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俗人传】 第十二章 关关雎鸠(欢乐颂篇)
第十二章 关关雎鸠
  现实中的生活总是乏味,普通的上班族,一天疲劳的工作完成后,还要经历
挤公交车,挤地铁,和人抢网约车,不情不愿的拼车,种种事情,让小人物活的
既无奈又悲哀。谭英拿着六百万很快就花的一干二净,其实他什么都没有买,再
一次同学聚会中,某个同学知道他现在有六百万,就提出和他一起做买卖,谭英
看这家伙拿着最新的手机,若有若无的露出爱马仕腰带,手腕上的手表少说也要
十多万,在看他一进门就把宝马车钥匙扔在了桌子上,认为这个人应该有一些本
事,可惜的是,谭英投资的六百万,随着电视中抓捕诈骗犯的新闻全部消失了。
  事情就是这样,谭英看看现在镜子中的自己,恩,很帅,很高,很年轻,相
比上一次穿越成的糟老头子,不知道强了多少。
  [ 实在是太感谢您给我这次机会,张总,我一定不会辜负您对我的期望!]
王柏川穿着一身崭新的西装,站在谭英背后说道。哦,不对,应该说在这个世界
中,谭英的名字应该是张海,海市一等一的大老板,虽然不如谭宗明那么厉害。
谭英点点头,指了指沙发说道:[ 柏川,不要这么拘谨,坐下说,你我年纪相差
无几,不要搞得这么生分]
  [ 不敢不敢] 王柏川屁股挨着沙发坐下,其实也没有坐多稳,张海看着王柏
川拘谨的样子呵呵一笑,想到早晨自己穿越过来,霸占了张海的身体后,来公司
无意中看到了干销售的小职员王柏川,一下子就想到了他的女朋友樊胜美。那个
非同一般的坚强女人,面对家庭父母兄弟无尽的索取,默默选择承受下来。张海
和王柏川闲聊一会儿,突然问道:[ 柏川,我看你长得一表人才,我看了你的销
售表,恩,工作能力也不错,想来一定有很多女孩子追你吧]
  王柏川虽然不明白张总怎么说起这个,还是赶紧谦虚的回道:[ 没有没有,
我哪里有您这么优秀,以前倒是有几个姑娘处着还不错,不过自从有了胜美以后,
就很少跟她们联络了,哦对,胜美是我的女朋友] 王柏川想到樊胜美,突然面色
变得不太好看,张海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樊胜美漂亮归漂亮,但是她家庭的事
情是个大麻烦,王柏川可以说在面对樊胜美的时候,姿态简直低的可以,他是一
个勇于担当的人,主动帮着樊胜美承担起她的家庭压力,虽说后面有点力不从心,
不过现在来看,他与樊胜美还正处于热恋之中。
  [ 好啦,柏川,你去吧,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们羽望公司企划部的副总经
理,年薪三百万,其他的东西,有人事经理跟你交代]
  听到张海的话,王柏川压住内心的狂喜,恭敬的给张海鞠了一躬后离开了办
公室,他感觉每走一步都快飘起来一般,这一切就如同是在梦中,明明两个小时
前自己还是一个底层的苦逼销售,一转眼之间,自己成了公司的高层?难道真的
有天上掉馅饼这一说不成?这样想着,王柏川跟着人事经理到了给他安排的办公
室,看着布置十分华丽的办公室,他压住内心的狂喜,等人事经理走后,迫不及
待的关上门拿出了手机打开视频,收到视频邀请的樊胜美正在和客户谈事情,本
来准备发火的她被王柏川一顿乱七八糟的话说的晕头转向,等王柏川彻底把事情
理清楚后,樊胜美不确定的问他是真的吗?不是逗她的?得到王柏川的肯定后,
樊胜美随之也是一阵狂喜,她是一个爱慕虚荣的女人,原本内心并不满意让王柏
川这个小职员来做自己的男朋友,当初同意,也无外乎是因为王柏川对她十分的
好,如今见对方成了海市知名公司的副总经理,一时高兴的也不知道说什么,两
人说了一会话,樊胜美提议晚上在家里吃火锅庆祝,等王柏川挂断视频后,樊胜
