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妈妈的露水情缘】(中篇:再见情浓爱亦浓)

  距离陈清和田万里再次相见已经过去五日,很奇怪,期间田万里居然没有主
动联系过陈清,也没有再出现在她的视线里,仿佛俩人从未重逢,只是做了一个
无比美好的春梦。
  陈清也由一开始对老王的愧疚,慢慢到心里的羞耻感渐渐淡去,再到对田万
里些许的思念。原本她以为自己只是天性使然,因为对性的需要才会有出轨的事
情发生在她的身上,她只是对性本身的回味,所以才会想着田万里,但是她错了。
  为了验证这一点,她昨天晚上主动对老王提出过夫妻生活,老王喜出望外,
使出浑身解数让陈清娇喘连连,面对枕边的娇妻他恨不得夜夜笙歌。
  陈清的确在老王的身上也体验到了肉体交合的欢愉,但是她却没有任何的回
味,她思念田万里,绝非单纯的只是因为性!因为她只要一想到他,心里就有千
万头小鹿在乱撞,那是悸动感觉!
  她真的和田万里只是一夜情吗?陈清越想越来气,她常年跟兄弟姐妹们混迹
在酒吧KTV,想要跟她有点什么的人数不胜数,被占点小便宜常有,但失身绝
对没有,可是为什么她一见到田万里就败得溃不成军呢?
  况且田万里这人还是一如既往的人品不行,得了便宜就拍拍屁股走人,一点
都不负责任!陈清越想越来气,越来气越想,可是她万万没想到,她早就为人妻
为人母,就算田万里现在拥有万般本事能对她负责,但要怎么对她负责呢?
  就在此刻陈清的微信叮咚声一响,一个叫韩国化妆品代购的微信传来一条消
息:面膜已到货。
  她在紧张和激动中看了消息,然后一点都不按常理出牌的回复道:你这个死
没良心的,怎么现在才想起我。原本他们俩商量的接头语是一个说面膜已到货,
一个说么么哒。
  么么哒这个暗语还是田万里把陈清肏到忘情的时候强迫她同意的,他就是这
么无耻,然而陈清就还吃了这一套,只是她现在有点气。
  小清?
  嗯嗯。
  我在你们小区外面,收拾一下出门陪你去逛街。田万里好像忽视了陈清的埋
怨,一副领导当惯了的模样。
  逛街?大中午的热都热死了。不过她随即转念一想,还好今天两个小孩一个
去补习一个找同学玩去了,不然她还要在家里给他们做饭。
  额……我明明刚刚还在生气,为什么蛙蛙一约我,我就各种庆幸没有什么事
情牵绊可以马上去见他?陈清心里纳闷,不过在纳闷的同时,她迅速的换了一条
无袖针织紧身连衣裙,化了点淡妆,踩着一双高跟鞋火急火燎的就出了门,生怕
田万里等得太久了人没了。
  「先生,您夫人的身材真好。」
  「先生,您夫人的气质只有这双新款的高跟鞋才配得上。」
  「先生,您夫人……先生……」
  杭州大厦内,陈清兴致勃勃的逛着各家女装店,导购们一眼识金主在田万里
的耳边把陈清的美貌与气质吹上了天。
  田万里大包小包提着陈清的衣物,看着她笑颜如花的脸庞,心里松了一口气,
总算是对她的亏欠有了些许的弥补。
  想当初,他们在老家,只要是出去逛街,不管陈清试穿什么,田万里都摇摇
头不好看,丑爆了,严重伤害了一个女孩子爱美的自尊心。为了这事儿,他们没
少吵架,导致陈清一出去逛街就有阴影。
  其实哪里是不好看,还不是因为穷,舍不得花钱。
  现在,田万里可以尽情的赞美他的爱人,给陈清只要是她想要的一切。
  他们开心的逛了一下午,愉快的用过晚餐后,田万里把陈清送回了家。陈清
居然在回家的时候,有了种依依不舍的感觉。
  陈清本能的意识到,她完了。也是,才刚刚和田万里分开,她就忍不住给他
发微信,他们就像年轻时刚刚恋爱时候的样子,有聊不完的天,说不完的话。
  但是陈清还是有所顾虑的,她的身份早已不是一个单身的女人,她有家庭,
有丈夫,有孩子。所以她实时清空和田万里的聊天记录,偷偷的和田万里打着暧
昧电话,避开所有的人和田万里悄悄幽会,生怕被发现一丁点的蛛丝马迹。
