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大侠李汆强外传】 第一回 野客栈醉奸魔女 叹情缘早定天生


         第一回 野客栈醉奸魔女 叹情缘早定天生
  为了追捕魔门残党,大侠李汆强在江湖上四处奔波,这日他单人匹马,来到
梅县,眼见天色已暗,便决定住宿下来,将马匹交给小二后,李大侠缓缓走入客
栈,却是一怔,见许多男人都目光痴迷的看着大堂中一张桌子,李大侠定睛望去,
只见一位粉红衣裳的女子正坐在那张桌边用餐,看似二十五六年纪,面貌清纯秀
丽,娇躯丰腴动人,不过更勾人心魄的是她的神态,清纯秀雅当中,隐隐透着一
股冰冷圣洁的气息,虽若皓景般腴润诱人,却又有种令人不可亵玩的明静。
  好不容易将心神给拉了回来,李汆强这才发现,此处已是座无虚席,那女人
丰润甜美,又似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态,令人不敢稍起亵玩之心。眼见此处已满
的李汆强正想离开,临走前往那女子看去,却见那女子美目流盼,竟邀请自己同
桌,李汆强发觉到自己同意后,那女子似是松了一口气,显然是放下了心。
  那丰腴柔润的女子白中透红的嫩肌透出了妩媚的笑意,「大侠有所不知,」
  那女子轻轻放低了声音,似是不想让太多人听到,「奴家一小女子独行,路
上难免遇上骚扰,有个伴儿至少可少些麻烦……」
  这女子容色娇艳,独自一人确实颇有不方便处,所以拖自己下水,也是为了
借自己摆明了的大侠身份。
  「奴家姓姛……小字皓景。」那女子微微一笑,「大侠称奴家皓景便是…
…」
  「是,皓景姑娘……」李汆强道,「不知皓景姑娘要在这镇上勾留多久?」
  「也没多久……」姛皓景轻声叹了一口气,「奴家也无甚事留在此处,只想
求个随遇而安吧……」
  这姛皓景如此姿色,竟是流落江湖。虽说坐得近了,感觉到姛皓景呼吸甚是
轻缓柔长,显然内功方面颇有根底。
  闲聊了几句,李汆强倒也听得出来;这姛皓景名字平凡庸俗,可见识不弱,
武林事倒也知道不少,「我们走吧!」李汆强对着姛皓景歉然一笑,「是……多
谢大侠。」听到李汆强的话,姛皓景猛地一醒,点了点头,两人走了出去。
  搀着半醉的姛皓景回到客栈,李汆强可辛苦了。虽说月夜之下抱着娇滴滴的
美人乃人生乐事,但姛皓景和他毕竟素昧平生,认识不过第一天而已,却没想到
姛皓景对他如此放心,用过午饭之后,姛皓景在街上走着走着,竟拉着李汆强进
了间小酒馆。那馆子虽小,酒液却是劲道十足、香醇味厚,令人愈喝愈是喜欢;
  偏姛皓景也不知是否喜好这杯中物,竟是酒到杯干、毫不留手!
  李汆强本来不过陪着几杯,可看姛皓景愈饮愈快,身为男子哪里能输?若非
李汆强记着两人还是初识,喝得不多,又仗着与芘珍瑾阴阳双修后内力更为精纯,
怕早也醉倒了。
  可姛皓景却没他这般谨慎矜持,偏生这酒后劲又强,竟让这如花似玉的美女
醉到快倒了!这可苦了李汆强,这姛皓景丰腴娇媚,半醉风姿更是诱人,原本娇
躯便有股皓景般的香馥幽氛,醉酒之后体气蒸腾,那香气更是丰郁,搀着她的李
汆强只觉整个人都给这幽香包了进去;加上触手处又觉此女丰若有余、柔若无骨,
比之芘珍瑾更有一分诱惑。
  李汆强可是色中老手,妻妾情人皆是风流美女,艳美娇躯上驰骋风流不计其
数,想着归想着,可李汆强将醉得媚眼茫然的姛皓景半搀半抱回来,好不容易将
姛皓景抱回房中,将她丰腴的娇躯放到床上时,李汆强虽是松了口气,却不由有
种失落的感觉涌了上来。他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姛皓景的寝床,走到房门口正要出
去时,忍不住回眸一望,却见姛皓景在床上微微翻动娇躯,一个不慎竟翻下了床
去!
