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妻孝】(续)43

  啊啊的叫声,还在后面不断响起,沉迷于这种情况下的两个人还不知道车子
已经到了机场,听着前面小刘敲着窗户传来的提醒,两个人感叹小刘的知情识趣,
如果被个愣头小伙子拉开了车门,那可就搞笑了,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瑞阳
看着岳父的飞机到达还有一段时间,安排了小刘在停车场等待着,自己领着岳母
去了VIP接机大厅。
  白莹丽感觉到女婿的手心依旧全是汗,知道这毕竟需要一个过程,拿出纸巾
温柔的给女婿擦拭干净,将自己柔弱无骨的小手放到女婿的手里,慢慢的,瑞阳
的心也就平静了下来,捏了捏岳母的小手,感受着从那份柔弱中传来的鼓励,瑞
阳笑容总算爬上了脸庞,两个人就这样坐在那里,静静的等待着。
  叮!从美国到X市的XXXX航班已经顺利抵达,航班到达时间下午5点5
0分,又等了10多分钟,瑞阳远远的看见岳父拎着行李的身影,出现在了接机
口。岳父也看见了在接机厅等待的两个人,笑着对这边挥了挥手,看着岳父脸上
那慈祥的笑意,瑞阳那颗心,放下了一半。
  「爸,您辛苦了,路上一定累了吧!」瑞阳诚心诚意的说着,接过了岳父手
上的行李。
  「头等舱么,辛苦肯定不辛苦,就是时差需要倒一下,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休息两天也就回来了,出差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习惯了,呵呵。我听说你最近干
的不错啊,老林都跟我说了,公司里的人对你也是赞不绝口,很好,总算是不辜
负我对你的期望。」栗谷赞不绝口的夸赞着女婿。
  「行了!有话回家再说,在机场说这些做什么!」白莹丽拖起了两个人的手,
领着他们朝停车场走去。
  上了车,栗谷看着依旧在一边老实坐着的女婿,悄悄的对妻子打了个眼色,
白莹丽也一直在看着丈夫,看见了他眼中的鼓励,羞红了脸。换了个姿势,跪坐
在座位的中间,慢慢解开女婿裤子上的纽扣,掏出了女婿的阴茎,一口含在了嘴
里,却撅起了屁股,对准了自己的丈夫。
  诧异的瑞阳,有些不知所措了,转过头去看着岳父,却只看见了慈爱和鼓励
的眼神。
  给了瑞阳安慰之后,岳父也撩起了岳母的裙底,将头凑上前去舔弄着,淅沥
沥的水声,渐渐从岳母的屁股后面响起。
  被舔弄的岳母也在舔弄着自己,嘴里发不出销魂的声音,倒是正好不怕前面
的小刘听到,享受着岳母卖力的舔弄,隐藏在瑞阳心底的那一丝尴尬,慢慢消失
无踪。
  岳父伸过了手,拍了拍瑞阳的肩膀,示意瑞阳将岳母的衣服也脱掉,听话的
瑞阳自是照做,脱掉了岳母的上衣和胸罩,将那一对巨乳暴露在了空气中,趴着
的形态,使得那对吊钟乳更显巨大,岳父拉着瑞阳的手,放在了其中一只乳房上,
自己转去摸着另外一只。
  「怎么样,你妈的奶子摸起来还可以吧!」栗谷在旁边说道。
  「呵呵,妈……妈的奶子又软又大……捏起来很舒服……好像还……还可以
捏出来奶水出来……妈……说是您弄的……」瑞阳结结巴巴的说。
  「呵呵,感叹科技的进步吧,自从基因能为人类所编辑,现在的人可以做到
以前的人很多做不到的事情,最近获诺贝尔医学奖的几个人,不就研制了能治愈
癌症的免疫疗法吗。」
  「我只是在我自己的领域,研究了让自己喜欢的东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术业有专攻而已。」
