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妻孝】(续)47

  瑞阳自从知道了公司的真相,总觉得在安保和服务实施方面还有必要进一步
加强,岳父虽然将这里当做避世的所在,可自己并不想把这里打造成一个与世隔
绝的地方,至少必不可少的享乐项目,是要有的,不然一家人住在这里,实在是
过于无聊了。
  瑞阳规划着除了别墅区之外,在后面更要建造一个享乐的天堂,虽然岳父与
林叔叔只是把后面的房子当短暂的疗养院,可这样却浪费了这里的优美环境,将
自己的想法向两个人表示了一下,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允许,瑞阳决定放开手脚大
干一场。
  找来了项目经理,瑞阳跟他在办公室里说着:「这个地方,你给我造一个类
似体育馆的设施,里面有游泳馆,高尔夫球馆,还有器械练习室,羽毛球馆,其
他的你再适当的看看要添加些什么,也就差不多了,别墅后方,减掉一排别墅,
给我造一个跑马场,还有马厩,然后在围墙外围修一条路,直通后面跑马场,让
清理工和服务人员可以不通过别墅区直接进入那里。」
  「瑞总,这样好像划不来,这些东西的造价太高,收益却低的很。」项目经
理好心的劝解道。
  「呵呵,这么跟你说吧,按照林总原来的设想,后面仅仅只是给来人短暂居
住用,这种像宾馆一样的设施如何赚钱!我添加了这几样东西,却可以把房租直
接翻了几番上去,他们会像度假一样长期居住在这里,我预计10年内就可以收
回投资了。」
  「可是瑞总,这恐怕需要不菲的钱吧,有那么多人消费的起吗?」
  瑞阳与岳母对视了一眼,白莹丽在旁边说道:「瑞总安排你去,你就去做吧,
这里的客户唯一不缺的,就是钱了。」
  既然投资方都这么说了,那项目经理也就不再犹豫,他唯一考虑的就是如何
把这些设施完美的融进这个小区里就好了,白忙活一场,又得重新出设计图,重
新审批,这样以来工期又得耽误不少。
  好在资方出钱很是大方,麻烦的只是工期又要重新修改,至于图纸和审批,
就交给老总去头疼吧。不过还是得跟老总汇报一下,这毕竟不是个小事,万一批
不下来,那这就砸在锅里了。
  打了个电话,项目经理也愣住了,老总竟然告诉他不要管审批的事,只管建,
可这万一建好了,不通过,那不就完蛋了,还得拆?又继续打电话过去,再三的
确认!
  「小张啊,叫你盖什么,你就盖什么,你应该发现了,公司对你的要求是有
求必应,你要设计,马上赶设计,你要施工队,公司两个小时就给派了过去,你
知道为什么?从一开始那里的项目立项,上面就是一路绿灯,连我都有些好奇。
  花些心思打听了一下,上面就给我看了一份名单,那个公司的控资方,简直
是我见过最不可思议的东西,更有上面的人跟我打了无数招呼,让我一定保质保
量的完成那里的一切,好了,只能告诉你这么多了,你一定要小心加小心,别给
我出什么幺蛾子,之所以派你去,就是因为你是个老实人,不像其他的几个经理
那么滑头,好好干!」老总教训着就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的张经理呆若木鸡,这是个什么情况,一个房地产项目还搞的这么
神秘?难道里面真的有什么秘密?想想这几天在门口看到的保安,那种骨子里带
出来的精干劲,还真的有些不一样,再想想自己那个刚从部队转业的小舅子,似
乎还没有这里的保安看起来有杀气。
  瑞阳打发了项目经理,又琢磨着再让林叔叔找一批保安进来,毕竟后面的项
