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妻孝】(续)45


  到了岳父母的小区,瑞阳安排他们在车里等待,自己去楼上接岳母,到了楼
上岳父母已经在等着了,瑞阳简单的跟岳父说了昨晚跟栗莉商谈的结果,岳父也
高兴的很是说了几声好好好。
  瑞父与亲家见面互相打了个招呼,白莹丽想着老公让自己好好招待亲家公的
话,倒是有些娇羞的不敢直视瑞阳的父亲,逗弄着坐在后座的外孙,倒也很是安
乐。
  栗谷目送着他们远去,收拾心情上楼,静静的等着女儿的到来。
  等人的时光,总是流逝的特别慢,钟表滴答滴答的像是在爬,栗谷数着时间,
煎熬着,栗莉中午想必是不会回来的,时间上也来不及,只能等她晚上下班,点
了女儿喜欢吃的饭菜,看着时间一秒一秒的爬到六点,栗谷那颗心脏,也砰砰跳
个不停。
  门开了,花朵一般的女儿站在了房门口,喊了一声「爸!」栗谷着急忙慌的
点头,接过女儿肩上的提包,结结巴巴的说「先……先洗手吃饭!」
  故作镇定的栗莉又何尝不是心情忐忑,光在楼下就踱步了好几分钟,如果不
是被人奇怪的看着,她还不知道上不上来。
  一顿饭,父女俩没有说一句话,默默吃完东西,栗莉决定还是由自己先开这
个口:「爸,瑞阳说您有事跟我说!」
  栗谷看着女儿娇艳的脸色,知道女儿最近过的确实不错,亲家公应该也把她
照顾的很好,而且女儿的心情明显也不坏,那自己接下里说的,她应该能接受不
少,整理了一下思路,栗谷说道:「我想让你先听听我的故事!这个故事很长,
希望你有耐心能听的下去……」
  栗莉体贴的抓起父亲的手,将自己的小手放到父亲手里说:「爸,您讲吧,
我好好的听着。」
  女儿体贴的动作给了栗谷莫大的勇气,于是他敞开了胸怀说道:「大约在六
十年前,我的父亲娶了他的妻子,那时候我们成分不好,因此我们举家窝在山上
的土窑洞里,能娶的上一个老婆,已经是上天的恩赐,所以我的奶奶很开心,对
儿媳妇也格外的好,奈何天不从人愿,我的母亲不能生育。」
  「那个年代,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的奶奶为了延续我们栗家的血脉,跟
儿媳妇商量出了一个馊主意,由她自己代替我的母亲,怀孕并生下了我,我出生
后不久,父亲便在矿难后丧生了,你的奶奶由于伤心过度,紧随着他而去。」
  「从此我便与母亲相依为命,家境贫穷的我们连衣服都穿不起,母亲仅有的
一条裤子,在我出门的时候,便给我穿,等我上学回来,她便穿了出去干活,就
这样,我活到了成人的年纪!」
  「赤裸的母亲与长大成人的儿子,整天呆在屋子里,于是,该发生的都发生
了,母亲也告诉了我出生的秘密,理论上来讲,我与母亲并没有血脉上的联系,
因此母亲说她才会默认我对她做的事情。」
  「可是我却无比痛恨我身上,流淌着的乱伦的血液,在那个我还什么都不懂
的年代,我煎熬着,虽然我依旧很爱我的母亲,可我却无比的痛恨我自己。」
  「总算皇天不负有心人,我考上了大学,可那高昂的学费,不是一个山里的
穷娃娃能够负担的起的,这时候,我认识了你的外婆和你的母亲!」
  「作为附近十里八乡的名门望族,她们家只有一个独女,于是我当了上门女
婿,并与你的母亲订了亲。」
  「二年的辛苦学习,我靠着优异的成绩,回来娶了你的母亲,然后继续出去
学习」
  「紧接着,我的母亲由于常年贫困,拖着孱弱的身体,也早早的结束了自己
的生命。」
  「生物基因学,在那个时候悄然兴起,我研究了这个新出现的东西,毅然改
变了我学习的方向!」