美急忙在五美群里说了这件事,大家的反应同她一般,都是不太相信,等樊胜美
确定后,都替她高兴起来。
  晚上,八点整,屋子里热气腾腾,樊胜美一脸欢喜的在厨房中收拾着食材,
客厅里曲筱绡正一脸怀疑的看着王柏川。
  [ 你确定你真的担任了羽望公司企划部的副总经理?] 曲筱绡实在不相信这
个能力一般的王柏川能够胜任这份职位,难道这羽望公司的老板是傻子不成?王
柏川听到曲筱绡怀疑的语气,心头有些诧怒,但是又不好发作,只能点点头表示
这个事情是真的,曲筱绡美目一转,笑嘻嘻的说道:[ 那如果我想和羽望合作,
你也能做主呗?][这个啊···我不确定,我也是第一天担任副总经理,具体的
职务和权限还不知道] 听到王柏川的解释,曲筱绡小嘴一撇,说道:[ 就知道你
不靠谱,好吧,就不为难你了,等你正式上任在说吧] 说完,曲筱绡拿过一包薯
片边吃边看电视,两只包裹着厚棉袜的美足搁在茶几上面。王柏川手里胡乱点着
手机屏幕,眼神不时的瞟向曲筱绡的美足,曲筱绡无意中一撇,就看到王柏川的
装模作样的样子,心里一笑,明明是在看自己的脚,还假装在玩手机,也不知道
打开喝水的聊天界面发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曲筱绡故意把小脚掌一弯,两只小脚来回的摩擦,看的王柏川喉头直发干,
这时忽然厨房里面樊胜美的声音传了出来:[ 柏川你这是给我发的什么呀,一堆
乱七八糟的乱码]
  [ 哦,那个,那个,不小心按错] 王柏川反应够来,见曲筱绡正一脸戏谑的
盯着他,忙又把头低下。等樊胜美把东西都准备好以后,几人围绕餐桌各自落座,
大家先是祝贺王柏川升任高官,又祝贺他与樊胜美两人能够早日结成姻缘。气氛
很热烈,樊胜美今天也喝了很多的酒,她心里是真的高兴。这顿饭一直吃到凌晨,
几人喝的都有点多,尤其是樊胜美,只能由王柏川把他扶进房间里,等安顿好她
以后,王柏川又回到客厅,把领带粗暴的撕扯下来,他喝的也不少,尤其是心情
这么好,不免多喝了几杯。
  [ 呦,大经理不睡觉在这坐着干什么] 曲筱绡穿着睡衣走出来说道,王柏川
摇摇头没有说话,眼睛微微眯着,目光注视在曲筱绡的脸上。曲筱绡咯咯一笑,
忽然把睡衣往上拉了拉,露出雪白的大腿,王柏川呼吸声一下加重不少,眼睛也
瞪得大大的,就在这时,忽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王柏川一看来电人是张海,忙
接起来。
  两人电话中聊了一会儿,张海交代他明天要和同事去美国出差,今晚要做好
准备。挂断电话后,王柏川又是兴奋又是迷茫,这就要出国谈生意了?曲筱绡见
他不受自己的诱惑,也就收起玩心回屋睡觉了。
  此时在一栋别墅中,一个女人穿着女仆装,跪坐在张海两腿之间一吞一吐着,
张海手里端着酒杯,小小的抿了一口酒,摸了摸胯下女人的头,说道:[ 不错不
错,技术挺好,你放心,你父亲涉嫌贪污这个事情我会想办法摆平,只要你好好
伺候我,你父亲还会有东山再起之时] 说完,舒爽的长呼一口气,如果曲筱绡在
这里一定会惊讶,在给张海口交的女人,居然是她的闺蜜恐恐。张海让恐恐跨坐
在自己腿上,鸡巴对准小穴摩擦几下,在恐恐惊呼声中整根没入其中,他抱住恐
恐的细腰,牙齿轻轻的咬着恐恐胸前的两点嫣红,交合的下身在恐恐上下起伏中
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
  [ 恩~ 恩~ 恩~]恐恐抱着张海的腰,努力的舞动着下身,她没有想到,这个
以势威胁她的男人鸡巴居然这么的粗大,比她那个外国前男友的都要粗壮一些,
感受着下身传来膨胀感,恐恐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大,张海忽然停下动作,问道:
[ 你说那个曲筱绡是不是跟你一样骚?]
