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独木成林】05 何处来兮 何处归兮

  神州广袤无疆,战火不休,于两百年前统一并立,传承数代,立国号为殷,
天子姓宇文,同时划分出四洲十六郡,分别为大漠西北的风州,江南水乡的余州,
东临靠海的幽州,以及皇城所在的青州。
  可除了这四洲十六郡外,大殷皇朝终究没能彻底征服星辰大海,四方边境线
外还有着许许多多的零散右名居住,渐渐地,也就成了一个个新兴的自由城市。
  其中,祁连平原就位于风调雨顺的余州南部,气候十分诡异无偿,春日里黄
沙遍天,冬日里却是连绵冷雨。列缺山,则是祁连平原的最北侧,和大殷皇朝的
边境线隔了一片无边的原始森林。
  在这片混乱无序的土地上,多的是彪悍民风,各种逃窜而来的难民和匪徒,
宗门山头林立时常爆发混战,按照实力划分,最为强大的当属列缺山,桃花潭和
清风峡三个。其中,列缺山最为神秘也最为不好惹,可历任宗主都是我行我素的
怪人,很少主动惹事却又不怕惹事,那柄夺了不知多少人性命屠苍巨剑更是所有
人忌讳害怕的存在。因此,祁连平原实际上就成了桃花潭和清风峡两个宗门间的
较量。
  此时,祁连平原的西侧,一座不知名的深山中,一名神色阴沉的俊美中年男
子从天而降,足尖轻踮,指尖冒出青烟,周围的山水景色瞬间变幻荡漾泛开了波
纹,他迈步踏入其中,仿若置身在了水中,就这么消失了踪迹。
  这座山峰其实也是守护宗门的阵法,虽不及列缺山看似无凶无险可一旦发起
攻击就催山倒海的精妙,也算是上等的阵法。
  阴翳男子从阵外穿出,先是淌过了清流溪泉,而漫山遍野盛开的只是桃花,
也只有桃花,谷中星罗散布着数十栋小屋,人烟不算稀少,有男有女,却都是清
一色的美丽清秀,他们或是劳作,或是炼金,或是采药,可一见到男子都纷纷放
下了手里的动作,恭恭敬敬弯了弯腰,道一声少主。
  这就是桃花潭,温柔乡,普通人若是来了,只会以为到了世外桃源。
  此时,男子已经走近了院落,院门外还站着两个身穿薄纱的妙龄女子,皆是
生得妙丽动人,身姿匀称,微风一过,那些绸纱白锻就呼呼的飘开,露出坚挺高
耸的奶沟,而下方则是赤裸裸的一双长腿玉足。她们见到男子到来,脸上同时浮
现了一丝嫣红,道:「大师兄,宗主已经等候你多时了。」
  男子点了点头,抬步迈入,这院落幽深静谧,种满了花花草草,一颗参天的
古木在院落中心窜上了屋顶,光是看着格局,就和寻常的江南园林一般,一间正
堂,两侧偏房,外加一个鸟语花香的后院,半点不像是开宗立派的地方。
  而在这间厅堂中,一名看起来约莫只有十三四岁的少年正坐在高椅上,他生
的唇红齿白可爱讨喜,然而却是一丝不挂,胯下挺着根无比粗壮的白玉男根,双
腿轻轻搭在了一名女子的背上,而那女子则像是讨食的小狗儿,红润的舌尖在少
年的股沟内上下舔舐,捋开那稀疏的毛丛,时而将子孙袋里的睾丸吸入口腔,时
而又稍稍飞开少年的臀股,舌尖钻入了屁眼中来回伸缩。
  看到这般香艳的光景,男子眼角抽搐了一下,但很快就隐藏了这一抹悸动,
单膝点地道:「万不复无能,辜负了宗主的期望。二长老以身祭天引动雷劫,可
……还是没能杀了那袭无影。」
  当下他就将当日情形述说了一番,让人错愕的是,他跪下和诉说的对象不是
别人,正是高椅上享受着女人服侍的少年郎。
