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淫妇制造者】第三章三个女人堕落之路(简真真篇)第二节 高潮到一半的简丫头


  偷窥镜似乎把一切割成了两个世界,志伟以及简真真的那个世界时间正在加
速,而「秦岚」的世界似乎在一种极慢的镜头里前进……
  「呵呵呵…骚逼,是不是很给力呢?不用客气,你可以尽情地放声尖叫,你
不是很喜欢表演吗?现在隔壁有观众在看你表演着如何饰演一只挨着肏的母马呢?」
  魁梧壮汉用尖锐的言语刺激着「秦岚」。
  但「秦岚」并没有回答。
  一切是那么地寂静……
  魁梧壮汉又再猛的一捅,「秦岚」那张美丽的脸猛的向上一瑟,再次定住!
  「嗯嚎……」
  拖长的很贱的叫声。
  「秦岚」声音非常有穿透力地刺激着简真真。
  「我以为色情电影中的叫床声都是骗人的,原来不是这样的,只要那根东西
够粗长,女人是可以叫得那么贱的……」
  「秦岚」的表情放松,暂停了几秒……
  魁梧壮汉又猛戳了一下!
  「嚎……」
  拖长的很贱的鼻音,然后再次定住。
  「秦岚」那张粉红的嘴张得大大的,喷出的白气把偷窥玻璃镜都发白了。
  「秦岚」尖叫的间隔越来越短了,她的声音就向在炫耀她后面有人正在干什
么一样,她雪白的屁股在这有节奏的剧烈摇动中,在昏暗的灯下抖动着,向白色
的波浪一样。而每次她的头抵近偷窥镜时,她喷出的热气因为太近就会在镜子上
留下一个厚重的白色的气斑。
  「秦岚」摇动的速度越来越快,就一匹决赛场上全力冲刺的牝马,兴奋、自
豪、惬意的配合着御马者动作!御马者在后面用力的抽打她的屁股,她就会兴奋
的叫,并更奋力前进!之后「秦岚」似乎也发现了这些玻璃上的白斑,于是调皮
了起来,每次魁梧壮汉日她的时候,她的尖叫就会喷在玻璃上不同的地方,那白
斑就像她的尖叫记数器……
  一个,一个,一个……
  慢慢的白色的斑很快就多的数不清了,眼前的偷窥镜玻璃就像一块碾平了的
乌龟壳子,「秦岚」那张美丽的天使一样的脸在各种裂块后面晃…
  随着「秦岚」身躯的摆动,魁梧壮汉突发奇想的把「秦岚」原本交叉盘住自
己腰肢的双腿放了下来,一双巨手改成抓住「秦岚」乌黑亮丽的长发,就好象是
握住缰绳一般!从表情来看,这个姿势让魁梧壮汉感到无比得意,只见他一边驾
驭着他胯下的母马,一边用空着的另一只手高举高落,一下下的拍打着「秦岚」
雪白娇嫩的美臀,仿佛骑马一般的带着「秦岚」颠动起来,一边口中碎碎叨叨的
念着!
  「太爽了…干死你…小骚货…我干…还大明星呢?脱了衣服还不是乖乖给老
子干!」
  这一来可苦了「秦岚」,本来就已经被魁梧壮汉撞得扶不住身体了,现在又
被他这么一搞,「秦岚」只能两手悬空,抓又没有地方抓,唯有反过去紧紧抱住
壮汉的大腿,深深的俯下身子,整个人前后晃动着,任凭魁梧壮汉粗长大的鸡巴
一次又一次的抽出,再齐根撞入自己娇嫩的美穴!
  即使这样,「秦岚」也没能够坚持多久,很快她就不得不收回双手用力的撑
着偷窥镜上。魁梧壮汉的撞击力实在是太给力了,好像是想要把「秦岚」顶穿一
样!
  「哦…要死了…巨根哥…你轻点…啊…你太厉害了…慢一点…」
  「秦岚」不断的呻吟着,哀求魁梧壮汉稍稍放缓一点节奏,但魁梧壮汉却完
全没有放慢速度的意思,只见他得意的驾驭着胯下美得让他心帜荡漾的「母马」,,
前后摆动着身体,一边伸出空闲的那只手绕到前面去大力揉捏「秦岚」随着身体
激烈晃动着的雪白乳肉。
  「乳房好涨…巨根…哥…用力…用力捏我…啊…好舒服…要来了…哦…要来
了…」
  魁梧壮汉似乎正在加速!
