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妻孝】(续)50


  早起的父女,在客厅里互相见了面,栗莉一跳一跳的去搂着父亲说:「爸,
你不是说要做饭的吗?我们去买菜?」
  栗谷笑着捏了捏女儿的脸蛋说:「也得吃了早饭吧,我都买回来了,你爱喝
的豆浆,还有油条,先吃了饭再去!」
  栗莉听到豆浆,却脸红的想到了昨天晚上喝的另外一种白浆,不禁害羞的撒
娇道:「爸!」
  栗谷瞬间想明白了女儿在害羞着什么,也尴尬的陪着笑说:「呵呵呵呵,走
走,先吃饭!我就等着你起床了,饿了半天了,你还真是能睡」
  到了饭桌上,栗莉撒娇的说:「爸,我要跟小时候一样!坐你身上吃!」
  栗谷自然高兴的应承下来,搂着女儿,小时候温馨的姿势,长大了却透着一
股股的淫靡,栗谷的手自自然然的搂着女儿的腰,却又因为胸部的巨大,握住了
半个乳房,手感不错的轻轻揉捏着。
  栗莉感觉到了胸上父亲作怪的手,也没埋怨些什么,经历过昨天的疯狂,栗
莉的心里今天对父亲的越轨动作已经能接受的多了,更何况经过瑞阳和公公的调
教,栗莉感觉自己越来越需要男人的陪伴了,夜晚当瑞阳不在时,公公那强壮的
臂膀,总是能让自己安稳的睡眠。
  这几天虽然父亲就睡在另一个房间,自己睡在小时候的床上,可是却再也找
不回那熟睡的感觉,所以每天都起的很早,更是感觉自己的黑眼圈都冒了出来。
  现在吃着早饭,虽然被父亲粗糙的大手揩着油,可那丝安全感却又回到了身
边。栗谷享受着女儿带给他的甜蜜,也没有再做什么过分的动作,他想弥补自己
以前的离家,想弥补自己不在女儿身边带给双方的遗憾!
  简单的吃完了饭,栗莉将残留的垃圾都丢在塑料袋里,拐起父亲的胳膊,两
个人走去了社区的超市。
  感叹现在生活的便利,栗谷边走边说:「现在生活还真是方便啊,以前住这
的时候,我跟你妈都要骑自行车老半天才到菜市场,现在步行十分钟,就到了超
市了,而且菜也新鲜。」
  「爸,你自己的研究所还不是与时俱进,对了,我前几天看新闻,好像现在
对人类的基因进行编辑是社会上不允许的啊,你那个公司,不会出事吧!」
  「你才知道啊,笨丫头,早在15年的时候,由几个医疗组织挑头,就不允
许对人类的基因进行编辑,可哪个国家都在偷偷的研究,背地里的试验从来没有
停止过,我更是在无数人身上做过试验,你觉得那种普通的道德和伦理能约束的
了我们这些一心扑在研究的人身上吗?」
  「所以不用管那些新闻上的废话,我又不拿这些去在医科刊物上发表科研文
章,更不会去评什么诺贝尔奖,接受我们治疗的人更是恨不得自己的秘密永不为
人所知,也不会主动的捅出去,所以我根本就不怕。」
  「而且你林叔叔前天打给我的电话,这个公司和研究所恐怕被我们的一些高
层看上了,自然就更没有你说的那些问题,虽然有些脱离我的掌控。唉!后面还
是给你老公处理吧,听老林说他干的很是不错,我希望也真的如此!」
  栗莉听说了不禁有些担心瑞阳,问道「不会出事吧,瑞阳阅历毕竟不如您啊,
他会不会处理不好。」
  「哦,这个啊,我虽然不知道他们的目的,可是他们要了几套房子,然后要
求保密级别蛮高,所以我估计他们也是跟着我们的客户有着同样的需求,这可不
是坏事,而是对我们大大有好处的事,你知道在我们的国家,无论干什么事,都
讲究个后台,如今有他们这几个后台,我们就更不用怕了。」栗谷安慰着女儿
「啊……爸你说的那几个人有那么大能量吗?」栗莉还是表示很怀疑。
  「你放心吧,有些事不是知道的人越多越好,目前一个公司知道的也就我和
老林,瑞阳只知道有一批大人物要来,却也不知道是谁,你也同样不用知道,秘
密这个东西,知道的人多了,也就不再是秘密,所以你也就不要打听了。至于他
们的能量,我们现在根本用不着,我也不希望用的着,只要有他们在,就是一个
很好的保障,可以断了很多不轨的人的心思。」栗谷有些严肃的劝道。
  「哦,我知道了,那我就不问了,听您这样说我就放心了。」栗莉听了父亲
的解说,自然也放下了担着的心,远方的瑞阳虽然不在自己身边,可自己对他的
爱并没有减轻,反而因为天天见不到面,变得更为想念!
