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神女赋】(十二,十三章)林清雪版

              第十二章杨神绝
  黑丑大汉低头看向怀里清奴的娇羞样子,按捺不住,用嘴噙住清儿胸前蹦跶
的雪白乳球,牙齿撕咬着那两颗粉嫩香甜的蓓蕾,喘着粗气叫道:
  「就这样进去。」
  「嗯……」
  祈清儿蹙眉,竭力按捺着情欲,雪白的瓜子脸蛋,说不出痛苦还是兴奋。
  仙府花厅。
  那美得出尘绝世的祈清儿,正埋首无黑丑大汉的胯下,平静吞吐,一张娇嫩
欲滴的清唇,细细舔舐两个肥钝的大卵袋子。
  等了片刻。
  一名身材火辣魔女走了进来,清纯与妩媚,妖娆与圣洁,在她身上矛盾又不
失完美地结合在一起,惊得人不敢直视。
  魔女瓜子脸蛋雪细腻,眉如柳,比桃花还要媚的眼睛十分勾人心弦,一头乌
黑秀发湿漉漉的,仿佛刚刚沐浴过。
  此刻正根根晶莹,鲜红的嘴唇微微上扬。
  看她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眸含春水清波流盼,香娇玉嫩秀靥艳比
花娇,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一颦一笑动人心魂。
  魔女到黑丑男子近前,微微颌首道:「夏纤媚见过堕主。」
  「媚奴,月许不见,你胸前的奶子长大了许多呢。」黑丑男子淫笑道。
  「堕主又取笑纤媚了。」
  魔女夏纤媚声道,她主动推开祈清儿,抱住男人的粗腿,褪下黑靴,讨好地
伸出香舌舔弄着男子的臭脚。
  她美目迷醉地看着这个脏乱不堪的男人,男人身上雄性的气息让她春情涌动。
  她阅人无数,但无人有眼前的男子更令她欲仙欲死,想要奉献一切。
  记得被俘虏后,堕主第一次就把肏得失禁不止,什么羞人的话儿都说了出来。
  她身为魔女,身份高贵,不想这男子第一肏干后,整个身心肉体都被征服。
  堕主座下十二个绝色佳人,其实唯有她与祈清儿彻底被种上奴印。
  有所不同的是,祈清儿是被迫,而她却是唯一心甘情愿的。
  魔女慢慢褪去男人的裘裤,整个长满黑毛的大腿都露了出来,待褪去内裤,
从浓密的阴毛中猛地钻出一条长约十寸,粗若儿臂的大屌。
  「啪」的一声!
  黑屌打在魔女嫩白的俏脸上,散出骚臭的雄性气息令她迷醉不已。
  「把我全身舔一遍。」
  黑丑男子脱掉上衣,露出长满黑毛的雄壮上身,躺到旁侧一张仙玉床上。
  夏纤媚褪去全身衣服,摘下头上首饰,如缎般的长发披散着,微风吹来,长
发飞扬,美得就如月下女神。
  她硕大的嫩白巨乳,紧靠在一起,深深的乳沟只有一条缝隙。
  她蛮腰下,是粉嫩的花穴,光洁无比,雪臀高高翘起一个惊心动魄弧度,紧
致的臀沟,如果掰开会看见粉嫩的臀眼。
  嫩白修长的玉腿,染着红色豆蔻的脚趾甲,亭亭玉立。
  美人儿趴到黑丑男子的身上,用巨乳摩擦着他雄壮的胸脯,香舌从耳朵舔起,
像是对待最亲密的爱人一般。
  香舌砥舔着丑恶男子满是横肉的肥脸,经过耳朵,眼睛,甚至连鼻孔都不放
过。
  给肥脸干洗一后,魔女吻着男子的肥唇,灵巧的香舌与男子的长舌互相交缠
着,她不停地吞咽着男子腥臭的口水,就像品尝着最甘美的仙汁一般。
  湿吻了片刻,魔女的香舌沿着脏臭的肌肤逐渐下移,直到舔到男子黑色乳头
才停止。
