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窃玉】 第六章 蜘蛛


  在至亲之前,南宫星哪里还会顾及形象,凑过去将唐月依素白柔荑一握,拉
起来往自己脸上拍了两下,笑道:“娘,孩儿认罚,认罚总行了吧?”
  “认罚,可就是不走,对吧?”
  南宫星点头道:“我既已来了,总要将事情弄个水落石出,否则,我岂能放
心离去,将娘你丢在这龙潭虎穴中。若是你出了什么事情,爹还不杀出隐居福地,
将我吊起来痛打啊。那些姨娘,可没谁真心疼我。”
  “少胡扯,你这最得亲爹真传的,他哪个女人敢不小心捧着。”唐月依冷哼
一声,道,“别想东拉西扯应付过去,你到底走是不走?”
  南宫星正色道:“娘,你就算觉得这地方危险无比,总要告诉我,究竟危险
在哪儿吧?我跟远明舅舅相处了一阵,他人还不错啊。知道我是叛徒之子,也没
拿我怎么样。”
  “我跟你说过的这些堂兄弟自然没有问题,他们几个本就是唐门的顶梁柱。”
唐月依蹙眉望着苍穹下山峦起伏曲线,道,“可唐门太大了,人心隔肚皮,而且,
又牵扯进了镇南王府的家事,这可不比湖林城中,为娘叫来几个帮手就能杀出血
路,陷在这里出事,就是你师父亲自出马相救,山高水远,又怎么来得及。”
  “娘,这……实在不像是你的样子啊。”南宫星笑着歪头看向唐月依的面颊,
“要不是之前那一手暗器别人模仿不来,我真该怀疑有人易容改扮,来赶我走人
了。”
  唐月依略略侧耳,似乎听到什么,拉着南宫星往山林深处走了几步,轻声道
:“你娘我当年就吃尽了不服输的亏,不然,哪里来的你这混账小子。”
  眼见劝不动儿子,唐月依只好将自己的担忧娓娓道来,言语之中尽是警告之
意。
  她追踪功夫虽然不如雍素锦那么精妙绝伦,但离开湖林之后不久,就靠如意
楼几处分舵的协助找到了唐昕的踪迹。
  唐昕的确追上了唐行济,还与他交手两次。唐行济武功不如唐昕,又带着唐
青,照说没有胜算。可两次交手,唐昕都没讨到便宜。
  想来,唐行济当时已经跟什么帮手汇合到了一处。
  唐昕第二次落败之后,多半是担心自己被擒对南宫星更加不利,就决定暂且
逃走,不再去追。
  结果,就在折返回程头一日住下的客栈里,失去了踪迹。
  唐月依心里知道谁更重要,果断停在那边,找了几日唐昕,反正唐行济若是
想杀唐青,那几百条命也早杀光了。既然不杀,那只要人不死,过后再去救便是。
  哪知道几天下来一无所获,唐昕就像凭空消失了一样,彻底不见。
  听到这里,南宫星忍不住打断道:“娘,这……也太奇怪了吧?”
  “是很奇怪,按照形容特征,对比画像,明明客栈多人看到昕儿入住,谁也
没见她离开,屋中就只剩下行李包袱。没有打斗痕迹,那屋子靠山无窗,上头还
有一层,出了走廊就是柜上,那一阵天气不好,住店的人很多,她就跟不翼而飞
似的,真是让我险些想破了脑袋。”
  南宫星心中思忖,嘴里说道:“娘,不只是这一点奇怪,交手两次,本就已
经奇怪得很。阿昕为人极其谨慎,若是初次就败退下来,绝不会为了一个唐青再
去冒第二次险。”
  唐月依一怔,道:“那为何会有人看到他们二度争斗?”
