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大侠李汆强外传】第三回:俏师姐暗送神功,妙安排魔门双姬


   第三回:俏师姐暗送神功,妙安排魔门双姬
  「那……之后呢?」听妃奈芝将当日之事娓娓道来,连被自己征服时的羞人
感觉也不隐瞒,李汆强当真听得心惊肉跳。像芘珍瑾衵祺霜这般的天仙宫美女,
在破了身子之后也被自己弄了个服服贴贴,日夜淫戏也不厌倦,原本李汆强当真
有些自负,也因此美人微醉的妃奈芝一露勾引之意,李汆强便毫不提防地抱了她
上床,却没想到魔门高手的功夫更加厉害,魔门皓姬,想想都不由得怕。
  「虽然……虽然我当时是被你弄得服服贴贴、彻底投降了……」想到当日之
事,妃奈芝仍不由脸儿微红,身子暖热几分,「你当年奸污了人家的屄整整一晚,
让人家扭着大屁股在下面又顶又拱的,整个……整个浪到了顶……什么羞人话都
叫了出来。等你满足走人时,奴家屄里面已经全是你射进去的肮脏精液,两条大
腿已经叉开瘫得没了一丝力气闭拢,身子再没一寸没给你奸污过……但我也知道,
我留在百花门你就做不了掌门,所以我就悄悄离开师门,在江湖中闯荡,却遇到
了魔妃妼,被她召入魔门成了皓景姬。等到魔门灭了,魔门的众家姊妹各自分散,
也没得联络了,奴家只好四处走走,也没个去处,却不想又遇到了你这个祸害,
直懂懂的又挺着鸡巴来肏人家的屄……」
  见妃奈芝神态寂然,显然颇有几分心伤,李汆强也知这段日子她必过得不甚
快活,毕竟顶着个魔门皓姬身分,几乎是有家归不得,被正道中人四处追杀,日
子想过得有点滋味都难。
  「师姐……」李汆强这下可真不知该怎么劝解了,毕竟妃奈芝走到今天这一
步,全部都是自己当年犯下的过错。
  妃奈芝嘴角浮起一丝凄掠的笑意,当年被这个师弟奸污了处女身后,心灰意
冷成为了魔门皓姬,这么多年来恨意渐消,但现在百花门已经被师弟变成为侠门,
他又已经是武林中首屈一指的大侠,自己怎么还回得去?
  「师……师姐……怎么……」一阵温暖酥麻的快意,突地涌上身来,李汆强
这才发觉,不知何时开始胯下肉棒又已硬挺,竟给妃奈芝蠕动肥满的肉屄,不知
怎么着就给那迷人的阴道紧紧地吸住。一来才刚尝过妃奈芝胴体之美,一时间哪
管得了师门名分?二来那阴道夹吸的滋味美妙无比,夹的又这般紧,一时间李汆
强也退不出来,只能任得肉棒上头传来一波接着一波、酥得毛孔都似要通了气般
的快意,眼见妃奈芝眉黛含春,阴道之中虽只是微微动作,却挤啜得令李汆强差
点整个人都软了。他强忍着抽插挺送的冲动,心中惊惧愈增,难不成妃奈芝还是
决定杀人灭口了吗?
  「好汆强……算奴家送你的见面礼……」丰腴美好的身体整个人贴上了李汆
强的身体,妃奈芝轻轻咬上了李汆强的耳朵,声音轻甜柔细,浑似撒娇一般。
  「你……照着奴家接下来说的法子运功……采汲奴家体内阴精……可以…
…可以帮你把功力补回去……若你不想采而有还……奴家可就要送命了……」
  「是……汆强……唔……汆强遵命……」听的一凛,连忙依言运功,李汆强
心中却难免忐忑,在侠门时李汆强虽采补功夫不熟,可对象是冰清玉洁的芘珍瑾,
以他那时的程度,要伤到芘珍瑾功体可不容易,最多只是增添些床第乐趣罢了,
但现在可不一样,李汆强学得小心谨慎,耳边传来的每一个字都不敢有所疏漏,
他可真不愿一个不小心辣手摧花,弄伤了妃奈芝可真过意不去呢!