  「啪…啪…啪…」
  「秦岚」扶着偷窥镜的双手因为用力而发白,隐隐约约地能看见她右手的无
名指上戴着一枚看来价值不菲的钻戒。
  她也不能再玩这种计数游戏了,她控制不住的发出古怪的笑,发出:
  「好…好…好……」的声音。
  她的身体在魁梧壮汉越来越用力的操干中越昂越高!就像一座准备发射的大
炮,她的两个顶端勃起的大奶子充斥在简真真面前的偷窥镜上,那白皙细腻的大
奶子像感染了病毒一样的潮红。
  在魁梧壮汉的大肉棒强烈撞击中,那乳房在偷窥玻璃前面战栗的甩动着,就
向一颗撕成两半的心脏……
  「秦岚」身后的魁梧壮汉,只是无声的,一言不发,专心致志地努力耕耘着!
  「秦岚」的其中一只手,本来是轻轻地扶着偷窥玻璃上,在魁梧壮汉这种疯
狂的加速抽插中,她的手像求饶般拍打着偷窥玻璃镜,在玻璃上发出「呯!呯!
呯!」的声音。
  「好!太好了…用力…巨根哥哥…用力…死了…真的要死了…好酸…好麻
…好爽哦…美死我了…!」
  「秦岚」不要命疯狂地叫喊着,她背后正在奋力加速的魁梧壮汉听到这段话
似乎不服气一样插得更狂!!!
  「秦岚」的奶子甩得更高,甩得那对奶子都在冒着热气!
  「秦岚」的手就是这样拼命地拍打……
  「砰!呯!呯!…」
  伴着魁梧壮汉疯狂抽插的碰撞声……
  「啪!啪!啪!啪!啪!啪…」
  简真真与王大路眼前只有「秦岚」疯狂甩动的奶子,她的头发凌乱地飞舞着,
看不到她的脸,不知道她的表情。
  只能在乳房的起落中看到她背后那个戴着半截面具的巨人在用力快速的抽打
这匹胭脂母马,像进行最后着的冲刺!「秦岚」的奶子越来越红向充了血的白色
气球一样!突然之间魁梧壮汉像急刹车一样停住了!他雄壮粗旷钢铁一样的小腹
紧紧的压在「秦岚」丰满白皙的屁股上,「秦岚」的奶子不再快乐自由地舞动,
被死死地压在偷窥镜上就像两块肉饼一样,一切都安静了,静止了……
  之后随着魁梧壮汉很有节奏、很有技巧的时而细磨慢研,时而深入浅出,
「秦岚」开始肉紧且痛苦地哭骂着身后那可恶又让她欢喜的冤家。
  「你这个流氓……畜生……嗯……老公会不要我的……呜呜……哦!……快
停下……你流氓!……呜……嗯……哦!……流氓……魔鬼……嗯嗯……哦哦!
哦!……太重了……轻一点……你这个流氓……流!流!流……氓……呀!你干
什么!别这样……这样难受……酸——酸呀……求求你……别磨了……嗯——哼
……」
  原来是魁梧壮汉把她的小蛮腰死死地抓住,再运用着自己傲人的本钱狠狠地
顶着「秦岚」肉体最深也最脆弱之处,这样一来「秦岚」的下体与魁梧壮汉接触
得更加紧密了,魁梧壮汉再扭臀一磨,难怪她会难受得叫「酸」呢!
  「呵呵呵…我想不是你老公不要你了,而是你不要你老公吧?经过了这几天
一直被我的大鸡巴「洗礼」后,你认为你老公那又老又短的小鸡鸡还可以满足你
这骚货的胃口吗?女人三十饿如虎啊,骚货大明星!」
  魁梧壮汉露出了意外洁白的牙齿淫笑着调侃着,一面得意洋洋地用大龟头
「磨」着「秦岚」的子宫深处…从魁梧壮汉的调侃用词当中,不难发现原来「秦
岚」跟魁梧壮汉并不是一对的,而是别人的妻子…也就是说,现在两个人是在偷
情,难怪魁梧壮汉肏得这么猛,毕竟不是自己的妻子,肏坏了也无所谓吧?