  南宫星沉思片刻,若是此前知道这事,一时间肯定推测不出答案,可如今他
已知道唐门中的问题必定和奇门邪术的高手有关,思考的路子也就跟着开阔了许
多。
  “若是他们知道后面会有人追来,想要拖延时间,应该怎么做?”他皱起眉
头,将自己置身于敌手的位置,苦苦思索,揣测道,“兴许,阿昕在第一次出手
的时候,就已经被捉住了。”
  唐月依昔年毕竟也是唐门中绝顶资质的佼佼者,被儿子这么一提醒,当即打
通了关窍,哎呀一声,拍腿道:“原来如此,我竟没想到还有此一招。易容术本
来就是骗生人比较容易,咱们都和昕儿极熟,容易漏出破绽,所以他们安排了一
个装扮成昕儿的女人,假作了第二次争斗。”
  “没错。”南宫星跟着往下说道,“所以第一战后,阿昕就已经被抓,离开
折返的那个,八成已是唐行济的帮手。此后她只要故意在客栈里露出行迹惹人注
意,再住进一个无处可逃的死角,卸掉伪装换身衣服,大摇大摆趁人多混乱离开
就是。如此一来,阿昕就成了有进无出,不翼而飞的结果,等于是个天然陷阱,
能将追兵拖延一阵。”
  唐月依颇为悔恨地踢了旁边树干一脚,怒道:“亏我还在那边百般查探,最
后还是听说镇南王世子死在唐门,吓了一跳,不得不离开匆忙赶到这边。原来,
竟是被这种下作伎俩算计了。”
  “要是他们给阿昕易容改扮,之后路上也不会再有什么线索,就看唐行济之
前曾在哪里落脚。娘,你过后给楼里发个信儿,叫他们把唐行济经过的地方好好
查查,阿青曾在路上中了邪术,阿昕恐怕就是在那时也遭了什么手段。”
  唐月依微微颔首,跟着道:“你既然知道这里多半有人会用什么邪术,为何
还不肯走?”
  原来上山之后,唐月依就轻车熟路找了旧相识,躲藏在了唐青附近,一直暗
中观察。
  她越看越是心惊,结合几方情报猜测,玉若嫣对世子突下杀手,保不准就也
是遭了什么诡秘莫测的算计。
  当娘的人心思都好猜得很,南宫星当即明白过来,笑道:“原来如此,娘是
看玉捕头这等人物都折戟沉沙,担心我也布她后尘,是么?”
  唐月依脸上微现赧色,不悦道:“难不成,你想说自己比玉若嫣还要警觉么?”
  “娘,那些摄心夺魂的邪术,今日远明舅舅才细细给孩儿讲过,其中有个共
同的关键之处,施术者不论是功力精深,还是靠药物道具,必定要在心志上暂时
远胜过对手,才有机会成功。偏巧,玉捕头正是个心里有弱点的人,她看似坚强
无比,实际则有着不为人知的过去。”南宫星压低声音,道,“若不是凑巧将雍
素锦收归己用,此种关键,我想上一辈子,恐怕也想不明白。”
  唐月依一怔,好奇询问,南宫星对娘亲没什么可隐瞒的,就把雍素锦的身世
结合自己的猜测,简略讲了出来。
  毫无疑问,雍素锦和玉若嫣,必定是亲生姐妹。
  “你这么一说,那打赤脚的和玉捕头,还真有几分神似。”唐月依蹙眉道,
“你能因此绑住一个得力干将,倒也不是坏事。可这和玉捕头的心伤有什么干系?”
  南宫星清清嗓子,将雍素锦曾经遭遇过的惨事讲了一遍,接着说起她那一晚
做过的噩梦,猜测道:“我想,雍素锦和姐姐应该是一起出逃过,结果路线不对,
到了什么绝境,雍素锦险些丧命,她姐姐为了救她,牺牲自己。雍素锦被救起后
带了回去,继续禁受折磨不见天日,却不知道姐姐因祸得福逃出生天,只可惜…
…不知为何失去了那段记忆。也许,是太过难受,或是,受了什么创伤吧。”
  唐月依不解道:“可按你的说法,猜出这段身世的应该只有突然去抓雍素锦
的那个单雷颐才对,可没过多久,他就死在你手上了啊。还会有谁知道这段秘闻?”
