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权欲的征途】 (第5章)


  郑茜茜蓦然怒了,这个女人打伤了自己的人,本来看在乐欢天的面上她也不
想追究,只要她乖乖离开就行了,没想到她还如此嚣张,用这样的态度和自己说
话,不由气急而笑道:「不要我插嘴?你他妈算老几?知不知道这是谁的地盘?
信不信我扒光你的衣服让我手下的兄弟轮……」
  话还没说完,只听「啪啪」两声清脆的响声,打断了郑茜茜的话,随即她的
两边脸颊便各现一个鲜红的掌印,紧接着便听到方姨冷声道:「小小年纪就这么
没家教,那我就你家人,替社会好好教教你。」
  房间里的人都呆了,谁都没料到方姨居然出手掌掴郑茜茜,更令人瞠目结舌
的是谁都没看清楚她是怎么出手的,包括离她最近的乐欢天,他只觉眼前一花,
随即就响起了掌掴声。
  此时的郑茜茜呆若木鸡,她完全没想到有人会出手打她,以至于在挨了打之
后脑子瞬间短路,一片空白,不过很快她就清醒过来,清醒过来的她简直气疯了,
自己竟然被人打了,还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因此在短暂失神之后蓦然发出一声歇
斯底里的尖叫:「啊——上,都给我上,我要剁了她的手……」
  乐欢天大惊,想要安抚一下郑茜茜,转一下回旋的余地,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只见那五六个黑衣男子一拥而上,冲在最前面的那个家伙直接一拳就是对着方姨
的肚子而来,其拳势凌厉,一看就是个练家子。
  「小心!」乐欢天忍不住喊了出来,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让他长松一口气的同时也吃惊不已,只见这个家伙的拳头
离方姨的肚子还有近半尺的距离的时候便惨叫一声倒在地上,原来方姨动作更快,
还没等他靠近就一脚狠狠踹在他的下体,紧接着又是一个回旋踢,瞬间扫倒两个
男子,动作快若闪电,其他人根本看不清她是怎么出手的,只听到不绝于耳的惨
嚎声。
  待方姨的身子重新立定时,在她的周围已经横七竖八的躺着好几个或打滚,
或蜷缩的黑衣男子了,旁边那几个人都惊呆了,特别是郑茜茜,面色煞白,满脸
都是惊恐和不可置信。
  乐欢天同样是目瞪口呆,这时方姨则一把攥住他的手,低声道:「跟我走!」
  说罢,她不由分说的就拉起了乐欢天。
  门外守卫的那几个黑衣男子已经被方姨全部放倒了,所以她很顺利的就拉着
乐欢天返回到上面的舞厅,这时夜生活的时间已经开始了,舞池里人头攒动,灯
光闪烁迷离,男男女女们随着动感的音乐疯狂扭摆着,没人注意到下面发生了什
么。
  方姨拉着乐欢天穿过人群,很快就出了夜店,回到了车上,直到这时乐欢天
仍然显得有点懵,坐在那半天没说话,方姨见状还以为他是被吓到了,于是凑身
揽住他的肩膀轻轻拍了拍,柔声道:「没事了,那些人都是上不了台面的宵小,
不敢拿我们怎么样的。」
  乐欢天依旧没有说话,坐在那目无表情,方姨轻叹一声道:「小天,不是方
姨要说你,你现在还小,,怎么能去那种地方?幸好这一次方姨来得及时,否则
后果还真是不敢想象。」
  「方姨,你现在告诉我,你们还有什么隐瞒我的?」乐欢天目视着前方,表
情木然道。
  「啊!?什……什么隐瞒……」方姨犹自装傻。