  「阴藏在心底的羞愧,和想要摆脱命运的努力,以及导师的辛苦培养,结合
在了一起,这一切最终造就了我的功成名就。」
  「不断奋进的我,成了这个专业的顶尖专家,甚至连美国的同行走的都没有
我深,没有我远。」
  「我研究了自己的基因与旁人的有何不同,发现了在正常的基因序列之外,
我的身体竟然存在着一条隐形的基因序列,它隐藏在我的基因深处,如果不是因
为一系列的巧合,我甚至不能发现它的存在。」
  「科技的进一步发展,使得人能够编辑基因序列,这时候的我,已经可以将
这段隐性基因做出改变,可我突然,想好好的研究一下它,对知识的求知欲,掩
盖了我心里的耻辱感!」
  「这个时候你母亲的家族,发生了巨变,我的岳母,你的外婆,带着我的妻
子来到了我的身边投靠我!」
  「来到我身边的他们,死死都不肯讲述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也就没有
再继续关注,这时候我的研究已经不需要她们的资助,我的头衔已经足够融来任
何投资,我已经不缺研究所用的经费了。」
  「我欠缺的是研究的人,如果我的岳母和妻子,这个时候不是正巧在我身边,
我想我不会对隐性基因有着目前的成就。」
  「我研究了她们俩个,发现岳母的身体里含的隐性基因序列,甚至超过了我,
至于我的妻子,你的母亲,她竟然拥有两条隐性基因序列。」
  「极大的兴趣,使我对此充满了斗志,在研究了岳母的基因之后,我发现这
段基因编码竟然与我体内一模一样!」
  「兴奋的我,对她们娘两如何离开家的真实情况,产生了兴趣。」
  「在我不断的逼问下,你的岳母终于说了实话,原来是她与自己的公公乱伦,
你的母亲,是我的岳母与她公公所出,这一切被她丈夫发现,一气之下的丈夫掐
死了自己的父亲,也把她们娘两赶出了家门!」
  「说完了这些,你的岳母显然很害怕我赶她走,因此苦苦的哀求我,我看着
此刻的她,竟然想起了自己的母亲,接下来,一切都水到渠成,我与自己的岳母
上了床,然后惊奇的发现我已经对我自己不再痛恨。」
  「科技在不断发展,社会也在不断进步,以前难以听闻的东西,到了这个社
会,变的如此普通,既然丈夫可以允许妻子在自己面前和别人结合,既然换妻的
游戏这么流行,那为什么儿子与母亲就不能结合在一起,为什么女儿与父亲就不
能结合在一起。」
  「对于这段基因的羞愧,变成了深深的自豪,我是特殊的存在,并不是庸庸
碌碌的普通人!」
  「兴趣再次改变了我的研究方向,我将目光转向了基因存在的目的,于是,
我将岳母身上隐藏的这段基因,彻底的激活。」
  「接下来,她的改变使我很是惊异,原本被我强迫着上床的岳母,竟然渐渐
的主动起来,床上风骚的程度,使我异常欣喜。」
  「再然后,你的母亲完成了自己的学业,来到了我的研究所。我不打算让她
参与我的工作,因此只是要求她呆在家里。」
  「慢慢的,你的母亲发现了我和岳母的事情,恼羞成怒的她想要离家出走,
却被岳母苦苦哀求,最终留了下来!」
  「我看着你愁眉苦脑的母亲,心中也有一丝不忍,这个从小就和我结婚的女
人,深深的爱着我,因此,我将我自己的一切,和她身上发生的一切,都原原本
本的告诉了她。」
  「对于我目前的研究,我也没有瞒着她,她听了这一切,对于自己身世的悲
惨命运,已然有了了解,不由得和我有些同病相怜起来。」
  「然后我们就和好了,但是我知道她依旧没有改变,我又想起了我的研究,
我想试试,单靠人为的意志,能不能主动激活这段基因。」
  「于是,我带着你的母亲,趁着在外国学术研究的机会,参加了很多外国人