  [ 讨厌,张总你有我还不够,还要操小曲是吗!] 不乐意的恐恐用力甩动几
下屁股,爽的张海都忍不住呻吟出来。啪的一下拍在恐恐屁股上,张海手里把玩
着她的胸脯,忽然一捏小豆豆,说道:[ 曲筱绡那个骚货,我早就想草她了,没
想到她没操到,就先操到你了]
  [ 啊~ 讨厌~ 啊~]恐恐被张海的大手捏的春潮之泛,媚眼如丝一般瞪了眼张
海,说道:[ 人家男朋友可是拿手术刀的,小心找你拼命,到时候你被赵医生捅
上几刀,我可不会帮你打他,啊~ 啊……你坏~]
  张海用力的顶了几下,戏谑的说道:[ 你个小骚货,怕是早就想跟姓赵的来
一炮了吧] 说完,将恐恐放在沙发上面,从正面开始用力的抽插起来,每一次的
抽插都带有噗嗤的声音,恐恐被他草的兴起,也早已经放下了矜持,浪叫的说道:
[ 啊~ 你讨厌~ 人家就是想让赵医生~ 啊~ 赵医生草~ 啊~ 他长得那么帅~ 啊~]
  随着一声闷哼,张海把精子全部射进了恐恐的小穴中,坐在一边看着精液从
恐恐小穴中流淌出来,他点燃一根香烟,琢磨起了曲筱绡和赵医生。
  第二天一早,王柏川便乘坐飞机与同事去往国外,送走王柏川后,张海迎来
了他今天的客人,一位名叫刘磊的商人,这个商人也是海市知名企业家,与张海
的关系不错,当然是指之前的张海,今天是张海邀请他一块吃饭。[ 哎呀,好久
不见啦] 刘磊一见张海,高兴的上来拥抱几下,他们确实已经很久不见了,张海
哈哈一笑,招呼着刘磊坐下,问起了他最近去了哪里,怎么都很少出现。
  [ 哎,兄弟,听我一句劝吧,趁着年轻多养生,你看哥哥我,哎,不说了]
刘磊神情忽然变得很是低落,在张海的再三询问下,刘磊才说出事因,原来他这
段时期消失,是得了某种病,这病不会要人命,但是已经将他身体弄垮,现在他
身体已经极度的空虚,精神状态极差,就算是小小一颗安眠药,也会要他半条命。
两人一直聊到中午,在附近一个较高档的饭店包间内,张海和刘磊两人点了一些
小菜随便吃着,趁着刘磊出去上厕所,张海把三颗强效的精神类药物放进刘磊的
饮料中···
  [ 怎么会这样!你们这些医生是不是吃屎的!] 刘磊的老婆怒气冲冲的指着
医院的工作人员骂道。[ 女士,请您不要这么急躁,我们医生已经尽力···][
尽屁力,我老公不过就是从台阶上面摔下来骨折,让你们做手术,你们把人给作
死了!?] 刘磊的老婆气的破口大骂不休,医院中不少的护士病人都跑出来看热
闹,听人们七言八语的讨论才知道,刘磊下午会公司的时候,忽然从楼梯上摔了
下来,多出骨折,员工们把他送到医院,仅仅两个小时,刘磊就死在了手术台上。
刘磊的老婆不相信就骨折也会要人命,揪住眼前的护士啪啪就是两巴掌,一边的
赵医生一把甩开他的手,大声道:[ 我们主任在里面做最后的诊断,你不要这么
混账,医闹是要判刑的!]
