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阴魔王】(催眠)第七,八章

              第七章阴魔欢宴
  陈黑心中欲望高涨,小小青竹庄已经无法满足于他,渐渐的他的魔爪可是向
整个银丹城蔓延。转眼数月,通过诸位女主的帮助,一个带一个城内的诸大家族
中不管是已经婚配的贵妇还是待字闺中的小姐纷纷拿下控制。
  这日由城主夫人主持,邀请诸贵妇小姐们来青竹庄内游园饮宴。因为东园内
诸贵女们莺莺燕燕,院外大量的丫鬟们来回巡逻牢牢看守防止家丁或者陌生人偷
偷入内。
  园内诸贵女们身穿各色华美服饰争艳斗芳,游玩于园内或抚琴共赏,或谈诗
对词,欢声笑语不断。而陈黑赤身裸体露出黑色健壮的身躯,游荡在莺莺燕燕的
百花丛中,诸美却对其见怪不怪视而不见。
  花坛边有一身穿水蓝锦绣衣裙的窈窕淑女,在观赏着花景。看那发髻已是位
已婚妇人,洁白无瑕的悄脸看得出不及二十年华,身材高挑可人。
  陈黑靠向前去,右手提起美人群摆,露出雪白光泽的纤纤细腿,将群摆提至
腰上,美人的下体竟是白花花一片,不挂一丝衣物,雪白的翘臀,茂密的草丛随
眼可见。
  原来这是陈黑的特意安排,今日园内的诸女们皆是如此,华美的衣裙内裸赤
不穿亵裤,只要看中哪位美人提裙就干,无比方便。
  陈黑手提起一支玉腿,坚硬如铁的肉棒直入美人花穴,干涩的花径被粗大滚
烫的肉棒侵入,使美人露出痛楚的表情。陈黑快速抽动着,刺激着花穴内分泌出
蜜汁,痛楚慢慢转换成快感,美人开始发出阵阵呻吟。
  猛力抽动使得美人高潮迭起,花穴中涌出大量蜜潮,把出肉棒任其蜜汁流出,
美人一时间失去依靠脚软差点站立不住,旁边的一美人赶紧帮忙扶着。
  陈黑挺立坚铁般的肉棒,游走在园内寻找着新的猎物。不远处传了清脆可人
的娇音,原来是位小美人在庭中高声念诗与诸女鉴赏。看发髻还是位待字闺中的
小姐,身材娇小玲珑,看似十四五左右,玉面粉嫩俊俏,梅花妆容丹凤眼中竟带
着一丝抚媚。
  确定目标,挺立着肉棒行至小美人的身后,手提裙摆,念诗正欢的美人吓了
一跳,回头一看,见是陈黑娇羞着玉脸回头继续念诗。陈黑提起白嫩小腿,肉棒
长驱直入,花径内狭隘紧绷好似层层障碍,美人发出一声凄惨的娇鸣玉脸即刻露
出痛楚无比的表情,肉棒拔出花穴中竟流出血丝在地上点出滴滴血樱。
  原来小美人还是处子之身,陈黑虽控制诸女,但并不是和所有的贵女见过面
甚至交欢。
  见其还是处子,陈黑爱怜心起,抱起小美人,坐在一旁石椅上,将美人放置
腿上,肉棒又一次深入蜜穴中却不抽动,怀中背靠自己而坐的小美人,让其花穴
适应着自己肉棒的粗大。抚手向上,灵巧的深入粉青色的衣领内,拨开小巧的肚
兜,没想到小美人的软玉还是娇小玲珑含苞待放还为长大。将衣襟敞开,剥掉肚
兜露出柔嫩小丘,雪白小玉竟被一双黑粗大手完全覆盖,温柔抚动着,手指轻捏
那粉嫩玉芽刺激着小美女使其情动,花径中渐渐分泌出蜜汁,微微湿润着肉棒。
  看差不多了,小美人满脸红霞已然情动,下身能感觉到流淌出的蜜汁的湿意,
肉棒轻动,缓慢进出着换来小美人轻轻的娇哼。
  看周围是刚才一起赏诗的美人们,都是些未出阁的小姐,把几人招呼过来,
心想不能因为自己而结束这趣事。几位小美依靠而来,围挠陈黑周围,陈黑双手
其出,一手一个伸入裙内,抚弄着花穴雪臀,下体微动娇声连连,陈黑愉快的与
诸位闺中小姐们淫诗荡画。
  午时正是餐宴之时,众女齐聚与宴厅中,于淑女状分坐于两左右两排,赤身
裸体的陈黑位于厅上正中主人席,左右俩侧是梅丽华与柳梦云陪席,身前跪趴着