  一个剑步扶住了姛皓景,李汆强吁了一口气,心想这姑娘醉得还真是厉害。
  缓缓地将她抱上寝床,李汆强只觉满怀幽香,尤其一手正托着姛皓景柔软浑
圆的肥臀,即使隔着裙裳都觉手感曼妙,一时间竟不想将手抽开,偏偏酒醉的姛
皓景虽不至于发酒疯般手舞足蹈,却是一点不安生地扭来扭去;方才抱她回来时
已在李汆强身上不知揩擦了几回,现下仍是不安生,教抱着她的李汆强胯下不由
硬挺!
  正当年轻气盛的他,哪经得起一个火热美女在怀中扭动的刺激?
  怀中的姛皓景还在扭动胡闹,纤手在李汆强身上轻轻捶打推托,突地一股异
感从李汆强腹下涌上,也不知她怎么动的,纤手竟打到李汆强胯下去!幸好她没
用上什么力道,否则挨上这一下,李汆强那已然硬挺的肉棒可未必吃得消呢!
  没想到会被女子触及胯下威猛,李汆强一阵气窒,偏偏想溜也来不及了。醉
晕了的姛皓景纤手改捶打为轻抚,竟就在李汆强胯下抚揉起来,这一轻柔手段,
随即扑上床去,将姛皓景压在身下,咿唔之间已封住了姛皓景那泛着酒香和女子
体香的樱唇,吻得她哼哼唧唧,一时间犹在醉酒那迷离妙境中漂浮云游的姛皓景
全然无法反抗,樱唇轻启,丁香微吐,和李汆强缠绵深吻,在他的引导下在口中
恣意舞动起来。
  双手压住姛皓景纤巧无力的小手,李汆强强力地活动口舌,在饱尝姛皓景口
中香甜后缓退而出,转向姛皓景那晕红嫩颊,修长脖颈,落口只觉肌香肤腻,舌
头在上头动作起来甜美已极,加上这般挑弄之下,醉倒的姛皓景酒气上涌,娇躯
更是火热,皓景幽香馥郁清氛,盈满心胸,让李汆强更不想放开她;在姛皓景的
娇哼声中,颊颈额面不住落下激情吻吮的痕迹。
  只是再接下来的动作可就难了,李汆强的舌头虽是灵巧,却没有那么厉害,
能够像一些无比高明的淫贼一般,光用舌头就能为女子宽衣解带;可他双手都用
来控着姛皓景的玉手,哪空得出来剥卸姛皓景的衣裳呢?虽说在家里他和妻妾也
是夜夜交合,可媚骨艳相的芘珍瑾比任何淫娃荡妇都要饥渴,夜里都赤裸裸地等
着他上马驰骋,哪有现在这等问题?