  「这巨人的那根大鸡鸡这么的粗…龟头一定很大吧?被这么大的龟头磨「那
里」,一定是酸得要人命了吧?」
  简真真想起了王大路也很会用龟头「磨人」这一招,不禁心驰神往,感觉自
己肉穴深处的花心也是一阵骚痒,一只手情不自禁地伸过去摸着大路的裤裆,隔
着裤子套弄起大路愈发变硬的肉棒起来…而王大路也心领神会地伸出一只手探入
了简真真的短裙里,隔着一层薄薄又湿漉漉地小内裤,抚摸着简真真的小骚穴,
王大路对简真真的生理反应是惊叹不已,因为简真真从来都没有这么湿漉漉过,
就好像山洪爆发了一样,但王大路并没有说什么,因为他跟简真真一样,心神都
被偷窥镜对面的表演吸引着了…
  这时只见魁梧壮汉用大龟头磨了一阵后,又将动作变磨为插了,并渐渐加强
了力度和深度!
  用力地抽出,狠狠地插入,速度越来越快……
  魁梧壮汉的屁股和狗公腰向后一弓,又重重地往前一撞,黑黑粗粗的肉棒使
劲抽出的一霎那,带出了「秦岚」小阴唇里面的粉红嫩肉,虽然只是惊鸿一瞥,
但也可以清楚地看到淫水的莹莹反光。
  淫靡的「啪…啪…」肉体撞击声越来越响、越来越快……
  「啊啊——啊!啊!啊!……天啊!……流!流!流!流!氓!哦哦!轻点
轻点轻点……我不行…了!我…死…了死…了死了…死…了!死了!啊啊!流
…流…流出来了…啊啊啊啊啊啊~ 」
  随着那声「啊……」的长音,只见「秦岚」的头使劲后仰,手掌刺激肉紧地
一直往偷窥镜上撑,无处着力的屁股难耐地向后一阵乱扭乱顶,接着全身一阵剧
烈的颤抖!身子无规则地持续抽搐着,喉咙还在深一口浅一口地呼气、吸气……
  「天啊!这「秦岚」高潮得毫吓人啊!叫了这么多次「死了死了」!不知道
的人还以为她真的是要被活活搞死了…」
  简真真简直快疯了,一边手抚摸着丈夫大路的鸡鸡,心中一边渴望死了眼前
那根比丈夫粗壮有力的「大鸡巴」或者「大肉棒!
  在「秦岚」喊过多次「死了死了」之后,对面的战况终于逐渐寂静下来,只
听到「秦岚」以及魁梧壮汉两人由促渐缓、由粗渐细的喘息声…就见魁梧壮汉仍
趴在「秦岚」身上,在她桃红的脸上吻着,在她耳边细语着一些好像是赞美的话
……
  而其中一位「观众」——身为男人的王大路注意到魁梧壮汉刚才还是没有射
精,他很熟悉男人射精前特有的剧烈腰部动作,还会像老外A片中的猛男那样发
出「哦——哦——」的狼嚎。
  「这个死色鬼!还不想射?到底要把这个娇娇弱弱的人妻折磨到什么地步啊?」
  王大路的心中既有不甘,更有一丝莫名的嫉妒,正抚摸着自己妻子的手也不
自觉地加快了动作!就在这一刻,王大路开始有点奇异的感觉,因为他的妻子简
真真套弄的手也在同一时间加快了力度以及速度!
  「简丫头,不如我们别看了,好吗?」
  奇异的感觉让始作俑者——王大路说出了这么一句。
  「不要…人家还想看下去…」
  但出乎他的意料的,简真真却吐出了这么一句,而且在说话的时候,眼睛是
充满着欲望地盯着眼前的痴男怨女不放…
  不久,魁梧壮汉有开始新的一轮攻势了!
  「秦岚」被他顶得整个人像墙纸一样贴在偷窥镜上,雪白苗条的身子崎形的
贴着冰冷的玻璃上,有种极古怪的抖动,向冬天撒尿后忍不住的冷颤…
  慢慢的…
  「秦岚」的上身在这种冷颤中慢慢的无力的软趴下来。
  「呵呵呵…还说是什么大明星呢?到了最后还不是给老子肏得黏在玻璃上?