  “可能性很多。单雷颐死前有大把机会把消息递出去,但递给谁,还是个谜。
就算单雷颐私心准备拿来威胁玉若嫣,谁也没有告诉,当初镇南王府救起玉若嫣,
总会有人知道些端倪。此次能给玉捕头设下这个陷阱的人,要么是单雷颐通传过
消息的人,要么,是镇南王府中早就掌握着这条讯息的人。”
  唐月依眉心半蹙,道:“此事筹谋已久,绝不像是三天五日能布下的局。”
  南宫星嗯了一声,道:“不错,此前穆紫裳也提醒过我,让我想通了一些关
窍,世子在唐门落脚,都是一场谋划,所以,孩儿也觉得,幕后主使应该就在镇
南王府中身居高位,至于那人究竟是入了天道,还是仅仅合作而已,我暂且想不
出头绪。”
  “从白家的事开始,这人处心积虑,调动如此多的江湖高手,害死不知多少,
原来就是为了铲除镇南王的世子。王府、朝廷,在他们眼中,咱们这些江湖草莽
的命,果然不值一提。”唐月依缓缓道,“如此一来,只要从想杀世子的人里找,
幕后黑手,不就浮出水面了么。”
  “雍素锦专门托楼里去打探过镇南王的家事。王爷共有五个孩子,老二老四
体弱多病,老三愚钝木讷,老五性情顽劣,都不是可造之材。但这不过是表面情
形,王府之中权谋争斗远比江湖凶险得多,府中有不少传言流出,说次子急于害
死大哥,老三是大智若愚,老四装病坐山观虎斗,老五其实是个绝顶高手。要这
些都是空穴来风,下面这四个弟弟,便都有可能。”
  南宫星转头东望,忧心忡忡道:“此外,武承作为继承人颇为出类拔萃,文
武双全,政务精通,镇南王有这么一个儿子,京城那边,难道就不会生出几分忌
惮么?天道天道,口口声声替天行道,仔细想想,只有高高在上的天家子弟,才
最名副其实吧?”
  唐月依沉默半晌,冷笑道:“天道尊主若是当今天子,那可有趣得很。”
  “九五至尊何必亲自劳心劳力,天璧朝尚武,两代王爷中都不乏高手,再加
上还有个皇族血脉的隐龙山庄,谁来做天道尊主,都不奇怪。”
  唐月依话锋一转,突道:“既然如此,那你更是非走不可。我尽快帮你找到
昕儿,把青儿连着一起带走,唐门的事,咱们不要再管了。”
  “娘,你这真成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唐门惹了这么大的麻烦,你怎
么只想着一走了之呢。”
  “这里阴气太盛,少不了要再出许多人命案子。娘昨晚叮嘱唐欢去山下通知
你走,结果等了一天都不见她回来,只捎个口信说话传到了。我还是听人说起碎
梦枪的儿子孟凡来了,才猜出是你,不得不亲自露面跑这一趟。”
  “等等,”南宫星心里顿时一惊,“你说唐欢……一直没回去找你?”
  “嗯,她娘快急成热锅上的蚂蚁了。”
  他大惊失色,道:“可我过来这边之前,才刚刚见过她。她明明昨晚就回唐
门了啊。”
  唐月依浑身一震,“什么?此话当真?”
  “娘,我骗你这个作甚?”南宫星心头疑云密布,急忙一指往山下去的路,
“她和我走了个对面,我担心她喊错名字,还急忙抢话,唯恐被唐醉晚发现破绽。
她不知道急着要做什么,匆匆往下面去了。”
  唐月依略一思忖,道:“你先将你见到的那个唐欢,体貌特征细细讲给我听。”
  南宫星摇头道:“远明舅舅昨晚是跟着她去到我客栈那边的,就算我不认得,
难道他也会认错?”
  唐月依蹙眉不语,片刻后,道:“看来,我也要换个藏身之处了。小星,我
再问你一次,你横竖是不肯走么?”
  “娘,恕孩儿难以从命。阿青、阿昕皆在险境,娘你也不肯走,我无论如何,
也不能独自临阵脱逃。不然就算苟活百年,九泉之下又有何面目见南宫家的列祖
列宗。”
  “少抬你家的祖宗出来,你爹都不稀罕他们。”唐月依冷哼一声,道,“那
你记住这地方,每晚亥末子初,在此处与我碰头。你若不来,我就当你出事,找
法子救你。我若不到,你就火速下山,把消息告诉你爹,让他再来唐门劫走我一
次好了。”
  也不等南宫星回话,唐月依拧腰纵身而出,远远丢下一句,“唐欢的事我来
查,你不必管了。”
  南宫星辨认一下方向,一边折返,一边心中暗自盘算,怎么到了唐门,各种
稀奇古怪的事情就都找上门了。这个突然蹦出来的亲姐姐,到底是出了什么事?
