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逆转NTR】00 被神报复的穿越者

  史弛这辈子就他妈没干过一件好事,也没遇到过一件好事。从小就让人给丢
在孤儿院的他别的没学会,光跟着院里的刘老头学了些怎么撩拨女人的本事,有
软磨硬泡的,也有霸王上弓的,仗着自己还算过得去的好皮囊和三寸不烂之舌没
少搞大了姑娘家的肚子。
  他也没上过什么学,孤儿院给关了后就跟着社会上的人混了段时间,没事儿
拎着根破破烂烂的棒球棍,穿着同样破破烂烂的牛仔裤,就在大街上晃荡晃荡,
看见漂亮的妞儿就吹上几声口哨,要是挨上几下白眼就骂骂咧咧吓唬几句,要是
碰上几个刚要春心荡漾的少妇,王八和绿豆一对上眼,拉着手就赶着往街头巷尾
的『月月红』旅社跑,可劲的挥发着年轻人的汗水。
  他也不是没有过朋友,说起来还算得上是青梅竹马,都是孤儿院里长大的孩
子,就这个小姑娘跟让驴踢坏了脑袋似的不开窍,别人躲他还来不及,就她偏偏
一个劲儿的跟着屁股后面跑,隔三差五的拽着史弛脏兮兮的袖子,大眼睛啪嗒啪
嗒的眨,怀里头还抱着个小熊,软软糯糯的让他少打架。
  他还记得,这个干干净净的小姑娘叫余珠。其他的,史弛不记得了,因为在
他十一岁那年孤儿院关闭,小姑娘就让人给领养走了,据说很讨人喜欢,现在这
个时候应该快结婚了吧。
  操,这他妈都是什么事儿!
  史弛揉了揉发硬的鸡巴蛋子,一双眼睛跟发情的野狗似的顶着路上的女人瞧,
哟,这个屁股翘,啧,那个奶子大。我操,这腿,老子能玩一宿!
  越想越是烦躁的他抬手就从小卖铺里拎了瓶酒,当着那敢怒不敢言的老板用
嘴巴开了盖子,咕咚咕咚灌了半天才发现不太对劲,翻过来一看才他妈发现这是
白的,那你妈你用什么绿瓶子?
  已经走到了小巷的史弛砰的把喝到了一半的酒瓶砸到了墙上,可不知道是不
是出了错觉,隐隐约约好像看到这地上有双被脱下的鱼嘴高跟鞋,上头还牵扯出
了段破碎的黑丝袜,阴影下的角落处,一个被另一双袜子塞住了嘴巴的女人正让
人从后头扣起,拍打着挣扎扭动的雪白屁股,一双光溜溜的长腿又白又嫩,胯间
好像穿着条细细窄窄的丁字裤,此时让人扯开了一边的线,耷拉在了空气中,一
根比起自己短了不少的黑几把正在那紧绷的屁股沟里死命的蹭着,也不知道进去
了没有。
  「小骚货,别动了,再动老子就得顶进你屁股里了。」那男人说着,一把扯
下了女人的裤子,刚好甩到了史弛的跟前,果然是一条黑色的蕾丝丁字裤,上头
还湿了半截的水渍,真他妈的骚。
  「不……我不要,你饶了我好不好,我还是第一次……我想给自己喜欢的人,
求求你饶了我好不好?」那女人突然一口吐出了嘴巴里的黑丝袜,挣扎求饶了起
来,丰满雪白的臀肉不停的前后顶撞,爽得那男人龇起了牙。
  「妈的,真紧,屁股蛋子都这么紧,进去肯定了不得。」他伸手在女人的屁
股上拍了一掌,骂骂咧咧道:「是第一次就对了,不是第一次老子还不上呢!」
  说着,他大力压下了女人的腰,一手抓着屁股把那细长笔直的腿撩起,黑黝
黝的阴毛丛下露出两片粉嫩嫩的阴唇,一根短黑的鸡巴正摸索着想顶进去。
  「不行……真的不要!」女人突然发力,一把推开了施暴的男人,竟是朝向
看了半天好戏的史弛跑了过来。
  她跑得急,都来不及捡起掉在了地上的裤头,长裙子一穿就往大马路上跑,
看了个不少不小的史弛本打算给这女人一耳光,扛起来和里头那男人玩个三明治
游戏,可一低头,偏偏看到了角落里让男人鞋印踩上了几脚的熊娃娃玩具,怎么
看怎么熟悉。
  我操……你了个妈啊!