  田万里细心呵护着陈清,带着她吃遍杭州的美食,漫步在钱塘江畔,到电影
院看那些剧情狗血但又令人捧腹大笑的爱情电影,谈天谈地谈教育孩子,他们彼
此陪伴着对方。
  陈清的生活因为有了田万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再是只有老公和孩
子,不再像平常那样跟狐朋狗友唱歌美容混酒吧打发时间,她孤寂到灵魂深处的
心终于找到了依靠,那个人,依旧是他。
  不知不觉间,田万里和陈清相处已经有两月,虽然他们的感情在飞快的升温,
但是他们的亲密程度却是停滞不前。
  发展得太快,田万里担心陈清怀疑他的目的,就是为了得到她的身体;发展
的太慢,那种看得到又吃不到复杂情绪,让田万里又觉得心里痒痒的。
  田万里知道,第一步虽然是成功了,但路漫漫其修远兮,要突破两人关系的
瓶颈期,还需要一个契机。
  「喂,小曼。」陈清开心地接起了电话。
  「小清啊,我又有重磅的消息要跟你透露,准备怎么贿赂我啊?」小曼一副
利益虚心的样子。
  陈清乐呵乐呵的偷笑,她常年在小曼那里打听田万里的消息,现在田万里就
在她的身边,看小曼能翻起什么大浪:「哈哈,平时我们俩在一起你都没什么信,
今天一来就是个重磅消息,说好了我给你惊喜。」
  「我在杭州碰到田万里了!」小曼神秘道。
  这是什么重磅消息,陈清不屑:「就这样?」
  「哦?看来你早就知道了。」小曼装模作样的惊讶了一下,立马奚落她起来:
「你还是不是我好姐妹?这么重要的消息都不告诉我,亏我有什么就告诉你,哼!」
  「没有惊喜了哦。」陈清欢喜的调侃道,她不解释,因为小曼懂她,她们早
已心照不宣。
  「NO!NO!NO!」小曼激动道:「你以为本宝宝只有这点本事,那你
就大错特错了,哈哈哈……」
  「哦?那还有什么,你快快说来。」
  小曼俨然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田万里的手受伤了,我今天去医院看我们店
里一个生病的员工,正巧就在大门口碰到田万里,看着他的右手缠着绷带吊着出
来。」
  陈清心里顿时翻江倒海,果然是一个重磅消息:「小曼,我给老王打个电话,
去找你。」
  「好!记得惊喜哦!」大功告成,收。
  小曼给坐在沙发上的田万里翻了一个白眼:「蛙蛙,小清说她要给我惊喜,
你呢?怎么感谢我?」
  田万里不怀好意的淫笑一声:「是不是没有把你喂饱?」
  小曼一想到这段时间田万里雄风大振,两脚一阵发软:「呸呸呸!」可是心
里还是挺满足的。
  陈清挂掉电话边打车边给老王打电话,说今天晚上和小曼有约,晚了就不回
来。
  老王听到是小曼也没有什么戒心,如果是其他人,不管再晚在哪里玩,结束
之后他都是要亲自去接的,况且这两个月老婆的心情很好,他不是一个扫兴的人。
  陈清打开了只来过一次的田万里的家门,看到他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右手吊
着,左手正在拧矿泉水盖,似乎拧了好一会都没拧开的感觉,有点可怜。
  田万里惊愕:「你怎么来了?」
  陈清没好气:「你手受伤了为什么不告诉我?」
  「谁告诉你的?」
  「你别管!」然后帮田万里打开了瓶盖。
  陈清心疼啊,马上出门到超市买了一大堆菜,做起饭来。看到田万里左手吃
得狼狈不堪的样子,又亲自一口一口喂他吃,简直把田万里甜到心坎上去了。
  「宝贝儿,你今天晚上就在这里陪我,好不好?」田万里不惑的年龄居然还
能做出了可怜兮兮的表情。
  陈清本来都打算来了就不走了,好好照顾下面前的男人,轻轻的「嗯」了一
声,点了点头。
  「宝贝儿,快来帮帮忙。」田万里在卫生间里呐喊。
  陈清迅速的来到卫生间,看到田万里因为解不开皮带略感懊恼,一阵好笑:
「拉开拉链不就好了嘛,谁说非要解皮带。」
  「我怕拉链把家伙卡住了。」田万里略显委屈。
  陈清尴尬的帮田万里把皮带解开,田万里随即:「宝贝儿,你好人做到底,
帮我把裤子也脱一下嘛。」
  「不脱!」陈清觉得田万里有点得寸进尺了,她要表现的矜持一点,虽然她
嘴上拒绝,但是手上却扒下了田万里的黑色四角裤。
  大肉棒硬挺挺从内裤中弹出,陈清的心里荡起了丝丝涟漪,站起身正准备说
些什么,田万里左手一搂,一口堵上了她的唇。
  陈清非但没有反抗,反而紧紧的抱住田万里热情地回应起来。她早就想得到
田万里的再次滋润,两个月来,她一直备受煎熬,虽然她惯例性的和老王做爱,
但是她多么渴望肏着她的那个人是田万里。
  她怕她表现的太明显,会让田万里觉得自己放浪;像现在这样不温不火,她
又怕失去对田万里的吸引。
  他们在卫生间里喘着粗气忘我的亲吻,吮吸着彼此的唇瓣,要有多用力就有
多用力,这一天他们等的太晚,来的太迟。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田万里右手的绷带竟然掉落了,他急忙踩掉了下身的裤
子,一个公主抱把陈清揽在了怀里,陈清环抱住田万里的脖子意欲说啥,田万里
又一口堵住了她的嘴,你今天啥都别说。
  田万里把陈清抱到床上动情地亲吻着她,粗大的肉棒硬邦邦地顶在了她的小
腹处,陈清的脸潮红一片,就如他们第一次洗鸳鸯浴时的情景,那是初经人事莲
花绽放的时刻。
  陈清一只手握住了田万里滚烫的肉棒,肉棒本能的颤抖抖动了她压抑已久的
情欲,潮红的脸发烫得更厉害。
  田万里脱去了陈清的上衣,解开了她深紫色的胸衣,一口吻上了最喜欢的圆
润乳房,舌头在凸起的乳头打转,齿牙轻轻摩擦,这是他最贪念的部分。
  他的手也不闲着,隔着黑色丝袜抚摸着陈清丝滑的大腿,揉捏着她富有弹性
的臀部,使得酥酥麻麻的感觉传遍了陈清的全身。
  「蛙蛙,我要吃你的大肉棒。」陈清的骚意正浓,小脑袋凑到田万里的两腿
中间,硕大的肉棒青筋暴起面目狰狞,强烈的成熟男性的气息扑鼻而来,她用手
弹了弹这个坏家伙,张开小嘴含进了嘴里舔弄了起来。
  「嗯……」田万里舒服的闷哼了一声,疑惑道:「宝贝儿,你也吃老王的肉
棒吗?」
  陈清含着肉棒摇着头,甚是可爱。
  田万里被陈清逗乐了,是他的好宝贝儿,自己老公的肉棒都不吃,只吃前男
友的。他很是激动,一个前挺,肉棒大部分淹没在了陈清的嘴里,搞得她差点没
喘过气来。
  陈清吐出了田万里的肉棒,田万里脱掉了她的短裙,残暴的撕开了她黑色的
丝袜,把深紫色的内裤往边上一拨,潮湿的骚屄热气腾腾。
  田万里守得云开见月明,他终于又可以进入通往陈清心里最近的地方了。他
兴奋的舔向陈清的骚屄,待到淫水四溢,一只手扛起一条丝袜美腿,亲吻了一下
她的小脚,尽显爱怜。
  说时迟那时快,抑制不住性欲的田万里立马扶起粗壮的肉棒顶开了陈清的阴
唇,骚屄急剧蠕动,田万里再次挺身,大肉棒连根没入陈清的骚屄之内,里面紧
致而湿滑,有回家般的问你安。
  陈清挺腰送臀哼喘不止,配合着田万里来来回回的缓缓抽送,在他们的郎情
妾意中渐渐有了做爱的快感。
  「宝儿儿,以后蛙蛙天天都要肏你……好不好?」
  「好……好……啊……蛙蛙……你肏我……肏我……」
  「宝贝儿,你叫我什么?」
  「啊!蛙蛙……蛙蛙……」
  田万里猛烈的冲击了两下:「再说一遍,叫我什么?」
  「蛙……啊……老……老公……」陈清春情满面,在田万里的猛烈冲击下叫
出了老公,她结婚以来都没有叫过老王老公。
  「告诉老公,老王是不是天天肏你?」
  「不,不是……」
  「那,多久一次?」
  「嗯……一星期一次,或者两次,啊……」
  田万里听着心里非常不爽,频率这么高,报复性的加大了肉体交合的动作,
使得陈清的呻吟声更大!