目建成后,按照自己的意思,更是要24小时有人巡逻,原计划的围墙也矮了,
也得加高,探头那些更是要多放,保证隐私的前提下,尽量提高安保服务,毕竟
这里服务着的,都是一些尊贵的人。
  叮铃铃,正想着电话就响了,瑞阳拿起电话发现刚巧是林叔叔打来的,心里
感叹好巧,连忙接起:「林叔叔,您有什么事吗?」
  「哦,瑞阳,有个事跟你说,你那里的房子再给我留五套出来,要工期跟我
们一样,尽快结束。」林叔叔在电话里吩咐道。
  「哦,没问题,房子多的是,有什么特殊要求吗?」瑞阳回道。
  「只有一个要求,这五套房子不入设计图,不入审批,每套房子建一个独立
的治疗室,四周建高墙,门口设警卫室。」
  「啊……好……好」瑞阳一说要设警卫室,心里就有了些底,这是要来大人
物了啊,连忙将自己的要求提了一下。
  「没问题,明天调一个排过来给你。」电话里传来林叔叔肯定的声音,瑞阳
也傻了。
  远方的栗谷,也接到了老林的电话,听着老林电话里吐露的一个个名字,心
里也在苦笑,这好像有些闹大了啊,原本自己用来避世的所在,似乎有些脱离了
自己的掌控了。好在老林那边说瑞阳干的不错,自己也只能放下心,只管自己了,
外面那一滩浑水,还是留给女婿去淌吧。
  电话再将项目经理喊了回来,说出了自己的要求,对方已经是处变不惊了,
点头答应下来,便出门监督工地去了。
  出了门的张经理,总算是对老总的警告有了些心理准备,给老总又打了个电
话汇报了情况,得知两个小时之后施工队准时到现场的答复,连忙手忙脚乱的安
排手底下的人准备着。
  瑞阳安排完了手上的事情,司机小刘又来找他,说是老母亲和他哥已经接了
过来,瑞阳记着岳父的招揽,更是亲切的安排小刘的母亲住进了父亲旁边的宿舍,
看着感激涕零的哥两,瑞阳只是嘱咐他们好好干,心里自然知道,这小小的手段
换来的是两个人永远的忠心。
  安排好了住宿,自然就去实验室了,两个孝顺的儿子,推着车,将老太太放
进治疗仪,瑞阳简短说明了情况,负责实验室的主任也就明白了,这事原本就跟
他们打过招呼,于是一切顺理成章,瑞阳又问了问同样躺在治疗仪里的父亲,得
到了一切都顺利的答复也就放心的离开了。
  这下真的没事了,一切算是进入正轨,瑞阳思考着要不要带岳母去海边玩两
天,来了这么久了,还没去过海边看看,实在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跑过去跟岳母一说,就见岳母拿着哀怨和高兴的眼神看着自己,瑞阳总算知
道自己补救的还算及时,赶紧给小刘打了个电话,让他现在就过来送自己和岳母
一趟。
  哪知道哥两同时过来了,小刘见面就说道:「瑞总,我带我哥熟悉熟悉X市
的路况!」
  瑞阳想了想,干脆把自己的老车钥匙扔给小刘说:「这辆车你们哥两开着吧,
等伯母好了以后,你们有闲就带着她到处去逛逛。」
  「谢谢瑞总,谢谢瑞总。」两个人异口同声的感谢道。
  「你们老母亲在这里呆着,你们放不放心?」瑞阳亲切的问。
  「我弟都跟我说了,您这里的条件恐怕就是大医院都没有的,实在太感谢您
了,不知道治疗费是多少,我们哥两赶紧挣了还给您?」当哥哥的明显客气的多。
  「治疗费?」瑞阳听了就笑了,有些不好意思往下说。
  弟弟看了瑞阳的笑容就知道这恐怕是一个天文数字,连忙拽了拽哥哥的衣服
说:「别说钱了,以后咱哥两的命都是瑞总的,赶紧上车吧哥,别在这丢人了。」
  说着赧然的拉着哥哥就上了车。
  仅仅十多分钟的路程,就到了海边,瑞阳自然定了高档的海景房,就算是顺
利入住了,打发那哥两回去,瑞阳彻底的放松了心情,搂着美丽的岳母先去买套
