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芳华】(第二章 发现)

              第二章 发现
  做爱,规范说法叫发生性行为,生物学上叫交配,诗人称之为巫山云雨,古
人称之为行房,到了当代社会却没个合适的说法了。笔者在这章尝试写一些肉戏,
感觉有些困难,做爱不就是一个不断插拔的过程吗?思之再三,又没什么人可以
给我排疑解惑,只好自己意淫了,宁不悲乎?
----------------------------------------------------------------------
  不知为什么,自从接完何小萍回文工团之后,刘峰就些魂不守舍。对于何小
萍,刘峰有些莫名的情愫,也许是因为同病相怜,也许是因为何小萍身上存在着
一种吸引人的气质。刘峰也是「苦出身」,但是跟何小萍不同,刘峰的出身是根
正苗红的。跟雷锋一样,他祖上三代都是真正的贫农,父母又都双亡。党喜欢这
样的人,党告诉他,这样的条件其实在旧社会早就饿死了,是党给他饭吃,给他
衣服穿,又让他上学,又让他参军,参加的还是最好的文工团,所以刘峰要感恩
党。
  但随着刘峰的长大成熟,视野又变得开阔起来,犹其是在他进入文工团之后,
他渐渐地对党产生了怀疑。就拿刘峰父母的死因来说,一直是不明不白的,他也
曾因此追问过村里人,得到却只是支支吾吾的答案。后来刘峰才明白,他的父母
是在一九五八年的大饥荒中饿死的,真正抚育他的是村里好心的大爷大妈。这件
事如果说是党的执政失误,那么文工团的所见所闻却彻底打破了刘峰的幻想。这
些文工团员要么是红二代,要么就是统战分子家属,平时过着安逸的生活,夏天
可以去游泳池游泳,饭后能分到水果饮料,洗澡有香皂沐浴露,不过节也能吃到
猪肉馅饺子,这些待遇即使是外面的机关干部都是享受不到的。那他们都为国家
社会做了些什么呢?整天不是忙着给领导排练歌舞或者政治学习,就是招蜂引蝶
和勾心斗角,甚至,刘峰还听说政委和团里的某些先进份子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
关系。
  想到这里,刘峰停住了他的脚步。他今天已经十八岁了,在乡人的耳濡目染
下,也懂得男女之间是怎么一回事。在团里和女演员一起排练舞蹈的时候,看到
那些白花花的大腿,细腻的腰肢身段,饱满的双峰,他总是会遐想连篇。有些女
演员总喜欢逗弄刘峰,有时候,她们会故意把双峰贴近刘峰,让他远也不是,近
也不是,面红耳赤的样子让她们一阵好笑。但亲密接触也就仅限于此,平时他们
只会对刘峰颐指气使,修修桌椅板凳、搬搬舞台道具的苦差事都交给刘峰,有时
连个正眼、一声谢谢都是没有的。首先,刘峰不是一个油嘴滑舌的人,不懂得讨
好女人心,其次,刘峰政治上没有资本,又没有亲戚朋友帮衬,所以没什么女团
员对他有别样的心思。即使是有,刘峰的家庭背景也是一大硬伤。虽说现在是所
谓的新社会,但无论是哪朝哪代,都不会有父母会让自己的女儿嫁给一个农村出
身的孤儿。对些,刘峰是心知肚明的,所以在和何小萍的接触中,他也有自己的
小心思。也许,小萍对自己也有同样的想法?当然,刘峰现在也只是想想而已,
还不到行动的时候。再说,因为革命军人的身份,结婚是要跟组织打报告的。这
事不能急,但又不能不急。军部里还有不少光棍,个个都盯着文工团,就跟狼盯
着羊羔子一样。军里、师里还有不少光棍,个个都盯着文工团,就跟狼盯着羊羔
子一样,是个女的就有人要,可不能让他们先得逞。
  刘峰来到文工团教导室门前,门是紧闭的,不知道政委在不在里面办公。他
因为刚才的思绪,有些忘记自己来的目的,过了一会,才记起来是为这个月演出
计划的事。正准备抬手敲门,突然听见门内传来一阵轻不可闻的啼叫,似悲似喜,
又似乎在刻意压制,听起来就跟夜晚村里某个小媳妇家里发出来的一样。
  「政委,你就不能轻点,你弄疼人家了。」这个声音有点像团里的林丁丁。
  「嘿嘿,你这个人真是浪得很,下面都湿了,还嘴硬。」传来的雄厚男音,
无可辩驳地指出团里的传闻是真的。真相令刘峰有些受到打击,他进团里的时候
就对林丁丁有过幻想,那是一个长相艳丽、性格文静、受过良好教育的女孩子,
是团里的一枝花。
  「政委,晚上好不好,等下还要排练,再说办公室来人怎么办。」林丁丁的
声音听起来似乎有点不情愿,这令刘峰有些安慰,也许林丁丁是被胁迫的,毕竟
人都要生存。
  「排练的事,我打个招呼就行了,待会去我房间,屁股撅好等我。这个小骚
货,还给我装模作样,今天看我不肏死你。」政委的声音如今听起来令人感到无
比的恶心,这样的一个衣冠禽兽竟然能主宰团里每个人的生杀予夺,整天享受着
权力,享受着美女的服侍,可见老天是多么的不公平。
  屋内传来一陈悉悉索索的换衣声,刘峰赶紧闪到一旁的草丛后面。眼见着林
丁丁从教导室里走出来,头发散发,脚步有些别扭,脸上还带着一丝潮红,左右
张望一下,小心翼翼地朝着政委宿舍踱步走了过去。过了很长时间,政委才从房
里出来,一副衣冠楚楚、道貌岸然的样子,让人忍不住要上去踢他两脚。
  当然,刘峰克制着自己没有上去鲁莽行事。等两人都消失不见之后,刘峰站
起身,拍拍身上的尘土,陷入了沉思。该怎么办?向上级举报反应?可是这种事
必须捉奸在床,不然必定会被反咬一口,到时候可就万劫不复了。装作视而不见?