  「以后不准老王肏你,听到没有!」田万里下了死命令。
  「啊?啊……」陈清叫得语无伦次:「他会怀疑我的。」
  田万里突然觉得这个要求也提的有点过分了,老王的老婆,不准老王肏,确
实过分。为了维系他们这一段虐恋,陈清还是要一如既往的被老王肏,哎……
  「那,这个星期你们是什么时候肏的?」田万里问上了瘾,陈清也傻乎乎的
老实回答:「今天早上。」这一对也是没谁了!
  田万里此时居然没太大生气,反而觉得刺激,老王肏陈清天经地义,他肏陈
清才是给老王戴绿帽子,但他一想到自己的最爱的女人被老王肏心里还是有点不
舒服,可能就是占有欲在作怪吧。
  「戴套没?」
  「戴了。」
  「那老公和老王的区别就是,我不戴避孕套,他必须戴,听到没有!」田万
里说了一个还算可行的命令。
  「嗯,老公!」陈清有点口无遮拦了。
  田万里一边感受着陈清骚屄紧致的夹击感,一边引导陈清认清自己才是她的
老公。他脑补着早上老王肏屄的画面,抚摸着陈清的丝袜美腿,易于疯狂的重重
撞击,响亮的啪啪声不绝于耳。
  陈清非常喜欢男下女上的姿势,她的美臀每一次上下移动,乳房都一颤一颤
上下摇摆,田万里的肉棒也一下一下深深的插进她的骚屄深处,一波又一波的淫
水从屄缝口流出,打湿了床单。
  之所以陈清喜欢这个体位,可能就源于他们破处的时候,是刚满十八岁的陈
清扶着田万里坚硬的肉棒缓缓的坐下,结束了处女之身,她在怀念。
  田万里也永远都忘不了他的第一次,他处男了二十几年,是陈清让他知道何
为女人。骚屄里的那种炙热,那种湿润柔滑,那种要把肉棒夹断的痛感……他永
生难忘!
  不知不觉间陈清已经高潮了两次,她现在跪趴在床,撅起浑圆的丝袜翘臀,
任由田万里扶着奋力肏干,阴唇都被干翻了。
  不多时,田万里粗重的喘息声传入陈清的耳中,陈清根据多年的经验意识到
田万里要射了,她赶忙反应过来:「老公,不要射在里面,射到我嘴里。」
  「啊……宝贝儿,我要射了……」田万里在最后关头,拔出了肉棒,对准陈
清张开的小嘴就凑了过去,浓稠的精液喷发有力,全部射在了陈清的嘴里。
  陈清香汗淋漓,随着田万里肉棒的拔出,骚屄疯狂的收缩,一股股淫水喷射
了出来。娇软如泥的她,吞掉了田万里所有的精液:「老公,我没有浪费你的精
华,只是换了一个方式到了我的体内。」
  田万里柔情的抚摸陈清的面庞:「宝贝儿,我爱你!」然后又拥吻在一起沉
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陈清就像包青天一样开始审案了:「你的手是怎么回事?」
  田万里嬉皮笑脸:「宝贝儿,你就是我的良药,瞬间可以把我所有的病症都
治好。」
  「少贫嘴!小曼又是怎么回事?」陈清用脚趾想想就知道有鬼,况且再联系
到这发生的一切,不用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你和她?」
  陈清真是不敢往下想,小曼果然诚她不欺,给了她一个重磅消息。
  这么快告诉陈清真相,也是田万里和小曼商量的结果。田万里需要一个契机
完全拥有陈清,小曼也需要一个契机让陈清真正的了解她,他们是比亲人还亲的
姐妹,她懂陈清,陈清也懂她,她们其实是在互相帮助。
  陈清瞬间就明白了,为什么小曼失去家人之后,还能开开心心的生活;为什
么给她介绍无数个男朋友,她都不去见面;为什么建议她收养一个小孩防老,她
也是拒绝。原来,小曼的灵魂支柱就田万里!