  原本对李汆强恨意虽消,但毕竟他当年对自己太过分,否则光凭着李汆强与
自己同门之情,妃奈芝根本就不会采他功力,但往日情事一旦出口,种种回忆便
重登心头,现在的妃奈芝也不想顾忌这么多了,能教他的东西便多教一些,至于
日后会怎么样……可就不是妃奈芝会用心去想的了。
  传功完毕后,李汆强又搂着师姐完美的身体要求欢爱,妃奈芝只得躺在床上,
任由这个好色的师弟奸污自己成熟透顶的身体,当那粗大的肉棒一次次撬穿自己
满是媚肉的阴道时,彻底放开的皓景姬,也就颇颇的拱动肥满的阴部迎合师弟鸡
巴对自己肥屄的奸淫,当李汆强挼着妃奈芝的两只大奶子再一次把精液射进她屄
里面阴道深处时,纵是早已熟透的魔门皓姬,也不由得拱着高鼓的阴部,在承受
喷射的时候发出了欢悦的呻吟。
  看到妃奈芝满足地呻吟着,李汆强让她换个姿势,妃奈芝转过身把她被李汆
强肏得又圆又肥的大白屁股对着师弟,李汆强抱着她像个大圆盆似的肥美大屁股,
龟头抵在妃奈芝湿淋淋的两瓣阴唇滑了进去,一下一下地开始肏了起来,不需保
留的他释放出压抑的激情,用强健的冲刺奸污着妃奈芝温暖紧凑的阴道深处。
  「师弟,你奸污我屄就行了嘛……别……别碰……那……师弟……别抠…
…我的……屁眼呢……」
  李汆强不理会她的婉拒,把中指硬塞了进去,阴道与菊洞两点同时被侵占的
妃奈芝开始放浪的叫着伏下身体高翘起了肥臀。在暴风骤雨般的奸污中李汆强再
次在师姐的阴道里面射出了自己罪恶的精液。
  师姐弟俩在床上尽情享受着性爱,李汆强揉动着妃奈芝的硕大乳房让她忘情
的呻吟。妃奈芝跪在床上,把被李汆强肏得又肥又圆的大屁股撅起来,李汆强用
手指在她的阴道和菊洞里来回抽动,当他把阴茎抽出来插进妃奈芝的屁眼时,漂
亮的师姐呜呜地哭了,被撑裂的肛门流出了开苞的处女鲜血,李汆强抱着妃奈芝
肥美的大圆屁股狠狠奸污着她初经人事的肛门,腻滑的阴茎肏到后来,连妃奈芝
的大便都被肏了出来,看到黄色的大便和白色的淫水合在一起,李汆强兴奋得大
力顶耸着妃奈芝又肥又白的大圆屁股,最后在妃奈芝屁眼里射出了精液。
  筋疲力尽的李汆强最后搂着美丽的师姐沉沉睡去,妃奈芝丰腴雪白的大腿间,
已经全是夹不住的精液正从阴道和屁眼里面流淌出来了。
  睁开了眼睛,只觉房中暖暖热热,窗外明亮无荫,显然天已大亮。李汆强拖
着疲惫的身子爬了起来,除了床上被褥零乱、印痕处处,显见昨夜的疯狂之外,
床外可真收拾得整整齐齐,若非微一运功便觉体内元气旺盛,远胜先前。李汆强
还真会以为昨夜不过是一场春梦哩!