大明星是吧?肏死你…肏死你…看你还敢跟老子跩吗?之前不是很跩的吗?之前
不是会反抗的吗?呵呵呵…你还记得老子之前跟你说过的话吗?只要是女人都斗
不过男人的肉棒,到了最后一定会屈服在男人的肉棒之下!尤其是像老子这样的
大鸡巴大肉棒!问你服还是不服?说!」
  魁梧壮汉发了疯一样地向前猛再用力!再次把「秦岚」顶起,她精致的侧脸
被抵在了偷窥镜之上,有种变形和颤栗,让「秦岚」的脸看上去向个智障儿,眼
睛翻白、嘴里不受控制的抽泣着:
  「好……好……好……」
  「啪啪啪」
  「不是说好,是问你服不服?」
  伴随着凶猛地肉与肉的碰撞声,魁梧壮汉凶狠地追问着「秦岚」!
  「服…服…舒服…」
  「秦岚」被肏得语无伦次,答非所问了。
  「你白痴啊?不是问你舒服不舒服,是问你服输还是不服输的「服」啊!死
骚逼!」
  魁梧壮汉决意彻底征服「秦岚」,更凶更狠地逼问着。
  「服了…服了…喔…真的服了…」
  「秦岚」鼓足勇气回复了,脸上一阵热,连耳根都红了。
  「服什么?」
  「……你……你知道的嘛……」
  看来「秦岚」早已忘了自己的尊严了……
  「我想听你说!」
  「服了你的……那个……」
  「哪个?」
  「……大……鸡……鸡……」
  「秦岚」艰难地在有观众的情况之下,向丈夫以外别的男人面前说出淫语。
  「我不明白,什么是大鸡鸡啊?」
  「唉呀……巨根哥…你……你………坏……死……了……」
  「不说就算了……反正我也玩够了」
  魁梧壮汉作势想要离开的样子。
  「人家……说……就是……就是你的大鸡……巴……」
  「秦岚」说完羞得紧闭秀目……但细腰却不停地在扭动着……
  魁梧壮汉停止了凶猛地攻势,只将龟头顶入「秦岚」的骚穴,却不再深入!
一面将龟头旋转摩擦她的阴道浅处,一面继续对「秦岚」的言语淫辱。
  「要说屌。」
  「羞死…了…这么粗鄙…叫人家怎么说…」
  「秦岚」在肉体的强烈需要里痛苦地挣扎。
  「说啊。」
  「嗯……嗯……屌……」
  「秦岚」难为情地将俏脸贴在玻璃墙更紧密了,俏脸变形得就像痴呆儿一样。
  「说你要我的屌。」
  「我要……你的屌……」
  「秦岚」发出几乎细不可闻的话音。
  「响点!」
  「我要你的屌。」
  「你就这么点料啊?再响点!」
  「我要你的大屌!」
  「秦岚」终于忍无可忍,大声哭喊着…
  魁梧壮汉心满意足地哈哈大笑,猛地将巨大肉棒几乎一插到底,刺激得「秦
岚」把嘴张成「O」型,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大叫!
  一场大战又正式拉开序幕。
  魁梧壮汉「秦岚」反转过来,改用双手托着「秦岚」白皙的翘臀,将她抱在
半空中,那蓄势待发的巨大龟头有力顶入「秦岚」淫水孱孱的肉穴口,两片阴唇
饱胀地含着他桃子般大小的肉冠,肉唇的内里被刮着好舒服,「秦岚」双臂软软
地挡着魁梧壮汉的胸膛,两腿环钩在他的腰际。
  魁梧壮汉贴上「秦岚」的身子,吻着「秦岚」发烫而又干渴的嘴唇,舌头不
断地来回勾搅,唾液的水乳交融,「秦岚」的魂儿已经丧失,只想到那个硕壮的
东西又要填满自己的欲望深渊,将要塞满自己的洼地!
  「秦岚」美丽坚挺的双乳,极速拍打着魁梧壮汉的胸膛,替他奏起行进的鼓
声,他提着美女的修长双腿,屁股向上一耸,硬是把半根肉棒一入到底!