  乐欢天心中不禁来气,蓦然转过头,盯着方姨一眼不眨。
  「咳咳……」方姨有点尴尬的笑着,「你是说我刚才出手教训那些人吧?其
实这……这也没什么好说的?」
  乐欢天再也忍不住了,他大声道:「没什么好说和骗我这是两码事,当初我
问你会不会拳脚功夫你说你不会,那刚才那又是怎么回事?」
  「不是,我……」方姨想解释,却又一时语塞。
  乐欢天越说越气,尤其是又想到了妈妈和那个老男人偷情,顿时心里难受极
了,更有一丝愤怒,两手情不自禁的捏紧成拳头,身子微微颤抖的嘶声道:「骗
我,你们一个个都骗我……」
  「小天,你冷静一下好吗?有些事……我们回家再说好吗?」方姨一边抚慰
着一边就要准备发动车子。
  「不,我不回去!」乐欢天愤声道。
  方姨一怔,随即若有所思道:「好,那我们今晚就不回去了,我们找家酒店
先安顿下好吗?」
  乐欢天没有出声,算是默认了,于是方姨驾驶他的这辆宝马X6缓缓驶离了
夜店,她选择了一家五星级酒店,在开房的时候她稍稍犹豫了一下就选了一间套
房。
  刷卡进入房间后方姨道:「今晚你就睡里面的床上,我就在这客厅的沙发上
睡。」
  方姨之所以选择了开一间房自然不是出于节约的考虑,她想和乐欢天好好谈
谈,尽力抚慰他那受冲击的心灵,当然,最主要的还是怕他又跑出去胡来,现在
自己就守在这,既是陪伴又是看管。
  乐欢天没有搭话,只是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打开电视,不停的按着遥控器,
眼睛却是出神的看着上面的吊顶,方姨见状不由微微叹了口气,转身进入里面的
卧室,不一会便听见她压低的说话声。
  「嗯,嗯,小天现在和我在一起……没出什么事,你放心……嗯,今晚就不
回去了……放心吧……」
  乐欢天知道方姨正在和妈妈通话,也懒得去搭理,此时他的心头是一片烦躁,
沮丧,还有愤怒,想想这两天所发生的事,妈妈和那个老男人偷情,自己被冤枉
导致一直喜欢的女孩彻底厌恶了自己,还有方姨,她也一直在骗自己,种种事情
加起来让他有了一种整个世界都抛弃了的感觉。
  「小天,你先去浴室洗洗,待会我们好好聊聊,好吗?」通完电话的方姨来
到乐欢天的跟前挨着他身边坐下轻声道。
  「聊什么?聊你骗我是有苦衷的?」乐欢天冷笑一声道。
  方姨怔了怔,随即脸色一正道:「小天,首先我要说我是骗了你,这一点我
向你道歉,但是你也不能因为这个放纵自己啊,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去的那个夜店
是什么地方?黄赌毒一应俱全,什么垃圾糟粕都有,多少人毁在那个地方!」
  「那又怎么样?」
  「你……」
  方姨被乐欢天这种无所谓的语气给气着了,蓦然站起身,有些恨铁不成钢道:
「小天,你怎么能这样?你这个样子要是乐总看见了会多伤心,多难过!」
  虽然种种负面情绪缠绕着乐欢天,但压在他心头最沉重的还是妈妈偷情一事,
所以当方姨提到乐碧羽如何关心他,如何在意他而对他指责时他一下爆发了,他
「腾」的一下站起来,眼睛狠狠得盯着方姨几乎嘶吼道:「她难过?她伤心?她
要是真会为我难过,为我伤心的话就就不会和别的男人做那龌蹉恶心的事,她做
那个见不得人的事情时有没有想过我会伤心难过……」
  也不知是被乐欢天这个表情吓着了还是有感于他的话,方姨一下呆立住了,
刚才还强势的气势也一下消退的无影无踪,而乐欢天把这一直压在心头的事情脱