  [ 去你妈的] 刘磊的老婆扯住赵医生的脖领子,刷刷刷几下,就在他脸上挠
了十多下,赵医生一张帅脸一下子就变得伤痕累累。就在众人吵闹之时,主任从
里面走了出来,众人见到都安静下来,等着主任的说话。
  [ 咳咳,这个,哎,这次事故,确实是我们医生的责任,这次的主刀医生·
··] 主任说道这里,看了眼脸色已经苍白的赵医生,继续说道:[ 由于赵医生
手艺不精,导致刘磊先生意外身亡,我本人感到十分的抱歉和惋惜···] 没等
他说完,刘磊的老婆又向赵医生扑了过去,这次众人没有阻拦,赵医生也没有还
手,他已经傻掉了,怎么会这样?!明明跟自己没关系啊···
  主任回到办公室,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确认外面没有人后,主任低声
的说道:[ 张总,我,我,我按照你说的做了,你,你之前答应我,免了我儿子
欠你们的钱,好,好,我知道了,谢谢] 挂掉电话后,主任浑身发软,噗通一身
坐在椅子上面,想到了刚才他在手术台上,偷偷给病人注射了某些要命的药物·
··。
  张海开着车,到了刘磊的家,此时刘磊加重人特别的多,亲戚朋友员工等等,
众人见到张海后,认识他的赶忙通知了刘磊的妻子。张海见刘磊妻子哭的凄惨,
叹息一声,说道:[ 嫂子你也不要太伤心,人死不能复生,刘磊虽然不在了,但
是他的事业还是要做下去的。] 张海说完,忽然听到人群一阵嘈杂,心中一喜,
看来事情和他想的差不多,只见赵医生和曲筱绡二人连诀走进来,刘磊的妻子也
已经平静下来,看都不看他们一眼,赵医生和曲筱绡先是表示了哀悼,然后继续
解释起这起医疗事故,刘磊妻子就是不说话,旁边的亲戚们喊着要报警,要报复
什么的,几个五大三粗的社会人模样的年轻人,围着赵医生就是一顿爆锤,曲筱
绡着忙阻挡,这时张海站出来,阻止了几人,说道:[ 这个事具体的内幕我们还
没有查清,现在所有的证据,包括人证,都是指向赵医生您,咱们心平气和的来
处理这个事情,该赔偿赔偿,该走法律程序咱们就走法律程序,大家也是,不要
再打人,刘磊已经没了,你们打死赵医生也不管事,这个事情还是要商量着来,
您说呢嫂子?]
  刘磊妻子看了眼赵医生与曲筱绡,对张海说道:[ 刘磊生前总和我说张总可
靠,我一个女人现在真的不知道怎么办了,一切都由张总决定吧,刘磊的生意,
以后还要拜托张总多多照看]
  张海点点头,带着二人到庭院中的石凳上坐下,曲筱绡知道张海公司的实力,
就算是她的父亲,面对张海也得客客气气不会托大,等二人坐下后,张海慢悠悠
的说道:[ 赵医生啊,这个事情不好办了]
  赵医生长呼一口气,说道:[ 算了,我也不争论了,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赵医生已经没有了主意,准备逆来顺受,曲筱绡当然不会认命,激动的站起来说
道:[ 绝对不行,你没做就是没做,谁知道姓刘的是怎么死的!]
  她这一说,站在庭院中的刘磊家属全都恶狠狠的看着她,曲筱绡也意识到自
己说错了话,闭住嘴重新坐了下来,张海仔细打量起曲筱绡,她穿着一身干练的
OL装,不算很长的腿上包裹着一双肉色丝袜,脚上蹬着一双黑色的高跟鞋,手
腕上手指上耳朵上挂着一些小首饰,看了半晌,张海又说道:[ 这样吧,你们把
联系方式告诉我,我看看有没有办法帮你们]
  [ 啊?张总,您说的是真的?] 曲筱绡不可置信的看着张海,赵医生也是一
脸希冀的看着他,张海点点头,说道:[ 我想办法吧,毕竟你父亲和我也算是老
相识,万一赵医生真出点什么事,怕你父亲到时候该埋怨我不帮你们了]
  [ 谢谢张总,真是···如果这次这事能过去,我一定好好感谢您] 赵医生