  眼见房中妃奈芝的包袱衣裳一样不见,显然是她收拾好之后不告而别,李汆
强心中微乱;虽知已化身为魔门皓姬的妃奈芝必然会走,可心中却有个部分隐隐
地希望她留下来。
  走下床来,慢慢地穿起衣裳,李汆强这才发现,桌上有封留书,打开之后才
知是几幅图画,上头全是人体经脉穴道,旁边还有注释。仔细看了内文之后,李
汆强不由脸色微赤,显然妃奈芝心知李汆强武功虽已足够行走江湖,可床第功夫
却是不上不下,碰上良家妇女自可大展雄风,但若跟魔门皓姬在床头泡上,可就
只能任其宰割,甚至连还手之力都没有,才把魔门一些采补功夫的要诀留了下来;
  就不知是希望他以此护身,还是要他变成个令女人又爱又怕的大淫魔。
  除此之外还有几种手法,看得连李汆强的脸儿都要红上一红,也不知妃奈芝
怎么想的,竟把一些魔门用来对付侠女的手段也罗列上来,当真是五花八门,无
所不用其极,让李汆强既觉看不下去,又忍不住想把其中精华都记在脑子里,一
点不肯放掉。魔门之所以令人侧目,让武林正道中人不仅联盟对付,还要斩尽杀
绝,一点不留后患,真不是没有原因的。
  将东西收拾过,李汆强漫步下楼,外表平静心中却颇有些混乱;这要诀也不
知练是不练好,虽说若能练到收发由心,就不会对女子造成伤害,反有双修之功,
加上领导侠门,功力自是愈强愈好,但这总归是魔门功夫。即便只能够在床上建
功,只要克制得住,便不会让自己变成人人喊打的魔门余孽,可李汆强身为侠门
之主,色胆是大了些,却不是邪道中人,便是昨夜在妃奈芝的循循善诱之下修成
了筑基功夫,但要继续深造,心下确实有些障碍,偏又不愿舍弃。
  走下楼梯,看着小二迎上来的笑脸,客气之中还多了点其他的意味,李汆强
不由有些脸红。想到自己这武林有名的大侠昨晚抱着个美貌无双的酒醉女子进得
客栈,二话不说便钻入了房间,直到今儿个男方才似心满意足,脚步都有点软的
走出来,任谁也知道昨夜发生了什么事;再加上昨天中午在这儿用饭之人都看得
出来,自己和那女子只是初识,要他们不想歪可真不容易,偏偏此等事愈解释愈
说不清楚,李汆强也只能闷声不吭,结了帐走人。
  「啊!不用了,客官,」见李汆强走到柜台要付帐,掌柜的点头哈腰,笑得
合不拢嘴,「那位姑娘临走前已经结过帐,连同客官的分儿,多付的银子还可在
小店多住个两夜……」
  天啊!人不由一歪,差点要栽倒下去,李汆强只觉脑中一阵晕眩,也不知该
怎么反应才是。这妃奈芝师姐也太过好心了,帮着自己付帐不说,还想让自己多
待几天,在连着两天观察情形的人来看,自己除了色狼外还要加个吃软饭的小白
脸之名,教他哪里受得了?
  李汆强行走江湖追剿魔门,四处奔波,这日得到消息,赶赴战场。
  循着交手之声愈追愈近,转出了林木茂密之处,眼前霍然开朗,看清了场中
情况,李汆强陡地一惊:场中分成阵线分明的两边,一边约有十余人,其中六七
人下场与对方交手,其余人等则在旁边戒备,隐隐成合围之势,绝不让对方有脱
走之机,一群人无论兵刃或出手都大不相同,不似同门之人;二边则只有二女,
一个红衣劲装女子长鞭飞舞,迫得众人无法近前,只是红衣女虽气势迫人,可呼
吸已难保悠缓平静,衣角也有了几分破损,显是因为交手太久,寡不敌众全无喘
息空间,对方又小心戒慎,连脱逃机会也没有,车轮战下去便那红衣女武功再高
也难幸免。
  虽是如此,红衣女仍毫无放弃之意,手中长鞭依旧毫不停息,鞭舞范围中守
得犹如金城汤池,敌人虽众一时间也难得逞,鞭舞之间只见那女子亭立其中,如
画面容上全无表情,虽是额间已然见汗,仍是一副清冷高傲模样,深刻的五官中
透着英姿飒爽,冷目逼扫处透出隐隐寒光,美艳之外透着一股逼人的冰气,有如
荆棘丛中的皓莘一般,便要凋零也落不到凡夫俗子手上。
  本来鞭子是长兵器,那红衣女的鞭子又较武林中人的常规用鞭长得多,所谓
「一寸长,一寸强」,使起来是威力无匹没错,范围也广,可若让对手欺近身边,
就只有束手就缚一途;但那红衣女身畔一位粉红衣裳的女子也正戒备着,玉手翻
飞如蝶恋花如蜂戏蕊,护住自己与红衣女子周身,便有对手冒险突破鞭圈攻入近
处,一时片刻间也突破不了那纤纤玉指飞花拂柳般的守势,加上红衣女子鞭上功
夫实已到了极处,挥洒之间迫开外围敌人后,还能回鞭攻向内圈敌人背后,这内
外夹击的攻势令人防不胜防,尤其两人的配合,使得对手虽众,冒险攻入近处后
却是腹背受敌,不得不灰溜溜地退了出去,若非人多势众,只怕早给两人杀出重
围、逃之夭夭了。
  不过两边人数相差太多,身陷重围的两名女子纵然武功高明,久守之下给对
手喘息之机,先到的李汆强看了一会,心知被围二女终是不免落败,可情况未明,
却也不好出手,此刻见李汆强容色一变,眼光直盯着被围的那粉红衣裳女子,不
由微微一怔:看他如此模样,难不成是遇上了旧识?
