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妻孝】(续)49


  栗莉披着浴巾,坐到电脑前面看着那个跳动着的头像,手不禁有些颤抖,点
开它意味着什么,栗莉心里自然有数,长长的叹了口气,鼠标还是移了上去「在
吗?」短短两个字,代表了父亲这几天的煎熬和强烈的呼唤,恐怕父亲等的真的
有些着急了,可自己毕竟还没做好心理准备,虽然前面有了一点点幻想,也有了
一些预感,可这一切真的成真,自己却又退缩了,那毕竟是自己的亲生父亲,要
从女儿对父亲的仰慕,变成男女之间的肉欲,总感觉还是有些别扭。
  好在看了父亲的日记,自己的心也有一些松动,父亲前期字里行间透出的父
女的爱,到后面也掺杂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而且里面还有老妈的参与,没
想到自己印象中单纯的老妈,竟然会给父亲发自己的裸照。想想自己那刚刚发育
的身体,被父亲都看在了眼里,栗莉真的害羞的不知道要如何面对父亲了。
  「栗莉?洗完澡没?」父亲又发过来一条,这一下不回复也不行了,栗莉简
短的发了个「在的,爸!」
  「哦,等了你一会,不知道你洗完了没?」栗谷在那边发了个笑脸。
  「刚刚出来,就在这坐着了。」栗莉同样回复了个笑脸。
  「哦,明天星期天了,不用去上班了吧?」
  「不用,而且我已经准备辞职了,瑞阳也叫我别干了,让我在家多陪陪您,
以前没有机会,现在趁您在家,好好尽尽孝心。」打出孝字的栗莉,虽然看不见
对面父亲的表情,可依旧羞红了脸庞,感觉今天的天气似乎有些闷热。
  「好……好……好……那明天爸爸在家做你喜欢吃的菜,以前学的,希望还
没忘呵呵。」
  「爸,您都多长时间没下厨了,还是我来吧,我怕你做出来吃不成,跟我小
时候一样,那回你还记得吗?」
  「哦,你说你上三年级,你妈带外婆出去旅游,爸爸在家照顾你的那次啊,
哈哈哈,那时候爸不是以前没做过饭吗,想给我女儿露一手的,结果呵呵。」
  「哈哈爸,你还好意思说,你差点都把厨房给点了好吧,我回来一屋子都是
烟,你还大吹大擂的,说你做的饭好吃,我就吃了一口,差点没把中午的饭都吐
出来!」
  「呵呵呵呵,爸那时候刚刚学啊,现在真的不一样了,爸在X大跟着大厨学
了好久呢,现在真的好吃了,真的!」
  「爸,你是为了我学的吗?」栗莉感觉心里的感动又泛了上来。
  「是啊,这辈子,总要给我女儿做一顿饭啊,不然爸爸不是要遗憾一辈子了!」
  栗谷在那边真诚的说道。
  「爸,你真好,对不起,我以前以为你都抛弃了我们娘俩,还为此跟你发了
好几次脾气。」栗莉在那边悔过的更深了「没事,你那时候还小啊,结婚后你跟
爸爸的关系不是改善了很多了么!」
  「呵呵,那是因为你同意了我和瑞阳的婚事啊,那时候你怕根本想象不到,
你的女婿是这样的人吧!如果你知道了,知道你女婿把我……把我给他父亲…
  …那个……那个……你会不会不让我嫁给他!」栗莉调皮的说「乖女儿,我
越来越感觉你和瑞阳的相遇,是命运的安排,爸爸虽然不信鬼神,可这次,爸爸
真的觉得这是上天对我们的眷顾。」栗谷并没有直接回答,可字里行间的意思,
却表达的清清楚楚。
  「嗯,我想也是,爸,我能问你几个问题吗?」
  「你问吧,爸爸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嗯……那……那我就问了……奶奶……她漂亮吗?」
  「呵呵,你奶奶算不上很漂亮,一般些吧,不然如何会嫁到我们那个穷苦的
