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妻孝】(续)42

  有个水友给我留言,说是文章看着要转向科幻系,特别在此澄清下,唯一在
现实中不存在的,就只有那个关于于年轻的基因,那个是为了剧情的发展,不得
已而为之,其他的基因的解密与编辑,早已经完成,人类的基因序列在三四年前
就已经不是秘密了,关于癌症,只是大家限于国内的宣传,并不了解,其实很多
癌症,只要你有钱,那么拿钱买命,并不是一件难事,例如乔布斯。如果真的是
走科幻系,那我直接克隆一个身体得了,还用这么费劲干嘛。
  栗莉听到老公放松了心情,又恢复了斗志,那颗担忧的心轻松放下,回家跟
父亲也说了瑞阳的事,两个人总算是彻底放轻松了,父亲听说儿子的事业在亲家
公的帮助下,又要再次腾飞,也是高兴的不得了,就着儿媳做的一桌好菜,小酌
了两口。
  「栗莉,爸谢谢你,没想到瑞阳的事业遇到危机,竟然是你父亲帮忙解决的,
真的是,我们家不知道上辈子做了什么好事,能让瑞阳娶到你这么好的媳妇。」
  父亲感激的说道。
  「爸,您说的那么见外干什么,我爸那里等以后您见了他再谢他吧,跟我就
别这么客气了,我可不需要你样,你要想感激我,可不能光用嘴巴说哦!」栗莉
对公公开着玩笑,还用吃饭的筷子点了点公公的裤裆。
  会意的父亲,也开玩笑的说道:「用嘴谢,也用它谢!」然后不经意的顶了
顶裤裆。
  这一顿饭,是吃不下去了,激情涌动的栗莉翻身骑在了公公身上,献上自己
的香吻,父亲也激烈回应着,裤裆的隆起顶着儿媳的屁股,再将儿媳身上的衣服
撩起脱掉,将那对圆润捏在了手里。
  熟练的解掉儿媳的胸罩,父亲的大嘴亲上了儿媳胸前的那对温润,一对乳头
已经兴奋的翘了起来,将那红红的乳头含在嘴里,父亲温柔的舔,吸,拿舌头磨,
用牙齿轻轻的咬,将儿媳弄的娇喘连连。
  「爸……爸……爸……好舒服……你真会弄!」
  「栗莉,你奶头翘的好高啊!都硬成一团了。」
  「爸……你坏……人家……人家那是被你勾引的。」栗莉被父亲调笑的娇羞
不已。
  「呵呵,你看看,美不美。」父亲将栗莉巨大的乳房,捏到了一起,将那两
个高挺的乳头,互相触碰着,摩擦着。
  「爸……坏爸……竟……使怀招……好……好爽!」父亲听着栗莉的娇喘,
一口将两个乳头都含在了嘴里,这下栗莉叫的更大声了。
  「哦……哦……啊……好舒服……两个奶头……两个奶头都在吸……像…
  …像是两个男人……啊……好痒……好刺激啊……骚屄……骚屄都流水了
……爸……流水了!」
  父亲伸出手,去儿媳的胯下掏了一把,果然骚水都打湿了内裤,弄了自己满
手都是了,抱起情动的儿媳,推开餐桌上的碗筷,将栗莉的裙子和内裤都扒了下
来,舌头舔上了儿媳的骚屄。
  「哦……爸……还是……还是这里舒服……骚屄……骚屄比奶子舒服……啊
……好爽……爸……用力……舔……啊……舌头……舌头进去了……好爽啊」栗
莉用腿夹着公公的头,丝毫不放松的让公公伺候着自己。
  父亲空出来的手,脱下了自己的裤子,将已经硬挺的阴茎掏了出来,准备着,
进去的那一刻。
  「爸……爸……我受不了了……来……给我!」栗莉向公公祈求,祈求公公
用那个巨大的阴茎塞满自己的骚屄。
  「小骚货,这就受不了了,还记得爸想听什么吗?说来给爸听听,爸就好好
满足你!」父亲揉着儿媳的阴蒂,坏笑着说道。
  「骚屄……要……要爸爸的大鸡巴……请爸爸用大鸡巴狠狠的插你儿媳的骚
屄……还要你摸奶子……哦……爸爸……快来吧……儿媳妇的骚屄受不了了。」
  阴茎向前突进,顶到了花径的门口,上下摩擦着,并不着急进去,这是父亲