  她香舌倾吐,绕着黑色乳头打转,忽而用牙齿轻咬乳头,直到男子舒爽地叹
气,她才松开牙齿。
  她媚眼讨好地看着男人,用湿漉漉的屄户摩擦着满是黑毛的粗腿,乳沟夹住
巨棒,上下努力套弄着。
  当男人赞许地朝她点了点头,她就好像得到莫大的赏赐一般,香舌砥舔得更
是起劲。
  她抓起巨棒,像是看到圣物一般,先用香舌在龟头上舔了一圈,然后含住硕
大的卵蛋,时而砥舔,时而轻咬,口中还不时发出低吟声,
  嗯……啊……
  男子揪住她的秀发,示意她把肉棒含进去,她才吐出卵蛋。
  她闻着骚臭的肉棒,有些恶心,但口舌之欲,却催促着她把肉棒含进去允吸。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尽量张大嘴巴,肉棒一寸寸消失在她的口中。
  此时看去,只见美人儿含住了八寸左右的肉棒,还有两寸露在外面,她用香
舌轻扫棒身,眼神讨好看向男子。
  当男子满足地叹息时,她好像得到莫大的恩宠,吞吐得更加起劲。
  粗大的龟头不断地在她口间出入、男子感觉好像肉棒进入一个润滑,湿暖的
紧窄空间,他舒爽地大声嚎叫。
  随着夏纤媚的吞吐,口中粘液越来越多,占在肉棒上连接着玉唇……
  直到男子巨棒微微抖动,美人儿才停止吞吐。
  不久,居然有十位绝色天骄步入花厅,她们有的淡雅出尘,某得风姿绰约,
眸中各自神采飞扬,美得天上掉下来谪仙玄女。
             令人意外的是——
  这些绝世神女目光,落到那清雅祈清儿充满同情之色。
  而看见那恬不知耻的魔女,几位神女尽皆露出厌恶。
  ……
  「嗷呜,真爽!」
  魁梧的黑丑男子,抱紧夏纤媚臻首,挺起长达十寸的丑恶肉棒插入她的樱桃
小嘴中,快速抽动着,棒棒到底。
  魔女觉得自己的喉咙都快被插爆了,她不断用香舌缠绕着肉棒,双眼「泪汪
汪」地看着丑恶男子,楚楚可怜。
  男子大吼一声,肉棒全部插入魔女的樱桃小口中,顶端捅进美人的咽喉。
  魔女的樱唇紧紧地贴在男子的阴毛上,她双眼泛白,流出泪水,两只白嫩的
小手惊慌地拍中打着男子。
  男子见这美人受虐的模样,兴奋不已,他放松精关,肉棒跳动,一股腥臭的
精液射进她的喉咙中。
  美人儿不停吞咽着,但仍有大量的精液从嘴角流下,射了足足有一分多钟,
男子才缓缓地坐到床上上,长长地呼了一口气。
  魔女连忙翻身趴跪到男子的胯下,她用香唇含住龟头,灵活的嫩舌清扫着大
卵袋子。
  「我在魔罗浮都足足待了一个月,你们可知道那帮家伙向我提出什么?」黑
丑大汉撸动大屌在魔女雪白脸上乱蹭。
  充满邪性的眼神,扫过花厅一名名绝代神女,眸中闪烁着暴戾的虐火。
  这些丰华绝代的女子,都曾意气风发,纵横神州,定天下苍生。
  哪怕沦落到今天这步,依旧宁静似水,性情孤高,保持着最后的那点神女尊
严。
  他虽然强大,被尊为堕仙,在神州九陆开辟出堕仙岭这一片世外魔土,却只
在祈清儿与夏纤媚两女身上种下奴印。
  这些年里,二奴不知道喝下他多少次雨露精华,撅着雪白屁股蛋子挨了多少
回操,前者清丽圣洁,后者妩媚骚贱,令得他每每销魂无比。
  可惜,另外这十个女子虽被他抓来,却始终没有屈服他的淫威,每月才与他
携手登床一次。
  黑丑汉子珍惜每次机会,一到日子,定然把这些圣洁的神女抱上床去,肉搏
至天亮,直肏着她们低低哼喘,淌下泪来。
  花厅左侧,一名气质寒冷圣洁的神女,一双好看的美眸微微睁开,与堕主对