  他嗖的一声站了起来,胸腔里窜出了一股子邪火,一步踏出,都快生了铁锈
的棒球棍砰的一声砸在了追来的男人脑袋上,一下还不够解恨,砰砰砰,砸得他
浑身抽搐眼看都昏过去才住手。
  然后,他喘了几口粗气,捡起了那个熊娃娃拍了拍,当着早就被吓傻的女人
面一步步走了过去,恶狠狠的塞到了她手里骂道:「操,哪来的傻逼!这么晚了
还往这里走,不知道晚上治安不好么,你是不是在看不起我们这些流氓!」
  他说完,扛着棒球棍就穿过了马路,突然脚步一滞,让人从后面抓住了衣角,
陌生的声音熟悉的话音就这么传进了耳朵。
  「弛哥哥,你怎么又和人打架了啊?」
  「你认错了,老子不姓史,只会把人打出屎。」
  女人不说话,一手压着连到膝盖的裙子,一手抱着他的腰,说:「弛哥哥,
我刚刚回国,老家的变化好大,孤儿院也没了,你能不能带我转转啊?」
  他张了张嘴,多少年没抽搐过的心脏一阵阵的疼,刚想着说句好,后头就有
传来了一个人歇斯底里的喊声,一把把他们推到了飞驰的大马路上。
  「操你妈的血逼,给老子去见鬼吧,狗男女!」
  砰的一声,也许是两声,一辆飞驰而过的轿车发出了刺耳的叫声,隐隐的还
有吵吵嚷嚷的群众尖叫和某个疑似是车主男人的晦气叫骂。
  我他妈……当什么好人啊?
  ……
  见鬼去吧?嗯,史弛确实是见了,不过见的好像不是鬼,就算是,也是漂亮
得不像话的女鬼。
  空白一片的广阔空间内,这个女人拍打着一对洁白的翅膀悬浮在了不远处的
半空中,她的容貌有着东方人的精致和西方人的古典,金色的波浪长发垂到了胸
前,眼眸是湛蓝色的,鼻子挺翘,小嘴单薄,身上还穿着一声薄薄的白纱衣,将
那凹凸有致的身姿体现得淋漓尽致。
  「你是弛·史,对么。」金发天使眨了眨眼睛,声音好听得很,听得史弛都
快硬了。
  「你他妈才吃屎,我叫史弛。」他说,眼睛却还是色眯眯的盯着天使看,盯
得对方脸都气绿了。
  「你死了,我翻了翻你过去的记录,差不多下辈子当人是别想了,不过你临
死前还做了件好事,所以勉勉强强还能当头猪吧。」天使冷哼了几声道。
  「我也知道我死了,可为什么是你?我是东方人,阎罗王呢,黑白无常呢,
你这小妞截什么胡啊!」
  「你……你当我乐意见你这个满脑子……满脑子女人的肮脏灵魂么!今天是
七月半!东方的阎罗王忙不过来,而你之前呆的孤儿院信仰的是基督教,所以才
是我!懂了么!」金发天使被气得不轻。
  「基督?哦哦哦,我靠!还有这么个说法?我可不信这玩意,倒是见多了孤
儿院的修女们被刘老头光着屁股骑马似的操,你要不要试一下,放心,我器大活
好不粘人,拔吊无情,江湖外号USB插头。」
  他看着天使越来越难看的脸色,突然严肃认真了起来,如绅士般弯下了腰,
声音都变得充满了磁性:「请问,你愿意……当我的USB插口么。」
  「啊啊啊啊啊啊!你这个垃圾,人渣,变态!这世上怎么会创造出你这么污
秽的灵魂,我要惩罚你,我一定要替那些可怜的女孩子们惩罚你!」
  金发天使咔嚓一声撕毁了手里的那张记录纸,纯白的广阔空间内忽然卷起了
狂风和雷霆,火焰和海啸,毁天灭地的能量像是要把史弛的灵魂撕毁了一般,他
眼前忽然一暗,整个人都晃晃悠悠起来,像是掉入了无边无际的深海,一点点失
去了意识。
  「这样也好……我可不想再做人了,累死了。啊……但愿别遇上那个家伙,
也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
  听到他意识深处最后的回响,金发天使忽然一愣,紧接着,她的身后出现了
一个巨大的教堂,无数如同钢琴键盘的黑白方块在半空中飞舞盘旋,天使伸出了
自己细长的手指,一根根的红线出现在了史弛的灵魂上彼此连接,可在天使的操
控下,这些红线全都闪烁了起来,一会儿变成红色,一会儿变成绿色,只有一根
自始至终的连接在在了史弛的灵魂深处,散发着炽热的红光。
  「真不知道那个小姑娘看上了你什么,做了一辈子的好事连成为天使的机会
都放弃了,就想着救赎你。好自为之吧,这样算是我对你的考验,不然的话…
…我绝对会把你丢到地狱里当种猪的。」
  金发的天使拍了拍手,身后的因果律大教堂继续开始运行,然后她点了点手
指,金光洒落,一个被重新创造出来的世界也跟着掉入了无尽的虚空之中。
  「玩得开心些,反正睡个午觉的功夫又得见面了。」她打了个哈欠,身后的
羽翼缓缓闭合,像是成了枚茧。
  ……
  史弛醒了,可他醒来后却想真的吃一口屎。
  这他妈是个什么鬼地方,到处都是郁郁葱葱的丛林,身边躺满了血淋淋的尸
体,而自己却变成了一个鸟毛都还没长大的小鬼头,手里还握着根……诶?棒球
棍!