  「原来是她……」
  李汆强心中也不知做何滋味,若给大家知道,这姛皓景便是当年威震江湖的
「百花门大师姐」妃奈芝,便不论武功,光说身为百花门中人,便也要大起风波。
  本来看不过一人从林中出来,并未出手只驻足观察战况,战圈中二女凝心于
战,连来人面目都没看上一眼,而包围众人也不放在心上;却没想到来人身法轻
功一见便知高明,正围战二女的众人不由一惊。
  激战许久总算在此处堵住二女,他们可不想多生枝节,一个本在休息的青衣
老者跃起了身,一摆手阻住了身后人的跃跃欲试,走向李汆强这边,伸手一礼,
「我们武林同道在此追杀魔门余孽,不知大侠来此何干?」
  「这个……」没想到当真是武林正道在追杀魔教皓姬,虽知对方占全了理,
但妃奈芝乃自己师姐,李汆强想不援手都不行,李汆强把牙一咬,道:「在下侠
门李汆强,路过此处在前边见到道旁有交手痕迹,是以过来看看情况……」
  众人自然一惊,连忙施礼:「原来是侠门李大侠,我等失礼。」
  眼看场中妃奈芝也发现了自己,正以目光示意要自己远离此处,李汆强却没
办法就此放弃,便不说当日销魂蚀骨的一夕之缘,不说妃奈芝所授手段让李汆强
功力大涨,光她身为自己师姐,被自己强奸后离开师门,让掌门之位于自己这一
点,李汆强就不能对她不管不顾,「若是魔门余孽,在下自当出手……只不知各
位是如何发现魔门皓姬的身分?可别冤枉了好人。」
  给李汆强这句话一逼,众人呐呐连声,却是无话可说。这李汆强貌似温良,
话里看似客气,其实机锋暗藏,魔门皓姬虽也是魔门中人,可没在身上烙了记号,
便论武功来源也看不出来,又哪能拿出证据?
  只不过众人见二女生的美貌,不由出言勾搭,却给二女严拒,争执之间二女
露出了武功底子,这才让大家上了心,几下挑拨之下,两边动上了手,又有人发
觉二女与江湖传言皓莘、皓景二皓姬形貌有些相似,这才一路追战直到此处,真
要说来还真没什么证据可示之于人。
  说来传言二皓姬形貌与场中二女虽有些相似,但仔细看来又有些不同。这也
难怪,毕竟魔门覆灭已有好一段日子,二皓姬便行走江湖也不会笨到形貌全然不
改,众人原先是打着宁可杀错、不可放过的心理,这才追杀至此,想到此处更难
面对李汆强言色温和,实则咄咄逼人的要求。
  「在下侠门李汆强,不知这位姑娘如何称呼?」李汆强缓缓走到那红衣女身
前,表面不露思绪,眸中却不由飘忽乱转,不时望向师姐那令他朝思暮想的身影。
  「在下姓梅,名唤茵茂……不过你们所言,在下不就是妼皓莘么?你们老早
如此认定,又有何说?」红衣女嘴角浅笑,目光锁定了面前的李汆强,她也是聪
明女子,从李汆强方才的举动也看得出来,身后的皓景姬多半与侠门关系匪浅,
今日要脱此难,看来真得看在姛皓景面子上了。久历江湖的她虽不惧死,但若有
机会逃出生天,可也不会轻易放过,是以表面上话语虽硬,却是留了个缺口。
  「看来……梅姑娘对武林同道确实有些误会……」听红衣女的口气,李汆强
隐隐一笑,勉强才能将笑意隐在口中。