  一时间理不清头绪,心知事有轻重缓急,他索性摇头丢开,顺着院墙绕往门
口,去找唐醉晚会合。
  本想趁机在唐行济的家里探一探虚实,如今也只好暂且搁置了。
  院门处,唐醉晚果然已经等了一阵,不过并未四处张望,而是眼观鼻鼻观心,
在不碍事的地方静静站着,的确与其他进进出出的唐门女弟子从气质上便大不相
同。
  找了个由头,南宫星问了一下当初和唐昕一起去白家办事的弟子住处,尤其
是已确定为天道走狗的唐行简。
  答案果然不太意外,唐行简与唐行济,就住在同一座庄中。
  唐醉晚不疑有他,略带伤感柔声道:“唐门年轻一代英才连连折损,山上丧
事不绝,这座庄子,怕是不久就只剩孤儿寡母抱头痛哭了。”
  “有唐掌事主持大局,必定不致如此。”南宫星随口敷衍两句,努力想要多
思考思考自己手头的事,可不由自主,就又去猜测,唐欢到底遇上了什么诡异的
状况。
  “唐姑娘,”他犹豫再三,还是忍不住开口道,“关于唐欢,你都知道多少?”
  唐醉晚神情微微一变,抬手掩口道:“此乃家门不幸,恕醉晚不愿多谈。”
  南宫星看到她眼中不加掩饰的鄙夷,心中突然一凛,问:“方才与我在山道
上错肩而过的那位女弟子,你认不认得?”
  唐醉晚疑惑道:“孟公子,醉晚虽说不在弟子序列,可日常起居生活均在此
山,怎会有谁见面不相识呢。我若不认得,又怎会退避一旁。”
  “那可是唐欢?”
  唐醉晚双目圆睁,奇道:“孟公子说笑了,这是要考校醉晚对唐门是否熟悉
么?”
  南宫星心中顿时一阵发冷,“所以,那并非唐欢?”
  “当然,那是唐蕊。”唐醉晚抿唇一笑,摇头道,“她二人顶多也就有四分
相似,孟公子怎会错认。莫非被谁作弄了么?”
  “唐蕊?”
  她轻声道:“嗯,是唐蕊。她二人形貌略有相似,身世天差地远,平素也关
系不佳,不知道孟公子为何将她俩认错。”
  刹那间,心中乱糟糟一团纷杂念头闪过,南宫星第一时间戒备起来的,便是
唐远明。
  唐远明口口声声说是随唐欢下山,才凑巧撞到他,可从其后的言行举止来看,
应该是对他已到唐门附近的事早有准备。要说夜里视野不佳认错,别人也就罢了,
唐远明这样的顶级高手,未免难以自圆其说。
  他起先还当那个“唐欢”是因为被他暗讽才匆匆下山走掉,此刻再想,原来
是心虚吓了一跳,急忙脱身。
  唐醉晚当时垂首退到一边,正因唐蕊身为本家弟子,她必须恭恭敬敬。
  亏他还自鸣得意占了一点点口头便宜!
  他正想去找唐远明问个清楚,心中突然一紧,暗道一声不好,急忙对唐醉晚
道:“唐姑娘,在下有急事要办,需要马上下山走一趟,你就不必跟我跑了,你
先回家,我需要帮忙的话,再找人去通传请你。”
  唐醉晚微微蹙眉,不解道:“孟公子这是怎么了?突然好生吃惊。唐欢、唐
蕊,与你有何关系?”