  这少年自然就是桃花潭的主人不老童子,也不知他到底是用了什么法子,明
明将近百岁可外面依然是稚童模样,就连开口说话的声音都是细细脆脆难辨男女,
「冲击归一的九重天雷奈何不了,连燃烧了神魂的五境雷火大劫还是奈何不了,
这袭无影的本事倒远远出乎了我的预料。」
  万不复犹豫了一下,接着补充说:「不是袭无影,而是一个少年替她挡下了
雷火大劫,看样子……应该就是之前错过的天命者。」
  不老童子听到天命二字,之前还云淡风轻的脸上登时阴云密布,推开了正舔
着自己屁眼的女人,冷哼道:「好一个袭无影,好一个天命者!老夫白损了二十
年阳寿反倒便宜了列缺山!又是天命,又是列缺,要是让他当了下一任宗主,怕
是那轮苦海残月要照在桃花清潭上了!」
  「可宗主,列缺山阵法玄妙无法攻破,别说袭无影,就算是那天命,我们又
如何对付?」
  不老童子放缓语气,沉吟道:「男人在世,为的无非就是三样东西,权势,
女人和财富。她袭无影虽然生的绝色清丽,可那从骨子里散发的寒气哪怕是我见
了都要萎靡不坚,难不成还能求着那天命软着鸡巴操她么。我们攻不进去,他们
总归是要出来的吧?」
  「宗主你的意思是……」
  「哼!苦海残月!这功法虽然厉害,可也不是留在山上就能学会的,列缺山
以杀伐为主,屠苍巨剑更是积累了数万人的生魂血气,不下山历练怎么继承衣钵?
等吧,等那小子下山,我桃花潭别的没有,环肥燕瘦一股脑的送上门,总有办法。」
  万不复不再言语,只是目光瞥向了不老童子推开的女人身上。这女人年纪也
就十七八岁,容貌算不上祸国殃民,可在这桃花潭中也是上乘,且天生就有了一
副好身子,腰细腿长,胸脯饱满,浑身上下的肌肤更是少见的小麦色,不仅如此,
连那乳房顶端的两颗宝石都呈现着异样的琥珀光泽,给人一种野性的妖艳。
  不老童子将一切尽收眼底却不点破,大大方方的松开了双腿,指了指自己的
硕大男根,道:「自己坐上来,朱兰。」
  那有着小麦色肌肤的少女朱兰嗯了一声,一丝不挂的胴体正面朝向了万不复,
两手轻轻放在了凳面上,整个饱满的臀部朝着后方撅起,夸张分开了腿,露出了
三角阴毛下的鲜红阴唇,问了一句:「宗主……你是要前面,还是后面……」
  「嗯?」
  不老童子轻哼,朱兰当即浑身一颤,有些羞愧的看了万不复一眼,重新说:
「您是要操朱兰的骚穴还是后面的……屁眼。」
  不老童子哈哈一笑,拍了拍肥沃的丰臀,指尖往那因为肤色关系而显得粉红
可爱的菊眼上捅了捅,说:「你刚才都舔了老夫半天五谷轮回之地,自然是要好
好报答了。」
  朱兰更是不堪羞涩,紧绷的身子被刻意放松了开来,小麦色的股沟被她用右
手掰开,中指和食指分别抵住了褶皱的左右两次,稍稍用力,热气腾腾的小孔便
开出了口子,然后一点点下蹲,落在了脉动不安的龟头上。
  不老童子外形娇小,而这根又粗又长的鸡巴当真天下独一无二的男根,龟头
如鹅蛋,棒身似幼童手臂,惊人的热量在菊穴和龟头间来回传递,两人不仅都用
力吸了口气。紧接着,少女朱兰便蹲下了身子,那根粗壮骇人的肉根就这么一点
点消失在了屁眼里。
  后庭强劲有力的收缩让不老童子舒服的眯起了眼睛,一双雪白的小手在巧克
力般的翘臀上来回抚摸,渐渐的,朱兰脸上带着微微不适的表情变得暧昧起来。
  「宗主,我……先告辞了。」
  万不复用力握起了拳头要离开,可被喊了下来,只听得不老童子一声轻呼,
