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妻孝】(续)39

  瑞阳在办公室开心的看着业务员提上来的报表,美丽温柔的岳母在身后轻轻
捏着他的头和肩膀,将头枕在岳母高耸的胸脯上,瑞阳高兴极了,事业与爱情双
丰收啊!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叮铃铃,电话响了,瑞阳看看是孙总打来的,不知道有什么事,连忙接起。
  「瑞阳,我到X市了,你有时间没,我在XX咖啡厅,你有时间过来一趟,
别带人,你自己过来。」孙总在电话里说道。
  「好,我马上来!」跟岳母说了声要出门,瑞阳便单独赴约了。
  到了咖啡厅,孙总也是一个人坐在咖啡厅里,表情很是严肃,瑞阳有些莫名
其妙,怎么孙总自己跑过来这里干嘛?
  看见瑞阳已经过来,孙总招呼他到旁边坐下,表情严肃的说「瑞阳啊,公司
发展的怎么样!」
  「很好啊,一切都进入正轨,X市市场已经完全打开了,剩下的就是持续发
展下去就好了,我感觉这里比您那还有发展前途,沿海城市真的发展的很快啊。」
  瑞阳说道。
  「呵呵,比总公司有前途……有前途!」孙总发出了惨兮兮的笑声,接着说
道「瑞阳,让你到这里来,现在看来是我错了,原本想让你有更好的发展,没想
到,没想到啊!」
  「怎么了?孙总,发生了什么事吗?」瑞阳更是摸不着头脑了。
  「唉,一言难尽,他妈的,什么烂公司,不拿员工当人看!跟你实话实说了
吧,老总裁上个星期脑溢血去世了,总部那里现在完全由总裁的儿子接班了,老
总裁的手下,全部要被替换,由小总裁的人马全部接收,你这里发展的那么快那
么好,总部如何能不眼馋,那两个派来的业务员,就是先过来熟悉情况的,好方
便把你踢开。」
  「总算我们几个省会城市的老家伙,还有点关系,虽然还没被撤,也被换下
了一把手的位置,我现在就是公司一闲人了,也管不了什么事,想帮你也帮不上
了。」
  「您……您是说……我要被开除了?」瑞阳头上响起了晴天霹雳。
  「开除倒不至于,不过你想再发展,恐怕很难了,总部打算给你安排一个闲
置,按你现在的年龄,正是打拼的时候,你觉得你还干的下去吗?就靠着那点工
资养老不成!」
  瑞阳想想这几天做的美梦,早上的幻想,还想着把家里人接来X市享清福,
现在就如一个梦幻的泡泡,在太阳底下,砰的一声,破了。
  「难道,我们这么辛苦的开拓市场,开拓成功了,就这么被总部的那些王八
蛋接管了?」瑞阳不甘心的吼道。
  「我们没办法啊,所有的货源都是跟总部拿,他只要切断你的供货,你又能
有什么办法,你就算换产品经营,没有海量的资金投入来宣传品牌,又怎么撑得
下去!」
  瑞阳惨痛的捂住脸,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整个人已经面临崩溃了。
  「你的解职信,总部这两天就会发到你的邮箱,我事先得到了消息,过来提
前通知你一下,你看看你自己还能做点什么吧!」
  「我……我还能做什么……也许……也许会得到一笔丰厚的解职金吧……哈
哈哈哈。」瑞阳语无伦次的说着,更是发出了一阵惨笑。
  「这他妈总部忒不像人了,唉,你是我最喜欢的手下,本来想着让你好好发
展下,没想到却把你给坑了,你就算继续在这个公司呆着,恐怕也很难混下去了,
瑞阳,想想办法,早点自谋生路吧!」
  「至于我,唉,我都五十多的人了,打拼不动了,就在公司熬到退休吧!」
  「孙总,谢谢……谢谢您对我一直以来的栽培,也谢谢您提前将消息通知我,
我……我会做好准备……」
  孙总站了起来,拍了拍瑞阳的肩膀,唉了一声,出门开着车走了,留下一个
呆愣愣的瑞阳。
  瑞阳感觉自己彻底的空了,什么都不想干,什么都不想做,就想呆呆的这样
坐着,坐到世界末日。叮铃铃的电话响个不停,瑞阳看都不看就直接关机了。他
不想接电话,也不想见人!
  「先生,先生,我们要打烊了,需要为您叫辆车吗?」服务员过来打着招呼
道。
  瑞阳默然的抬起头,问道「现在几点了?」
  「先生,已经晚上12点了,我们要下班了,您还不回家吗?」
  「家……呵呵……以后这里哪里还有我的家……」瑞阳机械的拿起钥匙,开
着车就在X市逛着,熟悉的路径,放空的思想,等到醒悟过来,已然到了岳父的
小区楼下。
  「家……是啊……这里……是家!」呆愣愣的瑞阳走上楼,开了门,看见焦
急的岳母也丝毫兴不起跟她打招呼的欲望,走去那张熟悉的床,倒头就睡了过去!