  这妼皓莘还真知审时度势,表面虽是语硬,却没真逼得毫无转园的打算,戏
就是得这样才演得下去。李汆强故做思量之状,许久才轻拧了一下手指,「我想
请梅姑娘至侠门做客,请梅姑娘肯移驾侠门,好让侠门有时间为梅姑娘洗清冤枉,
何如?」
  「这个嘛……」
  「梅姑娘放心。」见这妼皓莘犹在沉吟,李汆强差点忍不住笑。他忍住了激
动,把话接了下去,「侠门可是个绝好去处,风光明媚、景胜仙乡,且高手众多,
自能护住姑娘安全……」
  「这样自然是好了。」伸手向后,轻轻握住皓景姬抓着她衣袖那不住颤抖的
纤手。在魔门待久了,对沦为皓姬的女子心中感受妼皓莘自不会陌生,只是这段
日子落魄江湖,又得打发见色起意之辈,又得小心武林正道的追杀,心下没个根
基,她实也累得紧了。
  虽知李汆强话里说的好听,实则是想把自己软禁于侠门来看管自己,但妼皓
莘虽说本来便出身魔门,对重复魔门基业却是一点意思也没有,就算被软禁好歹
也比这样浮萍般飘摇江湖的好;何况身为姐妹,能将身后这觳觫发抖的姛皓景送
回家去,总也比让她流落江湖好一些,「既是如此,李大侠是否要制着在下武功?
  免得在下路上寻机遁走,让侠门还得大花心力找上小女子……」
  「这倒不必了,梅姑娘既应允此事,侠门对梅姑娘还是信得过的。」李汆强
微微一笑,向红衣女作了一揖,随即转向一旁发呆的众人,「既然如此,在下就
将这两位带回侠门,再作调查,大家觉得此番如何?」
  「李大侠愿意挺身而出,我等自无异议……」没想到李汆强竟这样处置,众
人自不敢多说。
  不过细细想来,这样处置也未必不好,首先李汆强无论为了什么理由。立场
已有点儿偏向二女那边,自己等人若再强撑,起了冲突可不是好事,再说因此而
把侠门牵了进来,若眼前二女当真乖乖地被软禁侠门,江湖上倒也少了点事,若
她们寻机逃离,也是李汆强的责任,自然有名门大派追查斥责。
  见众人去得远了,李汆强无奈一笑,望向场中的妼皓莘,那梅茵茂的化名只
怕也是她随口胡诌,只怕现在已经忘了个干干净净。不过他想问的,其实也不是
她,「师……师姐……」
  听李汆强出言招呼,妼皓莘随手一扯,硬是把身后的妃奈芝拉了出来,只见
妃奈芝满面的畏怯含羞,根本不敢抬头望向李汆强。
  见到妃奈芝手足不动,只被妼皓莘拉着走,李汆强一见便知她穴道被封,妼
皓莘行若无事,只是微微一笑,纤手一动,垂地长鞭已环到了腰上,犹如腰带一
般,一绕一套显得纤腰细得不堪一握,更衬着上身双乳高挺丰隆。
  「不用担心,」退开了两步,妼皓莘纤手高举,作投降状,面上表情似笑非
笑,虽是举手投降,却隐然有种诡丽莫名的娇艳,「让她不好行动而已……若我
不封她穴道,皓景早要跑了。」
  「原……原来如此,多谢姑娘了。」听妼皓莘这么一解释,李汆强不由释然,
手中长剑放了下来。其实这事他早该知道,当他初次看穿妃奈芝身份之时,这师
姐也是拼命隐瞒,直到被问得隐不过了才和盘托出,此时不想跑他才觉得奇怪呢!