家,可是她骨子里的贤惠与温柔,也确实是那个时代的人很常见的,所以她给我
的感觉就真的像妈妈一样,从小到大,直到我们两发生关系的那一天,我才知道
我不是她亲生的,但她依然爱我,疼我,更让我尝到了作为一个男人最美好的感
觉,因此你的奶奶才让我如此沉迷。」
  「那外婆呢?她应该是你的第二个女人吧!」栗莉接着问道。
  「是的,她的确是我生命中的第二个女人,你的外婆就很漂亮了,特别是你
没出生的时候,而等你长大,外婆也就慢慢的变老了,不复以前的美丽,所以外
婆在你眼中恐怕是一个即将迟暮的老太婆吧!」
  「也没那么夸张啊,我感觉那时候外婆也挺漂亮的,我记得好像我们小区的
一个老头,还追过她呢!是不是啊!」
  「嗯,你记性蛮好的,是我们二楼的一个小老头,也不知道我们家的情况,
看你外婆一个人,便使劲的追,大概有半年吧,才算死心。」
  「哈哈,爸,那时候我还觉得挺有意思的,不过外婆肯定不会跟他啦,她
……她不是……跟你……那什么……了么。」
  「呵呵,是的,那个时候我们一家人住在一起,真的很幸福。」
  「爸,那……那你跟……外婆……外婆那什么……的时候,妈在哪?」
  「哈哈,是不是很好奇啊!你妈就在我们旁边啊!我只要回家,都是我们三
个先在屋子里做过了,再由你外婆和你妈轮流陪着你睡的,你那时候还在襁褓中,
肯定不知道的。你妈因为要照顾你,反而我和你外婆做的更多一些,现在想来,
倒是真的冷落了你妈了,好在她还算年轻,现在有了瑞阳的陪伴,也算是弥补了
我那时的遗憾。」
  「那爸,妈是你生命中的第三个女人……那……那我呢!」
  「哦,抱歉,我的女儿,以前为了平复你妈的心情,我和你妈过了一段相当
淫乱的生活。」栗谷这下倒是真的感觉对不起女儿了。
  「哦……爸……你和妈还……还真是变态啊!我以前……我以前怎么一点都
没察觉出来啊!」
  「我们那时候,还没你呢!你怎么察觉,等有了你,我和你妈就收心在家照
顾你了,也就没再出去到处玩,再说那个时候也是没办法,你妈和你外婆的和平
共存,是以那段时间我和你妈在外面的淫乱为基础的,不然你妈的思想改变不过
来,咱这个家早就散了。」
  「嗯……嗯……我能理解妈妈……毕竟这种事……突然给妈妈知道……她肯
定受不了,还是我们家瑞阳聪明,从一开始就直接跟我沟通,你看,不就没事啦!」
  「你个死丫头,当着你老爸的面,损你爸爸是吧,看我不揍你屁股!」栗谷
被女儿给逗乐了!
  「来啊,要不要像小时候一样,脱了裤子给你打!我还怕你不敢呢!」栗莉
脸红的迈出了第一步!
  那边楞了有一会,才继续发过来道:「栗莉,爸……爸……」却没再继续说
下去。
  栗莉也心情激动的回复道:「爸……我知道……我跟瑞阳也是这么过来的,
那个时候我们不了解公公的想法,只能一步一步的往前摸索着走,总算结果还算
让人满意,你这里,我也明白,不过我暂时还不能给你,这两天,我的月事来了,
等……等我过去……我们再……好不好!」
  「嗯……嗯……嗯……爸知道……爸能等!」栗谷摸着涨大的阴茎,激动的
安抚着自己的小兄弟。
  「爸……那……那个时候……妈都拍了我……什么给你看的?」栗莉慢慢的
切入了自己想要的节奏。
  「呵呵,就是你那个刚刚发育的胸部和还没有长毛的下面啊!」栗谷有些不
好意思的说道。
  「爸……你给我老实招来,妈一共都拍了多少给你!」
  「额……额……栗莉……你别生气啊!……也……也不多……也……也就百
十张吧!」
  「到底多少张!」栗莉装作生气的严刑逼供。
  「268张!」栗谷决定还是老实招供比较好,万一这娘俩哪天串了供,倒
霉的不还是自己!