竟是将朱兰整个抱起,托着那肥腻的臀瓣和腰肢,如同给小孩把尿般抽送起来,
操着紧致有力的屁眼走来。
  「来都来了,不给你最喜欢的小师妹舒服一下么。」
  少女朱兰羞怯的叫了一声,屁股已经完全被干开了花,在不老童子惊人的肉
棒插送中,她不由自主扭起了腰肢,双手向后搂住去,红艳的舌头钻了对方口腔
里纠缠了好一会儿才分开,滴落下的唾液线滴在了发胀的乳头上。
  她面如桃花,气喘吁吁,起初还带着羞愧和迟疑,而当屁眼里那根肉棒猛地
往深处一捅后,便浪叫了起来,忍住伸直了一边的脚丫子,踢了踢万不复胯下隆
起的帐篷,道:「师兄……快操我,我前面也要……」
  咕咚吞了口唾沫的功夫,不老童子似乎对这样的光景一点儿都不在乎,反而
像被刺激了一般狠狠操干起来,「快,帮忙搭把手,让我捏捏这骚货的奶子。」
  万不复鬼使神差的走近了几步,顺势捧住了朱兰的屁股,入手柔腻满是湿汗,
而那肉感的脚丫子就在嘴边来回摆动,膝盖弯上挂着一条水光淋淋的黑色内裤。
他呼吸急促,却又死死咬紧了牙齿,仿佛是要发泄某种内心的情绪般脱下了裤子,
露出了一根和不老童子相比十分可爱精细的肉杆子。
  「对不起……万师兄。」
  见到他这副模样,朱兰香汗淋漓往后倒在了不老童子的肩头,那挂着香汗的
俏脸有些无奈和凄惨,伸出一只手掌微微一用力,便把自己丰满的腿根左右分开,
露出了她的那个诱人的肥美阴穴。
  「来,过来操我这儿。」她说,隐隐带上了强烈的期待。
  「嗯!」
  万不复用力的点着头,扶着坚硬如铁的肉棒就插进了阴唇内处,一瞬间的柔
腻,湿润和温暖,透过前后庭那层薄薄的肉膜,万不复甚至能清晰的感觉到另一
根巨大火热的肉棒的蠕动,这种感觉真的很奇妙,让人有种想要堕落的疯狂感。
  「……慢一点……哦……你们……插得好深……啊啊啊……」朱兰咬紧的唇
还是张开,发出了一声声呻吟讨饶。
  万不复被那股子挤压和酥麻感逼得快要发疯,开始加大了力度,而不老童子
也默契的开始上下抽动,前后庭的同时被进入,朱兰很快就有些承受不住的低吟
起来,无力的趴在万不复的胸前,汗水浸湿了头发,两根硕大的肉棒在她下体交
织默契的蠕动。
  朱兰低吟着,喉咙里发出醉人的声音,臀部开始主动的扭动摇晃,暗示着她
需要更猛烈的冲撞。
  「不行了……不行了……我要死了……宗主……大师兄……」
  她的肉感双腿已经架在了万不复的两边肩头,肥腻的屁股则是被不老童子托
在手中,两根细长不一的肉棒在小穴和菊穴中你进我出的抽插着,带出了波光淋
漓的淫靡汁液。
  「哈哈……这就对了,答应的事情我可没忘,等到我夺干净阴元,你们俩则
是便可成婚逍遥自在。哦!你还敢夹我,我操死你。」他捏了捏开花的屁股蛋子,
一边抽送一边喘气,道:「以后我们一老一少就好好的伺候你,让你爽得忘了自
己是谁。」
  「你们两个……啊……我才不要……我只要大师兄一个……呜呜呜……顶到
了……」
  此时的朱兰的全身已是一团团的潮红,翻滚的淫液从下体双洞中源源不断的
淌出,而她也的确尝到了发疯的欢愉,双手抱头,露出滑腻的腋窝,几缕汗液顺
着腋下流淌了下来。
  不多时后,三人已经悄悄换了位置,朱兰这时候变成了跪在地上的姿势,而
一开始在她身后干着菊穴的不老童子正跪在朱兰的面前,两只大手扶住螓首,他
那粗大的肉棒正快速的在檀口中进进出出,而万不复则还是在朱兰的身后,狠狠
地干着滴水的淫穴。