最爱的,他喜欢看忍受不住的女人,在他的调教下,做出更加淫荡的事情。
  「爸你使劲……操我,操小莉,操……你的儿媳……儿媳是骚屄……是你的
小母狗……是你最喜欢操的女人……赶紧……操进来啊爸……儿媳……儿媳受不
了了……儿媳要大鸡巴……要公公的大鸡巴啊!」栗莉一边浪叫着,一边伸手来
抓公公的阴茎,她体内的浴火已然燃烧到了头顶,再没有东西填进来,她感觉自
己都要烧起来了。
  看着已然忍耐到极限的儿媳,父亲知道时间已到,撑开那对涨的巨大的阴唇,
缓缓将阴茎推了进去。
  「哦!」两个人同时发出了舒爽的声音,一个感觉到阴道的泥泞不堪,一个
感觉到了巨大的坚挺。
  「栗莉……你下面……好紧……好热啊……夹的爸……哦……真他妈紧!」
  父亲忍不住的爆了粗口。
  「爸……你怎么……又说脏话了……而且……更……更……我刚习惯……习
惯你前面说的那些……你又……又加新的了!
  「爸就喜欢这些啊……爸原本就是个粗人……你不喜欢……那爸以后不说了。」
  父亲有些赧然。
  「没……爸……你想说就说……我只是不习惯……慢慢的……就好了,你操
么……别停……儿媳的屄里痒的很……你使劲操,里面……里面最痒了。儿媳都
这样了,还在乎您说的脏话么……我……我都张开双腿……求你操了……儿媳也
变坏了……变得跟你一样……跟瑞阳一样……跟最贱最骚的女人一样了。」栗莉
吼出了自己的心声。
  「不……栗莉……你在我和瑞阳的心中……依然是纯洁的圣女……我们爱你
都来不及……你不贱……你很高贵……虽然……你很骚……可这种骚是我和瑞阳
都喜欢的,所以你是为了我们才骚的,对不对。」
  「爸……我爱你……你的话真动听,儿媳就是为你们骚的……骚屄也专为你
们敞开……骚屄专门给你们操……不给别的男人……都不给!啊……爸……你
……你又使坏……顶到了……子宫……啊……子宫口……我要来了……高潮了
……爸……人家来了!」浪叫着的栗莉,迎来了今天的高潮,却没有再翻白眼晕
死过去,可见身体已经适应了公公的这种强烈刺激。
  搂着父亲,身体颤抖着,栗莉还在体验高潮的余韵,父亲温柔的抱起儿媳,
让她跨坐在自己的身上,毕竟自己还没有射精,那巨大的阴茎还没有变软,将浑
身的衣服扒光,再将赤裸的儿媳搂在自己怀里,胸脯对着胸脯,坚硬对着柔软。
  「爸……你还没射啊……你……真厉害!」栗莉亲吻着公公说。
  「呵呵,爸就体力还凑合了,对了栗莉,爸有件事想问问你,瑞阳跟亲家母,
真的跟我们一样了吗?我始终还是不能相信啊。而且……而且亲家母知道了我们
的事……不会……不会有什么吧……还有亲家公……那边你要怎么处理啊。」担
心的父亲说出了这几天的疑虑。
  「这几天我也在思考着这个问题,瑞阳跟我妈做到了哪一步,是他们都跟我
保证过的,应该还没有像我们这样,最多只是在妈的……那个……磨磨吧。我们
的事,我妈知道是知道了,可你看这几天,也没打过电话来问,应该是默许了我
们两个人的关系,我爸那边……恐怕是最头疼的事……万一……万一被我爸发现
了……我也不知道要出什么事情……如果……如果真有什么……色老头……还记
得你曾经答应过我一件事吗……我是说……真有那么一天……不管发生了什么
……我不许你吃醋……也要充分的相信我!」
  栗莉含蓄的说出了心里的话,也不管父亲有没有听懂,其实她心里真正想说
的是如果被自己父亲知道了这几个人的事,那不管付出任何代价,她都愿意承受,
爸爸的妻子被自己送给了自己的老公,那自己就奉献自己给爸爸,想必爸爸也能
接受这个结果。一切都是为了瑞阳,为了这个家。
  「栗莉,我相信你,不管你做了什么,都是为了这个家考虑,爸相信你,也
相信瑞阳,想必你们能将这乱麻一般的关系,处理妥当,爸就在家里静候佳音。」
