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神女赋】(九、十、十一章)林清雪版


  第九章- 气运之势!
  神念的眸中,骤然刺出两道灼光,像是闪电划破了大殿,面前虚空的黑雾,
剧烈翻滚,竟是在死死盯着高让。
  「我……可以?」
  高让发怵,老殿主的威慑令他胆寒,想他高让之前不过是神王宫内的一个小
宦官。
  虽然一跃而飞,登上老殿主干儿子的滔天位置,但潜意识里,还是存着许多
对大人物的敬畏。
  「你可以!」
  老殿主收敛一身玄功,笼罩凌云殿霸道的气场骤然烟消云散,拂袖生风,笃
定地告知高让他的认可。
  「堕仙决,非大气运者不可炼。
  祈洪荒统一神州九陆的时候,他的气运之势就是呈龙腾之状。
  你虽不知觉,但我以九龙望气数观望你头顶的气数,金光浓郁,实乃我生平
所见,绝非寻常人能够媲美。」
  老殿主不吝夸赞。
  高让头顶的气运龙腾,已经到达三龙之势,比起他年轻时还要强上几成,凭
此气数,就能让千千万人羡慕。
  如此福缘深厚,绝对是炼堕仙功的绝佳苗子!
  言罢。
  老殿主眼神一移,手中雾气腾腾,玄纹闪耀,勾勒出复杂的韵味,一本古朴
的暗红色书籍浮出雾气面。
  古籍发黑,长约九寸,尘埃遍布,此前也不知道存放在那里。
  望见此籍,老殿主凝重三分。
  祈洪荒之后,大庆皇朝无人能再修炼它,甚至于因为修炼折陨不少嫡系子弟。
某一代的渊帝生出过念头,要将此功焚毁。
  好在,那代神殿主惜宝。
  就提议,让神殿来保管堕仙决。
  大庆与神殿自古渊源重大,前者是大庆皇朝的最佳利器,依仗众多。
  而那代渊帝也确有点不忍,开国主的造化之法不能一朝毁去。
  渊帝便同意殿主的提议。
  岁月流逝,到了今日,这门堕仙决传承到神念手里。
  严格意义来说,这是门仙决。
  若修炼有成,就是比那号称凡道巅峰明神决还要强大许多。
  祈皇朝一路崛起,缔造出王朝神话,便是最好的证明。
  要知道,祈洪荒的修行速度可以说前无古人,除去那好得有点不可思议的气
运,堕仙决同样扮演了一个重要角色。
  神念老殿主端详片刻,玄指一点,暗红色的书籍便是飞落至高让面前。
  高让的神色开始阴晴不定。
  惴惴中带着一丝不安、期待,眸光一时幻变得厉害,他本是小人物,一份天
大的机缘摆在他的面前,绝对会欣喜接受。
  然而,当这份机缘伴上一些风险,他就需要好好地斟酌思量……
  神念老殿主看出高让在犹豫,毫不催促,只是问道:「让儿,在你体内种下
毒害之物的人,可是神罚殿的尊者赵启?」
  轻飘飘的问题,却令高让浑身一颤。
  「念父你怎么会知道?」
  高让想到那日在神王宫中着了那赵启的道,吃下那粒祸端药丸,从此疯魔上
瘾。
  若是有几个时辰不服用,全身上下就像在被万千蚊虫叮咬吸血,脑袋充满癫
狂之感,那种感觉,他绝不想经历第二次。
  这几日,他受此折磨,欲仙欲死。
  「我确实知道此事,让儿,念父再问你,你对那赵启可有恨意?」老殿主循
循善诱,兼放出左右精神的域场,令高让此刻的情绪波动被放大数倍。
  「恨?我好恨!」
  高让果然被影响,眼睛一红,双手抓乱发丝,心底潜藏的那丝恨意不由升腾。
  怨念小火苗窜成擎天火柱,紧接着就如同炽目的火山爆发。
  「那该死的大和尚,就是他骗我吃下那賊毒害的药丸。」
  高让声音充满懊恼,开始尖锐,情绪的起伏非常大,恨意积郁,忍不住破口
道:
  「我这几天浑浑噩噩,麻木消极,就是吸食赵启他娘的狗屁玩意儿。有朝上
位一天,爷定要把那臭和尚的头踩在脚下狠狠践踏!」
  高让色厉内荏,肌肤通红。
  神念殿主的影响甚为剧烈,将高让心底潜藏的暴戾极致极大,自然,效果也
是让老殿主非常的满意。
  「你恨他,想践踏他?不行。
  那赵启的气运更是鼎盛,丝毫不在你之下,我甚至推算到,有朝一日,是他
将我神殿千百年积累的道统尽数摧毁!」
  老殿主故作摇头状。
  「什么?那大和尚竟恐怖如斯!」
  高让瞪眼,听着从神念殿主说出的震撼之语,心情久久不能平息。
  那削了平头,行为放荡,一心挂念着神女杨神盼的粗鄙大和尚,竟藏着这等
实力?