视,冷若冰霜的气质重回脸庞,以一种冷到极点的口吻说道:
  「堕仙,你在魔罗浮都经历了什么我们无兴趣知道。每月我可以闭着眼睛不
管不顾任你玩一次,可你若是惦记在几个姐姐身上种下奴印,你绝对会后悔…
…」
  她的话还未曾说完,顿时便被黑丑大汉一到堕气强抓过去,掰打开的臀眼儿
处传来的一阵阵火辣辣剧痛给突的娇躯巨颤,美眸大睁。
  却是给点一下将粗黑大屌插入了两片紧致逼人的温润股瓣儿当中。
  「堕仙……你敢……」
  神女臀穴骤然受此侵袭,顿时感觉一阵撕裂般的剧痛在瞬间传遍全身,忍不
住浑身上下都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杨神绝,看来你忘记了痛楚,老子今天就是让你知道放肆的下场!」
  黑丑大汉嘿嘿怪笑着挺起下身,将自己那根深深套在神女嫩穴中的粗大的阳
具,狠狠地挺动起来。
  杨神绝蹙眉,美眸之中,闪烁出不屈的神采。
  「照她娘的,月许不肏,这穴还是这般紧嫩!」
  在十多个风华绝代的女子注视下,黑丑抽插着神女的娇嫩,爽得直打颤儿。
  杨神绝的挺翘的香臀又紧又滑,当真是销魂蚀骨,黑丑大汉这才硬挺挺的插
弄了两下,顿时由从头到脚感到一阵奇爽无比。
  忍不住搂着她纤细柔软的腰肢又是一阵「扑哧扑哧」的急耸。
  「啪!叫你尝尝我的厉害!」
  黑丑大汉轮动巴掌,狠狠甩落,在扬神绝雪白玉臀上留下鲜红的五指手印。
  极大的屈辱痛苦过后,带给扬神绝的是一阵阵极爽的强烈快美感,感受着不
断被硬物插入小穴所传出的巅峰快感。
  「怎么样?我这根东西很爽吧?」
  黑丑大汉哈哈大笑,粗黑大屌,青筋凸起,异常狰狞,竟是萦绕着丝丝粉红
色催情气息,这是他修炼的神决之能,只需催动就能够给胯下女子带来双倍快感!
  当然,他修炼的并非正统的堕仙决,真正的堕仙决能够带来十倍快感,就是
再圣洁孤高的都不禁伐挞。
  若不是四百年前,祈洪荒不对他留了手,这十二个美娇娘估计已经被全部种
下奴印!
  扬神绝感受着身体中的一根粗壮巨屌,灼痛感逐渐消失,一股酥麻有力的快
美之念,不断升腾到脑海。
  「淫贼……」
  扬神绝雪白冰皙的脸蛋,浮现起一抹几不可见绯红,自是知道,自己一双美
腿中间的娇嫩嫣红已经完全暴露在几个姐妹视野下。
  若是往常。
  黑丑男子纵然肏弄她也是在香闺中。那雄壮男子的粗壮有力给她留下深刻印
象,每一次撞入都是直顶动她的花蕊。
  甚至于令她最后高潮,喷薄水儿。
  只是如今之际,却是在几个姐妹注视之下,内心羞愧致使她不愿露出一点淫
态。
  扬神绝强压下脑海的快美,运转神女真决,丝丝冰凉的之气涌向四肢百骸。
  然而,这效果甚微,
  一旁的魔女美眸炙热,心动不已,看着杨神绝这般赤条条地被魁梧的男子压
在身下,后者的大棒在她粉嫩的花穴中进进出出,两颗黝黑的大卵蛋还随着他的
撞击动作,在胯下摇摇晃晃。
  这刺激强烈的画面让她的花穴一阵发痒。
  「嗯……姐姐,你们不要看……」
  上百回合过去,扬神绝俏脸浮现红晕。
  黑丑汉子压在她身上,又再度抽插了数盏茶功夫,紧紧深入杨神绝体内的大
棒,插入拔出的速度陡然加快。
  下身耸动得越来越狠,直把杨神绝操干得哼哼不止。
  黑丑大汉顿时爽的眉眼大睁,嘴里嗬嗬直喘:「他娘的,你这小翘臀又热又
紧真他娘的是好舒服,这才刚刚插了几百下就已经快要把持不住!
