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芳华】(第三章 林丁丁)


  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
  幸福的家庭总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林丁丁就有一个幸福的
家庭。她生在一个富裕人家,母亲是民国时期的女大学生,一个著名油画家,父
亲曾经是国民党的高级将领,后来跟着程潜在长沙通电起义,属于革命不分先后
的那一批人。命运对人总是公平的,但对于林丁丁似乎又太过公平了一些,她不
仅拥有着美好的家庭,更拥有着旁人羡慕乃至嫉妒的姣好面容。即使是在文革时
期,共产党对于这类统战分子还是比较客气的,所以林丁丁很容易地就进入文工
团,成了一名舞蹈演员。当然她本人对此还是不满足的,她希望能够得到更多。
  她曾经在北京见过毛主席和她的夫人,当然是在不同的场合,这对夫妇关系
似乎并不像外界传说中那样是亲密战友,也不像一对夫妻,更像是工作中的上下
级。对于毛夫人的印象她渐渐有些淡忘了,只记得穿着一身军装,神情一直很严
肃,嗓门很尖锐,眼神却很涣散,三句话不离毛主席,说话会不断重复,总是很
难抓到她的重点。毛主席给她带来的映象就深刻多了,幽默风趣,声音粗犷,似
乎就没有什么烦恼的事,只是很难完全听懂他的湖南口音。记得毛主席还给她念
了首诗,最后一句是「无限风光在险峰」。有时候,她很怀念当初在中南海跳舞
的日子,哪像现在。
  林丁丁被政委凌辱其实是很偶然的情况。文工团里的美女很多,林丁丁是其
中最耀眼的一个,暗地里追求她的人可以组一个加强连。团里的摄影干事对他就
有些想法,时不时地给她拍几张特写,送些什锦八宝饭之类的零食,让林丁丁大
为好感。本来嘛,林丁丁的想法还是很纯朴,只要男方对她百依百依顺,家庭关
系还看得过去,谈个恋爱也没啥。但没想到,在一个夜晚,他们在小树林有些情
不自禁的时候,被政委抓了个现行。当代中国对于自由恋爱的态度,表面是支持
的,实际上做的却又是封建专制那一套。这件事可大可小,「如果不想被开除队
伍,你就必须先跟吴干事先断绝关系」,政委义正言辞地说。林丁丁对此本来就
是无可无不可的,爽快地答应了。但是后来事态的发展有些令人绝望,政委说要
找她谈心,但谈着谈着,就有些迷糊打瞌睡,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已经在政委
的床上,浑身一丝不挂。
  其实林丁丁早已不是处女,小时候跟家里的表哥做过这种事,但被政委用这
种下流的手段玷污,她的心里还是感觉跟吃了苍蝇一样。
  政委脸上有些不快:「原来以为你是个处女,才发现人不可貌相啊。你放心,
这事过去以后,我会给你一个保送军政大学的名额,你和吴干事的事,我也会保
密的。」
  事已至此,林丁丁也只好认命。但是事态的发展超出了林丁丁的预计,有一
就有二,政委不断地纠缠她,拿这事威胁她,不断地说自己在军区有多少多少熟
人,要是林丁丁不从,他有一百种办法让她痛不欲生。林丁丁突然发现,有时候
人长得太漂亮也未必是好事。
  林丁丁其实并不是一个水性扬花的女人,即使是跟吴干事谈恋爱,她能接受
的程度也只有拉拉手、贴近脸说话而已。每当吴干事想再进一步,林丁丁都会如
临大敌一样。跟表哥的那一次,也只是年轻的时候不懂事,两个人偷吃了禁果而
已。林丁丁也幻想过将来跟自己的男人起码要长得高大英武,不管怎么样,绝对
不能是政委这样的糟老头子。
  林丁丁有些感叹自己红颜多舛,但让她去寻死又是万万不能的,她还年轻,
不想死。
  突然,身后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政委这个人怎么又回来了?林丁丁有些
诧异。一个身躯靠近过来,替她擦干了身上的精液,然后压了上来,跟刚才的感
觉有些不太一样,似乎沉了一些,皮肤也光滑了一些。然后,就像一条虫子钻进
了肚皮一样,但这条虫子似乎不像是政委的,比政委粗壮太多了,让林丁丁都有
种承受不住的感觉。然后林丁丁仿佛就变成了狂风暴雨中的一叶扁舟。这个死老
头子,最好死在床上,林丁丁心里诅咒着他。
  就这样过了段时间,林丁丁感受到男人要射精的冲动,大声喊着「别射在里,
我今天不是安全期。」林丁丁的家庭出身让她比现在一般同龄人懂得要多一些。
男人射精了,射在了林丁丁的身体里面。男人身体瘫软了下来,抱住了林丁丁。
  「啥叫安全期?」男人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心满意足,就像刚吃完一条鲜鱼的