  苦命的女人何其多,偏偏两姐妹都在其中。陈清需要时间去思考,想通了一
念成佛,想不通将会又是一次灭顶的情伤!
  晌午时分,陈清约了小曼三人一起在田万里家里吃饭。
  「谢谢你,小曼。」陈清说的很真诚,她一直忘不掉田万里,自从有了田万
里的消息之后,她的牵挂才有了着落,她仿佛是为了等待他的消息而活。并且小
曼也让她重新得到了田万里!
  但小曼得到了什么?她只是田万里身边陈清的影子,她是田万里的保姆,是
他的长期固定炮友,可有可无,而她却为田万里付出了所有的真心,失去便意味
着一切。
  她把陈清当做了生命中的挚友,她所做的也只是希望陈清能够认清自己的本
心,如果爱请深爱。成功,是陈清的快乐;不成功,她也将失去最重要的朋友!
  最终,小曼什么也得不到,还有失去一切的风险。
  「你不觉得我在欺骗你?」小曼有点心虚,但是她了解陈清,一旦她联系她,
就证明结果肯定是好的。
  「谢谢你帮我照顾蛙蛙,以后,我们一起照顾!」好姐妹就是这样,有福同
享,有难同当,同时爱一个人,也算是一种福气,可以共享。
  此言一出,小曼和田万里难以置信,不过这个结果也是众多结果中最完美的
一种!陈清不但没有痛苦,反而庆幸,三个人都得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爱,何乐
而不为。
  陈清突然就有了一种古代大家族中主母的感觉,开始操心起事来了:「蛙蛙!
  我是你的,身体和心灵都是你的,我永远都属于你。还有就是小曼,她是我
最好的姐妹,现在你们我们共同的老公,你一定要对她好!小曼很早就跟我说过,
她想再生一个孩子,和他爱的人,她也是快四十岁的人了,宜早不宜迟,虽然我
不能和你们朝夕相处,但我可以天天和你们相处……」
  噼里啪啦说了半天,重点终于来了:「不是有惊喜吗?惊喜就是我们三人一
起去厦门和三亚度蜜月,我请客。」
  三人在愉快的探讨声中,结束了两女共侍一夫的第一次会议,他们都很期待
即将到来的蜜月旅行。
  另一边,在学校,刚上高一的王鹏跟李志刚在走廊的深处探讨问题。
  「王鹏,你妈妈是不是出轨了?」李志刚声音很低。
  「没发现啊!你跟我讲你在商场看到我妈跟男人逛街,我跟踪过她几次,是
你说的那个男人,但就是吃吃饭,散散步,看看电影,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你觉得这不是问题?」对一个正常人来说,这就是一个出轨的征兆。
  「不是我觉得这没有问题,而是我爸都觉得这不是问题你知道不。」王鹏也
是奇怪:「我跟踪我妈的那几次,我发现我爸也在跟踪她,但是我爸都没有跟我
妈说些什么,日子还是过得很和谐。」
  「你不是跟我一样恋母吗?如果你发现了你妈出轨的证据,你就有机会上她。」
  李志刚一看就是过来人,然后偷偷的把手机拿出来:「我给你看个视频。」
  视频飞快的拉完后,王鹏给李志刚点了一个大大的赞:「昨天你又跟你妈做
爱了啊!」
  「那是,你要加油!我还等着看你的视频呢!」李志刚鼓励道:「对了,你
爸跟你妈的性生活还和谐吗?」
  「哎,不说了!他们没有不和谐的情况。这个周末你到我家去,我给你看看,
我爸跟我妈做爱留下的避孕套,我从垃圾桶里找出来,都快放了一大盒子了,两
个月前还有一个避孕药盒子。」
  「你把你拍的你妈和那个男人的照片给我看看。」然后李志刚震惊到:「你
姐跟他长得好像!」
上一篇:【艳奴天香传2萌将传】序章女神姐姐破处
下一篇:【母爱的光辉】第十一章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