  「爸,那您是如何做到的?能不能讲给我听听。」瑞阳由衷的说道。
  「其实说穿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你知道女人怀孕了自然就会分泌乳汁,那
我就找出控制怀孕反应的那段,将孕期反应添加了进去,并编辑成永久有效的就
可以了,这已经是最简单的说法了,你能听懂吗?」栗谷解释道。
  「差不多吧呵呵,那您成立的这个公司到底是来做什么的?我还是一头雾水
啊!」瑞阳说道。
  「啪……啪!」正在说的兴高采烈的两个人各自挨了一巴掌,气嘟嘟的白莹
丽说道,「都给我闭上嘴,一个好好伺候我,一个给我乖乖的享受,这些话适合
在现在这个场合说吗?要说滚回家去说!」
  好笑的两个人,自然闭上了嘴,专心的享受着这种淫靡。经过白莹丽的嬉闹,
两个人感到相互之间多了一丝理解与默契。
  笃笃笃,敲窗户的声音再次响起,小刘下车等待了几分钟,看着收拾完毕的
几个人下了车,对他们的关系更是有了震惊的了解,虽说这种事在这么大的中国,
肯定不稀罕,可发生在眼前的事,也是让自己惊叹不已。
  下了车,栗谷对小刘也很是满意,说「老林让你当瑞阳的司机果然没错,年
轻人还是很沉得住气,听说你母亲病重?」
  「是的……是的……您怎么知道的?」小刘惶恐的道。
  「呵呵,既然安排你来当瑞阳的司机,自然是早就将你的底细摸清楚了,凑
巧你母亲的病,我可以给她治愈,说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你母亲的基因发
生了一点小小的变异,她的病例我也老林也研究过了,你过两天回趟家去把你的
老母亲接来,就在研究所里就可以给她治疗了。」
  「听说你哥哥全天在家照顾你母亲,让他也过来吧,给他在公司里安排一个
职位,你们以后就专心在公司任职。」栗谷拉拢着这个知晓秘密的人,一番话不
光得到了年轻人的忠心,更是将他们一家人牢牢捆绑在了公司里。
  「这……这……太感谢您了……太感谢您了……我妈的病……真的可以…
  …可以治好吗?」小刘感动的痛哭流涕。
  「我可以保证她跟普通人一样生活,绝对没有问题,就是每年让老人家在治
疗仪里治疗一下,就可以了。」栗谷安慰着小刘说。
  「那……那……您简直就是我的再生父母……实在是……实在是」小刘支支
吾吾的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没什么,我对你和你哥哥唯一的要求就是做好你们的本职工作,并继续严
格保密,就可以了,你和你哥就轮流当瑞阳的司机吧。听老林说你哥还是某个特
种部队退下来的,想必他也会很称职。」
  「好好好,我这就跟我哥说让他帮我母亲接来,我就不用回去了,专心陪着
瑞总,有事您直接喊我就好!」
  「嗯,你回去吧,明天老时间来接,记得我跟你说的。」栗谷拍了拍小刘的
肩膀,让他回去。
  瑞阳看着岳父轻描淡写的就决定了这一家人的命运,感叹姜果然还是老的辣
啊。
  上了楼,岳母招呼着两个人赶紧吃饭,饭桌上,瑞阳实在是忍不住那颗抑制
的好奇心,问道:「爸,咱公司到底是做什么的,还有林叔叔说是我拉来的投资
是怎么回事?」
  「呵呵,是该跟你讲个明白了,详细的我说太多你也不会懂,我简单给你解
释一下,公司从美国进口的治疗仪,是用来做基因编辑用的,我在常年的研究过
程中发现有一种特殊的基因,可以使人减缓一定的衰老速度,大概效率是1比2
到1比3之间,具体的研究数值因为还缺少回馈,所以不太清楚。」