猫咪一样。但这声音却让林丁丁为之一振,这声音不是政委的,这声音是团里那
个刘峰的。林丁丁翻了个身,事实是无情的,刚才在她身驱上驰骋的,是团里的
刘峰。
  「为什么是你?为什么你们都要这么对我,你这个畜生,我要杀了你。」
  「你还没告诉我什么是安全期。」刘峰似乎对些并不在乎。
  林丁丁像发疯一样,抡起拳头就打刘峰,当然很快就被刘峰给制止了。
  「你们都是些禽兽,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我知道,你跟政委做出这种事是被逼的,我会帮你的,我会帮你摆脱他的。
我是爱你的,我跟他不一样。」
  「当然不一样,他好歹是个政委,你算个什么东西,克死父母的孤儿。我跟
政委上床心甘情愿,他能给我带来好处,你能给我什么?你有什么?你他妈就是
个强奸犯,你给我滚出动,我跟政委说一声,你就等着挨处分吧。」林丁丁狠狠
地甩了刘峰一个巴掌,对待刘峰的语气比对政委差到不知哪里去了。
  刘峰炽热的眼神瞬间变得凶狠起来。「政委说得对,你就是个不要脸的女人。」
  刘峰此时就像变了个人一样,双手掐住了林丁丁的脖子,就像要掐断她的脖
子一样,眼神凶狠得匹狼一样,似乎毫不犹豫就会杀了林丁丁。林丁丁有些害怕,
但仍然倔强地闭着双眼。
  刘峰的手越来越紧,林丁丁有些喘不过气来,但仍然犟着不肯说。到后来,
脸色发青,想说话,但已经说不出来了。他真的会杀了我,我还年轻,我还有好
多东西没有享受,林丁丁有些后悔对刘峰说出这种话,再怎么说,刘峰都比政委
好,自己不该这么刺激他。林丁丁现在很想大声求饶,但说不出话来,只好频繁
眨眼向他示意。刘峰似乎无动于衷,手反而掐得越发紧了。林丁丁慌了,刘峰不
是在开玩笑,也不是在威胁!她的手挥舞起来,脚也在乱蹬,眼前的视野开始变
得模糊起来,只有刘峰的脸看起来变得更冷漠,眼神更加凌厉。刘峰不失时机地
松开了铁钳般的双手,林丁丁顿时瘫软了下来,喘了好一会的气。
  「说我爱你。快,不然我就掐死你。」刘峰的语气冷冰冰的。
  林丁丁沉默了片刻,这种话她还从来没对任何说过,但她知道,如果她不说,
今天真的有可能会被掐死。
  「我爱你。」
  「什么,大声一点。」
  「我爱你,来肏我啊!」,林丁丁似乎有些赌气。
  刘峰拉开了林丁丁的双腿,似乎在欣赏着什么,林丁丁呸一声「变态!」。
刘峰嘿嘿一声,也没反驳。瞬间,林丁丁的阴道又被充斥得满满当当的。
  「你是怪物啊,这么快又来。」林丁丁的神情显得很难受,又有一丝满足。
  「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死在你的肚皮上。」刘峰的眼神显得很狂热。
  终于,云收雾散,刘峰在床上坐了起来,双手握住了林丁丁的双峰,缓慢地
揉着。
  「丁丁,我爱你,我实在太爱你了,今天才做出了这么疯狂的事。」刘峰真
诚地说。
  林丁丁有些沉默,她对刘峰其实是有些好感的,刘峰平时还帮过几件不大不
小的忙。但她也曾侧面打听过刘峰的身世家庭,然后就死心了。今天刘峰的趁虚
而入,还有后面的暴力行为,让林丁丁颇有些知人知面不知心的感觉。
  林丁丁的眼泪又流了下来,刘峰不失时机地从背后拿出纸巾替她擦拭。
  「丁丁,我会帮你摆脱政委的,相信我。」
  事情结束之后,林丁丁回宿舍,发现自己的军装不见了,本来以为是谁给穿
错了,但一问谁也没拿。等到晚上,却发现军装又神奇般地出现在墙壁上。怀疑
的对象自然放在了新来的何小萍身上。
  「何小萍,刚才训练你到哪里去了?」率先发难的是郝淑雯。
  「我,我刚才去外面逛了逛。」何小萍有些底气不足。
  眼尖的其他同学发现何小萍手里的文件袋,郝淑雯一把从小萍手里抢过来,
抖落出来,是一张带军装的正面照。
  郝淑雯似乎很得意,「怎么样,人脏俱获,还想抵赖?」
  「对,把她扭送政治部去,品质这么恶劣的人还能参军。」
  萧穗子似乎有些不忍,但也没敢说什么。
  「算了吧,原谅她吧。」林丁丁最后倒是做起好人,这让何小萍有些诧异,
也有些感激。
  林丁丁突然变得友善起来,并不是因为好心,而是因为她突然有了个大胆的
想法。这个何小萍家境虽然不怎么样,长得还算标致,如果把她介绍给政委,政
委有了新欢,肯定能放过自己,到时候自己再让他兑现保送军政大学的承诺。至
于刘峰嘛,看着还挺顺眼的,到时候再说。
上一篇:【大侠李汆强外传】 第一回 野客栈醉奸魔女 叹情缘早定天生
下一篇:【俗人传】 第十二章 关关雎鸠(欢乐颂篇)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