  白莹丽已经找了瑞阳一整天了,还跟栗莉也打了很多电话,焦急的两个人一
直在打他电话,却一直在关机,现在瑞阳总算回家了,虽然看起来很累,可人毕
竟是安全的,跟女儿报了个平安,白莹丽又去房间看顾瑞阳去了。
  将女婿的衣服都给他脱了,又擦洗了身子,给他盖上被子,让他安心的睡,
却丝毫不知道他发生了什么事。
  跟老公也打了个电话,说些没头没脑的话,也猜测不出来女婿到底怎么了,
只好静观其变吧。
  脱光光的白莹丽,如往常一般搂着女婿,却发现今天的他,一点动静都没有,
除了心脏还在跳动,身体依然温暖,就如人死了一般,对她丰腴的肉体,像是一
点感觉都没有了,也不会像以前一样搂着自己。宽慰自己女婿是工作上的事累着
了,白莹丽一晚上都没睡好,就这么折腾到天亮。
  「瑞阳,瑞阳,起来吃早餐了!」瑞阳迷迷糊糊的坐起,迷迷糊糊的刷牙洗
脸,又迷迷糊糊的吃完早饭,再回去倒头接着睡,这中间一句话都没说。
  白莹丽彻底混乱了,这个工作狂的女婿到底是怎么了?这班也不上了吗?
  「瑞阳,瑞阳,你不去上班了?」
  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依旧是埋头昏睡!
  焦急的白莹丽又跟老公打了个电话,可栗谷如今已经在美国了,还要一段时
间才能回来,远水解不了近渴啊,栗莉带着孩子,又不能让她兴师动众的跑过来,
瑞阳也没出什么大问题,就是一直睡觉,好像是累极了的表现,自己也不能表现
的太大惊小怪了。
  又这样熬了两天,瑞阳依旧是吃了睡,睡了吃,工作也不做了,连自己碰都
不碰一下了,实在是困惑的白莹丽跟老公说了前前后后的情况,栗谷听到瑞阳的
老总来找过他,怀疑是不是工作出了问题,让白莹丽问问看。
  白莹丽看着一问三不答的女婿,心想这怎么问,问了他也不说啊?对了,电
脑,看看电脑里有什么情况,以前瑞阳做报表和跟人联系都是电脑里做的,每天
在那文件发来发去,也许能找到点什么。
  偷偷的打开了瑞阳的电脑,在里面仔细寻找着,邮箱里竟然有一封总公司发
来的邮件,白莹丽看着这个还没打开看过的邮件,犹豫着,最终还是决定看一下。
  「致:X市瑞总经理,在收到此邮件的同时,请尽快交接手上工作,总公司
调任您为总部产品问题处理顾问,请于收到此信的7个工作日内,来总部报到。」
  白莹丽看着这莫名其妙的信件,怎么没头没脑的竟要调离瑞阳的工作了?X
市发展的这么好,这是怎么了?又继续寻找其他的线索,发现在D盘里面有一个
文件夹,还是上了密码的,打不开。
  猜测了几次密码,还是错的,着急的白莹丽打电话给栗莉:「栗莉啊,你知
不知道瑞阳平常使用的电脑密码什么的。」
  「妈,你问这个干什么?」栗莉奇怪的问道。
  「瑞阳被公司调离X市了,我想看看他电脑里有什么可以查看的,看看是什
么原因啊!」白莹丽着急的说。
  「什么!瑞阳被调离X市了,这是什么情况?」那边的栗莉也很着急。
  「我这不是正在找原因呢吗!就是只有一封邮件发在邮箱,里面就这么说,
也没说原因,我也正纳闷呢!」白莹丽回道「行,我知道了,我回来发信息到你
手机上,我就知道两个,不行的话再说,你先试试看。」
  「好的,你赶紧传吧!」白莹丽说着挂了电话。
  滴滴声响起,白莹丽打开短信,看了女儿发来的密码,逐个去试,才试了第
一个,文件夹就打开了,急不可待的白莹丽赶紧打开看,却发现没有什么文件,
只是几张照片和一些视频。
  既然不是跟工作相关的,就没再注意,白莹丽又仔细翻找着其他的文件夹,
一个个找过来,都没有找到什么蛛丝马迹,就QQ里有一个号码,看起来倒是有
些眼熟!