  此时远方的瑞阳却正在被老林带着,见到那要房子的五个人其中的一个,这
是对方的要求,因此瑞阳一大早就被老林带着到了地方等待着。
  等待的时间不长,就被警卫叫了进去,瑞阳跟在老林后面低头闷声的前行,
到了书房,更是拘束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老林看着瑞阳小心翼翼的样子,低
声说:「没这么夸张,你说话小心些就是了,没必要这么害怕。」
  「不是害怕,实在是没接触过啊,我们平头老百姓,等级差的太远。」瑞阳
小心的说道。
  「呵呵,说是这么说,他们比你经常见面的商人世家还要平易近人些,你等
会就知道了。」
  「好好,我知道了。」瑞阳深吸了几口气,让自己砰砰跳的心脏,稍微跳的
平缓了些。
  然后就听到了门外虎虎生风的走路和说笑的声音,书房的门开了,一个脸色
坚毅从头到脚都打理的一丝不苟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招呼着两个人说:「来了,
坐坐!世兄,请你来一趟也不容易啊!来来来,看看我最近写的一幅字,上回你
一说,我就感觉到确实在这个落笔方面还有些不足,找了个大师傅指点了几下,
现在再让你过来看看。」
  老林也就站了起来,两个人去书桌上看着那已经摊开的字帖,低头嘀咕着。
  瑞阳什么都不懂,眼观鼻,鼻观心的依旧坐在沙发上!
  「嗯嗯嗯,对,我也感觉,唉?你带的那个小子,叫……叫什么的来着…
  …哦……小瑞……过来过来,你也点评点评!」
  「我……我什么都不懂啊!」瑞阳尴尬的陪着笑。
  「不懂没关系,过来听听,你林叔叔毕竟是X大的大家啊,说的我是茅塞顿
开,哈哈哈哈」一阵爽朗的笑声,消除了瑞阳的尴尬,慢慢的走到书桌前,看着
那龙飞凤舞的大字,却连写的是什么都看不大懂。
  眯着个眼睛看了半天,还是说不出来一句话,好在老林在旁边给他解困:
「这是临摹的张旭的草书……」嘀嘀咕咕又讲了一通,瑞阳还是一个字没看懂。
  「行了行了,我看出来了,你讲的那一大堆,他怕是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年
轻人,脑子里不能都是挣钱挣钱的,我们的传统文化也不能丢啊,闲暇无事写写
字,也算陶冶情操啊!」对方打断了老林的话,对着瑞阳说道。
  「是是是,一定一定,我回去后就加强学习。」瑞阳点头应着,心里却在想,
我有这闲工夫还不如偷空看个电影。
  「好了,既然你听不懂,我们两个老家伙也不在这煞风景了,过来坐吧!」
  招呼着瑞阳在沙发上坐下,又大声喊道:「小李,给我把那天老马送的那盒
龙井泡一壶来。」
  「是!」外面响起了响亮的应答声。不一会儿一个身着警卫服的小伙子就端
着茶壶走了进来,给三个人各自斟了一杯,就又去门口站着。
  瑞阳还没喝就闻道一股阵阵的茶香,不禁赞了一句:「好茶!」
  「哦?这个你能喝的出来?」
  「啊,其实我也不懂,就是闻着好香!」瑞阳摸了摸头说。
  「呵呵,你们现在多数跟着老外喝咖啡吧!」
  「咖啡也喝,茶也喝,只是没喝过这么好的。」瑞阳连忙回应。
  「行,能喝出好来就行,走的时候拿一盒走,这玩意我多的是!」瑞阳连忙
推迟。
  「行了,一壶烂茶叶,拿着吧!说话也不用那么拘谨,按资排辈,我还在你
林叔叔后面呢,正好最近有闲,听说你的事,我想着也先见见你,以后有事起来,
好招呼一些,我们这几个老家伙,还有求于你岳父呢!」对面客气的说道。
  「不敢,不敢,您有什么事直接吩咐就好。」瑞阳也客客气气的说着。
  「嗯,你林叔都跟你说了吧,我们这几个老家伙的要求,说说看,怎么样了!」
  「哦,我们这几家人的房子我已经安排项目经理连夜施工了,现在只是水电
铺设到位,地基刚刚做好,房子还没建,但是前期的这些是最费时间的,后面就
快了,还有联系的菲佣听说第一批已经召集好,正在培训,一个月以后就到了,