  李汆强缓缓走到妃奈芝身边,几下轻点,已将妃奈芝穴道解开。妃奈芝虽是
手足重复自由,可李汆强紧握住她的手,彷佛怕一松手师姐就要消失无踪。无论
怎么羞怯,师姐总也不能硬扯开手来逃之夭夭,仍只能垂着脸儿,纤手在李汆强
掌中不住发颤。
  李汆强没想到能重遇到师姐,心中不由一阵激荡,一时间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好不容易才勉强挤出一句,「师姐……回来吧……师父都……都在等你……」
  「可……可是……我已经……」
  「求求你……师姐……」听到妃奈芝话中隐含怯意,想到她在江湖中所受到
的种种惨遇,从原本高高在上的大师姐变成魔门的皓姬,之后也不知受了多少苦
楚,让她甚至连魔门毁灭后都不敢回来找师门,李汆强只觉心痛欲碎,忍不住抱
住妃奈芝,放声痛哭起来。
  李汆强不哭还好,他这一哭似勾动了妃奈芝愁肠,眼泪一时间犹如决了堤般
哗然涌出,看得连妼皓莘都不由有些鼻酸,眼儿红红,泪水盈眶。
  「我……我还是别回去了……」狠狠地哭了一阵,似将积压许久的烦郁抖出
了一些,妃奈芝嘴角飘出了一丝凄然的笑意,伸手轻轻地拍了拍李汆强肩头,将
犹然含泪的他微微推了开去,「奈芝……哎……奈芝早已不是当日的妃奈芝了…
  …汆强……若这事儿传了出去,对你可不是好事,武林正道的那些人,对魔
门有关系的人可是绝不会放过的……就让……就让奈芝自生自灭吧……」
  「那怎么行?」见妃奈芝如此强颜欢笑,李汆强不由得胸中一痛。
  即使眼前是个毫无关系的女子,看她如此难过的样子,也令人不由起了恻隐
之心,忍不住想帮她一把,更何况这还是自己师姐。
  「师姐别……别怪汆强多事,如果让师父知道汆强见过师姐后,竟没把师姐
请回侠门,留着师姐在外头流浪,汆强可……可担不起这个责任……」
  见妃奈芝摇了摇头正要说话拒却,李汆强严肃的道:「无论师姐决意如何,
也请先回侠门,等见过了师父再说。」
  「你啊……」摇了摇头,虽说嘴里想要拒绝,可看着师弟如此恳求,妃奈芝
拒绝之语又哪里出得了口?她嗫嚅半晌,看着李汆强充满恳求之意的盈盈目光,
胸中不住挣扎,还是勉强开口,「奈芝知道……你的心意,可是……可这是天意,
谁教当年……当年奈芝吃了你的亏?现在的奈芝就算回谷,也已不是当年的妃奈
芝了,与其回去让你……让你和魔门扯上关系,害得师门被牵连,还不如……还
不如让奈芝就这样在外头的好……」
  「师父不会担心这一点的。」李汆强声音都带着颤,「对师父来说,无论师
姐成了什么样子,永远都是自己的徒弟……武林正道什么的,侠门自可压得下来,
只要师姐肯回来,一切都好,求求你师姐……别丢下我……」
  见李汆强如此动情,妃奈芝不由泪眼婆娑,师门恩重,她岂会不想回去?但
身份已成了魔门皓姬,再难见容于正道,她又怎开得了口回去?妃奈芝抬头望向
妼皓莘;虽说妼皓莘本就出身魔门,她对自己却颇为照拂。
  魔门覆灭以来众皓姬流落江湖,有办法遇上时妼皓莘也是多所协助,前几日
偶遇之下,她才帮自己打发了一票登徒子,妃奈芝不由依赖于她,这可是唯一一
个魔门之中她信赖的人呢!「可是……若奈芝回去了……那皓莘姐姐怎么办?总
不能……总不能奈芝一个人回家,让皓莘姐姐独自飘零江湖……」
  「就是这样你才该回去。」妼皓莘微微一笑,「有人等着总是件好事,别像
皓莘这样,连个等着皓莘的人都没有……如果可以,皓莘还希望你高抬贵手,收
留皓莘呢!至少有你和你的好师弟看管着皓莘,还可让皓莘免遭武林正道追杀,
将来皓莘的日子……可就要麻烦你了……」
  没想到连妼皓莘也这么说,妃奈芝只觉芳心荡漾,嘴角竟不由浮起一丝甜蜜
的微笑,好不容易才点了头,只听得李汆强开怀笑了出来。
上一篇:【魂淫大陆】【84】
下一篇:【神女赋】(十二,十三章)林清雪版

©2014 - 2015 聚色网

www.aa150.com   -- 如果您未满18岁请速离开,谢谢合作!