  「啊!」
  「秦岚」尖叫了一声,露出了看似痛苦,却又心满意足的骚表情。魁梧壮汉
就这样威武地站在镜子前,双手像炫耀般提着「秦岚」两条修长白嫩的玉腿,粗
大长的肉屌被她那黑毛茸茸的美穴夹在里面,滑腻腻的,黏稠稠的,滋味之美,
阴道之紧密,远超他想像之外,那穴里的挤压力道直透脑门和脊背,舒爽到令他
那异于常人的大肉棒变得更粗更长。
  「爽吧!浪蹄子?呵呵呵…爽就叫大声一点,叫得全部人都听见你大明星
「秦岚」背夫偷汉还被肏得爽歪歪了,喊出来!」
  粗大的肉棒在「秦岚」的阴道内的胀大所带来的强烈肿胀感和一阵阵异样的
滋味,使失节被淫的「秦岚」感觉体内充实无比,一根火热的巨大肉棒正紧紧地
插在自己无比娇嫩窄小的蜜穴里!「秦岚」明显感觉到自己无比紧小的小穴一下
子被那巨大黑肉棒大大地迫开了,魁梧壮汉那十分粗大长耸的黑色大肉棒从大龟
头到巨大的黑茎中部都已狠狠插入了自己娇嫩夹紧的阴道中,自己那无比紧密窄
小的小穴向两边大大分开,顿时被彻底捅开,又再次直抵她那从未丈夫开採的花
心!
  魁梧壮汉的大鸡巴粗长而坚挺,抽插有力而注意技巧,再加上他那双大手的
不停抚爱「秦岚」的充血的上翘乳头,渐渐地,「秦岚」全身无力的双手抱紧这
个高大男人的脖子,那双修长优美的纤滑雪腿紧张而本能地盘在他的黑腰上,怕
掉下地来,只好死死将他夹住,「秦岚」双手也只有缠上他的脖子,搂住他,把
玉首埋在他黑胸前,头软软的靠在男人身上,那粗大的阳具至始至终插在「秦岚」
体内。
  魁梧壮汉就这样抱着「秦岚」在偷窥镜前开始走动,「秦岚」虽然身高1米
70,奶子也很硕大坚挺,但体重却很轻盈,加上魁梧壮汉巨人般的身高以及粗
壮的臂弯,因此她抱着她走一点不累。…每走一步,他那深插在大明星体内的巨
棒都一进一出地摩擦着「秦岚」那紧窄柔嫩的阴道膣肉,长满胸毛的胸膛更是也
将「秦岚」的丰乳挤压在一起!
  「秦岚」忍不住开始在他怀中主动上下套动雪臀迎合他的抽插,由于房间里
的所有灯光全部打开,在房间内的大镜子前来回走动,让「秦岚」可以很清楚地
亲眼看着自己被糟蹋的淫荡场面…
  「秦岚」看见自己那雪白娇嫩的修长肉体缠在一个全身蚴黑的强壮男人身上,
大鸡巴插在小穴里随着走动进进出出,直把自己插得阴户生烟,再加上知道隔壁
房间有观众观看着这疯狂的场面,令她情欲高昇,不禁发出低声浪吟,情不自禁
两手抱紧男人的头部,屁股上下套动大鸡巴,丰满坚挺的美丽乳房紧贴着男人的
胸膛上下要命地磨擦,「秦岚」已顾得上什么羞耻,纵欲地淫叫着:
  「巨根哥……呃……好舒服……啊……你太能干了……搞……搞得岚儿好舒
服哦……」
  一头秀美的长发随着屁股的耸动上下左右飞舞,干得「秦岚」一身香汗淋漓
…魁梧壮汉一边走一边吮吸着少女美妙的粉红乳头,「秦岚」双手把野男人的头
按在自己的乳房上,不顾羞耻的主动抬起和放下屁股让骚穴与野男人的大鸡巴允
分套动磨擦!
  房间内,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年轻漂亮的人妻一丝不挂地站着紧抱在一起,
正在进行着完美的交合,好一幅淫荡的春宫造爱图!!!
  魁梧壮汉肏着肏着便走到床上,改变姿势让「秦岚」騎在他上面,把「秦岚」
湿漉漉地骚穴套上自己的粗长坚硬的大鸡巴上!一双强而有力的大手像搓揉面团
般玩摸「秦岚」一對羊脂白玉般的乳房!這時「秦岚」正面向著玻璃,她的骚穴
可以看得清清楚楚!祇見黑毛擁簇的湿漉漉的骚穴,有兩片嫣紅的陰唇,此刻正
夾住男人粗长坚硬的凶兽,不要命似的将臀部抬起又放落,让那美不胜收的白皙
股肉像海浪一样拍打着男人结实的腹肌!
  「天啊!好强劲的抽插…这样的做爱方式太疯狂了,简直就像野兽一样!」
  这样疯狂的交媾方式,简真真从来都没有见识过,于是不自觉地将自己代入
了女人的角色,每当男人的大鸡巴碰撞着女人的骚穴,简真真的子宫就情不自禁
地抽动了一下!