  「化外之人,因果太重,连我都不想去招惹,但若放任不理,有一天他恐怕
会站上神州九陆的巅峰。」
  神念殿主目光幽幽,似两点烛火摇曳不定。
  怔怔一会,老殿主回头,面前黑雾涌动剧烈了三分,仿佛带着警告意味道:
「让儿,堕仙决是时你唯一能修炼,也是你唯一让你快速崛起的功法。
  你就想眼睁睁地看着赵启登巅,左拥右抱。而你则如卑微蝼蚁,在下面仰望?
换而言之,你甘心吗?」
  「不甘心!」
  高让脱口而出,恨念、嫉妒充斥内心。那美得和天仙似的杨神盼和冰肌玉骨
的祈白雪一脸羞涩,撅着白嫩臀瓣任那大和尚挨操,他委实不能够想象。
  「是了,老夫也不甘心眼睁睁看着祖宗传承千年的道统毁灭,更不甘心后世
子孙血脉断绝,让儿,你现在还不搏一搏?」
  老道主声音意味深长,眸中闪过一缕精芒。
  暗红色堕仙诀又一次飞至高让面前。
  古籍面,那鲜红无比的堕字散发着强烈无比的黑暗邪气,仿佛藏着无穷欲念,
隐约传出一股令灵魂悚然的悸动
  高让沉脸望着一阵,着了魔似的,脸上浮起一抹诡异邪恶的笑容……
  ……
             第十章-魔州仙府
  高让面容开始诡谲邪恶,神念殿主的双眸看了都是骤缩了一下。
  那悬于空中,散溢着无尽黑暗邪恶气息的堕仙决,仿佛变得更加暗红鲜艳
……
  高让犹入魔怔,手掌探向古籍。
  奇特的一幕出现。
  古朴无华的籍封,由一种百年前稀罕的苍虬血灵木雕刻成。
  此刻,籍封深处,竟然有五缕淡淡的血色光华如流水般飘逸而出……
  五缕血色,非常之淡。仔细观察,又可见其中的一点明亮晶莹。
  神念殿主暗惊。
  堕仙决是祈洪荒亲笔所撰。
  自古以来,传经了几代的殿主之手,却从未记载过如此独特的异象,高让此
番的表现,显然是独一无二了。
  看来,他推演无误。
  神州风云再起,化外之人降临,尘封了四百年的堕仙决将再次出世,这高让
确实能够带给他惊喜!
  淡淡血色,甚是灵动,沿着暗红色的书封,不久便来到高让的五根手指处。
  咻得一声,仿又很窸窣.
  五缕血光钻进了高让的五指,伴随着咔嚓几声响动,白皙手指,经历扭曲,
紧接着又恢复平常。
  而后,在这五根手指背上,竟然出现了五道锋锐的血线。
  这血线极细,闪动淫辉。
  望上许久,又觉得颇为精致。
  「这是……祈之手。」
  刹那间,神念殿主震动。
  虚空黑雾中的面孔上,眼神变幻不定。
  他身居神殿主之位,跺一跺脚,神州九陆便会颤上三颤。
  世间能让他惊讶已经不多。
  而祈之手能位列为一件。
  四百年前,它唯一拥有者便是祈洪荒。凭借着祈之手的威能,玄功尚未大乘
的祈洪荒便能硬撼九州的一众神通大能。
  在当时,可谓极度瞩目。
  后世的大庆皇朝,经常有人觉得奇怪,为何祈国祖仅仅将堕仙决撰写下来,
却不留下祈之手谋福子孙后代?