  「你看你妈,你没发现她有些不符合常人的年轻吗?这种基因最开始就是在
你妈身上发现的,然后我将它移植到了自己和一些人身上,在有的人身上很有效,
在一些人身上完全失败,这又取决于另一段基因的存在,适用于这种技术的人,
可以保持整个身体的基能,适当的延长一些生命,但因为适用范围的狭窄,并不
能大范围推广,你林叔叔说的诺贝尔奖指的就是这个。」
  「这另一段基因,必须如你我一般,是对乱伦有着异常喜爱的人身上才能发
现,我是如此,你妈也是如此,栗莉更是如此。那天在酒宴上你见到的人,都是
适用这种基因的豪门家族,丝毫不差钱的他们,自然对青春和生命充满了欲望,
也不会将那一点点钱放在心上了。」
  「以前我的研究还没有完成,是因为这段基因是永久的,只要植入人体,就
会在合适的人身体里永存,这当然不符合我和老林的意思,好在经过几年的研究,
我成功将这部分分离再次编辑,使得它的存续有效期变成了一年,也就是说,如
果那些人想要永葆青春,就必须每年过来治疗,这也是我们成立那个公司的目的
所在。」
  「现在掌握核心技术的除了我就没有别人了,我后面将技术慢慢教授给你,
你不需要懂的太多,只要掌握这最核心的一点,就像毒蛇的毒液,没有它公司将
空有庞大的身躯,却根本没有威慑力。」
  「当然,你想再要搞一些我说的这些之外的研究和生意,那就是你自己的事
了,这个你可以自己慢慢思考,反正公司挂的是生物科技的牌子,又拥有庞大的
科研人员,你想做什么都随便你,有这个核心的业务存在,保守估计公司每年的
净利润也有几千万了,足够撑得起一切的开销。」
  「后面的房地产是我和老林的主意,虽然不挣什么钱吧,算是为了满足我长
期以来的心愿,建立的一块天堂吧,我们这种人,毕竟还是不适合混杂在普通的
小区里居住,所以才想建立一块隐私的圣地。那里长期居住的就我们一家和老林
一家,其他都是公司的客户过来短暂居住治疗使用。」
  「听说地产公司已经跟你沟通过了,想必你也看过那块地方,还有你的要求,
地产那边也发给了我一份,不得不说年轻人还是很有想法,现在我把这一块的建
设全权交给你,明天你再约那个项目经理细谈一下。」
  栗谷洋洋洒洒的将了一大通,听的瑞阳都忘记了吃饭,大部分都听得懂了,
还有一些小细节要问一下。
  「爸,你说这种基因存在于你们身体中,那我呢?我有没有?」
  栗谷看着瑞阳,慈爱的说道:「以前我不敢保证,更是不敢透露出丝毫,可
最近听说了栗莉和你父亲的事,听你母亲说是你在其中撮合的,我想这种基因在
你和你父亲的身体内存在的可能性,也比较大,你明天到公司做个检测,自然就
知道了。」
  「爸,那栗莉,你的意思是栗莉也有?」瑞阳疑惑问道「那是自然,我和你
妈的孩子,如果能逃脱这命运的束缚,栗莉不光拥有我们相同的基因,而且有了
进化,这是我的下一个研究课题。」
  「那……为什么我在莉莉丝身上看不出来?」
  「呵呵,这段基因原本就是在性觉醒以后,才会慢慢显现,如果不主动激活
的话,得有足够的诱因才会诱发,你让栗莉与你父亲发生了关系,才使得这段基
因慢慢苏醒,想必你最近也发现栗莉的变化了吧。」
  「是啊,我感觉栗莉最近对这些变的不再害羞,还主动了许多,从刚开始的
为了满足我,到自己主动接受,我以为虽然是必然的,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嗯,这需要一个过程,具体的还得等我见了栗莉以后再定,现在我认真的
问你,你能接受我们这个乱伦的家族吗?你对这个家以后的走向有什么想法。」