  说时迟,那时快,一个不知道站了多久的中年人突然跟见了鬼似的回过了头,
然后又想见了鬼似的一剑捅来,嘴里还大喊着:你怎么没死,你怎么没死,你这
个恶魔!
  逼逼你妈呢?
  史弛一个翻身避开,棒球棍轰的一下砸了过去,可没想到这根棒球棍这么犀
利,一下子就把这个男人砸了个脑袋开花,红白交织散落了一地。
  然后,一阵光芒突然从他身上亮起,蹡蹡一声响,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连串
的数据:
  姓名:朱吉奥
  等级/ 上限:1/ 5
  血脉:黑翼恶魔与人类的混血(未觉醒)
  能力:无
  这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我叫朱吉奥?主角?还是恶魔和人类的混血?可他
妈等级上限为什么这么低,我是野怪么!
  他刚刚才骂了这么一句,那个死去的中年人身上便飘来了几颗漆黑的小光点,
钻入了他的脑袋,紧接着脑海的深处便出现一个空白的精神世界,里头除了自己
还有一棵又瘦又矮的黑色小荆棘苗,那些光点就停留萦绕在了边上,不断的转悠。
  黑色的荆棘苗在史弛,不对,应该是朱吉奥靠近后动了一动,展露出了两根
分叉的分支,一根叫做『能力赋予』,一根叫做『肉体改造』,上面还有着许许
多多暗淡的分叉,而根据那些莫名其妙出现的知识来看,这些都需要他不断的点
亮,消耗的东西就是刚才得到的叫做『进化点』的东西。
  丈二摸不着头脑的朱吉奥凭着之前在网吧里厮混了好久的经验,算是明白了,
这个世界就是他妈那个天使骚蹄子弄出来整自己的,而这个玩意就是自己作为
『PLAYER』的作弊器,可以通过打怪,战斗和修炼得到进化点,一点点提
升能力和等级的上限。
  骂了半天后,朱吉奥犹豫了一下,等级这东西早晚能练,还是选能力吧,他
看着指尖滴溜溜转的五个进化点,慢慢把手心放向了左边的能力赋予分支。
  呵,出现的第一个能力,也是唯一一个能力,竟然他妈是偷窃!
  「黑翼恶魔是地狱里最低阶的恶魔,是不属于十三等级序列的低级魔,平日
里是十三序列恶魔的粮食,跟班和某些女恶魔的性奴隶,因为是人类和黑翼恶魔
混血的关系,你,没错,就是你,没有地位,是垃圾,垃圾。」
  脑子里冒出来的信息突然和朱吉奥对起了话来,嘲讽似的逼逼叨不停,气得
他给了自己一个耳光,然后离开了这个可恶的精神空间。
  姓名:朱吉奥
  等级/ 上限:1/ 5
  血脉:黑翼恶魔与人类的混血(未觉醒)
  能力:偷窃- 低级(强制偷窃,有较大的可能被发现,但不需要动作的支持,
仅用精神力代替)
  既来之则安之,朱吉奥接受了现状,然后走到了一处水潭边准备瞅瞅自己是
个德行。嗯哼,还不错,是个小白脸。真俊。
  他得意的笑了笑,摸向了自己的裤裆准备掂量一下货色,然后脸直接就绿了。
  老子的鸡巴呢???!
上一篇:【少妇的悲哀】(18——酒吧内的淫虐)
下一篇:【淫妇制造者】第三章三个女人堕落之路(简真真篇)第二节 高潮到一半的简丫头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