握住张海的手感激的说道,张海点点头,让他俩先走了。
  晚上在曲筱绡的公寓中,赵医生咣当咣当的喝了好几瓶酒,其他几女也知道
了赵医生的事情,都赶了过来,曲筱绡陪着赵医生不停的喝酒,众人怎么劝都没
用,安迪接到了客户电话出去谈事,樊胜美和身在国外的王柏川视频聊天,邱莹
莹去收拾厨房,只留下了关雎尔照顾曲筱绡和赵医生,叮铃一声,曲筱绡的手机
收到一条短信,关雎尔本来要拿给曲筱绡看,结果她早已经和赵医生喝的人事不
省,没办法,只能自己看,只见上面写着已经有办法处理赵医生的事情,推搡了
几下,曲筱绡还是不清醒,关雎尔想了想,平时曲筱绡很照顾她,再加上自己一
直默默的暗恋赵医生,只是碍于曲筱绡而无法表达,既然现在曲筱绡已经喝多了,
不如由自己去吧,听完了这个张总的办法,回来在给曲筱绡转达。
  穿戴好衣服后,关雎尔本想叫着安迪陪她一块去,见她正忙着打电话,想了
想还是决定自己去,打车到了张海发来地址的地方,关雎尔看着这一片别墅,心
里默默叹息一声,对于自己这种平凡的老百姓来说,每次来这种地方,都会从心
底感受到莫大的压力。硬着头皮经过保安的查询,关雎尔敲响了张海的门。
  [ 来啦] 张海打开门先是一愣,怎么是关雎尔?他之前看过欢乐颂,对这个
知书达理的小清新关雎尔一直都是垂涎三尺,这还自己送上门来了?迎着关雎尔
进了客厅,给关雎尔倒了一杯茶水,说道:[ 曲筱绡怎么不过来?][她,她喝多
了] 关雎尔低着头低声回到,她面对张海的时候,心里的压力还是很大的,毕竟
这么大的老板她只见过安迪的上司和曲筱绡的父亲。
  [ 哦,是这样啊] 张海点点头,端起茶水轻轻抿着,眼睛瞥向拘谨的关雎尔,
见她穿着一件深蓝色的外套搭配白色的T恤,鼻梁上还卡着一副黑框眼睛,下身
被修身的牛仔裤包裹的很严实,修长的美腿一览无余,脚上穿着白色画着卡通图
案的袜子,见她这么紧张,张海哈哈一笑,说道:[ 你不要这么的紧张] 关雎尔
点点头,笑了笑,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想到正是忙问道:[ 张总。您,您说有
什么办法帮助赵医生是吗?] 张海点点头,关雎尔忙问道:[ 那请您快告诉我吧
] 张海呵呵一笑,话里有话的看着她说道:[ 关小姐看着比曲筱绡还要关心赵医
生啊]
  [ 啊?] 关雎尔脸一红,忙摆摆手说道:[ 没有没有,我只是···帮曲筱
绡问的]
  [ 哦,这个办法嘛] 张海把水杯放在桌上,手指轻敲着桌案,慢悠悠的道:
[ 这个办法必须要赵医生的女朋友来做,恐怕关小姐不愿意付出] 关雎尔听完张
海的话,咬咬嘴唇,考虑一下说道:[ 张总,我虽然没有钱,但是曲筱绡家里有,
我也相信她一定会为赵医生赔偿,您···]
  [ 不是钱的事] 张海摆摆手,架起二郎腿,说道:[ 是别的事情][别的?事
情?那张总您能告诉我吗?] 关雎尔抬起头一脸正式的看着张海问道,张海见她
这个样子,心说这娘们是真喜欢赵医生啊。他一边敲击桌子,一边说道:[ 这件
事情,你和曲筱绡谁都可以做,就看你们愿不愿意]
  [ 只要我能的,我一定做] 关雎尔一脸肯定的表情看着张海说道。张海拍拍
身旁,说道:[ 既然如此,关小姐,请你坐在这里,听我慢慢跟你说] 关雎尔考
虑了一下还是坐了过去,张海忽然一把抓住关雎尔的小脚放在腿上,关雎尔惊叫
一声,声音颤抖的问道:[ 张总,您,您干什么?]
  [ 关小姐,是你说只要你能做的,你就一定可以做] 张海哈哈一笑,手里轻
轻的抚摸起了关雎尔的小脚,关雎尔身体不住的颤抖,连声音都有一些发颤的问
道:[ 那,您可以告诉我到底要怎么做吗?]