叶淑君吞吐舔弄着肉棒。
  开宴,几位端庄淑女在旁抚琴弹唱,两位美人在厅中表演剑舞。身披透明纱
衣,内穿正红肚兜下体透明纱裙,舞动中可以看隐隐看到芳草花穴,明明是英武
飞扬的舞蹈却是一副荡漾香艳的美景。
  身旁的梅丽华介绍到,原来这是城卫军将军的夫人与小姐,武艺家传难怪母
女两如此风姿,决定晚上留此二女在东园过夜,借口就是喝多了回不去了。
  宴席过半,诸贵女吃得面红耳赤,衣襟半开春光半露,原来是酒菜中下有催
情药,药力发作诸贵女们是春心荡漾。此时此刻才是宴席最大的节目,陈黑立身
移至厅中央,众女看着那黝黑健美强壮的身躯,望眼欲穿蜜汁荡漾,内心多想让
自己于那人跨下乘欢。
  陈黑躺在正中,肉棒高高挺立怒向天吼,众女争先恐后爬向中央。一位三十
多岁的轻熟美妇领先一步,双脚跪跨于陈黑腰部,用那蜜汁泛滥成灾的花穴将肉
棒吸入其中,高声娇吟上下自己抽动。后来的诸女没抢到位置,就爬在陈黑其他
位置亲吻抚摸,左手手被抓于一美人玉峰揉动,右手手指被拿到一美人花穴抚弄,
嘴巴居然有三个美人争夺亲吻,从前胸到腰腹,从大腿到脚指都有美人相互争夺
舔吻。见那夺得肉棒的轻熟美妇已高潮无力再战,马上有其他美人替换,轮流分
享。陈黑只觉神魂飘荡,仿若快要飞升成仙一样。
  终于腹中一股热流燃起,肉棒快速抖动一瞬间如火山爆发一样,喷射出海量
的乳白精华,诸位贵女们竞相争夺如同天神赐予的玉液琼浆吸入口中仔细品尝。
  陈黑积蓄了一天的精华终于完全爆发出来,望着周围的诸位美们感觉神清气
爽。当然他还特意把那些待字闺中的处子小姐们保留下来,等着以后一个一个来。
  夜色降临,诸位贵女们带着一肚子的精华陆陆续续离开青竹庄。
              第八章母女剑舞
  入夜,白天还莺莺燕燕欢艳热闹的东园,此时却是安静宁和。
  在丫鬟的引领下,赤身裸体的陈黑走进了一间卧室。小厅内坐着两位美人在
谈天说笑,是白天宴席中舞剑的母女,母女两身手持双剑,穿舞剑时一样的服饰 ,
透明轻纱内是一件小巧玫瑰红的肚兜。
  「淫贼拿命来!」将军夫人拔出长剑,舞了一个剑式刺向陈黑,女儿晚慢一
步舞剑功来。看是英武漂亮的剑式,其实软弱无力进攻时还还耍了个漂亮的剑花
秀了下身段。
  这其实就是表演性的剑舞,陈黑特意安排这吗一出侠女战淫贼的好戏。虽说
是剑舞,但是两把冒着寒光的利剑开不是玩笑,若是个凡人不小心稍微一碰也是
血花四溅,不过陈黑也是有修为在身的,不曾修行过武艺但是对付俩个凡人女子
还不是跟面团一样任其手上玩弄。
  母女两分左右两路攻入,陈黑亮出跨下坚硬如铁的神兵,闪过双剑突入夫人
的怀中,黑手灵活的抓向胸部,透明薄纱毫无防御,突入衣领抓住肚兜用力一扯,
胸前露出两浑圆挺立的玉乳,两点樱红玉芽高高顶在透明轻纱上,诱惑动人。夫
人娇羞愤怒想反手一刺,手被陈黑抓住没成,玉腿高抬踢向陈黑,透明群摆下清
晰的看到茂密的芳草下粉红花穴甩出几滴露珠。
  陈黑闪身一躲,退后时还顺势捏了一下玉峰,羞得夫人一脸红霞。女儿趁机
攻击陈黑后背,利剑擦着黝黑的背肤滑过,陈黑转身将小美人拥入怀中,大嘴用
力吸住朱唇樱口,粗大的舌头攻入玉口中,与灵巧香舌相互追逐着。
  嘴上的攻击,直伤美人心神,玉脸娇羞红润不够动弹。黑手攻入下路,透明
纱裙被撕掉一道口子,抓住雪白光滑的细腿抚向根部,手指用力抚弄着处子蜜境。
美人红霞瞬起,蜜汁四溢,手脚酥软剑都拿不住掉在地上。
  夫人见女儿不是其对手,受制不能娇声怒道「无耻淫贼,放开我女儿,不然
斩你狗头」。随即剑花一闪刺其身侧,陈黑停下动作松开美人侧身躲过,「女儿,