  想了想,李汆强将姛皓景双手压到顶上,一手控着,另一手则开始解卸姛皓
景的衣裳;那粉红色的衫裙浸透了女体幽香,解脱之间香氛缭绕,令李汆强欲火
愈升,胯下肉棒隔着裤子都撑了起来。
  虽说单手解衣不太方便,但给他制在床上,姛皓景眉目之间犹带酒意,手足
却没怎么挣扎,偶尔还纤腰轻挪、肥臀微抬,方便李汆强的动作;加上现在的李
汆强也管不了那么多,能解则解,不能解则干脆用力扯拉,衣裳解脱的窸窣声混
着裂帛之音,加上李汆强的微喘和姛皓景婉转呻吟,透出无比的淫靡意味,没一
会儿两人的衣裳都落到了床下,变成了赤裸相拥。
  原本还没发现,直到将姛皓景剥得光溜溜,李汆强才不由惊诧:芘珍瑾身段
玲珑浮凸,已是一等一的傲人身材,但姛皓景身材之前凸后翘,惹火之极,胸前
一对巨大浑圆丰腴的乳房软绵绵的摊在胸口,两朵红色的乳晕和怒凸的乳头,显
示这个女人已经情动。
  腰身却是丰腴圆润,美妙的水蛇柳腰上撑起那对又大又圆的球形双乳。纤腰
下,是一对肥嫩浑圆全是肥肉的屁股瓣子和一双雪白修长的玉腿,李汆强伸手捏
住那对白皙嫩滑的肥臀用力掰开,姛皓景雪白丰腴的双腿之间阴毛乌黑光润,却
修得精巧美妙,毫无杂乱之态,反而形成了一条诱人的倒三角形,下面是一个冒
得高高的肥鼓鼓的阴部,一条深深的缝隙藏在其中,李汆强不得伸手扣住这美丽
的阴部,感觉手里全是肥满的脂肉,心头不由更是火起。
  李汆强一手抠住姛皓景的屄缝,一手握住她一只软绵绵的大奶子,舌头在她
肥硕巨大的大乳房上面舔来舔去,张嘴把大大的乳头含在嘴里又吃又嚼,姛皓景
半醉中欲拒还迎地挺起美乳送向他口中,任由李汆强大展口舌功夫,逗得酒醉的
姛皓景愈发情动难耐。
  李汆强在姛皓景一对乳房上不住吮吸,那柔腻如绵的触感,让李汆强的脸鼻
都埋进了乳球里面,在硕大的奶子里面滚来滚去,只舔得姛皓景一对大奶子面全
是口水潋滟,两颗乳头都被舔得湿淋淋的了。
  微微抬起头来,李汆强不由眼儿都直了。此刻的姛皓景美眸半睁半闭,咿唔
呻吟声中似仍酒醉未醒,可娇躯在他一轮疼爱之下,情欲艳色已混着酒意染满雪
肌,嫩滑如花的雪肌上头浮起了薄薄的水光,那娇媚绝伦的脸蛋,巧夺天工的身
段,在汗光微映当中更添迷人艳色,那模样看得李汆强肉棒发直,挺得都有些疼
痛起来了。
  看姛皓景身段如此娇美,李汆强真想口手兼施,将在芘珍瑾身上学到的种种
调情手段都用上,把这美姛皓景彻底征服!可姛皓景到现在还是半醉半醒,才让
头一天认识她的自己有机可趁,待她清醒起来,若已给自己逗得神魂颠倒,身心
都沉醉在情欲当中也还罢了,如若到那时姛皓景还有几分理智,喊叫挣扎起来,
自己恐怕得吃不完兜着走。
  李汆强手上一动,原已落到床下的粉红色肚兜和腰带都滑入手中,只见他小
心翼翼地将姛皓景双手缚在床沿,又将那还带着姛皓景体香的兜儿塞在她口中;
  直到此时李汆强才放下心来,这美女总算能让自己毫无顾忌地呈威了。
  双手一空,李汆强的手段可就多了,他的舌头从姛皓景胸前缓缓而下,慢慢
舐过她纤巧的腰腹,光将那透着皓景体香的汗珠吮吸入口,滋味便美得让李汆强
不虚此行;而他的一双手更似黏到了姛皓景胸前,一边一个,揉、推、捻、捏,