  “一言难尽,总之姑娘先请回,我先失礼告辞。”
  话音未落,南宫星双手一拱,屈膝一蹬,身形倒飞而出,凌空一转,姿态美
妙地踏枝而起,宛如梢头仙鹤,弹指间掠得远了。
  他心急如焚,也顾不得真气消耗,更顾不得掩饰武功,轻身功夫展开十成,
只盼能追上沿他所指追去查找唐欢下落的娘。
  唐月依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料到自己儿子蠢得被人骗过,唐蕊往这
边去了,她找的却是唐欢,缘木求鱼,岂不是要竹篮打水一场空。
  而且唐欢下落不明,必定是有人要从她身上算计自己娘亲,南宫星念及此处,
更是焦急,连山道都懒得去寻,只在树木之间纵身腾挪,留意着周围动静,猿猴
般急速追去。
  唐月依背着个叛徒的身份,行踪自然也极为隐秘,南宫星耗了三成内息电光
火石般赶到山脚,还是没能找到母亲踪影。
  他索性奔着唐家堡本镇一路寻找过去,心想就算找不见娘,抓住那个唐蕊问
个清楚,也不算白跑一趟。
  南宫星一直提气疾奔,脚程极快,不知不觉,就找回到村镇集市那边,连住
过的客栈附近都转了一圈,仍没见到唐蕊踪影。
  不过,却叫他在码头前见到了唐青。
  他心中稍稍一宽,将唐远明给的令牌捏到指间,一拍唐青肩头,将令牌一晃,
抢先道:“在下孟凡,唐掌事应该已经提起过我了吧。”
  唐青先是一惊,险些出声提醒,他一说完,又是一喜,笑道:“原来是孟公
子,我已听掌事说了,只是没想到,竟如此一表人才。公子不在山上歇着,下来
是有事要办么?”
  南宫星瞄一眼周围其他唐门弟子,不愿意耽搁时间,沉声道:“不错,在下
有要事需劳烦唐青姑娘帮忙。”
  唐青立刻朗声道:“掌事已有交代,任凭公子吩咐便是。”
  “这边请。”
  “请。”
  两人一唱一和,一前一后,几步就离开了一同办事的其他人。
  南宫星压低声音,问道:“你不是说要在家中安全地方躲着么,怎么又出来
办事?”
  唐青眉心微蹙,娇声道:“你当人家愿意受这辛苦么?我又没那享清福的命,
师父师叔,师伯师兄,哪个交代事情下来,我敢不动?”
  “是谁派你下山的?”南宫星此刻觉得谁都可疑得要命,恨不得将唐门中人
一网打尽挨个提出来审。
  “唐行博。就是唐昕上头压着她一头的那个,唐掌事的小儿子,我堂哥。”
唐青眼波流转,似乎心情不错,又有了拿出看家本事的余裕,柔柔弱弱道,“南
宫,人家不如唐昕那么讨人喜欢,你肯为我这般着急,我心里真是欢喜得很呢。”
  知道她这本事已经成了惯性,南宫星一时懒得计较其中有几分真心,低声问
道:“关于唐蕊、唐欢这两人,你知道多少?”
  唐青柳眉半聚,半真半假地满是醋意道:“南宫,你这才上山不到半天,就
又相中我们家两个姑娘啊?你……你怎么还来找我打探,是故意看我大不大度么?
你就欺负我想不起来当初咱们的情意吧。”
  南宫星苦笑道:“可惜并非如此,要只是为了探花寻芳,我可不至于还要你
来帮忙。再说,我此刻哪还有这种心情。”
  他领着唐青信步游荡,随口将昨晚至今的怪异之事讲了出来。他对唐青其实
也还没有完全信任,左思右想,将唐月依的事一带而过,含含糊糊没有讲明。
  “唐欢是从母姓的私生女,西堂本家弟子人人知道,这不是什么了不起的秘
密。唐蕊……”唐青不解道,“这俩人平时可没什么瓜葛,家里的弟子,就是旁
支也瞧不起唐欢,哪有人会主动跟她打交道。”
  听她言下之意,就是唐欢的事她不熟。
  “那唐蕊呢?”
  “我堂姐里值得一提的,她算是一个吧。轻功不错,模样也还可以。”唐青
说到这儿,俏脸微微一斜,笑道,“但凭良心说,可不如我吧?”
  “不如,不如,大大不如。”南宫星只得笑道,“我这一趟上山,还没见到
比你好看的姑娘。”
  “那是因为你还没找到唐昕。”唐青白他一眼,娇嗔无限,跟着道,“所以,
这会儿你是急着要找唐蕊是吧?”
