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堕母】:第4~5章、受伤

  钟牛的胯部在抖动,他的屁股前后推耸,让那根火热巨大的阳具不住的一翘
一翘,而在那犹若蛋球大小的马眼之中,不住地有一股又一股的白色液体暴射而
出,好似激光枪似的,足足有十几股,非常之多,扑打出去,有的落在地面上,
有的射在墙壁上。
  好在妈妈早已闪躲到一旁,不然真的就要被射到脸上和身上了。
  此时妈妈的神色带着惊讶,她的美眸瞪大,似乎从未见过这样的场景。
  不得不说,钟牛除了天赋异禀,就连射出精液也比常人厉害,恐怕就就连大
人都比不上,至于我?我和他一比那真的是笑话。
  我曾经自己偷偷看片的时候不是没有用手解决过,只有那么两三股而已,而
且钟牛精液的颜色比我的要白上太多,我的精液虽然不至于像清水那样寡淡,可
也好不了多少。
  这可能就是天生的吧,我是真的比不过钟牛。
  卫生间死寂了好一会儿,一直都没有动静,而钟牛在射了之后,那根阳具却
是没有变得软趴趴的,反而还是保持着刚才的那般硬度和长度,只不过是垂吊着
的,依然壮观。
  钟牛的胸口剧烈起伏了,表情也终于有了点变化,那充满血丝麻木的眼睛里
也似乎有了几丝色彩,还有射精之后的空虚感,或许是站在那儿太久脚麻了,又
或是射了之后两腿有点发软,钟牛的身子动了动。
  与此同时,钟牛也慢慢的看向了妈妈,而蹲在地上的妈妈站了起来,她把毛
巾扔回到水盆里,说:「好了,钟牛,接下来你自己洗吧。」
  说完,妈妈就要出来,我一见,连忙跑到床边坐下,可不能让妈妈知道了我
在偷看,不然她会很生气,而就在我刚刚坐好,妈妈就出来了。
  我故作惊讶道:「妈,你怎么在卫生间里?」
  「哼,你还以为我会来找你吗?什么时候回来的?」妈妈站在卫生间那儿,
自然而然的关上门。
  「刚回来……妈,我知道错了。」我说。
  「你……唉,也怪妈妈没有跟你讲清楚,毕竟我随便带回来一个孩子让他当
你的兄弟,也是我唐突了。」妈妈轻轻一叹,坐到了我的身边来。
  然后,妈妈给我说了她早晨出去的事情。
  昨晚瓢泼大雨,风吹得很大,她在出去之后,得知山上有房屋垮塌,而她作
为官员的本能立刻跑过去查看,到了那儿,发现垮塌的房屋里埋着个人,这个人
不用说,正是那个中年男子。
  而在垮塌的屋子旁边站着一个满身是泥的男孩,妈妈经过询问,得知男孩是
中年男子的孩子,却是没有亲戚,所以没人照顾,如果照这样的趋势发展下去,
以后只有乞讨或是捡破烂为生。
  由于那个中年男子救过我一次,妈妈这个人相当重情,所以,她干脆把给男
孩给收养了,于是,钟牛就这样被妈妈带了回来。
  「你认为怎么样?」妈妈问我。
  「啊?我……」我思索了一会儿,很想告诉妈妈不行,但想了想,毕竟钟牛
的父亲救了我的命,我只好轻声说道:「好吧。」
  妈妈点了点头,道:「好,你答应了,以后可不准反悔。」
  我还能说什么呢?