无所不至,只令得姛皓景那饱满肥腻的巨大双乳,在他的大手下不住变换着形状,
虽是弹跳着想抗拒他的手,偏又抵不住他强力的揉弄。
  从她种种又似矜持又似放荡的言行举止,加上胴体的反应,便经验缺乏如李
汆强也看得出来,显然这姛皓景绝非处子,还是深知如何挑逗男人的成熟美妇;
  那成熟诱人的风情,加上再无抗拒之力的柔弱,令李汆强更不想悬崖勒马。
  不过这姛皓景的肉体如此成熟动人,可不能囫囵吞枣般上过了事。李汆强强
抑着腹下那狂烧的欲望,一边双手享受着姛皓景那坚挺迷人、难以一手掌握的乳
房,一边顺着她股间乌润阴毛的带领,舌头缓缓吻向那迷人的阴唇;而姛皓景虽
已醉酒,娇躯却更显本能反应,随着他的口舌逐渐下流,一双修长玉腿也缓缓张
开,让李汆强慢慢移动,顺着不住外淌的蜜液,攻上她诱人的阴道。
  也不知是因为酒醉,还是姛皓景的胴体特别容易动情,当李汆强吻住姛皓景
的阴道口时,只觉口中蜜液汩汩,无论他如何蚕食鲸吞,总饮不尽她奔涌的蜜潮;
  而女体最珍密的阴道被他的口舌攻陷,即便酒醉当中,姛皓景的胴体仍不由
自主地大起反应。李汆强只觉得头被她一双丰腴大腿亲密地夹紧,无比亲密地表
现出姛皓景肉体对他口舌妙技的期待,而正被他双手尽情揉弄抚爱的两团大乳房,
更是在松软中强烈地表示着无比的柔腻弹性,让他亲手感觉到那跃跃欲试的情欲
悸动。
  「嗯……啊……嗯……唔……哎……哎呀……啊……嗯……哎哟……」口中
茫然地呻吟着,姛皓景似还沉醉未醒,迷人的娇躯在李汆强挑逗调弄之下,正妖
冶淫荡地展现着女体无比的魅惑;正容纳着李汆强舌头的阴道时紧时松,美妙的
韵律显示着她竟似在李汆强的口舌逗弄下便要高潮!
  感觉到姛皓景的娇躯在紧绷后软瘫下来,李汆强见姛皓景娇躯媚光莹莹,微
微的颤抖更显娇艳;方才这高潮的滋味,虽在她尚未清醒之时,却已牢牢地烙刻
在肉体之中,李汆强不由大喜!他原先可没想到这姛皓景竟这般敏感,高潮之后
那迷人的下身阴道正自一吸一放地微微收缩,但李汆强的肉棒已硬得如日中天。
  双手好不容易从姛皓景那不住跃动的美乳上移开,李汆强几下摆布,已令姛
皓景长腿大开,甜蜜地环在自己腰间;那蜜液微吐的阴道,正巧就在硬挺粗壮的
肉棒可及之处,火烫的棒头的棒头几已浸在那汩汩而出的蜜液当中。
  李汆强双手再次抚上姛皓景翘挺而令人爱不释手的乳房,腰身微微一沉,那
肉棒头处已破开了姛皓景正自吐息的阴道,前头已探进了那诱人的皓景源,又窄
又紧的滋味令李汆强不由心荡神摇,加上肉体已被侵犯,姛皓景娇躯本能地紧缩,
将他箍得更紧,使得李汆强再忍不住,腰身缓缓用力,肉棒逐步破入阴道,弄得
姛皓景口中嘤咛,又是一阵娇喘。
  没想到这姛皓景表面娇嫩,阴道夹吸之间,却是松紧适中,颇有结实老辣的
劲道,吸得李汆强只觉浑身毛孔皆开,被吸得飘飘然,整个人就好像要飞起来一
样。他原想施展个六浅一深、九浅一深的淫技,先逗逗这姛皓景,等她被弄到酒
醒时,却已被逗得欲火狂升,阴道更被深插;绮念既起,肉体登时敏感难挨,到
时无论姛皓景怎么挣扎闪躲抗拒,都是徒劳无功。