  「不行了……真的不行了……呜……去了!」
  随着朱兰的手脚乱蹬,万不复和不老童子也到了末头,几乎是同时大叫一声,
浑身颤抖着把滚烫的精液全都射进了嘴巴和小穴内,而朱兰被他们的精液一烫,
娇躯犹如过电一般,双眼翻着白、浑身抽搐着迎来了高潮……
  ……
  「操!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啊!」列缺山,悬崖边,经历了雷劫后的林二
少爷盯着手里的玉坠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骂了一句。
  这东西是大嫂李忘语给的,说是祖上救了一个濒死的修炼者,能够宁心凝神,
可实际上它却救了林夕好几次的性命,而之前能够壮起胆子扑向雷火大劫,也是
因为这块玉佩。用语言很难形容,当时的情况就好像有人在你脑海中低语,让你
去让你去,保管你没事,类似精神上的暗示一般。
  当然了,事情的确是没有,林夕活蹦乱跳的比谁都要自在。秽炼是锻炼肉体
脱离凡胎的过程,达到了这一境界就已经有了江湖闯荡的本事,身体里的每一分
力量都可以化为强劲的真元,挥拳,踢腿,爆发出惊人的威力。而林夕在短短三
月里破开了秽炼境,靠的还是那场雷劫,在玉坠的保护下,本该能够将他形神俱
灭的雷霆能力不断被转化,然后以刚好接近了躯体所能承受的一点一点轰击,修
复,拓展经络。
  好事?当然是好事!可林夕十分的奇怪,都说什么天命天命,可自己从真的
天命人身上拿来的金镯子压根没屁用,反倒一开始被当成了纪念物的坠玉屡屡大
发神威,他就是好奇,想要搞清楚这到底是个啥。
  结果,自然可想而知。连袭无影那种快要破开第六境的人都看不出名堂,他
又能怎么样?但现在已经可以确定的一点是,这玉坠已经认他为主了,至于原因
的话,多半还是那天被人抹开了喉咙,流淌出的鲜血溅在了上面的缘故。
  「哎……天命……」他叹了口气,收起了玉坠,摊开的手心上却有着两截断
裂的碎镯,感觉到了迷茫。
  不远处,重伤未愈的俞叔浑身缠满了绷带,身后跟着因学了驻颜术显得越发
成熟娇艳的苏青。他一步步靠近,浑浊的目光再望向林夕的时候露出了满意的神
色。
  此刻的林夕,早已洗尽了身上的污秽,穿上了崭新的黑袍。虽然肤色还没能
恢复到林家二少爷时的白皙如玉,但正午的阳光映射脸上,身体骨骼,眉目之间,
充满了说不出的灵韵,和先前相比,即使是相貌没有多大改变,却足可以用脱胎
换骨四字来形容。
  破开了秽炼境后的林夕也发现,他的力气和体力变得悠长充沛,不会轻易觉
得劳累,也不再像先前一样,轻易觉得肚饿。除此之外最为关键的,是感觉变得
前所未有的敏锐,似乎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崖边的花草在滋生发芽,感觉到山谷间
的雾气在升腾,甚至可以不自觉的感觉得到周围虚无缥缈的天地灵气。
  哪怕现在任何一个修道者,一见到林夕,必定会觉得林夕资质极高。
  虽然袭无影在将自己带回列缺山后不是闭关就是不闻不问,甚至没喊过自己
一次名字,而他的称呼也从来都是宗主,但列缺山的规矩就是规矩,哪怕袭无影
不说,他都是下一任的传承者。
  趁着机会,林夕也提出了一直徘徊在心头的疑问,那就是为什么要找自己,
确切的说应该是『天命』。