  当「秦岚」抬起美臀的時候,魁梧壮汉的大鸡巴便被她的骚穴吐出,連她骚
穴深处里面的鮮嫩的肌肉也被帶出來!而當她把美臀放下的時候,她的陰唇也跟
着凹陷下去,然後粗硬的大鸡巴也被吞沒在她的陰道裡!這樣持續了好一大段时
间,魁梧壮汉好像精力过剩般又翻身壓到「秦岚」身上,双手捉住「秦岚」的乳
房,隨著他屁股騰躍,粗硬的大鸡巴在她的肉縫中狂抽猛插,就这样又过了一段
不短的时间,魁梧壮汉突然发出狼嚎般的叫声,身体忽然顫動了幾下,就不再动
了…
  良久,魁梧壮汉才离开「秦岚」的身体,祇見她嫣紅的肉縫裡的小肉洞飽含
著一大坨的白色的漿液,「秦岚」小鸟依人地依偎在男人身邊…房間裡平靜下來
了,大床上靜靜地躺著一對一絲不掛的男女。
  大路终于关闭了偷窥装置道:
  「这样看着别人做爱还真的是刺激啊,看翻版「秦岚」的表情,一定是舒服
得爽上天了。」
  简真真一脸春色撩人地看着大路,芊芊玉手依旧隔着裤子抚摸着大路的肉棒,
抚媚地说道:
  「哪當然了,看着那女的肉紧地连脸都变形了,看似痛苦却又快乐的,高潮
迭起得都不知道今夕是何年了…你就祇顧埋頭於公司的業務,一點兒也不懂人生
樂趣,但今天这样的安排,看來你還不笨到彻底嘛!」
  说完,简真真就撲到大路的怀里,把丰满的大奶子紧贴在他的胸前,嬌嫩的
小腹在他的陽具上踫踫磨磨,惹得志伟心痒难耐地道﹕
  「我先洗洗吧!」
  「一起洗呀!」
  简真真面带桃花地說著,便拉著大路走進浴室。
  有条不紊的大路先自己全身沖洗干净,然后特別小心翼翼地沖洗着简真真那
迷人的小肉洞,简真真在光亮的燈光下,抬起一腳,沖洗著阴户,那肉縫裡的內
容自然是暴露無余,那雪白的外陰,粉紅細嫩的陰唇。嫣紅的肉洞是那麼迷人,
看得大路欲火焚身,恨不得立刻把粗硬但尺寸平凡的鸡巴插進他心爱的妻子那美
丽但风骚的小美穴。
  简真真也細心地翻洗了大路那平凡的鸡巴,然後叫他坐在浴缸边沿,接著張
開小嘴,把他的鸡巴含入嘴裡吮吸。大路驟然覺得一陣溫軟包圍著敏感的龟头,
然而現在他仍然逃避不了被简真真的小嘴吮出精液的习惯,當他躍躍欲噴的時候,
未免大路早泄简真真就暫停了嘴活。
  「呵呵呵…想射了吗?我才不让你射呢?」
  简真真淘气调皮地说着。
  接着两个人就一起鴛鴦戏水,大路把简真真抱在怀裡百般调戏,一會兒摸捏
妻子最自豪的大乳房,一會兒抠挖美穴,大肆手足之慾,沒多久就让简真真爽得
欲仙欲死。
  「爽啊~ 老公…继续…继续挖…继续抠…舒舒的小…逼逼…都湿漉漉了…挖
深入点…对…就是这种感觉…」
  简真真一味任由大路像玩玩具般玩弄着自己的肉体,一边在水中用手替大路
撸着管,大路到底正當年輕力壯,被简真真軟綿綿的小手兒一摸,很快坚硬如铁
了,最后大路再也按捺不住,很快地就将粗硬的鸡巴插进了简真真那温热湿漉漉
的小骚穴裡去了。
  「啊~ 老公…你的肉棒…好硬哦…哦哦…真爽…对…就是这样…用力…狠狠
地…用力…捅…简丫头…的小逼穴…」
  简真真迎合着大路将兩條雪白的大腿張開,學隔壁的痴男怨女一样,面向双
向偷窥玻璃镜让大路趴在背上,把他的肉棒子導入了湿漉漉的穴口,只见大路用
力一挺,粗硬的男根便輕易地插進她濕潤的小肉穴里。简真真顿时感覺到大路的
龜頭被她溫軟的穴肉所包圍着。
  「啊啊啊~ 爽啊…老公…加油…再用点劲…用力…对…就是这样…粗暴一点
…不用客气的…狠狠地捅穿简丫头…的小嫩逼…」