  听着父亲竟然记得这么清楚,想必这些东西都天天被父亲回忆着,心里有些
感动,可还是调皮的说道:「好啊!这不公平,我都给你看光了,你的我一张都
没见到!你赶紧……赶紧拍……拍一张……那里给我看!」
  「啊……啊……啊……女儿……这个……这个……」栗谷结结巴巴的决定还
是答应女儿的要求,脱下裤子用摄像头拍了一张自己的阴茎,传了过去。
  「哈哈哈哈哈哈,爸,你怎么软趴趴的啊!不是被我吓软了吧!我……我要
看硬起来的!」栗莉感觉自己的心脏跳到了胸口。
  「不……不行……被你给吓的现在硬不起来了!」栗谷惊吓不已的回道。
  等了半天,栗莉决定还是给自己的父亲一点福利,将自己的睡袍拉开,暴露
出自己的那对巨乳,也拍了一张发了过去。「爸,这一下能硬了吗?」
  栗谷看着女儿的巨乳,有些不敢相信的说:「栗莉,这……这个……是你的
吗?」
  「哼!不是我的是谁的!你都看了那么多了,还看不出来吗?」栗莉纳闷的
说。
  「不……不……不是……你……你结婚那么多年了……你妈也……没机会拍
给我……你以前的……我记得很清楚……可……可现在……有些……有些不一样
了!」栗谷结结巴巴的回答。
  「哪里不一样了,不就是变大了吗!公公……公公天天揉……我也……我也
没办法啊!」栗莉骄傲又有些害羞的说。
  「嗯……嗯……不光变大了……你那个时候奶头粉嫩粉嫩的,现在现在有些
发暗了!」栗谷遗憾的说。
  「哦……这个啊……这个没办法……我不是生了鹏鹏吗,被他给吸的,吃着
吃着就变成这样了啊!」栗莉也有些沮丧。可一想,这是亲生父亲对自己说的话,
又害羞的红了脸,小腹下也热乎乎的,有一股水喷了出来。
  「呵呵,没事,总归都是这样的,而且现在变的更有韵味了,不是吗?」随
着栗谷的话,发过来的还有一张图片。
  栗莉看着图片中,父亲巨大的阴茎,感觉也就比公公小那么一点点,虽然不
如公公的大,可……可这毕竟是亲生父亲的阴茎……带给她的刺激,远比公公大
的多,栗莉感觉小腹的水流一股一股的流到了凳子上!自己的呼吸更是如带了火
一般滚热。
  栗谷这么多年的经历,知道这个时候更应该趁热打铁,于是用不同的角度拍
了许多张,依次发了过去,最后还发了一个自己撸着鸡巴的动图!
  一张一张父亲阴茎的图片,不断刺激着栗莉的神经,那丝质的睡袍,早已经
垫在了屁股下面,用来吸收自己股间流淌出来的水,自己的双手更是早就摸上了
胸脯,直到最后父亲那张自慰的动图发来,栗莉的眼睛更是仔细的看着,看着上
面那凸起的血管,看着龟头流出的黏液,看着父亲粗糙的大手在上面撸动!看着
那巨大的龟头,在父亲的撸动下,变的紫红紫红!
  栗谷惊喜的看到,女儿的QQ发来了一个视频的链接,惊喜的连忙点开,发
现果然是栗莉赤裸的身体,女儿……女儿竟然也在自慰……摄像头里并没有出现
女儿的脸,而是对准了女儿的胸部和赤裸的下身,那青葱般的手指,一个在她的
乳房上摸着,一个消失在了紧闭的胯间!
  在同一个屋子里的父女两人,各自在两个不同的房间,做着违背伦理道德的
事情,父亲暴露着阴茎,女儿则暴露着身体,一个撸着自己的阴茎,一个抚摸着
自己的阴蒂,电脑里早就没有了别的场景,两个人不同而约的都将对方的视频放
到了最大,饥渴的看着里面出现的那个自己最想要的东西。
  「爸……爸……你……你动的快点……我……我要看!」栗莉对着麦克风娇
喘着说!
  「嗯……嗯……爸听你的!」将自己的马眼对准了摄像头,栗谷撸动的更起
劲了「好栗莉……你……你也把下面贴的近一些,爸也想看的仔细点。」
  栗莉看着爸爸的龟头,紫红的都有些发黑了,中间的那个马眼,更是渗出了
许多的黏液,看着父亲将黏液又抹在了鬼头上,增加润滑,栗莉恨不得将那所有
的黏液都吃进自己肚子里,听着父亲的要求,却有些为难了,自己的电脑是平时
用来办公的笔记本,可不像父亲的那种外设摄像头能随意搬动。
  想了想,也只能牺牲一下了,栗莉站了起来,推开椅子,撅起屁股,两只手
掰开自己的骚屄,对镜头里的父亲说:「爸……你看见了吗?」
  背对着的姿势毕竟有些难以对准,栗谷没看见自己梦寐以求的阴户,却看见
女儿的屁股在镜头里不住晃动,连忙在那边指挥着:「往左……对……再左…
  …不对……往右……哎呦过了过了……再往左……对……靠近一点……再往
上一点……对……一点点……好了……好了……看见了……掰开……掰开……爸
爸要看……里面!」
  栗莉使劲的掰着自己的阴唇,更是用力的将屁股撅到了镜头前,说「爸,你
赶紧看,我都看不见你的鸡巴了,先满足你,我要孝顺你,瑞阳也说要孝顺你的,
我的骚屄好看吗?爸!」
  「好看,好看……里面的肉还是嫩红嫩红的……没有被你公公操黑了……阴
唇……阴唇也漂亮……还是如此饱满……好……好馒头……鼓鼓的……真漂亮!」
  「嗯……爸……为什么……为什么我的跟妈的不一样……妈的为什么像个蝴
蝶一样,我觉得还是妈的漂亮,特别是妈被操过之后,那对阴唇贴在妈的屁股上,
像极了蝴蝶张开的翅膀!」
  「这个,我也不知道啊!不过你的骚屄和你外婆倒是一样,一模一样,也许
是隔代遗传?等爸以后研究透了再告诉你吧!」
  「呵呵,爸……你研究这个干吗……我也就是随口问问!可是爸……我这样
好累啊……而且……而且看不到你了!你看,我的屄里水都没了!」
  「那……那怎么办……要不你转过来吧……爸……爸不看了!」栗谷着急的
说。
  「爸……我有一个想法……不过……不过你要完全听我的……现在你也看到
了……我的里面血还不干净……你……你不能冲动……一定要冷静!」栗莉安慰
着父亲!