  关掉电脑出了门,脑海里还是浮现那个熟悉的QQ号码,虽然自己打开看了,
文件夹里什么都没有,可就是有种奇怪的感觉,感觉那个号码自己很熟悉。可那
明明不是女婿和女儿的QQ号。
  关掉电脑出了门,白莹丽站在门口啊了一声,突然想起,那个QQ号,不就
是加了自己空谷幽兰号的乱来小夫妻的QQ吗!
  抑制着自己砰砰乱跳的心脏,又冲进屋里打开了瑞阳的电脑,翻出了那个疑
点重重的文件夹,输入密码,将照片打开来看。果然,那些都是自己发给乱来小
夫妻的照片,一张都不少,都存在女婿的电脑里。
  原来丈夫鼓励自己加的乱来小夫妻,竟然是自己的女儿和女婿,那么瑞阳和
栗莉也在玩夫妻交换了吗?还是跟很多人那种?想继续寻根问底的白莹丽,决定
再看看那些视频。
  打开那些视频,画面里的两个人,更是让白莹丽惊吓不已,那视频的主角竟
然是栗莉和亲家公,看着女儿与亲家公在视频里的淫乱,白莹丽实在是说不出来
什么是什么心情,既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又有些恨女婿不争气。
  再打开瑞阳的乱来小夫妻的QQ号,登陆上去仔细看着女儿女婿与亲家公的
聊天记录,白莹丽了解了一切,也有些感动这两个年轻人对父亲尽孝的心意。再
继续翻找,却没有发现这个QQ号有跟别人联系的记录,只有跟亲家公你来我往
的聊天,而且都集中在半年前,最近已经没怎么上过了。
  决定继续了解清楚的白莹丽,先打了个电话给栗莉,女婿问了也肯定不会说,
反而不如问自己的女儿,源自于血缘的理解,想必女儿不至于瞒着自己。
  「喂……妈……怎么了……密码不管用吗?」栗莉在那边声音听起来有些喘。
  过来人的白莹丽一听声音,就知道女儿正在干那个事,瑞阳正在旁边卧室的
床上躺着,那跟女儿发生关系的,除了亲家公,还能有谁!
  「你装作自然点,我问你几句话,妈知道你听得懂,不要给你身后的人听见
了,好了,我问你,你跟瑞阳的父亲,是不是发生了关系了?我打开瑞阳的电脑,
发现的是你们公媳两个的做爱视频,而且瑞阳明显还是知情的,你只需要回答我
是,还是不是。」
  「……是……可是……妈……」
  「行了,你闭嘴,我接着问你,我跟瑞阳的关系,你是承认的,可你不让瑞
阳跟妈真正做爱,到底是你自己心里不同意还是顾虑你爸爸!」白莹丽的心,扑
通扑通,这个答案对自己太重要了,重要的心脏都像要跳出来一样。
  「……是……是我爸……妈……我想说……」栗莉着急的解释,这个确实不
能被公公知道,虽然那个色老头还在自己身后卖力的抽插着。
  「好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你好好享受,妈先挂了。」听着母亲就这样挂
了电话,栗莉在那边是真的呆了。
  「怎么了栗莉?你妈打电话过来说什么?」父亲在栗莉身后说道,一边说着
还一边讲阴茎深深的顶进儿媳的肚子里。
  「没……没什么……爸……你别管了……使劲……使劲操我!」沉迷于做爱
中的小女人,决定将这一切抛去一边,反正这事是瑞阳同意的,而且自己也同意
瑞阳跟母亲的关系,想必母亲还不至于干出什么荒唐事来。
 激动的白莹丽听着女儿说是因为自己老公才不同意自己跟瑞阳走到那最关键
  的一步,高兴的蹦了起来,原来,原来这一切都是自己跟女儿的误会!如果,
如果能早点解开,如果能在以前多沟通沟通,那自己早就没必要忍着,忍着跟瑞
阳真正做爱的那一刻了,现在,现在阻挡两个人在一起的障碍,已经通通消除,
那现在,就要让女婿真正的拥有自己!