  欲火焚身的简真真小肉穴有節奏地抽搐,陣陣的快感不斷地傳遍整个身体,
让简真真内心深处的淫荡本性逐渐地浮现出来。
           轉眼間大路就不争气地就嚷出
  「呀…」
  充滿無比滿足的狼嚎声,雖然黑暗的場合看不清彼此,但是發出的聲音卻可
以告訴简真真,大路確是正在爽得不可開交,傳到简真真耳朵的除了刚才的狼嚎
声,也有的是毫無間斷的兩副性器官磨擦而發出的:
  「吱唧……吱唧……」
  淫荡交響乐,听起來就好像几个人赤著腳在爛泥上奔走的聲音,又像洗澡時
香皂沫與皮膚揩磨的音韻,大路抽送不到四、五十下,开始发出:
  「噢……噢……噢……」地顫呼了几声。
  「啊啊…老公…加油…挺住…不要泄气…丫头…也…差不多…要到了…我们
…一起…一起…高潮吧…努力一点…送丫头…上天堂…」
  简真真知道大路发出这样的叫声,就距离射精时段不远了,于是不停地浪叫
以及扭动着美臀哀求着大路坚持下去。
  就在简真真高潮要来临之际,大路突然不识趣地停了下来開燈並打开了偷窥
镜的偷窥装置笑道:
  「讓对面也參考一下我們做愛,如何?」
  「不好……我……啊!」
  简真真虽然脸露难色的拒绝了大路这奇怪的要求,但今天的大路仿佛是吃错
了药一般,完全不理会简真真的感受,仿佛就是要与对面的魁梧壮汉一较高下般,
就擡起简真真的一条美腿,下身继续地前後挺動,越插越深,另一隻手則握著一
對E罩杯美乳大搓特搓、抓捏按揉,一會又抽手出外,用指頭按在陰戶上揉。
  简真真從鏡中看得很清楚,也许是因为有人在观看的关系,自己从来没顫抖
得如此激烈,叫喊得如此淫浪,讓简真真更加耳紅臉熱。
  「想不到我在別人面前受到姦淫會有這樣的反應,整个身体都酥酥麻麻的,
这种感觉真的好刺激啊~ 对面那个男人正在看着我的两粒大奶子蹦蹦跳跳着,还
忍不住当着那翻版「秦岚」面前撸起了他的大鸡巴…呵呵呵,抱歉啊~ 本小姐可
是别人的妻子,你只能干看不能动哦…」
  简真真在心中胡思乱想着,而老公大路则吃错药一般越插越快!插得简真真
心臟跳動頻率已加快到了極限,整個人迷迷糊糊,简真真这才知道做愛有人偷看
是如此兴奋,兴奋得她屁股兩團美肉在發出規律性的抽搐,眼看一股高潮淫浪正
要涌上心头时,突然感觉到自己嫩穴里面的男根大了一圈,方知道這場成人遊戲
已到尾聲,老公大路不争气地正把一股又一股精液射進了简真真的小穴深處,履
行做丈夫的職責…
  虽然也很舒服,但却让简真真有一种如鱼骨梗在喉,不吐不快的感觉…
  同一時間,简真真滿身像發冷般抖過不停,口裡呻吟不絕,渴望着得到另一
次高潮,再洩一次身…
  简真真對突然發生的現實一下子接受不來,兩腿發抖,神智不清,趁大路抽
身而起時,大路也顧不得有人在看,趕快把腳夾住好讓精液在領受著高潮的暢快
時能留在體內久一點,希望可以懷孕…
  彷佛過了很漫長的時間,简真真才梳洗了一番,隨後就陪着大路上床睡了一
會。
  「呵呵呵…果然不出我所料,这个简真真外表看起来像一只乖乖地小绵羊,
其实内心深处却住着一只欲求不满的饿虎…呵呵呵…还真的是一个值得调教的上
等货色呢?」
  看完了小夫妻的激战,隔壁的魁梧壮汉眼里露出一丝淫邪的眼神暗笑着…
上一篇:【逆转NTR】00 被神报复的穿越者
下一篇:【淫妇制造者】第三章 三个女人堕落之路 (简真真篇)第一节 子宝温泉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