我们再经过短暂的训练,就能派进各自的房间了。」
  「室外的安保措施,想必林叔叔也跟您说了,我就不再废话了。另外你们的
特殊要求,我也交代了下去,开发商的项目经理看起来也是个老实的,应该也能
管的住嘴,其他的就没什么了,您看您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嗯嗯嗯」对面点着头说道:「果然你林叔叔没白夸你,不懂的虽然不懂,
懂的就样样精通,年轻人很诚实,没沾染上自大的毛病,很不错,事情交给你来
办我们也就放心了。」瑞阳自是在旁边点头陪着笑。
  「公司发展到现在,有什么难处吗?」
  「没,到现在一切顺利。」瑞阳诚恳的回答。
  「嗯,想必也是,外面那点屁事有你林叔叔打着招呼也就够了,我也是最近
才得知有这么一回事,一打听才知道是世兄搞的,这才托了关系要了几套房子,
呵呵,当然,也不光是要房子,等准备好了还要劳烦你岳父多跑几趟,前期我们
没帮的上什么忙,有些惭愧,后面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你只管开口。」
  「好的好的。」瑞阳自是忙不迭的答应,这可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机会,
既然送到了自己眼前,自然不能让这个人情不明不白的挥霍了。能让钱解决的事
情,自然都不需要这几位出面,而有这几尊大佛供在那里,想必一些不开眼的人
也就退避三舍了,还真用不着他们出面解决什么事情。
  「闲聊了半天,你们也都饿了吧,前几天我云南的战友送了我一些野生菌,
我已经让人做了,你们等会尝尝,小瑞你先出去吧,我跟你林叔叔再说点事,你
让小李带着你去转转。」
  「好。」瑞阳知情识趣的退出了房间。
  出了门,看到在门口站岗的小李,瑞阳就轻松多了,虽说里面的气氛一直很
不错,可那压力毕竟顶在那里,唯恐说错话的瑞阳自然是步步小心。「那个…
  …那个……怎么称呼?」瑞阳伸出了手对小李说道。
  「您是首长的贵客,不用这么客气,叫我小李就行了。」
  「嘿,什么贵客不贵客的,我叫瑞阳,你直接叫我瑞阳就好。李哥你带我四
处转转?听说有些好玩的嘿嘿。」瑞阳嬉皮笑脸的拉近着关系。
  小李看着这个比自己年轻不少的贵客,知道这一定是领导要求的,也就不再
客气的说:「玩的有一些,你应该见的多了,不一定感兴趣,我带你看些你平时
见不着的吧!跟我来。」说着领着瑞阳去了收藏室。
  瑞阳看着墙壁上柜子上摆着的各种各样的枪械,惊掉了下巴,不好意思的搓
着手说道:「嘿……这个……真壮观啊!」
  「这都是领导收藏的一些,可不是外面的那些仿真枪,这都是真家伙,你看
看这个,是从印度那边搞过来的,正宗的美式HK。那边那个就是老古董了,也
是从美国拍回来的东西。据说是罗斯福的配枪。至于这个,你玩游戏应该常见这
个SCAR系列,这个就比较难搞了,据我所知,也是领导搜罗了半年才弄到手。」
  瑞阳傻了眼,看看这个,摸摸那个,平时在电影电视里才能看见的东西,都
摆在自己眼前,自是惊奇不已。
  「你喜欢,借了这几款去玩玩都行,到时候还给我们就可以了,以前这事我
们常干。」小李指着其中几款不是太珍稀的对瑞阳说道。
  「算了算了,这个还是有些太夸张了,我们平头百姓还是远离的比较好,不
想犯法啊,呵呵。李哥,留个电话呗,什么时候不值班了,打个电话给兄弟,咱
们出来耍几天。」瑞阳进一步拍着马屁。
  「领导的意思?」小李谨慎的问道。
  瑞阳自是又吓了一跳,连忙摆手道:「不是不是,就是想认识认识,领导没
说过,呵呵。」
  「哦,这个就算了,我们不大跟外面的人往来,现在岛上不大肃静,不断对
我们渗透,虽然你肯定没问题,但是这是上面的命令,为了不犯纪律问题,还请
你多包涵」一句话,客客气气的却又堵死了所有的可能。
  「理解,理解,呵呵,呵呵。」瑞阳尴尬的说道。
