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鬣狗 第四部 】(第一章、第二章)

                第四部
                第一章
  一辆长途大货车停在人迹稀少的小路边。
  在路边撒完尿的货车司机打开车门,准备上车继续运货赶路。
  「是不是去云南?」一个雄壮的声音从司机背后传来。
  货车司机扭头看过去,问话的是个高大强壮的男人,令人吃惊的是这个面相
凶狠的男人的头上正在不停流血,司机赶忙说道:「我这辆是货车,不带人的。」
  「老子有钱,带我一程!」这个高大的男人正是鬣狗,用沾满血迹的手从口
袋里掏出一大把百元大钞,对货车司机说道。
  昆明市郊区一栋豪华的别墅内。
  一辆保时捷轿车缓缓停进了车库。
  两分钟后,一个打扮时髦,穿着一身奢侈名牌的少妇从车库里走出来。一个
白白净净的年轻男孩提着行李紧跟在少妇后面。
  少妇体态丰满成熟,看起来约莫三十五六岁,和高中生模样的男孩一起走进
了别墅里。
  走进别墅的一间起居室里,少妇坐进宽大的高档真皮沙发,除下普拉达墨镜,
露出了墨镜下浓妆艳抹的妖娆面容,对年轻男孩命令道:「把行李放下,阿硕,
过来。」
  把行李箱摆放好后,英俊中带有几分秀气的男孩默默走到了少妇跟前毕恭毕
敬的站着。
  「让我检查下小宝贝。」少妇媚笑道,竟然伸出手去拉男孩的裤裆拉链。
  少妇麻利的拉开拉链,动作十分粗鲁的把男孩的下体掏了出来。
  「轻一点……蓉姐……」阿硕眉头紧皱,表情痛苦。
  「呵呵,卵袋都肿了,让我摸摸!」少妇笑道。
  令人震惊,阿硕的阳具上竟然戴着一个锁精环,牢牢的套住了阴茎和阴囊的
根部。因为被锁精环压迫太久,男孩的阴囊充血肿大。
  「好痛!不要!」肿胀的阴囊被少妇揉捏,阿硕吃疼的喊道,不由自主的挣
扎了起来,下意识推开了少妇。
  「啪!啪!」少妇突然站起身来,狠狠左右开弓扇了男孩两记耳光。
  顿时两个鲜红的掌印出现在男孩白皙的脸颊上。
  「臭鸡巴,反了你了!」少妇破口大骂道。
  阿硕捂着脸上两个通红的掌印,羞愤难当,转身就想往外走。
  「你忘了你妈看病的钱是谁出的么?!光看病就花了老娘几十万了,要不是
我,你们一家穷逼看的起病么!没有老娘继续给你钱,你妈就等着被赶出医院,
回家等死吧!你要往外走老娘也不拦你,你自己可要想清楚了!」少妇趾高气昂
道。
  原来,被阿硕称作蓉姐的少妇名叫柳蓉,是云南当地一名富豪的老婆。水性
杨花的柳蓉看上了来家里给女儿做家教的阿硕,于是资助了阿硕身患尿毒症的母
亲治病,以此为交易和阿硕发生性关系。柳蓉偷偷买下了昆明郊外的这处别墅,
经常背着老公带阿硕来这里偷情。
  听了柳蓉的话后,阿硕呆立在原地,再也没有勇气往外走。
  「现在给我道歉,我就原谅你了。」柳蓉缓声道。