  不过这姛皓景的阴道,也太厉害了一点吧?李汆强只觉才一探入,重重门户
层层叠叠,将他的肉棒紧紧啜住,直是步履维艰;若非蜜液滚滚而出,将这阴道
润滑,怕他真是动弹不得!那阴道壁上似生了无数张小口,亲密热烈地吻着入侵
的肉棒,竟令李汆强有股射精的冲动。
  勉力抑住那发泄的冲动,李汆强微咬着牙,静心默运杜明岩所授的秘法,才
算稍稍平静了些;可眼儿一睁,看着姛皓景娇躯媚态如火,耳听她迷醉的娇语媚
吟,鼻中异香缭绕,触手所及那乳房柔软起伏,肉棒更被吸啜着停不住侵入的步
伐,实实在在都是女体无比诱人的魅力展现。这姛皓景当真是个媚死人不偿命的
尤物,竟似连芘珍瑾那娇媚入骨的「媚骨艳相」也输她三分。
  一步步摆平阴道中那似想将肉棒吸干咬断的紧夹缠卷,好不容易全根尽没,
李汆强痛快地吁了一口气,只觉肉棒上头传来的感觉美妙到无以言喻,彻骨的酥
爽感直透体内,美得让他一时间真不想拔出去。虽说大力抽插女体阴道,听那肉
体缠绵时的啪啪声响也是种享受,但姛皓景的阴道里头机关万千,便是这样插着
不动,感觉也是酥麻透骨,滋味美轮美奂,绝不下于抽送之乐。
  李汆强虽是肉棒不动,俯向姛皓景硕大乳房的嘴却毫不迟疑地在那软白乳球
上吻吮不休,双手还在乳球下挤捏拱挺,让口舌的动作更加方便。
  这美女内外皆美,真不知给她破身的男人为了什么才会放掉这种美女?想着
归想着,其实李汆强也知其中关窍;这姛皓景直是媚到了骨子里的动人尤物,便
是自己这受淫贼秘传奇技,又有内力为辅的男人,也差点吃不消她,换了另一个
底子稍差的男子,在弄了姛皓景上床之后,岂能撑得住不夜夜狂欢?多半就是被
姛皓景吸干了的。
  也不知这样玩了她多久,李汆强挺起身子,只觉胯下肉棒似又挺进了些,那
敏感的尖端竟似又承受了更深刻的吸吮。此时姛皓景竟还没有醒来,只见她娇躯
在汗光莹莹的衬托之下,更添三分娇美,尤其香肩颈项上头,布满了被自己爱怜
吸吮后的痕迹,一对耸挺骄傲的巨大乳房更被自己尽情宠爱,两朵乳头直似要在
这水波莹莹当中绽放,那模样儿真是美到不能再美了。
  就在李汆强望着眼前这娇媚火热的女体赞叹之时,突然间肉棒上头一阵酥入
骨髓的强吸传来,吸得李汆强身子直抖,差点没将精液泄出去!李汆强才咬牙忍
住,不知怎地姛皓景竟解开了束缚,裂帛声中,粉红色飞雪飘舞,只见她纤腰有
力地一挺,整个上半身弹了起来,四肢有力八爪鱼般紧紧地缠着了李汆强的身子,
红艳欲滴的樱唇吻上了他地嘴,情动已极地丁香轻吐,与李汆强舌头交缠互吸,
丰盈的乳房更是李汆强胸前,火热到似要融进李汆强体内般揩磨旋擦。
  被姛皓景猛地反攻,李汆强一阵惊诧;他知道姛皓景武功应当不弱,缚着她
玉手时捆得极紧,加上姛皓景酒醉未醒,又被自己挑逗得淫欲奔腾,照说是没有
力气挣开的,可看她一挣那腰带便化成了片片碎布,在空中飘散若雪,加上缠住
自己的反应如此强烈,阴道当中更似增加了千百张口在吮吸、在挑逗,对男人的
诱惑力比之芘珍瑾的稚嫩可要强烈百倍,偏生那肌肤交缠的滋味如此美妙,若非
李汆强有杜明岩的传授、若非他早在芘珍瑾身上尽呈雄威,晓得如何对付欲火焚
身的女子,怕早被那楼宇的狂欢所淹没,连想都没有办法去想哩!