  栗谷专注的望着女婿的眼睛说道。
  「爸……您没来之前我就考虑过了……应该说我跟您是一类人……这种乱伦
的爱,我很喜欢……也不打算放弃……我能从中找到快乐……比单纯的做爱更刺
激的快乐……虽然刚开始以孝的名义让栗莉与我父亲做……可我知道……那是打
着孝的名义进行的乱伦之爱,可我已然沉迷在其中不可自拔,现在我又跟岳母走
在了一起,更是坚决的想要把这条路走下去了,我不管下面是地狱还是天堂,我
只想和你们永远在一起。只是栗莉目前还不知道这一切,还需要您掌握好方向。」
  「栗莉那里你不需要着急,我会去跟她详细的谈好一切,再带她回来,保证
给你一个全新的妻子,让你陌生却又熟悉。为此我还需要得到你的认可,你允许
我和栗莉之间发生一些事情吗?」
  「爸,您这样说就见外了,栗莉是您的亲闺女,我和她都应该对您尽孝的,
而且我已经和妈走到了现在这一步,我更没有阻止的权利。」
  「行,有你这句话,那就没问题了,应该说我绝对想不到我们家的未来会发
展成这个样子,让我实在是惊喜啊,事实上我规划的天堂,并没有你和亲家公的
存在,我们身体里的隐性基因就如一颗定时炸弹一般,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炸了,
所以我才费劲心力的寻找一个隐蔽之地,毫无疑问是上天的眷顾让你走进了我们
家,让我们能够彼此相爱,彼此幸福。」
  「爸,我们一定会的,我保证!」瑞阳信誓旦旦的说道「嗯,等把这边的事
处理完了,我就要回去了,你再把你的老父亲接来,给他也做一下检查,争取让
我们都永葆青春活力呵呵。」
  「好的,爸!」达成了各自目的的两个人,结束了谈话,这是两个家庭融合
在一起必须经历的过程,在两个有着同样爱好的人身上,得到了彻底的解决。
  「正经事说完啦?说完赶紧吃饭,菜都凉了,枉费我做的那么费劲!」白莹
丽在旁边打岔说道。
  「是啊爸,赶紧吃饭,妈专门给你做的饭。」瑞阳在旁边也跟着说。
  「呵呵,你这跟了我一辈子,都不会做饭,这才跟了瑞阳几天,就学会做饭
了,看样子还是女婿的本事大啊!」栗谷在旁边调笑着两个人。
  「我乐意,死老头子,谁叫你把我送人的,我就对女婿好,不服气啊。」白
莹丽说着干脆坐到了女婿身上,抱着瑞阳亲啊亲。
  好笑的栗谷,知道这是妻子在调节气氛,不但没有生气,还捏了捏妻子的屁
股,说:「要坐就好好坐,你这穿着裙子,成什么样!」
  「死老头子,你看好了。」白莹丽说着站起来脱掉了瑞阳的裤子,也脱掉自
己的裙子,缓缓的坐了上去,一个坚挺,一个湿润,慢慢的滑到了底。「乖女婿,
喂妈吃饭」白莹丽瞥了瞥老公,高兴的说道。
  在飞机上吃过飞机餐的栗谷本来就不怎么饿,现在更是放下了饭碗,专心看
着妻子和女婿的淫戏。伸手摸了摸两个人交合的地方,妻子已经兴奋的冒出了许
多水来,瑞阳那壮硕的阴茎,更是撑开了妻子的阴唇,轻轻的揉搓着妻子暴露在
外面的阴唇,跟瑞阳说「瑞阳,你妈已经动情了,你还不动起来!好好的插你妈
这个骚货,你看她的水,出了这么多。」
  「爸……我……我知道了。」瑞阳搂着岳母的屁股,开始了卖力的挺动。
  「你妈的骚屄,我用的不多,里面还是粉嫩粉嫩的,这最近二十年,一直在
忙于研究,把她一个人扔在家里,还是很对不起她的。」栗谷惭愧的说道。
  「老公,不要这么说啊,以前我虽然有一些不理解你,可现在这几天,才算
理解了你的苦心,我没想到,你竟然想的那么多,那么远,更是规划好了未来的
一切,这都是你辛苦的结果,没有你,也没有我们现在的幸福生活。」白莹丽安
慰着丈夫。