那下身黑棒乃是淫贼要害」女儿听言舞动着优美的身姿蹲下,攻向陈黑下路,白
嫩小手灵动一把抓住肉棒。陈黑顿时停下脚步不敢动弹「夫人真是经验丰富一眼
就看出在下破绽」。
  趁此机会刺向陈黑胸口,原本不能动弹的陈黑忽然右手打出击中手腕,夫人
右手一痛长剑被击飞落地,「想不到吧,握住肉棒只能制我下半身,我上半身还
能动。」「无耻小人,居然如此那就来空手肉搏」耍着优美的身段,一双玉手噼
里啪啦的击打在黑色的身躯上,明明美人力道十足但是陈黑却感觉白嫩小手柔软
轻抚如抚摸按摩一般。陈黑不甘示弱右手抓向玉峰,左手手指攻入蜜穴,两人你
来我往,夫人明显出于下风,玉脸羞红娇喘无力。
  娇躯舞动,将陈黑拥入怀中用力一起倒在地上,「女儿,用嘴吸其肉棒,可
吸出淫贼气劲,使其软弱无力」。女儿听言张开樱口含住肉棒用力吸束,陈黑肉
棒好似进入了一个柔软湿热的地方被牢牢吸住顿时感觉浑身没劲,「真是恶毒的
女人,居然吸我肉棒这种阴狠招数」「对付你这种无耻淫贼就要行非常手段,封
住你的嘴巴看你还怎么说话」夫人双手提起裙摆,露出幽丛蜜穴蹲下堵住陈黑嘴
巴,「小贼看你还怎么说话」夫人挑衅般揉了几下雪臀。
  忽然陈黑双手抓住夫人玉腿伸出舌头用力搅动着花穴,搞得夫人蜜汁泛滥,
「不好此贼居然还有气劲,女儿快用花穴吸其精华废其武功」「母亲我不懂」
「不要迟疑,将那肉棒放入你的花穴中,自然能吸其精华」跨于陈黑腰上板开花
瓣将肉棒吸入穴中,但是小美人还是处子之身,花径狭窄紧促还有处女膜相阻障
碍重重,痛楚万分但是她自小乖巧听母亲的话,咬咬牙娇躯用力一沉,坚硬如铁
的肉棒直入花心,玉体紧绷传出一声惨叫。
  陈黑感觉肉棒异常刺激,双手在夫人玉腿上乱摸乱动,想要阻止她们吸取精
华。夫人见状抓其双手按向自己的双乳揉动使其双手不能乱动。
  看着女儿痛苦的表情母亲很是心痛「乖女不怕,动起来,慢慢动起来,一会
儿就舒服起来不痛了」女儿听话的提起翘臀蜜穴流出几道樱红,缓慢的抽动起来。
  不一会儿,蜜穴开始适应肉棒的粗大,花径内分泌着润滑的蜜汁,快感渐渐
代替痛楚,小美人提起雪臀开始加速抽动着,红霞满面发出阵阵娇吟。
  陈黑浑身受制无法出力,只能用舌头对蜜穴进行激烈的进攻着,将夫人搞得
娇喘连连。
  蜜穴吞吐肉棒的速度越来越快,美人的娇鸣声也越加高昂,是高潮来了,蜜
穴猛然紧缩,瞬间产生了一股强大的吸力将肉棒紧紧吸住。
  肉棒受到了巨大的刺激,腹部一团火热沸腾着向根部涌去,火山爆发大量的
精华熔浆喷入花径直冲花心涌入花宫内。
  高潮过后小美人瘫软着躺在陈黑黝黑的肚皮上,感受着花穴钟肉棒缓慢变软。
轻抬玉臀将肉棒拔出,花穴口流出混合着处红与蜜汁的乳白浓浆。
  看着地上的陈黑四肢无力瘫软不动,母女二人相扶站起,「母亲,此贼已经
被废武功了吗」「精华已失,贼子已是个废人,在也不能祸害女子了」。
  陈黑躺在地上,向上观赏着两位美人,果然是武艺传家的女人,身材凹凸有
致窈窕健美,母亲的花穴芳草凌乱蜜汁四溢向下滴着蜜汁,女儿的花穴芳草稀疏,
花瓣鲜红可爱,樱红白乳一滴滴的往下落。
  肉棒缓缓挺立起来,不一会儿又是坚硬如铁。「不好,恶贼功力深厚,体内
还有精华,我们母女今日一起并肩作战,一定要惩奸除恶。」话完立马与已经站
立起来的陈黑战到一起。
  夜深人静中,卧室内传出阵阵娇吟,陈黑与将军府母女的战斗还在持续着不
知何时方休。
上一篇:【驯妃筵图卷】第三卷:10,11,12章
下一篇:【千古淫脉】【62】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