举办的Party。」
  「老外的开放程度,深深震惊了你的母亲,慢慢的,从一开始的惊讶难于接
受,到尝试着做做看,你的母亲最终接受了这一切,这期间整整经历了三年时间。」
  「好奇的我再次研究了你母亲的基因,愕然的发现,那段掺杂了乱伦的基因
序列,已经主动激活了。」
  「你可以想象我的惊讶,于是我试着说服你的母亲和外婆,尝试着与他们一
起。改变了基因序列的两个人,经过短暂的羞愧后,竟然同意了,我一边感慨着
基因的强大,一边享受着拥有两个妻子的幸福生活。」
  「而你母亲的另一段基因,明显要复杂的多,经过了不断的研究,后来总算
有了点头绪,那是一条关于青春的基因密码,毫无疑问你的母亲看起来如此年轻,
就是激活了这段基因的情况。」
  「我复制了这段基因序列,放到了我自己的身体里,当然,这没有经过什么
研究允许,我实在是等不及正规手续的审批,可能等他们批下来,我早就已经老
死了。」
  「令我高兴的是,它在我的身体里起到了作用,虽然不能让我的身体变得年
轻,可延缓的衰老,已经令我异常欣喜。」
  「我将这段基因同样复制到了你外婆的身体里,她看着逐渐延缓的衰老,更
是开心的像个孩子,我自然也得到了很好的福利。」
  「我不知道这段基因因何产生,也许是乱伦的变异,也许是上帝的垂青,谁
知道呢。」
  「不幸终于来临,你的外婆,因为感染了癌症,恐怕不久于人世,我拼了命
的研究与她癌症相关的基因,谁知等我研究出来之后,她的癌症又发生了变异,
手足无措的我,只能目送着你的外婆远去。」
  「很显然,让人变的年轻的基因,并不能让人长生不死。」
  「我抵制着悲伤的情绪,继续研究,可我放在普通人身上的青春基因,并没
有发生任何作用,这段基因到了他们身体之内,就被吞噬的一干二净。」
  「这对我来说,毫无疑问意味着末日的降临。」
  「而厄运终将过去,幸福也随之到来,我的小公主,你降临到了这个世界。」
  「你无疑是我的幸运星,你的到来给我也带来了一位天使,一个陌生人进入
了我的研究所,他有求与我,当我满足了他的要求后,他拿出了一亿的资金,和
自己的身体来供我做研究。」
  「我在他的身体里,同样的也发现了乱伦基因,试验非常成功,那个40岁
的男人,至今看起来依旧年轻。我于是怀疑是乱伦基因的存在才能使的青春被激
活。」
  「在这个陌生人的帮助下,我检测了他家族里的每一个人,最终的结果验证
了我的结论,乱伦基因就像是大厦的基础,青春基因就是这栋大厦的装修,两个
相辅相成,缺一不可。而这个时候,这个陌生人告诉我,他是X大的投资人,是
X大最大的股东!于是我顺理成章的进了X大做了生物基因学的教授。」
  「紧接着我又尝试移植乱伦基因到普通人体内,一场惨烈的失败降临了,接
受移植的一万个人里,一个都没有激活。」
  「我彻底的灰心丧气了,这个时候那个陌生人已然变成了我的合伙人,他安
慰我说没有关系,世界这么大,总有一些人是不一样的,而为了青春,他们愿意
付出一切代价。」
  「我和我的合伙人,思考着基因激活的条件,突发奇想的我突然想到也许,
我的检测对象根本就错了,保暖才会思淫欲,我将自己的目光放到了富人阶级里
面,最终出来的成果令我欣喜,越是古老的家族,体内越是容易存在这种基因,
血脉和通婚,使它们牢牢占据了这些人的身体。」
  「在中国,上流社会的那些人,也逐渐接受了西方的开放思想,几千年遗传
下来的血脉,也在渐渐苏醒。」
  「我和我的合伙人,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我们要在这些人身上赚钱,都说