口而出时不仅没有感到放松,反而暗自懊悔,毕竟那是自己的妈妈,尽管心里有
些恨她,但也不想把妈妈的丑事公布出来。
  一时间,两个人都安静下来,但气氛明显变得凝滞,过了一会,方姨才低沉
着嗓音道:「乐总她……有些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无论你看到了什么,有一
点请你相信,我们每个人都是爱你的……」
  乐欢天从方姨这话里听出了一丝端倪,顿时不禁一愣,略加品味了一下不由
大惊道:「你……这,这么说我……我妈的事情你早……早就知道了?」
  方姨点点头,乐欢天顿时觉得心里像刀割般的疼痛,眼前是一阵阵发黑,以
至于都有些站不稳,身子出现微微摇晃,方姨见状大惊,连忙上前一把扶住他道:
「小天,你怎么了?快,快坐下……」
  乐欢天气恨不已,想要甩开方姨的手,然而他发现方姨的手劲很大,他根本
挣脱不开,这时只听方姨接着道:「我看还是去卧室的床上躺下休息比较好。」
  说着,方姨几乎是半架着乐欢天进了里面卧室,将他强按倒床上躺下然后道:
「小天,你冷静一点,千万别激动!有些事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是的,我们是
向你隐瞒了一些东西,但隐瞒也是为了你好,毕竟你现在还小,只要到了一定的
时候我们一定会告诉你真相的。」
  乐欢天气急而笑:「哈哈……还是为我好,哈哈,这个理由好,真好……」
  「我知道现在说什么你都不相信,现在我就问你一句,从小到大,乐总对你
怎么样?和其他孩子相比,你除了没有父爱之外还有哪样曾缺少过?别的不说,
就说外面的那辆车,乐总知道你喜欢车子,所以她费了很大的工夫让你在还没有
成年的时候就能开上车子,还送了你那辆近两百万的车,你说,她对你的爱有哪
怕一丝一毫的折扣吗?」
  乐欢天不禁默然,方姨见状,知道自己这话起作用了,心下不禁有些欣慰,
暗道:「这孩子,还是明事理的,其实也不怪他,那件事对他来说确实冲击太大
了,他的确需要发泄。」
  说到发泄,方姨自然而然的想到乐欢天刚才去的那家夜店,心里不由一紧,
她略带紧张的神色注视着乐欢天道:「小天,你老实告诉我,你刚才在那家夜店
到底有没有做过什么出格的事?」
  「我不都说了嘛,那些毒品我一点都没碰,你要是不相信就算了。」乐欢天
恼道。
  「没有,方姨不是不相信你,就是想再确认一下。」
  「那好,我告诉你,没有,没有,没有!」说罢,乐欢天拉过被子蒙在头上。
  方姨暗松一口气,对乐欢天孩子气的表现也感到有些好笑,于是轻声道:
「好了,方姨相信你,方姨也不问了,我去给你倒杯水,你先歇着。」
  乐欢天没有搭理,继续蒙着头,过了一会他没有听到什么动静才掀开被子,
抬头一看,方姨不在卧室,于是下床来到卧室门口,轻轻打开门,只见方姨背对
着他站在桌子那烧水,这时的她已经脱去外面的西装,白色衬衣扎在裤子里,显
得干净利索,同样也使得她的腰线很好的展现出来。
  冷静下来的乐欢天已经不像先前那么气急愤懑了,然而稍稍平静下来的心却
又被眼前的一幕搅起了一丝涟漪,说实在的,这还是他第一次和方姨独处一夜,
宽松中隐含一丝暧昧的环境再加上他心理上的某种变化令他变得大胆起来,眼睛
紧紧注视着方姨的背影。
  事实上,乐欢天早就发现方姨有着不输于他妈妈乐碧羽的美貌,只是妈妈非
常注重仪表,善于打扮,加上温柔娴静的性格以及较高的社会地位所培养出的高