泳衣,然后就可以去海边欣赏美景了。唯一可惜是现在的天不对,出门还得披着
个毛毯,现在的天,海水已经有些凉了,下去游泳有点冷,不过沿着海边走走还
是可以的。
  走掉的两兄弟,默默不语的到了公司,不死心的哥哥又去实验室悄悄打听了
治疗的价格,当那7位数的价格从主任嘴里吐出来的时候,大刘惊讶的下巴都掉
地上了,怪不得弟弟不让他说了,这……这自己不吃不喝得攒多少年才能还的起
啊!心里却也对瑞总的恩情,更加感激。
  下午的太阳,晒在身上暖洋洋的,海边的水温倒是比岸上还热一点,披着一
条毛毯,瑞阳拉着岳母的手,漫步在海边,好在这时候的海边,人倒是真的少了,
不像8月9月的下饺子。
  经过整理,海边的沙滩也不像人多的时候,很多垃圾,白色的沙滩很干净,
自己住的酒店又有私人沙滩,不用跟别人挤在公共沙滩上一起,更是让人舒心。
  四近无人的瑞阳,自然不会老老实实只是牵着岳母走路,那双不老实的手,
慢慢的就伸到毛毯下面将岳母的圆润捏在了手里,轻轻揉搓着岳母的奶头,弄的
岳母在旁边娇羞不已。
  再走着走着,毛毯下面干脆就没有泳衣了,只有赤裸着的岳母和那双作怪的
大手,泳衣干脆就挂在了岳母的屁股上,瑞阳如何能放过这种美景,拿出手机一
阵猛拍,将这一片美好不光留存在记忆里。
  白莹丽为了满足女婿的淫欲,更是将挂在屁股上的泳衣干脆也脱了下来,赤
条条的只披了一条毛毯,让后面的人不至于看见这里的美景,也就足够了,至于
前面,那本来就是留给女婿欣赏的。
  一条毛毯,盖的住后面,盖不住前面,美丽的身体,直接呈现给了瑞阳,又
因为冷风吹着,那乳头更是高高的翘起,瑞阳干脆从前面抱着岳母,用自己宽厚
的胸膛给她遮挡着吹来的海风,让岳母挺起的胸膛,在自己的怀里拥抱温暖。
  从远方看去,似乎是两个亲密的情侣拥抱在海滩边,只有走近才能发现,那
毛毯下的情侣,是一丝不挂的,毛毯下的瑞阳,抱紧了岳母,亲吻着,舌头在对
方的嘴里,你来我去。
  白莹丽感觉自己的身体慢慢热了起来,小腹那里更是感觉到女婿的火热,脱
下女婿的那条泳裤,白莹丽摸着那个滚烫的东西,抬起了自己的腿。
  这下的场景就更奇怪了,三条腿的两个人站在海边的沙滩上,若是有人看过
来,自然明白这里的两个人在干嘛,瑞阳也感觉到这个姿势的怪异,干脆将岳母
抱了起来,自己面朝大海,这样就显得正常多了,只是一个人奇怪的披着个毛毯
在看海罢了。
  白莹丽骚屄里插着女婿的阴茎,却不能动,那涌上来的欲望得不到释放,更
是难受,骚屄里的瘙痒也一阵一阵的涌上身体,欲望在身体里慢慢积攒,一点一
点,一点一点,逐渐让她快到了崩溃的边缘。
  瑞阳感觉到岳母的身体,轻微的颤抖着,那胯下的阴茎更是感觉到热流不断
的在上面流淌,岳母的身体更是热的和火炉一般,不知道什么情况的他连忙捏了
捏岳母的屁股说「妈……你怎么了,难受吗?身体这么烫……是不是刚才冻着了,
有没有感觉那里不舒服?」
  「妈……妈身上不难受……屄里……屄里痒……快痒死我了……有一股火
……快……快烧到我头疼了,想要……想要你插我……想要你操我!」白莹丽搂
着女婿呻吟道。
  瑞阳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大天广众的,也不能干这事啊,突然想起了一
个好办法说:「妈,你是不是想就在这里做啊!」
  「嗯嗯……好女婿……妈真的受不了了……妈积攒了几十年的欲望,感觉都
在……都在这一刻想要放出来……你……你找个地方……操我……狠狠的操!」
  这种瘙痒的感觉,如蚂蚁啃噬阴道一般,又痒又够不着,虽然里面插着个大