  阿硕咬着嘴唇,转身走回到柳蓉跟前。
  「对不起,蓉姐,我错了。」
  「这就对了。只要你乖乖的听话,我保证你妈妈会得到最好的治疗的。」柳
蓉露出媚笑。
  柳蓉掀开自己的裙子,岔开自己的两腿。
  淫荡的女人竟然没有穿内裤,两腿间的春光一下就全部暴露在了阿硕的眼里。
  柳蓉把两只脚搭在沙发边上,冲着阿硕翻开自己跨间的花瓣,指着自己茂密
乌黑的阴毛间那妖艳淫靡的肉穴。
  「好好伺候小妹妹,用舌头!」柳蓉对阿硕命令道。
  阿硕老老实实跪在柳蓉胯下,把头埋进了女人两腿间。
  此后,房子里回荡着淫叫声。
  公安局会议室内。
  「这个家伙连环犯案,却屡次逃脱,你们都是吃干饭的么!这个案子已经在
网络上被传播了,对省公安局的声誉影响很不好!」公安局长拍着桌子发着脾气。
  「局长,档案显示这个犯人以前当过兵,具有很强的反侦察意识,十分狡猾。
有线索说有人看见疑似嫌犯的人上了一辆云南牌照的货车,犯人很有可能逃去云
南省了!」一名警员发言道。
  「犯人如果去了云南,我局必须派人去云南省追捕他。他是从我省逃跑出的,
必须要有我省警员参与将他缉拿归案!」局长道。
  「局长,我请求派我去云南调查线索!我一定出色的完成任务!」刑侦三大
队女警苗丽站起来大声说道。
  苗丽,多次荣获省优秀刑侦警员奖,年纪轻轻就已经是省局里的明星刑侦女
警员,巾帼英雄。苗丽十分同情这次案件的多名受害者,正义感使得苗丽义愤填
膺,主动对局长要求派遣,要亲手追捕这名恶徒。
  「好!苗警官!我就委派你前赴云南搜查追捕逃犯!」局长拍板道。
  数日后。
  夜幕降临,光线阴暗,别墅外,一个人影悄悄翻过了围墙。
  人影爬进窗户,溜进了厨房里,打开冰箱翻找食物。
  狼吞虎咽吃着的男人衣衫褴褛破破烂烂,头上有一个疤,结的痂还没有掉,
这人正是潜逃的通缉犯鬣狗。
  鬣狗吃饱喝足后,出了厨房,小心翼翼顺着步梯往别墅楼上走去。
  刚走上二楼,鬣狗就听到了从一间房间里传出人声。
  悄悄走到房间门口,鬣狗从门缝往里面偷看。
  房间是一间大卧室。令鬣狗惊讶,卧室中间的豪华大床上,一个浑身赤裸的
年轻男孩大字型仰躺在床上,四肢分别被红丝绳固定在大床四角,赤裸的身体上
布满红通通的鞭痕。
  「求你别再打我了……蓉姐……」男孩求饶道。
  鬣狗看到被称作蓉姐的少妇,身材丰满,长相妖艳,上身袒胸露乳,只穿了
件全是洞眼的红色肚兜,两只硕大的乳房从肚兜的开洞里露出来,少妇下面只穿
了黑色的丝袜和紫色高跟鞋,胯下的私处裸露在外,可以看到黑乎乎的阴毛密布
在淫熟的阴埠上,少妇手里抓着一根皮鞭,喘着粗气。
  少妇骂道:「小倔蹄子!说!你现在愿不愿意了?」
  「求你饶了我吧……蓉姐……喝尿我真的做不到……」男孩求饶道。
  女人用高跟脚尖子踩在男孩的阳具上,说道:「臭鸡巴!看你倔到什么时候!