贵气质,所以是显而易见的公认美女;而方姨则不同,她极少化妆,身上穿的似
乎永远都是干练的西装,所以一开始在视觉上给人的印象就大打折扣。
  可以说,方姨身上的美是需要发掘的,就像现在,脱去西装外套的她身姿挺
拔,腰细臀大,还有那挽起衣袖的手臂,肤白光润,宛若少女。
  乐欢天暗暗吞了口唾沫,因为他知道方姨不光有迷人的背影,其正面更是诱
人,尤其是胸前那一对乳房,堪称豪乳,事实上自他知道方姨有这么一对如此丰
满的乳房之后就经常遐想那里究竟是怎样的风光?不过那时也仅仅只是想想,没
有一点逾矩的想法,因为对他来说方姨可以说是除了妈妈之外最亲的人了。
  然而现在不一样了,其实乐欢天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心态已经在不知不觉间
发生了极大的变化,而造成这样的变化就是起于当他目睹1了自己妈妈偷情的那
一刻,事实上就是从那时起在他的潜意识里就已经认为天底下所有的女人都不再
是干净纯洁的了,屈从于本能的欲望已经占据了他心理主导地位,换句话说就是
一丝人性的邪恶开始在他的心底诞生。
  「咦,你怎么起来了?」方姨转过身看到了身后靠在卧室门框上的乐欢天不
由道。
  乐欢天若无其事的走过来道:「我又没病,干嘛躺着?」
  方姨感觉乐欢天的神情及说话的语气都比之前要缓和了许多,心下不由高兴
起来,全然没发现他的眼神有了不一样的变化,方姨轻笑着摇了摇头,嗔道:
「你这孩子……好吧,那你坐着看会电视,我去洗手间洗洗。」说着,她将手里
的一杯水放在茶几上,笑笑进入了卧室里的洗手间。
  不一会,浴室里便传来了水流声,乐欢天的心像被猫儿抓了似有些按捺不住
了,便起身走进了卧室,由于地上铺的都是厚厚的地毯,走路悄无声息,浴室里
的方姨自然毫无察觉。
  通过磨砂玻璃门,乐欢天隐约可见方姨的身影,并且依稀可辨那丰满妖娆的
曲线,心下不由是一阵激荡,特别是隐隐看到方姨的手滑向自己的胯间搓洗时他
更是激动的差点忍不住推开了门。
  忽然,水声停止了,乐欢天知道方姨已经洗好快要出来了,于是连忙溜回到
客厅的沙发上,装作看电视的样子,很快身后传来方姨的声音:「我洗好了,你
去洗吧,时间也不早了,洗好就睡觉吧。」
  「哦。」
  乐欢天懒懒的应了一声,起身转过,眼前的方姨让他眼前顿时为之一亮,以
前他也能偶尔看见方姨洗完澡从浴室出来的样子,不过那时的她无一例外穿的都
是紧紧实实,样式老土的睡衣,而现在由于环境所限,没有睡衣可换,所以她身
上裹着白色的浴巾,似乎知道这样面对一个大男孩可能不太好,于是她外面又披
着原本穿在她身上的那件黑色西装。
  可尽管如此,浴巾的下摆还是遮盖不住方姨的膝盖,露出了下面光润如玉又
不失修长的小腿,而且披着的西装也不能完全遮住她胸前的一片春光,那一对极
为饱满的乳峰被浴巾勒住而在其上缘现出一圈略凸的乳肉,白花花,俏生生,令
人忍不住的想要一窥全貌。
  方姨根本没注意乐欢天投来的眼神,只是自顾自的一边用毛巾擦拭湿漉漉的
头发一边走到桌前,给前台打了电话,让服务员过来把自己的衣物拿去清洗。
  乐欢天看着方姨打电话的背影,心中绮念丛生,有好几次都想过去一把搂住
这具成熟而妖娆的身体,然而最终还是忍住了,倒不是不敢,而是觉得时机还不
是太成熟,贸贸然可能会引起反效果。
  一番思忖之下乐欢天依言去浴室洗洗,在经过卧室的时候他发现放在床头柜