  「谢谢你,色老头!我的坏爸爸!」栗莉说着还磨了磨自己的屁股,让父亲
的阴茎感受自己骚屄的紧凑。
  「嗯,好儿媳……爸先喂你吃饭。」父亲将推远的餐盘又拉了回来,端起碗
一口一口的喂着栗莉。
  「嘻嘻,爸,这样好好玩啊……我跟瑞阳都没试过……你看你……不光喂我
上面的嘴……还喂我下面的嘴……两张嘴都被你喂满了。」
  「呵呵,你喜欢那我们以后都这样吃饭!我一次喂你两张小嘴。」
  「坏爸,得了便宜还卖乖,就这一次,哼……还能回回让你如此享受。」
  「好儿媳妇,享受的好像不是我啊,我这可是做着苦力呢,你看,上面我用
手喂,下面我用鸡巴喂……我哪里是享受了!」
  「坏爸……坏……不跟你扯了,赶紧吃完……吃完了去床上……你赶紧射
……射出来……不然憋坏了……不好!」
  胡乱扒了两口饭进肚子,就算是吃完了。强壮的父亲就这样抱起儿媳,让儿
媳挂在自己的阴茎上,走进了卧室。
  「哦……哦……哦……这样……这样也行……爸……你……你这样……站着
……操我……我还……哦……这样好深啊……爸……你……你还记得……上次被
瑞阳……我被瑞阳抱着……你来插的时候吗?」
  「记得啊……上次爸真的是被你们小两口刺激到了……没想到你们玩的这么
开放,呵呵……刺激的爸心脏病都快出来了。」
  「坏爸……那……那以后……让我妈……和瑞阳……都……都和我们……这
样……这样……你愿意吗?」
  听说儿媳说起了亲家母,父亲的阴茎被刺激的更加粗大了。「啊……爸…
  …怎么……怎么又变粗了……就说……就说你是色老头……你肯定……肯定
在想我妈……哼……跟……跟瑞阳一样……坏爸。」
  「呵呵」父亲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决定还是专心伺候这个眼前人。「栗莉,
我有你就够了……其他的……我都听你们的……你们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坏老头……等……等以后吧……瑞阳早就想……把我妈接过来住了……到
时候……到时候我也听瑞阳的。」
  「哦……爸……你的鸡巴……又变粗了……好大啊……啊……好爽……你要
射了吗?射吧……射到儿媳的骚屄里……给我……给我……我要你滚烫的精液
……啊……来了……来了!」
  几番刺激,父亲也终于忍耐不住,粗大的阴茎在儿媳的阴道里猛烈的跳动起
来,射出了一股股滚烫的精液。
  「哇哇」旁边的鹏鹏眼睁睁的看着爷爷在操着自己的母亲,虽然不知道这两
个人在干什么,可自己明显受到了冷落,毫不犹豫的用哭声宣示自己的存在。
  栗莉赶紧走上前抱起了儿子,上下摇晃着,股间公公射进去的精液,缓缓流
出了那块丰腴,顺着大腿在流淌,用眼神示意公公帮自己擦一下,栗莉缓缓张开
了双腿。
  父亲看着儿媳的姿势,那上半身的母性光辉丝毫掩盖不了那下半身的淫荡,
更何况那胯间流淌着的,可是自己的精液啊。老头走上前去,将那精液用手指刮
起,正想抹到卫生纸上,却看见孙子那翘挺的小鸡鸡,起了一个坏坏的念头。
  栗莉看着公公将精液抹到了儿子的小鸡鸡上,用坏笑的眼神看着自己,自然
明白了公公的意思,伸手捏了下公公软掉的阴茎,惩罚下他的坏主意,却将嘴巴
伸向了自己儿子的那个小鸡鸡。刚刚舔干净,却看看公公又是一手的精液站在了
那里。
  两个人一个抹,一个吃,将流出来的精液吃了个干干净净,栗莉发现公公的
阴茎已经又坚硬如铁了,心里感叹着这两父子的乱伦意识,栗莉自己也发觉自己
竟然在舔弄儿子鸡鸡的过程中,高潮迭起,难道,难道自己跟瑞阳一样,也是喜
欢乱伦的刺激?