  可俞叔的反应却十分让人意外,只见他轻轻咳嗽了几声,歪过了头,道:
「列缺山可不会什么周易卜卦之术,宗主之所以找你也不是因为提前知晓了天命,
她只是觉得能让不老童子花费二十年寻找的人,一定是个优秀的苗子,所以才会
抢。」
  「不知道?」
  「真不知道。」俞叔说,很严肃也很认真。
  见当真如此,林夕也就不纠结了,于是提出了关于修行上的问题,苦海残月
是列缺山一脉相承的功法,很是极端,练了这个功法,基本山就和其他乱七八糟
的法术法宝可以告别了,列缺山的人只用兵刃,或是刀,或是枪,最终还是那柄
屠苍。
  「好了小林子,宗主这次冲击归一境失败,闭关养伤起码得要一两年,你也
是时候下山历练了。」俞叔有些伤感的叹气,道:「屠苍屠苍,屠戮苍生,苦海
苦海,人间苦海,列缺山的功夫天下攻伐第一,你想要握起那剑,就必须屠戮苍
生,你想要悟得那月,就必须苦海翻腾。」
  「那俞叔……我该怎么做?」
  「你随我来。」
  俞叔没有正面回答林夕的疑问,而是带着他一步一步走上了列缺山的最高峰,
刚一登顶,满世界的孤寂和萧瑟便涌入了心头,光秃秃的山峰上到处都是一道接
着一道的剑痕,而除此之外还有着一个底部呈方形,庞大无比的殿宇。那和山石
同色,墙上刻着古朴的图案和花纹的巨殿看上去并不辉煌,但是一眼过去,这巨
殿的古朴、沧桑和宏大的气势,却是使得天空都似乎为之一暗。
  「这是什么地方?」
  身置庙宇跟前,即便是像林夕这样胆大,生性坚韧的人,也不觉头皮发麻,
几乎停止了呼吸,只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身处在巨人国度的小人。
  「这是列缺山传道受业的地方,从开宗立派至今一共传承了二十七代,若是
算上你,那就是二十八。」
  俞叔的声音说不出的威严肃穆,银光闪动之间,便如同一道银色长虹一般卷
着林夕投入殿中。
  进入庙堂后,呈现在眼前的是数千台阶,和无数栩栩如生的雕塑!
  四方的殿顶之上,星罗棋布,满是星点,巨大的明珠按日月五行方位排列,
洒落淡淡的清辉。除此之外,四周围还有一座座高达几十米的巨像,神色容貌和
性别皆是不同,唯一不变的就是那件黑袍,那柄屠苍,那股清冷和高傲。
  整整二十六座巨像,只差了袭无影。
  「扣头。」俞叔说。
  林夕早已震撼,听了这话立马跪在了地上,二十六座雕像,他却磕了二十七
个响头,多的那一个是给了至今闭关疗伤的袭无影。
  「历代祖师见证,第二十七代列缺山剑奴,俞,在此授予第二十八代继承者
斩风剑,托以斩风决!」俞叔看着二十六座雕像,手心猛然落在了林夕的头上,
一道道流光如烙印般出现在了脑海,演绎出招招式式。
  「从今天起,你便不再叫做林夕了,你的名字是——林无昼。」
  夕阳落山,天空无昼,林夕,林无昼。
  「去吧,去那一切开始的地方。」
  俞叔笑了笑,从庙宇的最高处飞下了一柄寒光嚯嚯的利刃,它就是斩风。
  ……
  四洲十六郡之北,青州鹿台郡。
  盛夏时节的蝉声恬噪,池塘里的荷花也逐一盛开,夜里的灯火照亮了整座城
市,护城河的水面上更是飘着寄托心意的纸船。
  康王府早早地就挂上了灯笼,可府内却是一片的春光烂漫,来自西北塞外的
歌姬舞女扭动着性感纤细的腰肢,堪堪只遮住了胸口和下阴的丝绸带仿佛随时都
会掉下,场内年轻才俊众多,酒杯交错,靓丽的侍女们扭着翘挺挺的臀儿来回走