上的一个小塑料袋,仔细一看,里面装的是方姨换下来的内衣裤,心中不禁又是
一动,下意识的回头瞥了一眼,只见方姨正对着他,似乎是等着他进浴室就进来
拿内衣了,没办法,他只好悻悻然的进了浴室。
  进去刚把衣服脱光玻璃门就被敲响了,随即只听方姨道:「小天,你把换下
的衣服拿出来,我让服务员拿去一起洗了。」
  「哦,好。」
  乐欢天也没多想,随手把门打开一条缝就将脱下的内衣裤递了出去,只见方
姨手伸着,头微微撇向一边,接到衣服后她习惯性的抖了抖就走开了。
  在门被再次关上的时候一股淡淡却相当难闻的异味飘进乐欢天的鼻子里,他
先是一怔,随即明白这异味是从哪来的,今天他分别在郑茜茜和谭霞的嘴里各发
泄了一次,然后也没怎么清理,精液混合着唾液再加上他本身的体味就形成了眼
下这股异味。
  乐欢天顿时想到方姨肯定也闻到了这股异味,到时她会怎么想?会不会对自
己产生什么不好的想法?他现在对方姨的兴趣是越来越大了,他可不想因为这个
而徒生波折。
  「管她怎么想呢?妈妈已经让别的男人夺走了,方姨可不能再步妈妈的后尘,
哼,我一定要得到她,不管使出什么手段!」乐欢天心中暗自发誓。
  很快,乐欢天就洗好了,他将一块浴巾围在自己腰间走了出去,只见方姨身
上只裹着浴巾,正坐着沙发上看电视,不过乐欢天发现她的目光并没投向电视,
像是在发愣,脸上红红的,不知在想着什么?
  见乐欢天出来了,方姨连忙披上放在一边的西装,然后关上电视起身道: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你去房间睡觉吧。」
  虽然方姨的表情和言语和先前一样似乎没什么变化,但乐欢天还是敏锐的发
现到她的脸色好像更红了一些,并且好像还不敢正视着自己,连说话的语气都显
得有点急促。
  「方姨,还是你去睡床吧,我睡沙发。」乐欢天一屁股坐到方姨身边。
  方姨脸上露出一丝欣悦的笑容,全然没有察觉到因为坐姿的关系,浴巾的下
摆已经被拉至大腿上方至少三分之二的距离处,几乎与臀部持平,只要稍稍弯下
腰就可以看到那最神秘的幽径。
  看着那雪白而又充满肌肉线条的大腿乐欢天心中一阵冲动,若不是方姨及时
站起身他恐怕就要忍不住伸出了手,只见起身后的方姨走出两步,面带一丝微晕
道:「小天,床还是你睡,这个就这么定了,我去给你整理一下床上的被子。」
说着,她转身快步走进了卧室。
  乐欢天吞咽了一口唾沫,胯下那根硬起的肉棒充分表明了他此刻的心情,而
他也敏锐的感觉到方姨此刻的心情也是不平静的,她好像不敢和自己保持过近的
距离。
  回想方姨刚才的一些细微表现乐欢天愈发肯定了这一点,嘴角不由露出一丝
邪笑,他随即起身,跟着进入了卧室,只见方姨正弯着腰整理被子枕头,浴巾下
摆被拉的堪堪包住屁股,只要腰再向下弯一点点,春光必定乍泄。
  正是好巧不巧,方姨在拿枕头时忽然手一滑,枕头落地,见到这一幕,乐欢
天呼吸都屏住了,瞪大着眼睛,而方姨也不出所料的在他炽热而期待的目光中进
一步的弯下腰,在屁股抬高的过程里浴巾下摆一点点的被向上拉起,那浑圆饱满
的双臀也跟着一点点的展现在他的眼前,直至隐隐可见那一道幽深的沟壑下的萋
萋芳草。
  乐欢天只觉脑子一热,一股热流从脊椎直蹿小腹,他再也忍不住了,一个箭
步冲了上去,从后面一把抱住了方姨。
  「啊——小,小天,你……你干什么……快松手……」方姨惊骇的转过脸,
看到的是乐欢天那张熟悉却又陌生的脸,这张脸带着一丝稚气,但更多的是欲望。