富人的钱容易挣,想必这个想法也能为我们拉来巨大的投资。而我,我必须为了
我么这个家建造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避风港,我深知这种基因的强大和不可抗拒,
唯恐你我有一天被这个社会所抛弃,这个愿望越来越强烈,因此我们决定将想法
付诸实施。只是投资人的选择,很是费了我的合伙人一番心思,他无奈之下只能
暴露了自己。」
  「回报无疑也是丰厚的,越来越多的家族暴露了他们内部的淫乱,甚至于附
近国家的人,都慕名到此。」
  「这个时候,瑞阳逐渐的走进了我的视线,身为你的丈夫,他毫无疑问是这
一切最好的执行人,因此我让老林对他背地里做了一些调查,不管是老公司,还
是新公司,瑞阳的表现都堪称完美。」
  「因此,我和合伙人对瑞阳安排了一次试练,试练很成功,你丈夫的表现得
到了所有人的认同,他跟你母亲那恩爱的感情,更是得到了他们由衷的认可,也
许是这种禁忌的认同感,瑞阳为公司拉来了巨额的投资。」
  「这个新成立的公司,将会为世界上最顶尖的富人服务,现在所有的机器设
备都已然到位,等待年底后面的别墅建成,我们就将迎来我们的第一批客户。
  「现在唯一限制我们财富的,就只剩下了最头疼的人力,这种不可以放到台
面上说的东西,并不适合拿来大肆宣传。」
  「X大的名头使我招收了一批愿意学习的学生,我让他们在研究室里工作,
并在手术的时候替代我操作,我教了他们所有,却唯独没有教给他们原理。」
  「他们并不知道他们做这个是为了什么,又是为了什么原因在做,在挑选他
们的时候我已然做好打算,那些脑子聪明的和整天打着小心思的,已然被我排除
在外,那些脑子笨笨的,动手能力却强的人,才是我的选择。」
  「我并不会限制年轻人的前途,毕竟这个实验室依旧是挂在X大名下的,因
此除了带领他们做好我要求做的工作,他们其他的研究我和我的合伙人都是强烈
支持。」
  「他们付出的,仅仅是每年给来到实验室的陌生人,做一个小小的手术,并
为此保密,得到的,却是其他研究所所没有的丰厚资金支持。」
  「我预计,公司这个项目每年将会带来至少五千万的利润,而我们家,可以
分到其中的三分之一。」
  「我的故事讲完了,现在该来讲讲你的故事!」
  「你出生之后,在你母亲的照料下,越长越大,我看着日渐长大的你,心底
里的那一丝爱意,又古怪的升起,我对你的母亲如实说了出来,最后商量的结果
是,我逐渐的远离这个家庭,免得一念之差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距离并没有拉远这份爱,我在远方也依然密切关注着家里,只是苦了你的
母亲,需要她独自在家照顾你,在这个家里发生的一切,你的母亲在每天晚上你
睡着的时候,都会打电话跟我说,你第一次月事,第一次在学校打架,第一次单
相思,等等等等。」
  「就这样,你长大了,上了大学,谈了恋爱,隐藏在心底里的失落和慌乱,
让我对于我们家未来的方向,产生了困惑,你应该还记得,我有一段时间反对你
和瑞阳在一起,你却坚定不移的跟他开始了新的生活。」
  「看到你们如此幸福的生活在一起,我也总算放下了心里的那一丝眷恋,跟
你的母亲,又在别的地方寻找着刺激。但是心底里的那一丝隐忧,却始终不曾散
去。」
  「只能说命运没有抛弃我,阴差阳错之下,瑞阳竟然离开了你独自来到了X
市,我的心里又涌起一个独特的想法,我想试试看能不能把瑞阳也拉近我们的生
活圈子里。」
  「我诱使着你的母亲,对瑞阳开始了逐渐的勾引,反馈回来的信息的确令我