  「你真有什么事,通过门卫给我捎个信就行了,我能帮的自然就帮,帮不上
的你再去请示领导,对你来说,应该也不是什么难题。」小李的话也让瑞阳放下
了心。
  正没话可说的时候,另一个警卫进来招呼道:「领导让贵客到餐厅!」求之
不得的瑞阳连忙跟着他走了,路上偷偷的问道:「李哥平时也都这么严肃吗?」
  「哈哈哈,你也感觉啊,李哥本来就这样,领导都说他不近人情,不过领导
很重视他,再过两年李哥就要出去发展了,所以最近更谨慎了些,你莫见怪。」
  这个跟瑞阳差不多年龄的警卫员笑着说道。
  「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们都一样呢!」
  「哈哈,怎么会,李哥的位置重要一些啊,我们跟普通人没什么差别,走吧,
领导等着了。」瑞阳连忙赶了两步。
  一顿饭,瑞阳吃的几多滋味,平日难得一见的野生菌,稀里糊涂直接进了自
己的肚子,就是对着大领导,吃起来实在是拘束,好在鸡枞和松茸的美味还是足
够刺激到味蕾,除了一个鲜,也没有什么别的形容词了。
  临到分别了,林总也对拎着一盒茶叶的瑞阳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现在盯
着你的人也多了,更得好好做事了。」
  瑞阳自是点头答应着,告辞了回家。
  栗谷这父女两,买完了菜回家,栗莉主动在外面在择着菜,栗大厨就在厨房
里忙碌。看着父亲还算熟练的架势,栗莉总算对中午要上桌的菜有了些信心。
  一个小时的蒸煮炖,好菜上桌,栗谷也开了自己珍藏的一瓶白酒,自斟自饮
的就着小菜喝着,栗莉也高兴的陪着父亲喝了小二两。
  「爸,我的那些相片你还都留着吗?」喝高的栗莉问着同样喝高的父亲。
  大脑转了一会,栗谷总算是想起栗莉问的是那些偷拍的照片,支吾着说道:
「在……都在呢……」
  「你把它藏哪了?」栗莉依旧不依不饶。
  「床……床底下!」栗谷不打自招。
  栗莉没管喝高了的父亲在那郁闷着,跑去父母的房间,从床底下找出了那个
父亲仔细隐藏的相册。打开之后,看的栗莉面红耳赤的,从一开始青涩的身体,
到慢慢胸部鼓胀起来,下面的毛毛也越来越多,还有月经的初来,甚至还有被母
亲伸进手指摸着,最夸张的就是一张处女膜的特写,栗莉越看越佩服母亲的胆大
和照相技术了。
  「爸,我发现妈比你还变态!这都能拍的这么……这么淫荡!」栗莉对远方
的母亲说出了自己心底的怨言。
  「呵呵,你不能怪你妈啊,她那不是……不是为了我啊……你要怨就怨我吧!」
  栗谷像个男人一样站了出来保护自己的妻子。
  栗莉又怎么会真的埋怨父母,不过是落差太大引来的惊叹罢了,继续翻阅着,
发现相册上面父亲竟还都标注了日期,看的出来父亲也是费了一番心思的,也就
更增自己对父亲的好感。
  栗莉边看边脸红的继续问道:「爸……你……你看着我的照片……有没有
……有没有自己……那个……那个!」
  「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尴尬的栗谷只是笑。
  这不言而喻的笑声,自是代表了父亲的回答,栗莉也知道父亲确实是爱自己
爱的深了,仅仅靠着自己的裸照,独自在远方过着孤苦的生活,心里也泛起了一
些心疼的爱意。
  想想父亲一直到现在还没真正的碰到自己,栗莉不由得又有些抱歉,可是看
着父亲醉醺醺的样子,实在不适合这个时候给他,唯恐那失去理智的大脑在清醒
的时候给忘了个干净。
  「爸,你喝多了,去睡会吧,这些东西我来收拾。」栗莉搀扶着父亲去卧室
休息。栗谷用仅存的一点清醒,抱着女儿亲了一下,就倒头昏昏睡去。
  栗莉看着时间还早,便拨通了瑞阳的电话,又好几天没联系了,问问他和公
公都过的怎么样了。「老公,你在忙着什么?」
  「哦,我刚应酬完,现在在回公司的路上呢,爸的一阶段治疗已经完成了,
我先把他接回家住两天。」瑞阳在电话里回道。