  如今想来二者应该本为一体!
  兴许唯有拥有祈之手,才能修炼堕仙决。
  老殿主眸中期待更盛。
  凌云殿内,昏暗一片,除去那几点青火,暗红色的古籍也开始散发妖异的红
光,哗啦啦的一阵响动,打破大殿的寂静。
  古籍快速翻动。
  一页页密密麻麻的黑色文字,笔锋遒劲,飘逸不羁,指点江山之势扑面而来。
显然是有那位统一神州九陆千古一帝的风格。
  正在这时候,黑色的字体竟然转变成鲜红夺目,跃然纸上,如一道道灵活的
红色光纹,从书页上脱落。
  那些神异的纹路,顺着高让的手臂肌肤,蔓延到全身各个位置。
  「格……嘶……」
  高让脑门青筋浮起。
  他大汗淋漓,眼睛闭合,身躯颤抖,仿佛在经历什么无法想象的痛苦,牙齿
间咬合,发出咯咯的声响。
  在他肌体之上,剔透光明亮,如女孩般极富光泽。
  然而,随着一道道红色纹路呈锁链状出现,破坏了那美感,纹路中的某种血
色秘力,不断渗透进他体魄内。
  「原来如此……难怪没有人修成。」
  老殿主盯着高让出奇,口中喃喃,他眼界非凡,自然看得出高让在经历什么,
明显在朝着一种神秘的体质进化。
  堕仙决需要体质配合!
  古往今来,曾有数本秘籍记载,某些神异的玄功需要特殊体质来配合。
  譬如如神女决。
  修炼此决的前提是冰肌体。
  有此体质的女孩容貌奇美,如绽放在冰谷里的一朵寒花,清心冷冽,圣洁无
暇,让人生不出一丝亵渎之心。
  那神女杨神盼,皇女祈白雪就是。
  她们肌肤天生微冷,资质出众。练气定神,抹去欲念的功夫极是了得。
  故此,她们修炼能够心无旁骛,二八年龄就能媲美那些个神殿老神通。
  「不错……若你真能达到祈洪荒,我神殿道统交给你不算辱没,未来的辉煌
成就,兴许能够提升一个大档次。」
  老殿主不无期待,静静等待高让蜕变。
  ……
  魔州,神州九陆之一。
  此州位于定州之南,四通八达,地域广袤,但妖邪无数,祸乱无数。各方大
势力你争我夺,死战不休,常年混乱。
  即便比邻掌管天下的戒律佛寺,魔道邪派在此也没有丝毫收敛。
  此地素来有神州九陆的至乱之名。
  魔州最北,有着一片充满各种传说的山岭,其名——堕仙岭。
  放眼望去,黑暗土质,遍布皆是。
  大量的邪魔妖气从土壤中滋生,人妖精魅,时隐时现,其中躲藏着无数的魍
魉鬼怪。
  四百年前,某个黄昏时分。
  初代戒律大佛行至这里,在璀璨的晚霞中双手合十,念叨真经,虔诚地望向
茫茫苍莽、连绵蜿蜒的堕仙岭。
  大佛忽然脊背发寒,心魔骤生。
  无上魔音萦绕上大佛脑海,慌乱之下,大佛踉踉跄跄,差点栽倒。
  那刻过去,大佛就像是丢了魂魄,恍恍惚惚地沿着原路走回,隔日就大病了
一场,从此初代大佛就定下寺规:
  禅寺的和尚永不踏入此岭一步。
  传说虽不知真假,但初代大佛的定下的规矩却被长久遵守。
  戒律寺里,那些神通惊人的大和尚行到魔州,总是要饶开堕仙岭。
  这是连大佛都深有忌讳的魔土。
  故此,神州土地上,最穷凶极恶被各方通缉的魔道人物,遇到艰险的绝境,
就会躲藏到这里等待风头过去。
  当然,那些魔道界的凶徒、神州九陆的狠角色虽然躲藏进此岭,但没有一个
敢深入。
  自古以来,深入堕仙岭的人从来没出来。
  跨越群山万壑,穿过苍莽深林,堕土的颜色渐渐转变为暗红。
  放眼望去,堕仙岭的至深处,竟然坐落有一座修筑得瑰丽堂皇、气象非凡的
仙府!