  黑丑大汉在说话的档口,挺起下身,又是一下狠狠到底的贯穿深入。
  「噢……」
  杨神绝神经承受双倍快感的,此刻感到这一下的巨大冲击力,美眸微翻,娇
躯一阵阵红潮颤抖,身体就像一抹化不开的棉絮。
  终于是忍耐不住一声优美的呻吟。
  翘着娇俏可人的屁股,就这样直接沦陷在黑丑大汉汹涌如潮的猛烈抽插当中。
             第十三章-詹台璇
  「照啊,爽,真是太爽了!」
  黑丑大汉嘴里不断嘶嘶倒吸着凉气,一边快速的在杨神绝的娇嫩臀瓣中快速
抽插着,一边感受着神女那火热紧窄逼人的花蕊给他所带来的强烈快感。
  他嘴里流着哈喇子美美的说道:「小丫头的屁股蛋子真是耐插,都已经被我
干的开了花还是这么紧,嘶,爽死了!」
  祈清儿脸红。
  夏纤媚红唇鲜艳,美眸迷醉,望着黑丑男人的雄壮之物,一眨不眨。
  扬神绝翘着雪臀,既在承受一一波波的冲击,又羞得脸红耳赤,羞耻地张开
了自己的双腿把风光完全暴露给了几个姐妹。
  雪白的大腿,光溜溜的雪嫩屁股,精致的屁眼,连同正在被黑粗大屌抽插的
嫣红娇嫩也都一览无余。
  她清丽的俏脸上,满是快美以及羞辱的表情,饱满的胸脯急促起伏着,向后
仰倒的身体和赤裸的屁股轻颤动了起来。
  十根晶莹剔透的雪嫩脚丫子,竟然是被抽插得蜷缩起来。
  此间主人显然舒爽到极致。
  却是有一位神女,冷冷的看著正在操弄杨神绝的黑丑大汉,毫无生命般的瞳
孔中隐隐浮现出几丝愤怒的火光。
  杨神绝的翘臀慢慢的抬了起来。因为角度问题从,众女可以十分仔细看看到
她的雪臀慢慢离开了大黑卵袋,那原本被黑粗大屌遮住的娇嫩花穴口开始露出来。
  那又圆又大的雪臀,慢动作一样一微秒一微秒的抬起,而在那一肥一瘦,一
大一小,一黑一白两个屁股之间准准确确的赫然连着一根细小的黑色的恶心的大
屌……
  「嗯呜……我……不要看……」
  杨神绝发出哭也似的呻吟。
  粗黑大屌势大力猛,在她的娇嫩臀穴之中使劲抽插,快感愈来愈强盛,两行
清泪从她的脸颊之上滚落下来。
  纵然神女决不俗,却也抵挡不住双倍快感接踵而至,渐渐压制不住哭吟。
  那名神女眼中怒火越烧越旺。
  雪白葱指因为用力指甲深陷肉里面,她彷彿面对着天下间所有龌龊邪恶的男
人,呵斥道:
  「为什么你们男人就可以随便践踏女人的尊严?