  「嗯,看样子爸的情况不错啊,鹏鹏呢?」栗莉接着问。
  「嗯,爸自然是不错的,身体素质也好,你又不是没试过,呵呵呵,儿子么
保姆带着呢,现在么……我看看哦!」瑞阳翻开了手机的监控,看着保姆在哄儿
子吃饭,截了一张图给栗莉发了过去,接着说「儿子的照片我发给你了,好的很
呢,我给保姆开了那么高的工资,肯定会照顾的很好的,你放心啦!」
  栗莉先是被老公说的羞红了脸,又幸福的看了看儿子的照片,也就放下了心,
接着说道:「老公……那个……那个……我……我这几天……不在爸身边……你
……你……」却没再继续说下去。
  瑞阳听了妻子支支吾吾的,应该是话有所指,猜测应该是说自己父亲生理需
求的事,便疑惑的问:「你是说爸,那方面的需求吗?」
  「嗯……」栗莉简短的在电话里回答了瑞阳。
  「我正想跟你说呢,爸早晚要融入我们的生活的,你觉得我今晚跟他把事情
都说了怎么样,顺便让妈也参与进来!」
  「老公……我不知道……我光应付我爸已经快一团乱麻了,你……你看着办
吧……反正你就是我的一切,没有你,我根本就生活不下去,无论你做什么,我
都支持你!」栗莉稍微定了定神的说道。
  「嗯,我知道了,我看着安排吧,先把我爸的心情平复顺了,再慢慢推进,
争取你过来的时候,我爸也跟我们一样了。」瑞阳肯定的说道。
  「嗯,老公,我相信你!」
  「嗯,老婆,我一定努力,你还有什么跟我说的吗?」
  「那个那个……聊天记录……我已经传到云盘上了,你想看就看吧,不过后
面我跟我爸……直接面对面的……就没有了。」栗莉还不忘了照顾老公淫妻的心
理。
  「好宝贝,跟我说说呗!」瑞阳在电话里祈求道。
  「其实也没什么啦!……就是那个时候跟你跳过的艳舞……我又加了几个新
姿势,给我爸跳了一次,然后……然后……我尿到爸的嘴里了!」
  「尿?哦!你是说潮吹的水吧!」瑞阳感觉自己已经变硬了。
  「嗯,就是那个!」栗莉也脸红的回道。
  「爸……爸有没有说……味道怎么样!」
  「老公!!!」栗莉在电话里撒着娇,害羞的哪里还说的出话来!瑞阳等了
半天,才听到妻子那边传来的小小的声音,「爸爸……说……好香!」
  「哦,只是香啊!不是应该是骚骚的吗?」瑞阳逗着妻子「老公!!!」栗
莉被说的更不好意思了「人家不跟你说了啦,你就知道笑话我!哼哼!」
  「哈哈哈哈,小宝贝儿,哪里有那么多不好意思啊,我在跟你讨论的是周公
之道,人间正理呢!」瑞阳继续逗着栗莉开心。
  「好了……好了……我说不过你……我这几天月事到了……等过了这几天,
我可就正式把身子交给爸了啊!」栗莉一本正经的说。
  「嗯,知道了,老婆真乖,爸再等几天,怕是真的要熬坏的,你先给爸发泄
下呗,不能插前面,不是还有别的地方吗?你用咪咪给爸夹出来?像我们上大学
那样?」
  「什么呀!那时候是为了不让你射进去导致我怀孕啊!现在……现在却是为
了爸发泄……我不干!」
  「哎呦,乖老婆,你那时候还不是也为了我发泄欲望啊,跟这次有什么差别,
你就好好孝顺孝顺咱亲爸呗,你忘了他为了这个家那么辛苦了!」瑞阳苦苦的劝
道。
  「哼!臭老公,你就那么想把你老婆往别人床上推啊!」栗莉假装生气的说
道。
  「老婆哦,那怎么是别人啊,那是咱爸啊,肥水哪能流给外人田,都流给咱
自家人才对啊!哈哈哈哈」瑞阳哈哈大笑。
  「呸,你抱着的那个才是肥水呢!我水没她多!」栗莉顺道着把自己的老妈
也调侃上了。
  「哈哈哈哈,行行,我到了公司就跟妈说!」
  「你敢!」想象着妻子在那边吹胡子瞪眼的搞笑样,瑞阳知道再陪她胡搅蛮
缠下去就没完没了了,连忙说道:「我到公司了,先不跟你说了,你先行动吧,
晚上跟我汇报!我去忙正事了。」
  「嗯,老公拜拜!」栗莉甜蜜的说道。
上一篇:【我和我的母亲(《寄印传奇》改写)】(9)
下一篇:【妻孝】(续)49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