  双手忍不住移到了姛皓景肥臀下,好让她更好动作,触手处肥圆臀球紧翘滑
腻,当真是无与伦比的手感;李汆强一边与姛皓景拥吻着,一边奸污着这个艳丽
妇人美妙绝伦的阴道,觉得肉棒处一股接着一股的曼妙滋味,每一波袭来都似有
种新鲜感,却每次都有每次的奇妙舒畅,酥得骨子里都软了三四分,这种感觉就
好像……就好像芘珍瑾每次云雨尽欢之后的满足呻吟,似是从骨子里都给自己征
服了一般的感觉。
  「姛……皓景姑娘……你……你是魔门中人吗……」好不容易唇舌分离,李
汆强强抑着再次吻上那娇呶樱唇,品尝皓齿香唾的冲动,心中的怀疑脱口而出。
  「没错……奴家正是皓景姬……」媚目情欲如火,但当皓景姬三字出口之时,
却有种无可形容的复杂神色从眼中透出。「李大侠……趁着酒醉用鸡巴在皓景屄
里面奸污的滋味……你快活吗……皓景的屄被你肏得好爽……想要你继续肏呢…
  …」
  这下子可惨了,偏生李汆强想求饶都没有办法,毕竟是自己趁着这皓景姬酒
醉之时侵犯她的肉体,自己确是理亏,更糟糕的是皓景姬话才出口,便又封住了
他的嘴,交吻缠绵的滋味,让心知不妙的李汆强想不反应都不行;他几乎已完全
陷入了皓景姬的掌握当中,硬挺的肉棒不住被那阴道缠绵甜美地压榨着,身体更
是没有一寸能够逃得过这皓姬的挑逗,腹下涌上的欲火之强旺凶猛,就连李汆强
自己都把持不住,只想在这皓姬身上尽情享乐,什么都不管了。
  魔门之中有七大皓姬,个个名字中带一皓字,均是貌美如花、骚媚入骨,没
想到在这儿却给自己碰上了,魔门采补功法乃是数百年来千锤百炼的神功,七大
皓姬皆是此中高手,加上开始时李汆强全没防备,等发觉着了道时只有招架之力,
全无进攻之能,给皓景姬盘在身上妖冶艳媚地尽展所长,舒爽之中李汆强只觉魂
儿都快飞了,哪还吃得消皓景姬丰腴下体阴道中的重重机关?
  舒茫之间李汆强只觉精液劲射,却是射后不软;那肉棒在皓景姬下体阴道的
温柔呵护中,射后竟愈发硬挺勃然!李汆强只觉全身力气都给吸到了肉棒当中,
任由身上的皓景姬尽情吸啜,惊慌之中仍觉畅美已极。他喘息着,身不由己地抱
紧了怀中娇娆妩媚的皓景姬,感觉全身都浸泡在男女云雨那无比欢快的美妙当中,
不知何时又狠狠射了一发,却是怎么也软不下来。
  听到李汆强无力的呻吟声,皓景姬眼色一变。她望了李汆强一眼,再次封住
了李汆强的嘴,小腹处不住胀缩,显然正运行魔门秘法;阴道当中那诡异的吸啜
之力再起,啜得李汆强身心酥然,火热的精液一波接着一波汹涌而出,灌满了皓
景姬的阴道深处。
  正自射得一发不可收拾,茫茫然间李汆强突地一醒,一股曼妙舒畅的感觉从
肉棒处传了过来,麻人的滋味令他不由毛孔尽开,那种感觉全不同于被皓景姬挑
逗时的快意,反倒像是在芘珍瑾婉转逢迎间采撷美女阴精时的欢快!李汆强一咬
牙,睁眼只见身上的皓景姬虽仍耸动不休,阴道中的夹吸却微微无力了些;更奇
特的是他的肉棒似陷入了一团娇柔的嫩肌包裹之中!