欣喜,瑞阳并没有拒绝你母亲的诱惑,并且身陷其中。再到后来,两个人竟然真
的产生了感情,你的母亲也深深的爱上了他,从这些现象我判断出瑞阳恐怕也是
属于基因自己觉醒的那一批人。」
  「然后就剩下我的女儿,你要如何接受这一切。命运却再次让我惊喜,你发
现了丈夫和你母亲之间的关系,竟然允许他们结合在一起,并参与了跟他们的淫
戏,我知道,属于你的那份基因,也已经开始了舒醒。」
  「最后,真相大白,原来瑞阳早已经走在了和我相同的路上,你与你公公的
淫戏,你的母亲通通都告诉了我,于是,我为了这个家设计的未来,将因为有你
们的加入而变得如此美好,那原本是避世的所在,瞬间变成了天堂。」
  「到了这个时候,我知道我梦寐以求的你,离我已经不再遥远,征求了瑞阳
的意见,我丝毫没想到,你们给这份乱伦的爱上面,加上了孝字的大义,而且这
个思想在瑞阳的心里也已经根深蒂固。看样子这是瑞阳觉醒乱伦基因的一种自我
催眠和转移,当然,这只是我的推论,还请你给我保密,呵呵。」
  「你跟我来,我给你看一样东西。」栗谷说着领着栗莉走向了客厅,打开放
在客厅茶几上的一个大箱子,里面是好几本日记。笑着让栗莉自己打开看,栗谷
坐在沙发上等待着。
  栗莉翻阅着这一本一本的日记,里面记载了父亲记录自己的点点滴滴,而日
记的女主角,竟然全部都是自己。有自己三岁时候尿裤子时的糗事,也有自己恋
爱时告诉母亲时的甜蜜,父亲陪在自己身边的时候,记载的更是尤为详细。
  「爸……这些都是……都是您写的?这么多!」栗莉惊叹道。
  「是的,你恐怕一时还看不完吧,我放到你的房间里,你这几天抽空再看吧,
说了这么多,时间已经很晚了,早点休息,你明天还要上班。」
  抱着箱子,走进女儿的房间,栗谷笑道「还记不记得你小时候,讨厌爸爸不
在你身边陪着你,每次我一回来就跟我赌气,把自己锁在屋子里不出来见我,总
算到了高中以后才算懂事,不过那个时候,我依旧进不了你的房间,因为你长大
了,想要拥有自己的隐私。」
  「爸,你……我……我那时候不是还小嘛!」栗莉撒娇道。
  「呵呵,然后我就等来了你出嫁的那一刻,我隐藏了自己的嫉妒心,衷心的
祝福着你能过上你自己想要的生活,却没想到,命运竟又把你推到了我的身边。
  自从你离开家,这个房间就空荡荡了,我只要回家,就会在这里坐上片刻,
想象着你还在我身边。」
  「爸,我这几天,天天回来陪着您!」栗莉有些心酸了。
  「好了好了,赶紧刷洗休息,真的不早了。」栗谷说着就要走出房间。
  「爸,我爱你!」栗莉从后面抱着父亲宽厚的脊背,迷恋的说道。
  栗谷抑制住心中涌上的爱意,知道还不是时候,颤抖着转过了身体,将女儿
也搂在了怀里,就这么抱着,感受温情与甜蜜。
  「爸,晚安!」栗莉感觉到父亲的阴茎慢慢硬起,顶在自己的小腹硬邦邦的,
亲了亲父亲的嘴唇,说道!
  「乖女儿,晚安!」栗谷同样回了一个吻,转身出了房间!
  摸了摸自己湿润的阴户,栗莉的脸羞红的成了一个苹果,自己竟然……竟然
如此的湿润了……甩掉脑海中的荒唐念头,栗莉冲去卫生间里刷洗。
  栗谷躺在床上,激动的睡不着,想着女儿现在在做什么,想着自己的下面竟
然丢脸的顶在了女儿的肚子上,她……她应该感觉到了吧……呵呵……好期待
……明天的到来!
  栗莉刷洗完毕,躺在床上,翻开父亲的日记,一本一本的仔细读着,慢慢的
进入了梦乡。
上一篇:【言出法随】序章
下一篇:【妻孝】(续)44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