  「方……方姨……你好美,真……真的好美……」乐欢天喘着粗气,一双大
手按在了方姨胸前那对高耸的乳峰上。
  方姨又羞又惊,尤其是低头看到自己的这一对从未被异性碰过的乳房被那两
只有力的大手肆意揉捏的时候她简直羞愤的快要晕过去了,她紧咬着唇,颤抖着
抬手捉住一只在自己胸前作恶的手,咬牙道:「你……你松不松手……」
  「不,方姨,我不松手,我喜欢你,我……我要你做我的女人,我……」
  乐欢天激动极了,一边大逞手足之欲一边嘴里不停的说着自认为的甜言蜜语,
然而正说着,他忽觉两只手臂的肘部一阵刺痛,随即一股大力把他顶的向后一仰,
继而摔了个四脚朝天。
  「哎哟!」乐欢天不由一声痛呼,龇牙咧嘴。
  这边得到脱身的方姨连忙转过身,正要怒斥时却见乐欢天这个样子,脸上转
而现出一丝关切和心疼之色,人也向前一凑,准备伸手去扶,但手刚伸出便缩回
去了,随即狠狠瞪了他一眼道:「活该!叫你不老实。」
  乐欢天满心懊恼,这时他才醒悟过来方姨可是一个深藏不露的高手,就凭之
前一个人独闯夜店,将那几个精壮男子打的满地找牙就知道自己在她前面用强是
多么无知和可笑!
  「难道就这么放弃了?」
  乐欢天暗念着,心里满是不甘,更有不服,想到刚才方姨下意识露出的关切
和心疼,他心一横,飞快的爬了起来,又一次朝方姨扑了过去。
  「啊!」
  方姨一声惊呼,她没想到乐欢天会再一次扑了上来,一瞬间有点手足无措,
使得他又一次将方姨抱了个满怀,所不同的是,这一次是正面相对。
  这一次乐欢天不光是抱住了方姨,而是在抱住的同时双唇也随之落在了她那
红的发烫的脸颊上并且还向她的嘴唇上移动,她惊慌的躲闪着,嘴里不停道:
「别,别……小天,不要……」
  这一次方姨的声音明显有了一丝软弱,乐欢天当然感觉到了,心中不禁大喜,
暗暗得意自己这一次算是赌对了,刚才真还担心她会再一次将自己摔个狗啃泥,
而这也说明了她对自己是有感觉的,只是抹不开面子。
  乐欢天的确猜中了方姨至少一半的心思,在乐欢天被她近乎半裸的身子迷得
心神荡漾的同时她也被乐欢天那裸着上身,充满阳刚的身体刺激的有些头晕目眩,
  特别是当乐欢天从背后抱住她并且握住她胸前那一对乳峰的时候她差点忍不
住叫了起来,还好她死死咬住了嘴唇,才没让这个声音发出来,因为她知道,这
个声音不是痛苦,不是愤怒,而是兴奋,一种压抑的神经被挑起来的兴奋。
  这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羞得方姨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同时亦有一丝愤恨,
不过与其说是愤恨乐欢天的轻薄倒不如说是恨自己怎么如此不堪?难道这才是真
正的自己?
  「不,不行……他……他还是个孩子,我……我是他姨,不能让他这么胡来……」
  方姨心里不断的提醒着自己,努力让自己的头脑保持一丝清明,然后一咬牙,
使出一记背摔,很轻松的就将身后的乐欢天摔了一个四脚朝天,这还是她努力把
握好了分寸,要不然乐欢天这一摔没有一时半会是爬不起来的,不过就算这样,
看到他龇牙咧嘴的模样,方姨还是忍不住有点心疼。
上一篇:【小城情事:标枪篇】(第三章)
下一篇:【20岁少女的开端】(一)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