  “没错,你知道她可能去什么地方么?”
  “要说可能,那就多了。”唐青沉吟片刻,道,“唐门在这儿的产业,她去
哪家躲躲都可以。不过,她要是不光躲躲,兴许咱们就能找到她。”
  “在哪儿?”
  “你先等我一下。”唐青扭身往回走去,“有个师姐比我清楚,我去问问。”
  南宫星跟着走出几步,在远远能看到她的地方等了片刻,就见她满脸喜色折
返,道:“问出来了,不敢说一定能找到,不过那儿要是找不见,我看也就先别
找了。”
  南宫星颇为好奇,问道:“是什么地方?”
  “一个僻静小院。”唐青唇角含笑,眉梢微微一动,软软道,“是唐蕊私会
情郎的地方。”
  “私会情郎?”
  “嗯,她认识那人起码也有大半年了。无奈对方在江湖名不见经传,她家中
未必肯点这个头。我们听说,她胆子颇大,似乎悄悄和情郎将生米下了锅,只等
着做成熟饭,再上山逼宫。她为了租下那院子,找我们借过私房钱,否则啊,还
未必会被我们抓到尾巴。”
  南宫星略略颔首,道:“那如此紧急的时候,她又被我撞见,知道事情就要
败露,还敢来情郎这里?”
  唐青朱唇微动,含着三分轻嗔薄怨道:“女儿家的心思,你哪里懂。慌了乱
了,伤了痛了,最想见的,不就是心上人么。”
  南宫星心中微微一痛,抬手轻抚她秀发,柔声道:“抱歉,你出事的时候,
我没能及时赶到。”
  “来了就比不来强。”唐青浅浅喟叹,话中都多了几分乡音,“可惜哟……
我脑壳一团乱,也不知当初受了你撒子好处,就稀里糊涂跟咯你。”
  南宫星心知肚明,自己讲的事情她尚未全信,不再多做赘述,只是默默跟着。
  不多时,他们到了近山远水的一列农舍小院,有的只扎篱笆,有的则建了围
墙。附近水田里三两农夫正弯腰劳作,田埂上两个娃娃抓了一只螃蟹,蟹钳夹了
一个的指头,这个大哭,那个大笑,惊了旁边路过黄狗,摇着尾巴一扭屁股,钻
进另一侧山中。
  虽仍在唐家堡,这地方却好似离江湖不觉远了一层,与情郎幽会,的确颇为
合衬。
  “就是这儿?”南宫星四下打量,问道。
  唐青左右张望,似乎在印证核对,觉得不放心,又去旁边隔着篱笆问了问里
面的阿婆,才回来道:“错不了,就是这儿。平常只住着个后生,偶尔会来个女
娃儿,遮遮掩掩的,九成九是唐蕊。你说吧,我帮你叫门,还是直接翻进去抓个
双?”
  南宫星略一沉吟,道:“还是直接进去吧。你叫门,多半也会吓跑了她。”
  绕着院墙找到一处死角,南宫星单手一托,把唐青先送上墙头,跟着自己纵
身一跃,将她一抄抱住,一起无声无息落在院内。
  他们虽没发出落地的声音,院里那窝鸡却颇为警觉,那只公的兴许是当有人
来偷自家老婆或是老婆的蛋,扯着嗓子就打了个鸣。
  南宫星急忙闪身到中屋门外贴墙站定,真气暗运,若是有人出来,便直接出
手。
  可竟没有半点动静。
  难不成,这俩干柴烈火之后,竟倒头睡下了?
  此院依山而建,房屋省料,冬暖夏凉,缺点则是三面无窗,通风透气都较为
糟糕,还不便外人绕到其他方向破窗进去。
  唐青略一思忖,径直过去伸手就将门一推。
  门没闩着,她迈步进去,兜了一圈,笑道:“进来吧,他们不在,多半是出
门买东西去了。够放心的,大门都不说挂把锁。”
  南宫星皱眉跟入,四下打量一番,就是处简陋朴素的乡村民居,想来陈设没
怎么变过,唯有那张大床布置得格外舒服,被褥全部换了新的,一眼便知这屋子
何处最为重要。
  为求心安,南宫星出门将另外两间也看了看,一间储物,放着木柴存粮,一
间则摆了木柜木桌,里面放着换洗衣物和碗筷家什。
  年轻男女在这地方,足不出户住上十天半个月也不成问题。
  看来唐蕊冒充唐欢之后,应该就打定了趁机躲到此处的念头。
  “你那师姐是怎么知道这地方的?”