让你尝尝老娘的这招!」
  少妇踩在阳具上用高跟鞋尖子旋转着。
  「啊……」男孩以惨叫来回应。
  「快停下!我喝,我喝!」男孩吃不住剧痛,喊道。
  「哼哼,小乖乖,你早点听话也就不用吃这么多苦头了。」柳蓉得意洋洋道。
  「我再也不敢不听话了。」男孩屈服道。
  「乖乖喝老娘的圣水,嘴巴张大!」柳蓉爬到男孩脸上蹲着,对准张开男孩
的嘴巴,尿道口一松,一股火热的尿液喷射而出。
  男孩屈辱的喝下了柳蓉的一泡尿后,不停干呕。
  「小硕硕,以后蓉姐每天都赏你喝圣水,你会爱上的。现在让我来奖励奖励
你!」柳蓉心满意足的说道,然后抓起阴茎撸动起来。
  男孩抵挡不住,阳具很快在少妇手掌撸动下勃起了。
  柳蓉翻开男孩的包皮,露出通红的龟头,把鼻子贴上龟头嗅闻着浓烈的雄性
气息。
  「小硕硕,你的骚鸡巴真好闻!让姐姐尝尝味道!」柳蓉张嘴把肉棒含进了
嘴里。
  肉棒被含进湿热的口腔中,感受到女人的舌头在自己龟头上打转转,阿硕脸
涨得通红,强烈的快感不断从下体传来。
  「姐姐让你爽了,你也让姐姐爽爽,给姐姐把屄舔干净!」柳蓉把刚刚尿完
尿的私处压在了小硕脸上。
  阿硕不得不张开嘴接住少妇压上来的阴户,乖乖的把舌头伸出来舔弄起来。
  「嗯……好舒服……快舔姐姐的小豆豆……」柳蓉哼叫道。
  阿硕听话的含住了少妇的阴核,用舌头在阴核上打转。
  一阵接一阵的快感传达到柳蓉的大脑。
  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响起。
  柳蓉拿起床上的手机,手机上显示「老公」。
  「你不要出声,继续给我舔,是老家伙来电话了,我接一下!」柳蓉对阿硕
说道,然后接听了电话。
  「喂。老公啊。你出差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啊!」
  「嗯,我在小美家里打麻将呢!今晚不回去了,明天一早就回家!」
  「啊……」被阿硕舔到敏感的地方,柳蓉没忍住哼叫了一声。
  「没……没事……我打了张牌放炮了……」
  「你害我不能专心打牌啦,不说了老公,爱你哦老公,明天我就回家了,拜
拜!」
  柳蓉熟练的编着慌。
  「老东西提前回来了!我明天就得回去,只剩今晚了,你可要好好伺候我。
用心点舔!」
  少妇享受着男孩卖力的口交,自己也含住了阿硕的肉棒,口腔分泌出大量唾
液,兴奋的吸允着肉棒,不停发出「噗呲噗呲」淫靡的声响。
  这对相差了十几岁的男女就这样以69的姿势互相取悦着对方的性器。
  几分钟后。
  满脸潮红香汗淋漓的柳蓉浑身颤抖,阴道激烈的痉挛,竟然在男孩的口舌下
达到了高潮。
  高潮中的柳蓉死死吸住口中的肉棒,下意识的用手捏住了男孩的阴囊。
  阿硕再也忍受不住,屁股一阵痉挛,精关一松,也同时达到了高潮,从马眼
喷射出大量火热的精液。
  男女瘫软在了床上,纠缠在一起,迟迟没有回过神来。
  柳蓉趴在阿硕身上,松开嘴里的阴茎,从嘴里流出大量白浊粘稠的精液,沉
浸在高潮的余韵中,浑然没有发觉卧室门被悄然推开,危险正在向自己逼近。
               (本章完)
                第二章
  「你老公知道你这么喜欢舔别的男人鸡巴么?」
  柳蓉听见陌生男人从背后发出的声音,震惊的翻身起来,看见衣衫褴褛的高
个男人猥琐的望着自己笑着。
  「你是怎么进来?!你是谁?!」柳蓉从床上跳起来,拿起毯子捂自己暴露
的一对乳房,大声呵问道。