多,不时就会多上几个湿哒哒的手印,或者干脆被拉到了角落里,就着美酒香气
扯下裤兜,鸡巴杆子捣出水浆,低吟浅唱不止。
  「哈哈哈哈哈!好,好,好!」
  看着府苑里随地上演的淫乱戏码,坐在东道主高位上的肥胖男子拍起了手掌,
他的名字是宇文弘,赐号康王,乃是当今大殷王朝君主宇文无疆的二弟,平日里
就是以荒淫无度著称,府里各色美貌的女人目不暇接,除此之外,更是四洲十六
郡里最大的奴隶团和拍卖行的主人。
  此时他口中连连说出的三个好字,可不是真的因为那些西域的娘们太过风骚
娇俏,而是坐台下某位中年男子说的话。
  「康王爷,据可靠消息,宇文皇帝早在三天前终于咽了下气,现在代为执政
的是我们的皇后殿下。」
  「好!死得好!宇文无疆那个老东西,仗着比我早出生了几个月份,聪明了
些,从小就被父皇喜欢,直接就成了储君。只可惜啊……在十几年前征战北荒蛮
族的时候让人射了一箭,这一箭实在是妙,让他彻底绝了子孙后代,连个女儿都
没留下!」
  说到这儿,宇文弘更是得意洋洋:「幸好本王爷提前找你们八卦门卜了一卦,
算出了他十五六岁的时候还和皇城里的侍女留下了个野种,怎么着?还不是让我
想办法一刀砍了脑袋,那用来当夜壶可好着呢!」
  「王爷英明,可……除了康王爷你……不是还有宁王吗,他会不会……」
  「你说三弟?」康王猛地抖了下眉头,然后摆了摆手,道:「算了吧,当初
父皇其实更中意的是他,可我这一个娘胎里出来的弟弟从头到尾就没想着全是富
贵,一天天的说着什么狗屁江湖,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闲逛呢。」
  康王宇文弘大咧咧的说着,丝毫没有顾忌那中年男人也是江湖人的意思,大
手一拍,道:「来来来,都给我跳起来,就跳那个脱衣舞。明天啊,我们就去皇
宫!」
  话音落下,只见那些身着薄纱玉肌半露的西域舞姬便扯下了身上的绸缎,修
长丰满的肉体上的每一寸地方都充盈着活力和生机,眼中更是时刻带着一种浓浓
的春情笑意,翩翩起舞,扭腰摇臀,轼哼呢喃,做出了种种令人心荡激情的淫浪
惹火动作,立时场中淫声浪语声不绝。
  而随着她们的各种淫浪惹火的动作,舞姬们那湿润柔滑的如玉雪肤,光滑的
小腹,圆滚挺翘的丰臀,便不住地在众人眼前闪过,让人心神荡漾之极,只觉得
一股无法抑止的欲火从心头烧起,鼻息渐粗,呼吸渐喘,很快就扑向了这些风骚
入骨的异域美人。
  宽大温暖的厅房中,康王舒舒服服的躺在铺垫有厚厚棉毯的靠椅上,欣赏着
厅中十几个长相妖艳淫媚的女子和一众平日里在鹿台郡中被称为名门俊秀们厮摩
乱交。
  在诱人的音乐声中,众女们扭动着自己柔细如蛇的蛮腰,不住地做着各种勾
人的动作,这些女子身上都只是着薄如蝉翼的薄纱,内中也只是着单薄短小的贴
身肚兜,舞动间,她们那饱满丰挺的双峰便跟着不停地颤动着,撩人之极。
  一对看起来像是父子般的修行者此时正将怀中的女子抱起,前后两根长短不
一的肉棒分别捅进了菊穴和花穴中,二人配合的十分默契,时而同进同退,时而
一进一出,象三明治般夹在中间,尽情操弄。那女人只觉得自己被操的飞到了天
上,却怎么也落不了地,两只肉棒好象都在蜜穴里,又好象都在菊花深处,身体
的两处窍穴似乎无时不刻都被涨的满满的。
  另一处的角落里则更是香艳,妩媚诱惑的女人一丝不挂,三名雄健壮硕的男