  可是一想到林丁丁那白嫩的肉体、皎好的面容,即将被政委所玷污,而自己
连在一旁看着的勇气都没有,不由就无比心痛。再说也许这是一个机会,一个翻
身的机会。刘峰想到了一个主意,他回到宿舍,找到团里的摄影干事,用修沙发
作为代价,借来了他的照相机,借口自然不会是去偷拍。
  政委的房间相比普通团员和一般干部的宿舍好了简直不是一倍,台灯、吊扇、
红木家具是一应俱全。但它所处的位置却又在团里的一个偏辟角落,独门独院,
听说是以前某个地主老财的房子,后来被政府没收了。难道这一切早就预谋好了
吗?刘峰不禁恶意地想。房间里门窗紧闭,窗帘都拉上了,一点声音都没有,就
跟没人一样。但是这难不倒刘峰,很小的时候,村里人谁家结婚,小孩子都会结
伴去扒窗户偷看,刘峰在这方面可是个老手。刘峰想起来,前几天给政委修房子,
梯子在后面还没有搬走,现在正好可以大派用场。刘峰小心翼翼地爬上屋檐,揭
开一块红瓦片。幸亏政委住的不是水泥房,不然可就难办了,刘峰有些庆幸,对
于接下来要看到的,又有些期待。
  「这一招叫老汉推车,爽不爽?」政委似乎对此很在行,口气中满是得意,
真是个老淫棍,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女人。
  林丁丁躺在床上,屁股撅着,只是唔唔地叫着,并不说话。政委在林丁丁背
后不断地推击,想想也知道在做什么。
  「没想到你屁股这么大,平时一副冰清玉洁的样子,啊,装给谁看啊。叫,
给我叫啊。」政委一边说,一边拍打着林丁丁的屁股。雪白的屁股上很快就打出
了红印子,看起来倒是有一种凄厉的美感。
  刘峰不失拍下了几张特写,犹其注意拍下两人的脸部,这将成为关键时刻的
杀手锏。
  「我不是,不是,是你逼我这么做的。」
  「我逼你的,我还说是你求我肏你的,好,你要是不乐意,现在就可以出去,
我不拦着你。」
  林丁丁似乎啜泣了几下,没有反应。
  「你就是个婊子,人尽可夫的婊子,知道吗?叫,给我叫!」政委边说,边
向前耸肩,抄起起林丁丁的肩膀,胯下的动作越来越快,看起来就如同性情的野
兽一般。林丁丁眼里似乎有了泪花,但没哭出来,嘴里只是唔唔的叫着。
  终于结束了,政委毕竟已经人到中年,不可能持续太久,也没敢射精在里面,
只好射在林丁丁背上,看起来一朵白莲花沾染上了污泥。
  「哎,等会把房间收拾下,记住我的话,你要是敢说出去,自己想想后果。」
  政委似乎有些意犹未竟,但毕竟不举,只好象征性地在林丁丁胯下捅了两下。
  政委走出了房间,林丁丁由抽泣变成了嚎啕大哭。刘峰再怎么说也是个男人,
看了这么久的春宫戏,胯下早已勃起。也许这么做很不道德,但现在的中国,还
有讲道德的人吗?去他妈的。刘峰下了一个决定。
上一篇:【我的贴身校花改编篇之堕落的贴身校花】15-16
下一篇:【神女赋】(九、十、十一章)林清雪版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