鸡巴,可是那个东西插进去不动,更是瘙痒难耐。
  那热热的东西,烫的自己的骚屄,又舒服,又难受,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尿
了好几次了,可身体还是需要高潮,需要强烈的高潮,所以她真的想要在这里被
女婿狠狠的操上一次,管他有没有人看不见,这一会的欲望早就战胜了理智了。
  瑞阳抱着岳母,逐渐的走向海里,不过毕竟海水不干净,没敢走的太深,让
人就算走近也看不太清楚的地步也就可以了,当海水渐渐没过大腿,瑞阳就停止
了步伐。
  看看远方的海滩那稀稀拉拉的人应该看不见了,瑞阳抱着岳母开始了上下的
抽动。
  「哦哦……好女婿……好儿子……瑞阳……好好玩……哈……屁股一下…
  …一下凉凉的……里面……里面被操着……这种感觉……感觉真好玩!」原
来瑞阳走的毕竟还是深了,上下耸动的岳母虽然骚屄没沾到海水,那硕大的屁股,
却在每一次起伏中没进了水里。
  于是一阵热,一阵凉,刺激的白莹丽如被人搞了冰火一般,这是她从来没受
过的刺激,一冷一热,在子宫那里交汇,热热的阴茎,插进那一下凉一下凉的子
宫,白莹丽爽的更是大声浪叫「啊……啊……啊……儿子啊……女婿啊……妈
……妈真的受不了了……这感觉……这感觉太刺激了……怎么……怎么会这么爽
的……屄里……屄里不痒了……妈快爽飞了……你的大鸡巴好烫……在……在海
里感觉更烫了!」
  「妈,你的屄里也很热,怎么样,感觉舒服了吗?」瑞阳坏笑着说「舒服,
舒服,好女婿,妈真的很舒服……太舒服了……骚屄从来没这么舒服过,妈爱死
你了……好儿子!」
  丰腴的屁股,在瑞阳身上起伏,那肉浪一阵一阵的翻滚着,顺着潮汐,却起
伏的更加剧烈。黝黑的巨大阴茎,在那雪白雪白的屁股中间,不断进出,一黑一
白,形成了强烈的对比,瑞阳这才发现,岳母虽然跟自己做了无数次,可自己好
像从来没见过这么白的屁股,不知道是不是那深蓝海水的衬托,还是自己黑黑阴
茎的对比,瑞阳甚至都感觉那份白,白的晃眼。
  目睹着岳母在自己怀里,颤动着身上的每一寸白肉,瑞阳知道岳母的高潮又
一次来临,可自己被冰冷的海水冰住了整个下半身,一点射精的欲望都没有。
  「瑞阳,好女婿……好儿子……你……你今天怎么这么厉害……妈……妈都
高潮了好几次了……你射吧……妈被你操的受不了了……儿子……你放过妈妈
……妈妈真的受不了了……不能……不能再来了……再来就要晕……晕在这了。」
  瑞阳听着那一声一声的儿子和妈妈,乱伦的欲望刺激着,终于有了些感觉,
连忙说道「妈,你……你再说几声儿子……说几声妈妈!」
  白莹丽懂得了女婿的心,连忙喊道:「好儿子……操……操你妈的骚屄…
  …妈的骚屄就给儿子操……操烂它……亲儿子……操亲妈……用儿子的大鸡
巴……操死你妈吧!啊……啊……变大了……射了……射了!」
  「妈……妈……我爱你妈妈……我要射你屄里……射到你屄的最里面……让
你给我……给我生个儿子……再让他……让他继续操你!啊……射了妈……射给
你了!」
  激情的两个人,互相释放了自己最强烈的欲望,剧烈运动的瑞阳,也支撑不
住岳母的身体,两个人哗的一声,一起摔倒在了海里。
  那白花花的肉,总算暴露了,白莹丽挣扎着站起了身子,却没办法遮盖的住
胸前的一对巨乳,随着起伏的咳嗽声,上下跳动着。远方似乎有人在大声的欢呼
着,看样子自己与岳母的淫戏,早就有人在看着了,害羞的白莹丽赶忙蹲下了身
子,再出现时已经穿好了泳衣。
  瑞阳和岳母回头看去,发现同样的一对情侣在远方跟他们挥着手,却看不清