子淫笑着将她围住,粗糙的大手穿过她身上的裙袍,在她白皙丰腴的胴体上肆意
抚摸着,大力揉搓着女人丰挺高耸的酥胸,丰盈圆润的翘臀和修长笔直的美腿。
  女人娇笑着闪避,有怎么能挣脱出修行者的手掌心?三人淫笑着看着她,反
而极为享受女人扭动间柔软娇躯和他们身体的碰撞摩擦,那柔软滑腻的触感让他
们极为享受。
  片刻后,女人似乎耗尽了体力,她的动作也变得无力起来,红艳艳的芳唇微
张,细细娇喘着,坚挺饱满的双峰随着她的喘息激烈起伏着。
  三人对视一眼,很快,一根鸡巴抵在翘臀上摩擦臀瓣,然后对着菊穴缓缓插
了进去。女人丰腴白皙,肉光致致的娇躯如同筛糠般颤抖着,一阵前仰后合,前
面的洞里也闯进了肉棒。然后,她的嘴巴被腥臊的肉杆堵住,三人开始配合着齐
齐在女人的娇躯上抽动起来。不多时便喷出一股股浓精。
  康王欣赏着场中的淫乱,而这时一阵香风扑鼻而来,素来以恬静淡雅闻名的
王妃李莹悄然出现,身上的穿着更是让人感到无法呼吸。
  王妃李莹长发盘落,纤腰翘臀比之场内的舞女还要动人心魄,她个子极高,
玉腿修长,迈步走来的时候身上臀股间的美肉晃荡着波纹,一对竹笋型的翘乳一
抖一抖,她身上穿着的并非是肚兜,而是一件来自西域的情趣衣物,深紫色的开
边蕾丝仅仅是几张布片和系扣,虽然包住了乳房可偏偏在乳头的位置缕空,露出
了那十分少见藏匿在乳晕中的凹陷乳头。至于下身,则是抹上一双薄薄的浅黑色
裤袜,从脚趾尖开始向上停留在了腿根的位置,再往上就是和绳子一般无二的窄
小皮裤。
  「好人儿,快来本王这里。」见到这番打扮模样的王妃李莹,康王壮硕的肚
皮都抖了抖,急匆匆的脱下裤子,却是露出一根又小又短的可爱肉根,一颤一颤,
滑稽极了。
  「就喜欢看人家这样是吧?」李莹白了他一眼,莲足轻挪,纤细的指尖拉开
了皮裤的一边,就这么跨坐在了康王身上吞下了小巧可爱的肉根,可还没动了几
下,康王便喘气了粗气,咕噜噜的冒出了白浆。
  「你这人……难怪宇文皇帝到死也没给皇后留下个儿子,你们宇文家……是
不是都这样啊?」李莹很是不满的拧了拧康王胸口腻肉埋怨道。
  「等……等你当了皇后……别说早泄……就算老子是阳痿,你都得乐开了花
给我嘬卵蛋。」康王说着,眼睛慢慢闭了上去。
  「呸!你要是当不上,我就脱光了穿着这一身走到大街上去,让你当个绿帽
王爷。」
  「我现在可不就已经是了么。」康王嘀咕了一句,用力拍了下李莹翘挺挺的
屁股蛋子,果然就瞥见了高台下无数火热的男性目光。
  「臭不要脸!」李莹缩了缩身子,花心透出了浆,竟是小泄了一次。
  ……
  祁连平原上黄沙阵阵,离开了列缺山的林夕,不,应该是林无昼此时正在和
一头巨大的蜥蜴交战,这蜥蜴算是沙漠上常见的妖兽,实力等级不算高,从品阶
上来说也就欺负欺负普通人,换成了修行者都是可以轻易对付的。
  只见林无昼手中的利刃直接斩向了巨蜥,一道以真元化成的风刃顺势劈开了
它的身躯,这一式剑招算不得高深,但角度十分刁钻,重复发挥了剑刃的锋利,
而这也是和手中斩风剑相配的斩风决,要的只是一个字:锐。
  「哪来的大白痴啊!气死我了!」
  可就在林无昼斩杀了这头蜥蜴的时候,一个火急火燎的声音顿时响起,旋即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包含了怒意的生气俏脸。这个莫名怒气冲冲的小姑娘生的颇为