  ……
  当天下午的时候,妈妈带着我和钟牛坐着电缆车下了断龙山,来到车旁,我
二话不说就坐到副驾驶位上,一来是习惯,二来是怕钟牛抢我的位置,我也不知
道这是心理,但心里总是隐隐觉得,一旦钟牛来到我的家里,会让我在妈妈心里
的地位产生变化。
  妈妈虽然心细,但也没看出我的端倪,她把钟牛安排在了后座上,这才开车
离开了断龙山。
  几个小时后总算回到了家里,我满身大汗,跑到浴室去洗了个澡,出来后发
现钟牛坐在沙发上,墙壁上的液晶电视开着,而钟牛好像是看到了新奇的事物,
一直看着电视,仿佛没有注意到我的存在。
  我本来觉得没什么,可是,我却发现钟牛身上穿着一件T恤,那是定制版的,
是我最喜欢的,我一下就生气了,几步走过去,指着他怒声说道:「把衣服给我
脱下来!」
  「阿姨……给……我的……」钟牛低着头,小声的说。
  我一愣。
  「反正不管是不是我妈给你的,总之,你穿的是我的,这是定制版的,多少
钱一件你知道吗?我不管,快点脱下来!」
  「不要!」
  钟牛双手抱在胸前,没有要把衣服脱下来的意思,我急了,就要过去抢,就
在这时,身后传来了妈妈的喝声:「凡凡,你干什么!」
  我回头,看到了从卧室出来的妈妈,她绝美的脸上带着微微的怒色,我有些
害怕,可为了我自己的衣服,于是鼓足勇气道:「妈,他穿的是我的衣服,这可
是定制版的,多贵你又不是不知道!」
  「贵又怎么了,还不是我买的。」妈冷冷的说道。
  「妈妈!」
  「我教你多少回了,做人不要小气,原以为你懂事了,可没想到,你居然还
是这么不懂事!」妈妈训斥我。
  我缩了缩脖子,其实道理我都懂,可我实在有些气不过,但看到生气的妈妈,
我不敢再犟下去,只好糯糯的低着头,不敢再跟妈妈顶嘴。
  妈妈盯着我,没有再继续训斥下去,我小心翼翼的抬头,看到妈妈的神色舒
缓了几分,她一般说了我之后,只要我不顶嘴,她慢慢就会消气,毕竟我是她最
喜爱的儿子。
  妈妈的怒意渐消,她走到我面前,轻声道:「凡凡,记住了,既然你已经答
应过我,就要接受一切,你可以跟我讲道理,但绝对不能乱来,知道了吗?这样
……有可能会伤害到别人的。」
  最后一句话,妈妈声音压低,似乎是怕钟牛听到,在保护他的心灵。
  「知道了……」我小声的回答。
  妈妈没有再说什么,转身走进了厨房,而我则是狠狠的看了一眼钟牛,回到
了自己的房间,直到妈妈叫我吃饭我才出来。
  桌上有好几个菜,都是妈妈亲手做的,她的厨艺很好,而钟牛也已经坐在了
桌边,我走了过去在桌边坐下,妈妈便让我们吃饭。
  而在吃饭的时候,妈妈时不时的在给钟牛夹菜,一边夹菜一边说:「来,钟
牛,你太瘦了,多吃点。」
  我不由得有些嫉妒,看向对面的钟牛,他诚惶诚恐的端起碗去接,点点头,
感激的说道:「谢谢阿姨。」
  吃过饭,钟牛起身收起碗筷,妈妈一见,连忙说道:「钟牛,快放下!」
  「为什么?」钟牛满是不解的看着妈妈:「我想帮帮阿姨。」
              第五章、受伤
  迎视着钟牛那不解的目光,妈妈看到了钟牛的眼里有不解、奇怪、楚楚,最
终妈妈有些不忍,怕伤害到钟牛的心灵。
  因为钟牛毕竟是被妈妈收养到我们家里,所以妈妈不想让钟牛心里有负担,
或是什么误解,因此妈妈答应了钟牛。
  「好,钟牛,那你就帮我手腕吧。凡凡,你别坐着,去拿抹布来擦桌子。」
妈妈说道。
  「哦。」我应了一声,拿了抹布擦桌子,而钟牛则是端着碗到了厨房去。
  妈妈也在厨房,她要洗碗,不一会儿我听到厨房里传来丁零当啷的声音,好
像是碗在碰撞,也没在意,可是不一会儿,厨房里突然传来「噹」的一声,好像
有什么东西掉在地上了。
  我起身,快速的来到厨房,站在厨房门口往里一看,我的眼睛顿时就睁大了。
  厨房里,妈妈被钟牛抱在怀里,两个人的身体正亲密的接触在了一起。
  妈妈在家穿的是居家服,上身就只是一件简单单薄的纺衣,傲人的上身曲线
本来就很丰满窈窕,此时她被钟牛正面抱着,身子微微的向后仰,因此她饱满硕
大的胸部曲线更加傲人,就那么的往上凸起。
  而妈妈细如柳条的蜂腰被钟牛的一条手臂用力的环绕着,他的身子有点打颤,
毕竟他太瘦了,而妈妈是成年人,他根本支撑不了多久。
  然而,钟牛用力咬牙的抱着妈妈,没有松开妈妈,我目光一转,这才看到在
妈妈的身后就是灶台,如果妈妈向后摔下去的话,后脑勺肯定就会摔在灶台上,
那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或许是真的怕摔倒,妈妈一条玉臂不由得把在钟牛的后脖子上,呼吸急促,