  “她那人满肚子小心思,早就觉得唐蕊失了身,心里记挂着,找个机会偷摸
盯梢,眼见着她和男人进了院子,足足一个多时辰才千娇百媚满面红光出来,那
还能不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唐青坐在床上,指尖抚摸着被子缎面上绣得栩栩如
生的交颈鸳鸯,怅然若失道,“哪像我,贞操不保就算了,还忘得干干净净。南
宫,你说……当日在湖林,真是我勾引的你?”
  南宫星柔声道:“我也算计着你,等你想起来,自然就清清楚楚了。”
  “若我再也想不起来呢?”唐青凄然笑道,“我一个女娃儿,连自己怎么失
的身,都能忘得干干净净,你说,可不可笑?”
  “我已对你说过,阿青,你被人算计了。唐昕也被人算计了,这其中必定有
什么阴谋,我才刚刚摸到一个线头,你不要慌,这件事必定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唐青摸着缎面,突然蹙眉道:“南宫,你说,唐蕊会不会也被算计了啊?按
你路上说的,唐行济的新媳妇极为可疑,可我没记错的话,范霖儿和唐行济谈及
婚娶的事,与唐蕊结识情郎,时间上差不太多啊。”
  南宫星忍不住弯腰向床底看了一眼,见空空荡荡只摆着一个箱子两只木屐,
并没有已经僵硬的唐蕊尸身,这才松了口气,道:“我也有此担忧,但不管怎样,
总要等到他们回来。”
  “咱们躲起来偷听一下,是不是比直接逼问更好?”唐青眼珠一转,起身走
到床对面的墙上,挪开挂着的镰刀,轻轻拍了拍墙面,道,“你功夫好,来,看
看戳不戳得开。”
  南宫星过去运力出指,纵然实心砖块也不在话下,何况只是薄薄一层泥墙,
一个小洞应声而现。
  “你闪开,我去隔壁试试。”唐青喜滋滋一笑,扭身出门,去了隔壁的小仓
房。
  须臾,小洞中就传来唐青的声音,“你也来吧,咱们在这儿等着,他们回来
进屋,既能看到,也能听清,岂不正好?”
  南宫星心道事情再急也不急在这一时半刻,若是真能听到什么,确实比抓住
唐蕊直接逼问要好,就将镰刀调整一下,把小洞遮得不太显眼,转身将床上坐过
的痕迹抚平,关好房门,来到唐青身旁。
  小仓房东西摆得颇为杂乱,硕大米缸边上,两人要在小洞边站着,就只能挤
成一团。
  唐青见南宫星几乎将自己贴身搂住,心中一荡,娇声道:“你站这么近,人
家哪还有心思看啊。”
  南宫星并非什么循规蹈矩的性子,嗅着唐青体香,其实也颇为动心。
  但他知道,此时此地,可不是什么好时机,切不可忘了正事,便向后稍稍一
退,道:“好,那一会儿咱们轮流观望便是。”
  唐青扭身靠在墙上,水汪汪的眼睛一勾,望着他道:“南宫,现下有空,无
人打扰,你跟我把咱俩的事,仔仔细细说说,好吗?”