  父亲抚摸着自己涨大的阴茎,看着儿媳胯间那不断涌出的水,两个人心有灵
犀般,没有说话,让这个尴尬的场合,慢慢度过。
  X市的一座老房子里,透过厨房的窗户可以看见屋子的女主人正玉体横陈躺
在本该用来吃饭的桌子上,鲜红的阴户一开一合,浑浊的精液正从中慢慢流到餐
桌上,敞开的阴户对面瘫坐着一个年轻力壮的年轻人,年轻人的两只大手扒开了
女主人的阴户,自己则仔细观察着那块美丽的地方。
  那生育了自己妻子的阴户,正为了他重新绽放着,其中流淌的生命精华也是
他赐予的,不知道在那孕育着他妻子的地方,有没有重新孕育着属于自己的小生
命。
  精液又多又黏稠,不知道是不是最近频繁做爱的关系,瑞阳感觉自己的身体
渐渐适应了这种高强度的性爱,以前总是感觉虚脱的身体,现在也慢慢觉得精力
十足,而且精液也越来越黏稠,倒是不知道怎么回事了,是身体适应了?想想也
是,自从来了X市,吃的也好,锻炼也更多了,除了跟岳母各种厮混,就没怎么
在办公室老老实实办公过,还有那补身体的生蚝,岳母更是一顿一顿的买来煮给
自己吃,也难怪自己感觉现在身体好像回到了大学时一样,有使不完的精力。
  运动是生命之源,果然说的没错呢,看样子还得继续保持啊,就算进了新家
也得继续多运动呢,想想办公室那些健身的器械,不由有些感叹命运的巧合了。
  公司的事也不能放下了,岳父给了自己这么一个重要的位置,自己得更加努
力回报两个老人才是,至于岳父的心思,瑞阳看着面前被自己精液灌满的岳母,
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满足老人的任何愿望,自己实在是太感谢那个有些生疏感的
老头了,他给了自己太多太多,不光给了自己美丽的妻子,还给了自己一份伟大
的事业和他自己的妻子,原本应该是子孙对老人的孝,可还没等到自己对他们尽
孝,他们竟然用如此丰厚的恩赐,赐与了自己。
  感激涕零,已经不足以形容瑞阳此刻的心情,如果可以的话,瑞阳甚至也想
奉献自己的一切,一切一切,给这个伟大的岳父。
  用忙碌的工作,代替心里的感激,瑞阳用自己巨大的亲和力,和公司的每一
个人打着招呼,半个月的忙碌,使得瑞阳记清了每个人的名字。
  公司的同事,对这个事必躬亲的总裁,也是充满了亲切感,走到路上但凡碰
见这两个人,都是亲切的称呼瑞总好,丽丽姐好,是的,那美丽的岳母依然是瑞
阳的秘书,而且两个人基本上形影不离,公司的人并不知道这是瑞阳的岳母,可
这丝毫不妨碍他们欣赏白莹丽的美丽。
  只是碍于瑞阳与岳母的形影不离,白莹丽身边才没有缠绕着一群飞舞的蜂蝶
罢了。在他们的心中,美丽的白莹丽自然是瑞总的禁脔,别人是沾染不得的,从
那两个人之间偶尔交流的眼神和一些亲密的小动作,都能看的出来。
  自从有一个员工去办公室汇报工作,发现瑞总正靠在白莹丽硕大的胸脯上闭
眼被按摩着头的情况被发现,这种流言蜚语就更是在公司里广为流传了,好在丽
丽姐平时对他们更是亲和,没有一丝身为上位的人的那傲娇的脾气,所以所有人
也是在心里深深的祝福着这两个人。尽管两个人的年龄看起来似乎有些差距,可
爱情的力量又岂是这点年龄差距可以拉开的。
  只有接送他们的司机,从两个人的称呼上看出了一丝端倪,可这一批人和公
司的保安,都是林总特聘来的部队上的精英,保密已经渗入了这些人的骨子里,
不光要对总裁保密,对客户更要严格保密是一开始被招聘进来时就被严格要求过
的。
  部队里训练出来的习惯,使得这些人都如木头一般,不苟言笑,拍了拍自己
的口袋,感觉到上午才领到的那份工资条,那上面五位数的工资,更是使这个年
轻人紧紧闭上了自己的嘴。年轻人知道,凭自己退伍时的地位,进入社会,恐怕
连这十分之一都拿不到,现在就如一个大馅饼砸在了自己头上,那自己还有什么
理由不对瑞总忠心呢?
