了。
  「哦……」
  俞叔的拇指已经有大半截挖进苏青的肉缝里,同时用曲直不定的方法,让指
头在潮湿的泥沼中不快不慢的进出,他的双掌仍然抓着屁股的软肉,而且缓缓地
向上用力,就在他淫秽的扣弄当中,苏青不自觉的配合抬高起屁股。也不知道什
麽时候,苏青居然已经双腿屈跪,圆臀高高翘起,腰身紧张地低弯着,将美穴向
後期待地突出,一副等待男人来玩弄的姿态。
  「啊……那里……不要……」苏青说不要,可是屁股却快乐的摇动着。
  到了现在,她哪里还会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也怪自己的敏感,可换做任
何一个男人,面对自己这么一副肉欲满满的身子,也是会按捺不住吧。
  俞叔的呼吸越来越重越来越不加以掩饰,一边揉搓着那肥美的阴唇,一边脱
下了自己长裤,他的肉棒不算特别粗壮但十分细长,像钓杆一样的半垂半挺的摇
着,油亮的龟头透露着依然强健的讯息。
  「俞叔……快……人家……还要嘛……」苏青的风骚淫魅战胜了理智,成熟
的少妇人妻食髓知味,摇动着屁股花儿,小穴嘴还自动的启合不定。
  「苏青……我这一进去你可是要想明白了……现在……还来得及。」俞叔稍
稍清明了一下,停了停手里头的动作。
  苏青水汪汪的眼睛几欲滴水,咬着红艳的唇儿嗡嗡嘟囔:「假正经的臭男人,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趁人家弯腰的时候偷偷看人家的大奶子,装什么呀。哦!」
  她这话还没说完,俞叔一个发力就将她跪着的右腿从腿弯执住,结实的小腹
死死抵住了肥臀白肉,细长的肉鸡巴呲溜一下便钻进了阴毛覆盖的穴口子里。
  「噢……俞哥儿……你这一下顶着人家的心窝了。」苏青闭着目,舒坦至极
的吹着浊气。
  「紧……真紧呐。」
  这两人同时昂头喘息,老迈却结实的身子和少妇熟透的胴体完全结合在了一
起。俞叔已经完全陷入了情欲之中,整个人站了起来,半蹲在美臀上方,靠身体
的上下起伏狂插着苏青的美穴,而她的手则死死的扯住床单,手背指骨因用力而
撑起,感觉再用些力都能把床单给扯破了
  而在这狂热中,俞叔每日锻炼打拳的良好体力发挥出了很好的作用,他扶着
苏青白嫩的大腿,全力的在她的嫩穴里操弄着。不断挺动着自己的屁股,长鸡巴
在那小穴中来回穿刺,肉体的碰撞不断发出「啪啪」的响声。那充满肉感的美臀
不停的与俞叔的腿根做出撞击,发出阵阵拍肉声。
  苏青双手压在床上,以此作为着力点,两只高耸的乳房划出道道令人晕眩的
波浪,她仰头朝天,咬牙瞪目,娇哼不断,汗水淋漓,白蟒般的身体不住颤动着,
一颗颗晶莹的汗珠密布肌肤,性感的曲线诱人地起伏着,闪动着浓酒般的迷醉。
  俞叔更用力地顶了起来,每次重重顶在苏青身体的最深处,撞得她的心跳到
喉咙,撞得她浑身发软,丰满成熟的娇躯随着耸动而来回滑动,一双手也无力的
放着,高耸的胸脯波浪似的起伏个不停,凌乱的秀发横七树八地披散着,脸蛋更
是火红无比。
  看着被脸红耳赤,淫水横流的苏青,俞叔心中充满了成就感,每次都插得她
的心都跳上嗓子,终于,传来了又是一阵呻吟颤抖。大喊一声,整个人都倒在了
床上,玉臀高高抬起,身体一阵激烈的蠕动吮吸,一股温热的液体又喷了出来
  而俞叔也感觉到了一种久违的麻痹感,压制不住的嘶吼从他喉间翻滚出现,
插在穴儿里的肉棒杆子颤抖不止,噗嗤噗嗤喷出了二十多下浓白的精液,身体也
起了阵阵的抽搐。
  「好苏青,我这留着几十年的童子精可是全被你榨了个干净了啊。」
  「呸!老色鬼。」
  云收雨散后,两人深情地拥在一起喃喃细语,最后还在俞叔诧异的目光注视
下钻进被窝,一点一点的吞吐起了那根瘦长的鸡巴,爽得后者忍不住眯起了眼睛,
掀开被子发起了紧锣密鼓的第二场鱼水之欢。
  「哦,死样!那里可是腚眼子……嗯啊……」
  「啧……比前面好紧。」
  俞叔恍若骑马,将苏青肥美成熟的身子压在了胯下,一下一下策马奔驰,传
开了恼人的啪啪声。
上一篇:【独木成林】04 九天雷劫 鲜嫩可口
下一篇:【独木成林】02 龙门客栈 白绸艳臀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