  「是啊爸,你为这个家付出的太多了,以后就交给我来吧,让我担起男人的
职责,替你来撑起这个家!」瑞阳也跟着说道。
  「嗯,是该退休了,后面我就感兴趣的研究一下栗莉的那股突变的基因,再
有出差就安排你妈跟着你去了,想必这也是她乐意的事。」栗谷听着两个人的安
慰,老怀大慰,总算是不辜负了他为了这个家的付出。
  「我没问题,就怕女婿嫌我老了呢,是不是啊?」白莹丽调皮的扭了扭屁股。
  「妈,你看你说的,你这实际年龄,怕是只有40左右吧,按照岳父的说法,
恐怕还要更年轻,我是没有丝毫的不乐意啊,求之不得,求之不得。」瑞阳拍着
岳母的马屁。
  「呵呵,瑞阳说的没错,你的身体实际年龄确实只有40岁左右,想不想再
替你女婿生个孩子,以后我就在家享受天伦之乐了!让栗莉也多生几个,反正现
在咱们家也养得起,也算是支持国家政策了不是。」栗谷在旁边幻想着。
  「死老头子,你打算让栗莉生谁的啊?」白莹丽自是了解老公的心思。
  「哈哈,该是谁就是谁,不强求,新生儿不光是传承着我们的血脉,我更要
让他们传承我的知识,让我们的家族世世代代的延续下去。」
  「爸,我完全听您的,现在看起来,我那一点点小聪明跟您比起来还是差得
远,以后我也要好好的向您学才行。」瑞阳真心诚意的说着。
  「你最大的任务就是好好搞好我们的公司,怎么也得撑过30年,让小家伙
接班啊,鹏鹏再过几年上了幼儿园,就交给我来带吧,你们两专心搞好公司,就
让栗莉在家陪我们两个老家伙吧。至于后面的孩子,就靠你和栗莉多努力了!」
  栗谷说着捏了捏妻子的屁股。
  「爸,我一定努力。」瑞阳心底的乱伦欲望彻底的激活了,疯狂的抽插着怀
里的岳母。
  「啊……啊……老公……瑞阳……瑞阳疯了……下面……下面要被插烂了啊
……」白莹丽浪叫着。
  在旁边的栗谷也早就硬挺挺的了,脱掉自己的裤子,站在两个疯狂的人边上,
按着妻子的头,将阴茎塞进了她的嘴里。
  「唔……唔……嗯……嗯……唔……」嘴里和屄里同时被塞满了,白莹丽只
能发出呜咽的声音,房间里一个年轻的那人抱着美女的屁股,大力的耸动着,美
女的嘴里还含着一个鸡巴,头部前后的起伏卖力吞吐着,更何况三个人的关系,
和偶尔传出的爸,妈,女婿的称呼,更是加强了这个房间的淫靡。
  栗谷将妻子碍事的上衣脱下,将两个巨大的乳房捏在手里,使劲揉搓着,说
「瑞阳,你看看爸是怎么揉的,你妈的乳房就得受到这么大的刺激,奶水才会喷
出来,你好好学学。」
  瑞阳看着岳父将岳母的乳房揉搓成了面团一般,更将岳母的乳头拉伸的高高
的,然后又松开,可这虐待一般的动作换来的竟是岳母阴道的紧紧夹紧和如高潮
一般的蠕动,就知道岳母此时更多的是享受,而不是痛苦。
  栗谷又如挤奶般的使劲拉伸着岳母的乳头有三四分钟,对着瑞阳说:「你妈
要来了,瑞阳你张开嘴接好。」
  瑞阳听话的张开嘴,对着岳母的乳头,果然,在岳父的摆弄下,岳母的乳房
喷出了一股浓浓的奶水,瑞阳赶紧张嘴接着,岳父将岳母的乳房塞进了瑞阳的嘴
里说:「行了,你喝吧,奶水很多的,我去弄你妈另外一个,这身体的记忆毕竟
不是真正的怀孕,所以每次想喝奶,还是要麻烦一些,以前我只要回到家,每天
晚上都是要喝的,这可比牛奶补多了。」
  「呜呜嗯嗯」瑞阳嘴里塞着岳母的乳房,喝着那源源不断的奶水,也是说不
出什么话来,感受着岳母阴道的紧夹,又喝着美味的乳汁,瑞阳感觉自己简直生
活在天堂里。
上一篇:【妻孝续】第十一、十二章
下一篇:【妻孝】(续)42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