  李汆强不由大喜,也不知时候皓景姬手下留情,还是她离开魔门之后功力退
步了,竟给他歪打正着,采着了花心,这可是自己保命的最后机会,李汆强连忙
挺腰深刺,将肉棒紧紧啜住花心,吸得皓景姬又一阵欢泄,虽仍是耸动旋磨,却
没有方才的妖冶主动,只剩下任由宰割的娇媚无力。
  只是李汆强方才也射了不少次,虽说好不容易取回主动,心里真想大展淫威,
把这魔门皓姬采的阴精大放,彻底将她在床上征服,令她日后再不敢与自己动手;
  可身子却是有心无力,勉力采了几回之后,李汆强也瘫了下来,与皓景姬滚
倒床上,一时间再没力气挣扎了。
  抱着这柔媚丰满的女体喘息了一会,李汆强只觉浑身仍是乏力,不由心惊魔
门的皓姬果然厉害,自己方才当真是勉强才救回了一条小命。可看着皓景姬满面
娇媚,全没与他动武的意思,李汆强就想下手,一时间也起不了心辣手摧花。
  看来自己和真正高手间的差距,比自己所想要大地多了。
  感觉身下的女子娇喘渐息,显然魔门训练出来专门在床第建功的皓姬就是不
同,竟这么快便从男女合欢的顶峰中恢复过来;还是自己力道不足,根本没让她
高潮?李汆强心中暗懔,虽说美女在怀,肌香肤柔,那肉体相亲的刺激,令得才
刚狠狠发泄过的他差点又要雄风重振,但只要想到怀中这看似软弱无力的丰腴女
子,便是昔日魔门的七大皓姬之一,方才差一点点就让自己元阳尽泄,被她采补
至死,那种恐怖感让李汆强一时间却怎也硬不起来。
  「李大侠放心……奴家不想要你性命的……」娇笑犹如花瓣凝就,既娇甜又
柔软,柔媚之中透着无比诱人心动的甜美,听的李汆强差点想入非非,心中一千
个一万个想抬起身子离开她,可有舍不得,「奴家只想……只想和大侠上床……
  与大侠敦伦一番……练练双修之道……毕竟这可是奴家练功的法子……只是
大侠也过分……竟灌醉了奴家……这样趁醉强行奸污了皓景下身的屄……啧啧
……真是坏男人的手段……」
  听皓景姬软语娇嗔,挠得人心也酥了;为了让自己不至于整个注意力都吸到
了她身上,李汆强努力想着方才之事,细细想来,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陡地
灵机一动,李汆强目瞪口呆地望着身下的皓景姬,那模样逗得皓景姬娇笑连连,
「怎么……看奴家看得傻了……刚才的色胆呢?」
  一句话才停,皓景姬似也发现了不对。虽说痴痴凝望着她,可李汆强的眼中
却满是疑惑,全没一点见色起心之意,比之方才的欲火难耐,真的活像是两个不
同的人,不由也静了下来。
  心中千思万绪复杂已极,良久良久李汆强才鼓起了勇气,将嘴凑到皓景姬晶
莹剔透,还荡着香气的小耳边,「妃奈芝……当日百花门中的大师姐……是不是?」
  被李汆强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勾得浑身一震,在他怀抱中那娇柔的女体一时僵
硬;皓景姬很快便恢复过来,掩口偏首娇笑,仿佛听到了什么非常可笑的话儿,
「百花门大师姐妃奈芝……这怎么可能?奴家……奴家可是魔门中的七皓姬,若
在名门正派口中,就是皓景姬,身为魔门妖女,出名的放浪形骸,哪能……哪能
跟百花门中犹如仙子下凡的妃奈芝相提并论?」
  本来若只是三分怀疑,现下听了她的回辨,李汆强可有六七成肯定了。魔门
灭亡,现下武林中还有不少人尽心尽力地追击着魔门余孽,其中尤以自己领导的
侠门为首;魔门中人的身份一旦曝光,死而无救!若非方才采她花心之时,感觉
到这皓景姬泄出的阴精丰沛柔腻,麻人心脾之处与百花门竟有七八分相似,怕李
汆强也想不到这方面去。
  「没错……正是大师姐你……若非师姐认出了汆强,刚刚怕早已经把汆强吃
干抹净,把汆强的精元榨到一点不留了吧?」说到此处,李汆强心中一阵忐忑,
显然妃奈芝方才差点不想手下留情,毕竟自己和她以前的纠葛太深,这么多年没