  高大的府门,非同小可。
  楼阁仙阙,灵气盎然,鳞次栉比,但见其中佳木茏葱,奇花烂漫,一带清流
从花木深处泻于石隙之下。
  任谁都想不到,神州至恶魔州堕仙岭中心竟然修筑着这样一座神妙仙府!
             第十一章-神秘男子
  「妈了个巴子!那帮混账玩意儿,真不知廉耻,竟然敢问我要清奴,也不看
看自己骑的是什么屁股蛋子!」
  一道气急败坏的粗狂声音,突兀在这座华丽的仙府中响起。
  仙府上空,形成虚空漩涡,从中走出一个魁梧的黑丑大汉。
  魁梧大汉一头黑中带黄的乱发,粗眉丑目,满脸凶相,他皮肤漆黑,脸上横
肉微微颤抖,朝天孔鼻毛翻出,一脸杂毛,厚厚的嘴唇像香肠一般,伸出的长舌
如蛇信。
  「清儿恭迎堕主归来。」
  远处传来的声音优美动人,空灵似仙。
  却见仙府之中,飞来一位不食人间烟火的绝美女子,一对温雅的美眸微移,
落在黑丑的魁梧大汉后,微微低身。
  「清奴。」
  黑丑的魁梧大汉见到此女,眼睛骤然一亮,下意识舔了舔唇,侵略性的眼神,
在她出尘若仙玲珑身段上打量,下体物什很快火热起来。
  天仙似的女孩,蛮腰若柳,雪臀挺翘,高耸双峰在清色薄衣中若隐若现。
  胸前的两端,隐约可见两点嫣红的蓓蕾。
  绝美女子那对灵秀双目中,折射出的那种清澈见底的深远平静,仿佛并不在
乎前者的淫邪猥琐的目光。
  「过来服侍!」
  魁梧的黑丑男子舔嘴命令。
  「是。」
  自称清儿的绝美仙子,微微移步,一双皓白如玉的葱手,为黑丑大汉卸甲,
脱去黑甲的雄壮身体上,发出难闻的雄性气息,看样子已经很久没洗过澡。
  黑丑大汉戏谑一笑,一把捉住清儿的雪白藕臂将其拽入怀中。
  没有前戏,两只粗糙有力的黝黑大手,直接探进仙女薄薄清纱之中,粗鲁地
在她两只雪白大奶上肆意揉捏把玩。
  仙气出尘的清儿,秀眉微皱,抿了抿两片娇美的唇瓣,一边任黑丑大汉玩
弄轻薄,一边轻声劝道:
  「堕主仙决还未大成,仇敌又在寻觅,这段时日还是节制点好。」
  黑丑大汉哈哈一笑,「清奴,我们可是一个月没有亲热了,难道你忘记我们
曾经白日宣淫的那段幸福时光?」
  听闻,清儿破天荒红了脸颊。
  那段时日,就是初被黑丑大汉俘虏的几月,没日没夜地与他疯狂交媾。她神
圣无暇身心,就是在那段日子里被抹去的……
  黑丑大汉揉着大奶,感受着其中的坚挺饱满,环顾四周,颇有些不悦地问道:
「清奴,怎么还不见她们还不过来?难道到现在还不知道恭迎主人吗?」
  清儿当下被玩弄得轻轻喘息,罕见温柔,为他擦了擦脸上的汗,轻声道:
「几个姐姐还在府中修炼,纤媚……在沐浴,只有清儿还在。」
  黑丑男子嘿嘿淫声道:「你们这几个贱贱奴儿,月许功夫不见,一个个就装
孤高纯洁,待会看老子不肏得你们哭爹喊娘。」
上一篇:【芳华】(第二章 发现)
下一篇:无限之九州行侠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