  左右无事,南宫星点点头,便将当初两人相见后,她如何被唐行简当作试探
工具,他又如何在唐昕的建议下将计就计,顺势反击的各处细节讲了一遍。
  “坏人。”唐青听完,微微低头,抬目望着他,娇嗔道,“我处子破瓜,你
却算计着吓我。你要不是诓我,这么一场,想不起来,就想不起来吧。”
  南宫星凑近将她拥到怀中,柔声在耳边道:“不打紧,将来,一点点再记新
的就是。此后你我之间,不会再有什么算计了。”
  她双手圈住他雄健腰身,轻声道:“是么?你老追着我跑,不是盼着我赶紧
想起过去的事,好找到唐昕么。”
  “你们两个一般重要,既要找她,也不能让你出了事。”有经验的男人都知
道,这种起了比较之心的场合,说多错多,他微微一笑,抬手轻轻勾住她小巧下
颌,缓缓将唇凑了过去。
  唐青水眸半眯,眼底仍有明显疑惑,但略一犹豫,还是朱唇微启,婉转相就。
  那软软樱唇芬芳依旧,南宫星轻轻一吮,贴合在上款款厮磨。
  唐青浑身渐渐发热,含糊嘤了一声,软在他的臂弯之中。
  他情潮涌动,担心欲火高炽捅出漏子,将她深深一吻后,便抱在怀里靠墙而
立,不再进攻,只蜻蜓点水般轻啄她粉颈嫩面,惹得她红晕满脸娇羞欲醉。
  不过他也知道,唐青本就擅长这种娇弱姿态,要说有多情难自已那也未必,
等她心防彻底打开,恐怕还需时日。
  “南宫,你说……”
  唐青这句话尚未出口,南宫星就抬手将她唇缝一挡,低声道:“嘘,人回来
了。”
  果然,外面院门开闭,伴着脚步声,一个爽朗男声带着笑意响起:“买了这
许多东西,你是不打算回山,终于决定跟我私奔了么?”
  那个冒充唐欢的声音,紧跟着钻进了南宫星的耳朵,“我正好有事需要下来
躲躲,这阵子就窝在这儿,哪儿也不去了。东西吃完,你再去买,顺便帮我打探
打探,唐门是不是有谁正在找我。”
  南宫星闪身门边,从门缝偷瞄一眼。
  浓情蜜意手拉手进了院子的那对男女,其中满面春风颇为得意的,正是他要
找的唐蕊!
  他们拎着些时鲜瓜果,锦盒点心,说说笑笑进屋。看那男子模样,的确颇为
清俊潇洒,容貌上配唐蕊绰绰有余,难怪她倾心投入。
  这边唐青也匆匆凑到孔上窥探,看她眼神,似乎还期待着看一场什么别的景
致。
  “蕊儿,你今天过来,样子颇为古怪,你老实跟我讲,你该不会是在家中,
惹出什么祸事了吧?”
  唐蕊哼了一声,不悦道:“我能惹出什么祸事,还不是为了能早日和你双宿
双飞,光明正大在一起。我接到命令,去骗了个难缠的小鬼,他今天恰好上了山,
我不来避避风头,岂不是要被他抓去审问。那是个滑头色胚,你……你就不担心
我被他占便宜么?”
  听到滑头色胚四个字,唐青扭头望了南宫星一眼,唇角含笑颇有几分讥诮之
意。
  南宫星略一扬眉,凑到她身后,便将她上衣小褂缓缓撩起,欺她不敢出声,
有意逗弄。
  她果然蹙眉瞪眼,扭腰躲避。
  他正要笑着给她放下,余光一扫,却从那段雪嫩腰身上瞥见了一个此前没有
的东西。
  他急忙蹲下,手上加力将她按住,掀起衣衫仔细看去,腰眼之下,挺翘臀峰
之上,竟不知被谁纹了一个小小的蜘蛛刺青上去。
  “阿青,你这……”
  南宫星一句话问了个开头,心底突然一寒,将到嘴边的后半截硬生生吞了回
去。
  如此特异之处,还只有亲密之人才能见到,即便一时间没有串联起来,可直
觉却在疯狂示警。
  “怎么了?”她大惑不解,轻声细问。
  南宫星将她衣衫整好,出手打出一道真气,摁死了旁边屋角一只结网蜘蛛,
起身指了指那个小洞,柔声道:“没什么,接着看唐蕊他们吧。”
  口中虽这么说,他自己的心思,却已全到了那只栩栩如生的蜘蛛身上。
  如果他问出蜘蛛二字,究竟会发生什么?
上一篇:【魔法少女黯】第四章:缔结于红雾的羁绊
下一篇:【催眠/调教】【双焰——圣女淫落】(第八章 不速之客)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