  「好,爸都听你的……你说吧……有什么主意爸都听你的!」
  「我们……我们打开门……你站在门的那边……我站在门的那边……我们
……我们就这样……不用通过摄像头了……直接看!」栗莉刚说完,屄里就又重
新泛起了水光。
  吱呀,紧闭的两间房门,打开了,栗莉站在门口,看着一米多远的对面,站
着同样赤裸的父亲,又有些害羞的躲在门边,只露出了半个赤裸的身体。
  「栗莉,爸爱你,爸也想你……栗莉」随着父亲的轻声呼唤,栗莉总算平复
了自己的心情,慢慢的转了过来,看着父亲期待的眼神和硬挺的阴茎,栗莉的脸
红的跟猴屁股一样!
  「爸,这样感觉……好像……比QQ里……更……更羞人!」
  「呵呵,可爸爸感觉很好……这样可以看清你全身了……爸想看……你说
……要孝顺爸爸的……不是吗!」
  「嗯……我说过……你女婿也说过……我们会孝顺你的……用我的身体…
  …好好的孝顺您!」栗莉诚恳的说道,却突然发现父亲稍微的迈出了门口,
连忙喊道:「爸……你……你要遵守约定……不可以……我现在不行……过几天…
  …好吗!」
  被欲望冲昏了头脑的栗谷连忙缩了回去,沮丧的心让阴茎都有些变软了,耷
拉在胯下,一甩一甩的。
  「爸……对不起……现在全是血……我刚好是第二天啊……你看看……我真
的没骗你!」栗莉抬起了腿,在自己的屄里掏弄了一下,经血顺着淫水,流淌了
出来,滴到了地上。
  栗谷垂头丧气的看着地面上的经血,点头道:「好女儿,爸爸知道了,我不
会在这个时候犯错误的,我们就这样吧,你在那边,我在这边,爸爸发誓,绝对
不再迈出门口一步。」
  「嗯,爸爸,谢谢你,我……我给你表演吧……你……你好好看着!」栗莉
决定无论如何也要勾引起父亲的性欲,那软趴趴的阴茎,绝对不是自己想要的!
  轻摇着自己的身体,用力的晃动的自己的胸部和屁股,那肉体的动感,那赤
裸的欲望,随着身体的摇摆,一点一点的呈现在栗谷的眼前,栗谷看着女儿那巨
大的乳房,竟然因为撞在一起发出了啪啪的声音,不由的闭上眼睛,让声音深深
的印入自己的脑海。
  女儿纤细的腰肢,更是不堪一握,也不知道是如何撑的起那巨大的胸部的,
胸前的两个红点,随着身体的律动,也左右摇摆着,上上下下。啪啪啪啪声,不
断响起。
  终于,屁股对着自己撅了起来,那淌满骚水的屁股和阴户,在自己的眼前绽
放了,虽然外面的阴唇有些变色,可里面的腔肉还如少女一般稚嫩,栗谷感觉自
己的心脏,随着不断呼吸着的阴户,在用同一个节奏跳动着。
  身体,再次转了回来,栗莉竟摆出了一个高难度的动作,上身渐渐平躺,两
腿却叉的很开,更是上下的跳动着,那对巨大的乳房,并没有随着躺下去的身体
扁了下去,反而随着身体的跃动,一跳一跳的,在栗谷的眼前使劲的突显着自己
的柔软。
  叉开的双腿,更好的将阴户暴露在了栗谷的眼前,栗谷激动的跪在那里,将
头远远了伸了出去,却不敢将腿迈出去分毫,看着已经近在咫尺的阴户,看着其
中的淫水混杂着经血,滴里耷拉的不断滴落在地板上,栗谷急速的揉搓着自己的
阴茎。
  「栗莉……栗莉……好女儿……你甩……你甩两下屁股……爸……爸想喝你
的淫水!」栗谷焦急的喊道。
  于是,上下的摇摆,变成了前后的挺动,栗谷如沙漠中旅行的饥渴行者,伸
长了舌头,寻找着空中飞溅的水珠。
  一滴,两滴,逐渐的都吃进了自己的嘴里,感受着水珠中蕴含着的芬芳,栗
谷感觉自己更加地渴了,好在水资源还很丰富,跃动也在继续!