  冷静下来的白莹丽,仔细想了想这件事的前因后果,应该是女儿女婿开这个
QQ号,想对亲家公尽这种形式上的孝,然后意外的老公和自己,加了他们小夫
妻两个人,而瑞阳接下来和自己的聊天,肯定是瑞阳已经激发的乱伦心里作用下
的结果,那个时候,女婿已然知道了自己与栗谷在玩的游戏,却不知道他们能不
能接受乱伦的爱。
  因此,女婿并没有对女儿说,而栗谷巧不巧的让自己勾引自己的女婿,却不
知道勾引的是那个乱来小夫妻,而天天腻在一起的自己和女婿,因为都有隐藏在
心底的小心思,更没有时间开QQ号,反而对另外一个人的消失都没有起疑心。
  却也因此错过了互相了解的最佳时机。
  当女儿得知自己倾心女婿的同时,也起了对自己尽孝的心思,却又因为不了
解父亲的意思,只是让女婿跟自己进行有限的接触,归根到底,这一切都是孝,
是女儿和女婿对自己的孝,却正好顺了栗谷的心意,事事之巧合,也不过如此了,
这千转百回的故事,丝毫不下于一部荡气回肠的电视剧了。
  当这一切的谜底,揭开在了自己的眼前,白莹丽真的感到幸福,就要来临了,
女儿女婿尽孝的愿望,这一家人乱伦的欲望,现在唯一不知道的就是亲家公是怎
么想的,暂时还不能告诉他,这是最后的一个炸弹,如果平稳度过,那么等待着
这一家人的,就是幸福无比。
  就单看女儿和女婿对亲家公的开导和纾解,这最后一个问题,也肯定不再是
那座翻不过去的大山。仅仅是一个一脚就能迈过去的小山包了,现在需要等待的
就是时机的成熟,将他也拉进来就完事了。
  高兴的白莹丽,拨通了在美国的老公的电话,将这一切的一切,都告诉了对
方,栗谷听说这边的事情,同样是目瞪口呆,既有对女婿被解职的气氛,又感到
上帝对他的眷顾。
  「行,我知道了,瑞阳的事,你安心宽慰着点,这样更好,还省得我劝他辞
职了,你给老林打个电话,让老林带着你们去看看我们的未来,女儿那边,你就
别管了,我过两个星期就回来了,到时候我直接去跟她说,另外,这段时间女儿
那边也别跟她再联系,她如果再打电话来,你就报平安,一切等我自己过去跟她
说,女婿这里,既然已经说通了,你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也让他暂时先保密,
一切都等我回来。」高兴的栗谷兴奋的挂断了电话,他决定赶紧将手头上最后这
一点事情搞定,再回家,回家接收那份最大的礼物。
  激情过后的栗莉,想起母亲给她打的那个电话,犹豫着要不要解释解释,而
且母亲那么果断的不让自己说话,明显是有了什么想法,这个也是需要问清楚的,
还有自己跟公公,好害羞,这事要怎么说啊,该死的瑞阳,你看就看了还录下来
干嘛!
  气愤的栗莉自是气不打一处来,心里又想到「既然母亲已经发现了自己跟公
公的关系,那把母亲接到一起住应该也就没什么关系了吧,反正大家都公开了,
也就公公还被瞒在鼓里,那要不要跟他说呢?听母亲的意思,倒是还不想给身后
的公公知道,可这种事,哪里瞒得住。」
  翻来覆去,还是决定先跟公公透漏一点点,让他有个心理准备。
  「爸……我们……我们的事……我妈都知道了……」栗莉害羞的说着「啊
……知道……知道什么了!」父亲很是不解。
  「就是我跟你,那个啊!」栗莉更害羞了。
  「啊……不会吧,亲家母怎么知道的!」父亲的冷汗都快下来了。
  「瑞阳那个混蛋,把我们两个做爱的视频录了下来,被我妈发现了!」栗莉
有些气急败坏。
  听说是自己儿子不小心泄露的,老头也什么都说不出来了,只好问道「那
……那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什么都不干……我妈她自己还不是跟瑞阳……哼……哼…
  …」
  父亲想想那天沙发座上的那滩水痕,已经有了猜测的他,了然于胸「栗莉
……你是说……瑞阳和你妈……也那个了?可是……可是你爸还在啊!」
  「是啊,就是我爸还在……所以我才没让他们俩真的发生点什么,仅仅是让
他们亲近点,我妈一个人孤独的久了,所以我们才想着也对我妈尽尽孝道啊!」
  「呵呵呵呵……是啊……尽孝……尽孝」老头真的说不出话来了,自己被孝
在先,哪来的资格说儿子些什么啊。
  「那你爸怎么办!」父亲还有最后一个疑问。
  「什么怎么办……凉拌!爱咋咋的!」栗莉撅起了嘴,装作生气,其实她自
己心里也没底,正想着要如何处理父亲的关系,公公却问出了她心底里也想知道
答案的话「如果,如果亲家公也让你对他尽孝,栗莉,你怎么办!」
  「我……我……我……」没有说出那个心底里的答案,纠结的两个人,怀揣
着一肚子的问题和疑虑,等待着答案揭晓的那一天。
上一篇:【堕母】:第4~5章、受伤
下一篇:【母爱的光辉】第十章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