  「呵呵,太太,我叫鬣狗。以前杀过人,最近又操翻了几个女人,现在正被
条子通缉。」鬣狗毫不掩饰,把自己的罪行轻描淡写的笑着对柳蓉说出来。
  柳蓉想起最近听说的强奸杀人逃犯的新闻,脸色吓得煞白,往后推到墙角,
对鬣狗喊道:「你要干什么?!你别过来!」
  「老子正在捕猎,你就是老子的猎物,呵呵呵。」鬣狗一步一步逼近了柳蓉。
  「你滚开!」惊恐中,柳蓉抬起穿着黑丝和高跟鞋的腿向面前的男人奋力踢
过去。
  鬣狗没有料到,猝不及防,一个侧身没有完全躲开,高跟鞋尖踹到了自己大
腿边上。
  鬣狗忍着痛,挥出一拳,正中在少妇的肚子上。
  「啊!」柳蓉中拳倒地。
  「妈的!」鬣狗捂着腿骂道,看见自己的大腿被踢破了,血流了出来。
  鬣狗看见床上放着一副sm用的仿真手铐,就顺势拿了过来,把倒地的柳蓉
双手反拷起来,然后扯着柳蓉的长头发把她拖了起来。天花板上有一个吊钩,鬣
狗就拿起床上的红丝绳穿过手铐把女人的双手往天花板上吊上去。
  柳蓉双手被向上拉起,身体渐渐被吊起来。
  直到女人双脚仅剩脚尖点地,鬣狗停下了把丝绳固定住。
  柳蓉被吊在半空中,看到鬣狗拿起了床上的皮鞭,慌张的喊道:「混蛋,快
放我下来!」
  「臭婊子!准备为你你踢老子的一脚赎罪吧!」鬣狗火冒三丈道。
  柳蓉看到鬣狗乱翻抽屉阴笑着从抽屉里拿出一盒缝衣针,感到不寒而栗,惊
恐道:「你拿针做什么!?你不要乱来!」。
  鬣狗把一手抓着一根缝衣针,另一手捏住了少妇的一只乳房,笑道:「让你
的大骚奶子通通眼子!」
  「啊!疼啊!快停手!混蛋!不要啊!」缝衣针往乳头里慢慢扎进去,剧痛
传来,柳蓉大喊大叫起来。
  在少妇的惨叫中,鬣狗毫不手软,把针顺着乳头的眼子全部扎进了乳房里,
只剩一小截针尾巴留在了外面。
  柳蓉疼的满头冷汗,不停哀嚎。
  鬣狗又拿起新的一根针,对柳蓉说道:「你踢了我一脚,我双倍还给你,给
你另外一只奶子也尝尝,我够意思吧。」
  「快停下!求求你饶了我吧!」柳蓉猛摇着头。
  鬣狗把针抵在另外一只乳头上,笑道:「你知道错了没?」
  「我错了,对不起,是我不好,不该踢你,求求你原谅我!求你别再扎了。」
柳蓉吃不住剧痛,对鬣狗道歉道。
  「骚货,现在知道错了,你还听不听话了?」鬣狗得意道。
  「我听话,我乖乖听话,你让我做什么都行!求求你快放我下来!」柳蓉屈
服道。
  鬣狗把绑住柳蓉的丝绳解开,然后看了眼绑在床上吓得脸色惨白大气都不敢
出的阿硕,对柳蓉说道:「你看看,你通奶子喊的太大声,把你的小情人都吓到
了,你过去安慰安慰他,给他吹个喇叭!」
  鬣狗推着柳蓉上了床。
  「求求你先把我乳房里的针拔出来吧,好难受。」柳蓉对鬣狗求道。
  「你能让他射出来,我就给你把针取出来,看你自己发挥了!」鬣狗笑道。
  因为双手被手铐拷在背后,柳蓉只得头贴着床慢慢爬过去趴跪在男孩的胯下,
把头埋在阿硕两腿间,把阴茎含进了嘴里。
  「卖力点舔鸡巴,骚一点!」鬣狗拿着手机对着给男孩口交的柳蓉拍摄起录
像。
  柳蓉注意到鬣狗在拍自己,吐出阳具抬起头说道:「不要拍啊!」
  「少废话,拍个录像你又不会少块肉,再啰嗦老子把这一盒的针都扎进你骚
奶子里!继续舔鸡巴,快点!」鬣狗恐吓道。
  柳蓉惧怕鬣狗,把阿硕的阳具含进嘴里继续口交。
  鬣狗在柳蓉的身旁,一手抓着手机拍摄,另外一只手掌拍打着柳蓉高高撅起
的臀部。
  「啪……啪」的声响,鬣狗的大手重重拍打着臀部,在少妇雪白的臀肉上留
下鲜红的掌印。
  柳蓉屁股被掌掴的生疼,乳房也被缝衣针折磨着,希望阿硕赶紧射精,柳蓉