俏丽,腰肢纤细,臀儿挺翘,关键是个子十分高挑,此时就穿着一身朱红的皮甲,
健康的小麦色肌肤挥发着青春靓丽的雌性气息。
  「喂!臭小子!你知不知道这石尾蜥蜴平常都是成群结队出现的,我守了好
几天才等到了机会,你杀了也就算了,还劈成了两半,我怎么拿去卖钱!」翘臀
小美女气鼓鼓的说,被皮甲清楚勾勒的胸部线条也同时上下起伏。
  「……听你的意思,我要是把它完整杀了,你还得想办法抢过去?」
  「当然!因为就是我先发现的,你……你这是截胡!」
  林无昼挑了挑眉,伸出手指向了后方,道:「还有一头。」
  「你骗鬼啊!」
  翘臀美女话音才落,后方便响起了轰隆隆的巨声,回头的瞬间没了血色,一
头听到了同伴惨死呼唤赶来的石尾蜥直接扑了过来。
  「说了你还不信。」
  林无昼摇头,一个闪烁飘向前头,这一次他用的剑招是自下而上的顺劈,锋
利无比的斩风剑依然没有丝毫停顿,居中将蜥蜴断成了两截。
  可和他洒脱淡定收剑入鞘的潇洒不同,那愣在了原地的翘臀小美女直接被蜥
蜴飞溅出的血喷了一身,满头满脑的绿浆,眨了眨眼睛,死死的盯着林无昼,然
后……竟是哭了起来。
  「哇……你欺负人,我要找人打你,我一定要找人打你,哇啊……」
  这下子林无昼可算是慌了神,在他过往十六年里遇到的女性,要么就是和母
亲大嫂那般温柔贤惠,要么就是掌柜夫人苏青那般的风骚入骨,又或是宗主袭无
影的冷漠孤傲,还从来没碰见过泼皮骂人吃了亏就坐地大哭的女儿家。
  「那……小妹妹,你别哭了好不好,大不了我赔给你就是了。」
  「谁是你小妹妹,我今年十九了,别以为长得好看修为高就可以随处喊别人
妹妹,我呸!」
  她说着,当真一口银沫飞了过来,弯低了腰肢的林无昼根本避无可避,直接
被打在了脸颊上,登时就有些火起。
  「家师有言,出门在外,睚眦必报,遇到小人,杀之,遇到女人……」
  「遇到女人怎么样?」翘臀小美女突然缩了缩脖子,紧张兮兮的问。
  「脱光衣服先干一炮再说。」
  「你师父是神经病吧!?」
  林无昼当然不会真的把她衣服脱光了在黄沙遍地的荒漠上干起屁股,他也就
是说说,吓唬吓唬一下。然后就掏出了一件备用的干净黑袍递了过去,顺手想要
摸钱,然后才反应过来自己的钱财早就被死去的掌柜搜刮了个一干二净,而列缺
山上又用不着钱,光这件空空荡荡每个地方放东西的袍子,他自己倒是还能把物
件塞进裤裆里,而要是联想到袭无影那个女人……
  林无昼赶紧晃了晃脑袋,分开了注意力,对着翘臀小美女道:「我身上没钱,
不过我可以帮你打这些妖兽,怎么样?」
  「真的?」小美女眨巴了眨巴眼睛皮子,很是怀疑。
  「家师有言,出门在外,诚信第一,童叟无欺……」
  「神经病!」
  翘臀小美女狠狠白了他一眼,看着自己浑身绿血的狼狈模样更是委屈得不行,
一脚踢了过来,然后不出意外的被林无昼捏在了手心里。
  「腿不错。」他笑,然后伸出一根手指顺着皮甲靴的靴面一路滑到了膝盖窝
的位置,说:「你再这样偷袭,我真的会把你脱光了吊在树上。」
  「哦……」
  小美女甜甜一笑,收回脚,一下子乖巧懂事了很多。
上一篇:【独木成林】06 林中猎兽 误入敌陷
下一篇:【独木成林】04 九天雷劫 鲜嫩可口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