丰硕饱满的胸部在不断地上下起伏,涌起一波一波的胸浪。
  妈妈的神色有些慌张,好不容易才定下神,她连忙站起身,稳住身子,忽然
察觉到了什么,惊讶的咦了一声,往钟牛的另一只手上看去。
  不止是妈妈,就连我这时候才发现,钟牛的手上竟然抓着菜刀的刀刃,手里
正在不断地滴血,连地板上都沾染了好大的一团红。
  「啊!钟牛,你抓着菜刀干什么!」妈妈既是惊讶又是担忧。
  「阿姨,刚才你摔倒的时候,菜刀也不小心落下去了,我怕……伤到你,所
以……」钟牛憨厚的笑着说,脸色有点苍白。
  「你怕伤到我?」妈妈愣了好一会儿,旋即轻轻一叹:「唉,你这个傻孩子,
快,跟我出去,我给你消毒包扎。」
  妈妈从钟牛手里接过菜刀,连忙带着钟牛从厨房里出来,到了客厅里,妈妈
让钟牛坐在沙发上,然后妈妈在客厅里四处翻找医疗箱,我家一直都备着的。
  「凡凡,过来!」突然,妈妈喊了我一声。
  「怎么了?」
  「没绷带了,你快去小区外的药店买点,对了,再买一板阿莫西林回来了,
快去。」妈妈从包里拿了一百块给我。
  我哦了一声,拿着钱飞快的到楼下小区外的药店买了这两样东西,然后就回
来了。
  来到客厅,却是发现客厅里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我奇怪了,怎么没人
了?突然,我听到一个卧室里传来了妈妈的声音。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固执,快点把手伸出来,阿姨给你消毒。」
  我缓缓地来到那个卧室前,这个卧室是妈妈给钟牛准备的,门没关上,有一
条细缝,我轻轻地推开了一点,看到了里面的情况。
  卧室里,钟牛躺在床上,他的右手却一直塞在被窝里不肯拿出来,妈妈坐在
床边,绝美的脸上有几分焦急之色。
  「阿姨,我忍得住,等过几天自然就好了。」钟牛小声的说。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犟呢,这可不是小伤,要是感染可就不好了。快点,把
手拿出来,不然阿姨生气了!」妈妈加重了语气。
  钟牛轻轻咬了咬嘴唇,无奈之下,还是把右手拿了出来,在他的右手上,有
一道血口,此时正在流血,妈妈连忙用纸巾把渗出来的血液给擦干,身子忽然向
前面坐了坐。
  然后,妈妈把钟牛的手平放在了她的大腿上,手掌朝天,以免让伤口被碰触
到而疼痛。
  妈妈穿的是一条深灰色的瑜伽裤,她丰满浑圆的大腿坐在床上,更显肉感,
她把钟牛的右手放在大腿上之后,然后用棉签挑起消毒水细心的给钟牛擦洗伤口。
  妈妈很是认真细心,然而,当她俯下身的时候,胸前的领口便是沉了下去,
钟牛的脸上迅速闪过一抹绯红,因为他的视线刚好可以透过领口,直接看到妈妈
那丰硕饱满的两只乳球。
  不过他并没有能够看得清楚,因为妈妈肯定是穿了胸罩的,这点我敢肯定,
妈妈从来都不会真空,不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外面,这是她的习惯了。
  钟牛的表情极不自然,透过那向下垂着的领口,钟牛看到了妈妈那优雅天鹅
般玉颈下的一片雪白肌肤,向下而去,便是纯棉的黑色蕾丝花边,在里面裹着两
团傲人丰硕雪球,一条深邃的雪白沟壑在里面若隐若现,深沟乳白,那里面的无
限春光好似要将钟牛的魂魄给勾了进去。
  一时间,钟牛的脸庞再次红了起来,他的呼吸有些急促,面部表情有点狰狞。
  妈妈忽然抬起头看到了钟牛的样子,道:「怎么了,钟牛,很痛吗?」
  「嗯。」
  「那你忍着点,过一会儿就好了。」
  「阿姨……」
  「怎么了。」
  「你……你真好。」
  「是吗?」
  「是的。」钟牛重重的点头,而后又微微的低下头,细声:「我从小就没有
妈妈,一直跟着爸爸,我很羡慕别人,也羡慕方凡……」
  妈妈的动作一滞,忽而抬起头来,她微笑的看着钟牛,道:「以后,你就把
我当做你的妈妈吧。」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妈妈的眼眸里泛着温柔,道:「从今以后,你就住在我这
儿了,钟牛有的,你也会有的,我会把你当儿子一样看待,绝对不会亏待你。」
  「谢谢阿姨!」
  钟牛激动起来,忽然就扑到了妈妈的怀中。
上一篇:【母爱的光辉】第十一章
下一篇:【妻孝】(续)39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