  看着方向盘中间那个造型奇特的M,想想前两天瑞总因为对他的喜爱,竟调
任自己成为了他的专属司机,拿到钥匙的那一刻,自己也有些傻眼了,还能说什
么呢?唯有报恩而已!
  将车子开得四平八稳,对后座上隐隐约约传来的淫声浪语,视而不见,听而
不闻,那道屏蔽自己视线的隐私窗户,却遮不住那快乐的声音一阵一阵传入自己
的耳朵,听着丽丽姐那高亢的叫声,想必瑞总正对她施行足够大的刺激吧。
  将备好的耳机塞入耳朵,年轻人非常专业的干着自己该干的事,听说公司背
后的大股东要从美国回来了,瑞总和秘书正让自己开车去机场接他,不知道这个
股东又是何人,竟要劳烦瑞总和丽丽姐亲自接送,反正自己一定小心小心又小心
就是了。
  瑞阳早上接到了岳父电话,岳父今天下午就要从美国回来了,高兴的同时瑞
阳心里又有些忐忑,虽说岳母说了他们俩的关系都是岳父同意的,可这毕竟有些
尴尬,瑞阳丝毫不知道如何应对这份尴尬,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坐在车里的瑞阳,心也砰砰跳着,那尴尬的脸色,连坐在旁边的岳母都看的
一清二楚,丑媳妇总是要见公婆的,瑞阳总算理解了古人的那份心情。
  白莹丽看着女婿那绞来绞去的手指,知道他心里的忐忑不安,毕竟这是瑞阳
在知道岳父知情的情况下的第一次见面,尴尬是不可避免的,为了缓解女婿的心
情,聪明的白莹丽已然知道要怎么办,这个时候就不需要他多想,一切顺其自然
就好了,有自己在其中调节气氛,又怎么会让这个自己心爱的男人尴尬。
  想着昨天跟自己通话的老公,跟自己商量着如何要化解女婿这必然要出现的
尴尬,想着自己出的那个主意,白莹丽也不禁羞红了脸,自己什么时候变得如此
淫荡了?都是栗谷那个坏东西带坏的,想想以前纯洁的自己,在那一次惊天的事
情之后,被他一次一次带去那种地方,那种淫靡,那种放荡,那种快乐……感觉
自己接触到了一个新的天地。
  如果说以前自己都是为了栗谷的喜好被动接受,那现在有了女婿的爱,自己
是真心的爱上了这种感觉,现在的自己是主动放荡,主动勾引,什么都是由着自
己的心,完全的放开了身体伺候这个,这个小了自己二十几岁的女婿!
  悄悄的关上那个象征着隐私的隔窗,白莹丽掀起自己的裙子,撅起了自己肥
大的屁股,趴在女婿的面前,回头对他说道:「好女婿,现在不要多想,好好的
伺候妈,妈会帮你解决一切的,现在,我的骚屄已经为你打开了,请你仔细的舔,
放空你的思想,专心的伺候你的妈妈。」
  瑞阳看着岳母趴在车子前面撅起了那肥硕的屁股,红艳艳的阴户,流淌着一
股一股的骚水,听着岳母安慰的话,尴尬的心情稍微好了一些,也许岳母的办法
真的很管用呢,不管了,就听话吧。
  伸出双手,搂紧了那丰腴的屁股,将舌头舔了上去。
  「啊……啊……啊……好女婿……舌头……舌头好厉害!」快乐的白莹丽发
出了最大的叫声,希望这份淫靡能让女婿舒缓心情,至于声音是不是让小刘能听
见,她就管不了许多了,总算自己平时对小刘也算不错,希望他能为他们保守这
个秘密吧。
上一篇:【妻孝】(续)43
下一篇:【妻孝】(续)41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