见面,反而将一醉方休的她抱回客栈房中,趁醉下手,将她在床上奸淫一番,这
等举止颇带趁人之危的味道,别说正道中人,连有点名头的邪道人物也不屑为之。
  「你……你……」见李汆强坚持己见,一时间皓景姬也说不出什么话来,心
中潜藏许久、怎也不肯面对的秘密被他完全挑明,她可真不知该怎么反应才是。
  见李汆强始终坚持,女子撑了许久,终于放弃了坚持,「你……是怎么发现
的……」
  「因为师姐虽然改换了容颜……但方才师姐留了手……」好不容易才掰出了
答案,可说着说着,连李汆强自己也不大相信自己的话了,「在客栈里……师姐
就看穿了汆强身份……所以……所以刚刚才会留下汆强性命,没有赶尽杀绝,汆
强在此谢过师姐留情之恩了……」
  「原来如此……」妃奈芝表面上没什么动静,芳心之中可是波涛汹涌,乱得
无以复加,哪听得出她心中波浪,妃奈芝连忙换了话题,轻语声中纤指在李汆强
额上直点,就好像在教训弟弟似的,一点也不留情,「不过汆强你忒也过分……
  才第一天认识的女子,就敢灌醉了拖到床上去奸污……方才奴家差点……差
点真想多个手来清理门户……」
  「是……是汆强不对……还请师姐原谅……千万……千万别告诉师父……」
  听妃奈芝话里并无杀气,心中微微一松。李汆强可不敢申辩,今日之事哪全
是自己的错?一来妃奈芝实在太美,虽然容颜大变,但那气质揉合了百花门正宗
的清雅圣洁,以及魔门妖女冶荡诱惑的媚男之法,令人忍不住胯下发痒,教李汆
强哪里受得了?二来出了客栈之后,可是妃奈芝自己冲进了酒馆,自己灌到不省
人事,这哪里又是他的错?李汆强最多只是趁人之危,抱她上床罢了。
  可这种话却是说不出口的,妃奈芝好歹是师姐,李汆强可晓得这师姐的性子,
若一个不小心惹恼了妃奈芝,就算她不出手清理门户,光只是在现下的情况下开
口大喊大叫,楼下又有旁人证说自己抱着已然醉倒的她回来,便李汆强浑身是嘴
也说不清了!这下子李汆强只能乖乖讨饶,什么多的动作都不敢有。
  「放心吧……」听李汆强说到师父,妃奈芝轻声一叹,原本还有的几分火气,
都给心中的惆怅压得再也起不来了。她微微挥手,「奴家……是不会再回师门的
了……也不会去向师父告状……」
  见妃奈芝如此,李汆强放下心来;看来自己再次偷偷奸污了妃奈芝之事该不
会传到师门去了。虽说现在他做贼心虚,可不大敢劝妃奈芝回百花门,但总要有
个理由搪塞师门,何况他也好奇得紧,「师姐……师父一直等你……还让汆强出
来查你的消息……」
  「唉……过去的过去了……」见李汆强满面疑惑,妃奈芝微微一笑;虽是面
貌娇甜妩媚,可这笑意却透着无比的意兴萧索,苦涩得让人觉得心伤,「现在世
上已没有了百花门的大师姐妃奈芝,只有魔门的皓景姬;汆强你若回去,就告诉
师父别再找奴家的消息了,好吗?」
  「不好……」心中满是怀疑,何况李汆强也有种感觉,再让妃奈芝这样漂流
江湖,迟早会出事情,何况正道追杀魔门的心意正切。
  「是啊……」叹了一口气,妃奈芝显得如此娇弱无力,即便是方才差点在她
身上丢了性命的李汆强,也不由涌起将她拥在怀中好生怜惜的冲动。显然想到当
年之事,妃奈芝无比伤痛,软弱得比一般深闺弱质还要无力,竟没阻止李汆强轻
抚爱怜她乳房的手,「若是……若是死了也好……唉……若我真能鼓起勇气一死
了之,说不定……说不定就不会有这么夜长梦多的事了……」
  「奈芝师姐……」
  心中风起涌动,尘封的往事无须细想便一件件地涌上心头,妃奈芝只觉整个
人都软绵绵的,看着李汆强不由恨声道,「当年……你做的好事……通统都忘了
么……」
上一篇:【俗人传】 第十三章 莹莹露水(欢乐颂篇)(附剧中女主照片)
下一篇:【芳华】(第三章 林丁丁)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