  我相信老天有眼,我一直咬牙努力支撑就是为了看到老天最后如何惩罚你的!」
  黑丑男子听闻,一边肏弄得杨神绝哭泣不止,一边转头看过来。
  这位神女丝毫不惧,说着渐渐激动起来,再没有了平素的无比冷漠:「你看
我做什么?只有高高在上的主宰著女人的毫无反抗才会满足你们男人狂妄而卑劣
的内心吗?」
  「妹妹……」
  有个清雅至极的绿裙女孩,秀眉微蹙,轻轻牵住激动神女的玉手,美眸闪烁
一丝担忧,传递过去一股温和的玄力。
  示意她要冷静。
  「闻雪月?!你疯啦!看来你被我肏弄得还不够,装什么高傲圣洁,真以为
自己还是高高在上的灵隐圣女?
  待本主今天将杨神绝这小贱奴儿,收拾得服服帖帖,明晚就让你跪在本主胯
下,给老子乖乖吞屌含精!」
  黑丑大汉凶厉瞪大眼睛。
  说着,下身朝着杨神绝狠狠一送,黑壮大屌直驱到杨神绝那一处极致的娇嫩,
撞得胯下的美人儿眼泪儿突突淌落。
  「我偏要说!」
  闻雪月银牙暗咬。
  她一双美目深邃,俏脸白皙晶莹,容貌挑不出一点瑕疵,称得上美丽脱俗,
此刻身子却气得发抖。
  她的身材好到极点,双腿修长而笔直,曲线起伏,婀娜而动人。
  便是经历黑丑男子每月的持续开垦,风姿依旧动人心魄。
  「你以为我怕你吗?」
  「我恨不得抽你的筋,喝你的血,恨不得你立刻被仇敌杀死!」绝美女子闻
雪月,一双皓腕因激动而颤动,双眸之中的愤怒色彩竟是令人不敢直视。
  「哈哈哈!闻雪月,你居然敢不怕我!」
  黑丑男子猖狂大笑,继而脸上浮现起一股邪冷的狰狞之色,「你信不信我把
你卖到极乐魔楼都亦或者是仙淫天阙做仙奴?
  你应该知道,二者里面时常出入的都是些什么人物!
  那些个大人物,淫玩仙子的办法层出不穷,就是让你受孕,挺着大肚子,供
他们插着小屁眼儿淫玩你也得乖乖照做!」
  「你……」
  闻雪月美眸愠怒,却是再没出言反驳。
  她自是知道,黑丑男子提到的两处地方有多么黑暗肮脏,任何圣洁高贵的绝
世仙子,落在那里都会无丝毫尊严可言。
  「好了。」静默一旁的紫衣女子忽然开口。
  她声音如天籁般动听,背部柔美,婀娜挺秀,紫衣飘飘,宛若临尘的仙子要
飞天而去。
  此女美得超乎人想象。
  一眼望去,任谁都要失神。
  端庄秀丽,冠绝群芳,让星月都要瀹然失色,仿佛立身在空中。
  紫衣女子在众女当中似乎具有特殊地位,优美空灵的声音闻之令人心醉,闻
雪月的心情明显是舒缓了许多。
  啪!啪!啪!
  黑丑大汉手掌快速,在扬雪绝的雪臀狠狠拍上十几个巴掌,一直打到通红冒
腾热气,疼得杨雪绝眼泪儿直冒。
  黑丑大汉迷迷地夸奖赞赏:「绝丫头好美的臀,好美得花蕊呢……被我的大
宝贝插了这么多年,那花瓣还是那样的奼奼紫嫣红,娇艳欲滴。」
  他一边玩弄着哭哭啼啼的扬雪绝,一边以狭长的眸子瞥向那高贵的紫衣女子,
发出阴恻恻的幽冷声音:
  「怎么?詹台璇,你莫不是要替闻雪月,这不识抬举的大奶贱奴儿说情?」
上一篇:【大侠李汆强外传】第三回:俏师姐暗送神功,妙安排魔门双姬
下一篇:【斗破苍穹之萧薰儿的征程】(柒)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