  没有回答关雎尔的话,张海拉住关雎尔一把将她放在自己的腿上,关雎尔慌
忙之下想要站起来,张海按住她的大腿,说道:[ 你要是不听我的,我就让赵医
生永远的坐牢,你知道的,我有这个实力,更何况···] 张海一边摸着关雎尔
的大腿,一边说道:[ 更何况他现在还有人命官司,就算这次不坐牢,工作也丢
定了,但是只要我张嘴,他一定会平安无事] 说完,停下动作看着满脸愁容的关
雎尔,等着她的回答,关雎尔内心极度纠结,这个事本来和她无关的,但是她实
在不愿意赵医生坐牢,哎,谁让自己喜欢赵医生呢···。关雎尔睁开满是泪水
的眼睛,低声糯糯道:[ 我知道了]
  [ 哈哈,这就好嘛]
  张海将关雎尔抱起来,一步一步走向自己的卧室,关雎尔知道要发生什么事,
心里不住的为自己悲哀,同时还有一些放松,她不是傻子,她知道如果今晚是曲
筱绡来的话,也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如果被赵医生知道了,赵医生一定会找张海
的麻烦,但是张海哪里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进入卧室中,张海将关雎尔轻轻放在床上,把她外套脱了下来,关雎尔虽然
有些认命了,但是身体上还是有些下意识的反抗,张海最喜欢这种,你越反抗我
越高兴,粗暴的将关雎尔T恤和胸罩扯下来,看着关雎尔不算太大的胸脯,张海
感觉自己的鼻血都要流出来了,关雎尔的胸脯不大,小草莓嫣红非常,张海也脱
下了衣服,关雎尔脸色潮红的闭住眼睛,张海躺在她身边,手指绕着关雎尔的乳
头轻轻打转,问道:[ 关小姐,这里有人碰过吗?]
  [ 没···] 像是蚊子声音大小的回答声,张海突然用力一扭,关雎尔啊的
娇喘一声,随即就赶忙捂住自己的脸,她实在想不到这种淫糜的声音居然出自自
己的口中。
  张海突然含住关雎尔的乳头,关雎尔哪里受到过这般刺激,顿时一阵连续的
娇喘,她都感觉到自己下身已经湿润,肉体上舒服心里却感觉到极度的羞耻,关
雎尔眼镜有些妨碍,准备拿下来放在旁边的床头柜上,张海却阻止她的动作,吻
了一下关雎尔的香唇,说道:[ 不要摘,你带着眼镜的样子真的很漂亮,很美]
  头一次听到别人这么说,关雎尔也是一呆,随后下身突然传来一阵异样的感
觉,关雎尔又是一阵娇喘,听着比刚才都要舒服,她觉着自己脸已经快要可以烧
开水了,她很想开口阻止张海隔着牛仔裤抚摸她下身的动作,但是心里居然还有
些不舍,难不成自己是一个淫荡的女人?不,不是,自己现在是为了曲筱绡和赵
医生,是为了自己的朋友,恩··一定不是。
  啊的一声惊叫,关雎尔的牛仔裤也被张海脱了下来,张海给她留下了小白袜,
嘿嘿笑着说道:[ 我很怜香惜玉的,知道你害羞,就给你留下一双袜子] 关雎尔
没有回答,只是用手捂着自己的脸,张海伸出舌头,由上而下的舔着她的美腿,
关雎尔感受到腿上传来湿湿麻麻的感觉,心里略觉的不满足,她一惊,自己怎么
会有这样的想法。偷偷看了眼张海,只见对方一惊舔到了她的脚腕处,正在亲吻
自己的小脚,关雎尔羞涩的把脚抽回来,低声道:[ 脏]
  [ 不脏,你知道吗,我刚才一看到你,就被你所迷,你的眼睛本身就很漂亮,
加上这幅眼镜,更让你显得清纯可爱,还有你的胸脯,你看,这么软,一打还有
乳浪] 不顾关雎尔已经快要羞死的模样,将她小脚捧在手中,轻轻抚摸道:[ 还
有你的小脚丫,也很可爱,是我见过世界上最可爱的小脚哦]
  [ 啊?真,真的吗?] 关雎尔从来没有听过这些话,既是羞涩又是高兴,从
指缝中看着张海亲吻她的脚背,这次她没有收回脚,随即张海又要脱她的内裤,
她下意识的拦住张海的动作死命的摇起头,说道:[ 求求你,不要,我,我想留
给我老公···]
                [晚了]
  撕拉一声,关雎尔的内裤被撕破了,关雎尔拉着内裤的手吃痛,下意识的就
撒开手,张海一下子就轻松把她内裤脱了下来。张海把关雎尔的腿分成M形状,
仔细的观察起她的小穴,关雎尔早已经扯过旁边一个枕头盖在自己的脸上,好像
这一切都跟她没关系似的。关雎尔小穴周边的阴毛并不多,尤其是小穴两边,一
根毛都没有,张海爬上去闻了闻味道,有些轻微的酸味,感受到张海浓重鼻息的
关雎尔心里羞涩难堪,可是随着张海捏玩她的乳头,小穴中又是一阵清流。
  [ 啊~ 张总……啊……] 关雎尔现在惊吓多过于羞涩,张总怎么把舌头伸进
自己那个地方了?这简直不敢相信,那么脏。张海哪里知道她的想法,见她身子
一滞,舌头又往里面伸了伸。
  [ 恩~ 恩~]关雎尔的呻吟声比较压抑,这种呻吟声在张海听来犹如天籁一般,
他把关雎尔的小穴分开一些,舌头正要继续采蜜,忽然一呆,抬起头一脸不相信
的问道:[ 你···你还是处女啊?]