对方的脸,想必对方也是如此,不过既然听到了欢呼,刚才岳母白花花的肉和胸
脯应该是被对方远远的看见了些。
  白莹丽毕竟不像年轻人玩的那么疯,害羞的蹲在水里不想起来,瑞阳却联想
到了妻子与父亲在电影院里的那次表演,丝毫不介意远方的人看着自己,更是抱
起了岳母,将她硕大的屁股对准了远方,将泳衣紧紧勒在那深深的屁股沟里,手
更是在屁股上用力的拍着。
  远方的那对情侣看了更是唔哩哇啦的大叫,那个女孩子也干脆脱下了自己的
上衣,对着这边疯狂摇晃着,瑞阳拍了拍娇羞的岳母,让她转头看着那边,白莹
丽是真的惊讶的合不拢嘴了,心理想着:「现在的年轻人,还真是开放啊!」
  「妈,你看看那女孩的那对胸,还没你一半大,你也露给他们看看,让他们
羡慕死我和你!」瑞阳坏笑着说。
  「我……我……妈有些不好……不好意思!」白莹丽依旧有些放不开。
  「妈……没什么的……现在的国人已经很开放了……别这么害羞……栗莉和
我爸也在电影院里跟人当面比赛过呢!」瑞阳劝慰着「啊……你……你说栗莉
……也……也这样过!」听说了女儿的事,让白莹丽不禁起了些攀比的心思,想
想又是自己最爱的女婿要求做的,那就不管他三七二十一了,做吧!
  闭上了眼睛,将自己的泳衣高高撩起,白莹丽也将自己的身体,如对面的人
一样用力摆动着,瑞阳看着那不断跳动的胸部,更是用力大力的揉着,也对对面
挥了挥手!
  远方的那个男孩,似乎是被白莹丽巨大的胸脯震惊了,呆着个脑袋,没有一
丝回应,旁边的女孩看了看发呆的男友,恨恨的在男孩头上敲了几个板栗。总算
男孩恢复了知觉,追上了跑掉的女友,哄着她慢慢远去。
  瑞阳哈哈大笑着跟还闭着眼的岳母说了刚刚发生的事,白莹丽听了也不由的
笑出了声,感叹年轻人的生活,还真的蛮有意思的。
  已然无事的两个人,慢慢走着回了酒店,只是那毛毯却不能再披在身上了,
好在经过一番剧烈的运动,两个人还感觉不到冷,不过还是加快了些脚步,因为
白莹丽的胯下,正不断流淌着瑞阳的精液,那白色的东西,都淌到了大腿上了。
  回到酒店的两个人,也继续埋头狂奔,听着后方不断传来的口哨声,就知道
有人发现了岳母腿间的精液,好在高档酒店入住的都是些素质人士,倒是没出什
么乱子。
  进了房间,将浴缸放了满满的一大盆水,冷的发抖的两个人,拥抱着泡了进
去,瑞阳才对岳母说道:「妈,这酒店的一楼后面还有个加热的泳池,你想游泳
的话就去游一会,不过得先把这里清理干净了。」瑞阳摸了摸岳母的那里。
  打了下正在自己腿间使坏的怪手,白莹丽也说:「吃过饭吧,我肚子饿了,
吃了饭我们一起去,来海边不游泳,总感觉像少了些什么!」
  瑞阳点头应着,两个人稍微泡热了身体,就上来准备去吃饭,瑞阳看着赤裸
的岳母,温柔的拿毛巾,仔细的给她擦拭干净。
  白莹丽也昂起小脸,如小猫一般乖乖的让女婿给他擦着,享受着女婿贴心的
服务。
  重新拿了两套睡袍,两个人去餐厅简单的吃了些东西,就直奔后面的游泳池
了。
  泳池人少的很,本来就是淡季,更多的人还是喜欢在外面逛着,因此只有一
对情侣在那,瑞阳看着那两个人,感觉有些眼熟,似乎就是刚才在远方打招呼的
那两个人。
  对面那两个人也发现了瑞阳,那个女孩还狠狠的瞪了几眼瑞阳身边的白莹丽,
瑞阳拉着岳母,对着他们笑了笑,坦荡荡的下了水,低声的在岳母耳边说了这两
个人就是刚才在海滩的那两个,白莹丽感叹着世界的狭小又害羞的红了脸。
上一篇:【似幻人生下部——桃花源】(7)
下一篇:《藩篱花开别样媚》第18章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