  栗莉感觉自己被父亲的目光盯着,下体像着了火一般滚烫,随着父亲目光的
移动,那股灼热更是不断的游移,最后,停在了自己最敏感的阴蒂上!
  然后那丝灼热又慢慢的游走进自己的骚屄里,慢慢的更是滑进了自己的子宫,
然后,强烈的快感从身体的深处升起。
  「不……不够啊……好女儿……爸爸……爸爸渴死了……再多点……再多点!」
  栗谷在旁边大声的喊道!
  栗莉也感觉自己要潮吹了,看着父亲那因为喝不够自己的淫水,甚至扭曲的
脸,栗莉有些于心不忍,禁不住走近了父亲,将自己即将喷洒甘泉的阴户,对准
了父亲的嘴,尿了出来!
  「啊……啊……啊……好多……好喝……骚屄里的水……真香!」栗谷迎接
着女儿胯下的喷涌,对于他来说,这夹杂着血丝的淫水,是世上最醇厚的甘泉!
  栗莉潮喷过后,站直了身体,看着父亲还蹲在那,而那个原本紫红色的阴茎,
因为高涨的欲望变得有些紫黑色了,知道父亲的阴茎也膨胀到了极限,栗莉扶起
了蹲着的父亲,说:「爸……你……你赶紧……弄……出来吧!我……我在那边
……回去了!」
  栗谷原本想挽留的手,伸出了一半,又缩了回去,毕竟这是自己的女儿,一
切还是要尊重她的意愿!看着还没有退回屋内的女儿,一股要射在她身上的欲望,
从心底猛地升起。
  栗谷站了起来,迅速的套弄着自己的阴茎,早就已经备受刺激的它,终于在
女儿没走进门前,射在了她的肚皮上,顺着那美丽的身体,挥洒了一地。
  栗莉看着父亲的精液,跟瑞阳与公公完全不同,他们的是那种黏糊糊的一小
滩,而父亲的却是稀稀的一大堆,好像没有浓度似的,顺着自己的肚子流淌。不
由的问道:「爸,怎么你的精液是这个样子的!」
  「呵呵,你们女人的体质不一样,我们男人也是一样啊,里面包含的东西一
样就可以了啊!」释放过后的栗谷,又恢复了作为父亲的尊严。
  「嗯」栗莉答应着,转身走进了房门,砰的一声,不让自己再暴露在父亲的
眼前,却又忍不住回头,将父亲那疲软的还在渗出精液的阴茎,深深的印在心里,
进了自己的房间,栗莉背着房间门,刮了刮肚皮上父亲的精液,偷偷的放在了嘴
里,一股稍微有些腥臊的味道,冲入自己的口腔,比公公的淡的多,却多了一股
很好吃的味道,像是刚煮熟的鸡蛋。
  不舍得浪费一点的栗莉,将肚皮上父亲的精华,都吃进了肚子里,想着外面
那些洒在地上的,心里感觉到一阵阵可惜。
  栗谷看着消失在门后的女儿,知道这已然是今天能够做到的极限,也安然去
客厅拿起拖把,清理着两个人的淫靡!
  都收拾干净了,栗谷走近女儿的房门,轻轻的说:「乖女儿,晚安,明天,
再见!」
  栗谷惊喜的听到了从门后传出的答复「爸……晚安!」知道女儿没有走远,
应该也在门后平复着心情,栗谷心情难平的在门上摸索了两下,像是抚摸女儿的
后背那般温柔,转身依旧恋恋不舍的看着女儿的房门,一步一步的走向了自己的
房间。
  听着门外渐行渐远的脚步声,和那关门的声音,栗莉也收拾起心情,去房间
清洗父亲在身上留下的痕迹,心里在期待着,期待着明天的游戏!
上一篇:【妻孝】(续)50
下一篇:【阴谋下的高官美母(重铸版)】 第二十三章 纪委妈妈的沉沦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