  [ 恩] 关雎尔点点头,张海嘿嘿一笑,问道:[ 还好,万一今天你没有来的
话,恐怕,第一个玩你这里的人是赵医生吧?]
  [ 不,不是的] 关雎尔一本正经的摇摇头,说道:[ 我虽然心里对赵医生有
好感,但是我绝对不会破坏她和小曲的感情] 见关雎尔这话说的如此正经,张海
也不再多问,脱下自己的内裤,掏出鸡巴指着问道:[ 你认识这玩意儿不?]
  [ 啊!哎呀,你,你羞不羞] 关雎尔一见那玩意儿,顿时羞的又拿过枕头捂
住自己的脸,张海哈哈一笑,把关雎尔的一只手拿过来放在自己的鸡巴上面套弄,
关雎尔羞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由着张海操控她的手。忽然枕头被张海拿开,
关雎尔见对方居然骑在自己的头上,虽然没有坐下来。但是那根粗大的玩意儿就
直挺挺的摆在自己脸上,她又是一声惊叫,张海说道:[ 现在我教你一些本事,
来,含住]
  [ 啊?不行不行,太脏了,我才不要] 关雎尔捂住嘴,就怕张海把那玩意儿
塞进来,张海嘿嘿一笑,手反过去轻轻一摸她的小穴,关雎尔急忙就用手去捂,
张海瞅准机会一下子就把鸡巴戳到关雎尔嘴里,可能有些用力,关雎尔眼泪一下
子就彪了出来,呛得咳嗽好几声,张海压住她的双手,说道:[ 你轻轻的舔,用
舌头在上面打转,相信我,不难吃]
  关雎尔下意识的听话舔了几下,好像确实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只是有一股
沐浴露的味道,她第一次口交,实在是没有经验,但是胜在刺激,张海虽然感觉
不是那么的强烈,但是看着关雎尔的小嘴被自己的鸡巴插进去,心里的成就感还
是很强烈的。见关雎尔已经不在反抗,他躺在一边,指挥着关雎尔坐在自己的双
腿之间让她给自己口交,关雎尔一只手握住张海的鸡巴,轻轻的放在自己的嘴里。
[ 嘶~ 哎呦] 张海本来蛮享受的,突然被她的牙齿刮到,疼的龇牙咧嘴,关雎尔
见他这个样子,吓得急忙停下动作,以为自己哪里做错了让他这么痛苦,张海呵
呵一笑,把关雎尔拉到自己身边躺下,爱抚着她的背,轻声道:[ 没关系,你第
一次给人口,难免会这样]
  [ 对,对不起] 关雎尔下意识的依偎进张海的怀中,张海亲吻几下她的额头,
突然翻身上马,分开她的两条腿,鸡巴抵在小穴口蹭了一会儿,见关雎尔小穴足
够湿润,说道:[ 刚开始有些疼,但是很快就会舒服了]
  说完,也不等关雎儿回话,鸡巴用力向前一顶,感受到小穴十分的紧致,接
着就受到那层膜的阻挡,张海再一用力,伴随着关雎儿一声痛呼,鸡巴整根插入
小穴中。关雎儿嘴上呼着痛,额头上冒出轻汗,张海趴下来,抚摸着关雎儿的头
发,安慰道:[ 不要紧张,马上就不疼了,你要放松] 等了将近十分钟,关雎儿
的表情才好了一些,张海下身也开始了轻微的动作,伴随着张海的动作,关雎儿
也有韵律的呻吟起来。
  [ 舒服吗?][舒,舒服] 关雎儿闭着眼睛,享受着下身传来前所未有的快感,
这就是做爱吗?原来做爱这么舒服,为什么自己会不受控制的呻吟,难怪上一次
半夜起来上厕所听到了樊胜美大声的呻吟,还以为是她不舒服,原来是正在和王
柏川做爱啊···