卖力的给阿硕吸允着肉棒。
  「哦……哦……」虽然不久前射过精,但是阿硕在柳蓉口舌的强烈刺激下,
阳具很快就再次勃起了。
  「不错不错,真是一张淫荡的骚嘴,这么快就把鸡巴吹硬了!」鬣狗讥笑道。
  「现在用你的骚屄去伺候他,自己坐上去!」鬣狗又对柳蓉命令道。
  柳蓉吐出嘴里的肉棒,然后爬到阿硕身上,蹲在阳具上方往下坐。
  因为不能用手扶着,柳蓉半蹲着艰难的往下坐下去,龟头无法对准肉洞,戳
不到入口。
  「求你解开我的手铐,让我用手吧,这样插不进去!」柳蓉焦急道。
  「哈哈哈,那可不行,不准用手,要靠你自己的骚屄,如果插不进去,就让
针一直在你奶子里好了!」鬣狗拿着手机拍着少妇的窘相,大笑道。
  柳蓉满脸香汗,不停捏动着屁股调整着角度去套阳具。
  「蓉姐……轻一点……」阿硕的龟头被乱撞的生疼。
  终于在几次尝试后,龟头幸运的戳进了肉缝,柳蓉往下一沉腰,「噗」的一
声,将阳具纳入了自己的阴道。
  「呵呵,不愧是淫妇的肉屄,自己就找到龟头套进去了!」鬣狗嘲讽道。
  就这样半蹲着,柳蓉费力的摇动腰臀,套弄起来,让肉棒在阴道中慢慢做起
了活塞运动。
  「你的骚屄这么厉害,那现在就给你个挑战任务,给你十分钟时间,十分钟
以内要把精液榨出来,你完成挑战的话我就给你把奶子里的针拔出来,并且保证
今晚都不碰你了。但是如果你任务失败了,我就要惩罚你。现在开始十分钟倒计
时!」鬣狗说道。
  柳蓉闻言,只得加快摇动屁股。
  「还剩八分钟了哦!」鬣狗看着淫戏,继续拿手机拍下柳蓉的淫态。
  「只剩三分钟了,不能射精我就要惩罚你哦!」鬣狗笑道。
  柳蓉不能用手支撑,阴道套弄肉棒的速度大打折扣,加上不久前阿硕已经射
过一发,所以阿硕迟迟无法达到高潮。
  「只剩一分钟了,哈哈,看来必须惩罚你了!」鬣狗笑道。
  柳蓉拼命摇动屁股,焦急万分,口不择言的骂道:「阿硕,你这根不中用的
鸡巴!白养你这么久,快点在我的屄里射出来啊,臭鸡巴!快点射给我!」
  「对不起……蓉姐……」
  「十分钟时间到!」鬣狗喊道。
  最终,柳蓉也没能让阿硕射精。
  柳蓉用尽了全力,浑身香汗淋漓,瘫软在阿硕了身上娇喘着。
  「给过你机会了,你自己不争气。那就怪不得我了。我会狠狠惩罚你的!」
鬣狗阴笑。
  「你要对我做什么?饶了我吧!」不知道鬣狗要怎么对自己,柳蓉感到十分
恐慌。
  「哼哼,太太,你知道我的外号为什么叫鬣狗么!告诉你吧,鬣狗是非洲草
原上的一种野兽,捕猎时每次都从猎物的屁眼开始攻击,把肠子掏出来杀死猎物。
老子的专长也是掏肛,专搞女人的屁眼,所以别人送我外号鬣狗。今天你就是老
子的猎物。」鬣狗一边说,一边掏出了自己勃起的阳具,从柳蓉背后扑了上去。
  「不要啊!」原来鬣狗对自己的后庭打主意,柳蓉惊叫道。
  「我要和你的小情巴情人同时塞满你的两个肉洞!」
  被鬣狗从背后压住,无法动弹,阿硕的肉棒还在阴道里没有拔出来,而另一
个男人硕大火热的龟头已经顶在了自己的后庭上。
  「骚屁眼真紧,看来你的屁眼还没有挨过操!」龟头上感到巨大的阻力,鬣
狗说道。
  「滚开啊!不要碰后面!」柳蓉激动的骂道。
  「让老子今晚来教你做一回真正的女人!」鬣狗屁股往前猛的一挺,龟头突
破了肛门括约肌的阻碍,贯穿到了后庭深处。
               (本章完)
上一篇:【管嘴的契约】(5——美肛的高潮调教)
下一篇:【褐色的公主是精液专用排泄便器】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