  [ 啊~ 啊~ 轻一些~]关雎尔刚被破处,下身的疼痛还是比较强烈的,张海见
她表情比较痛苦,动作也变得轻柔了一些,两人变换一下姿势,张海躺在关雎尔
的背后,两人侧身躺下,从后面抽插起来,张海一边抽插,一只手抓着关雎尔的
乳房揉搓,一只手从前面探向关雎尔的小穴。
  [ 啊~ 啊~ 好舒服~ 啊~]关雎尔表情已经变成了享受,心里也放轻松下来,
这样一来小穴更加的迎合起张海的鸡巴,噗嗤噗嗤的声音从下身传来,快感也一
波一波的传送到自己的脑子里,关雎尔突然向前一挺,鸡巴划了出来,还没等张
海反应过来,关雎尔居然已经骑在了他的身上,随后鸡巴就被关雎尔抓在手中塞
进小穴中。张海顿时苦笑一声,妈的,这都无师自通了。关雎尔全身心的放开,
卖力的做起青蛙跳的动作,噗噗嗤嗤的声音不绝于耳,突然张海将她抱住压在身
下,下身一阵快速且用力的冲刺,伴随着一声闷哼,精液全部射进了关雎尔的小
穴中。
  休息了大概十多分钟,关雎尔脸上的潮红也退了下去,张海点燃一根烟,看
着躺在身边的关雎尔,又瞅瞅她娇美的身体,一只手放在她的屁股上,正要说话,
关雎尔忽然说道:[ 以后你要对我负责]
  [ 啊?] 张海手上动作一顿,这他妈还被奸上瘾了?关雎尔忽然抱住他的腰,
柔柔的说着话。她一直都是家境良好的乖乖女,二十年来一直按部就班,过着父
母早就替她规划好的生活。文静内敛的性格往往让人忽略她的存在,家教良好、
知礼懂事更是她一贯的标签。今天被张海忽然占有的心里又是高兴又是刺激还有
一点点轻微的难过,她是一个传统的女人,身体已经被张海占有,那赵医生恐怕
不用指望了,更何况人家还有曲筱绡这个女朋友。
  [ 既然这样,那,咱们先处处看吧] 张海下地准备去洗澡,关雎尔呆呆的看
着他,她现在才真正看清楚张海的样子,长得虽然不如赵医生那么帅,但是也算
是百里挑一的,身材很好···想到他的身材,关雎尔脸又是一红,她盖着被子,
偷偷摸了摸自己的小穴,拿出手来见上面有些血迹,知道那是她的处女红。
  两人各自洗完澡以后又躺在床上依偎在一起,张海让关雎尔辞去现在的工作,
以后就到自己的公司任职女秘书,关雎尔倒是立马同意了,毕竟羽望公司比她之
前的公司强的不是一星半点,更何况既然自己的身体已经被他所占有,那以后也
只能顺着他的意。张海见她同意,暗道还是传统女性好,让干嘛就干嘛,他休息
过来后本想着再来一次,关雎尔说自己受不了,下身还疼,然后又红着脸说以后
有的是时间,张海也只能作罢。
  第二天一回家,就跟曲筱绡和赵医生说他的事情已经处理完了,以后不会有
什么事,还可以继续回医院上班,曲筱绡和赵医生好一阵感谢,曲筱绡还抱住她
亲了好几下,关雎尔面上笑着,心里却对曲筱绡防备起来,毕竟如果昨晚去的不
是自己,就是曲筱绡被张海···由此可见现在已经是她男朋友的张海对曲筱绡
一定有非分之想。
关雎尔
【俗人传】 第十二章 关关雎鸠(欢乐颂篇)

恐恐

【俗人传】 第十二章 关关雎鸠(欢乐颂篇)
上一篇:【芳华】(第三章 林丁丁)
下一篇:【我的贴身校花改编篇之堕落的贴身校花】15-16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